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辭庫--聖眾篇
     
菩薩--出家眾


高僧佛圖澄尊者(3)

九、至震旦後之事蹟(續)

4.後趙明帝石勒略傳

既然要談高僧佛圖澄尊者記事,與他關係密切的後趙明帝石勒,有必要先來稍微認識他一下。後趙明帝石勒274年-333年),生於西晉武帝咸寧五年(274),卒于東晉成帝咸和八年(333)世龍,初名,小字匐勒上黨(山西東南部)武鄉(今榆社北)羯胡民族。石勒除居家時善理其父部屬,加上後來闖蕩江湖,不但精通騎射,而且膽略超群,其石勒名係因跟隨主子汲桑去起義造反,汲桑才命匐勒以石為姓,以勒為名,從此後稱為石勒。

石勒先祖是匈奴支系羌渠的後代,祖父耶弈于,父親周曷朱,又名乞翼加,都做過部落的小率,父親不善統御領導,有時即交給小匐勒調導,所以從小他就有領袖之氣勢石勒年十四歲(288),即被當奴隸,為鄉紳等耕稼。後因饑荒發生,所有胡人奴隸都借機逃散,石勒也和幾個人一起從雁門逃到了陽曲,跑去找飯吃了,遊蕩的結果,混出了些名堂,結伙搶劫來了,後來更是嗜殺如命,手段殘忍,一次幾十萬人,兵民一視同仁,都照殺無誤。現在來看有資料可尋的石勒生平。

太安二年(303(西晉皇帝晉惠帝司馬衷的第六個年號),石勒時29歲,并州(河北保定山西太原大同一帶地區)發生大饑荒,石勒等諸胡人逃散,最後石勒還是被俘虜,轉到冀州賣給了師歡為奴隸,後卻因師歡對他的奇特相貌另眼相待而放了他。石勒即向牧帥(首領)汲桑(今山東茌平西人)自薦己有相馬能力,為牧帥(首領)汲桑賞識,之後即結識同夥─王陽夔安支雄冀保吳豫劉膺桃豹逯明郭敖劉征張曀僕呼延莫郭黑略張越孔豚趙鹿支屈六等十七個青壯士,臭味相投,一同號稱為「十八騎」,並與他們搶掠園林,以財寶巴結牧族首領汲桑。

永興二年(西元305/石勒31司馬衷的第八個年號),司馬穎曾鎮鄴城(漳水之北),成都王司馬穎被河間王司馬顒廢去官位和皇太弟身份,司馬穎舊將公師藩於是自稱將軍,在清河隃縣(今山東平原南)起兵造反,以司馬穎之名在趙、魏之間舉兵,聚眾數萬,汲桑與石勒率牧民回應數百騎師隨附公師藩。此時,汲桑才命石勒以石為姓,以勒為名。

公師藩則賜拜石勒為前隊督,並與他進攻守鄴城的平昌公司馬模,卻被擊敗。次年,公師藩在白馬縣打算南渡黃河,被擊殺。公師藩死後,石勒與汲桑逃回茌平牧苑,汲桑命石勒為伏夜牙門,率領牧人劫掠附近郡縣的囚犯,又招納潛居山間的亡命之徙,到處作亂。

光熙(306年六月-十二月)是西晉皇帝晉惠帝司馬衷的第九個年號,共計7個月。光熙元年十一月東海王司馬越在首都洛陽涉嫌毒死晉惠帝司馬衷後,另立司馬衷之弟司馬熾,是為晉懷帝。晉懷帝司馬熾即位沿用。次年改元永嘉元年。

永嘉元年(307/石勒33歲)汲桑自稱大將軍,以石勒為前驅,屢次取勝,於是署石勒為討虜將軍、忠明亭侯。石勒即隨汲桑再次進攻鄴城,擔任前鋒都督,大破司馬模部將馮嵩,並且長驅直進,於五月攻陷鄴城。汲桑在鄴城殺司馬騰和兵民,焚毀鄴城宮室和搶掠後才離去。

汲桑、石勒轉攻幽州刺史石尟,殺石尟,與苟晞相持於平原陽平之間數月,太傅司馬越率兵到官渡聲援苟晞,結果石勒和汲桑大敗,收拾殘眾,投奔劉淵建立的漢趙,於赤橋又敗于冀州刺史丁紹,石勒逃到樂平。而後汲桑更在樂陵被晉兵所殺,結束造亂之行。

石勒投漢趙後,于十月就成功令據守上黨㔨督馮莫突歸降漢趙,劉淵於是以石勒為輔漢將軍、平晉王。後又計俘據守樂平的烏桓張伏利度,然後又釋放張伏利度,要他率領其部眾歸附漢趙。劉淵加封石勒為督山東征討諸軍事,並以這些胡人部眾跟隨他。

永嘉二年(308/石勒34歲),劉淵向外擴張,派石勒領兵東侵。石勒於九月攻陷鄴城,征北將軍和鬱逃走。十月劉淵稱帝,授予使持節,平東大將軍。石勒率三萬進攻魏郡(河北省南部邯鄲市以南)汲郡(河南衛輝市西南)頓丘(河南清豐西南),隨之數十多個壁壘,都望風歸附,獲劉淵封壘主將軍、都尉印綬。後又因戰功,受封安東大將軍、開府。後又殺魏郡太守王粹和冀州西部都尉馮沖,擊殺乞活軍(游民所成一種強悍特種軍隊)將領赦亭和田禋。劉淵於是授予石勒安東大將軍、開府

永嘉三年(309/石勒36歲)石勒進攻鉅鹿(河北平鄉西南)常山(今河北省石家莊市),部眾增加至十多萬人。此時更加有文士加入協助石勒,號稱「君子營」,石勒隨以智足的漢人張賓為謀主,刁膺張敬為股肱。又因軍事力量強大,在石勒派張斯遊說之下,幷州的胡羯大多亦跟從石勒。

永嘉四年(310/石勒37歲),石勒攻陷白馬津(今河南滑縣東北),由此處南渡黃河,之後與王彌(曹魏將領王頎之孫,西晉末年的叛民領袖,後歸附漢趙為將)一同進攻徐州(古称彭城)、豫(豫州治洛陽,今河南洛陽市)、兗州(山東省西南部)。不久更攻下鄄城(山東省西南部)和倉垣(河南開封縣西北),並北渡黃河進攻冀州(河北省中南部)諸軍,投降他的平民多達九萬多人。此戰戰果令河北各個自守的堡壘都震驚,紛紛送人質到石勒處。同年劉淵逝世,劉聰殺兄劉和繼位,任命石勒為征東大將軍、并州刺史、汲郡公。石勒這次辭讓征東大將軍。隨後石勒便會合劉粲、劉曜、王彌大軍進攻洛陽,直入洛川此時佛圖澄尊者已於31010月抵達洛陽。此役洛陽未被攻下。石勒又進攻倉垣(河南開封縣西北),但被守將王讚擊敗。後來劉粲率兵向南出轘轅關,對梁(河南省睢陽縣)、陳、汝、穎等地(河南、安徽省一带),進行搶劫殺戮。

還是永嘉四年(公元310),此時西晉洛陽城內,東海王司馬越獨攬大權,因他涉嫌毒死晉惠帝司馬衷,立司馬衷之弟司馬熾為帝,即是晉懷帝。此舉引發民怨四起,又是糧食物品短缺,使東海王司馬越日子不好過。王浚等大將又割據一方,不聽號令,亦不勤王護洛陽。由於洛陽城周邊通路多被石勒切斷,導致洛陽發生糧荒。司馬越想打通一條糧道直達長江流域,於是在永嘉四年(公元310),跟襄陽王司馬範、望族出身的太尉王衍率領二十多萬大軍出征,說要討伐石勒。

隨後石勒等攻洛陽不下,改攻南陽襄城宛城穰縣,攻下後呑併所有部眾,使軍力更加強盛。後更漢水攻陷三十多處西的壁壘。石勒至此有雄據長江、漢水一帶的意願,但謀士張賓雖然反對並勸他北歸但都不聽。

東海王司馬越領兵出,前路險阻多事,軍事一再受挫,而舊極力提拔的苟晞,又發檄文聲討他罪,竟如此憂憤成疾,翌年(311)三月死於項縣(今河南沈丘)廿幾萬大軍一時間群龍無首,互推之下,由司馬範任大將軍,護送司馬越的靈柩回東海封國(山東郯城)安葬。

永嘉五年(311/石勒37歲),晉大軍在於王衍及襄陽王司馬範帶領下護送司馬越靈柩回東海國(山東之境)。四月時,石勒率輕騎追擊大軍,終在苦縣寧平城(河南省鄲城縣東寧平鄉)追上大軍,並敗王衍所派的將軍錢端。晉兵在錢端敗死後潰敗,二十多萬晉兵全軍覆沒,一一被殺,無一幸免。石勒又殺害包括王衍以內隨行的官員和西晉宗室。不久石勒又在洧倉(許昌故城東)追上司馬越世子司馬毗由洛陽東歸的部眾,又將司馬毗等人全殺害。這次殺害數十萬人之多,可見其兇殘之個性。

永嘉五年(311/石勒37歲)隨後,劉聰派呼延晏率大軍進攻洛陽,五月底軍隊攻打洛陽平昌門未果,燒殺搶劫一番,援軍未到不敢久留。六月初一出城至洛河邊,見皇帝準備逃跑的船隻都將其燒毀了。六月四號漢將劉耀從河北帶軍到來,王彌從青州亦帶軍臨洛陽,此二軍與呼延晏大軍匯合,石勒軍隊沒有趕到來。三路人馬即開始攻掠洛陽城,直到六月十一日始能從宣陽門攻入。晉懷帝本帶著太子司馬詮,吳孝王晏,竟陵王懋等出後宮華林園,從西明門想逃到長安。此時劉耀打開西明門,首先進城卻碰見晉懷帝等一伙人,除留下晉懷帝外,全部百多人臣眷都遭殺害。其他洛陽成內有反抗行為的民眾三萬多人,亦都遭被殺害。經過一陣殺搶燒毀皇宮,燦爛的文化都城洛陽,在匈奴軍貴鐵蹄踐踏下,頃刻間化為灰燼。

石勒所領三萬騎兵來到洛陽時,洛陽已被攻陷,晉懷帝被俘虜。洛陽城內珍寶貴重物品都已被搶奪一空。戰後石勒知戰功歸於王彌和劉曜,又無有物可搶奪,故決定出屯許昌。

石勒既屯許昌,集「君子營」諸謀士商議,說直取三台(山西境內因東臺山、中臺山、西臺山三座山峰而得名)以據之。謀士張賓進言阻止曰:「賓聞得地者昌,失地者亡。邯鄲(晉、冀、魯、豫四省交界地帶)襄國(邢台),乃趙之舊都,依山憑險,形勢之國也。使君可擇此二邑而都之,然後,命師出之,授以奇略,推亡固存,兼弱攻強,則群凶可除,王業可圖矣!」石勒謝曰:「右侯(張賓)之計是也。」於是石勒即依從之。

七月,石勒領兵攻晉大將軍苟晞所駐蒙城(安徽省西北部),生擒苟晞並任用為左司馬。劉聰於是以石勒為州牧晉臣苟晞被擒後,王彌捎一封言辭卑屈的書信祝賀石勒,石勒知道王彌心裡忌憚自己,打算引自己到青州(東海與泰山間)然後殺害。石勒於是聽從張賓之計,乘王彌當時兵力減弱而消滅他。不久石勒就張賓之計,率兵救援與【乞活軍】相持不下的王彌以換取王彌的信任,隨後就借宴會的機會襲殺王彌,吞併了他的部眾,並假稱王彌謀反而誅之。劉聰知道石勒殺王彌後大怒,但又因怕他生了異心而不敢處罰,反而加授鎮東大將軍、督、幽二州諸軍事、領并州刺史。

後來晉并州刺史劉琨將早年與石勒失散的石勒生母以及侄兒石虎(此時16)送返,並借機授予侍中、車騎大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襄城郡公給石勒以作招降。但石勒拒絕,僅厚待劉琨使者和送名馬及珍寶給劉琨以作謝禮。

5.西域高僧為洛陽死難者超度

31156月洛陽城內的宮殿火燼,依然冒著煙氣的時候,715日的「盂蘭盆節」快到了。三位西域僧人忙著要舉行一場佛事,來祈禱國家的太平,人民的安康,並超度亡魂。這幾天,在洛陽金市佛堂裡的三位西域高僧──佛圖澄尊者、法始法師、智山法師,正在準備節日的活動,為這次在洛陽戰爭中死亡的三萬多官民舉行追荐亡靈、超度亡魂的佛事活動──放焰口。因此,仲令儀亦來幫忙,跑前顧後,組織好搭建法壇和前來參加法會的市民。洛陽的居民沒有見過放焰口,一聽說,來看熱鬧的人,幾乎把金市擠滿了。

佛圖澄大和尚提倡做這次放焰口的佛事活動,主要是讓大晉國的老百姓,在國難過後,為亡人超度,彌平活人心裡的創傷。仲令儀得知這一消息後,立即組織了一幫人,聽從三個高僧的具體指揮,在金市廣場上的北邊,搭建了一個一人多高、兩丈長、兩丈寬的法壇,供法會之用。這次法會佛事,除了佛圖澄尊者三位西域僧外,又請來了白馬寺、東牛寺、大康寺的十二位法師。領座的是年高德劭的佛圖澄大和尚。

這一天下午,天氣便陰沉了下來,一到黃昏,天昏地暗,整個金市都掌起燈來,一片燈火輝煌。戌時前一刻,法師們都穿好了各自準備袈裟。戌時一到,十四位法師魚貫而入各自的座位,最後是身披袈裟、頭戴毗盧帽的金剛上師佛圖澄大和尚。入坐法座後,只見他拈香坐定,戒尺一拍,兩邊桌子旁的十四位法師手中的引磬、木魚、鼓、鐃鈸先後響了起來,一時,大和尚領唱的梵音大合唱,就快慢高低、抑揚頓挫、此起彼伏、接連不斷地唱了起來。法會在莊嚴、肅穆、宏偉、遼闊聲中結束了。過去,洛陽的佛教法事活動都在寺院裡舉行,除了當事人,一般人很少去看。這次,國難當頭,佛事活動在大廣場舉行,不但使人開了眼界,更重要的是和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有關。所以,活動的意義非同一般了。

仲令儀進一步理解到,西域的僧人們,確確實實是捨己為人的,他們打破了國界,把外國當作自己的國家來愛護,將異國的人民當作自己的同胞來關懷,這種精神實在是太偉大了!這三位外國僧人同洛陽人一起,經過了戰火的洗禮,亡國的憂鬱,到今天,又在為大晉國死于國難的靈魂做超度,真是慈悲為懷!市民們說,這三位外國僧人比自己的親人還親,比自己的朋友還友好!洛陽人在生活極其困難的條件下,有人提出來要供養他們,他們都謝絕了。

6.為止石勒殺戮入襄國

在印度佛滅後百年時,阿育王(Aśoka無憂王)出生,為爭王位亦殺其兄弟,個性暴躁亂殺不順心者,後來被海比丘(Samudra)現奇蹟而歸依佛,成為弘揚佛法最賣力的國王。高僧佛圖澄尊者欲度石勒,故入亂世去現神異,感化石勒與石虎兩位暴厲王君,雖沒有阿育王對於佛教那麼貢獻大,但也因此於後趙國內建有893間寺廟,讓漢人亦能出家修行,當時信佛的老百姓亦甚多。

前述五胡亂華是由304年冬天開始,氐族領袖李雄佔領成都,自稱「成都王」,史稱成漢;永嘉二年(308)十月,匈奴貴族劉淵起兵于離石(今山西離石),劉淵稱皇帝,國號漢,改元永鳳,史稱漢趙,此是五胡建國的開始。

石勒者274333)五胡十六國之後趙第一世皇帝,羯族上黨(山西)武鄉人,字世龍。年十四,因饑寒曾被掠賣為奴,行販貨物於洛陽,長大後卻聚18騎為盜賊,勢力慢慢坐大。劉淵稱帝建漢後,石勒投靠匈奴漢之劉淵。劉淵令使之領兵,屢立戰功破晉軍。311年攻滅王衍所率司馬越20餘萬軍,又與劉曜、王彌攻陷洛陽。後移師許昌,更積蓄實力,渡河北上佔據襄國(河北邢臺)以為根據地大本營。太興二年(319),石勒即背叛劉淵,自稱趙王,不久,滅劉曜自立,統有冀、秦、、豫等十州之地。于十六國中,最稱強盛,統領河北諸地。石勒生性兇狠好殺,民以為害,佛圖澄尊者以佛法化之,氣焰稍斂。西元329年滅前趙,迫前涼稱藩,統一了北方。疆域東至海,西至抱罕(甘肅省中部臨夏縣處),北至陰山(內蒙古自治區中)、漁陽(今北京市北),南以襄陽、合肥與東晉為界。於咸和五年(330)稱帝,咸和八年歿,諡號「明帝」,廟號「高祖」,年號「太和」、「建平」。

佛圖澄尊者於前兩次洛陽被圍攻時,即已至敦煌,對於洛陽城的狀況甚為清楚,第三次洛陽被圍攻時,祂已至長安,即早知洛陽之命運坎坷,正如宋代名相、史學家司馬光有詩云:「欲知古今興廢事,請君只看洛陽城」,但佛法卻會於此處發揚,所以還是決定前來洛陽,剛好碰上了漢軍第二次(310)攻打洛陽。佛圖澄尊者即與智山大師、法始大師等三人同力穩固民心,設壇作法會協助退敵。直到永嘉六年(313)二月春天,晉懷帝被漢王劉聰羞辱後被殺為止,西晉算是滅亡了。到了永嘉六年四月秦王司馬鄴,是晉武帝之孫,又在長安稱帝,是為晉湣帝。晉終於又有了皇帝,總算穩住了老百姓無皇帝的恐懼心理,可惜維持不了幾年,至316年晉湣帝又被殺,終於真正結束了西晉時代。

晉湣帝稱帝後,此時洛陽城內開始有從戰亂中要復建的需要,法始法師在金市處,又要復建新道場。經智山法師、佛圖澄尊者一號召,好多老百姓都參與,沒多久就在宮城西門建好了一座大佛堂。當然仲令儀也參加了建寺的行列,之間,佛圖澄尊者告訴仲令儀,祂要前往葛陂(今河南省新蔡縣西北),處理殺人魔王石勒,當然不是要殺他,而是要去度化他,不要再亂殺老百姓。不這樣做的話,晉國老百姓都永遠處在被殺的恐懼中。這件事讓仲令儀不能理解,孤家寡人一個,手不執兵器,卻要投入虎口,度殺人魔石勒。

佛圖澄尊者告訴她,石勒上次(310)在洛陽之役中,沒攻入洛陽城,心忿忿不平地直往許昌(現河南省境內,又稱蓮城、煙城、潁),一路用殺戮的方法來鎮壓老百姓,甚至於連僧人都殺害無數。且他現在正于葛陂附近,構築工地,堆積存糧,大建船隻,準備要進攻建業(即今南京)。洛陽人都說此人不死,晉國老百姓都要被傷害殆盡,所以佛圖澄尊者要去度化他、感化他。

《高僧傳》云:(佛圖澄)欲於洛陽立寺,值劉曜寇斥洛臺,帝京擾亂。澄立寺之志遂不果,迺潛澤草野以觀世變。時石勒屯兵葛陂(在河南新蔡縣北七十里),專以殺戮為威,沙門遇害者甚眾。澄憫念蒼生欲以道化勒,於是杖策到軍門。勒大將軍郭黑略素奉法,澄即投止略家,略從受五戒崇弟子之禮。

仲令儀奇怪地問祂:要如何侵入其核心?怎能取得石勒的信任?佛圖澄尊者笑著說:祂已有了內應,不用擔心。並說明當祂來洛陽時,曾先到處參遊洛陽城一圈,當祂到東牛寺時,見有一彪形大漢正在佛像前叩頭祈禱,請佛陀保佑洛陽大眾平安、天下太平。禱告完起身一見佛圖澄尊者立於旁邊,即自稱是個優婆塞(近事男、居士),卅來歲,名叫郭黑略,希望佛圖澄尊者收其為徒。並說明自己來歷,他是此處船工之子,也曾在河上工作。但看到如此戰亂,死傷很多的人,所以投入軍隊,希望能勸導帶兵者不要亂殺無辜,並說明他現與石勒為伍。

當下佛圖澄尊者即答應收其為徒,並簡略介紹佛法,授與五戒,以五戒為根本,依佛陀教導而修行,隨緣積福修德等事。郭黑略三拜禮謝後即離去,邀約有空可至其下受供。有一天我去了他家,其家人說他現在已回到石勒軍中。佛圖澄尊者說以此因緣,祂可以侵入石勒核心中,至於要如何做,佛圖澄尊者並沒有再說明。

石勒於廿七、八歲時就有年輕時結夥的十八騎,郭黑略就是這所謂十八騎之一,除石勒外,另有王陽夔安支雄冀保吳豫劉膺桃豹逯明郭敖劉征張曀僕呼延莫張越孔豚趙鹿支屈六等十六個壯士,一同號稱為「十八騎」。

佛圖澄尊者對仲令儀語重心長地說:相聚總是有緣,您能依我們三比丘學了很多經典與佛法,今後入道、不入道都可自修,重要者是要修心除習,讓心清淨。現在聽說石勒要移師北上駐河北,有企圖心要自立為王,若他真能立地為王,除化他不殺外,還可以用他的影響力來蓋很多寺廟,教化很多的老百姓學佛正法。這是一良好機會,我不得不與大家別離。佛圖澄尊者道聲珍重,即轉身就走了,當天夜裡祂人就不見了,大家也不知道祂如何走的。

仲令儀以為無緣再與佛圖澄尊者見面了,誰知道此次一別,當佛圖澄尊者在後漢襄國處為徐媛授戒(後為安令首尼),為依世尊所說正法律,完成兩部僧授戒,而要數人從千餘里外來請她去共襄此盛舉,因那時她已是出家為尼了,名為淨檢,是中國第一位有大僧依戒儀一部僧授具足戒(357)的比丘尼。

7.失蹤後的佛圖澄尊者入葛坡、襄國

劉漢王國滅亡了晉朝以後,國都從平陽(山西省臨汾市)遷到了長安,此後,內部鬥爭爆發。洛陽又成了劉漢內部鬥爭的犧牲品。此時佛圖澄尊者已至葛坡(河南省許昌),為要取得石勒信任,就先去找徒弟郭黑略。郭黑略在石勒大軍中位居大將軍,於是佛圖澄尊者即登門見其徒弟,並且就先暫居住在他家,並以其預知事情之能力,幫助他出謀策劃,當然戰爭未起已知勝負。

後來石勒經幾次後已起疑心而問說:「孤不覺卿有出眾之智謀,而每知行軍吉凶,何也?」郭黑略大將軍不敢隱瞞,即說:「將軍天挺神武,幽靈所助,有一沙門,術智非常。若將軍要謀略,擁有區夏(華夏),應以此沙門為師。臣前後所白,皆其言也!」石勒大喜說:「天賜我也!」乃召喚佛圖澄尊者問說:「汝所學佛道,有何種可靈驗其效果。」

石勒本是文盲,不識字,但卻能理解書中意思。《晉紀》載:「勒手不能書,目不識字,每於軍中令人誦讀,聽之,皆解其意。」佛圖澄尊者知道石勒是粗人一個,只會打殺,不能通達佛教深理,只能用術法來使其信服。因而言說:「佛理至高道遠,但簡單點也可比用近邊之事來印證。」佛圖澄尊者即取供器盛水,燒香、呪之。須臾即生出青蓮花來,且其光色曜目。石勒一見變魔術一樣的出現青蓮花來,因此而大為信服。

    佛圖澄因此即藉此機緣,大為闡述佛法,不殺行善即能得天下安。因此而諫曰:「夫王者德化洽於宇內,則四靈表瑞。政弊道消,則彗孛見於上。痗H著見,休咎隨行。斯乃古今之常征,天人之明誡。」其意即說:「為王者若以德治理國家,那麼象徵吉祥的四靈(四靈祥物龍、鳳、麒麟、龜)就會出現;如果為王者施行暴政,那麼不祥彗星一現就會預示其殃。這樣王室命運就會發生變化,從古到今都是這樣子的。」石勒一聽了,甚為高興,最終停止了殺人。故《高僧傳》云,凡應被誅餘殘,蒙其益者,十有八九。於是中州(中州指中原、中土,现常代指河南省)胡晉略皆奉佛,時有痼疾世莫能治者,澄為醫療應時瘳損。陰施默益者不可勝記,許多人因此得以逃命,人們紛紛信奉佛法。

石勒在他的漢人謀臣張賓輔助之下,建議以襄國(今河北邢臺)為根據地,所以有日欲從葛坡北上襄國。當石勒要回防河北襄國時,發生有盜賊襲營事,經佛圖澄尊者向郭黑略示警,石勒部隊免有損失。

《高僧傳》云:「石勒自葛陂還河北過坊頭。坊頭人夜欲斫()營。澄語黑略曰:『須臾賊至,可令公知。』果如其言,有備故不敗。」

領袖最怕有異能之士,一者以喜,一者以憂,這是矛盾心理。所以石勒欲再試試佛圖澄尊者虛實。故於夜晚,冠冑衣甲不解,執刀而坐。遣人告佛圖澄尊者云:入夜以來,不知大將軍所在何處?受命使人,始至佛圖澄尊者處,未來得及說話。佛圖澄尊者反問說:「平安營居,無有草寇,何以故要做夜間嚴密防衛?」   石勒由此更尊敬佛圖澄尊者。

有天石勒或因忿恨要殺諸道士,佛圖澄尊者說好話,不要想殺害修行者。因此造成石勒心裡理不舒服,亦牽怒到佛圖澄尊者,所以石勒欲對佛圖澄尊者不利。佛圖澄尊者感知後,乃走避至郭黑略舍裡,並告訴其弟子曰:「若將軍信使至,問吾所在者,報云:不知所蹤。」果然信人尋至郭黑略處,覓佛圖澄尊者不得。使者便還去報告石勒。石勒大驚曰:「吾有惡意向聖人,聖人已捨我而去矣!」

石勒此夜都睡不著,通夜不寢時,思念欲見佛圖澄尊者。佛圖澄尊者知石勒已有悔意。隔天早上自己造訪石勒。石勒問說:昨夜何處去了?佛圖澄尊者曰:公有怒心突然發起,所以權宜走避一下。公今已改變自己心意,所以我才敢來見您。石勒大笑曰:道人謬耳!「修道人所說有錯,我不會這樣子的。」於是石勒更是景仰佛圖澄尊者。

石勒還回襄國後,即開始鏟除晉朝北方守軍勢力,於314年先消滅了西晉北方守將王浚王浚者(252年-314年),長駐北方疆土並與北方邊族交往頻繁。彭祖太原晉陽人。西晉驃騎將軍王沈之子,自己亦是西晉重要將領,但永嘉之亂後生不臣之心,亦與段部鮮卑交惡,最終被石勒所敗。石勒後也破邵續段匹磾等西晉時於北方的匈奴勢力。

318時劉聰()已死。劉聰從弟劉曜篡襲偽位。稱元光初(318元年)318年漢王劉曜即帝位于長安,改國號為趙,史稱前趙,封大將軍石勒為趙王。疆域北至朔州(今甘肅固原縣)南至略陽(今甘肅天水市),西至抱罕(今甘肅臨夏縣東北),東至新安(今河南澠池縣東)。

319年,趙王石勒在襄國(今河北邢臺)宣佈建立趙國,自稱為趙天王。歷史上,把劉曜的趙國叫前趙,石勒的趙國叫後趙。

8.以神力助石勒安定北方天下

320年二月,前趙漢王劉曜駐守在洛陽的四支軍隊的將領--尹安、宋始、宋恕和趙慎,公開宣佈要投降後趙。後趙天王石勒,立即派大將石生,前往洛陽接應。途中,尹安等四人,又轉宣佈要投降東晉司州(名義上治洛陽)李矩。大將石生聽到稍息後,一怒之下,揮師直至洛陽,要捉拿尹安等人問罪。大將石生一到洛陽,就遭遇了宋始的迎戰,幾經會合,宋始被打敗並活捉。這時候,司州李矩派援軍已到洛陽,石生為了避開鋒芒,立即離開洛陽,返回後趙。就這樣,洛陽又歸東晉管轄。

 324年正月,後趙大將石生進攻洛陽以西的新安前趙劉曜守軍,斬殺前趙河南太守尹平,大肆搶掠一番後,返回後趙。夏季,後趙天王石勒派大將石生再進攻中原,先後蕩平了許昌、潁川、陽翟、滎陽、禹州等地的晉軍,駐守洛陽的晉軍眼看大勢已去,經受不住石生的攻打,就撤離了洛陽。324年十月,後趙大將石生進駐洛陽。

325年五月,大將石生仍屯兵洛陽。原來撤離洛陽的東晉司州李矩不甘心自己的失敗,又聯合穎川太守郭默的軍隊,攻打洛陽的後趙大將石生,可屢戰屢敗,無奈之下,只好宣佈投降前趙。前趙王劉曜特派大將劉岳率兵五萬,到達洛陽孟津接應後,隨即佔領孟津戍、石樑戍(洛陽城北的兩座軍事城堡),斬獲石生部下五千人,緊接著,圍攻洛陽金墉城。

與此同時,前趙王劉曜又派鎮東將軍呼晏謨率領荊州、司州的眾多軍隊,從肴山、澠池向洛陽進發。

光初八(326)曜遣從弟偽中山王劉嶽(),將兵攻勒。石勒遣石虎(23)率步騎拒之。大戰洛西。劉嶽大敗,保石樑塢(河南洛陽縣東故洛城東洛水北)石虎即堅柵固守之。《高僧傳》云:佛圖澄尊者與弟子,自官寺至中寺,始入寺門。歎曰:劉嶽()可憫。弟子法祚問其故?澄曰:昨日亥時嶽已被執。果如所言。

經過是這樣:洛陽戰事告急,後趙王石勒特派中山公石虎率領四萬騎兵,從洛陽東的成皋關登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到達洛陽,與前趙的劉嶽在洛陽城西展開大戰,劉嶽兵敗,且身中一箭,退到石樑戍。於是,石虎在石粱戍周圍挖戰壕、樹柵欄,打算長期圍困劉嶽。石樑戍內糧食斷絕,劉嶽無法,只好命令殺馬而食。石虎乘勝又擊敗了來戰的前趙呼延謨的軍隊,並擒殺了呼延謨,士氣更加旺盛。

《高僧傳》云:至光初十一年(329)前趙劉曜,自率兵攻洛陽。勒欲自往拒曜,內外僚佐無不必諫。石勒以訪佛圖澄尊者。佛圖澄尊者曰:相輪鈴音云,秀支 替戾岡 僕穀 劬禿,當此羯語也。秀支者軍也。替戾岡者,出也。僕谷者劉曜胡位也。劬禿者當捉也。此言石勒軍出捉得劉曜也。

經過是這樣:前趙王劉曜親自出馬,從長安率軍來洛陽救劉岳,後趙石虎率三萬騎兵西去應戰。前趙大將劉黑在八特阪(今河南省新安縣函谷關以東處)打敗後趙的石聰軍。劉曜接著屯兵在金穀(即西晉石祟的金穀園,在八特阪以東處)。但劉曜的軍營於當天夜裡無故大驚,士卒驚亂潰散。劉曜沒有辦法,宣佈退軍到澠池(河南省西北部、黄河南岸),而駐紮的當天夜裡,軍營又發生驚亂,劉曜只有率軍退回長安。

《高僧傳》云:時徐光聞佛圖澄尊者此旨,苦勸石勒行,石勒乃留長子石弘,佛圖澄尊者以鎮襄國。石勒自率中軍步騎,直指向洛陽城。兩陣纔交,劉曜軍大潰。劉曜馬沒水中。石堪生擒劉曜送石勒處。時在襄陽的佛圖澄尊者,以物塗掌觀之,見有大眾,眾中縛一人。朱絲約項。其時因以告石弘:當爾之時,正生擒劉曜也。(329)前趙正式滅亡。

劉曜被彌平之後,石勒乃僣稱趙天王行皇帝事,改元建平。是歲東晉成帝咸和五年(330)也。石勒登位已後,事佛圖澄尊者彌篤。到了六月,後趙石虎發動軍隊,一舉攻下了石樑戍,活捉前趙劉岳及其部下八十多人,還有氐、羌士卒三千多人,全部押送到襄國。這次共坑殺前趙士兵九千多人。東晉的穎川太守郭默被後趙打得落花流水,他拋棄妻子,南奔建康(建鄴)去了。而東晉司州李矩的軍隊,全部叛變李矩,投降後趙,李矩只有放棄軍隊,隻身南逃,中途死在魯陽(今河南省魯山縣)

從此以後,黃河南北的司州(治今洛陽)、豫州(治今河南汝南縣)、徐州(治今徐州)、充州(洽今山東鄆城西北)等地,全部歸於後趙國,後趙國與東晉以淮河作為邊界。

(待續)  


[ 聖眾篇 ][ 法爾辭庫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