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辭庫--聖眾篇
     
菩薩--出家眾


淨檢尼師─中國第一位比丘尼(3)

十、佛世中比丘尼僧團成立始末

1.南傳佛教今無比丘尼僧團

比丘尼者梵語bhik=unī或簡稱為尼。意譯乞士女,原指出家得度,受具足戒之女性,其後泛指出家之女子。比丘尼僧要得無作戒體者,是較為不同的方式來得到,所謂受重得、不違得,又作敬重得、八敬得。指受持八尊重法(八敬)而得戒,如佛陀之姨母大愛道比丘尼

印度之有比丘尼,起於釋尊聽許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出家,先依八不違法的為沙彌尼,得十戒除根本惡,然後佛觀其行,再受與具足戒,後有五百釋種女出家得度,其戒條凡三百四十八戒。

南傳佛法中,盛傳─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尊者與五百釋女出家成道後,大道比丘尼,與五百阿羅漢比丘尼等,一日中一時入涅槃。此是僅有的比丘尼聖者,佛滅度後以後就沒有比丘尼了。現在南傳比丘很多人亦如是說,所以南傳只有沙彌尼等,不然就是說無二部僧授,怎能成就比丘尼無作戒體,因南傳無比丘尼僧團,故無比丘尼眾是理所當然。

2.佛不允姨母大愛道尊者入法律中

古印度佛世時,女人要入佛門出家,佛陀並沒有同意,佛陀姨母憍曇彌尊者,三次請求出家都不受佛允許,詳《大愛道比丘尼經》及《中本起經》。《瞿曇彌來作比丘尼品第九》云:爾時佛遊於迦維羅衛國釋氏精舍,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是時大愛道瞿曇彌,行到佛所,稽首作禮,住一面,叉手白佛言:「我聞女人精進,可得沙門四道,願得受佛法律。我以居家有信,欲出家為道。」佛言:「且止,瞿曇彌!無樂以女人入我法律。服法衣者,當盡壽清淨究暢梵行。」瞿曇彌則復求哀,如是至三,佛不肯聽。便前作禮,遶佛而去。(第一次請出家不被允許)

其後不久,佛時與諸大比丘俱,從釋氏精舍入迦維羅衛國。大愛道聞佛從諸弟子來入國中,心大歡喜,即行到佛所,稽首佛足下,大愛道復白佛言:「我聞女人精進,可得沙門四道,願得受佛法律。我居家有信,欲出家為道。」

言:「止!瞿曇彌!無樂以女人入我法律。服法衣者,當盡壽清淨究暢梵行。」大愛道則復求哀,如是至三,佛不肯聽。便前作禮,遶佛而去。(第二次請出家不被允許)

佛時與諸比丘,留止是國(迦維羅衛國),避雨三月,補成衣已,著衣持出國而去。大愛道即與諸老(女眾)等,俱行追佛。佛行轉到那私縣,頓止河上(有說是吠舍釐Vaiśālī)大愛道便前,稽首作禮住白佛言:「我聞女人精進,可得沙門四道,願得受佛法律。我以居家有信,欲出家為道。」

佛言:「止止!瞿曇彌!無樂以女人入我法律。服法衣者,當盡壽清淨究暢梵行。」大愛道則復求哀,如是至三,佛不肯聽。便前作禮,遶佛而退。住於門外,被弊敗之衣,徒跣而立,顏面垢穢,衣服污塵,身體疲勞,唏悲啼。(第三次請出家不被允許)

瞿曇彌尊者即自悔恣態,惡有八十四,迷亂丈夫,使失道德。佛知深諦,實如是審。天下男子,無不為女人所惑者,甚難!甚難!我今用是態欲故,要當潔己,不敢厥廢也。唯子當度母耳,終不失子本願也。

賢者阿難,見伯母大愛道如是,即問言:「瞿曇彌!何因弊衣徒跣、面垢衣塵,疲勞悲啼?」大愛道答言:「賢者阿難!今我因女人故,不得受佛法律,是以自悲傷耳!」阿難言:「止止!瞿曇彌!且自寬意,待我今入向佛說是事。」

賢者阿難即入,稽首佛足下,長跪白佛言:「我從佛聞,女人精進可得沙門四道。今大愛道以至心欲受法律,其居家有信,欲出家為道,願佛許之!」

佛言:「止止!阿難!無()樂使女人入我法律為沙門也。所以者何?阿難!譬如族姓之家生子,多女少男,當知是家以為衰弱,不得大強盛也。今使女人入我法律者,必令佛清淨梵行不得久住。譬如稻田禾稼熟,而有惡露災氣,則令善穀傷敗。今使女人入我法律者,必令佛清淨大道不得久興盛。」

3.阿難尊者力薦大愛道尊者入法律中

佛繼續言:「今使母人(女人)入我法律者,必令佛法地清淨梵行不得久住也。復譬如稻田禾稼且熟而有惡露災氣,則令善穀傷敗。令使母人入我法律者,必令佛法地清淨梵行大道不得久興盛。何以故?阿難!復譬如好良田持蒺蔾種散其中,必敗良田。今使母人入我法,譬如是。母人入我法律中者,無有成我法時,但猗我法欲壞敗清淨梵行,使墮欲中立罪之根耳。

阿難復言:今大愛道,多有善意於佛。佛初生時,乃自育養至于長大,皆從大愛道善樂之德也。

佛言阿難:有是。大愛道信多有善意,於我有大恩。我生七日而母亡,大愛道育養我至于長大。今我天上天下最尊,自致作佛,號名如來、無上正真覺。亦念多有恩德於我,我念大愛道其恩大重。大愛道,但由是恩故,()來自歸佛、自歸法、自歸比丘僧。又信佛、信法、信比丘僧。不復疑苦(),不復疑習(集諦),不復疑盡(滅諦),不復疑諦(道諦)。乃成其道、成其信、成其禁戒、成其名聞、成其布施、成其智慧。亦能自禁制─不殺生、不盜竊於他人,不婬於女欲,不妄語證人罪,不飲酒迷亂。如是,阿難!正使人終身相給,施與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因緣醫藥,不及此恩德也,億百千分也。

4.何以女人入律法須遵八不違法

佛告阿難:女人八十四態者,迷惑於人使不得道。何等為八十四?請參閱《大愛道比丘尼經》,底下列出佛姨母憍曇彌比丘尼告誡後學者,如《大方便佛報恩經》云:爾時佛姨母憍曇彌比丘尼告一切比丘尼、式叉摩尼、沙彌尼、優婆夷及一切女人,而作是言:「佛法大利,一切功德,三種果報,唯有如來佛法海中乃具有之,一切眾生皆悉有分,而我等一切女人,如來不聽(出家)

(1)   以一切女人多諸疑惑,執著難捨。以執著故,使諸結業無量纏縛,癡愛覆心;覆心重故,愛水所沒,不能自出故;

(2)   以二等智故,懈怠慢惰故,現身不能莊嚴菩提,獲得三十二相故;於生死中失轉輪聖王所有勝果,以十善法攝眾生故,亦失無上梵王之位;能為建立正法,勸發諮請,使一切眾生得利樂故;是故如來不聽女人樂為弟子。

(3)   天魔、波旬及諸邪見一切外道,長夜惡邪,執著邪論,殘滅正法,毀佛法僧,是故如來不聽女人樂入佛法。

我為一切諸女人故,三請如來,欲求佛法,如是至三,亦不聽許。時我不果所願,心懷悵恨,憂悲苦惱,即出祇桓,悲淚滿目。

5.佛以八不違佛語誡為入律法之先決條件

佛姨母三請出家,阿難尊者復請,造使因緣趨向成熟,佛繼續言:「阿難!假使母(女人)欲作沙門者,有八敬之法,不得踰越,當盡形壽學而持之,自紀信解,專心行之。譬如防水善治堤塘,勿令漏泆。其已能如是者,可得入我法律戒中也。

「何謂為八敬(不違逆)

一者比丘持大戒,母人比丘尼,當從受正法。不得戲故輕慢之,調欺咳笑,說不急之事,用自歡樂也。

二者比丘持大戒,半月以上,比丘尼當禮事之,不得故言:新沙門勞精進乎?今日寒熱,乃爾耶?設有是語者,便為亂新學比丘意。常自恭敬謹自修,勸(於諸)樂,新學遠離,防欲憺然自守。

三者比丘比丘尼,不得相與並居同止。設相與並居同止者,為不清淨,為欲所纏,不免罪根。堅當自制,明斷欲情,憺然自守。

者三月止一處自相撿挍,所聞所見當自省察。若邪語受而不報,聞若不聞,見若不見,亦無往反之,緣憺而自守。

五者比丘尼不得訟(比丘過)()()();設比丘以所聞所見,若比丘有所聞見,訟問比丘尼。比丘尼即當自省過惡。不得高聲大語,自現其欲態也,當自撿挍憺而自守。

六者比丘尼有庶幾於道法者,得問比丘僧經律之事。但得說般若波羅蜜,不得共說世間不急之事也。設說不急之事者,知是人非為道也,是為世間放逸之人耳。深自省察,憺而自守。

七者比丘尼自未得道,若犯法律之戒。當半月詣眾僧中,自首過懺悔,以棄憍慢之態。今復如是自恥慚愧,深自省察,憺而自守。

八者比丘尼雖百歲持大戒,當處新受大戒比丘下坐,當以謙敬為作禮。

是為八敬(不違逆)之法,我教女人,當自束修不得踰越,當以盡壽學而行之。假令大愛道,審能持此八敬法者,聽為沙門。

《中本起經》翻譯此八不違法,較簡潔,錄如下文:佛告阿難:「假使女人,欲作沙門者,有八敬之法,不得踰越,當以盡壽,學而行之。譬如防水,善治堤塘,勿漏而已。其能如是,可入我律戒。何謂八敬之法?

一者、比丘持大戒,女人比丘尼當從受正法。

二者、比丘僧持大戒,半已上,比丘尼當禮事之。

三者、比丘僧、比丘尼不得相與並居同止。

四者、三月止一處,自相檢,所聞所見,當自省

五者、比丘尼不得訟問比丘僧事,以所聞見。若比丘僧有所聞見,訟問比丘尼,比丘尼即當自省察。

六者、比丘尼有庶幾於道法,得問比丘僧經律之事。

七者、比丘尼自未得道,若犯戒律,當半月詣眾中首過自悔,以棄憍慢之態。

八者、比丘尼雖百歲持大戒,當處新受大戒幼比丘僧下坐,以謙敬作禮。

是為八敬之法,我教不得踰越,當以盡學而行之。假令大愛道,審能持此八敬法者,聽為沙門。」

如來成道後十四年,姨母摩訶波闍波提等五百女人要求出家,佛不允許,蓋以正法千年,若度女人,則減五百。阿難代為三請,佛即制定八敬法,使向彼說,若能遵守,則聽彼等出家,摩訶波闍波提等頂戴信受,遂得戒,由得戒之十緣而正法亦復千載。

【佛光大辭典】說法此八法為:(1)尼百歲禮初夏比丘足,雖百歲之比丘尼,見新受戒之比丘,亦應起而迎逆禮拜,與敷淨座而請坐。(2)不得罵謗比丘,比丘尼不得罵謗比丘。(3)不得舉比丘過,比丘尼不得舉比丘之罪,說其過失,比丘得說尼之過。(4)從僧受具足戒,式叉摩那(學法女)學戒畢,應從眾僧求受大戒。(5)有過從僧懺,比丘尼犯僧殘罪,應於半月內於二部僧中行摩那埵。(6)半月從僧教誡,比丘尼應於半月中從僧求乞教授。(7)依僧三月安居,比丘尼不應於無比丘處夏安居。(8)夏訖從僧自恣,比丘尼夏安居畢,應於比丘僧中求三事以自恣懺悔。

6.佛建立比丘尼得無作戒體之根本法八不違法

八不違法是一試探佛姨母之誠心,阿難只得轉報大愛道尊者。經云:賢者阿難受佛語已,以熟諦、思惟,深而且要,便起作禮而出。報大愛道言:裘曇彌!勿可復愁憂也!已得捨家之信,去家就道,亦甚安隱矣!佛說:女人作沙門者,有八敬之法,不得踰越。但當「終身勤意學而行之」耳!持意當如防水,善治堤塘,勿令漏泆。爾時阿難,便一一為母說佛教八敬之事言。能如是者,可得入佛法律。於是大愛道聞是語,即大歡喜而言:唯諾!阿難!聽我一言,譬如四姓家女,沐浴塗香,衣被莊嚴之事,而人復欲利之。如是寧當益安隱不?對曰:無不安隱也!復以好華香珍寶結為步瑤,持與女人,豈不愛樂頭首受乎?今佛所教八敬法者,我亦觀心,願以頭頂受而行之。遂樂所業,萬不惟恨,自約如是,無不悅豫。

故比丘尼得受十戒,兩年滿後即能受具足戒,得無作戒體。佛世時小乘有部言有十種得戒緣於,得具足戒之緣有十種,列出如下。

(1)自然得,自然發得具足戒之意。指佛與緣覺發盡智時,無師自然得具足戒,不通於餘人。

(2)見諦得,又作見道得。入見道觀四諦理時所得。即世尊成道之初,度阿若憍陳如等五比丘時,彼等聞四諦之理而自得戒。

(3)善來得,佛見耶舍之機已熟,稱之善來比丘,彼乃即座得戒;是唯佛獨善之。

(4)自誓得,自堅誓而得戒。如大迦葉信受佛為大師,自誓言而得戒;唯大迦葉能,不通於餘人。

(5)論議得,與佛陀問答論議而得受戒,如蘇陀夷。

(6)受重得,又作敬重得、八敬得。指受持八尊重法(八敬)而得戒,如佛陀之姨母大愛道比丘尼

(7)遣信得,又作遣使得。由佛遣音信而得戒。如法授尼。

(8)邊五得,又作五人得。由五人授之作法得戒。邊地僧侶少,不能從正式儀規行三師七證之十人受時,以四僧眾與一羯磨師作法授戒。

(9)羯磨得,又作十眾得。即在國境內立三師七證,依規定行羯磨作法授戒。

(10)三歸得,聞歸依佛法僧三寶即得戒,如六十賢聖三度聽聞歸依三寶而受得具足戒。

有經典云,佛陀不親自為女人授戒,所以祇要大愛道接受了八不違法,自然得無作戒體。出家修行就是要成道,成道就要依此法而修行,除非不想成道,就另當別論。所以佛言:於是,阿難!大愛道比丘尼,若受八重法,則是出家之要,亦是禁戒,亦是比丘尼行。云何出家要?云何禁戒?云何比丘尼行?或作是說,承受重法,亦是出家禁戒,亦是比丘尼行。亦作是說,彼則是禁戒比丘尼行。或作是說,捐棄家業,是謂出家。承受重法,謂是禁戒。到時乞食不失威儀,是謂比丘尼行。復次,於現法中習學威儀,被沙門服,出家學道得具足戒。以方便得此禁戒,順從不失時節,是謂比丘尼行。

7.依教八不違法奉行而就道業

大愛道尊者的敬法,才使世尊放心,世尊也公開讚嘆說:「我聲聞中第一比丘尼,久出家學,國王所敬,所謂大愛道瞿曇彌比丘尼是。」不久亦成就阿羅漢道,也成就了阿羅漢果,最後還受佛記,名為「一切眾生喜見如來」。

如《妙法蓮華經》云:爾時,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學、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從座而起,一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於時世尊告憍曇彌:「何故憂色而視如來,汝心將無謂我不說汝名,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耶?憍曇彌!我先總說一切聲聞皆已授記,今汝欲知記者,將來之世,當於六萬八千億諸佛法中為大法師,及六千學、無學比丘尼俱為法師。汝如是漸漸具菩薩道,當得作佛,號一切眾生喜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憍曇彌!是一切眾生喜見佛及六千菩薩,轉次授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也因為大愛道尊者的敬法、重法,佛世才有比丘尼僧團成立,導致未來世還有成就阿羅漢者。經云:佛告阿難:我法中今有比丘尼,即壽五百歲。我般泥洹後,當復有三千比丘尼,有千八百比丘,奉持是法律,皆得阿羅漢(當時以為正法從千年減為五百年)。未世時當有八萬比丘尼,有七百六十比丘尼,奉是法律經皆得阿羅漢。(像法時有千年,1500年後為末法時期,故模滅後1,500年內有八萬比丘尼,有760得成阿羅漢。)其餘者(沒成阿羅漢者)後百三十劫(彌勒佛下生時),當復奉是法律,當復得阿羅漢。

8.維護正法千年女見道成道後佛亦不准捨八不違法

《中本起經》云:然後異時,大愛道比丘尼與諸長老比丘尼,俱行詣賢者阿難而問言:「阿難!是諸長老比丘尼,皆久修梵行,且已見諦。云何當使為新受大戒幼比丘僧作禮?」阿難言:「小且待,我今入問之。」

阿難即入,稽首佛足下,白佛言:「大愛道比丘尼言:『是諸長老比丘尼,皆久修梵行,且已見諦,云何當使為新受大戒幼少比丘僧作禮?』」

 (註:見諦darśana-mārga。又作見諦道、見道。為修行之階位。與修道、無學道合稱為三道。即指以無漏智現觀四諦,見照其理之修行階位。見道以前者為凡夫,入見道以後則為聖者)

佛言:「止,止!阿難!當慎此言,勿得說也。但汝所知,不如我知。若使女人不於我道作沙門者,諸異學梵志,及諸居士,皆當以衣被布地,求哀於諸沙門言:『賢者有淨戒高行,願行此衣上,令我長得其福。』」

佛言:「阿難!若使女人不於我道作沙門者,天下人民,皆當解髮布地,求哀於諸沙門言:『賢者有戒聞慧行,願行此髮上,令我長得其福。』

若使女人不於我道作沙門者,天下人民,皆當豫具衣被、食、臥床、病瘦醫藥,願諸沙門當自來取之。若使女人不於我道作沙門者,天下人民,奉事沙門當如事日月、如事天神,過踰於諸外道異學者上。若使女人不於我道作沙門者,佛之正法當千歲興盛。」

佛復語阿難:「以女人作沙門故,使我法五百歲而衰微。所以者何?阿難。女人有五處不能得作。何等為五?女人不得作如來.至真.等正覺;女人不得作轉輪聖王;女人不得作第二忉利天帝釋;女人不得作第六魔天王;女人不得作第七天梵天王。夫此五處者,皆丈夫得為之耳。丈夫得於天下作佛、得作轉輪聖王、得作天帝釋、得作魔天王、得作梵天王。」佛說是已,皆歡喜受行。

如來成道後十四年,姨母摩訶波闍波提等五百女人要求出家,佛不允許,蓋以正法千年,若度女人,則減五百。阿難代為三請,佛即制定八敬法,使向彼說,若能遵守,則聽彼等出家,摩訶波闍波提等頂戴信受,遂得戒,由得戒之十緣而正法亦復千載。

9.末法時期比丘尼如何得道?

經云:爾時,阿難問佛言:比丘尼當云何行得道也!當用何法行之乎?佛語阿難:夫天下欲婬垢大重,若能斷是態者,便可得道。女人身譬如珠寶,其像大好,不可久立。迷亂道德,亡失人身。何以故?用珠寶好故,當入深海中,求之不止,殺身不久。女人求道,但坐外八十四態,還自纏身。有墮八十四態者,如入大深海,必沒其身。有能除此八十四態者,即是阿羅漢也。阿難!復叉手長跪前白佛言:何等為八十四態,令人不得道也?願佛加威神解說。威德現敬,使眾人開解,信樂其義,終日習聞,令脫罪患。使得正真,即皆歡喜。及後、當來,皆使開解。佛言阿難:諦聽!善思念之!內著心中,我當具為若說之。如是,阿難!諦受奉持之,為當來、過去、今現在比丘尼,布說其要,使奉持之。行如是法者,疾令人得道。佛言:女人八十四態者,迷惑於人,使不得道。(女人八十四態欲知者可參閱《大愛道比丘尼經》卷上。)

10.未來要有神力、要成佛都得轉男身

女子者以愛不深,不生娑婆。情不重,不墮女身。今於如來座下,而服聞經法藥,即得轉染成淨。身心兩病皆除,更不復受女身。昔在娑婆,全以貪嗔諸垢為力,今則不更為所惱。佛滅後五百歲,世逾下而障逾重。苟能於此受持,身雖女流,猶勝雄猛丈夫。以在煩惱大海,能翻身故,故能捨此極苦極穢之身土,而得極樂極淨之依正。

《大愛道比丘尼經》云:阿難!女人有五處,不得作沙門。何等為五處?女人不得作:

(1)如來至真等正覺、

(2)女人不得作轉輪聖王、

(3)女人不得作第七梵天王、

(4)女人不得作飛行皇帝(轉輪聖王)

(5)女人不得作魔天王。

如是五處者,當皆丈夫,得作為之尊。丈夫得作佛、得作轉輪聖王、得作天帝釋、得作魔天王、得作梵天王、得作人中王。如是,阿難!諸女人譬如毒蛇,人雖取殺之,破其身、出其腦。是蛇以死,復有人見之,心中驚怖。如此女人,雖得沙門,惡露故存,一切男子為之迴轉。用是故,令一切人不得道。佛言:如是女人,政使作沙門,持具足戒,百歲乃至得阿羅漢故。當為八歲沙彌作禮。何以故?沙彌具足(戒法),亦得阿羅漢,身中能出水火,以足指按須彌山頂,三千大千國土皆為六反震動。如是女人,雖得阿羅漢道,不能動搖一鍼大如毛髮也。云何?阿難!女人坐貢高,以陰不淨,以倰男子,用是故不得道也。

11.有關比丘尼受戒粗略述

受戒之緣可分三段,即:

(1)信心,謂受者須虔信善惡因果、佛果之常樂我淨等。

(2)無三障,謂受者須無煩惱障、業障、報障。

(3)以人、法為緣,人,指戒師;法,指記錄受法之諸種戒儀。戒師分為諸佛、聖人、凡師等三類。其中,凡師須為真正之人,具足五德,即:(1)持戒,(2)十臘以上,(3)解律藏,(4)通禪思,(5)慧藏窮玄等。

女子出家,先依八不違法的為沙彌尼,得十戒除根本惡,然後佛觀其行,再受與具足戒,後有五百釋種女出家得度。女子出家戒有沙彌戒、沙彌尼戒、式叉摩那戒、比丘戒、比丘尼戒、菩薩戒。分述如下:

(1)沙彌尼(śrāmanerikā)之十戒,七歲以上始得受此戒,其初出家須有二師,即剃度師與教授阿闍梨。出家戒之目的,在求得解脫生死之涅槃,故沙彌戒為解脫道之基礎。

(2)式叉摩那(śiksamānā,意譯為學法女、正學女),乃介於沙彌尼、比丘尼之間,即於受比丘尼戒前,須受白二羯磨、十戒及六法正學戒。限期兩年,兩年期滿而不犯戒法,始能求受比丘尼戒。

(3)比丘尼(bhiksunī)之具足戒,二十歲以上始得受此戒,為受戒儀式中最具規模者,儀式中傳授戒法之師稱為戒和尚,講授戒法者為教授師(教授阿闍梨),教導戒場有關作法者為羯磨師(羯磨阿闍梨)三者合稱為三師。

大愛道所授十戒成為沙彌尼,沙彌尼是名奉戒者,又作沙彌戒、沙彌尼戒,或勤策律儀、勤策女律儀,斷之不善根也。即:

(1)不殺生,

(2)不偷盜,

(3)不淫欲,

(4)不妄語,

(5)不飲酒,

(6)不香花嚴身,

(7)不歌舞觀聽,

(8)不坐臥高廣大床,

(9)不非時食,

(10)不蓄金銀財寶。

爾時比丘尼裘曇彌,受佛十戒,一一不失。如十戒行之,無有漏缺。常在佛左右,遂爾三年,聰明智慧、博覽眾經。歡喜不亂,志如大山。心端意正,平直無邪,琣蛪]傷及一切人,蜎飛蠕動蚑行之類,莫不悲歎,勸化善法終離惱患,三年之中未常短愆。

復還詣佛稽首陳情,叩頭悔過靡所不言。佛有慈慧告訴罪患,以見成立以脫惡愆,萬不惟恨。願啟一言,十戒便止。復有殘餘十戒,微少不足設心。願告異戒令心酸勤,當學問無有懈慢,當如法律行菩薩焉。

 

十一、震旦中國比丘尼受戒始末

依《比丘尼傳》卷一載:西晉建興年(313319)尼淨檢從西域沙門智山剃髮,受十戒。後東晉咸康年間(335342),僧建由月支國(Kusana今阿富汗)來,齌摩訶僧祇(mah2 sa3gha大眾)比丘尼戒本及羯磨(karma),升平元年二月(357)請曇摩羯多(Dharma-kāla)立比丘尼戒壇,淨檢與同志三人共於壇上受具足戒。此為我國比丘尼之濫觴。又依大宋僧史略卷上「尼得戒由」條所載,淨檢僅就比丘一眾受戒,其受戒未盡如法,宋元嘉十一年(434)慧果、淨音等三百餘人,於建康南林寺戒壇從師子國尼鐵索羅等十人受具足戒,為我國比丘尼得戒之始。此後比丘尼增多,遂於宋太始二年(466)任比丘尼寶賢為尼僧正,法淨為京邑尼都維那。日本則自司馬達等之女善信尼從高麗僧惠便出家,為女子出家之始。

四分律鈔簡正記云:(逆推去吳國初災時十六年年矣)其魏國得五主。四十五。禪歸西晉。其吳國得四主。五十九。被西晉元帝。改為一統。西晉得四主。五十二。為前趙劉聰滅。晉家有五王。瑯耶。南頓西陽。城汝南。獲濟江表於吳國舊都。瑯耶王承制立為東晉。初元帝二明帝。至第三成帝。咸中。有彭城婦女阿神(東晉神嵩尚書之女)。見僧法。始經中有比丘尼字。問之(云云)。因請出家。名為淨檢。初於智山邊。受三歸五戒。而後至第五穆帝昇平元。檢等四人。汎舟于泗。於法泰邊。准五分。愛道初緣從一眾。受大戒。倣大僧戒本。撰尼戒本。令念此。即江南尼眾。一眾受戒之物也(鈔並略不敘也)

《歷代編年釋氏通鑑》云:竹林寺尼淨檢。見天女持五色花。自空來迎。遂騰空直上。所行之路。有如虹蜺。直屬于天(統紀)

(待續) 


[ 聖眾篇 ][ 法爾辭庫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