爾辭庫--戒律儀篇
        一般優婆塞戒律儀


不酤酒戒─酤酒是賣酒還是買酒?

酤者當酒字用。詩經•商頌•烈祖:「既載清,賚我思成。」文選左思蜀都賦:「酌清,割芳鮮,飲御酣,賓旅旋。」

酤者當買酒─韓非子•外儲說右上:「或令孺子懷錢挈壺罋而往。」唐•李頎•送陳章甫詩:「東門酒飲我曹,心輕萬事如鴻毛。」淮南子說林:「然酒買肉,不離屠沽之家。」

酤酒當賣酒─漢書•卷五•景帝紀:「夏旱,禁酒。」史記•卷一一七•司馬相如傳:「盡賣其車騎,買一酒舍酒,而令文君當鑪。」資治通鑑•卷十六•漢紀八•景帝中二年:「夏,四月,地震。旱,禁酒。」胡三省•注:「,謂賣酒也。」

《佛光大辭典》云:「不酤酒戒十重禁戒之一。禁制自酤酒或教人酤酒之戒。以酒能昏神亂性,故一切酒皆不酤。又云:「酤酒戒,酤酒,買酒或賣酒。禁制酤酒之戒。又作沽酒戒。為顯教十重禁戒之第五。酒係無明之毒,能令人惛迷,生顛倒心,故應戒之。此戒通於道俗七眾。大小二乘俱制。又菩薩本為利他,若自酤酒,或教人酤酒,則犯重罪;聲聞犯此戒,則為輕微之惡作罪。」

佛陀制有酒戒,源自於沙伽陀長老(Svāgata,巴利Sāgata)又作娑婆揭多、沙伽陀修伽陀,他受人供養,因而飲酒亂性,故佛陀即制戒。佛世有比丘名沙伽陀,為憍閃毘國(巴利Kosambī梵文憍賞彌國Kauśāmbī)失收摩羅山(Sujsumāragira)浮圖長者(Bodha)之子。以資性薄福,蕩盡家產,賴行乞維生,人稱惡來(Durāgata)。後遇釋尊,釋尊教其以青蓮花供僧,乃憶前生曾修青處觀。其後又聞釋尊演說妙法,證得初果,遂剃髮出家,發勇猛心,終證阿羅漢果。釋尊命其至失收摩羅山調伏毒龍,師至龍處,入火光定,以神通力調伏之。後至室羅伐城,受一婆羅門供養,不知飲漿中羼酒,飲之醉臥於地,釋尊為說飲酒之過,此即制飲酒戒之起因。

酤酒戒對於各眾之戒─酒,買酒或賣酒。禁制酤酒之戒。又作沽酒戒。為顯教十重禁戒之第五。酒係無明之毒,能令人惛迷,生顛倒心,故應戒之。此戒通於道俗七眾。大小二乘俱制。又菩薩本為利他,若自酤酒,或教人酤酒,則犯重罪;聲聞犯此戒,則為輕微之惡作罪。

《淨土資糧全集》引《大智度論》云:飲酒三十六失─

(1)不孝父母。輕慢長友。不敬三寶。不信經法。誹謗沙門。訐露人罪。睇’k語。誣人惡事。傳言兩舌。惡口傷人。

(11)生病之根。爭鬪之本。惡名流布。人所憎嫌。排斥聖賢。怨黷天地。廢忘事業。破散家財。痤L慚愧。不知羞恥。

(21)無故捶打奴僕。橫殺眾生。奸婬他妻。偷人財物。疎遠善人。狎近惡友。常懷恚怒。日夜憂愁。牽東引西。持南著北。

(31)倒溝臥路。墮車墜馬。逢河落水。持燈失火。暑月熱亡。寒天凍死。

《梵網經菩薩戒本疏》云:智論十五酒三十六失中云:一行不善法也。二失他善行故。謂由酒醉放逸應生善不生,已生善皆滅。智論云:朋黨惡人遠賢善,無慚無愧不守六情,縱色放逸棄捨善法也。

三損害他故,謂令他現在損依正報。智論云:現世財物空竭,何以故?人飲酒醉,心無節限費用無度。無度故,眾病之門,之本。裸露無恥,醜名惡聲,人所不敬。伏慝之事,盡向人說。身力轉少,身色亦壞也。

四失禮儀故。智論云:不敬佛法僧,不敬父母及諸尊長。何以故?醉悶恍惚,無所別故。

五破淨戒故。謂由睧醉,一切戒品,皆悉不護。智論云:能作破戒人故。

六失定慧故。謂酒醉亂心,昏正明慧。智論云:覆沒智慧故。

七開過患門故。謂由昏醉,引一切諸煩惱業。智論云:不應嗔而嗔故。

八種癡狂因故。謂現在酒癡,令多生狂愚。智論云:種狂癡因緣也。

九障聖道故。謂於諸道行,皆不能修故。智論云:遠離涅槃故。又如伏龍比丘醉伏吐地,蝦口邊食吐。佛言:此人能伏毒龍,今乃不能伏蝦也。

十墮惡道故。智論云:身壞命終,墮惡道泥梨中。若得為人,常當狂

如是等種種過失故,不應酤,亦不自飲。

又《智論》引頌云:酒失智覺相,身色渴而惡。智心動而亂,慚愧已被劫。失念增嗔心,失歡毀宗族。如是雖名飲,實為飲死毒。不應嗔而嗔,不應笑而笑,不應哭而哭,不應打而打,不應語而語,與狂人無異。奪諸善功德,知愧者不飲。

 *** 


[一般優婆塞戒律儀篇 ][ 法爾辭庫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