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WLOTUS.JPG (4513 bytes)  經典選讀--雜經典 

    《大方等大集經月藏分本事品》

法爾禪修中心 善祥比丘(俗名張玄祥)輯 


釋迦牟尼佛與彌勒菩薩、毘摩羅詰、提婆達多、魔波旬過去世都是兄弟

一、前言

佛如來曰有三法,一者、世諦;二者、第一義諦;三者、不著二諦。所以第一義諦有二義,一者出世間義,一者菩薩兩邊不著之勝義諦。第一義諦梵語 paramārtha-satya,二諦之一,即最殊勝之第一真理。略稱第一義,又稱勝義諦、真諦、聖諦、涅槃、真如、實相、中道、法界。總括其名,即指深妙無上之真理,為諸法中之第一,故稱第一義諦。法有次第,先出世諦;再者入第一義諦;三者是不著二諦,如是即能過魔難一關。

如《方等經虛空藏菩薩品》云:「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白佛言:『世尊!若有言語,則有滯礙;若有滯礙,則是魔界。若法不為一切言說所表者,乃無滯礙。何謂法不可言說?所謂第一義,其第一義中亦無文字及義。若菩薩能行第一義諦,於一切法盡無所行,是為菩薩能過魔界,無所過故。』」

 

二、月藏品八兄第弟的本緣生論

《大方等大集經月藏分本事品》云: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即從坐起,偏袒右肩整理衣服,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既是釋迦貴種剎利大姓,迦毘羅城淨飯王子,此四阿修羅畜生種類極成卑下,世尊何故言與我親?」

爾時,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言:「於過去世第三十一劫有佛出興,號毘舍浮如來、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毘舍浮佛Viśvabhū 或 Viśvabhuk。為過去七佛之第三佛。又作毘濕婆部佛、鞞恕婆附佛、毘舍婆佛、隨葉佛。即一切勝、一切自在、廣生之義。亦即過去莊嚴劫千佛中最後出現之佛。),彼佛常為四眾說法。爾時有一大婆羅門,名弗沙耶若(世尊前一世),已於過去無量佛所種諸善根,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轉,深信具足歸依三寶,受持五戒離諸放逸。

時弗沙耶若有弟八人:一名、弗沙金剛;二名、弗沙那毘;三名、弗沙闍利;四名、弗沙跋摩;五名、弗沙車帝;六名、弗沙樹;七名、弗沙毘離;八名、弗沙那提。
「時弗沙耶若婆羅門勸諸弟言:『汝等賢首!今可歸依佛法僧寶,受持五戒離諸放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時彼諸弟皆悉不肯歸依三寶,乃至不肯發菩提心。時弗沙耶若數勸諸弟經於多年,復問諸弟:『汝等!何故皆悉不肯歸依三寶,乃至不肯發菩提心?竟有何意何所願求?』時彼八弟即作是言:『兄能千年修二威儀,惟行惟住不坐不臥,經七日夜限食一揣,修此難行足滿千年,然後我當歸依三寶,受持五戒,離諸放逸發於無上菩提之心。』

「彌勒!時弗沙耶若聞是語已,一心喜悅,即為八弟而立誓言:『汝等若能歸依三寶,乃至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退轉者,我今必當千年之中不坐不臥、七日七夜限食一揣。我立誓已,於千年中若晝若夜,乃至一剎那頃念於坐臥。乃至於七日夜過食一揣,永當使我違三世佛,違六波羅蜜,違十善業道,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空中有百千億那由他無量諸天讚言:『大士!善哉!善哉!堅固勇猛大力決定,汝於來世盲冥眾中當得成佛、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聲震於世。』

「時毘舍浮佛,以弗沙耶若頭陀功德故,讚言:『善哉!善哉!大婆羅門!汝今以此苦行威儀,行檀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故,於未來世[1]第三十一大賢劫中人壽百歲於彼成佛,號釋迦牟尼如來、應、正遍知,聲震於世。汝當爾時,與此八弟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彌勒!彼弗沙耶若婆羅門,足滿千年不坐不臥,經七日夜限食一揣,滿千年已,令彼八弟安住三歸受持五戒,及發無上菩提之心。善男子!是弗沙耶若化其八弟及餘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等,諸婆羅門、長者、居士、男子、女人、童男、童女,皆[4]成熟已,即於毘舍浮如來法中出家學道。

「爾時,所有解說經論及諸外典,誦持不忘為人解說,然後至閑林中,與第一義諦禪波羅蜜相應而住經五萬年。於彼時中,成熟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天、龍、夜叉、阿修羅、伽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畜生、餓鬼、毘舍遮、人、非人等,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令不退轉。

「彌勒!彼弗沙耶若婆羅門者豈異人乎?莫作異觀,我身是也。我於爾時為欲成熟彼八弟故,於千年中不坐不臥但行但立,經七日夜限食一揣;我為成熟彼諸弟故,乃至於閑林中住第一義諦經五萬年,成熟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天、龍、夜叉、阿修羅、伽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畜生、餓鬼、毘舍遮、人、非人等,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令不退轉。

「爾時,弗沙金剛者,今羅睺羅阿修羅王是;弗沙那毘者,今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是;弗沙闍利者,今波羅陀阿修羅王是;弗沙跋摩者,今婆稚毘盧遮那阿修羅王是;弗沙車帝者,今魔王波旬是;弗沙樹者,今汝彌勒是,以是因緣得無礙智,一生補處安住大乘。弗沙毘離者,今毘摩羅詰是也;弗沙難提者,今提婆達多是也。當如是觀,我昔為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為欲成就魔波旬故,作如是等無量苦惱毛竪驚怖難行之事。是故今此魔王波旬,以福德智慧二種莊嚴故,有如是等神通威力,有大功能,於欲界中最勝自在。

「此魔波旬及餘眷屬,今於我所起勤害心,於正法幢起推折心,於僧寶所起破壞心,於八聖道起斷除心,於正法燈起毀滅心,於諸眾生一切善法起隱沒心,致留難心,作恐怖心,不憐愍心,違反之心,令諸眾生退捨善道墮惡趣心。於諸龍眾起驚怖心,於阿修羅宮起破壞心,於此說法大眾會所欲障礙故而來至此,復起欲壞大眾集心,興此惡意顧視而坐。

「若有眾生為障礙他故,嬈亂他故,降伏他故,欺陵他故,求稱譽故,求名聞故,依於五欲戲笑樂故,求富貴故,修行施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不為解脫,不為信敬,不為離欲寂靜,唯為自身五欲樂故,修行施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為如是等諸結所縛雜於愚癡,於欲界中果報成熟,為魔波旬如是苦惱。

「此魔波旬以本障礙他故,嬈亂他故,降伏他故,欺陵他故,求稱譽故,求名聞故,依於五欲戲笑樂故,求富貴故,於毘舍浮如來法中,修行施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以是因緣,今於現在白法盡滅,五濁惡世得作魔王,於三寶所不生信敬無尊仰心。如是波旬常於眾生而作諸惡,不利益故,令苦惱故,令墮落故;提婆達多亦復如是。

「此羅睺羅阿修羅王、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波羅陀阿修羅王、婆稚毘盧遮那阿修羅王、牟真隣陀阿修羅王,及餘阿修羅等,亦於毘舍浮如來法中,憍逸自舉不勤修習。復懷疑惑雜諸煩惱,貪欲瞋恚愚癡邪見,無明胆佞斷常之心,修行施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以是因緣,今生下類苦惱畜生阿修羅道,為諸結所縛疑惑愚癡,是故彼等尚不能發世俗正見,何況能發無上善根!

「唯有彌勒菩薩摩訶薩、毘摩羅詰及菩提鬘阿修羅仙等,於毘舍浮如來法中,不為障礙他故,乃至不求富貴故,但樂離欲化眾生故,修六波羅蜜。以是因緣,此大丈夫彌勒菩薩、毘摩羅詰,及菩提鬘阿修羅仙等,得無礙智,以諸菩薩功德莊嚴,巧成一切眾生智藥。

「是故我今告於汝等,若有欲求無上智者,是人應當深信清淨,以第一義諦而求菩提,莫以世諦。譬如五大河水能滿大海,不以小河。如是以依第一義故,速能充滿一切智海,不以世諦。又如須彌山王依於大地久住不動,不以依水。如是以依第一義諦,一切善根而得堅固,不以世諦。又如一切草木依於大地而得生長,不以草葉。如是四念處乃至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等,依第一義諦而得生長,不以世諦。又如猛風依於虛空而能吹盪烟雲塵霧,不依於地。如是為求菩提諸善男子、善女人等,依第一義諦,能吹諸惡見雲煩惱烟霧十惡道塵,不以世諦。又如依日大光明故,得見高下及諸色像種種作業,不以依彼油燈小光。如是以依第一義諦菩提之心,無有迷惑作諸善業,不以世諦。是故應捨一切愛取攝受之事,住閑林中,不作放逸修第一義,不以世諦。汝等如是便能速滿六波羅蜜,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覺。」

爾時,世尊欲重明此義而說偈言:
「一生處彌勒,問於尊導師,云何畜生類,言與人為親?
 世尊見久遠,告於彌勒言:修羅等往昔,皆是我兄弟。
 第三十一劫,毘舍浮佛時,我作婆羅門,聰慧字耶若,
 六度常相應,菩提不退轉。時我有八弟,邪見婆羅門,
 勸令信三寶,及發菩提心,彼皆不肯行,愚癡邪見故。
 既歷多年已,鈍根作是言:兄能千年中,常離於坐臥,
 復經七日夜,限食飯一揣。如是千年滿,我當住菩提。
 我時一心喜,誓住二威儀,既滿千年已,方得成熟彼。
 又化多眾生,出家離俗已,復與第一義,相應五萬年。
 如是第一義,我時本安住,轉化無量眾,堅住無上道。
 羅睺毘摩質,婆稚波羅陀,波旬毘摩詰,彌勒及提婆。
 如是八人等,先是我兄弟,為彼修苦行,成熟於菩提。
 我為無上道,行諸苦難事,波旬提婆達,常欲危害我。
 魔於過去時,所作諸善業,初無有信敬,痡惱眾生。
 但為富貴欲,求名不尊重,毘舍浮法中,而行於六度。
 白法盡滅已,惡法增長時,得為魔波旬,欲界中自在。
 又於三寶所,不肯生信敬,波旬提婆達,常欲惱眾生。
 如是修羅王,增上憍逸士,疑惑有欲垢,及諸嫉妬行。
 今在畜生類,而作修羅王,於諸最勝法,無智不能了,
 彌勒毘摩詰,道鬘修羅仙,於毘舍得信,修行無上道。
 彼與六度合,常化諸眾生,是故今殊勝,成熟無礙智。
 故我今示汝,宜捨諸疑惑,勤修第一義,證菩提不難。
 如海常充滿,種種眾寶物,如是修真諦,能令智滿足。
 又如依大地,生長諸苗稼,如是真諦合,能生勝菩提。
 又如風依空,吹盪諸塵曀,如是修真諦,能滅諸煩惱。
 又如依日光,明見諸色像。若住第一義,能覩諸佛法。
 是故若欲求,於世速成佛,宜捨諸見著,安住第一義。
 往詣閑林中,端坐修禪定,勇決獨無侶,求無上菩提。
 精勤自調伏,防護於己心,棄捨諸邪見,遠離於斷常。
 怒心龍夜叉,并及諸鬼神,無量百千億,化之以真諦。」


 [ 雜經典 ] [ 經典選讀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