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心中心法先修班心得報告(2-4) 
                                                              
台中班 心照居士


三、台中班上課的點滴()

第十九週(10/31)師兄首先預告12/25將舉辦跟上回一樣的求大悲水法會。哇,老師真是慈悲,讓大家能有此機緣再請到大悲水來內服、外用哩,只可惜算一算那陣子我剛好要忙著作教學成果觀摩,無暇抽身北上,嗚只好暗自祈禱未來尚有機緣囉。接著,師兄還轉達了老師所交代的一件事~~平日可用雙手結連環扣﹔據說這樣做的好處是除了幫助以後某印較好結之外,還具有某種特殊功效。阿香師姐此時便插口說了自己曾碰上某種狀況,夜間尤其嚴重,故當時老師就特地教她睡眠時當要這樣做。師姐她還由此提醒,特殊手印不可以教人結或被看見,但這種單手各自壓指的方式則可以時常作,亦不必怕別人看見。她一邊示範著,我腦中同時閃過一個奇異的連結那個動作不正近似敏督利颱風那次,出現於我夢中的那項功課嗎?…當時不以為意,更不可能照作,現在則剩一陣無言(註:當然夢中所得不能當真,起碼要有經典或過來人教過,才比較穩當,不然有時真假難分,大意就會出差錯,您這樣做是對的。)然後師兄又想起一事,以某個有關潔癖的例子告訴我們修行的心態,其內容大意是~~~ 修行要去除分別心與執著,並且當下承擔,無論發生什麼感染或更糟的事,都必有其前因後果,如果只是計較著雞毛蒜皮瑣事,那一定不會進步的。 是呀,習氣毛病很重的人,如果不能修到心裡去,甚至一天到晚挑三揀四、嫌東嫌西、自私自利,那就算外表的工夫再厲害,或者找上最高明的老師來教導,一切仍屬枉然啊。(註:修行是要斷五蓋,去除貪、瞋、癡、慢、疑、邪見等,若一個心都放不下一些習氣,怎能算是在修行。我執、法執等名相看起來很簡單,當您一開口說別人時,可能自己就犯了我執、法執了。)

然後是一些佛理的薰陶,講述一闡提(不具善根人)有佛性否~~(此處偷剪網路文章來對照迷失菩提性的人、没有善心的人,有没有佛性?做壞事時没有佛性,但是以後總有一段時間,即使千萬億刼以後,他也是會發善心、也會成佛,人不是絶對的,所有的眾生也是一樣,不是絶對的) 接著作動功,正式打坐。中午則還講到營養素之泛酸等的功用。到了午休起來,先做了動功,之後便開始佈置場地,準備要經行。這個對我來講,十分新鮮,以往在網站及老師的書上看過,卻沒親眼見識。大師兄看這陣仗,大概也有點不放心,所以耳提面命了一陣子,強調過程中的幾個要領,包括站立、舉足與轉身姿勢的掌握,複誦指令時的要訣,最重要的是把自己放空(拋到虛空)。師兄還舉自身的例子,說以前師兄姐在過程中因為不得要領,結果除了他(聽到口令立刻跑)之外,大家通通被老師斥責,以致後來所有人都跑去問他到底該怎麼做,才不會又被老師抓包。

啊,倘若只有外表形式的拿捏,看來的確不容易過關,可是到底怎樣才叫做拋到虛空呀,不好懂耶,難道是那則公案裡頭的境界嗎? 正兀自揣摩時,經行就開始了。由於關涉到整體氣氛,故大意不得,眾人皆隨著指令和開示,攝心從之。我一開始有點緊繃,但漸漸摸索到竅門後,也就安然許多,只是,離把自己化空的境界還有一段距離,頂多可以暫時不攀緣什麼而已,果然蠻遜的耶。 最後一炷香則是修觀音法門之五會念佛。 附記~~後來自己在家吃完飯,也試著經行一番,一回生二回熟,身心方面倒是領略了一些法味,只可惜一旁無人開示,只好自己琢磨了。(註:此法是經行、禪定、觀音法門等的綜合體法門,可惜場地太小了,做起來應會失去一些效果,祇是讓您們見識這個法門也好。)

第二十週(11/07)師兄宣佈老師即將下來的日期(11/21)和時間(8:30AM.)。聽了既期待又擔心,尤其什麼事都逃不過老師的法眼,自己到底認不認真,屆時馬上就原形畢露囉。師兄還說老師為了校稿即將出版的書,總是忙到很晚。啊,老師真是勞碌,為了行菩薩道,總有忙不完的事情,還要操心這北、中兩班學員的進境,實在太辛苦了。謝謝老師。 接下來我們繼續作動功,以便待會兒懺悔印較順利些。中午用餐,發現最近幾次都有師兄姐額外帶來好多水果,讓大夥吃得超過癮的,感恩。下午上完概論,漫談六度和另一佛教網站後,即修觀音法門之大悲咒語六字大明咒,(奕皖版本)。很奇怪,一天就這麼過去了,果然是光陰似箭哩!! 結束時,師兄特地叮嚀我們要精進些,免得那週。嘿嘿,跟我擔心的一樣。

附記~~11/10看著法爾網站新貼的文章 (如何利用金剛經來修行) 中,有一段讓我驚異的文字,關於愛吃甜食的。大意是~~喜歡吃甜食,則脾強而傷腎,腎臟衰弱者通常意志力不夠,講話很好聽,但偏偏就是做不到。為什麼?腎臟不強者是沒有意志力,就算講了一萬零一次也還是做不到,沒有琱葝搕O之故。總之,腎弱會導致三種現象,第一個是手腳發冷、第二個就是意志力不堅定,嘴巴講得很好聽,我會做到、我會怎麼樣,但是永遠做不到,持續力沒有;第三個是講話中氣不足,個性畏首畏尾、很胆小、害羞。因此從一個人的講話、行動,也可以看出哪一個人的臟器有問題。

讀完後我啞然失笑良久,(怎麼這麼準哪?! 此簡直是為我量身定作的描述哩)……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積弊如此深,難怪會…!!且所有個性毛病居然都和臟器、食物有關,想一想,真的挺恐怖的耶﹔果然還是中庸之道最利養生與修心哩,看來以後每種滋味都要適度去食取,不能過猶不及,免得障礙了身心還不知不覺咧。(可惜那個我上班日子裡採集外食的大本營~~便利超商~~中,素食者可以享用的,多半只剩糕餅麵包類,且通常甜到不行,再運氣好一點時尚有單一口味的飯糰與三明治可選購,難怪我迫於現實及嗜習而吃進一大堆甜食,唉,如今得想辦法另覓出路囉。但冬天吃生菜沙拉好像也怪怪的,真傷腦筋,幸好早上外頭販售素食的小攤販還不少,可以均衡一下,耶,感謝有他們!!)

第二十一週(11/14)簽到時,阿香師姐說老師在問我近況,(嘿嘿嘿,因為我每次打這份報告時都會不小心憶想起老師,老師您大概也略有覺曉吧,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吵您的!!)…她自己則疑惑著怎麼常感覺不到我的存在。哇,我是隱形人??嘻嘻。這時倒是想起李白的詩句喔~~~問余何事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反正我本來就是中氣不足,個性畏首畏尾、很胆小、害羞的人嘛,哈哈哈,就算哪天從人群中真消失了也沒人發現吧。其實這個特點在讀小學時就形成了,以往本認為應是血型、星座在作祟,(現在方知是臟器在主導呢。)不過後來自我檢視到,不喜歡說話啦發表啦倒是有個好處,亦即少造口業,呵呵,因此我打算仍繼續隨機持守這條不語戒(可惜工作時就不方便,尤其一站上講台,為了吸引學生注目或豐富教學內容,免不了要插科打諢,造成若干不妥。日後只好多多觀照自心,至少不致招徠修行層面的禍端囉。) 後來師姐更仔細看了我,並說氣色還不錯,還叮嚀要繼續用功,老師快下來了,會檢查唷。我則笑笑說,對啊,不用功的話老師可能會罵人囉,我很怕會被罵耶。(註:初學者守不語戒最好,開悟者更要守不語戒,一直到要弘法時才能開口,但話說多了,都是傷氣的。)

接著課堂上師兄提起一事~~在座已有一位師兄進入心地修行層次。哇,好厲害,恭喜他呢﹔而能看見他人進步,這師兄自己應該也很欣慰吧。大師兄則順道描述每一禪天的境況,並舉自己參加法會所發生的經歷為例。我雖然沒實際概念,但也聽得津津有味,甚至聯想起世間禪和如來禪的差異。不過也依然覺得,每個人的宿緣、福德和精進程度都不一樣,未來各自會怎麼發展,還很難說,因此要走到像大師兄甚至老師的那種境界,我們都還有好長的路要走呢,這一生沒走到,下一生還得再用力走哩除非已先去西方極樂世界掛號搭飛機,哈哈。(註: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各人各有因緣不同,只要努力學習,修行路蠻長的,二十年不為長呢!)另,沒看見小叡叡,大家總覺少了個開心果似的,經過瓊梅師姐說明,才曉得原來是在準備著參加爺爺的八十歲壽宴,嗯,也祝他老人家福如東海﹔但這時我也突然發現自己到目前都沒請過假,(不過這種話通常不能隨便說出,免得馬上就破功了,呵。)也許,真的有護法神在督促我耶,雖無言但還是感恩囉。 對了,還領到了向班長訂購的大悲咒CD(奕皖版本)。當時是阿香師姐本已發畢要轉身出去,突然間又轉回來,看著我,才一邊拿給我,一邊疑惑地問著自己怎麼都會忘記我。啊,看來對師姐真是抱歉,其實是我自己太內向了,鮮少主動跳到她面前拿啦問啊什麼的

緊接著修懺悔印兩小時,現今手指的痛是到末尾時刻才咻咻地疼,但也差不多要下座了,所以干擾減緩了﹔至於腳嘛,也還是那個痠硬的老樣子,不過至少不像在家裡時那樣坐不住,也許是共修時的力量在福祐與牽制著吧,何況這次我正前方坐的是上回那位比丘尼師啊,讓我很欽佩的那位唷。 下午聽課,師兄應觀眾要求,漫談老師的學經歷、行誼、以及和一些法師的往來情形。(嘿,好精采,但這裡就不贅述了﹔且過程中可以感覺得到大師兄對老師的超級孺慕之情。)嗯,如果再加上師兄所言所親身參與的那些經歷,大家就會更清楚與珍惜今日能在此處修學的福報了。(註:您大師兄是在做「造神運動」,他應該閉門思過,與課程無關的話少講,這也是一種心地去法執的修行。)緊接著修五會念佛,在前三會中站立著,意念依序守著湧泉、命門和明點,然後坐下﹔嘿,我還是沒消沒息的,可見跟阿彌陀佛結的緣還不夠深哪,要加油。

附記~~11/14寄一系列心得報告回法爾,但不小心打錯一個蠻重要的字,真是失禮。11/15老師回信交代。我從中得到絕佳指示,來化解好幾項障礙。嗯,其中的連環扣這招真的很有效,只可惜睡著睡著就會自動鬆脫開,不知道有沒有辦法避免此情況。(註:睡著了,當然會失去意識,手指不能再勾住了,除非您覺性睡而不昧,這可非常人所能做的。能做連環扣而入睡,也得到適當的氣,因而能好好入睡,這樣也不錯了。)另,最近認真綁健康綁帶,卻讓腳重重脹脹的,且環跳那裡非常不舒服,感覺這上下半身竟是分開的~~下半身痛到吃不消,上半身則沒事兒似的,怪哉﹔(註:是職業病,常站立上課講話,下半身腳部經絡不通,話說多又傷氣。綁帶要好好綁一段時間,下半身氣機應會好轉的。)再者,睡醒時發現自己會向左半身蜷曲,大概真的長短腳的毛病還沒治好。11/18致電元亨寺詢問,才發現受戒日期和原先網頁上所公告的大有出入,這下我的計劃又泡湯了,因為本來的日期只需請假兩天(我有課的日子蠻集中的,而它剛好有跨在我沒課的時段上),對家人也可以先斬後奏﹔但新改的則要請假一整週,我根本無能為力了。嗚(註:一失一得很難說,隨緣就是佛法。)

第二十二週(11/21)老師回來了,可惜只待了一個小時多。且經過調查,發現約三分之一的人沒認真天天打坐兩小時。老師出言責備時,威德力再度迸現,氣氛霎時凝肅起來,雖然老師是如如不動在教訓人,不過戳破場內多人心病,立使多數人噤若寒蟬,愧不敢言。尤其啊,老師說我們連第一句偈的「空身」都做不到,更遑論其他了。聽了讓我持續內疚好久。此外,發下了講義傳授「心中心咒」的唸法,也新教了一個手印,叫做菩提根本契印。咦,明明僅將懺悔印略作變化而已,手指卻立刻痛起來,果然所刺激或開發的經絡又改變囉。

由於老師尚要趕搭火車南下,因此講了一些佛學概論(成實論之內容來教導),並交代一些事情後,九點前匆匆離去,臨別時,他老人家忽然眼睛橫掃在場每個人的面容,呵,果然銳利至極。對了,老師還說到不用執著他是否在此不在此,大家要專心用功,咦,怎麼突然提起此事,難道是說給一些人聽的。後來大師兄不知何故,對於此話也做了一些延伸。不過反正我從未在打坐時用眼根看見異相,且定力還夠,因此倒不太擔心這類魔相或善境。尤其歷來公案中有蠻多啟示教誨的,所以知道如如不動的重要性。但我也想到,那些在過程中發通的人,真的需要蠻大的勇氣與膽識來面對這些耶,(好在世尊慈悲,以「制禁通」使佛子眼不能見諸奇異事,讓人不致發狂) 其實通過了也就沒事,怕只怕有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吧。 終於,要打坐了,這一次修加行印(菩提根本契印),誦心中心咒。一如往常掉淚。同時感覺氣的出現。下午上佛學課程。師兄又提到那被下咒札針的事,並由此講了個重要的觀念,修行人要能自己排除障礙,反正沒有打坐坐死人的,哈哈哈,所以能在打坐中消業障兼強身,何樂而不為呢?!最後修完念佛法門,便提早放學囉。

附記~~夢見一位素昧平生的女醫師替我與家人望聞問切,而且出言寬慰。且最近有同事說我氣色好,嗯,果然打坐的妙用無窮。至於夢見偽鈔車票事件,不貪不瞋,過關。(註:夢中是半昏迷狀態,所以是最好考試的時候,夢中不迷,覺醒時應不會犯著種種貪欲事。)再來,最近覺得自己像個電梯,平時銅牆鐵壁關起門不攀緣,專志對付內心升升落落好不熱鬧的習氣與五毒,尤其對一些事情的看法、見解、學識、個性、習慣、瞋心、慢心...等等之類的,設法將之一一砍殺無赦,降低我執,(因現今尚無法做到能以如實空的體,面對如實不空的境,內心都如如不動哇,只好用銳利一點的辦法哪 )﹔但遇到因緣來叩門時,仍需應緣將大門打開,盯著自己僅用空蕩蕩的體性接納這些人事物,自自然然地處理生活中的各種事﹔而處理完後毫不戀棧,重新再關起門來逐一對著毛病繼續修修修!!(註:是有點樣子,但不能放鬆、自滿。) 所以外人看我一臉平靜悠哉的,其實哪知道每天我都在跟自己內心作戰,屢仆屢起哩,畢竟習氣毛病累積得太厚重了。 其中有個方法想要在此讚嘆的,正是用意根攝住佛號的這一招~~~只要察覺五毒冒起,趕緊用一個佛字將其照空,空空空空,不再任意起心動念,果然就會比較清爽自在,定力也稍強些囉。此雖看似有為法,但人在河中也只得靠船筏行個方便啦。但願如此調伏自心和勤修六度能讓心地更清淨些。(註:沒有直接得無為法的真如性的,都是關關方便─方便波羅蜜多,以有為法熏習無為之境的。)

目前色身上雙盤僅能撐一小時又幾分鐘,而每次放棄持續雙盤的原因,都在於氣沒辦法通過髖骨、環跳穴那一帶時,搞得整個部位痠痛異常,像被掐拽擰擠似的煎熬著,且此身體的緊張不適,常連帶干擾著精神的安寧,咒語也唸得不順溜。只好於平時勤練屈膝扭胯了。果然有一回單盤硬撐不散腿,兩個小時中,左腳掌和小腿的氣居然就通了,恢復成剛上座時一般的沒事狀兒,讓我強烈覺得肉體真是個大騙子,由此也理解到心意識所認知的真真假假並非絕對與永恆呀。不過,自知以上這都只偏向意解,離真正證到空身還早的呢,要多加油! 此外,重新上網看公案禪機時,發現有段話深深映入眼簾~~徑山宗杲大慧普覺禪師所言之:「過去事或善或惡,不須思量,思量則障道矣!未來事不須計較,計較則狂亂矣!現在事在面前,或順或逆,亦不須著意,著意則擾方寸矣!但一切臨時隨緣酬酢,自然合著這個道理。」呵呵,也許就是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那種意境吧。此乃近日的體會了。另,隱約感覺新學到的這個手印威力無窮,因為它很快就可打通氣脈,挺不可思議的,甚至,有著收驚般的效用耶。好在我沒什麼欲求,因此也不至著魔啦,平平淡淡修法,冷暖自知,滋味即在其中矣。(註:平常心即是佛法,般若波羅蜜多是說一切無所有、不可得,您能深入體會。)

第二十三週(11/28)大師兄首度介紹氫氧加矽鈣的濃縮夜,功效良多,聽起來比仙丹還神奇。科技進步的好處也就在此吧。再來師兄講了件讓我聽完心有戚戚焉的小事情。他說一般人怎樣他不知道,但有一位師姐,只敢在週六去法爾,因為那班都是老同學,否則一碰上新班的其他人,她就極不舒服,回家必定得躺上好幾天,但是自從灌頂之後,就不易再有此現象了。師兄註解說可見有沒有護法神,真的大有差別喔﹔然後他又補充說,老師每次幫大家灌頂完,也要躺上好久,因為要幫眾人承擔業障啊﹔由此亦可見修法前必須先灌頂求得法允的重要性了。嗯,我也才明白為什麼以往自己處理學生的問題,就算只是找兩造來口頭輔導,完畢後學生開心離去,但我卻總是虛脫不已的緣由了。嘿嘿,大乘佛法果然不簡單,密乘就更不用說了,不知要幾地菩薩才有辦法玩得起呢,一般無知者真是太貢高我慢不知輕重啦。

接著做完三種動功,便開始修菩提根本契印,同時口誦一切佛心真言。嗯,關於這個真言,大概因為真的熏了很多遍,以致平時偶爾也能不誦而誦”…(沒動念要誦,卻不知不覺開了頭且一路唸完,真有趣) 中午用餐之際,阿香師姐特別過來我們這區,針對我說,老師有跟她提到上週的我面貌看起來有比較清澈,她也說老師有講大部分學員都有在進步,且老師離開前掃射過眾人,於事後還一個個對照著問她,說那個坐在哪個位置的誰誰誰,看起來怎樣怎樣的。 旁邊幾位師姐聽了,都覺得有趣。我倒只想輕拍胸口說聲好險 今天又加菜了~~宜蘭的特產牛舌餅。香甜薄脆,真的很好吃唷,謝謝請客的師姐了。

下午上課時,大師兄描述說上午那支香打坐的手印非常殊勝,且中途還有個意念告知其手印結錯了。呵,聽得一旁的我們只有空羨慕的份。然後師兄他還打趣說,中午他便告訴羅媽媽,佛堂這裡的菩薩就很靈驗了,不用到外面隨便拜囉。這一點,我倒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原因就不多說了。 再來,師兄講解打坐階段碰上的色身各種毛病要如何對治。嗯,不夠長進的我,那些禪病泰半仍未出現,因此聽起來有點隔靴搔癢,但還是仔細記下來,以裨不時之需。最後修觀音法門之大悲咒,靈巖山寺版本。照樣有些精神不濟昏沉欲睡,看來體力太差還要再加油了。(註:當昏沉起得注意頭頸支是否擺對,若對了,就要用寶瓶氣誘發起真氣,就不會昏沉欲睡了。)

附記~~11/29初次覺得趺跏坐時右腳湧泉穴有氣感,後來更是每次皆然。而修法中掉淚後,眼睛反而更清澈,一點也不像哭過似的那般紅腫貌。頭頂亦有氣在游走。手指就更不用說了。平常有照老師交代唸心中心咒,但有一點顧忌~~怕不小心薰多了,連上座時修菩提根本契印時也唸成這個就糟了,哈,我果然是個膽小鬼。12//03 12/04出差去研習兩天一夜(需外宿於飯店),和這一大票人攪和在一起,身心開始接受考驗,準備從中檢核我的修行進境。這些人我大部分都沒見過,對方個個皆是小有來頭、甚為重視頭銜的(例校長主任督學課長之流的比比皆是),但跟以往一樣,自己很明確就是知道哪些人心地不清淨,不過往昔我比較會罣礙或無止境聯想(雖然皆未曾說出去),如今早已學到要放下,覺而不住,心清國土清,就無所謂清不清淨的問題了。(註:此等凡人心境能覺而不住易,若是心感知非人境界,真能做到覺而不住,那功夫可已非常好了,希您能多練習去阿賴耶識的妄執性。)好玩的是飯店裡本團的近百人中,只有我一個吃素(難道跟人格特質有關?)…哇,整桌菜都是我的?主辦單位如此盛情,我卻只有一個念頭~~別開玩笑了﹔不吃完浪費,吃完了卻又一定撐死,唉。幸好不久後有兩、三人特意來陪我,解決此一困境。雖別人無從理解何以要對素食有所堅持,且我幾乎成了異數中的異數,但不用破戒,三餐終也吃得心安理得呢,嘻嘻。

第二十四週(12/05)師兄特地交代矽鈣濃縮液不可多吃,因裡頭有七十多種重金屬。再來,本班課程原先是預定於十二月底結束的,但中間因為老師有出國、趕稿、留在台北教新班的緣故,無法每次到場,因此可能會再延到明年才結束,換言之,雙盤的考試還未開始,大家可以趁機再更用功些。啊,我們何其有幸,但辛苦的可就是大師兄伉儷啦,尤其他們的寶貝兒子,總得忍受爸媽週末老是不在,換成是我在他這年紀碰上此境,大概會有點哀怨吧。嗯,所以我們這票同學不努力點實在說不過去耶!! 緊接著師兄繼續講課,修正上週所談之聖智三相,並以禪宗的三關來比較,還提到了四加行。 接著即作動功、打坐。 中午用完餐和甜點,(大甲的奶油酥餅嘻,幾次以來加的菜都是甜點唷…),有多位師兄離席,準備搭車前往高雄受戒。嗚好令人羨慕啊。 下午人一少就顯得更冷清了,繼續上唯識課程,並淺談開悟之徵候。最後修觀音法門之大悲咒與六字大明咒。出坡時阿香師姐問我嘉義受戒的事,並且引她自己與劉師兄受戒遇上的障礙為例,告訴我這方面都是難免的,但不用為之罣礙。嗯,我懂了,謝謝。

附記~~12/07右眼皮一直跳動,時常有微弱氣感在四肢內移動,尤其吃完東西後最明顯,有點奇怪。另外,最近已經可以連續單盤兩小時不放腿,因為氣在該處似乎已經通了而不會痛,所以接下來好像必須強迫自己在修法開頭要先儘可能雙盤囉,只是以前實驗的結果發現,由於結手印後,氣會往上跑,所以腳就無法忍耐雙盤。如今看來倒是不得以少為足,只好乖乖朝兩小時雙盤的目標邁進囉,啊,這段路還有一番硬仗要打呢。加油了。此外,最近腹內屢出現微弱的跳動感,難道內臟也會抽筋?(但並不會痛啊。)其實這種感覺去年春季就出現過了,彼時因在嚴格控管體重,因此不但食量小,且天天跑步外加作柔軟操,又塗了一種燃脂的凝露(抹完之後會熱辣辣的),所以有一些怪現象,其中之一就是這個腹內的跳動感,但後來懷疑自己甲狀腺有毛病,因此反而不敢繼續節食,只希望恢復正常體重,於是久而久之,腹內的跳動感就消失了。如今又偶爾出現,有點驚訝。可惜應該不是胎息,因為我還沒那種火候。(註:身心所有變化體會一下就放下,不必在意,這些都是過程的現象,也可說是善境界,但記得不要執著。)

12/10這幾天諸事不順,照理來講正好修心﹔但業緣不斷進來,遂使氣色不佳,小小瞋心亦冒著煙,耐性更是降低,唉,修得這麼差,該打屁股好好懺悔了。只好不斷提醒自己,人生境遇的順逆起落,皆表徵了所謂的無常,實在不應太過操煩,應如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一文中所寫之~~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是。願我有真正的智慧來照破煩惱!! 另,感冒的徵候已經持續兩週多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說它感冒又不盡然,因為只有在晨間及起床後才會鼻塞、打噴嚏、流鼻水,但日間活動活動(加上作乾坤對對碰)之後就緩和了,要直到晚上入眠暨隔天起床這段時間才再趨於嚴重。難道是過敏性鼻炎? 可是以往不太會這樣,尤其小時候我便以健康寶寶著稱的呢,(直到年紀越大身體才糟蹋越嚴重),而上述的過敏症狀甚至是在近期打坐較密集(…靈性更提高?…)後才加重的,但我明明都有按步驟在作按摩呀,真是搞不懂。(註:靈性提高時,遇緣則黏,因阿賴耶識的執藏未去,所以有境則黏,就會導致身體不適,根本方法從心地去解除,轉阿賴耶識對一切外境的執著,但對現在的您可能不易做得,所以退而求其次,要隨時對症吃藥治療,當感冒處理就對了。)

比較好玩的是,我的身體會明顯變糟,通常是在跟一大群人攪和太久之後,最是嚴重,舉凡帶學生校外三天兩夜畢旅,或是參加教師研習兩天一夜外宿,以及整天處理學生問題之後等,心力交瘁之際尤會如此。而前天因故去了美容院洗了髮回來,甚至連右胸都隱隱作痛,實在詭異。只好希望自己早日練得金剛心和金剛體囉。好在,上座誦咒、結菩提根本契印的當下,這些怪問題通通會立即被解決,也就是,像以往被收驚的經驗般,明顯感覺頭頸有股煞氣被抽離,甚至原先像是被掐住的喉嚨也鬆開了,然後呼吸也順暢了(不再鼻塞),胸口也舒坦了,眼睛更是亮晶晶,實在不可思議。尤其我總覺得,打坐的這兩小時中,前半段是在消業,後半段則是在充電,非常值得﹔但我總不可能二六時皆在座上吧,因此只好利用平日一有機會就結連環扣,效果也不錯,只要手指和腳底的氣開始流竄,人也就比較有精神了。但何以如此,愚魯的我也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還盼老師開示哩。(註:已說明如上,但這也是在度某些眾生,所以問題能解決就不是問題,您已可在修法中化解就好了。)

第二十五週(12/12)簽到時順便加菜~~阿香師姐請我們吃起司,(煙燻口味的,好好吃,跟超商賣的很不一樣),據說很有營養,也是素食者的必需品唷。 然後師兄說明12/19停課的緣由,並確定老師將下來的時日(最快將是12/26那週)。此外也提到關於磁能寶的種種。 接著上課講解偈語和唯識學,嗯,這些內容已經蠻深奧了喔,好在我之前下了點功夫: 將法爾網站經典選讀中的八識規矩頌全文已列印出並讀畢,且大學時代修佛學概論的底子還在,故稍有粗淺概念,不至於鴨子聽雷啦。聞思修啊聞思修,總應面面俱到不宜偏廢囉。 再來是打坐,尚不確定能否雙盤良久,故仍單盤,可惜這麼瞻前顧後不勇猛精進的後果,就是中間偷換了一次腿,該打。 中午則拿了更生地黃丸(老師交代我要補腎用的),氫氧和矽鈣濃縮液(我想調理自己和家人身體用的,尤其眼睛方面),以及兩個小空瓶(可以滴也可以噴,是師姐他們自費購得的,感恩)。阿香師姐還很仔細的講解如何使用呢,謝謝。

下午師兄繼續講課,並徵引了些許好玩的例子,其中除了有見識過恐龍的那位師姐的小故事外,另一讓我印象深刻的則是關於~~一位師兄的兒子,在打完籃球後失神失神,而被觀出前因後果(原來是爬圍牆摔落和…)的小軼聞。對呀,若換成我是這位小兄弟,聽到有人點破這些時也會嚇得跳起來吧!哈!此外,由於現場有一些師兄姐使用磁能寶加綁帶繫在頭上,大夥便開了小玩笑,說應該要寫上必勝二字,還有師兄更妙,說:不,應該是寫必定成佛’ !! ” 呵,真會開玩笑。 最後打坐修觀音法門之寒山鐘聲,嗯,察覺自己下午時分的打坐功夫比較差,難道是因為中餐都吃得太豐盛了嗎?(註:飽食會礙氣機,若氣機不旺,丹田還未成形者,要打坐還是要少吃一點。) 出坡時三位受完菩薩戒的師兄師姐回來了,大師兄說如果有人會看的話,就會看見他們三位此際都是全身金光強強滾唷。嘿嘿,我們這種人看不見,只能感覺他們是法喜充滿而且莊嚴端聖啦。隨喜囉。(註:首批三位菩薩戒子得戒歸來,真是可喜、可賀,其他的人今生不發菩提心,一錯失受菩薩戒,又要在下一生能發菩提心,已是數萬劫過去了。)

附記~~12/13使用濃縮液後,像被春風拂面,但真正叫我驚訝的,是體會到大師兄所描述的那個境界。不知如何描述,反正就是打坐時氣旺到身體動不了耶,只剩一個心意識在呼喚,但不會動就是不會動,雖然沒有任何恐懼感或不舒服,可是此經驗前所未有,實在也有點不適應。(註:入禪定的狀況不適應?以後的次數可能會越多,所以要平常多學習各種知見,然後隨時能適應各種身心變化。) 至於連環扣,終於比較上手了,可以在某次午休兩小時中都沒鬆開呢。 對了,還有一件事要談卻每次都忘了,是有關第七意識方面的,而這也是最近聽比較多唯識課程後,自己憶想到的。好像是教書三、四年之後(約為九二一震災之後)吧,察覺到自身一個特殊現象。常常是做事情做到一半,就會有不相干的影像突然冒出,(因這些影像是自己經歷過的一些事,所以確定不是客邪)﹔但當時僅以為是什麼回憶在浮現而已,但後來觀察久了就有些狐疑,因為那些影像出現的時機都不尋常且沒道理的,不是譬如說我正在吃飯而想起另一次吃飯的經驗,而是可能我正在吃飯,腦中卻閃入一個唱歌的意象,或者我正在看書,卻插入一個國小時聽訓的畫面。林林總總,不一而足,現在連打坐也屢屢如此。當頭腦清楚時,還能判別內心哪些是第六意識在攀緣,哪些則是第七意識抓來的影像讓我管也管不著,唉,這種狀況,到底還要持續多久啊?且倘若連這點小事都要罣礙,那真不知自心現妄想之相時要如何招架囉。看來,得多誦誦心經和金剛經來培養定力了。(註:這屬於第七意識對第八意識法塵的執取而現於心中,沒什麼好掛礙的,影像、念頭,善惡隨它,是謂無所住而生其心也可。)

另,忘了是哪一天,有個外在的意念猛然撞進來…(說它是外在,只因那內容應該不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大意是知會我~~~護法神要換班,因為原來的跟不上我了。喔,哪有這回事﹔何況我又尚未受過戒,打哪冒出啥米護法啊,就算有氣功師傅曾挑明了說,我也寧可質疑,並希望這可不是精神疾病浮現的徵兆。而且很奇怪,怎麼都沒聽過別人有這一類狀況的啊。嗯,也許最佳的辦法就是把它直接略過,不當一回事,也就是如如不動才行。唉,我果然還是太過敏感了,難怪老師一直強調要空空空,把一切都推翻。(註:記住《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其實現今已經很少任意動念了,不像以往寫日記時(這書寫的習慣從讀小學直到教書階段皆沒斷過),還會一陣莫名其妙自問自答,而且這幾年浮現的答案皆頗有深度,不像書寫當下那混亂煩躁的我所能夠解答的,雖隱約知道不單純,不過,如今再也不想去深究了。總之,目前來講,「空是唯一的修行路,雖有點無奈,好像自己不再是自己,但走到這地步也沒辦法,只得認命了(註:自己做自己的,妄想覺知心,讀了以後就放下,就如《圓覺經》所云:處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以後任何心感諸事,就是要這樣子去面對,不必加以在意,更不要對不必要的人說起,這也是去法執的好辦法。) (待續)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