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辭庫--聖眾篇
     
菩薩--出家眾


高僧佛圖澄尊者(1)

一、前言

在西元二、三百年時,印度懂幻術有名者是龍樹菩薩(Nāgārjuna),祂原為南印度婆羅門種姓出身。自幼穎悟,學四吠陀、天文、地理、圖緯祕藏,及諸道術等,無不通曉。曾與契友三人修得隱身之術,遂隱身至王宮侵凌女眷。其事敗露,三友人為王部屬亂刀所斬死,僅師龍樹菩薩一人身免。以此事緣,師感悟愛欲乃眾苦之本,即入山詣佛塔,並出家受戒。後有點成就佛理時就想開山立派,大龍菩薩(龍王)憐憫祂,就示現以神力接入大海。讓祂入龍宮閱讀佛經,至其宮殿開七寶函,以諸方等深奧經典,無量妙法授與龍樹,九十日中通解甚多,其心深入體得實利。龍知心念而問之言:汝今看經為遍未耶?龍樹答言:汝經無量不可得盡,我所讀者足滿十倍過閻浮提。龍王語言:忉利天上釋提桓因所有經典,倍過此宮百千萬倍,諸處此比不可稱數。爾時龍樹既得諸經,豁然通達善解一相,深入無生二忍具足,龍知悟道還送出宮。所著名者即現今中國流傳之《華嚴經》亦是菩薩所記憶回來世間的。

另一是菩提達磨(Bodhidharma)菩薩(?∼535?),梁武帝普通元年(520),菩提達磨菩薩泛海至廣州番禺(PanyuPunyu,現是廣東省廣州市一市轄區)與梁武帝話不投機,一葦度江遂渡江至魏,止嵩山少林寺,面壁坐禪,時人不解其意。此事轟動一時,傳為異譚。面壁九年後,時有外道神光者於伊洛(伊河與洛河相交于偃師【河南洛州緱氏縣】西部,甚至原洛陽境內,合稱伊洛)披覽群書,以曠達聞,慕師之高風,斷臂求法,師感其精誠,遂傳安心發行之真法,授彼一宗之心印,改名慧可,是為二祖,是為建立中國禪宗一法脈。經九載,欲歸西方,囑慧可一宗之祕奧,授袈裟及《楞伽經》四卷。菩提達磨菩薩中原六次受毒不死,惟因緣已盡,當第七次受毒時,乃示現中毒,未久即入寂,葬於熊耳山(河南省境內,為秦嶺東段的支脈)上林寺(盧氏縣內)。之後未久,魏使宋雲大使度(帕米爾高原)時,適逢達磨祖師攜一隻履歸西方,一隻履存棺中,宋雲大使陳皇帝,囑開棺果無屍體,聖者不死故也,緣盡而示滅也。師之一生頗富傳奇,亦難辨其真偽。師之示寂年代有梁大通二年(528)、梁大同元年(535)或二年等異說。又梁武帝尊稱師為「聖胄大師」;唐代宗賜「圓覺大師」之諡號,塔名空觀。

像此種事滅後無屍可尋,前在震旦已發生過,早於菩提達磨菩薩210年時,也有一高僧佛圖澄尊者,《高僧傳》云:「初石虎殮澄,以生時錫杖及內棺中。後冉閔(字永曾,小字棘奴)篡位開棺,唯得鉢、杖,不復見屍。或言澄死之月,有人見在流沙(塔克拉馬干Takla Makan大沙漠),石虎疑不死,開棺不見屍。」

古印度諸聖為化度眾生,都從國王下手,現神通、示辯才,取得國王信仰,即能以國王之號令行佛法於該國,鑑諸《付法藏因緣傳》、傳法正宗記。舉第十四祖龍樹大士傳,云:會有五千外道,先於其國興大幻術,王與國人皆靡然從之,而佛道將塞。當此大士(龍樹菩薩)感慨,遂易其威儀,白衣持幡,伺王每出,則趨其前行,或隱或顯,如此凡七載。一旦,王大異之,以善辭命而致之問曰:汝果何人,而常吾前行。追之不得,縱之不去。大士曰:我是智人,知一切事。王復驚其語:即欲驗之曰:諸天今何所為?曰:天今方與阿修羅戰。王曰:天事豈易明耶?曰:且待將有應。少頃俄有戈戟,雜人手足,紛然自空而下。王見乃信,遂加歎服,命外道輩歸禮大士。然外道皆求正其見,大士遂因之造眾論議。若()智度者,若中觀者,若十二()者,不啻其千萬偈,悉皆方便開釋正法,以應其機宜。其後乃命迦那提婆(Kāna-deva聖天)曰:如來以大法眼付囑迦葉,乃至於我。我今付汝,聽吾偈曰:「為明隱顯法,方說解脫理。於法心不證,無瞋亦無喜。

高僧佛圖澄(buddhasena聖覺者、聖覺主)尊者,為度石勒、石虎不亂殺眾生,乃隻身北度黃河入葛坡(今邢台),先當石勒國師,後為石虎謂大和尚。胡人本自好殺、嗜搶劫,經佛圖澄尊者卅八年教化,阻止其造殺業無量無邊。龍樹菩薩是順入皇室度化眾生,佛圖澄尊者是逆入皇室而阻造殺業。此段五胡亂華之中原黑暗年代,因有佛圖澄尊者而減少甚多冤死之眾生。

談到佛圖澄尊者,大家僅知道祂是以幻術聞名,而不知祂是為中國建立二部僧授比丘尼戒之始祖,亦是最早傳播密法入中國的兩人中之一人,另一即是帛尸密多羅(Śrīmitra),底下要將佛圖澄尊者在震旦所造之善業,即其對於佛教受戒建立寺廟893間等事蹟略介紹給大家。

 

二、出生

佛圖澄尊者232348),117歲示滅,79歲來至震旦,有卅八年居住於此震旦(C1na-sth2na,發音c1n t2n今稱中國)佛圖即是佛陀buddha之譯音,又稱浮屠、休屠、佛圖、佛陀,佛圖指僧侶,或佛陀。《漢書霍去病傳》云:「收休屠祭天金人。」此處之休屠即指僧侶。《魏略西夷傳》云:「哀帝元壽元年,博士弟子景憲,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傳休屠經。」此處之休屠係指佛陀。「休屠經」即指佛經。另據阮元之說,佛教係始於西漢,初稱休屠,後稱浮屠、休屠、佛圖、佛陀,此皆一音之轉。佛圖澄之澄者有tsein之音,故有可能是buddhasena ──勝覺者、勝覺主之義。

佛圖澄尊者是龜玆(Kuc1na)人,出生於此,俗姓帛,從小即至天竺。龜玆為漢代西域(今中央亞細亞)古國。又作丘茲、歸茲、屈支、俱支曩、拘夷、曲先、苦叉。龜玆今名庫車(Kucha),乃位於新疆天山南路之重要都城。於三世紀起,當地佛教盛行,居民屬於雅利安人種。王室以「白」為名,勢力強大,文化進步。唐置龜茲為都督府,安西都護亦曾駐治於此。自南北朝以迄唐朝,活躍於外國之出家人中,姓「白」及「帛」者,多為該國出身,其中最著名者為鳩摩羅什。

龜玆(Kuc1na)即今庫車(Kucha),是位於新疆天山南路之重要都城。庫車地勢北高南低,自西北向東南傾斜。地形可分為北部天山山地、沖積扇形礫石戈壁地和南部沖積平原三大部分。主要河流有庫車(Kuqa River)、渭幹河(Weigan river)等。屬暖溫帶大陸性乾旱氣候,冬季乾冷,夏季酷熱,晝夜溫差大,年均氣溫11.4,年均降水65毫米。

大唐西域記龜茲Kuc1na,此國盛行小乘佛教,然由該國東來之三藏所譯出之經典包括大乘與密教典籍,故知該國亦弘傳大乘教。十世紀左右以後,成為土耳其族領地。近年,曾發掘出許多龜茲語(Kuchean)經典及古代遺物。一八九年,英籍之包爾(Bower)上尉在此地發現貝葉形樺皮梵文佛典古寫本,韋伯(F. Weber)亦發現有關醫藥之龜茲文寫本,依次稱為包爾文書、韋伯文書。其後,日本、蘇俄、德國等學者即多次發掘,出土之龜茲語佛典斷片如大般涅槃經、法句經、舊城比喻經、悲華經、十誦比丘戒本等。又西方諸學者對龜茲語之名稱互有異議,或稱吐貨羅語(Tokh2r1),或稱吐魯番語(Turfanisch),亦常為與於闐語區別而稱之為 Sprachi

於漢譯佛典之音譯中,若干梵語之音譯語,毋寧係龜茲語之音譯,如沙門一語,梵語為 śramana,龜茲語為 sam2ne;波逸提(單墮),梵語為 p2yattika,龜茲語為 p2yti等。又就意譯而言,如外道一語,梵語為 mithy2d4=ti,意為謬見;龜茲語為 parnaññe,意為外。故知佛典中若干漢譯並非由梵語原本直譯而來,乃經由譯自梵語原本之龜茲語等中亞之土語轉譯而來,或直接由此類土語譯出者亦多見。

 

三、生長

佛圖澄尊者小時候即隨長輩入罽賓國(Kapiśa),生長於此罽賓國。此罽賓國Kapiśa又稱劫賓國、羯賓國。《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十七謂為迦畢試國(Kapiśa)翻譯音較近,讀為kapi0i,雜名又稱為劫比舍也(Karpiśaya),迦畢試 kapiśa是略音。罽賓國為漢朝時之名,在魏晉南北朝時代稱為迦濕彌羅(Ka0mira),到隋唐時代改稱為迦畢試國kapi0i。迦濕彌羅Kaśm1ra又作羯濕弭羅國、迦葉彌羅國、個失蜜國。罽賓國,位於印度北部位於西北印度犍陀羅Gandhāra地方的東北、喜馬拉雅山(Himalayas)山麓的古國。約為現在的喀什米爾地區。

蓋此罽賓國國名自古即見載於我國正史,又頻見於佛典中,依時代之不同,所指之地亦有差異。大抵言之,罽賓為迦濕彌羅國之古稱,又有說迦濕彌羅國在西元前二千四百年頃已有建國。在古籍中,罽賓國即迦濕彌羅如上述,即今喀什米爾一帶之地,西北印度,犍陀羅地方之東北、喜馬拉雅山山麓之古國。有關其國名,諸書之記載不一,漢書《西域傳》第六十六上罽賓國條是,《洛陽伽藍記》卷五、《大唐西域記》卷一迦畢試國條是,隋書西域列傳第四十八、唐書西域列傳第一四六上罽賓國條是。

新疆樓蘭今稱鄯善

 

又迦濕彌羅國Kaśm1ra,建國於西元前二千四百年頃,經四十七代,阿育王即位(西元前三世紀前後出世),統一印度。阿育王虔信佛教,建立無數窣堵波及支提,此係王統史所載與佛教有關之最早記事。由於阿育王之傳道師末闡提(Madhyantika末田底迦,阿難尊者之弟子)曾至此布教,其後領有此地之犍陀羅國Gandh2ra王迦膩色迦乃在此召集五百名僧編纂大毘婆沙論,自此,此國研究阿毘達磨之風氣甚盛。犍陀羅國意為香地、香潔、妙香、持地,位於今西北印度喀布爾河(Kabul)下游,五河流域之北。其後佛教在此曾一度遭受迫害,再度興隆後,成為大乘佛教之一大根據地。於大集經、華嚴經、涅槃經等大乘經典中皆可見到此地名。

由北印度罽賓國入我國從事譯經之名僧有僧伽提婆(Sajghadeva東晉時來我國為有部毘曇學大家,廣譯有部論典之名僧)、僧伽跋澄(Sajghabhūti意譯眾現,東晉譯經僧)、佛陀耶舍(Buddhayaśas又稱佛馱耶舍。意譯覺明、覺名、覺稱)、求那跋摩(Gunavarman意譯作功德鎧,為劉宋時譯經僧)、佛陀多羅(buddhatara)等。玄奘西遊至迦濕彌羅時,為六三年,證之以王統史之記載,當時乃羯迦吒迦王朝(K2rkota)之初祖杜拉巴瓦爾達納(Durlabhavardhana)在位之時,玄奘甚受禮遇,且從該國之大德僧稱學習俱舍論、順正理論、因明、聲明等。其時,鄰近之僧訶補羅(si3hapura)、烏剌屍(uraśa)、半笯嗟(pa5otsa)、曷邏闍補羅(Rajapura,今克什米爾之Rajaori)等諸國均隸屬迦濕彌羅國。

 

四、至天竺烏萇國學佛法

佛圖澄尊者少年時天竺烏萇國Uddiyana, Udy2na)出家、學佛法,烏萇國又譯為烏場國、烏仗那、鬱地引那。烏萇國屬北印度古國,在賒彌國(02mbh1)之南,北連蔥嶺(帕米爾高原),南至天竺(古印度)烏萇國Uddiyana, Udy2na)在今巴基斯坦的北部,處於現在的斯瓦特河流域(swat district),地理位置相當於今日巴基斯坦西北邊境省斯瓦特縣,現為巴勒斯坦屬地,係北方一省。

烏萇國Uddiyana, Udy2na)古代即是古印度的一部分,古代印度國烏仗那(Udy2na),意為是外圍之國,又有園地、花園、王宮庭園之義。walking out ; a park , garden , royal garden。烏仗那國係屬古印度邊陲之園國,此國人自稱「鬱地引那」(Uddiyana)烏萇國氣候和暖,乘產果林,引水灌田,產稻麥,是屬小乘佛法盛行地區。按藏密時輪金剛說法,佛在世時已在此傳播密法,所以這國家以幻術與密教著名。佛圖澄尊者在此學習佛法,亦具密教修養,當然就具有神通力,以咒術、預言等靈異能力,示現度化眾生是理所當然之事。後來八世紀蓮花生大士,據傳言亦生於鄔迪引那國(Uddiyana)西北隅,後至印度那爛陀寺出家為僧人,廣學密法,後不容於當時之婆羅門,始越雪山北上入西藏傳密教。

北魏神龜元(西元518) ,胡太后遣惠生僧往西域取經,宋雲隨從出使天竺,經於闐入天竺。宋雲係北魏敦煌人,為北魏孝明帝時之使臣。孝明帝神龜元年(518)十一月,奉胡太后之命,與沙門法力、慧生(惠生)等自洛陽出發,途經赤嶺、土穀渾、鄯善、末城、捍亡麋、于闐、朱駒波、漢盤陀、和、歇噠、波斯、賒彌等地,翌年十二月抵烏場國。謁烏場國王,並為說孔、孟、老、莊之德及神仙方術。正光元年(520)四月中旬入乾陀羅國(Gandhāra)。後更西行,渡辛頭河(即印度河),巡禮雀離浮圖、大塔等佛蹟。三、四年後返洛陽,攜回大乘梵文經典凡一七部。烏場國曾於東漢明帝永平三年、四年(西元60-61)正光二年(520)朝貢北魏。

經典上有關優填王國(Udayana Kingdom),即〔佛國記〕與〔魏書〕所言之烏萇,〔大唐西域記〕所說的烏仗那。最有名的是世尊上忉利天為母說法,優填國王數日不見思念世尊而致病,後來求教於大臣,說可以雕刻世尊像供瞻仰,所以世界上有佛像從此國開始。

《增一阿含經》卷二十八提到,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應釋提桓因之請,至三十三天為母摩耶夫人說法。優填王因久不見如來,思親釋迦佛,遂令巧匠以牛頭栴檀,刻造高達五尺的佛像。此說流傳甚廣,通常被視為佛像製作的開端。如今經過許多學者的考證,他們指出,優填王造像之事恐為後代附會之說,可是,斯瓦特河流域佛教發源甚早,卻是一不容否認的事實。七世紀初,玄奘西行取經,曾經路過此地,在《大唐西域記》裡他記載著,烏仗國崇重佛法,敬信大乘。可見,當時斯瓦特的佛教仍然十分興盛。另一件事是說法者可上座,優填王國皇后欲知婢女聽佛所說的法,要婢女轉述,婢女說法就連皇后亦得居下位聽聞佛所說之法,當時只講五戒之法而已,故知說法者為上。

 

五、認識佛圖澄尊者入震旦前後歷史──西晉滅沒

1.西元291年 晉后專權──晉武帝司馬炎(236年-290年)死後,漢宣帝元康元年(291)三月八日,皇后賈南風謀殺了太傅楊駿,這是賈后專權的開端。楊駿是司馬炎(武帝)繼后楊芷的父親,弘農大族,專權好利。司馬衷(惠帝)即位後,楊駿升任太傅、大都督。他獨專大權,總攬朝綱,培植親信。宗室王公,中外官僚,大都怨憤不平。當初賈南風作太子妃時,因妒忌殺死了幾個人,又把戟投向懷孕的妾,使其流產。武帝司馬炎大怒,修金墉城,打算廢除她,楊后為她說情,稱其父賈充對國家有大功,念她先輩的恩德,保全了賈妃的名分。楊后還多次勸誡賈妃,賈妃不知楊后是幫助自己,反而以為楊后在武帝面前抵毀她,因而痛恨楊后。加上賈后想干預朝政,被楊駿所壓抑,更痛恨其父女。291年三月八日,賈后指使他人誣楊駿謀反,誅其三族。十九日,賈后任命汝南王司馬亮、太保衛瓘、楚王瑋等輔政。從此,賈后把持朝綱,為所欲為,暴戾日甚。司馬繇密謀廢除她,賈后很害怕,同年三月二十七日,罷免了司馬繇的官職,廢除了王號,將其發配到帶方郡(今朝鮮東沙裡院),六月,賈后藉故殺了司馬亮、楚王瑋及衛瓘、衛痤奶H,這時,朝廷的大權全部落到賈后的手中。

2.八王之亂──西晉皇族中參與這場動亂的王不只八個,但八王為主要參與者,且《晉書》將八王彙為一列傳,故史稱「八王之亂」。自元康元年(291)起,先後有汝南王、楚王、趙王、齊王、長沙王、成都王、河間王及東海王等為爭奪最高權力互相殘殺,前後長達16年之久,史稱「八王之亂」。八王為:

(1)汝南王司馬亮(晉宣帝司馬懿第四子,景帝司馬師、文帝司馬昭之弟、武帝司馬炎之叔)。八王第一個被殺。

(2)楚王司馬瑋(晉武帝司馬炎第五子,晉惠帝司馬衷之弟)。八第二個被殺。

(3)趙王司馬倫(司馬懿之子。司馬炎稱帝,封琅邪郡王,後改封趙王)。

(4)齊王司馬冏(晉文帝司馬昭次子齊獻王司馬攸之子)。八第四個被殺。

(5)長沙王司馬乂(晉武帝第六子)。八第五個被殺。

(6)河間王司馬顒(晉宣帝司馬懿三弟安平獻王司馬孚孫,太原烈王司馬瑰之長子)。八第六個被殺(與第七同時被殺)。

(7)成都王司馬穎(晉武帝第十六子、晉惠帝及楚王司馬瑋之弟、晉懷帝之兄、晉愍帝之叔父)。八第七個被殺。

(8)東海王司馬越(司馬懿弟東武城侯司馬馗之孫,高密王司馬泰之子)。八王之亂最後一個了,皇親八人互相殘殺只僅剩一人,八國之亂結束(306)。西晉東海王司馬越執掌朝政後,棄懷帝不顧出洛陽,後懷帝被胡人擄獲,而311年三月東海王司馬越憂死于項城。

八王之亂從291年(元康元年)開始到306年(光熙元年),共持續16年。這場動亂從宮廷內權力鬥爭開始,而後引發戰爭,禍及社會,造成了較大的破壞,也加劇了西晉的統治危機,成為西晉迅速滅亡的重要因素。之後的中國進入五胡十六國時期,生靈塗炭。

八王之亂始末─晉永平元年(291),賈后命楚王司馬瑋殺楊駿及其同黨,剪除其勢力。以汝南王司馬亮和衛瓘輔政,不久又讓楚王司馬瑋殺司馬亮及衛瓘,隨即又矯詔殺了司馬瑋。賈后獨掌朝政。晉元康九年(299)末,賈后將皇太子司馬遹(278—300年,字熙祖,西晉武帝司馬炎之孫,晉惠帝司馬衷之子)廢為庶人,又將他毒死,以便自己長期專權,這一舉動,給趙王倫發動兵變製造了藉口。元康元年(291)四月三日,趙王倫發兵進攻洛陽,斬殺賈后及其親黨,一場持續16年之久的皇族奪權混戰就此開始,這場混戰史稱「八王之亂」。

趙王倫攻佔洛陽的第二年(301)廢帝自立。齊王司馬冏、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聯兵向他發起進攻,殺了趙王司馬倫,擁惠帝復位,齊王司馬冏輔政專權,大作威福,引起義憤。長沙王司馬乂和河間王司馬顒又聯合起來,舉兵攻司馬冏,司馬冏兵敗被殺。長沙王司馬乂掌握朝政。晉太安(303),河間王司馬顒又聯合成都王司馬穎進攻長沙王司馬乂,司馬穎得以獨斷朝政。這年底,東海王司馬越起兵攻司馬乂。司馬乂兵敗被殺;司馬越奉惠帝之命攻打司馬穎,失敗後司馬顒乘機攻佔洛陽,獨攬朝政。晉永興二年(305)司馬越再次起兵敗司馬顒,司馬顒與司馬穎相繼被殺。晉光熙元年(306),晉惠帝中毒而死,司馬越另立司馬熾為帝,即晉懷帝,自掌大權。「八王之亂」至此方告結束。

 

六、五胡亂華

 1.氐族李雄─304年稱王,號成都王。晉惠帝北熙元年(三○六),建國號曰大成,史稱「成漢」。

2.匈奴貴族劉淵─起兵于離石(今山西離石),永嘉二年(西元308年)稱皇帝,遷都平陽(今臨汾市),史稱漢趙。史稱漢趙,是五胡建國的開始。

3.胡人石勒─後趙開國君主,字世龍,先祖是匈奴支系羌渠的後代,祖父耶弈于,父親周曷朱,又名乞翼加,都做過部落的將領。司馬穎舊將公師藩,因見司馬穎被廢,於是在河北地區起兵,牧帥汲桑亦加入,並且進攻多個郡縣,逼近鄴城。司馬虓派苟晞和廣平太守丁紹一同擊退公師藩。此時石勒初年亦因公師藩而起兵,後投靠漢趙君主劉淵,後卻與漢趙決裂,由漢趙分裂出去。石勒在他的謀臣,漢人張賓輔助之下以襄國(今河北邢台)為根據地,並陸續消滅了王浚、邵續、段匹磾等西晉於北方的勢力,繼而又消滅曹嶷,進侵東晉以及消滅劉曜領導的漢趙,又北征代國,令後趙成為當時北方最強盛的國家,建立了後趙。原來家庭的影響,年僅十四歲石勒便和鄉親們一道去洛陽等地做生意,加上後來自己的闖蕩,石勒不但精通騎射,而且膽略超群,這使他的能力超過了父親。乞翼加(石勒父)雖武藝出衆,但不太會管理部下,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打罵部下,將士關係非常不好。於是父親便讓石勒代他管理部落,石勒憑藉自己的膽識和能力贏得了大家的尊重,部落也管理得井井有條。

4.劉聰─漢烈宗昭武皇帝劉聰(?-318年8月31日),字玄明,新興(今山西忻州市)匈奴人。十六國時漢國(後被改稱為前趙)國君。漢光文帝劉淵第四子,母張夫人。劉聰學習漢人典籍,深受漢化。執政時期先後派兵攻破洛陽和長安,俘虜並殺害晉懷帝及晉愍帝,覆滅西晉政權並拓展大片疆土。

5.王衍─(256年-311年),字夷甫,瑯琊臨沂(今山東臨沂)人。出身瑯琊王氏,司徒王戎的堂弟,在西晉官至司徒。王衍為人喜好清談,不喜歡參與實質政事,並以求自保為首要,雖然西晉末年在經歷八王之亂後已民變四起,更有匈奴人劉淵建立漢趙對抗晉室,但身為三公之一的王衍仍不以拯救國家為己任,反而在方鎮樹立親族作為外援和退路。最終王衍被石勒俘殺。後世指責王衍「清談誤國」,應為西晉覆亡承擔一些責任。

6.司馬睿─(276年-323年),東晉的第一代皇帝。字景文,東晉王朝的開國皇帝,西元318-323年在位。宣帝司馬懿之曾孫,琅邪武王司馬伷之孫,琅邪恭王司馬覲之子。西晉滅亡後,士族王導、王敦等,扶植晉朝遠房宗室司馬睿,在建康登基,是為晉元帝,歷時五十二年的西晉滅亡,東晉開始。

7.王导(276~339年),字茂弘,汉族,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人,东晋初年的大臣,在东晋历仕晋元帝、晋明帝和晋成帝三代,是东晋政权的奠基者之一。

8.王敦(266年∼324年),字處仲,琅邪臨沂(今山東臨沂北)人。東晉丞相王導的堂兄。王 敦出身琅琊王氏,曾與王導一同協助司馬睿建立東晉政權。

五胡亂華是由氐族及匈奴族揭開序幕。304年冬天,氐族領袖李雄佔成都,自稱「成都王」;李雄(西元二七四∼三三四年),字仲倫,屬巴西氐族。雄通曉中國語言,既慕華夏文化,又富謀略。時值晉室邊事不修、八王內訌之際,乃率同族人入據成都(三○四),自立為王,至晉惠帝北熙元年(三○六),建國號曰大成,史稱「成漢」。成漢以四川盆地為據地;北奄漢中,東控三峽,南制寧、交兩州,西負松潘高原,頒巴、蜀、益、寧四川之地,形勢完固,為五胡十六國中,最早建立的國家。史稱成漢。匈奴貴族劉淵起兵于離石(今山西離石),史稱漢趙,是五胡建國的開始。劉淵字元海,生年不詳,卒于西晉永嘉四年( 310年)。南匈奴單于于扶羅之孫,匈奴左賢王劉豹之子。十六國匈奴漢國的創立者。魏晉南北朝時期,當時南匈奴散居在今甘肅、陜西、內蒙古和山西一帶。劉淵于永興元年(西元304年)在離石左國城(今離石東北)建立政權,號為“漢”。永嘉二年(西元308年)稱皇帝,遷都平陽(今臨汾市),史稱漢趙。

五胡十六國晉朝由於北方民族入侵,遂向南方遷徙,此即後來之東晉,在晉惠帝太安二年至北魏太武帝太延五年(303439)之間,有匈奴、鮮卑、羯、氐、羌五種胡族(異族),各於中國北方建國,約有十六國之多(小國年代短者不計),故稱為五胡十六國。佛教於當時被漢族視為外來之宗教而大加排斥,卻反受北方胡族之歡迎,而得蓬勃發展。特別是以佛圖澄尊者為代表之後趙、以道安為中心之前秦、以鳩摩羅什為中心之後秦,及以曇無讖為代表之後涼等諸國,佛教皆異常興盛。

經過八王之亂和永嘉之亂後,中原殘破不堪,人民四處逃難,形成流民潮。諸國君主亦掠奪人口,以充實國力,深深破壞北方的社會結構。殘留在北方的世族,在面對險惡的環境下,有些聚集鄉民和自家的附屬人口,建立塢堡以便自保。而流民也紛紛投靠,形成人數眾多的部聚。有些則與諸國君主合作,以保本族安全。五胡君主在建國後,為了能夠統治中原地區,也需要熟悉典章制度的士大夫(世族)的協助。由於處境艱困,北方世族對同族常存抱恤的溫情,家族組織趨向大家庭制,有遠來相投的親戚,莫不極力相助。在團結力量及參與政事後,北方世族並沒有因戰亂而衰落,反而經過長期相處,使胡人融入漢人文化中。

元康九年(299)正月,太子洗馬江統,以為戎、狄內遷,引起諸多矛盾,乃作《徙戎論》,主張將其遷回本土,是「五胡亂華」之根源。東漢以來,西、北邊陲的許多民族,陸續遷移到遼西、幽、并(河北、山西)、關隴等地,與漢人雜居,這些內遷民族,主要是匈奴、鮮卑、氐、羌、羯等,時人稱之為「五胡」。

「五胡」各族內遷,胡漢文化習俗亦相互影響。當然這種變化和影響也充滿了矛盾。州匈奴人許多成了漢人地主的奴婢。漢人淪為奴婢的也不少。他們常常被迫服賤役。當兵作戰。更有地方官員大掠境內諸胡,押往他鄉出賣,因此時常激起各族人民的反抗。而內遷各族中有些上層人物往往利用本族人民實行割據。上述情況,引起許多人的憂慮,主張把「五胡」強迫遷走,江統作《徒戎論》就是這個用意。但是,各族內遷和雜居是長期歷史發展的結果。所以江統「徙戎」的議論,是根本無法實現的。

長沙王司馬乂自從消滅齊王司馬冏之後,入掌朝柄,河間王司馬顒與成都王司馬穎則在封地。司馬穎依仗功勞驕奢淫逸,嫌司馬乂在朝而不能逞其欲,於是謀劃設法除掉司馬乂。正巧司馬乂殺了司馬顒的親信李含,太安二年(303)七月司馬顒起兵討司馬乂,司馬穎也回應。八月,司馬顒、司馬穎二王上書對司馬乂與羊皇后(獻容)之父羊玄之,專擅朝政為理由起兵。從八月到歲末,司馬穎兵逼京師,洛陽城內缺水,司馬乂於是下令王公奴婢用手舂米供軍。公私窮乏,民眾饑餓,米價暴漲,洛陽城形勢萬分危急,羊玄之憂懼而死。東海王司馬越暗中與左衛將軍朱默通謀,串通殿中將士,生擒長沙王司馬乂,幽禁在金墉城(今河南洛陽東北),逼惠帝下詔免除司馬乂的一切職務,改元永安;又與張方密謀,張方在永安元年(304)正月二十七日派3,000名士兵到金墉城再捉長沙王司馬乂,剝其衣服,用鐵鍊捆於石柱,四周用通紅炭火炙烤致死。司馬乂死時年僅28歲。於是,司馬穎進入洛陽,擔任丞相之職,並任命司馬越為尚書令。

永安元年(304)八月,劉淵在左國城(今山西離石)起兵反晉,劉淵,字元海,新興(今山西忻縣)匈奴人。幼年拜上黨崔游為師,綜覽漢籍,尤好《春秋左氏傳》、《孫吳兵法》。在隨從祖右賢王劉宣時,謀求恢復匈奴勢力,被推為大單于(匈奴君主的尊號)。晉永安元年(304),王浚與司馬騰起兵征討司馬穎時,劉淵因為獻良策,被司馬穎拜為北單于、參丞相軍事。

到光熙元年(306)十二月,以東海王司馬越獨掌朝政,才告結束。東海王越發兵迎接惠帝返還洛陽以後,司馬顒、司馬穎失去了勢力,政權漸漸又被東海王越所掌握。而流竄到朝歌的成都王穎本想與公師藩會合,卻被頓丘太守馮嵩擒獲,送到鄴城。范陽王虓不忍傷害成都王穎,便把他幽禁起來。十月,范陽王司馬虓病死。長史劉輿矯詔賜死成都王司馬穎,司馬穎死時年僅28歲。十一月十七日,晉惠帝吃餅中毒,次日清晨在顯陽殿身亡,年48歲。惠帝司馬衷在位16年,改元七次,朝廷綱紀大壞,寵信奸臣,忠賢之士皆被陷害。對於司馬衷的死,時人傳說是司馬越所為。惠帝死後,他弟弟司馬熾繼位,這就是孝懷皇帝,年號永嘉。十二月,司馬越以詔書徵召河間王司馬顒到洛陽任司徒,卻將他在途中暗殺了。至此,惠帝司馬衷和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二王都被殺害,一切朝政大權,全部落入東海王司馬越手中。

永嘉二年(308)十月,劉淵稱皇帝,國號漢,改元永鳳。劉淵稱帝建漢後,勢力不斷增長。兵敗的石勒率領胡人部眾幾千人、烏桓部落2,000人歸順劉淵,上郡(今陝西北部)四部鮮卑陸逐延、氐酋單于徵、東萊王彌等也都歸降劉淵,這樣形成了一支由匈奴、鮮卑、羯、氐、羌等各族組成的反晉力量,劉淵稱帝的意圖也漸明顯。為給建立帝業做準備,劉淵四處出兵,頻繁侵擾晉地。308年冬十月,劉淵正式稱帝。

永嘉三年(309)正月,劉淵又採納太史令宣于修建議,正式遷都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因從汾河水中獲得治國玉璽,其上面寫有「有新保之」,劉淵認為這對自己是非常的吉祥。永嘉三年(309)三月,晉將軍朱誕歸降劉淵,劉淵於是任命朱誕為前鋒都督,劉景為大都督,起兵攻晉。劉景大將軍的稱號是滅晉,據傳他一見晉人,不問男女老幼,一概殺戮。劉景攻佔黎陽、延津等地後,大施淫威,下令將該地百姓驅趕到黃河溺死3萬餘。同年夏,王彌、劉聰奉命連連打敗晉軍。八月,劉聰又奉命進攻晉都洛陽。九月,晉弘農太守垣延詐降,夜襲劉聰獲大勝。劉聰到達洛陽西明門,把軍隊駐紮在洛河旁。由於洛陽守備堅固,而漢軍又缺糧草,十一月,劉聰率軍撤回平陽。

漢河瑞二年(310)七月,劉淵病重,任命劉聰為大司馬、大單于,並錄尚書事,在平陽西設置單于台。不久,劉淵病逝,太子劉和即位。劉和字玄泰,少兒時通曉《毛詩》、《左氏春秋》、《鄭氏易》等。漢河瑞二年(310)正月,被漢主劉淵封為皇太子。之後,劉和疑心過重,與朝中文武大臣多有不合。劉淵在位時,對宗正呼延攸、侍中劉乘、西昌王劉銳等均不重用,因而這些人便勸促劉和殺安昌王劉盛等,隨即又進攻劉聰、劉裕、劉隆、劉義,先後殺害了數王。

劉聰於是率軍進行反擊,攻進西明門。七月二十四日在光極西室殺死了劉和,抓獲劉銳、呼延攸、劉乘,並且梟首通衢。隨後,劉聰即位,改元光興,尊生母張氏為帝太后,皇后單氏為皇太后,立妻呼延氏為皇后。立單後子義為皇太弟,領大單于大司徒。

永嘉四年(310),劉聰自立為漢國皇帝後,令劉粲、劉曜與王彌等攻掠河南各州郡,洛陽處在危急中。西晉執掌朝政的東海王司馬,卻以討伐石勒為名,率名將勁卒4萬人和大批朝臣,離開京師,出走于項(今河南項城縣)。結果,洛陽守備空虛,司馬熾孤立無援。

 

七、永嘉之亂

永嘉之亂是指西元311年即永嘉五年,匈奴攻陷洛陽、擄走司馬熾懷帝的亂事。晉初八王之亂,加以天災連年,胡人遂乘時入侵。永興元年(304年),匈奴貴族劉淵在左國城(今山西離石)起兵,逐步控制並州部分地區,自稱漢王。光熙元年(306年),晉惠帝死,司馬熾嗣位,是為懷帝,改元永嘉。劉淵遣石勒等大舉南侵,屢破晉軍,勢力日益強大。永嘉二年,劉淵正式稱帝,四年劉淵死,子劉聰繼位。次年,劉聰遣石勒、王彌、劉曜等率軍攻晉,在平城(今河南鹿邑西南)殲滅十萬晉軍,又殺太尉王衍及諸王公。旋攻入京師洛陽,俘獲懷帝,殺王公士民三萬餘人。

311年三月,東海王司馬越憂死于項城。留守洛陽的乞活帥李惲等以奔喪為名,率領大批王公官吏逃出洛陽,致使京師更加空虛。四月,太尉王衍等不作備戰而護司馬越之柩還葬東海國,被石勒追及于甯平城。石勒以騎兵合圍衝殺,晉將士10余萬無一倖免。石勒又率兵擊潰李惲軍,殺死隨軍的司馬氏宗室48個王,並開棺焚毀司馬越之屍骨。此役,晉軍主力被殲,洛陽危在旦夕。六月,各路漢軍先後攻陷洛陽,俘晉懷帝司馬熾,殺王公士民3萬餘人,又縱兵大掠宮內珍寶、財物及宮女,又燒宮廟、官府和平房。是為「永嘉之亂」。初平元年(190)三月,董卓曾縱兵燒洛陽城,歷經魏晉兩朝建設,如今在永嘉之亂中,洛陽城又一次化為灰燼。

永嘉五年(311)四月,石勒消滅王衍所率晉軍主力,繼而于十月又殺死勁敵漢國大將王彌,吞併其部眾。石勒準備乘勝打到建業,不料大雨連綿,三月不止,勒軍饑疫交加,死者大半,渡江不成。成危難時刻,張賓出謀,撤軍北上,擇一險要之地,立定根基,廣積軍糧,然後遣兵馬四出征戰,擴大勢力範圍,以實現帝王大業,稱霸天下。四月,石勒依計率軍進駐襄國(邢台),立都於此,掠冀州郡縣之糧積聚于襄國,又遷徙人口至襄國耕種。

永嘉五年(311)六月,晉懷帝被漢兵俘虜到平陽,劉聰封他為「會稽郡公」,享受三司禮儀,並且把小劉貴人嫁給他為妻。永嘉七年(313)年初,劉聰在光極殿大宴群臣,席間,命令晉懷帝穿上青衣行酒令取樂,致使晉朝的故臣庚瑉、王儁悲憤不已,大聲痛哭。劉聰十分不高興。二月,劉聰就將晉懷帝和晉朝的舊臣10多個人一舉殺害,懷帝死時才30歲。晉懷帝被害的消息傳到長安之後,太子司馬鄴舉哀服喪,並且于四月即皇帝位,即孝湣皇帝,改元建興。這時他年僅14歲。當時的長安城裡住戶不超過100,公私加起來也只有車4輛,文武百官既沒有官服,也沒有印綬,只有在桑版刻上官號罷了。

永嘉六年(312)七月,石勒進駐襄國(今河北邢台),定都於此。石勒自與汲桑(牧民首領)聚眾起事失敗後,投靠劉淵為大將。石勒以漢族失意士人張賓為謀主,召集低級士族,另立一營,號為「君子營」。自此,石勒的善戰和張賓這些人的智謀結合,形成了一支難以抗拒的軍事力量。

第二年(313),又立太學,以士人為教師,選將佐子弟300人入學讀書;建興二年(314)秋,又定租賦,令州郡官查實戶口,每戶出帛2匹、穀2斛。石勒又收留天竺僧佛圖澄,稱之為大和尚。在佛圖澄宣傳下,勒大興佛事,求佛保佑。從此,石勒展開霸業。

石勒在嘉平三年(313)另有用心地向王浚上了個「勸進表」,深得王浚的喜歡,王浚隨後派了使者到襄國(今河北邢台),石勒給他看的都是些羸弱疲憊的士兵,府庫也很空虛,又在使者面前裝模作樣地每天拜在王浚賜給的麝尾前。王浚聽到使者的彙報之後,對石勒就更加信任了。

嘉平四年(314)初,石勒準備襲擊王浚,張賓建議他先要和劉琨搞好關係,換取他的支持。三月,石勒率軍到達薊城(今北京南),害怕王浚設有伏兵,就先驅趕牛羊幾千頭,聲稱是向王浚送禮的,實際的意圖是要堵塞大街小巷,使王浚的部隊難以行動。王浚拒絕了左右的忠言,執意要放石勒進城,等到發現石勒的意圖,已經悔之晚矣!石勒進城活捉了王浚,馬上送到襄國殺掉了。石勒又殺掉了王浚麾下的精兵1萬多人,再將前尚書裴憲和給事中郎荀綽召為已用,然後率軍凱旋,向漢主報告喜訊。

漢建元二年(316),漢軍在大司馬劉矅的統領下,向長安發起攻勢。九月,漢軍攻陷了長安的外城。在內無糧草、外無援兵的情況下,湣帝決定向漢軍投降。索琳派自己的兒子去見劉矅,想靠請降來請功,不曾想兒子被劉曜殺了。晉湣帝只得自己親自光著上身,乘著羊車出城向漢軍請降。漢帝劉聰降湣帝為光祿大夫,封懷安侯;劉曜被封為大都督,並且大赦天下,改元麟嘉。到此為止,西晉共經歷司馬炎、司馬衷、司馬熾、司馬鄴四帝,歷時52年(265∼316)而覆亡。

317年晉湣帝被殺,士族王導、王敦等,扶植晉朝遠房宗室司馬睿,在建康登基,是為晉元帝,歷時五十二年的西晉滅亡,東晉開始。五胡亂華與中國兩千多年來任何一次遊牧民族入侵不同,它不是一個統一的草原民族的軍事入侵,而是各遊牧民族集體大規模南遷,「五胡亂華」這個名稱就清楚地表明瞭其獨特的性質。

永嘉之亂以後,中國北方長期陷於戰亂,晉室政權流亡南方,建立了東晉。原先在中原地區的知識份子、農民、手工業者、商賈等也紛紛逃亡到南方,他們極大地促進了當地的經濟和文化發展,使江南地區日漸富庶和繁華,最終取代中原而成為全國的重心。遷到南方的中原部族與當地的人民和百越各族相融合,形成了一種飽含江南特質的新興文化;而在北方取得了政權的胡族,在文化上被逐漸漢化,胡族和漢族的隔閡逐漸消融。這一時期,是華夏各民族大融合的時期,作為在中原具有絕對文化統治地位的漢族同樣吸取了其他各民族的文化精髓,為隋唐時期的高度繁榮,注入了文化基因。

 

(待續)  


[ 聖眾篇 ][ 法爾辭庫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