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辭庫--戒律儀篇
        一般優婆塞戒律儀

 

法爾禪修中心 善祥比丘(俗名張玄祥)輯錄 


為何要受八關齋戒?

出自《八關齋法》

      廣州寶象林沙門 弘贊在犙 輯

如來御世,本為利樂一切眾生,而眾生根性不同,故教設多方,教雖非一,而不出三學,所謂戒定慧也。然定慧多門,戒列七眾,出家則比丘稟受二百五十大戒,比丘尼受持三百四十八戒,式叉摩那學其六法,沙彌、沙彌尼俱持十戒。在家則清信男,清信女,戒開兩門:一五戒終身持,二八戒六齋日持,或十齋日持,或隨自意,有暇日即持。然戒雖云一日一夜,其所獲功德利益,非凡所測,如摩尼寶珠,雖復輕小,而勝一切諸寶。

有斯善利,捨而不為者,有二種人:一者不信三世善惡因果,在儒不修五常,寧信如來出世五戒,由是人天路絕,道果無分。二者頑癡無知,不識君臣父子,孝悌忠信,惟知食息,畜生無異,寧曉遷善。

是二種人,枉得人身。一生無善可記,肆意非為,一朝業果現前,追悔何及。其有智者,速宜受持。《阿含經》云,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欲得八關齋,離諸苦者,得盡諸漏,入涅槃城,當求方便,成此八齋。

人中榮位,不足為貴,天上快樂,不可稱計,欲求無上之福者,當求此齋。

欲生六欲天、色、無色界天者,當持此齋。

欲求一方、二方、三方、四方天子,轉輪聖王位者,亦獲其願。

欲求聲聞,緣覺佛乘者,悉成其願。吾今成就,皆由持戒,八戒十善,無願不獲。

若受八齋,首須懺悔先罪,然後受戒,應生慚愧,發懇切心。作如是言:

我某甲,從無始生死已來,至於今日,身業不善殺、盜、婬,口業不善妄言,綺語,兩舌,惡口,意業不善貪欲,瞋恚,愚痴邪見,不信因果。造此十不善罪,今向十方三寶諸佛菩薩,三乘聖眾,現前師僧,求哀懺悔。

作如是懺已,教受言:

我某甲,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一日一夜,為淨行優婆塞(女人,當云優婆夷),如來至真等正覺,是我世尊(三說已次受三)

我某甲,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一日一夜,為淨行優婆塞,如來至真等正覺,是我世尊(三說已次受戒相)

1.              如諸佛盡壽,不殺生,我某甲一日一夜不殺生。

2.              如諸佛盡壽,不偷盜,我某甲一日一夜不偷盜。

3.              如諸佛盡壽,不婬欲,我某甲一日一夜不婬欲。

4.              如諸佛盡壽,不妄語,我某甲一日一夜不妄語。

5.              如諸佛盡壽,不飲酒,我某甲一日一夜不飲酒。

6.              如諸佛盡壽不著香華鬘,不香塗身,我某甲一日一夜不著香華鬘,不香塗身。

7.              如諸佛盡壽不歌舞倡伎,不往聽觀,我某甲一日一夜不歌舞倡伎,不往觀聽。

8.              如諸佛盡壽不坐高廣大牀,我某甲一日一夜不坐高廣大牀。

9.              如諸佛盡壽不非時食,我某甲一日一夜不非時食。

經云:如上次第授已,當教發願。大論云,當發願言:

我某甲受行八戒,隨學諸佛,名為布薩,願持是福,不墮三惡八難,亦不求輪王、梵王,世間之樂。願斷煩惱,逮得一切智,成就佛道。

(若欲兼報四恩,求生淨土者,當作如是發願),誠言:「我今以此八關戒齋功德,四恩總報,三有齊資,普與眾生,同生淨土」。

此八關戒,亦名八支戒,又名八種長養功德法。前之八法,名為關戒,後一不非時食,名之為齋,齋戒合名,故云八關戒齋。

關謂關閉八惡,不起諸過,齋者齊也,謂禁止六情,不染六塵,齊斷諸惡,具修眾善,故名齋也。《大方便經》云,優波離白佛言:夫八齋法,并過中不食,乃有九法,何以八事得名?佛言:齋法過中不食為體,八事助成齋體,共相支持,名八支齋法,是故言八齋,不云九也。

不殺生者,下至微細蜫蟲,但有命者,不得故殺。

不偷盜者,乃至一針一線,他不與者不取。

不婬欲者,世間一切男女,及自妻妾,一日一夜,悉皆遠離。

不妄語者,妄語有四,謂妄語、綺語、兩舌,惡口,但與心口相違者,悉名妄語。

不飲酒者,謂一切五穀華果釀成,能醉人者,皆不得飲。

不著香華鬘不香塗身者,謂不得以諸華貫串為鬘,名香為末,熏佩塗飾,及著一切莊嚴衣具等。

不歌舞倡伎,不往觀聽者,倡伎是樂器,謂自不習歌曲戲舞,作諸妓樂,樗蒲棋博等,及他人作時,亦不往觀聽。

不坐高廣大牀者,高不過尺六,廣闊不過四尺,長大不過八尺,及一切嚴麗莊校牀座,皆不於中坐臥也。

不非時食者,謂不過日中噉嚼五穀,瓜果等物。若日過西一線,乃至明日天未曉,皆名非時。經云,諸天早食,佛日中食,畜生日西食,鬼神夜食。今受八戒,斷六道因,學佛中食,以表中道,離斷常二邊之過也。食訖,須嚼楊枝,淨水潄口,去口中餘津。若不嚼楊枝,口中餘津尚存,而咽者,即犯非時。如無楊枝,除毒樹,一切桃、槐、苦澀等樹,皆可用之。五辛之物,俱不得食。

此八戒齋,若犯前四,是實惡,性罪也。飲酒,是眾惡之門。後四,是放逸因緣,若人離前五種惡,是福因緣,離餘四種,是道因緣。《報恩經》云,若破八戒中重戒,後更受八戒,或受五戒,或受十戒,或大戒,及禪戒,無漏戒,一切不得。

問曰:受八戒法,得二日、三日,乃至十日,一時受不?答曰:佛本制一日一夜戒,不得過限。若有力能受,一日過已,次第更受。如是隨力多少,不計日數。夫受齋法,必從他人邊受,謂於五眾(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邊受。故《婆沙論》問曰:近住八戒,云何而得?答曰:從他教得,謂從師教,自發誠言,恭敬受得。又受戒者,要隨師語,如師說而說,方得受戒。若先自發言,或與師俱說,不得戒。

問曰:著何服飾,得受此戒?答曰:常所受用衣服嚴具著之,皆得受。若為暫時莊嚴身者,必須棄捨。受時應齊一日夜,不增不減,謂清旦時,從師受得,至明清旦,此齋便捨。

問曰:若至午後受此戒者,亦得戒不?答曰:應言不得,除先有要期,每月六日等,琩齋戒,彼有餘緣,午前不憶,食已方憶,深生慚愧,即請戒師如法受者,亦得。

《薩婆多論》云,必無戒師為授者,但心念口言:自歸三寶,我持八戒,亦得。若近處有戒師,心生慢墯,不往從受,而自受者,亦不得戒。俱舍論云,若不恭敬,不發戒體,若不如法受者,但生善行,不發戒體。

故《優婆塞戒經》云:不得在佛像前自受,要從人受,根本清淨,受已清淨,莊嚴清淨,覺觀清淨,念心清淨,求報清淨,是名三歸清淨齋法。若能歸依受八戒者,除五逆罪,餘一切惡,悉皆消滅。若有人以四大寶藏,滿中七寶,持布施人,所有功德,不如有人一日一夜,受持八戒,得無量果報,至涅槃樂。

《雜譬喻經》云:一日持齋,有六十萬歲餘糧,非時不食。復有五福,一少病,二身安,三少婬,四少睡,五生天識宿命。《舍迦經》云:月六齋日,奉持八戒,福不可計。若人急欲得三乘聖道者,當端其心,一其意,受持八戒,得大善利。《智度論》云:若臘月(十二月)一日,至十五日,受持此戒,其福最多,此是如來現大神通日也。

又云:五戒,一日戒,何者為勝?答曰:有因緣故,二戒俱等,但五戒終身持,八戒一日持。又五戒常持,時多而戒少;一日戒,時少而戒多。若無大心,雖復終身持,不如有大心,持一日戒。譬如輭夫為將,雖欲將兵終身,卒無功名。若英雄奮發,禍亂立定,一日之勳,名葢天下。八戒比於餘戒,亦復如是。

問曰:何故六日受八戒修福德?答曰:是日鬼神逐人,欲奪人命,疾病凶衰,令人不吉。是故劫初聖賢,教人持齋修福,以避凶衰,是時不知有八戒,直以一日不食為齋。佛後出世,始教一日一夜,受持八戒,過中不食為齋。如是功德,將人至涅槃樂。

《四天王經》云:月六齋日,天使者,太子,及四天王,自下觀察眾生,若不布施持戒,忠孝者,便上忉利天,以啟天帝。時天帝及諸天,心皆不悅,說言:惡道增多,諸天眾減少矣!若有布施持戒忠孝多者,諸天歡喜說言:天眾增益,惡道減損矣!

《涅槃經》云:佛告大王,波羅柰國,有一屠兒,名曰廣額,於日日中,殺無量羊。見舍利弗,即受八戒,經一日一夜,以是因緣,命終得為北方多聞天王作子。《賢愚經》云:北天竺,阿槃提國中,有一老婢,晨夜走使,不得安處,小有違失,便受鞭捶,衣不蔽形,食不充口,年老困悴,思死不得,持瓶詣河取水,思惟是苦,舉聲大哭。時迦旃延尊者,來至其所,問言:何以悲泣懊惱乃爾?白言:尊者,我既年老,痚鶩W役,加復貧窮,衣食不充,思死不得,是故哭耳。尊者曰:汝若貧者,何不賣貧。婢言:貧那得賣,誰當買貧?尊者曰:貧實可賣,如是至三。婢言:苟貧可賣,我宜問方?大德!貧云何賣?尊曰:審欲賣者,一隨我語。答言:諾。尊者告曰:汝先洗浴。洗已。告曰:汝當布施。白言:尊者!我極貧困,身無手許完納,唯有此瓶,是主人的,當以何施?尊者即持鉢與之:汝持此鉢,取少淨水。如教取來,奉上尊者。尊者受已,尋為呪願。次教受八戒齋,後教念佛種種功德。

問曰:汝有住止處不?答言:無也!若磨時,即磨下臥。舂炊作使,即臥其中。或時無作,止宿糞堆。尊者曰:汝好持心恭謹走使,莫生嫌恨,自伺主人。一切臥竟,密開其門,於門曲內,敷淨草坐,思惟觀佛,莫生惡念。

時老婢奉教歸家,依敕施行。於後夜中,即便命終,生忉利天上。主人早起,見婢命終,瞋言:此婢痡`不聽入舍,今暮何故乃於此死?即使人以草索繫脚,拽至林中。此女既生天上,與五百天子娛樂。時舍利弗尊者,在忉利天。問曰:汝因何福生此天中?答言:不知!舍利弗即借其道眼,觀其故身,生天因緣,由迦旃延。即將五百天子,來至林中,散華燒香,供養死屍,諸天身光,照耀村林。

主人見已,怪其所由,與眾詣林觀看,見諸天子,供養此屍。即問天曰:此婢醜穢,生存之時,人猶惡見。況今已死,何故諸天,而加供養。時天子,具說本末生天因緣,即迴詣迦旃延所。尊者!為諸天人,廣說妙法,所謂持戒生天之論,欲不淨法,出離為樂。時彼天及五百天子,得須陀洹果,飛還天宮,時在會眾,聞法已,各獲道果,莫不歡喜奉行。(迦旃延,以天眼觀見此婢,餘有一夜命在,死即墮惡道,受無量苦,故徃度之)

《法句喻經》云,東方有國,名鬱多羅波提,有婆羅門五百人,相率欲詣琱藽銦A詞祀神池,沐浴垢穢,裸形求仙。路出大澤,迷不得過,中路乏糧,遙見一大樹,如有神氣,想有人居,馳聚樹下,了無所見。舉聲大哭云:饑渴委厄窮死斯澤矣!樹神現身問曰:道士那來,今欲何行?同聲答曰:欲詣神池,澡浴求仙,今日饑渴,幸哀矜濟。樹神舉手,百味飲食,從手流溢,給眾飲食,皆得飽滿。其餘飲食,足供路糧。臨別詣神,請問曰:本行何德,致此巍巍?神曰:吾本所居,在舍衛國,時國大臣,名曰須達,飯佛眾僧,於市買酪。無提酪者,倩我提之,往到精舍,使我斟酌。訖,行澡水,儼然聽法,一切歡喜,稱善無量。時我奉齋,暮還不飡,婦怪問我:不審何恨?我曰:不恨也!見長者須達飯佛,我奉戒齋,齋名八關。時婦瞋忿言曰:瞿曇亂俗,奚足採納?君毀遺則,禍從此興,踧迫不已,便共俱食。時我壽盡,神來生此。為此愚婦,破我齋法,不卒其業,來生斯澤,作此樹神。提酪之福,手出飲食。若全齋法,應生天上,封受自然。即為五百人,而說頌曰:祠祀種禍根,日夜長枝條,唐苦敗身本,法齋度世仙。

按《賢愚經》,及《百緣經》云:昔迦葉佛滅度之後,遺法垂末,有二梵志,到比丘邊,俱受八戒。一願生天,一願作國王。願生天者歸家,婦呼共食。夫言:向受佛齋,過中不食。婦曰:君是梵志,自有戒法,何緣乃受異道之齋?今若相違不共我飯,當以斯事,語諸梵志,擯汝不與同會。夫聞恐怖,便與婦非時而食。由破齋故,後生龍中。

其願作王者,持齋完具,得生王家,作大國王。時王園中,多有甘果,守園之人,日日奉送,其人後時,於園泉中,得一異柰(蘋果),色香甚美。便作是念,我每出入,常為門監所遮,當以此柰與之,門監得已,奉貢黃門,黃門納竟,轉上夫人,夫人得柰,復用獻王,王食此柰,甚覺甘美,便問夫人,展轉相推,到守園人。

王即喚來,而責之曰:如此美柰,何為不送,乃與他人。園人於是具陳本末,王瞋語言:自今以後,常送斯柰。園監啟王,此柰無種,何由可辦?王曰:若不能得,當斬汝身。其人還園,舉聲大哭。其龍先身,與王共受齋故,生於王園泉中,時龍變身為人,從泉而出。問其哭由,園監具說。龍聞入水,以金盤盛柰出泉,遣持奉王。并語吾意云:吾及王,本是親友,昔在世時,俱為梵志,共受八戒,各求所願。汝戒完具,得為人王,吾戒不全,故生龍中。今欲奉八關齋法,求捨此身,當為吾覓八關齋文,持來與我,若其相違,吾覆汝國用作大海。

園監以柰奉王,具說龍意。王聞甚憂,良由時世無佛,法又滅盡,齋文難得。有一大臣,王敕之曰:龍索齋法,仰卿得之。若不得者,吾當殺卿。大臣歸家,甚懷憂惱。臣父見子,面色不悅,問知委由。其父語曰:吾家堂柱每放光明,試破看之,必有異事。尋即破之,得經二卷:一是十二因緣,二是八關齋文。

得已,奉王,王得歡喜,自送與龍。龍得此經,便用好寶贈王,王及於龍,重修八戒,壽盡生天,同共一處。至釋迦如來出世,從天來下,至於佛所,佛為說法,時二天子,俱得須陀洹果,還歸天上。從是以往,畢得涅槃。

(按此八戒,無論已受五戒,未受五戒,皆得受之,或六齋日,自誕日,或父母生日諱日等,皆可受持,以資福慧,為出世之基也。若受戒已,或遇破戒難緣相逼,寧可捨戒已,然後作之,不得犯戒罪,後還得受戒。欲捨戒時,無問出家在家人邊,但向一人言,我今捨八戒不持,一說,即成捨也。)餘詳歸戒集中。

附錄

1.            吳王孫皓,拜沙門僧康會受戒。

2.            齊武帝,永平元年,帝幸華林園,設八關齋戒。帝微時,避難揭陽山中,累石為浮圖,忽有一樹生其側,狀如華蓋。後帝不豫,詔諸沙門祈佛七日,天香滿殿。

3.            齊文宣帝,登祚受禪,於僧稠禪師受菩薩戒,畿內禁酒放鷹除網,又斷天下屠宰。年正五九月六齋日,勸民齋戒,公私葷辛悉除滅之。

4.            梁高祖武帝,造光宅同泰寺,國內普持六齋八戒。

5.            周孝宣帝,重隆佛日,造素像四龕,一萬餘軀,寫般若經二千卷,六齋八戒,常弘不絕。

6.            梁太宗簡文帝,造茲敬報恩二寺,刺血自寫般若經十部,願忌日不食而齋。

7.            魏孝武文帝,諱日上中興寺,建八關齋,中食竟,從臣袁敏孫等,更進魚肉,帝怒,並與免官,詔六宮舍女,皆持年三長齋,月六日齋戒。

8.            陳皇太子淵,後主子也,至德四年,正月十五日,於崇正殿,設千僧齋,請智者大師授菩薩戒,百錄請戒文名淵,南史名深,恐因請戒改此名。

9.            陳武帝,詔智者師大赴崇正殿,為皇太子授菩薩戒。

10.        隋文帝,開皇十年歲旱,詔曇延法師率眾祈雨,雨不降。帝問何故?對曰:事由一二,帝遣京尹蘇成,問一二之意。延曰:陛下躬萬機之政,羣臣致股肱之力,雖通治體,然俱愆玄化,欲雨不雨,事由一二也!帝識其意,敕有司擇日,於正殿設儀,請延升御座授八戒。羣臣以次受訖,方炎如焚,而大雨沛然傾注。帝悅,自是延每入朝,必親手奉御饌供之,詔興法師入太興殿,授菩薩戒。復詔天下正五九月,及六齋日,不得殺生命。

11.        開皇十三年,冬十月,智者大師過岳州,為刺史王宣武授戒法,沙門曇捷等,請講金光明經,其俗聞法感化,一郡五縣,一千餘所,咸捨漁捕。

12.        陳永陽王伯智,字策之,文帝第八子,至德初,出為東陽刺史,請智者大師出鎮開講,致書至三,師遂往,王與子湛,家人,同稟菩薩戒,晝聆講說,夜習坐禪,講事將解,立法名曰靜智。

13.        晉簡文帝,有烏巢太極殿,召尼道容,授八關齋戒,烏運巢而去。

14.        晉王,迎智者大師至楊州,設千僧齋,授菩薩戒。

15.        唐太宗,詔常法師入內殿,為皇后太子,授菩薩戒。

16.        顯慶元年,十一月武后生皇太子,神光滿室,賜名佛光王,即中宗也。踰月詔玄奘法師,送寺出家落髮,受三歸五戒,中宗,詔道岸律師入宮,為妃主受歸戒。

17.        玄宗,日本國沙門榮睿,至陽州,請律師鑒真,與睿附舶而去。既至日本,王迎勞問,館于毗盧殿,請授歸戒,日本戒律始此。

18.        侍郎白居易,字樂天,自號香山居士,嘗勸一百四十八人,結上生會,在鉢塔寺,依如大師授八關齋戒九度。

 

音釋

布薩:此云淨住,又云天語淨住,人語或云精進,亦云長養,通僧及俗,俱稟修行,所謂淨身口意,如戒而住也。

六齋日:此以上半月,下半月,各三日言之,上半月三日,初八,十四,十五;下半月三日,二十三日,即上半月初八日,二十九三十日,即上半月十四十五日。

十齋日:初一,初八,十四,十五,十八,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月小二十七日起。

五眾:即出家五輩,一比丘,二比丘尼,三式叉摩那,四沙彌,五沙彌尼。

三惡八難:三惡,即三惡道,八難者,前三即三惡道,四長壽天,壽五百劫,外道得無想定,故生其處,五北俱盧洲,六盲聾瘖瘂,七世智辯聰,謂世人邪智聰利,躭著外書,不信出世正法,八生在佛前佛後。此八者,皆不得見佛聞法,故稱為難也。

輪王:輪王有四,金輪王,化被四洲。銀輪王,則政隔北俱盧洲。銅輪王,則除北俱盧,及西牛貨洲。鐵輪王,則唯贍部洲。此四輪王,將即大位,隨福所感,有大輪寶,浮空來應,則感有金銀銅鐵之異,故為四焉。

梵王:居色界初禪二禪中間,統小千界。

四恩:一父母恩。二眾生恩,謂無始劫來,一切眾生,輪迴六道,於多生中,互為父母故。三國王恩。四三寶恩。三寶是良福田,能令眾生出生死苦,至涅槃樂。

三有:謂欲界、色界、無色界,眾生有生有死故也。

六欲天:一四王天,二忉利天,三夜摩天,四兜率天,五化樂天,六他化自在天。

色、無色界天:色界,即四禪天,無色界,即四空天。

聲聞:修四諦法,證得小乘四果。

緣覺:梵名辟支佛。

鬘:音曼,貫華以嚴身首也。

五濁惡世:一眾生濁,謂諸眾生,不畏惡業果報,不修善法。二見濁,謂邪見增長,不修善道。三煩惱濁,謂諸眾生,多諸愛欲,貪瞋癡盛,惱亂心神。四命濁,謂人壽轉減,百歲者稀,以惡業增故,三十、二十、十歲,壽數長短不定。五劫濁,謂刀兵、饑饉、疾疫,三災起時,眾生更相殺害也。

迦旃延:此云文飾,亦云不定。

菩薩:梵語具云,菩提薩埵,今人尚略,故云菩薩。菩提,佛道也。薩埵,此云大心眾生,謂有大心入佛道也。又薩埵名成眾生,謂用佛道,成就眾生也。

須陀洹:此云入流,謂預入聖人之流,是初果聖人也。

四果:一須陀洹,二斯陀含,三阿那含,四阿羅漢。

五辛:葱,蒜,韭,薤,興渠也,[/]亦葱之一類,切不可食也。

梵志:此云淨行,如此方儒者。

樗蒱:上音樞,下音蒲,博奕戲也。

優婆塞:此云近事男。優婆夷,此云近事女。謂受齋戒,方能親近承事諸佛聖人也。亦云近住,謂近聖人住也。

涅槃:此云圓寂,謂萬德俱圓,業障永寂,亦云不生不滅,以障寂故,故不生滅也。

[/]  :驕字去聲,音叫,似食蔥,而莖長,有稜。五辛中,凡中空,皆屬蔥類,或作藠,草名,出廬山,非[/]也。有云,藠亦山薤之類,非也,[/][-+],本草不載,以[/]屬蔥收,故不別出,藠亦不載,由無功用故也。

 

 *** 


[一般優婆塞戒律儀篇 ][ 法爾辭庫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