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參加法爾
        《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經 》法會心得報告
  
  
                                                                                             莊傳文  居士


 暑假的來臨,對於學校的工作者有不同的計劃,有些加緊研究的工作,有些是到處講學,有些則是安排渡假放鬆自己,而我是屬於最後的一種。行程從兩週增加到一個月,好好的慰勞自己,要將行程成本加倍的收回。

本次回台灣預定的行桯,包含參訪花蓮慈濟精舍、佛光山拜祭父母、廈門為曾祖母掃墓、向法爾多年未見的老師及師兄姊們問安,這些行程未確切的安排時程,打算隨緣而行。

回台前被告知道場將於7/3起至7/17止,共15天舉行《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法會,因緣是相當殊勝,隨即將直飛高雄的行程(機票早已訂好),改為先到台北參加法會,有十天的時間參與法會活動,法會週一至週五是由19:30至21:30(實際上是19:30至22:15),週六及週日是09:00至11:15,接著午供。

原本住龍潭的劉師兄和阿香師姊為讓末學能舒適的在他們家住,並安排到道場參加法會,花了不少心思。

7/8晚上抵達桃園國際機場,心中突然有個念頭要去住在道場裡,好好的磨練自己。 7/9劉師兄夫婦請一天假,先來個熱身運動,帶我到台中參加阿香師姊朋友的父親往生助念,下午才正式的進駐道場,在法會前,先向 老師暨師兄姊們請安。  

好極了!法會唱誦的咒語一律是用悉曇發音,而我正是為求法及學習悉曇而來的,怎麼辦呢?馬上就要和已經有悉曇根基及已經參加幾天法會的師兄姊們一起上場亮相,不可漏氣!

賴師姊拿《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經》資料及錄有梵音咒語的MP3要我練習,於是開始苦練起來,第一次接觸不只生疏還不順暢,練一陣子後,在場有經驗的師兄們適時的指導,要如何發音,唱調要如何起落,經過好心的師兄指點後,練起來比較順口且溜點,聽起來有一點樣子。

《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是部非常殊勝的經典,可消重業及增福壽,經中「善住天子七日後,將遭七世惡趣之身;次受地獄苦報」,一經持誦此經咒七日,隨即解脫惡趣,增益壽命,無量福業,應時雲集,可知此經之殊勝。另一部經《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也是非常殊勝的經典,老師刻意把兩部經印成一冊,應具甚深密意,一本《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是消重業;另一部《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是增福慧,真是絕作。老師又以悉曇發音來教誦,真是殊勝;也更接近古代音,老師除了教誦優美的咒韻(聽說過去諸佛咒語都是虛空中學來的,不知 老師從何處學到此殊勝的咒韻),更教極要之密中密的手印,動態的手印若非諸佛菩薩所傳,若從經典中學得,應不可能,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因學校有要事待處理,可惜我只能參加《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法會;無福參與《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的法會,這是此行最大憾事;不過還好能學到老師教誦《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及殊勝的手印。

法會期間師兄、姊們都持午(過午不食),所以我也跟進加入過午不食的行列,加上專心學習咒語,所以時間過得很快,約19:00左右大家陸續沐浴更衣,且穿上海青,進佛堂靜待法會的來臨,進入佛堂時法師指導佛堂的禮儀,進出佛堂定要問訊,不可直接穿越佛堂(穿堂不禮貌)。19:20之前就座完畢,19:30法會準時開始(逾時不能進入佛堂),由老師帶領大眾誦《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經》。

法會開始時,內心有點興奮,但胃卻有點不舒服(雖然晚餐未進食),可是在法會後段的21遍《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眼皮有點重,但還是努力的撐到結束(後來聽老師說,有不少師兄姊們都睡著了),今天 老師唸的特別慢,依每個音節清楚地持誦(我以為老師要讓我跟著學咒,所以念的特別慢,後來聽說有非人等眾生也要學咒語,所以故意讓很多人睡著,好專心學咒語),事後聽說:有幾位師姐聽到有非人等其他眾生跟著我們大聲持咒。

當晚睡在佛堂,有成師父和彰化的徐師兄陪伴,師父是睡在音響間的小房間,徐師兄的耳朵有點障礙,但卻不受外在的干擾,我們三人分佔佛堂共眠,且互不干擾,非常的自在,再加上法會後剩餘的冷氣,當晚睡得非常好。

7/10週四凌晨約3:30就醒了,盥洗後,到佛堂禮佛後就開始練習寫悉曇16個韻母與35個體文並將各字的義理加以配合,約一個鐘頭後,又小睡一番,約在七點時,師姊上來催大家用早齋。每次早齋後都有師兄、姊們心得分享,受益良多。上午和 老師學習悉曇的要義後,向 老師請假到台北車站購買至花蓮的火車票,下午回到道場並沖個澡後,就靜心等待法會的來臨,當晚胃還是不舒服,但在唸21遍《佛說佛頂尊勝陀羅尼》咒之後胃痛已不再出現。

7/11週五已經住道場第三天了,生活已漸習慣,早、午齋後都有心得分享,平時空閒時就勤加溫習悉曇字母的字形、字義及發音的練習,累了就躺下來睡,佛堂是在頂樓,平時不開冷氣,只開窗戶,所以很熱,熱!衣服濕了就到浴室沖個冷水澡,換下濕的衣服,等阿香師姊來的時,再交給她帶回龍潭洗,隔天她又會帶乾淨的衣服給我。

7/12週六的法會是早上9:00準時開始,法會結束後,接著馬上午供。因家裡佛堂用品需採購,所以下午與劉師兄們去萬華逛街買東西,晚上跟道場老師請假住劉師兄家。

7/13週日再跟他們一起到道場參加法會,法會中午結束,吃飽飯後出坡。由楊師兄領導約三十多位師兄,負責佛堂的清理。佛像的清潔、玻璃窗的擦拭、地板與褟褟米的整理,分工細緻,井然有序,沒有人閒話家常,默默耕耘,可看出大家修行的真功夫。出坡後因為還有很多(約有30幾位)的師兄、姊們在聊天,接著老師也參與,於是正式的小參會議馬上形成,老同學、新同學各自發表心得感言。自己算是遠程回來的自家人,首先向大家報告美國的近況,接著是老師向大家說明學習悉曇的意義,諄諄教誨大家,實感師恩深重難報。師兄、姊們各自將學習悉曇與參與法會的心得與大家分享,更讓我覺得大家對求法的熱烈,是我們法爾在美國的師兄、姊們要學習的榜樣。

7/14週一又是新的一週開始,也是法會結束的最後一週,內心盤算著,要趕緊把握良機,多學點東西回美國與大家分享。看到成法師,就請他指導法器的使用與規則。對於悉曇五十一個字體的筆劃與字義更是不斷的練習與記憶,整個悉曇學習已有非常清楚的概念。

7/15週二因十幾年沒回慈濟,所以上午向老師請假到花蓮參訪慈濟精舍,過程非常不可思議。上午從臺北火車站搭七點半的火車到花蓮火車站已是十點四十分。問站務人員如何到慈濟精舍及時刻表,當下就有一輛十點五十分的花蓮客運到達,可到慈濟精舍但回程在下午三點四十分(回臺北火車站的車票是下午兩點半的太魯閣號),念頭一轉把握當下,隨即上車到那埵A想辦法。因為行前並沒有事先聯絡任何人,連慈濟的電話號碼和手機都沒帶。到慈濟精舍巳快十一點半了,一面問路、一面詢問十六年前見過面的德慈師父,因緣就是這麼的殊勝,正巧嚴上人出來用午齋,隨即向上人當面頂禮並被安排和 上人同桌用齋。安排好十二點半由慈濟慈誠師兄開車送回花蓮火車站,但這位師兄好意帶我們去買花蓮的名產麻糬,並順路到七星潭一遊,給我這趟花蓮之旅增潻了不少色彩。下午五點趕回道場參加晚上的法會。

7/16週三中午和朋友有約,又向老師請假。晚上的法會,一直有個很突出的聲音,破壞法會詳和的氣氛,為了不要讓不明聲音充滿會場,所以就提高音量大聲唱誦,並一路提高警覺心,不能讓那怪聲出現,今天的咒語大家都唸得很HIGH,唯一缺點就是有不同的聲音參在裡面。好像大家都有共識般的,很有默契的唱誦,沒有冷場,更沒有瞌睡蟲的干擾,惟恐被外在無形的力量破壞。會後私下問師兄有沒有聽到怪聲?得知那不是怪聲,是有位師父第一次參加,唱誦的音調還沒跟我們達成默契。

7/17週四是法會的圓滿日及大迴向,法會前幾個小時冷氣機壞掉,佛堂不能開窗戶,怕唱誦聲音會影響到鄰居,所以整整三個多小時的法會過中沒有冷氣伺候,猶如在烤箱中,佛堂內至少有六、七十人,每個人身上穿著海青,老師內穿長袖居士服外加海青及搭縵衣,所有的電風扇都努力的運作,但除了熱之外還是熱,真是大考驗,每個人都是滿身大汗,尤其是維那師兄滿身、滿臉都是汗水,眼看著他在起腔唱誦前,一定抬起手,用海青衣角擦滿臉的汗水(結束後問為什麼要抬手擦臉呢?很不莊嚴,師兄說汗水遮住了視線,看不見法本),終究通過這關嚴酷的烤試,大圓滿。

下座後看老師的衣服是從裡濕到外,每個人衣服、頭髮都濕且會滴水,但臉上是很快樂,聽幾位師兄姊們說,在法會前他們還是生病的狀態,但大迴向之後痊癒了,真是不可思議的!阿彌陀佛!(完結)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