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002.gif (10734 bytes)Exclaim.gif (1443 bytes)修心小參 --

             身體氣機的發動如何調理?


七十五、參問

張老師:    

您好!您好!阿彌陀佛!弟子這兩天遇到了一個緊急的問題,希望能得到您的解答。我現在遇到了困難,非常需要老師的給我解答。因為在我這堙A是沒有人可以問的。

我在十四日給老師寫信中還提到,我只要不念經就無法坐下去,可就在十五日晚上,我念完經回向完以後,就雙盤改為單盤其目的是想,歇下腳好下坐的,我單盤,手以定印坐好後,閉上眼,心中念觀音菩薩聖號!剛念了沒幾聲,就感到嘴特別的麻漲,舌頭也麻,後一陣眩暈後,就感到身子已經不復存在,只有意識!心中還在念觀音菩薩!但還有一個心是有點小怕!耳還是能聽到外面的聲音!後持續了大約半個鐘頭,弟子才能睜開眼,心中慢慢平靜下來,後下坐,一看老師的書中,是弟子已到一禪境!弟子心中很高興,下決心以後要增加時間多坐!
      
重要的是在第三天的晚上!我和平時一樣念完經繼續靜坐,剛開始就感到身體的氣很旺,頭部一直都是麻噝噝的,在向頭外出氣,坐了一會!突然感到背後從尾骨處跑上來一股好象一個小老鼠一樣的氣,非常快的向頭上跑去,一連跑了三次,就在我感到奇怪的時,就感到從後腦發出清涼!清涼的感覺!好涼!在慢慢的向我的整個頭部擴散!慢慢的整個頭都清涼!清涼!從堥鴠~的涼!感到我的五官中間是空的!有涼涼的氣在流動,特別是耳!感到兩個耳朵從埵V外堳_出噝噝的涼氣!!

就在弟子感到奇怪的時,感到心中非常的憋悶!!我就使勁的吸氣,可是吸不進來!!我張嘴吐氣也吐不出來!!身體好象是真空一樣!!頭中有眩暈感!!,就在我非常難受的時!突然從丹田中發出一股涼氣!!感到好粗的一股氣,直向上沖!!我感到難受死了!!又不能喘氣又暈!!我感到我快死了!!心中已經在喊求命了!!只是嘴堨s不出來,人到最後本能的反映,我把手印,散開了,還是不行!還是悶氣!還是暈!於是我又把腿鬆開了!!這才好點接著就想吐,我就吐了兩口但沒有東西,出來的都是氣,然後口中發苦!!在這其間這種清涼!清涼的感覺!一直都沒停!!一直遍滿全身!!後背涼的特別曆害!!全身就向在冷水堙A但是,是清清涼的,我沒敢動怕站起來暈倒,與是又單盤好靜坐了一會才下坐!一看鐘,都已經一點多了!我一共修了三個小時,全身感到沒有力氣,上床休息了,睡了不知多長時間,就醒了,感到丹田跳動的非常曆害,就深吸一口氣,吸的時還是感到頭部涼涼的,吸的氣都是涼的,剛到喉部,就感到丹田向一個吸盤一樣直接就吸進去了,不用我去向下嚥了,就這樣我吸一團氣!丹田就直接吸下去,直接一大口吞下去去!然後氣就沒了!我就接著吸!它就一直吞!我吸了不下於二十多口氣,都這樣被丹田吞完了!後來我也太累了,就又睡了!

早上起來就感到很累!全身沒力氣!腿酥的曆害,像剛跑完幾千里路一樣!不過感到頭中的氣好象化沒了,只有印堂中有股股的氣在動,別以前好多了,前幾天老是感到頭很漲,請問老師是不是我是怎麼了?我現在不知該怎麼辦了!我感到我好象錯過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要是再這樣我可能還堅持不下來,堅持下來的結果是什麼那?請老師告訴我,下次再這樣我該怎麼辦!!!我現在非常需要指點幫助!!請老師介紹幾本有助修行的書給我吧!!!!

弟子是每天大約十點上坐念經,大約兩個小時,現在又增加了大約一個小時的單盤靜坐,請問老師晚上是不是坐的太多了?還有我早上從來沒有打過坐,每天只在晚上打坐!

                                                      弟子:佛悅

 

 師答:

佛悅大德:

阿彌陀佛!200764mail收悉,任何事情過去就好了,當下既然能不驚、不怖,過後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一切現象以般若智慧觀照它,就能無有恐怖,要修行就要有這種認知,一切法無所有、不可得,您就是要培養這種般若智慧。

1.      我在十四日給老師寫信中還提到,我只要不念經就無法坐下去,可就在十五日晚上,我念完經回向完以後,就雙盤改為單盤其目的是想,歇下腳好下坐的,我單盤,手以定印坐好後,閉上眼,心中念觀音菩薩聖號!剛念了沒幾聲,就感到嘴特別的麻漲,舌頭也麻,後一陣眩暈後,就感到身子已經不復存在,只有意識!心中還在念觀音菩薩!但還有一個心是有點小怕!耳還是能聽到外面的聲音!後持續了大約半個鐘頭,弟子才能睜開眼,心中慢慢平靜下來,後下坐,一看老師的書中,是弟子已到一禪境!弟子心中很高興,下決心以後要增加時間多坐!也許您誦經時有用點寶瓶氣,誦後在發揮作用,氣走到嘴唇處、舌根所以發麻,再入腦中壓住延腦部位,所以人就會失去知覺,是有點要進入二禪的境界了,如果一進入二禪,就不能控制肉體,身體不聽您的分別意識指揮的。就要這樣坐的,覺知心很清楚但動不了自己身體。待氣退失後才能起身。所以以後再出現這種狀況不必驚慌,老老實實地坐在那裡,若已過了好久想要出定,就試著動鼻頭,讓鼻頭能微動,若能微動得起來,就代表能再呼吸,能呼吸就能控制此身體了。最重要的是要囑咐家人,在您住於定中時,不要叫您、動您,不然一動了您,倒地後可能就起不來了,也就是提前入滅了。

2.      重要的是在第三天的晚上!我和平時一樣念完經繼續靜坐,剛開始就感到身體的氣很旺,頭部一直都是麻噝噝的,在向頭外出氣,坐了一會!突然感到背後從尾骨處跑上來一股好象一個小老鼠一樣的氣,非常快的向頭上跑去,一連跑了三次,就在我感到奇怪的時,就感到從後腦發出清涼!清涼的感覺!好涼!在慢慢的向我的整個頭部擴散!慢慢的整個頭都清涼!清涼!從堥鴠~的涼!感到我的五官中間是空的!有涼涼的氣在流動,特別是耳!感到兩個耳朵從埵V外堳_出噝噝的涼氣!!修行人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般若智慧,般若智慧就是要能見境不黏,不喜、不驚、不怖、不畏,您遇此境就是要靜靜地體會身體氣機如何運走,不必加以在意,看來過去世您也是個禪修者,不過這只是在身體的變化而已,還沒進入真正修心的境界呢!

3.      就在弟子感到奇怪的時,感到心中非常的憋悶!!我就使勁的吸氣,可是吸不進來!!我張嘴吐氣也吐不出來!!身體好象是真空一樣!!頭中有眩暈感!!就在我非常難受的時!突然從丹田中發出一股涼氣!!感到好粗的一股氣,直向上沖!!我感到難受死了!!又不能喘氣又暈!!我感到我快死了!!心中已經在喊求命了!!只是嘴堨s不出來,人到最後本能的反映,我把手印,散開了,還是不行!還是悶氣!還是暈!於是我又把腿鬆開了!!這才好點接著就想吐,我就吐了兩口但沒有東西,出來的都是氣,然後口中發苦!!在出現無氣可吸入時,很多人都會出現喘氣的樣子,但越喘氣越無用,因丹田氣不具足,所以會出現上氣接不到下氣。好在您張嘴無氣可吐,閉嘴無氣可吸,剛好是在寶瓶氣的狀態下,待過了有段時間後,丹田又會再誘發出真氣,所以才有股氣直衝頭頂。您不覺得一切都是菩薩的傑作,您祇要不驚嚇,不怕死,身體的變化隨便它去,就能進展得很順利。

4.      在這期間這種清涼!清涼的感覺!一直都沒停!!一直遍滿全身!!後背涼的特別曆害!!全身就向在冷水堙A但是,是清清涼的,我沒敢動怕站起來暈倒,與是又單盤好靜坐了一會才下坐!一看鐘,都已經一點多了!我一共修了三個小時,全身感到沒有力氣,上床休息了,睡了不知多長時間,就醒了,感到丹田跳動的非常曆害,就深吸一口氣,吸的時還是感到頭部涼涼的,吸的氣都是涼的,剛到喉部,就感到丹田向一個吸盤一樣直接就吸進去了,不用我去向下嚥了,就這樣我吸一團氣!丹田就直接吸下去,直接一大口吞下去去!然後氣就沒了!我就接著吸!它就一直吞!我吸了不下於二十多口氣,都這樣被丹田吞完了!後來我也太累了,就又睡了!這時不應再大口大口地呼吸,呼吸要微細地進展,要住似有若無的呼吸。全身經絡應無全通,所以要再加以自己用功,用寶瓶氣,躺著放鬆然後吸口氣後閉氣,心概括地佈滿整個色身,讓氣自己去發展,未通的地方就會通達,然後整個經絡系統建立後,氣會依經絡走動,就沒有明顯的氣,出現在身體某部位了。

5.      早上起來就感到很累!全身沒力氣!腿酥的厲害,像剛跑完幾千里路一樣!不過感到頭中的氣好像化沒了,只有印堂中有股股的氣在動,比以前好多了,前幾天老是感到頭很漲,請問老師是不是我是怎麼了?我現在不知該怎麼辦了!我感到我好象錯過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要是再這樣我可能還堅持不下來,堅持下來的結果是什麼那?請老師告訴我,下次再這樣我該怎麼辦!!!是個好消息,若無善根具足者,不會有菩薩加持,今後要好自為之。身體有了變化後,若未全通經絡,上述告訴您要勤練寶瓶氣,若碰到氣堵住要變旺時,有感覺氣那裡比較旺,就是那裡又被堵死了,要加以處理,用肩立式、寶瓶氣就可以化解的。全身氣通後,會出現心的靈通,無所不知的魔相,接著下來就要好好修心,起心動念都不能讓它隨意去造業,要管此心管得死死地,「執杖牧牛」似地,管住它,不能讓自己進入妄想境,有念即要止住。平時會不大想講話,就這樣好好保任。

6.      我現在非常需要指點幫助!!請老師介紹幾本有助修行的書給我吧!!!!走到這裡像這方面境界,是無書可看的,您要上法爾網站,看種種文章,如修心法門中的「行履工用口訣」(附如下文),即是禪宗所謂行履工用處,即頓悟之人下工夫處,待您有心的靈通後,就要依此而次第修持,能看多少就是多少。若還無心靈覺知狀態,還是要在色身上好好用功突破。以後如再出現什麼大事,不必驚恐,就是以般若智慧,觀其無所有、不可得,再加上有不怕死的心,依靠著佛、菩薩,心相信著佛、菩薩,就能夠自在地度過去了。若對某境界真不能釋懷,可以用電話連絡,可以當面說明,並告訴您怎樣做。

7.      弟子是每天大約十點上坐念經,大約兩個小時,現在又增加了大約一個小時的單盤靜坐,請問老師晚上是不是坐的太多了?還有我早上從來沒有打過坐,每天只在晚上打坐! 隨心所欲,沒有關係的,只是要記住晚上11~1點是子時,氣機會比較旺盛,您也得到了突破點,所以繼續也好,更改時間也好,隨您自己決定。謝謝您的mail

 

行履工用口訣

行履工用口訣即是禪宗所謂行履工用處,即頓悟之人做工夫也。溈山靈祐禪師云:「若真悟得本,他自知時,修與不修是兩頭語。如今初心雖從緣得,一念頓悟自理,猶有曠劫習氣未能頓淨。須教渠淨除現業流識,即是修也。不道別有法教渠修行趣向。從聞入理,聞理深妙,心自圓明,不居惑地。縱有百千妙義抑揚當時,此乃得上座披衣自解作活計。以言要之,則實際理地不受一塵,萬門行中不捨一法。若也單刀趣入,則凡聖情盡,體露真常,理事不二,即如如佛。」

專事修禪者,可於山邊林下,涵養休閑,或入關杜絕外緣,自行任運,凡此皆為順緣直道者,易於保護任運。而世事禪者,處塵世中,行平常事,保任工作較難,惟行者慧力已具,更秉承諸佛菩薩加被,實不為境轉,緘默自修,自行將養,久而久之,亦可達「羚羊掛角無蹤跡,一任東風滿太虛」之境界。茲將開悟禪者行履工用口訣摘列如後:

一、心念平凡,不露身分。

二、心外無法,不墮惡道。

三、忍受輕賤,守住自己。

四、舊債清償,不造新殃。

五、隨順眾生,滅除我執。

六、平等性智,免除災病。

七、妄想覺知,不辯真實。

八、不尚玄談,力行眾善。

九、狂慧不著,不立文字。

十、無諍無辯,滅除法執。

行者於任運中,應把握住本性,任其業緣縱橫而不失本真。有如杲大慧禪師云:「但得本,莫愁末。空卻此心是本,既得本,則種種語言,種種智慧,日用應物隨緣,七顛八倒,或喜或怒,或好或惡,或順或逆,皆末也。於隨緣處,能自覺知,則無少無剩。」
 

現各將口訣試說明於下:

一、心念平凡,不露身分。

素法身活起,但根本智雖得,卻不會用,因差別智未證得。色陰魔境現起異能,容易誤認為因修行而得的是神通,其實只能說是異能、是善境界,也並非證聖,若執為證聖,則容易著魔。故要潛默將養,不露身份,不要招搖,不然易為邪心邪術者所加害。

二、心外無法,不墮惡道。

體認一切業均由心地而造成,除心以外,無一可造業之源,故控制六、七意識心,尤其是第六意識,不讓它起現行而去造業,自不會墮入三惡道中。此時行者造業,不必用身、語,起心動念即能造無量業。故禪宗祖師大德在此境界,以執杖牧牛喻之,凡有起心動念,邪心、邪念、害心、貪心等,均在牧牛之列,有所念起,當自覺而滅卻。

三、忍受輕賤,守住自己。

既知以前無明,起眾生顛倒,與眾生結無量恩怨。現又體知因果歷歷不爽,故不能再起顛倒心,再與眾生結怨。但眾生怨氣加諸於自身,當以忍辱法,承受眾生輕賤。一以消眾生之怨氣,二藉以證入無為的心體,讓體空而現。故要忍受輕賤,守住自己。

四、舊債清償,不造新殃。

既體知因果歷歷不爽,就不應再與眾生結怨,造新之災殃。但於不造新業時,舊的業是要去清償的。在清償舊業之時,不要怨天尤人,以忍辱波羅蜜面對一切逆境,始能度到彼岸。

五、隨順眾生,滅除我執。

從現在開始已能修自心,去掉無始無明的我執。諸法中吾人均認為有一我在,其實是諸法無我,但吾人卻錯認有一我在,故與眾生產生利益衝突、對立,故要將無我的體找出,即是要滅卻我執。而滅卻我執的最佳利器是隨順眾生,眾生要您如何,遵照辦理。如此,沒有自尊、沒有執著,沒有一個「我」在我心中,最後可滅卻我的執著,亦是破第六意識心。

六、平等性智,免除災病。

無始無明顯示在妄分別中,喜順、惡逆,喜好、惡壞,喜親、惡疏,喜健康、厭生病,我是佛教徒、您是異教徒,您是女、我是男,您是我族群、他非我族類,•••,等等分別心若不滅,容易誘發爭戰,一切災難、病害均由此分別心而起。故要建立平等性智,就得破滅意識的分別心、建立平等性智。

七、妄想覺知,不辯真實。

開悟行者菩提智慧現起,可鑑照一切因緣境界,奈照而知之,卻不能轉其業緣,怎能談解脫。故禪者欲修入解脫時,要觀一切法為妄想,不要去執其法為真實,如此阿賴耶識所現種子,不為第七意識執以為真,始能脫業緣的牽扯。若僅知其境而不能轉其境,如何能證得法解脫。故《圓覺經》云:「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實。彼諸眾生,聞是法門,信解受持,不生驚畏,是則名為隨順覺性。」

八、不尚玄談,力行眾善。

為去除法的執著,度過色陰魔境,不管六根所現之異能,均不能去示知於人。行者一有耐不住寂寞而落入玄談,必會招來一群無知徒眾,以神通異能為目標,隨您而修,因有所求地在修行,認識不真,終會誤入歧途。對您而言,如此亦無法證得法解脫。至此境界,最好是力行眾善,隨緣度一切有緣眾生為要。

九、狂慧不著,不立文字。

開悟的行者,智慧力突出,自然而現,不假學習。然狂慧銳利,終是一種執著,欲求得法解脫,怎能執取狂而旺盛的智慧,故要去除此種狂旺的智慧。行者雖有境界,但因未證得果位,認識不清,還是不要著墨為文,不然留些半生不熟的法,給無智慧的後學,若是導後學入歧途,便造無量業也。

十、無諍無辯,滅除法執。

行者至此最後階段,要滅去根本的法執,則對一切所見、所聞,均要以空無的心去容納,因行者已知眾生病在何處,證至何處,其所言就不要去諍辯。若行者還有諍辯心、好惡心,顯示行者還有法的執著,如何證得法執滅。

 


[ 修心小參 ]  [ 問題小參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