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002.gif (10734 bytes)Exclaim.gif (1443 bytes)修心小參 --

        何心在感動?何心在悟道?!


六十三、參問

尊敬的張老師:

您好!綁帶確已收到,並已開始使用。聽說您到大陸來了,並和齊老師見面了,很為您們高興,雖然我無福拜見不到您們,但您們都是我的前輩和榜樣,無論您們做什麼,只要是如願以償,就是末學的快樂,當然如果末學爭氣,能夠幫忙幹點雜活兒,當然就更高興了。

末學未收到您的回信,因為晚上綁著睡覺會腰痛,怕自己使用不當會有什麼問題,就暫時沒有是使用,只是打坐,看一念未生之時,末學因生活很舒適,工作環境也很好,雖然成佛度眾生的心念一直非常強烈(見不得別人甚至是動物等受苦受累受欺負),對佛的智慧也很仰慕,也就是這個心念一直鼓舞著我不停地學習佛法,但是因太舒適,對世間的東西缺乏一種出離的痛切,一直覺得學佛及生活分離著挺好,生活中因有佛法指導就可以充分享受並且不在意得失變遷,一旦失意痛苦又可以回到佛教中找到安慰和解釋,多年來我一直這麼自作聰明地變通著,流亡著,空度歲月,一事無成......。

前些日子,聽了照法師(不知您是否認識他)的一次主七的開示,很多彷徨的事情開示清晰起來,要學佛法,要有成就,看來隨隨便便的心是不行的,我才知道要把一切皆空的道理在生活中運用,要切切實實地看一念未生之前,看住提起來,抓住它再把它扔掉,我才知道這才叫做工夫。張老師,我是不是太傻了,都四百多座了,現在才明白這個?

4月2日那天我陪一個朋友去廣積寺為她的父親做超度,她辦理事務我就在外邊拜佛,然後送她回單位,我開車再回家,在路上突然有一種感覺似乎自己沒有了,而所有的一切又都是我,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激動得想放聲痛哭,感覺佛菩薩包括一切一切的師父和所有的一切人都太慈悲了,想報佛恩,想給所有的人頂禮......堅持把車開回了家,撲到我愛人懷奡N哭了。張老師,這個就是那個意根嗎?就是那個第七識嗎?

現在打坐也舒服多了,雙盤得很穩,不亂動了,也不像以前後來疼的厲害,有時候找不到這個疼到底生在何處?但是還是有比較懈怠的毛病,到後來10幾分鐘的時候就會想,坐的挺好,單盤一下歇歇,省得要待半天才能下坐,就放下來了,有時候很疼的時候過了,不疼的時候又放鬆了,還是聽了第六意識的話了。

張老師,我還有個胸口疼的毛病,以前讀地藏經的時候只要一跪下就覺得心口處開始發悶,好象什麼東西飄過來堵到了那堙A平常沒有什麼感覺,修心中心法後,很多身體的毛病都在改善,但胸口開始正而八經地疼了起來,體檢的時候心電圖說有肺氣腫的預兆,建議每半年查一次,後來夢到過一個男子用肘部狠狠壓著我的膻中穴部位,這個症狀時輕時重,但一直沒有好徹底,我修法後共發過兩次燒,但我都忍著沒有吃藥,靠喝水打發,第一次從胸腔內吐出很多痰,慢慢就好了,第二次就是前幾天,一般燒都在37.5度-38度,也吐了不少,但與第一次相比就少多了,現在也好了。張老師,這個毛病不會是我以前打坐姿勢不對造成的吧?

張老師,非常感謝您的指導,給您頂禮,祝您萬事如意!吉祥圓滿!阿彌陀佛!

後學 王xx  頂禮

 
師答:    

王大德:

阿彌陀佛!2007年4月6日mail收悉,因事情繁忙,未能即時回函,怠慢之處尚請見諒。人處逆境較有上進心,想突破困境,所以會去找一出路,學佛法是一條最好的出路。而人處順境不知學習,容易迷失。但像您養尊處優中,還能要學佛法,也是前生所累積的福報吧。您所提相關者討論如下。

1.     前些日子,聽了照法師(不知您是否認識他)的一次主七的開示,很多彷徨的事情開示清晰起來,要學佛法,要有成就,看來隨隨便便的心是不行的,我才知道要把一切皆空的道理在生活中運用,要切切實實地看一念未生之前,看住提起來,抓住它再把它扔掉.我才知道這才叫做工夫。張老師,我是不是太傻了,都四百多座了,現在才明白這個?有些菩薩再來,天生會遇到特殊因緣,隨即能進入修心養性的境界。一般人待因緣具足時,突發心思想學佛,從聞思修入三摩地,若是有真正善知識教導,能循序漸進,進入身體突破境界,自然就能真正修心了。

2.     4月2日那天我陪一個朋友去廣積寺為她的父親做超度,她辦理事務我就在外邊拜佛,然後送她回單位,我開車再回家,在路上突然有一種感覺似乎自己沒有了,而所有的一切又都是我,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激動得想放聲痛哭,感覺佛菩薩包括一切一切的師父和所有的一切人都太慈悲了,想報佛恩,想給所有的人頂禮......堅持把車開回了家,撲到我愛人懷奡N哭了.張老師,這個就是那個意根嗎?就是那個第七識嗎?能分辨、起覺受都是第六意識心,憂喜苦樂都是第六意識心,初步的定力沒有、心眼未開,怎會進入第七意識心修。每天掛礙的昨日、今天、明天事都是第六識妄想執著心,我們叫妄想比較恰當。若是第七意識心是執取八識種子而現的法塵,這種法塵是不能用意識拉回來讓其停止其念的,也就是不能用意識壓抑的法塵就是第七意識心,或是主觀思慮心也是第七意識心。若一個人沒有讓氣掃入腦中,此法塵是不會現了,要有點心眼開的人才能體知,也才能真修心也。

3.     現在打坐也舒服多了,雙盤得很穩,不亂動了,也不象以前後來疼的厲害,有時候找不到這個疼到底生在何處?但是還是有比較懈怠的毛病,到後來10幾分鐘的時候就會想,坐的挺好,單盤一下歇歇,省得要待半天才能下坐,就放下來了,有時候很疼的時候過了,不疼的時候又放鬆了,還是聽了第六意識的話了.修心中心法不能久坐及一天中的座次增加,要有成就是較難的。每每坐了滿千座卻沒有點消息者,大概都是沒有體知要領。色身不能受苦,不突破身見,連須陀洹都沒份,其他境界更不用講了。

4.     張老師,我還有個胸口疼的毛病,以前讀地藏經的時候只要一跪下就覺得心口處開始發悶,好象什麼東西飄過來堵到了那堙A平常沒有什麼感覺,修心中心法後,很多身體的毛病都在改善,但胸口開始正而八經地疼了起來,體檢的時候心電圖說有肺氣腫的預兆,建議每半年查一次,後來夢到過一個男子用肘部狠狠壓著我的膻中穴部位,這個症狀時輕時重,但一直沒有好徹底。您若不是從禪修轉入心中心法的,對於打坐的基本方法就沒有體驗,所以修心中心法後,色身的毛病會一再出現。您應該找一時間專門打坐看看,把《佛門禪修與色身功用行》191、192頁相關圖與文敘述處找出來好好研讀,依其方法將督、任脈的主要穴道觀想定點讓其稍通一下,往後氣就較能順正常路徑走動。一般膻中穴有悶感,對治方法在於通相對應的脊柱神道穴,若此穴能打通,膻中穴自然不會悶塞。或者發生於修法中時,可以將手印舉至眉間處,或往外離身體遠一點,也可以暫時化解的。

5.     我修法後共發過兩次燒,但我都忍著沒有吃藥,靠喝水打發,第一次從胸腔內吐出很多痰,慢慢就好了,第二次就是前幾天,一般燒都在37.5度-38度,也吐了不少,但與第一次相比就少多了,現在也好了。張老師,這個毛病不會是我以前打坐姿勢不對造成的吧?發燒是免疫系統的自衛反應,您是學醫藥的,應該很清楚,這一定是細菌、病毒感染所致,可能是感冒了。雖然沒有伴隨著流鼻涕、喉嚨痛等毛病,但一定是感染症的。像這種毛病只要能對症下藥,馬上就會好的。記住!修行人感冒不會像一般人感冒所現的症狀一樣,咳嗽、流鼻涕、…,但已經確是感冒了,隨便服用一下中藥或成藥,也是會好的。謝謝您的mail

 


[ 修心小參 ]  [ 問題小參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