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002.gif (10734 bytes)Exclaim.gif (1443 bytes)修身小參 --

            學氣功得入魔擾,如何擺脫呢?

法爾禪修中心 善祥比丘(俗名張玄祥)撰   


三八一、參問:

Part A:緣起

我是XX. 目前住在矽谷(靠近舊金山)。

大約在1999年,我開始接觸氣功,也對學習氣功有興趣。有一次,下班之後同事帶我去一個練氣功的道場。(氣功講議內容都是以''的形式練習而且得在紅線堶掃m習)。在當時我開始練而且身體還會自己動,在回家路上我感覺到吞進一團氣體。當晚睡覺之後被貓的哭叫聲吵醒,起來之後又覺得身體在動,(那時對佛法無知,我帶著一面是濟公,另一面是八卦的項鏈。也許對神通好奇吧!)我還以爲自己的身體的氣在運行,所以就跟隨著動。三更半夜的躺在床上讓四肢運行,當時感覺的筋脈都打通了,還以爲是好事。這樣持續了12個小時,直到快清晨6點,突然我的手腳開始在空中寫符咒(一開始沒查覺,但發覺是在寫符咒時心中開始害怕而不敢停)。寫完身體就停下來(已經是清晨6點天亮),雖然幾個鐘頭沒睡但是同事說我整個臉卻看起來容光煥發。之後我也沒有太在意這件事,只是偶爾會頭痛,但沒有很大的影響。

20006月我換工作,這時候已經開始接觸慈濟,所以會利用週末時間做老養院探訪,和書法練習班。不幸,20017月公司裁員(4人小公司),只剩下老闆。我就開始接研究佛經書。從看藥師經,普門品,地藏經,六祖慧能祖師。

Part B:

2003年,我夢到我跪在佛腳,所以開始天天讀誦藥師經。過了幾天,覺得非常疲倦,躺在床上,竟然有一團氣飛出我的腹部(丹田部位)。當天我覺得頭腦非常清晰,身體感覺比較清鬆。隔天上班時,我可以感覺頭頂上有東西跳動,但我不想讓它進來卻不知如何應付。所以我打電話到'萬佛城',居士接的電話,由於心急,我告知他當時的情況(感覺頭頂上有東西跳動想進入),他說他也發生過同樣的事情那是冤親債主,所以就認了把債還給它,它就不會打擾了。卦斷電話,我就默認,同時感覺一團氣侵入我的丹田。(與昨天同一個部位)

那個週末我上山'XX'(在聖荷西),請教主持:XX師父。X師父告訴我:不要理會,當成沒有著一囘事情。此時我對禪修開始有興趣,偶爾會上'XX'XX師父的禪修課。有次下課,交換心得時我告知XX師父,常常覺的口渴,有口臭與白膜在舌頭上。我可以看的出來XX師父的臉色顯示不安的樣子。這時我告知昨晚夢到禪堂堙]正好面向我們)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站在鐵窗後面。XX師父站起來走向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下的桌子,找到'佛說佛名經'XX師父開始教我禮佛。同時另一個師父送我一本'楞嚴咒',誦完後'囘向''懺悔'

PartC

就這樣,我每晚的功課有時會'禮佛''楞嚴咒' '普門品',或'藥師經'。在一個晚上,我夢到一個''說要離開,不然必死無疑。我只記得我趴著睡,它就離去。但我知道還有一個在我的身上。它很明顯的讓我感覺它的存在。譬如常常在淩晨3點,我會清醒,身體感覺到一股氣進入之後,手臂與腳背便感到酸痛,頭變得沉重-甚至覺得鈍鈍的。那股氣進入的方式,有時從口吞入,有時從側邊接由手臂,腳背,頭(身體的直覺)。甚至讓我夢到它離開,醒來清晨6點時,它是借由我身體的直覺,我可以明顯看到眼睛內側旁的青筋消失。但一會兒又囘來了,而且眼睛內側旁的青筋又出現了!(請看圖)這是不是'我執'

200411月皈依與星雲大師(佛立門文教中心-主持:XX,副主持:XX)。 2004 年皈依與太古精舎(中台禪寺)。2007年皈依與華嚴蓮社並受四戒。我有發願1個禮拜至少吃2日齋,如果遇到十齋日,就按十齋日的日期

2007結婚之後常常頭痛,照過腦波,看過西醫,中醫,矯正頸部,都還是會頭痛。有一次,借'普門品淺義書'看,當晚夢見一支手拿著夾子,從像是'玻璃腦'的正上中央拔出一塊玻璃(但可以看出是一塊厚玻璃)。之後的頭痛,正上中央再也不會痛了,但頭環邊還是非常的痛啊!頭痛時,變得呆稚,遲鈍-愣著,得吐氣才會輕鬆。

     請問大師有沒有看過這樣情況嗎? 或者知道解決的方法嗎?最主要是克服頭痛。

    Regards,

 

師答:  

張大德:

阿彌陀佛!2008829mail收悉,最近以沒時間回mail,所以拖到現在,我也知道您有來電,同學已跟您談過,很對不起。您的問題回答如下。

1.     大約在1999年,我開始接觸氣功,也對學習氣功有興趣。有一次,下班之後同事帶我去一個練氣功的道場。(氣功講議內容都是以''的形式練習而且得在紅線堶掃m習)。在當時我開始練而且身體還會自己動,在回家路上我感覺到吞進一團氣體。當晚睡覺之後被貓的哭叫聲吵醒,起來之後又覺得身體在動,(那時對佛法無知,我帶著一面是濟公,另一面是八卦的項鏈。也許對神通好奇吧!)我還以爲自己的身體的氣在運行,所以就跟隨著動。三更半夜的躺在床上讓四肢運行,當時感覺的筋脈都打通了,還以爲是好事。這樣持續了12個小時,直到快清晨6點,突然我的手腳開始在空中寫符咒(一開始沒查覺,但發覺是在寫符咒時心中開始害怕而不敢停)。寫完身體就停下來(已經是清晨6點天亮),雖然幾個鐘頭沒睡但是同事說我整個臉卻看起來容光煥發。之後我也沒有太在意這件事,只是偶爾會頭痛,但沒有很大的影響。高山深山中修習的不算,處於民間一般氣功都是與鬼神有關的功法,所以短期就有不可思議的效果,真是快得讓人著迷,若是無知者以為自己功力大增,連教人家的都以為自己的氣功是自己練成的,結果下場都是很慘的,死亡後淪與鬼神一夥。

2.     20006月我換工作,這時候已經開始接觸慈濟,所以會利用週末時間做老養院探訪,和書法練習班。 不幸,20017月公司裁員(4人小公司),只剩下老闆。我就開始接研究佛經書。 從看藥師經,普門品,地藏經,六祖慧能祖師。有此善緣,足可以讓您轉變命運,也許您上一世也是學佛的人,才有此因緣。隨緣轉即會有善緣讓自己能走出來。

3.     2003年,我夢到我跪在佛腳,所以開始天天讀誦藥師經。過了幾天,覺得非常疲倦,躺在床上,竟然有一團氣飛出我的腹部(丹田部位)。當天我覺得頭腦非常清晰,身體感覺比較清鬆。隔天上班時,我可以感覺頭頂上有東西跳動,但我不想讓它進來卻不知如何應付。所以我打電話到'萬佛城',居士接的電話,由於心急,我告知他當時的情況(感覺頭頂上有東西跳動想進入),他說他也發生過同樣的事情那是冤親債主,所以就認了把債還給它,它就不會打擾了。卦斷電話,我就默認,同時感覺一團氣侵入我的丹田。(與昨天同一個部位)不是什麼冤親債主,應是您去氣功道場結的邪緣,一結緣後它認為已幫助您的身體有氣產生,為要再讓您有氣感,當然一直會要進到您身體裡面去。當然我們凡人唯有忍辱是唯一方法,人與鬼神鬥法,當然是它會贏,我們只有修忍辱與般若波羅蜜智慧,離一切欲求、與一切相,無所求地一直用無為法走下去,不求什麼神力,它也是沒辦法的。

4.     那個週末我上山'XX'(在聖荷西),請教主持:XX師父。X師父告訴我:不要理會,當成沒有著一囘事情。此時我對禪修開始有興趣,偶爾會上'XX'XX師父的禪修課。有次下課,交換心得時我告知XX師父,常常覺的口渴,有口臭與白膜在舌頭上。我可以看的出來XX師父的臉色顯示不安的樣子。這時我告知昨晚夢到禪堂堙]正好面向我們)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站在鐵窗後面。XX師父站起來走向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下的桌子,找到'佛說佛名經'XX師父開始教我禮佛。同時另一個師父送我一本'楞嚴咒',誦完後'囘向''懺悔'邪因緣也是因緣,黏上了就是要當沒這回事,然後無所求地用無為法面對,讓自己身體的氣感消散,這樣也可以慢慢轉運,當然時間會花得比較長一點。若能讀誦佛名號、懺本、迴向,由佛、菩薩來幫您解決,那是更直接了當的可以提早解決。

5.     就這樣,我每晚的功課有時會'禮佛''楞嚴咒''普門品',或'藥師經'。在一個晚上,我夢到一個''說要離開,不然必死無疑。我只記得我趴著睡,它就離去。但我知道還有一個在我的身上。它很明顯的讓我感覺它的存在。譬如常常在淩晨3點,我會清醒,身體感覺到一股氣進入之後,手臂與腳背便感到酸痛,頭變得沉重-甚至覺得鈍鈍的。那股氣進入的方式,有時從口吞入,有時從側邊接由手臂,腳背,頭(身體的直覺)。甚至讓我夢到它離開,醒來清晨6點時,它是借由我身體的直覺,我可以明顯看到眼睛內側旁的青筋消失。但一會兒又囘來了,而且眼睛內側旁的青筋又出現了!(請看圖)這是不是'我執'臉上有青筋出現當然不是很好,但若是您心理無有大礙,不怎麼害怕,也沒有要學什麼神功,這樣誦經、拜懺、迴向,慢慢也可以度過去的。不執一切境就是般若波羅蜜智慧,觀一切法無所有、不可得,邪因緣之眾生會因無計可施,最後不撤退又能怎樣?何況您誦'楞嚴咒''普門品',或'藥師經'等都很好的經本,佛菩薩的威德力無量,它們是呆不住的,就怕您還迷糊執取自己有無量神功,那就會是無藥可醫了。

6.     200411月皈依與星雲大師(佛立門文教中心 -主持:XX,副主持:XX)。 2004 年皈依與太古精舎(中台禪寺)。2007年皈依與華嚴蓮社並受四戒。我有發願1個禮拜至少吃2日齋,如果遇到十齋日,就按十齋日的日期。皈依佛法僧三寶的人,不管遇到什麼問題,魔障、身病,都是可以獲得解決的,您已有了正式皈依,那就是正式的佛弟子,當然有善神守護,一切惡運都會改觀的。不過皈依一次就好了,不管是何道場、何師父,都是替大眾接引入佛們,所皈依者還是本師釋迦牟尼佛。

7.     2007結婚之後常常頭痛,照過腦波,看過西醫,中醫,矯正頸部,都還是會頭痛。有一次,借'普門品淺義書'看,當晚夢見一支手拿著夾子,從像是'玻璃腦'的正上中央拔出一塊玻璃(但可以看出是一塊厚玻璃)。之後的頭痛,正上中央再也不會痛了,但頭環邊還是非常的痛啊!頭痛時,變得呆稚,遲鈍-愣著,得吐氣才會輕鬆。若是沒有被鬼神作手腳,塞什麼東西入腦中,應不致於會有什麼頭痛。就像您說的,已似真地拔出一塊玻璃,那應是會復原健康的。現在頭痛可能是餘氣在頭部作怪,您應該用正式的打坐方法,把氣導入督脈、後轉任脈,然後回歸到丹田,以後打坐時心專注呼吸,隨呼吸上下。若此真有真氣,陽經絡之氣會由督脈來擴散,陰經絡真氣會由任脈來擴散,等到正經十二脈、奇經八脈充滿真氣後,真氣才會走入衝脈、中脈而入腦中。如此氣一入腦就是真正要修心、修大乘佛法的時候。那如何化導身體的真氣呢?於打坐中覺得丹田有氣感時,用心觀想督脈末端的尾閭穴(脊椎末端),待該處有發漲、有氣感時,再把心往上移至命門穴定點(肚臍正後方脊柱上),記得腰部要挺拔,待氣明顯到該處時,再將心移到下一定點神道穴(膻中正後方脊柱上),如此依次讓心守住大椎穴、腦戶穴、百會穴、眉間輪、鼻尖、膻中穴、中脘穴,最後回到關元穴(下丹田)。往後打坐時或做寶瓶氣時可以意念守住關元穴,然後認真做深呼吸、或做寶瓶氣,身體經絡又會再擴散些。若這樣還不能化解,那就要用觀音法門的CD片,以觀音法門來克服。若需要打坐、修行的參考書及觀音法門CD片,請將姓名、地址、郵編、取件通知電話mail過來,我們當為您寄《佛門禪修與色身功用行》(包括打坐CD片、及觀音法門CD)供您參考。

8.     請問大師有沒有看過這樣情況嗎? 或者知道解決的方法嗎?最主要是克服頭痛。魔障就是魔障,也可以依靠佛菩薩解決,若不是魔障的話更會是有辦法解決的。先要確定是魔障未除呢?還是只有真氣未歸元所造成的困擾。您可以用肩立式先試試看頭痛有無改善。其做法是頭、肩膀著地,雙腳高舉入空中,腰要能挺直。如此保持10-20分鐘,然後身體放下來施行攤屍狀,記得蓋上毯子,然後能睡覺就睡覺,不能睡就躺著休息。這樣血氣能入腦中,把不通的腦部經絡打通,頭痛自然就會轉好的。若還是魔障未除,那這樣做肩立式時,再加上誦經、拜懺、回向等,因緣成熟時客邪還是會跑掉,您就可以走出來了。不然就要找一道場掛單,由上師、禪師來處理此問題了,但要有能力與經驗者才行。謝謝您的mail

 


[ 修身小參 ] [ 問題小參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