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p055.gif (23008 bytes) 中藥理念--補益類中藥簡介(30) 
        
補血類中藥---附子(2-1)


一、產地

  主產於中國四川、陜西、湖北、湖南等地。

 

二、原物狀

為毛茛科烏頭屬植物烏頭Aconitum carmichaeli Debx.的子根的加工品,入藥用其子根。塊根(母根)呈圓錐形為烏頭。拉丁文名: Radix aconiti lateralis preparata, 英文名: Common Monkshood Root。呈橫切片,有生附子,黑附子,白附子,薑附子。其母名曰烏頭。

形狀為塊根圓錐形,長約 1.5~5cm,直徑 1.5~ 3.5 cm。表面灰棕色,有微細縱皺紋,上端有凹陷的芽痕,周圍有多個瘤狀隆起的支根俗稱 "釘角 "。側面留有自母根摘離的痕、質堅實。斷面灰白色、粉性。橫切面可見 5~7角形或不規則形的形成層環紋。

多年生草本,莖高60-150cm。主根紡錘形至倒卵形,周圍常生有數根側根。莖直立,上部散生帖服柔毛。葉互生呈三角形,革質,深3裂達基部,中央裂片寬菱形或菱形,近羽狀分裂。總狀花序狹長,花序軸貼伏反曲柔毛,萼片5,高圓盔形,藍紫色,花瓣2,有長爪,距拳卷。果長1.5-1.8cm,種子有膜質翅。

6月下旬至8月上旬採挖,除去母根、鬚根及泥沙,習稱“泥附子”,根據加工方法不同而分成鹽附子黑順片白附片

選擇個大、均勻的泥附子,洗淨,浸入食用膽巴的水溶液中,過夜,再加食鹽,繼續浸泡,每日取出曬晾,並逐漸延長曬晾時間,直至附子表面出現大量結晶鹽粒、體質變硬為止,習稱“鹽附子”。

取泥附子,按大小分別洗淨,浸入食用膽巴的水溶液中數日,連同浸液煮至透心,撈出,水漂,縱切成0.5cm的厚片,再用水浸漂,用調色液使附片染成濃茶色,取出,蒸至出現油面、光澤後,烘至半幹,再曬乾或繼續烘乾,習稱“黑順片”。

選擇大小均勻的泥附子,洗淨,浸入食用膽巴的水溶液中數日,連同浸液者至透心,撈出,剝去外皮,縱切成約0.3cm的厚片,用水浸漂,取出,蒸透,曬至半幹,以硫黃熏後曬乾,習稱“白附片”。依性狀可分:

1.鹽附子:呈圓錐形,長47cm,直徑35cm。表面灰黑色,被鹽霜,頂端有凹陷的芽痕,周圍有瘤狀突起的支根或支根痕,體重。橫切面灰褐色,可見充滿鹽霜的小空隙及多角形形成層環紋,環紋內側導管束排列不整齊。氣微,味咸而麻,刺舌。

2.黑順片:為縱切片,上寬下窄,長1.75cm,寬0.93cm,厚0.20.5cm。外皮黑褐色,切面暗黃色,油潤具光澤,半透明狀,並有縱向導管束。質硬而脆,斷面角質樣。氣微,味淡。

3.白附片:無外皮,黃白色,半透明,厚約0.3cm

品質以身乾個大、肥壯、質堅實、粉性足、無泥沙、去殘莖及鬚根少者為佳。

附子的規格名稱

商品形成一套很複雜的、數十種,現只保留鹽附子、附片兩類。附片又有白片、黑順片、掛片、熟片、黃片五種規格。

鹽附子以根大、體重、飽滿灰黑色、表面光滑起鹽霜者為佳。又分為:

一等:肥大,體質沉重,附有結昌鹽粒,味咸而麻、刺舌。每kg16個以內。

二等:每kg24個以內,餘同一等。

三等:每kg80個以內,餘同一等

附片以片大、片勻、黃白色、油潤半透明者為佳。

黑順片以片大、厚薄均勻、棕黃色、切面油潤有光澤者為佳。

 

三、附子名稱來源

附子一藥,始載於《本經》,因附於烏頭(母根)而生長,故名附子。因此,一般都認為烏頭為母根,附子為子根。但現在上海地區種植烏頭,在收割時不用原來種下的老根,而是挖掘種植後新繁殖的塊根,作為藥用。藥店供應的烏頭與附子,實為一物,僅因炮制方法稍有不同而分為烏頭、附子兩藥。

附子與烏頭雖同屬一物,但因炮製方法稍有不同,在臨床應用上略有差異,一般認為附子以補火回陽較優,烏頭以散寒止痛見長。生附子、生川烏、生草烏皆有劇毒,內服須加炮制,入湯劑須經久煎;生者一般只供外用,但如皮膚破損者則不宜應用。

 

取自:www.chownet.com.tw

  

取自: www.cdutcm.edu.cn

 

取自:www.cdutcm.edu.cn

 

 

四、化學成分

生品含劇毒的雙酯類生物鹼:烏頭鹼 ( aconitine )、中烏頭鹼 ( mesaconitine )和次烏頭鹼 ( hypaconitine )、卡米查林(Camichaclinc)、川烏鹼乙、次烏頭鹼、新烏頭鹼(Mcsaconiinc)、豬毛菜酚、準噶爾烏頭鹼、塔拉烏頭胺、尿嘧啶棍掌鹼、鈣等,另日本產附子尚含有強心作用的去甲烏藥鹼(國產者有無此成分未見報導),和有升壓作用的仙影掌鹼 ( coryneine chloride )、去甲豬毛菜烏藥鹼 (salsolinol)。

 

五、性味歸經

味辛甘,性大熱,有毒,純陽。歸腎、脾、心經。其性通行十二經,無所不至。
 

六、藥理作用

有回陽救逆、逐寒燥濕、溫助腎陽、強心興奮、補火助陽、袪寒止痛,發汗利尿的作用。能引補氣藥→以復散失之元陽;引補血藥→以滋不足之真陰;引溫暖藥,達三焦→以袪在堣妥H熱。

1.古代藥理

三陰傷寒、中風、中寒、寒厥、膈噎、通經、墮胎。亡陽虛脫,肢冷脈微,陽痿,宮冷,心腹冷痛,虛寒吐瀉,陰寒水腫,腎陽不足,腳氣,陽虛外感,寒濕痹痛,四肢厥逆,霍亂轉筋,陽虛畏寒自汗,脾泄久痢,拘攣疼痛,等沉寒痐冷之症。

()陳修園曰:

[1]《素問》謂以毒藥攻邪是回生妙手,後人立補養等法是模稜巧術,究竟攻其邪而正氣復,是攻之即所以補之也。

[2]附子味辛氣溫,火性迅發,無所不到,故為回陽救逆第一品藥。

[3]本經云:風寒咳逆邪氣,是寒邪之逆於上焦也;寒濕痿躄、拘攣、膝痛不能步行,是寒邪著於下焦筋骨也;癥堅、積聚、血瘕,是寒氣凝結,血滯於中也。

[4]大觀本咳逆邪氣句下,有『溫中金瘡』四字,以中寒得暖而溫,血肉得暖而合也。大意上而心肺,下而肝腎,中而脾胃,以及血肉筋骨營衛,因寒濕而病者,無有不宜。即陽氣不足,寒自內生,大汗、大瀉、大喘、中風、卒倒等症,亦必仗此大氣大力之品,方可挽回。此本經言外意也。

()陳修園又曰:

[1]又曰:附子主寒濕,諸家俱能解到,而仲景用之,則化而不可知之謂神。且夫人所以生者,陽也,亡陽則死。亡字分二字,一無方切,音忘,逃也,即春秋傳出亡之義也;一微夫切,音無,無也,論語亡而為有,孟子問有餘曰亡矣之義也。

[2]誤藥大汗不止為亡陽,如唐之辛蜀,仲景用四逆湯、真武湯等法以迎之;吐利厥冷為亡陽,如周之守府,仲景用通脈四逆湯、薑附湯以救之;且太陽之標陽外呈而發熱,附子能使之交於少陰而熱已。少陰之神機病,附子能使自下而上而脈生,周行通達而厥愈;合苦甘之芍、草而補虛,合苦淡之苓、芍而溫固,元妙不能盡述。按其立法,與本經之說不同,豈仲景之創見歟﹖

[3]本經謂『氣味辛溫有大毒』七字,仲景即於此悟出附子大功用。溫得東方風木之氣,而溫之至則為熱,內經所謂少陰之上,君火主之是也。辛為西方燥金之味,而辛之至則反潤,內經所謂辛以潤之是也。凡物性之偏處則毒,偏而至於無可加處則大毒。因『大毒』二字,知附子之溫為至極,辛為至極也。

[4]仲景用附子之溫有二法:

(1)雜於苓、芍、甘草中,雜於地黃、澤瀉中,如冬日可愛,補虛法也;

(2)佐以薑、桂之熱,佐以麻、辛之雄,如夏日可畏,救陽法也。用附子之辛,亦有三法:

桂枝附子湯、桂枝附子去桂加白朮湯、甘草附子湯,辛燥以袪除風濕也;

附子湯、芍藥甘草附子湯,辛潤以溫補水藏也;

若白通湯、通脈四逆湯,加入尿豬膽汁,則取西方秋收之氣,保復元陽,則有大封大固之妙矣。

[5]後世虞天民、張景岳,亦極贊其功;然不能從本經中細繹其義,以闡發經方之妙,徒逞臆說以極贊之,反為蛇足矣。

() 黃煌:

[1]仲景所用的附子有生、炮的不同。生附子用於回陽救逆,方如四逆湯、乾薑附子湯、白通湯等。炮附子用於溫經止痛,方如附子湯、甘草附子湯、大黃附子湯等。用生附子,仲景必去皮,現代研究發現附子皮中有毒成分烏頭鹼的含量較大,所以去皮有利於解毒。仲景時代的炮附子的加工工藝,筆者無考。但根據目前臨床所用的制附子,多採用高濃度鹽水醃製的辦法,附子的毒性大大降低。

()《本草思辨錄卷二:

烏頭與附子同為少陰藥,而補益以附子為優,發散以烏頭為勝。故腎氣丸有附子無烏頭,大烏頭煎有烏頭無附子。因烏頭氣散不收,故不解表之方,皆去滓、內蜜、更煮以節其性。

()《本草崇原卷下,本經下品:

凡人火氣內衰,陽氣外馳,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使神機上行而不下殞,環行而不外脫,治之於微,奏功頗易。奈世醫不明醫理,不識病機,必至脈脫厥冷,神去魄存,方謂宜用附子。夫附子治病者也,何能治命?

()《本經逢原卷之二:

[1]附子生用則散陰寒,熟用則助真元。

[2]暖脾胃而通膈噎,補命門而救陽虛,除心腹腰膝冷痛,開肢體痹濕痿弱,療傷寒呃逆不止,主督脈脊強而厥,救寒疝引痛欲死,斂癰疽久潰不收,及小兒脾弱慢驚,並須制熟用之。

[3]傷寒陰證厥逆,直中三陰,及中寒夾陰,雖身熱而脈沈細,或浮虛無力者,非此不治。或厥冷腹痛,脈沈細,甚則唇青囊縮者,急須生附以峻溫散之。

[4]《本經治風寒咳逆,當是陰寒呃逆,亥豕之謬。詳本經所主諸證,皆陰寒之邪,乘虛客犯所致。其主金瘡者,是傷久氣血虛寒,不能收斂,非血出不止之金瘡也。

[5]附子乃退陰回陽必用之藥,近世疑而不用,直待陰極陽竭,而用以遲矣。且夾陰頭痛,足冷,上熱下寒,陰邪內盛,陽氣外衰,急需人參健脈以益其原,佐以附子溫經散寒。捨此不用,將何救之?

此病人出現不知口渴,這才是主要症狀,這代表裡極寒,所以不知道口渴,此時就是生附可治的時機,炮附子是用於固表虛時用的,當病人出現大汗不止時,仲景使用桂枝湯加附子,這時他就是使用炮附子,原因就在此。

《本草備要》課“補臀命火,逐風寒濕”。溫腎壯陽,回陽救逆,祛寒止痛。
 

2.近代藥理

附子有(l)鎮痛、鎮靜。(2)強心、消炎。(3)有抗寒冷作用

(1)對腎上腺皮質的影響:(1)熟附子不論口服、皮下注射或肌注均能顯著降低大白鼠內維生素丙的含量,其作用不被戊巴比妥鈉及氯丙秦所阻斷,但能被考的松部分阻斷;烏頭鹼亦有降低腎上腺內維生素丙的作用,但非生物鹼部分則無效。(2)熟附片煎劑尚能增加大白鼠尿中17-酮皮質類固醇的含量,減少末稍血液中嗜酸細胞數。(3)附子肉桂複方對腎上腺一側灼傷形成的腎上腺皮質高血壓的大白鼠有降壓作用(參閱肉桂)。(4)又用組織化學方法亦證明,附子煎劑可使小白鼠腎上腺的膽固醇含量減少(說明腎上腺皮質激素分泌旺盛),磷酸脢活性增強(說明通過腎上腺皮質激素增強了糖、蛋白、脂肪的代謝)並促進肝糖原的增加。以上說明附子對腎上腺皮質功能有促進作用。現證明腎陽虛有垂體-腎上腺皮質功能下降,故本品的“補腎命火”這一功能與增強腎上腺皮質功能有相似之處。動物實驗證明,用其複方對“陽虛”證有效(見淫羊藿)。

(2)抗炎作用:熟附子及其一些有效成分如烏頭鹼、中烏頭鹼、苯甲先烏頭鹼(由烏頭鹼在煎煮加熱時生成)等,對實驗性炎症如蛋清性關節炎或是角叉菜膠性足跖浮腫有抑制作用。其中中烏鹼對組織胺、5-羥色胺、前列腺素等多種致炎物質引起的足跖浮腫均有抑制作用,其抗炎作用是中樞性的。

(3)對平滑肌的作用:消旋去甲基烏頭鹼對平滑肌有鬆弛作用。貴州烏頭所含的生物鹼對組織胺引起的豚鼠離體氣管平滑肌的收縮有抑制作用。

此外,消旋去甲基烏頭鹼能使小鼠血漿中環磷酸腺甘量增加,這有助於對變態反應的抑制。

毒副作用

附子為毛茛科植物烏頭的子根的加工品,未炮製前有大量很毒得烏頭鹼。大量的烏頭鹼會使心臟痲痹,進而造成死亡,應愼用。經加工過的附子則毒性較小。如經120℃處理40分鐘的加工附子,其毒性僅為生附子的1/51/350。烏頭鹼給小白鼠皮下注射,半數致死量為0.295毫克/公斤。附子中毒時有心率改變及心律紊亂。

附子與乾薑、甘草同煮可降低其中毒性,附子亦可因久煎而減輕毒性。解附子之毒有防風、遠志、黃連。為了降低其毒性,讓其入藥必須炮製減毒,作成可以使用的藥材。炮製方法先清水進漂,再用柳木灰火煨製法或穀殼灰火煨製法。煨附子經漂、煨、薑汁製後,毒性小,副作用小,其性溫和,有回陽救逆、益氣固脫、補精髓、溫腎陽補腦化虛痰的作用。

萬一中毒,民間驗方用生薑、甘草各15g,金銀花 18g 煎服;或以綠豆 120g 甘草 30g,煎湯頻服;生白蜜也有一定解毒作用。

 

七、比較

附子回陽氣,通行十二經,能追復散失欲絕的元陽(腎陽)。肉桂助腎陽,暖下焦,能引上浮之火下歸於腎(引火歸元)。

附子因加工方法不同,可分炮製子、淡附片、黑(烏)附片、白附片等名目。

白附子是另一品種,白色、形似附子(體較小),故名白附子。性偏上行,能祛風燥痰,偏用於頭面風痰之疾,如吊線風(顏面神經麻痹口眼歪斜)等。川附子回陽逐寒,並能助腎陽。白附子無助腎陽的作用。

治療作用:

附子有生、炮的不同。生附片毒較大,性猛力宏,祛寒回陽之力最強,用於回陽救逆,方如四逆湯、乾薑附子湯、白通湯等。炮附子用於溫經止痛,方如附子湯、甘草附子湯、大黃附子湯等。

《各種附子的作用》

1.炮附子:最常用,效果快捷,長於溫陽祛寒。

2.鹽附子專能人腎溫陽。

3.淡附子效力較緩和。

4.黑附於與炮附子效力差不多。

5.白附片藥力最差。

6.川烏與附子是同一植物,性味功用均相近,現在藥房中已不分開。前人經驗認為溫腎助陽用附子,通痹祛風用川烏。

《附子的配伍》

附子配人參、山萸,治汗脫亡陽。

配熟地、當歸,能助生血之力。

配肉桂,能補助腎陽。

配桂枝、白芍、黃耆皮,治陽虛自汗。

 

八、臨床應用

附子藥性剛燥,走而不守,能上助心陽以通脈,中溫脾陽以健運,下補腎陽以益火,是溫塈葍妒滬n藥。一般認為應用本品以脈象微細或沉遲或虛大,舌苔薄白或白膩而質淡胖,口不渴,或肢冷畏寒,或大便溏泄等症為宜。如屬陰虛陽盛,或假寒真熱之症,誤用附子,則如火上添薪,反使病情增劇,不可不慎。

附子的配伍應用較為廣泛,如配以乾薑,可增強回陽救逆的效用;配人參,則溫陽益氣;配肉桂,可補陽益火;配白朮,可溫脾燥濕;配茯苓,能溫腎利水;配桂枝,可溫經止痛,配熟地,能補陽滋陰;配蒼朮,可散寒除濕;配黃耆,可溫陽固表;配麻黃,可溫經發表。若遇寒熱,附子也可與寒涼藥同用,如配大黃,可溫陽通便;又如配以黃連,可扶陽瀉熱,成方如附子瀉心湯(《傷寒論》:大黃、黃連、黃耆、附子),在臨床上常用治脘腹絞痛、泄瀉不暢、嘔惡心煩,更兼汗多、肢冷、脈弱等症。

1.少陰寒化証與附子的臨床應用

少陰腎陽為一身陽氣之根,生命之本。少陰寒化証是少陰病的主要病變,其病機多為腎陽虛衰,陰寒內盛,疾病的轉歸、預後,皆取決於陽氣的存亡。因此,時刻固護陽氣是治療少陰寒化証的重要原則。

少陰寒化証在《傷寒論》少陰篇中共提出 9 個湯証, 都是為溫埵^陽而設。

如麻黃附子細辛湯和麻黃附子甘草湯是太陽與少陰表埵P病,其少陰陽虛,故表現“脈沉”;附子湯証中提到“背惡寒”是少陰陽虛不護,“身痛”、“骨節痛”等症則是陰寒盛所致;桃花湯証屬下焦虛寒,腎陽虛衰;吳茱萸湯証也是因為少陰陽虛寒盛,寒邪傷及脾胃,脾胃受傷所以吐利並作;太陽篇中用真武湯(第 82 條,宋本條文號)是太陽病發汗太過傷了腎之陽氣, 少陰病篇之用真武湯(第 316 條),則因腎陽虛水氣不化,取其溫散而利腎水。共同點是著眼於腎陽不足。

如四逆湯、通脈四逆湯、白通湯、白通加豬膽汁湯等更是溫陽祛寒之劑無疑。通脈四逆湯証從病機和臨床症狀看,均較四逆湯証嚴重,於是方中加重附子、乾薑用量,以力挽狂瀾,通脈救逆。加蔥白者,也是為了破陰祛寒納陽。於此我們不難看到《傷寒論》所論詳於寒而略於溫之一斑,治療處處不忘溫陽以祛寒,卻寒以回陽,給人們以“陽氣太寶貴,陰寒真可怕”的啟示。因此,救治少陰寒化証,若不抓緊時間救陽,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臨床上欲求回陽祛寒,首推附子,上述少陰寒化証諸方除吳茱萸湯、桃花湯之外,都選用了附子作主藥,實踐証明,附子確是一味偏性較大,而功專力著之品,用之得當誠能起大症。但不少人苦於對附子的用法、用量不好掌握,或謂其有毒,未能發揮附子的應有作用。其實,遣用附子只要能把握要領,臨証就會得心應手,萬無一失。

首先,必須掌握應用附子的適應症。《傷寒論》之用附子者甚眾,主要功用是取其回陽救逆、溫陽祛寒、通陽止痛、助陽除濕、扶陽固表等幾個方面,究其病機恆與“陽虛寒盛”有關,這就是用附子的原則。倘陰虛內熱,斷不可用附子。經驗認為,明辨附子之宜忌,以脈象和舌象為根據比較客觀準確,凡舌質淡而多津者,可以大膽用附子;凡脈數而有力,或舌質紅苔少而少津皆應當慎用附子。

其次,是考慮附子的品種和劑量。

2.風濕性及類風濕性關節炎:

《本草綱目》用治“風濕麻痹”,張元請謂“附子以白朮為佐,乃除寒濕之聖藥”《傷寒論》用附子配甘草、白朮、桂枝(附子甘草湯)治風濕相搏骨節煩疼之證。附子用於風寒濕痹或陽虛者較宜。現有人用附子劑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收到了積極的治療效果。

3.支氣管哮喘:

屬腎陽虛者可配肉桂、地黃等用,如附桂八味丸等。早在《神農本草經》中已用本品治“風寒咳逆”(包括了部份支氣管哮喘及支氣管炎在內)。用人用貴州穿心蓮生物鹼治療慢性氣管炎50例,顯效29例,總有效45例。對喘息型療效較好。

4.回陽救逆

由心腎陽虛欲絕或大吐、大下、大汗後導致的陽虛欲脫而出現脈微欲絕、四肢厥逆、手足冰冷等虛寒險證,可急用附子(三至五錢)回陽逐寒,鼓舞身體陽氣,增強機體生命活動力。常配合乾薑(三錢)、炙草(二錢)(名四逆湯)或人參(三至五錢,甚至一兩)(名參附湯)等同用以回陽救逆。一般因內寒所致者用四逆湯;因氣血兩虛所致者用參附湯;兼有大汗淋漓者,可再加麥冬、五味子各三錢。常用此藥搶救各種休克,一般都配合人參、麥冬、五味子等同用,效果此較理想,請參考試用,如不能內服時,可用鼻飼法紿藥。參看人參乾薑二藥。

5.逐寒燥濕

因風寒濕三邪侵入身體而致氣血凝滯、閉塞而出現關節、肌肉疼痛,筋骨麻木、沉重,膝肘屈伸不利,陰天下雨則疼痛加重等症,可用附子逐寒燥濕。常配合羌活、獨活、威靈仙、桑寄生、秦艽、赤芍、炙山甲、松節、蒼朮、當歸等同用。脾受寒侵而見腹痛、腹瀉,大便清絺,手足發涼,腹部不暖等症,可用附子逐寒燥濕。常與乾薑、白朮、黨參、茯苓、炙甘草等同用。

6.溫助腎陽:

腎陽虛衰可表現為生殖機能低下,男子則陽萎, 女子則宮寒不孕。本品能補腎助陽,增強生殖機能。常配合鹿角膠、熟地、肉桂、菟絲子、枸杞子、當歸、巴戟天、生艾葉、陽起石、茯苓等同用。

 

九、用量用法

關於附子的用量須據實際情況斟酌而定。《傷寒論》絕大多數用附子的方只用一枚,約相當於現在的 5-15 克。

經驗談是:取其補陽用5克,取其溫陽用10克,取其回陽用15克,取其祛寒止痛用15-20克。這是一般而論,臨床上還要根據所用附子的品種,病人的體質,心、肝、腎功能等情況而定。

1.煎劑:10 ~ 15克。一般認為最好先煎。

2.消旋去甲基烏藥鹼:每支5毫克。每次5毫克加10%葡萄糖液靜脈滴注,每日1次。

3.烏頭鹼:每支100微克,每次100 ~ 300微克加510 %葡萄糖500毫升,靜脈滴注,每日1次。

外用:研末調敷。生品一般只供外用。

 

十、注意事項

附子有毒,必須切記,但其毒性與劑量、炮制方法、煎熬時間和配伍等密切有關,只要掌握其要領,也是安全的。

生附子用於回陽救逆,則宜久煎,可增效解毒。依經驗用10g者,宜先煎15分鐘;20g者,則先煎30分鐘;30g者,則先煎45分鐘。即每增加10g,先煎的時間增加15分鐘。用於止痛時,煎煮時間不宜過長。煎煮新法,即將附子搗為細末,開水煎煮10分鐘以後,嘗無麻味即可。

煎煮附子經驗,水一定要一次放足,不能中途再添加冷水進去,用大鍋大水長時間煎煮附子。

現市售經正規炮制後的附片,用量在15克以下者,一般煎熬半小時即可;生附子15克宜先煎2小時,待其不麻口時,方能放入其他藥一起熬。用量超過常用量時,煎熬時間還要相應增加,以免發生意外。甘草和蜂蜜可解附子毒,配伍應適當考慮。

用生附子時一定要配伍乾薑,經研究証明,原來乾薑不僅能解附子之毒,而且能增強附子的強心作用,這也許是“附子無乾薑不熱”的理論依據之一。因此,臨床用生附子時配上乾薑就更加安全了。

當然,附子也不可濫用。因為附子畢竟不是一味補益藥,久用、重用,必須防其涸液。虛損之疾應遵“勞者溫之,損者益之”這一理虛大法,配伍人參、熟地黃、炙甘草之類,始得標本兼顧、剛柔相濟之妙。

《毒性》

1. 神經系統 : 口舌、四肢和全身發麻,並有緊束感,煩躁不安,頭暈、頭痛、神智不清;痛覺消失或減弱,陣發性抽搐;或雙目失明。

2. 消化系統 : 嚴重嘔吐惡心、流涎腹痛、腹瀉、腸鳴亢進。

3. 循環系統 : 心慌心悸、血壓下降、心律不整,甚至發紺、四肢厥冷。嚴重的心律失常或循環呼吸衰竭,是致命主因。

《解救方法》

下列是一般文獻上建議的解毒方法,不一定經過確實的臨床驗証。

1. 早期洗胃。

2. 靜脈輸入葡萄糖注射液和葡萄糖鹽水,注意保溫與呼吸情況。

3. 使用拮抗劑阿托品 (Atropine) 直至心律恢復正常為止。

4. 民間驗方用生薑、甘草各15g、金銀花 18g 煎服;或以綠豆 120g、甘草 30g, 煎湯頻服。生白蜜也有一定解毒作用。

 

十一、禁忌

1.凡非虛寒證、寒濕證者忌用(陰虛陽盛或假寒真熱、陰虛內熱者)熱厥入咽即斃、孕婦忌服。

2.不宜與半夏、瓜蔞、 貝母、白蘞、白芨同用畏犀角。

3.生品外用,皮膚潰破者忌用。

 

十二、貯藏

鹽附子置陰涼乾燥處,密閉保存;黑順片及白附片置乾燥處,防潮(待續)

 


[ 中醫藥介紹 ] [ 健康教室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