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002.gif (10734 bytes)Exclaim.gif (1443 bytes)修身小參 --

          夢見身體爆炸是否已開悟呢?


二九四、參問:

尊敬的張老師:

 很長時間沒有給您寫信,因為最近氣脈的情況比較反復而且總在一個地方,總在右肩處還有右側頭部,現在打坐下來,基本是右臂與身體的聯接處疼痛,右臂的痛感減輕,但右手還是麻,麻感也比以前減輕,右側耳朵處感覺也很明顯,左側手感覺從中指有個脈通到左手肘部,左側耳部昨天也有感覺,右側從耳部到頭頂有一根脈要通上去一樣感覺疼,頭頂的感覺非常強烈,就算不打坐也感覺頭頂好象有股壓力都能把身體都壓扁一樣,但打坐時感覺定力比以前強了,末學近期肺部有些敏感,感覺有些弱,這也是以前的老毛病了,估計又翻出來了,可能是入秋的緣故吧。

張老師,前兩天早上(9月6日),本來是要三點起來打坐的,可是稍微鬆懈了一下,想再睡會兒,結果本來以為就躺了一會兒,醒來時卻是四點半了,唉,這坐打不成了,因為我六點半必須叫兒子起床上學,還要幫他料理些東西,所以只好暫時不打了,那就接著睡吧,我就又開始睡覺了。結果做了個夢,夢到爆炸了,這次和上次不一樣,最開始修心密的時候也夢到過,是身體無限擴大,但沒有炸,這次沒有脹大的感覺,只是一聲爆炸,主要在頭部,沒有炸開,接著又是一聲巨大的聲音,這一聲過後,感覺頭頂開了個洞,自己一下子沖出去了,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周圍空空蕩蕩,渺渺茫茫,身體,房子,床.....什麼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一個感覺在,我好像也沒有什麼特驚訝,就這麼呆在這個空裡...後來突然想起來了,哎呀,還要叫兒子起床呢,於是就著急了,四處去找我的身體,想鑽進去,這時房間和床似乎都出現了,至少我知道在那裡,我就到床上去找,可是還是沒有身體,我去兒子屋裡開燈也開不了,因為意識去按按不亮,後來一著急就醒過來了,才知道是個夢。
 
   起來後想著夢裡那空空如也的感覺,這是不是一次爆炸呢?還是第六意識的創造?也沒有特別去分別的想法,隨它去吧,愛是什麼是什麼,但心裡有些淡淡的感動和遺憾,也說不出來什麼,也不太想說什麼,感覺身體非常輕鬆,心裡也好輕鬆,這種輕鬆倒是從來沒有體會過,上班的時候走在路上也很輕鬆,開著車的時候我想,以前總是怕開車的時候打開怎麼辦?現在我也不怕了,根本就沒有一個我開車上班這回事,呵呵,什麼都沒有啊。

  張老師,末學明白相就是空這個道理了,這個有相的世界,從生出來後就開始了死亡的過程,它不斷地在刹那刹那地變化從來沒有停止過,比如我,從出生到死亡都叫王莉潔,可是王莉潔卻從來沒有存在過,哪一刻的這個人是王莉潔呢?說現在,現在馬上變成過去,過去的肯定不是,而且過去的也還是在成為過去,將來的還沒有來也不是,過去現在未來沒有一刻停留過,沒有一刻有住過,所以無住,王莉潔其實從來沒有存在過,這樣類推,一切有相皆是如此,從來沒有生過,也從來沒有滅過,一切相其實就是空,就是因為空這刹那刹那變化的有才會成為可能,所以所有的無常變化其實就是在說痡`不變的空,只能是痡`不變的空才能生出這永恆變化的有。怪不得禪宗祖師回答這就是佛!這有相的當下可不就是佛嘛!!

  那麼這個有相世界怎麼來的呢?可見這個空不是頑空,是有靈性的,有靈性才會依緣起用,因緣聚足而生起萬法,萬法當下就是空,假名為有,眾生因執著這個有,忘記了忽略了這個空,將此靈性濫用,造業受報,輪回不止,若一念回光,便瞭解了這個靈明本寂的空乃我之真性,不用再受外相之左右,不用再受感覺之牽擾,善加保護,隨緣度生,廣修福慧,決證菩提。 

尊敬的張老師,末學也認識到,我們閉上眼睛睡覺的時候是做夢,睜開眼睛醒了就知道夢是假的;那麼我們睜著眼睛醒著的時候是真的嗎?也是夢啊,白日夢,一閉上眼睛睡著了時,白天的感覺又去了哪裡呢?如此就應該知道這個白日夢是假的啊,為什麼我們卻一直不醒悟呢?夢是沒有辦法把握的,我們卻總想把握,總為夢境心神不安,其實醒了以後還有什麼呢,夜裡做夢和白天做夢有什麼區別啊?細細一想,什麼區別都沒有。

尊敬的張老師,末學也在想每次打兩座,因為現在到了二小時的時候基本都不想起座,一般我都多坐半個小時左右再不得不起來,可是時間不是很湊巧,零碎的事情較多,我以後盡力找時間多坐,感謝您的悉心指教,末學頂禮。末學上面寫的一些心得體會,雖知難入您法眼,但還是要舍卻臉皮,坦言心跡,拜請您多多鞭策,以免妄處用心,再拜請您多多賜教,末學感恩不盡。

祝 您六時吉祥,遂心如願!

    末學 王xx 恭敬頂禮

 

師答:

王大德:

阿彌陀佛!2007年9月10日mail早收悉,因最近較忙碌,未能即時回答您的問題,希望您的身體氣機問題已不是大問題,或者您已能化解了。今天再不回函,禪五過後可能又是一週過去了,現在來談談您的問題。

1.     很長時間沒有給您寫信,因為最近氣脈的情況比較反復而且總在一個地方,總在右肩處還有右側頭部,現在打坐下來,基本是右臂與身體的聯接處疼痛,右臂的痛感減輕,但右手還是麻,麻感也比以前減輕,右側耳朵處感覺也很明顯,左側手感覺從中指有個脈通到左手肘部,左側耳部昨天也有感覺,右側從耳部到頭頂有一根脈要通上去一樣感覺疼,頭頂的感覺非常強烈,就算不打坐也感覺頭頂好象有股壓力都能把身體都壓扁一樣,但打坐時感覺定力比以前強了,末學近期肺部有些敏感,感覺有些弱,這也是以前的老毛病了,估計又翻出來了,可能是入秋的緣故吧。真氣可以修復不正常的臟器或不通的經絡,若修法中不能突破,就要在平時多做一些動功,肩膀不通,抓手功一定很好用,四個方向各抓2000下,一段時間就可以化解的。肺部敏感是維生素A攝食不足,每天補充10,000~15,000單位,強化肺臟細胞,同時真氣也可以逼迫肺細胞中髒物質滲漏出來,最後咳出污痰來。

2.     張老師,前兩天早上(9月6日),本來是要三點起來打坐的,可是稍微鬆懈了一下,想再睡會兒,結果本來以為就躺了一會兒,醒來時卻是四點半了,唉,這坐打不成了,因為我六點半必須叫兒子起床上學,還要幫他料理些東西,所以只好暫時不打了,那就接著睡吧,我就又開始睡覺了。結果做了個夢,夢到爆炸了,這次和上次不一樣,最開始修心密的時候也夢到過,是身體無限擴大,但沒有炸,這次沒有脹大的感覺,只是一聲爆炸,主要在頭部,沒有炸開,接著又是一聲巨大的聲音,這一聲過後,感覺頭頂開了個洞,自己一下子沖出去了,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周圍空空蕩蕩,渺渺茫茫,身體,房子,床.....什麼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一個感覺在,我好像也沒有什麼特驚訝,就這麼呆在這個空裡...後來突然想起來了,哎呀,還要叫兒子起床呢,於是就著急了,四處去找我的身體,想鑽進去,這時房間和床似乎都出現了,至少我知道在那裡,我就到床上去找,可是還是沒有身體,我去兒子屋裡開燈也開不了,因為意識去按按不亮,後來一著急就醒過來了,才知道是個夢。平時是否想開悟的情況想得太多了,怎會夢到身體爆炸事,身體經絡打通,是沒有什麼爆炸事,若是局部氣比較旺,才有可能舜間突破某定點,無知者就會認為是身體爆炸,譬如說心輪要過不過等,突然衝破了就以為是爆開了。既然是夢,就不必在意什麼是什麼的意涵,在意、思維僅是增加自己的困擾而已,何況您的習氣是善於動心、用心,若身體虛耗點,難免就會有一大堆的夢境。

3.     起來後想著夢裡那空空如也的感覺,這是不是一次爆炸呢?還是第六意識的創造?也沒有特別去分別的想法,隨它去吧,愛是什麼是什麼,但心裡有些淡淡的感動和遺憾,也說不出來什麼,也不太想說什麼,感覺身體非常輕鬆,心裡也好輕鬆,這種輕鬆倒是從來沒有體會過,上班的時候走在路上也很輕鬆,開著車的時候我想,以前總是怕開車的時候打開怎麼辦?現在我也不怕了,根本就沒有一個我開車上班這回事,呵呵,什麼都沒有啊。 若是身體真有變化,是會在身體有用力的時候,譬如說出坡、爬樓梯、搬東西等等。若是打開本來,應該有心的靈通現起,若還沒有此現象發生,都是沒有實質的意義。身體輕鬆算是一個好現象,但離開悟的心靈狀態,還加上身體真氣異常旺盛得不能駕馭,這才是真的開悟現象,若沒有不能同日而語。

4.     張老師,末學明白相就是空這個道理了,這個有相的世界,從生出來後就開始了死亡的過程,它不斷地在刹那刹那地變化從來沒有停止過,比如我,從出生到死亡都叫王莉潔,可是王莉潔卻從來沒有存在過,哪一刻的這個人是王莉潔呢?說現在,現在馬上變成過去,過去的肯定不是,而且過去的也還是在成為過去,將來的還沒有來也不是,過去現在未來沒有一刻停留過,沒有一刻有住過,所以無住,王莉潔其實從來沒有存在過,這樣類推,一切有相皆是如此,從來沒有生過,也從來沒有滅過,一切相其實就是空,就是因為空這刹那刹那變化的有才會成為可能,所以所有的無常變化其實就是在說痡`不變的空,只能是痡`不變的空才能生出這永恆變化的有。怪不得禪宗祖師回答這就是佛!這有相的當下可不就是佛嘛!!不要落入葛藤中錯會古人意,若無開悟何來修得成佛之說。開悟後能遇種種事境而不黏,智慧開顯,任何時間、面對任何事,都能自在不黏、無礙於心,這樣才能有點空的樣子。此空若要用《般若經》十八空的道理去追尋,那也僅能得有餘依之涅槃。佛者不是能討論這些就是佛,佛者是心裡無有絲毫葛藤,更不會有心病障礙自己的心理,所以如來得最清淨覺,我們得幾許清淨?有清淨就有功德相產生,所以如來具足十八圓滿功德相、廿二種總別德,您說的佛能得幾種功德相。可以看看如來佛的廿二種總別德,最清淨覺為總德相,經云大宮殿中是薄伽梵最清淨覺。總德相衍生廿一種別德:(1)不二現行,(2)趣無相法,(3)住於佛住,(4)逮得一切佛平等性,(5)到無障處,(6)不可轉法,(7)所行無礙,(8)其所成立不可思議,(9)遊於三世平等法性,(10)其身流布一切世界,(11)於一切法智無疑滯,(12)於一切行成就大覺,(13)於諸法智無有疑惑(14)凡所現身不可分別,(15)一切菩薩正所求智,(16)得佛無二住勝彼岸,(17)不相間雜如來解脫妙智究竟,(18)證無中邊,(19)佛地平等極於法界,(20)盡虛空性,(21)窮未來際。這種樣子才是成真正的如來佛,其他的都得再學習如何成佛。

5.     那麼這個有相世界怎麼來的呢?可見這個空不是頑空,是有靈性的,有靈性才會依緣起用,因緣聚足而生起萬法,萬法當下就是空,假名為有,眾生因執著這個有,忘記了忽略了這個空,將此靈性濫用,造業受報,輪回不止,若一念回光,便瞭解了這個靈明本寂的空乃我之真性,不用再受外相之左右,不用再受感覺之牽擾,善加保護,隨緣度生,廣修福慧,決證菩提。未見真空何來見頑空,不見頑空何能得堅固之定力,無有正定之力何來得真正解脫?究竟者討論事端,佛還說是戲論。未究竟者就討論這些,就像未到寶地,述說寶地如何如何,更是毫無根據的虛論。此您所謂 能用之心者,世間禪定者也可以用,但不為世尊所允許,學佛禪者不能入於世間禪中,所得都是世間果報。若不能證到空、無相、無願三昧,都是世間凡夫,死後受世間天報而已。

6.     尊敬的張老師,末學也認識到,我們閉上眼睛睡覺的時候是做夢,睜開眼睛醒了就知道夢是假的;那麼我們睜著眼睛醒著的時候是真的嗎?也是夢啊,白日夢,一閉上眼睛睡著了時,白天的感覺又去了哪裡呢?如此就應該知道這個白日夢是假的啊,為什麼我們卻一直不醒悟呢?夢是沒有辦法把握的,我們卻總想把握,總為夢境心神不安,其實醒了以後還有什麼呢,夜裡做夢和白天做夢有什麼區別啊?細細一想,什麼區別都沒有。您這樣繞一圈,結論是白日夢也是夢,睡夢中的夢更是夢,所以「夢中說夢是兩重虛」,那為何花那麼多時間去分析這些無意義的思維,讓心打死,不會胡思亂想,只問耕耘,不過問任何事情,可能會早一點開悟自心性,好好加油努力以赴吧。

7.     尊敬的張老師,末學也在想每次打兩座,因為現在到了二小時的時候基本都不想起座,一般我都多坐半個小時左右再不得不起來,可是時間不是很湊巧,零碎的事情較多,我以後盡力找時間多坐,感謝您的悉心指教,末學頂禮。末學上面寫的一些心得體會,雖知難入您法眼,但還是要舍卻臉皮,坦言心跡,拜請您多多鞭策,以免妄處用心,再拜請您多多賜教,末學感恩不盡。今生有幸學習正法,就要學無上菩提法,無上菩提法是不用一法,無一法可得,無一法可用,抱持這種心態修學,本來是很簡單、扼要的事,但有幾人於廿、卅年中能自甘寂寞,不去一法、不思一念,所以半途都是認賊為父,認妄為真,錯失今生的大好進步機緣。總歸一句話,若不能證得空三昧、無相三昧、無作(願)三昧,再進入陀羅尼門,都是走錯世間修學佛法的道路。謝謝您的mail。

 


[ 修身小參 ] [ 問題小參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