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002.gif (10734 bytes)Exclaim.gif (1443 bytes)修心小參 --

         我開悟了嗎?我犯大妄語嗎?我該懺悔嗎?

 

法爾禪修中心 善祥比丘(俗名張玄祥)撰 


一三三參問

善祥 師父 您好,

末學十年前學佛,有些許感悟及境界,我當時一直認為自己是開悟境界,但我慢心實在太高,就如同人學佛總有一朝可以成佛,我當時則是在一種我認為不可能退轉的心境上,不斷的去回想過去我為凡夫時,到底是如何,作一些凡夫會做的事情,突然有一天境界流失,所有煩惱妄想都開始生起了。自此之後,到現在我努力要想在學佛、盼能開悟,但再怎麼樣也找不到我過去轉化的心理狀態,可否請師父慈悲幫我看看我過去有過的這些經驗算不算開悟的境界?我現在的情況該用什麼心態來學佛,以及該如何來學佛。我當時認為我已經不可能退轉的,但如我所願,有志者事竟成,我真的退轉了。

我當時的情況以及過程是這樣的:

1.當時我閱讀林中治先生的禪宗頓悟法門,他講到當看到手心時,內心不要去想到手背或手指或其他相關的妄想,手心就是手心,沒有其他妄想,我就按照這樣的方式來做人處事,接觸到什麼事物,直接覺照出來是什麼就是什麼,不再另外去延伸想其他東西。

2.就按照上面的方法,慢慢薰習,加上當時有些因緣,我有架設一個音樂分享網站,當時接觸到很多網路上的朋友,偶而會遇到有些因使用網站不順暢而對我謾罵的人,我當時把這些謾罵試著用上面的修法,在內心這樣想:這些只是文字的顯現,為何我的內心看到這些文字內心會產生波動呢?後來我體悟到我自己的習氣業力,原來我遇到這些外境時""自己就會幻化使我的身體產生反應,但我是可以讓我不要產生這些情緒的波動的,所以那時候我漸漸地能真正控制自己,控制自己決定要不要起情緒,有時也覺得自己是個很厲害的演員,為了讓自己與社會更加融合,常常要配合民眾把自己演得像一般大眾,但是我內心情緒很少波動,即便生氣也是一下,因為我知道生氣對結果沒有任何作用。後來很神奇的,打坐時突然有一次打到連自己都忘記自己是準備要做佛的,連要做佛的念頭都忘記了,沒多久居然在六祖壇經中也看到六祖的一個弟子也有相同的經歷,六祖告訴他他快開悟了,但也還沒開悟,還需要在修習。

3.後來林中治老師的書中有提到一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我騎摩托車時就按照著這句話去做,對所有接觸到的任何境界都接收,這當中包含非常多的感受,包含風吹、等紅綠燈、聲音、來來往往的每一部車每個人的動作等等,每一個剎那我都去細心體會,但內心完全不停留,因為境一直在變,所有的境在變換我都讓它們自然呈現,但我內容不會去起念頭去做一些判斷,包含紅綠燈何時該走何時該停,我就是知道,但不會再去起個念頭判斷,用"活在當下"來形容,大概就是最貼切的形容了。

4.這樣狀態持續一段時間,有一天我在打坐,真的就是坐著不動,念頭不判斷,就這樣擺著,突然我的腦門有一股暖流往頂門的地方流出,我突然想通了,內心再也沒有罣礙,沒有任何煩惱能夠再障礙住我了,我也常常走路騎車時,因為專心依著我的真心本性,空無一物定住在某些當下一小段時間,萬物都停止了,但我的思緒還可以在稍微動一下,突然有一天買素食麵回家吃的路上,我突然真的覺得好像過去都在做夢一樣,現在才剛真正醒來,用如夢初醒來形容最貼切不過,我這時才真正體悟到我過去學佛都白學了,不論做了多少功課,看了多少佛經都沒用,因為這些知識都不會真正跟著你,只有此時從零開始學起的學佛,才真正開始起算,過去不論學了多久對生死流轉完全無任何影響力,但此時此刻我知道現在總算才算是可以開始學佛了。我之後不再看佛經,只有隨時觀察自己的內心,只要有煩惱或外來障礙來的時候,我就用我的智慧來改變自己的反應,當時不論任何事情我都有辦法知道要達成這個目的該如何做的一連串步驟,我都能夠當下就知道,包含要如何拿諾貝爾獎,我也都知道,只差要不要去做而已,能解決世間所有問題。

如夢初醒這邊我在看白話楞嚴經的時候,有看到佛經中有講到初開悟的人,都會有如夢初醒的情況,所以我當時更加地對佛法產生十分的信心,也自認為已經開悟了,但是當時是嚴守這個秘密,我從不讓人家知道我的境界,因為境界透露出去,煩惱自然就會生起,跟修行是相違背的,自然的也就沒有向任何人提起,但我當時知道我已經開悟了。因為行住坐臥因為完全沒有煩惱,所以快樂無以言比,真的如六祖所說步步是極樂。

5.而正因為當時已經沒有任何問題可以難倒我,我內心起了大我慢的心,我甚至認為我即便馬上退轉,我也有能力透過一些修法,讓自己馬上再回到開悟的境界,加上當時的境界,我唯一的疑問是我過去凡夫的情況到底如何,這是我當時唯一無法理解的境界,所以為了理解我當時凡夫的境界究竟為何?我開始回想我過去凡夫都在做的事情,開始學習凡夫在做的事情,包含淫慾心,(自從如夢初醒的境界之後,我習氣仍在,偶爾會去開啟A片來看,但當時只有看到每個畫面一閃一閃過去,對每個畫面我不起任何情緒,更別說是有任何淫慾心了,所以對過去的淫物自然就完全不會想去看了,看不看都沒差別,跟我看景色、看天看地都沒差別,我此時體悟到淫慾心是內心對每個對境產生了妄想才存在的),當時雖然知道要出家才能真正去修道,但當時還在念書,於是作罷。

6.後來好奇自己當初凡夫到底是如何,這是我唯一的無法知道的,於是自己故意去破壞自己的道體,讓自己不要再無所住,而故意生起有所住,並作一些與道相違的事情,突然有一天我真的了解了凡夫是如何了,此時腦頂門本來通暢無礙的氣流就在此時被封閉住了,我真的回到凡夫的境界了,雖然有此因緣,我做事情能力大增,智力相較於以往大增了許多,但畢竟一樣是個凡夫。

7.懇請師父慈悲能告知我當時的這個境界是否就是已經開悟,在佛經中的描述算是到什麼樣的境界,我常常用此一經歷去驗證一些法師所說的法是否正確(例如XXX居士),在解說過程常常會讓人誤以為我已經開悟,但我現在確實是個凡夫,不知這樣是否犯了佛經中所說的未悟言悟的大妄語罪。雖然我現在確實是個凡夫,但我過去體驗過的是真實不虛,也跟佛經中有相關提到的相應證的。

如果我這樣是犯了大妄語,我該如何懺悔我的罪過才能懺除乾淨以及我現在對我過去的參悟有嚴重的法執,導致我要去求我的真心本性反而越求不得,甚至我執過重,即便我想辦法精進去求法,但卻發覺道與我反而更遠了。

因為我看過師父您的文章,我知道您是已經開悟的大法師,懇請師父能慈悲開示,並能指引我能走向正確的佛道。

弟子 傳X 合十

阿彌陀佛

                                                                                    

師答:

傳X大德:

南無阿彌陀佛!2015.09.28.amil收悉,難得您會詳細述說以前的修行境況,因您當時有此狀況,不知去找人印證、開導,看一些沒現實證量人的書(如XXX),造成錯誤見解,然後又自認為開悟就是這樣,一直閉門造車地自修自悟,所以就錯失改正或上進的機會。

您的境況勉強可說是小悟,小悟可千百回,大徹大悟只一回,因一打開全身經絡,沒有數十年磨練是走不過來的,就如智慧無量的六祖大師還是要花十五年呢!這要怎麼來說您的狀況呢?您自己也可以說悟,也可以說沒悟,說悟只是小悟而已,因沒有開發出無量法塵於心中,但這都是沒關緊要的。

修行是要能悟空身、空心、空性、空法等四階段,若能空身者證須陀洹果(天上人間來回七生證阿羅漢果);若能悟空心者,證斯陀含果(一來果);若能悟空性者,證阿那含果(不還果),也應能現起五神通;若能證空法者,證阿羅漢果(無生果)。

您這樣的修行經歷有空掉色身嗎?身體氣脈有全搞定了嗎?若沒有,顯然空身也沒做到,其他更不用講了。空心是心清淨無雜染,並能淡薄貪瞋癡等三毒。空性是一些五蘊魔相境界都要能度過不執取,讓自性清淨無黏著,也能以自性現起五神通,並內離五下分結─欲貪、瞋恚、有身見、戒禁取見、疑等五法。空法是緣起諸法都能不著不黏,「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是用在此處,此時應已斷除五上分結,即:色界貪、無色界貪、掉舉、慢、無明,此是指上二界眾生耽著禪定,而於真性所生無明之煩惱。

請您不要太在意開悟不開悟,而要在意──心清淨了沒有,心清淨,也就有心、性、法等三層次的清淨(如上述),若沒有這樣走一回,什麼都不是,半途者處初、二、三、四果人。若是菩薩就不在乎這些,因有三大阿僧祇劫的時間要修成佛道,圓滿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好相,所以對於境界與時間就可不用在意,只問您自己心地到底清淨了多少,煩惱留下來多少,對於眾生有無慈悲心救度,慈悲喜捨等心有現起嗎?

您問有無犯大妄語戒?現在比較有問題的是,您依不是過來人的法師(他是法師嗎?)所說,因剛好與您情況相當,您就跟他一樣自認為自己也開悟了,您有無對別人公開講或是寫文章說:「您是已經開悟了!成聖了!」若這樣就有犯大妄語。若已有受菩薩戒,就是破大妄語之根本罪,這是不容懺悔的。若是您沒有受菩薩戒,這樣您也沒戒律可犯,只是要受大妄語性戒之果報而已。

您說「破壞自己的道體,讓自己不要再無所住,而故意生起有所住,並作一些與道相違的事情」,這您沒有說明清楚,現在年輕人較隨便,是否去犯淫女人之罪嗎?若是這樣已傷道德天理,所以身體氣機當然就消失了,本來就僅有一點點的氣機也都不見了,當然又徹底變成為凡人一個。若真的沒結婚而有犯他女,是不道德的行為,您要去拜”八十八洪名寶懺”,徹底懺悔後發心去寺廟受正式的菩薩戒(六重廿八輕垢罪),能受去戒於懺摩中可依佛威德滅罪,受完戒表示罪已告一段落。受完菩薩戒後學戒相,懂得如法去做「止、作」二持,這樣依戒而加上禪修,也可以證到阿那含果,如《優婆塞戒經》所說。當然佛說,若修八正道,能獲於初果,乃至第四果;若不修八正道,初果不可知,況復第四果?

其他所述境界回答如下:

1.善祥師父!您好,末學十年前學佛,有些許感悟及境界,我當時一直認為自己是開悟境界,但我慢心實在太高,就如同人學佛總有一朝可以成佛,我當時則是在一種我認為不可能退轉的心境上,不斷的去回想過去我為凡夫時,到底是如何,作一些凡夫會做的事情,突然有一天境界流失,所有煩惱妄想都開始生起了。因您不知何是「開悟」,何是「成佛」,專看些惡知識所言所傳,故不知何是開悟,也不知要如何修行,修行是要修心養清淨自性,更不用談成佛與如來是何境界了,才會奢望今生後世要成佛。「開悟」者是開出己心之非,悟知控制心的道理來除心病,然後得證果位,有這樣子境界才是心開悟解,才叫作「開悟」,之後就要修行得果,若真得果位,怎會是開悟又失去境界呢?除非所得不真,錯認境界。

2.自此之後,到現在我努力要想再學佛、盼能開悟,但再怎麼樣也找不到我過去轉化的心理狀態,可否請師父慈悲幫我看看我過去有過的這些經驗算不算開悟的境界?騎牛找牛,本末不知,當然就錯失境界了,煩惱又起了,正是如汝修行,未離種種,煩惱隨增,即依所修煩惱增勝,如您起我慢心是。看看經文所談,開悟後修心改習證果說明之例子。

(一)聞法開悟者例─

(1)「開悟愚朦盲冥眾生。」

(2)「商主聞法心開悟解。」

(3)「使我所生常遇三寶聞法開悟。」

(4)「開悟意解,乃知先來所行為非,自今已去,改往所修來順從尊所說,不復敢違。」

(5)「如今開悟逮得法證,離淵越壍何其疾也,誠非小道所能信明!」

(6)「佛便隨宜,演暢妙法;心意開悟,俱得道迹。」

(7)「爾時世尊,便為演說四諦妙法,天人開悟,得須陀洹果,即還天上,不墮三塗,隨緣七生,得盡諸漏。」

(8)「於是力士心意開悟,即作沙門得阿羅漢道也。」

(9)「時四比丘重聞此義,慚愧悔過心意開悟,滅意斷欲得羅漢道。」

(10)「二王亦自然開悟,亦得辟支佛。」

(11) 「世尊觀察隨意所染,以何療治,即投其藥,眾生漸漸意得開悟。承如來教,羞意𠎝負,漸盡諸結,有漏心得解脫,然後乃知婬欲之為病,先甘而後苦也。」如此開悟後當得證果,不證果來離諸習,開悟也沒有大用的。

(二)互相開悟不迷失入惡行─

(1)「大王見勅,令與太子共為朋友,脫有得失,互相開悟」

(2)「若先得聞諸妙法者,要相開悟,無得恡惜。」

所以您的開悟是悟知個什麼大道理呢?

3.我現在的情況該用什麼心態來學佛,以及該如何來學佛。我當時認為我已經不可能退轉的,但如我所願,有志者事竟成,我真的退轉了。用什麼心態來學佛?禮敬三寶的心態學佛,請問您歸依三寶了嗎?該如何來學佛?依戒行而學佛,佛入滅前講要以戒為師,您有受戒了嗎?您看看古代那個阿羅漢不是依具足戒成就的。還有那個菩薩不是從聲聞阿羅漢轉成菩薩道的。現不可能退轉,是的,您是無果位可退,怎會有所退轉的事呢?所以沒有退轉的問題。

學佛是要「轉迷開悟」,「轉凡成聖」,轉出三界中生死之迷妄,而達涅槃覺悟之境界。所以學佛是要捨離煩惱之迷妄,而得涅槃寂靜之離相無執之菩提自性。於佛陀教法中,有關轉迷開悟之教旨,可分為想於此土入證之「聖道門」,以及往他土得證之「淨土門」,這要看您的根基與宿緣自己決定了。不管是「聖道門」或「淨土門」,修行都是要除惡,除身口意三業惡,所以能「以戒為師」最好,末法時期眾生修行要去受戒,依戒而修,受五戒、十善戒、菩薩戒、具足戒,這才是斷習的基本佛法。

要能得不退轉,先認知何為不退轉。修行佛道之過程中,以既得悟之功德心清淨相而入於不退失之地位,稱為不退轉。此有三位─位不退轉、行不退轉、念不退轉。

(一)位不退,既修得之位不退失。

(二)行不退,於所修之行法不退失。

(三)念不退,於正念不退轉。

您因對於佛法的無知,不能了知不退轉是何義,所以錯誤見解而生煩惱,您本無所得,何來退轉之說呢?看看聖人如何不退轉法。

(1) 依萬劫修因入十住之位,成就唯識觀,無復退墮惡業流轉生死之位,稱為位不退。位不退是十住位中第七住以上之菩薩不再退轉二乘地。地前菩薩四十位階有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等,四果阿羅漢是十信位頂,所以七位住不退成聲聞乘羅漢。

(2) 入菩薩初地,成就真唯識觀,於利他之行不退失,稱為行不退。行不退,十地之中,至第七地菩薩前所作之修行,不再退轉。

(3) 八地菩薩以上,得無功用之智,念念入真如海,於定散中恆常自在,稱為念不退。念不退,第八地以上之菩薩無須刻意精進,自然可進道而不動念。

您懂得這些知見,就會知道您自己離不退轉位太遙遠了,怎能奢談什麼不退轉呢?

4.我當時的情況以及過程是這樣的:當時我閱讀林XX先生的禪宗頓悟法門,他講到當看到手心時,內心不要去想到手背或手指或其他相關的妄想,手心就是手心,沒有其他妄想,我就按照這樣的方式來做人處事,接觸到什麼事物,直接覺照出來是什麼就是什麼,不再另外去延伸想其他東西。真正禪宗講修行是要「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法門,沒見性時,心與性功用不認識,本末不知怎麼修行?而現在您是用「直指手心,沒有其他妄想」,手心非心,無妄想不知習氣,那您要修個什麼心呢?不除內心惡習,要能修個什麼「行」呢!

若談頓悟,理可頓悟,事還待修;事者習氣、心病也。如《首楞嚴經》云:「理則頓悟乘悟併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悟知自己習性好來乘悟併銷融諸心病,這些心病太多太廣了,所以要遇事緣來次第斷盡。

那您觀「手心就是手心,不要有其他妄想」,是要頓悟什麼佛心呢?這是悟空、執空之一面,佛也不是這樣教的,真佛法不是這樣修的,大乘頓悟法門是不住空有的法門,菩薩除去內惡斷習外,是要住般若智空觀,若能這樣磨練,在待人接物事相上能知能覺,唯不斷百思想,若您能做到事事無礙,怎會認為有所得而又失去覺知自在心呢?為春風吹又生的煩惱根而在意呢?

看看古德百丈懷海禪師頓悟法門是怎麼說的─僧問:「如何是大乘頓悟法門?」師曰:「汝等先歇諸緣休息萬事,善與不善世出世間,一切諸法,莫記憶莫緣念,放捨身心令其自在。心如木石無有辨別,心無所行心地若空。」百丈大師言,心令其自在、無有辨別、心地若空,不是叫您不覺不知,怕它起心動念,所以頓悟也不能離開心意識修。

那您直接覺照手心悟知個什麼道理呢?若真有道理,那又何以會退失呢?因您是用石頭壓草法,所以春風吹又生,不是您退轉,根本未除惡習,本來就還不淨,何有退轉呢?習就是習,何惡之有,煩惱就是煩惱,何煩之有,經云:即心即佛,即佛即心,您修行離習心是初步工夫,但不是究竟,要能善分別如何用功。

另外會覺得有所失,真實原因是─因您身體不配合打坐、禪修,而讓自己經絡達達至通暢,僅得有點特異能力而暫時虛住。因您不繼續打坐禪修,也沒有讓全身氣脈貫通(未見提及),正經十二脈奇經八脈不貫通,所以沒有足夠真氣發起來而入您腦中,故未能除盡潛在習氣、微細習氣,因而有所得又失覺照耳。

5.就按照上面的方法,慢慢薰習,加上當時有些因緣,我有架設一個音樂分享網站,當時接觸到很多網路上的朋友,偶而會遇到有些因使用網站不順暢而對我謾罵的人,我當時把這些謾罵試著用上面的修法,在內心這樣想:這些只是文字的顯現,為何我的內心看到這些文字內心會產生波動呢?後來我體悟到我自己的習氣業力,原來我遇到這些外境時"我"自己就會幻化使我的身體產生反應,但我是可以讓我不要產生這些情緒的波動的,所以那時候我漸漸地能真正控制自己,控制自己決定要不要起情緒,有時也覺得自己是個很厲害的演員,為了讓自己與社會更加融合,常常要配合民眾把自己演得像一般大眾,但是我內心情緒很少波動,即便生氣也是一下,因為我知道生氣對結果沒有任何作用。後來很神奇的,打坐時突然有一次打到連自己都忘記自己是準備要做佛的,連要做佛的念頭都忘記了,沒多久居然在六祖壇經中也看到六祖的一個弟子也有相同的經歷,六祖告訴他他快開悟了,但也還沒開悟,還需要在修習。所述是有點歷緣對境修的樣子,一生中能如此修下去也會不錯的。一般禪宗講是要悟後起修,可惜您不是禪修到色身有變化現起境界者,亦可說是心性未能真實開顯,更沒有五蘊魔相現起五十陰魔之境界(未見提及),不能依真如體住來面對境緣,來修除自心習氣之反應。您只是用土法鍊鋼的「觀手心就是手心」之法門,所以才有萬能演員的感覺與無奈。

天天想要作佛的,一定會為魔所趁,大有機會喪失慧命,要小心為是。何謂是佛者?簡單講佛是已具足殊勝無量德性,又因修無量福德,所以就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這是要修三大阿僧祇劫不可數的時間才能成就。同時還具有十力、四無所畏及十八不共法等殊勝之能力。

末法時期眾生要修行,且認真修行,能成就阿那含三果聲聞就不錯了,已具足五神通了,因我們身體矬陋,不具足好相,能認真修行就只能成就羅漢果。若要成佛果就要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隨好相,這又不可能於數十年中完成,那您怎能成佛?

您說:能忘記要作佛,就是已經快要開悟了,這是哪門子的理論,六祖那位弟子是這樣要悟不悟的,被六祖說要開悟了?不悟就是不悟,要悟是剎那間之事,誰能預先知道呢?如大慧禪師言:「百歲光陰,只在一剎那間,剎那間悟去。」

6.後來林XX老師的書中有提到一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我騎摩托車時就按照著這句話去做,對所有接觸到的任何境界都接收,這當中包含非常多的感受,包含風吹、等紅綠燈、聲音、來來往往的每一部車每個人的動作等等,每一個剎那我都去細心體會,但內心完全不停留,因為境一直在變,所有的境在變換我都讓它們自然呈現,但我內容不會去起念頭去做一些判斷,包含紅綠燈何時該走何時該停,我就是知道,但不會再去起個念頭判斷,用"活在當下"來形容,大概就是最貼切的形容了。「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是《金剛經》語句,是佛陀教導已有六通之一千兩百五十位阿羅漢們,不要怕用心,現起天眼、天耳、他心通、宿命等神通時,不要執取那個境相,再進一步住止一切有為法中,不作有為想、不作無為想,只要用此句話「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去面對諸境,就能轉修菩薩道了。其他無數善男子善女人,若還沒有開悟自心性者、無神通者,只能跟您一樣,依此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用它來觀照車聲、風吹聲音、等紅綠燈、來來往人物等萬象,只看只聽而不要用心,「活在當下」這算是粗淺的練心,因未開悟自己心性樣貌,所以也只能這樣緣修,因不能入實修─超感靈通力的真實修心除習亂應緣境界之管控,所以您就注定所得將會失去的感覺,因為這是因不正,果當然不真,也就是您所謂”開悟”不真。

那如何歷境磨練呢?大慧禪師言:「聖人設教,不求名不伐功,只令學者”見性成道”而已。無垢老子云,道在一芥則一芥重,道在天下則天下重是也。左右甞升無垢之堂,而未入其室,見其表而未見其堙C百歲光陰,只在一剎那間,剎那間悟去。如上所說者皆非實義。然既悟了,以為實亦在我,以為非實亦在我,如水上葫蘆,無人動著,常蕩蕩地,觸著便動,捺著便轉轆轆地。非是彊為,亦法如是故也。」

您”道”落在不起念、無分別,缺失是在不認識自性,自性能緣起緣滅,自性緣起法相時管它做什麼呢?不求外觀之境,反觀內在緣起法之生滅,於任何生滅無取無著、無抑無揚,若能這樣磨練,您就不會再有失去什麼之感覺,因有所失者非真也。

7.這樣狀態持續一段時間,有一天我在打坐,真的就是坐著不動,念頭不判斷,就這樣擺著,突然我的腦門有一股暖流往頂門的地方流出,我突然想通了,內心再也沒有罣礙,沒有任何煩惱能夠再障礙住我了。我也常常走路騎車時,因為專心依著我的真心本性,空無一物定住在某些當下一小段時間,萬物都停止了,但我的思緒還可以在稍微動一下。突然有一天買素食麵回家吃的路上,我突然真的覺得好像過去都在做夢一樣,現在才剛真正醒來,用如夢初醒來形容最貼切不過,我這時才真正體悟到我過去學佛都白學了,不論做了多少功課,看了多少佛經都沒用,因為這些知識都不會真正跟著你,只有此時從零開始學起的學佛,才真正開始起算,過去不論學了多久對生死流轉完全無任何影響力,但此時此刻我知道現在總算才算是可以開始學佛了。我之後不再看佛經,只有隨時觀察自己的內心,只要有煩惱或外來障礙來的時候,我就用我的智慧來改變自己的反應,當時不論任何事情我都有辦法知道要達成這個目的該如何做的一連串步驟,我都能夠當下就知道,包含要如何拿諾貝爾獎,我也都知道,只差要不要去做而已,能解決世間所有問題。空無一物定住在某些當下一小段時間,萬物都停止了,您的所謂”開悟”是像這樣子嗎?沒有看到您談起身體氣脈變化之問題,心要有所成就是離不開身體的氣機,身體氣脈無大變化,只有講述心境狀況,這真是您自己的嗎?還是客邪入侵所造成的呢?

人若是真悟後才試著要來認識心與性問題,要認識心與性就要深入經藏,始能智慧如海,六祖言:「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識心見性,即悟大意。」您自認為”開悟”後就不再看佛經,只有隨時觀察自己的內心,用智慧來改變自己的反應,何必改變什麼,習慣性的心病要慢慢除去,要住隨順覺性,這不是要改變什麼的問題,想改變這心性諸法,不是顛倒想嗎?

古德公案舉臥輪禪師云:「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六祖聞云:「慧能無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

您用顛倒想怎能得究竟涅槃?一般真正開悟者應該依《圓覺經》之經文而修:「但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彼諸眾生聞是法門,信解受持不生驚畏,是則名為隨順覺性。」佛說這樣隨順覺性才能成就一切種智。

您錯用心壓制佛性於前,又想要改變什麼心法於後,初用大乘法卻只求小乘果,也不知因緣果報之現象,所以不能隨緣滅除根本習氣與業障外,當然也就失去了產生一切智的一點點機會了。

不過您先來所用的學習空、無所得心是對的,但這是修行第一步所必需而已,您在這一步任運時間又不夠長,所以後來還是功虧一簣,自作聰明又看什麼凡夫時所為,所以現在還不是凡夫一個?這是不是魔障呀?反正這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8.如夢初醒這邊我在看白話楞嚴經的時候,有看到佛經中有講到初開悟的人,都會有如夢初醒的情況,所以我當時更加地對佛法產生十分的信心,也自認為已經開悟了,但是當時是嚴守這個秘密,我從不讓人家知道我的境界,因為境界透露出去,煩惱自然就會生起,跟修行是相違背的,自然的也就沒有向任何人提起,但我當時知道我已經開悟了。因為行住坐臥因為完全沒有煩惱,所以快樂無以言比,真的如六祖所說步步是極樂。《楞嚴經》裡頭有提到「夢」僅數處,(1):「得菩提者,如寤時人說夢中事,心縱精明,欲何因緣取夢中物,況復無因本無所有。」此處說夢不真實,夢境全無,吾心亦復如是不真實。(2):「是人平常夢想銷滅寤寐琱@,覺明虛靜猶如晴」,此處是說想陰滅時,入睡與醒寤都一如,覺照之心,明朗不昧。並無您所說如夢初醒,覺今是而昨非。

當然有無開悟是自己的事,不必為別人大肆宣講,會想向別人講的即是邪悟,即為客邪把持、色身被灌暴氣脈而邪悟,這種人就會恐怕無人知曉,怕不能取寵於人,不能有名聞利養。不知開悟自心性,這是要修心養清淨自性初步而已。

而且開悟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心清淨、脫黏、證果才是要事,不然悟後迷的還一大堆呢?一個都比一個偉大,不是證羅漢就是菩薩,還有人自稱為佛,更有人還自稱是如來呢!如來法身是等虛空無相,怎會在人間被找到呢?唉!也都是魔障!

較奇怪的是,人家六祖開悟還是要埋入獵人隊裡頭苦修十五年,才搞懂這心性的問題,才敢出現在人世間來講經說法,從「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開始說法。而反觀您一開悟後,「因為行住坐臥因為完全沒有煩惱,所以快樂無以言比」,這是哪門子的開悟法?

更奇怪的是您看那一版的《六祖壇經》,有這句:「真的如六祖所說”步步是極樂”」,據我們所知六祖開悟時是很痛苦的,就是祂己心不覺得苦,以世間人眼光來說是很苦的,因同儕要追殺、搶傳法衣鉢,內心又瀑流不止,身與心都慌亂無頭緒,所以就要遁世入獵人隊裡頭苦修十五年,才擺平此心性糾葛的問題。

您是看過《楞嚴經》的了,《楞嚴經》裡頭所述的五蘊魔相有無呈現於您的身心上呢?即眼能異見、耳能異聽、鼻能異聞、舌能善說法藥、身能異覺、心能異知…,若有現起以上所說境界,因行者尚無知心法真實相故,則煩惱更盛,哪有什麼叫「完全沒有煩惱,所以快樂無以言比,真的如六祖所說步步是極樂」,是嗎?六祖開悟時剛處在這種初悟情況下,祂會快樂無比嗎?相信祂覺性是安祥的,但祂的心思是澎湃難息的,所以祂要遁世入獵人隊裡頭苦修十五年。

不像世尊證悟時,第一週佛身在金剛座上,而化佛就已上自在天講《華嚴經》,第二週於金剛座東北角凝望菩提樹不瞬眼。一佛一聖人證悟與開悟是如此這般,依此論述看來,可能您不是真開悟行者,是無知呢?還是故妄語嗎?好在您沒有著書立說(有嗎?若有就是故妄語!),您只是自己這樣認為自己已開悟而已,不是這樣嗎?若這樣還好吧!

9.而正因為當時已經沒有任何問題可以難倒我,我內心起了大我慢的心,我甚至認為我即便馬上退轉,我也有能力透過一些修法,讓自己馬上再回到開悟的境界,加上當時的境界,我唯一的疑問是我過去凡夫的情況到底如何,這是我當時唯一無法理解的境界,所以為了理解我當時凡夫的境界究竟為何?我開始回想我過去凡夫都在做的事情,開始學習凡夫在做的事情,包含淫慾心,(自從如夢初醒的境界之後,我習氣仍在,偶爾會去開啟A片來看,但當時只有看到每個畫面一閃一閃過去,對每個畫面我不起任何情緒,更別說是有任何淫慾心了,所以對過去的淫物自然就完全不會想去看了,看不看都沒差別,跟我看景色、看天看地都沒差別,我此時體悟到淫慾心是內心對每個對境產生了妄想才存在的),當時雖然知道要出家才能真正去修道,但當時還在念書,於是作罷。沒有任何問題可以難倒您嗎?生死事大就難倒您了!修行人起我慢心已失覺照,就是沒悟自心性真實,一個說已開悟行者怎會沒有覺照到不淨心起來呢?當然,阿那含三果人已有五神通,猶有我慢心,因未究竟覺故,直到證阿羅漢四果者才真除去我慢心。世間禪四禪天五通行者也當然更有我慢心,因世間禪行者不知深入窠臼,徹底搗毀舊巢諸習故。

您不知「大我慢」之真實義,大我慢是佛慢,是欲向佛陀學習的欲望心,未來欲成佛之正面心理,這是密教名詞。您的慢只能稱我慢心,因您是未學、無知、無證之土法鍊鋼者,起我慢心是可以理解的。我慢者,是謂踞傲恃所執我,令心高舉,故名我慢,無厘頭的慢。您是自心這樣想而已,有對別人出現看不起的心態嗎?

淫欲正身命,每個來娑婆世界者都是淫慾來受生的,當然再來菩薩除外。您的測試淫慾心是靜態的,若是真實有異性在一起,是否也能如此不動心。或者碰到邪惡因緣來做怪,也會現起末知來由的淫慾心。

後來就結婚了嗎?若沒有結婚,您還是可以繼續正規學習禪修,更理解修行要怎麼來做,有此經驗正可以警惕不再走錯路,依佛陀所說大小乘經典來印證。

                     


[ 修心小參 ]  [ 問題小參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