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平溪訪師放生記實    
                                                            優婆塞戒子 宋法昌


一、前言

週六聽聞當家師姐提起,暢法師那邊有人剃頭(剃度)了,也要舉行放生法會,平時上課常聽老師讚嘆暢法師修持的功夫,心生景仰已久,加上自覺業障深重,更應該去放生,所以自告奮勇,幫忙載幾位師姐過去,於是週日一大早兩台車八個人往平溪開去,地點還蠻好找的,從二高下深坑,往平溪走,過了放天燈的國小,左邊就有廣欽寺的招牌,左彎下去就到了。 

去年底騙老婆說去十分寮瀑布玩,但實際上卻是想去平溪拜見一下暢法師,順便讓老婆可以跟法師結個緣,誰知好不容易到達廣欽寺的地點時,卻發現廣欽寺拆除了,法師也在大陸,結果是撲了個空。這次有這放生的因緣在,總算可以順利見到暢法師了。 

暢師父是一實修且有成就的師父,因是實修苦行者,若沒緣親近者,可能不認識他老人家,師父是台北縣土城承天寺欽老師父之弟子,居承天寺後山獨修時,承蒙觀世音菩薩傳教讚佛三昧殊勝法門。暢法師即依此法門教其徒眾,民國 82(1993)年發慈悲心,特將此獨特讚佛三昧殊勝法門公諸於世,使此念佛、修心,又可調身、蘊氣的殊勝讚佛三昧法門,得與佛門中有緣者見面。
 

二、師父清早已出坡去了

同車的燕玲師姐一上車,就丟給我一個三明治,說還沒吃東西吧?趕緊吃。正感謝師姐的慈悲時,師姐又說,先填點東西,暢師父中午會煮東西給大家吃,煮得很簡單喔!我一聽,馬上想起大師兄常講的故事:他去暢師父那邊,師父非常好客,把一堆東西丟到鍋媯N給大家吃,有發霉的年糕,和臭酸的菜,師兄就很慶幸那天齋日,所以沒吃到,然後笑阿香師姐無法推辭的吃下去了。想到這,就知道剛剛沒去吃飽一點真是錯誤了。 

到平溪時,周班長他們已經跟師父在溪中搬石頭了,這是師父每天的功課,讓溪水不要那麼急,魚蝦都撞傷了,所以搬石頭圍出一個區域,讓水流緩一點,佛制不可以喝靜止不動的水,因為會有生命,師父這樣圍出一個區域讓溪中的眾生,都可以安穩生活,大師兄也曾說過師父的慈悲,有次他看到有蚊子停在師父的頭上,跟師父說:『師父我幫你把它們趕走』,想不到師父居然馬上用台語說:『不要、不要,這樣會嚇到它們,它們吃飽就會離開了,供養它們一下。』這樣的慈悲,不是真正的成就者是沒辦法做到的;山上的天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冷,風又大,大家都冷得發抖,只見暢師父穿著薄薄的衣服,單薄的身影,腳踏溪水中,一個人不畏風寒在搬石頭,沒多久,師父叫大家吃早飯了,離開溪水往陡峭的斜坡上爬,我跟在師父後面,正想說師父八十幾歲的高齡了,爬這坡太吃力了,我應該自告奮勇來背他才對,結果師父自己以很俐落的速度爬上去了,果真跟欽老和尚一樣,爬山是一流的。
 

三、三毒若盡、萬毒不侵

進屋後,看到師父吃的東西,真的,太、簡、單、了,簡單到我都不知道師父吃的是什麼東西,開始為我的午餐擔心了,想說沒關係,應該中午前就會回去了吧!看一下四週的環境,只能用家徒四璧、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來形容,這環境一般人應該住不了吧!師姐問起怎麼不見師父穿新做的衣服,師父答說那是人家請客時才穿的,師父就是捨不得穿,寧可每天穿破舊的僧衣,師父自己不執著,反而是我們很捨不得師父刻苦。 

師父用完早餐後,就說要煮青草茶給大家喝,丟了一堆不知是什麼的藥草,更厲害是還加了地瓜跟菜頭,煮了好大一鍋,我跟班長抬到外面放到師父架的土堆上面,正想著可以驗證師姐說的,師父用濕草短時間煮開一鍋茶的傳奇時,只見師父終於換上新僧服,拿著一疊報紙跟一堆用過的筷子,我還想說是要用來引火的,想不到,這就是今天的薪柴,師父叫班長去拿了兩根不知是什麼的竹子來,本意是想來撐住過小的鍋蓋,班長正傷腦筋不知怎麼架比較好時,師父輕聲的說放下去,班長說:「這生菇耶(台語,發霉)!」,師父說:「沒關係啦!」班長說:「這生菇耶,怎麼可以放下去煮!」,「沒關係啦」,班長又再爭辯一次,師父又說:「這沒關係啦,放下去啦!」,大家已經笑成一團了,班長也只能聽話,我只想到大師兄說的發霉的年糕,師父的修持果然名不虛傳,已經不執著食物的乾淨與否,衣物的乾淨與否,凡是能吃的都是食物,不分新鮮與否,看著那鍋青草茶,等會不知敢不敢喝。

師父交代大家一張報紙包兩根筷子,然後師父夾進去燒,起初大家都站在旁邊看師父一個人弄,一來是不會弄,二來是大家都是坐辦公桌的,平時很少動手做什麼事,自己該懺悔不夠敬師,應該主動請師父在旁邊坐,我們來就好,結果看了好一會,才開始幫忙,只見師父一根根筷子往爐堸e,慢慢的燒,除了因為講話,偶爾投起頭看我們一下,就這樣目不斜視的看著火,那時只覺得好好玩,好原始、好新鮮的感覺,並沒有發現原來這也是師父展示功夫的地方,還是師姐在旁邊說起,才注意到師父就這樣看著火兩個小時,一點不耐煩都沒有,注意力一點也沒有分散,而我們大家早就跑來跑去,或蹲或站的嘻笑怒罵了;當火燒出許多煙時,順風的師姐嗆了起來,大家開她玩笑,就是因為沒念佛才會被嗆到。
 

四、動靜中要一句佛號不斷

暢師父就突然一聲:nam!我聽成是淨法界時的”覽姆”,原來師父開始帶大家念佛,是”南”,但一字一字斷開用重音去念”南”、”無”、”阿”、”彌”、”陀”、”佛”,一聲一聲、一字一字的念下去,師父念佛的力道果真就不一樣,字字銷融妄想,語氣聲調有如欽老和尚所親念的調一樣,大家也都跟著念佛,念了一會,師姐還是被煙燻到,我躲在師父背後說,師姐你選錯邊了,你跟師父在反方向,你怎麼念得贏師父,煙一定往你那跑的,師姐只好快換位子,但說也真奇怪,師父這邊就是沒有煙。 

我因為想到一段講欽老和尚的文章(如下),我還差點問師父蠢問題:師父,您在燒火時有念佛嗎?這真的是蠢問題了,怎麼可能沒有,雖說師父是專修念佛,但沒這樣親近過師父的人,怎會發現這兩個小時顧著火那專心一意,心不散亂的禪定功夫,師父打坐的功夫可是很厲害的,師父出家的地方是叫承天”禪”寺,而且師父的智慧跟他很不起眼的外表真的是完全相反,鍋子裂了一個洞,師父馬上就有辦法用報紙把他糊起來,用報紙把自助餐那種裝湯的大鋁鍋糊起來?我還是想了一會才想通原理,師父可是第一時間就想出解決辦法了,這時真的見識到老師說的:別看他這樣什麼都好,很隨和,師父智慧可是很銳利的。 

『有位學長告訴末學:他去請問老和尚「要怎麼樣念佛?」老和尚馬上反問他:「你怎麼樣念佛?」他答:「我有空的時候就念佛。」老和尚說:「你有空就念佛,沒空就不念,那你跟佛是點頭之交!如此怎麼能期望他在你生死關頭救你呢!來!來!伸出來!大家把腳伸出來!哪一只是佛腳?認不認得?啊!要抱佛腳,連佛腳是哪一隻都不認得?那要抱哪一隻腳呢?你到底認不認識佛啊?真是發人猛醒!這位學長描述,老和尚喝了一口茶,抬起頭來問他:「你看我有沒有嗆到?」「沒有。」「我剛念佛你知道嗎?」教育活潑的老和尚顯示了喝茶吃飯行住坐臥都念佛的修持。』
 

五、真實道人的風範

有修證的師父就是不一樣,他就是隨和到讓人會不自覺的沒大沒小起來,引述老師上課的內容:有人對師父常常會自我主張,師父你要這樣你要那樣,所以你看我們暢師 父什麼都好的,他是不講話的,你講他什麼話都是阿彌陀佛,你說好他也阿彌陀佛,你說不好他也阿彌陀佛,反正他都一句佛號阿彌陀佛,你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們知道暢師 父有定力的,他一打坐時蚊子叮了好多包他都沒有知覺的,這是入定去才會這樣子,所以暢師 父他是實修的,你要他講道理他講不出來,像這種上課他講不出來,另一種智慧他會講,像我們去幫他抬東西,他講了一堆道理,那你會覺得這師父沒有讀書怎麼會講那麼多道理,一般的智慧他都很高,那你要叫他上台講這種東西,因為他沒有薰習,因為他跟六祖一樣沒有讀書,沒上過一天課,但是一般的常識智慧他講的比你好,有禪修的人就是這個樣子,心清淨表現在他的行為,你看他溫文儒雅什麼都好』、『師父要怎麼做都有他的因緣,你就讓他怎麼做,你為什麼要看不慣,他喜歡吃剩下的菜你就讓他吃嘛,你不要說這個不好啦,已經過期好幾天了,這個都是執著』,今天親自見證到師父的功力,破四相,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三心,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他就是這樣的融入虛空中,讓人感受到他的清淨心跟空性,心就祥和起來,不自主的就 high 起來了,加上發自內心的恭敬,真的就是讓人不自主的就沒大沒小起來,忍不住就一直師父喔你要這樣,師父喔這樣好不好,但是要抗辯一下,這種沒大沒小就是像兒孫跟祖父撒嬌一樣的。  

在師父專注的煮青草茶時,師姐跟我聊到,師父從大陸回來後,才發現廣欽寺被拆了(因寺建在河床邊),一般人那受得了這種打擊,可是師父卻有辦法像沒事一樣繼續住下去,師姐說上個月來時,看到師父就住在這荒山野嶺,沒屋沒牆,就只有一個帳篷,我不禁咋舌,上個月二月天,不是寒流就是大雨,師父就住在這?師姐說:你不信,我帶你去看。就帶我去看師父那驚人的『豪華住宅』。師父居然就用藍色帆布蓬,搭了三面遮雨而已,上面、左邊、右邊,外加一條狀似毯子的東西,山上的天氣又溼又冷。早上本來還有師姐想穿短袖出門,到山上還冷得發抖。那師父日夜都在山上,寒流來就住這樣?雖說師父是修苦行成就的,在深山苦修更是傳承自廣老的門風,但看了還是令人不禁心酸,想到入夜後山上一陣一陣的寒氣,沒水沒電,這樣的蓬子,風輕輕吹就可以把雨水吹進去了,而師父80多歲的高齡了,怎麼受得了這種苦,他自己也許是甘之如貽,苦行者,即非苦行,是為苦行,但看在我們這些凡人的眼堙A真是聞者心酸聽者落淚,幸好有師兄發心,趕緊幫法師蓋了鐵皮屋,所以今日我們來訪師父才有個避風的地方。
 

六、修苦行者已不多見

凡是修習頭陀苦行的人,第一要選擇空閒的地方,第二要過托缽的生活,第三要常居一處,第四要一日一食,第五要乞食不擇貧富,第六要守三衣缽具,第七要常坐樹下思維,第八要常在露地靜坐,第九要穿著糞掃衣,第十要住於墳墓之處。修學頭陀苦行,就要過如此簡單的生活,也是清淨的生活。當年大迦葉尊者一人在墳地修學頭陀苦行,世尊覺得他年紀太大、太辛苦了,想叫他回僧團,尊者以為了豎立學佛人的典範及法幢拒絕了,堅持樹立起更艱苦的修行榜樣,讓後來者對於少欲知足的頭陀苦行知道尊重與實行。因此,世尊也是很讚歎苦行,今天暢師父這樣在深山修苦行,不也是為我們展示了出家眾崇山峻嶺般的德性及典範,能人之所不能者,才能統理大眾並讓大眾生起景仰讚嘆之心。 

然後重頭戲終於上場,生平的第一次放生,對象是無數隻的小魚苗,首先由師兄先帶大家念三皈依、念佛及準提咒,不過師兄都念台語的,大家實在念得很不順口,比較特別一點的是,師兄有加上一句:『我不是要趕你走,我是要跟你和』,並念了三次,感覺很特別,不是我們今天放生有多了不起,不是冤親債主及這些被放生的眾生受我們的恩惠,而是我們把自己心態再放低一點,向這些冤親債主祈求,並表達我們誠心求和的心意;然後師兄發桶子,一人提一桶,順著溪往上走,邊走邊念佛,走到一處水流比較平緩的地方,再把魚苗放入溪中,看著桶子堜狾釭熙膜@入水馬上活蹦亂跳的,馬上就成群的游到幾公尺外,聚在那邊不走,然後師兄拿著從早餐店要來的土司皮,撕碎了丟給魚群吃。唉!不過很諷刺的是,不遠處有兩人正在釣魚呢,幸好這些魚苗真的太小了,應該是釣不起來的。放生結束後,大家各自迴向,然後走回師父那邊。
 

七、世間人對放生的重大誤解

放生這幾年在環保意識抬頭及媒體的推波助瀾下,似乎變成危害環境的元兇,這些放生的佛教徒,變成了只求自己功德,卻不顧破壞生態的首惡,電視畫面更諷刺的拍一大群佛教徒,人人合什野放囚鳥魚蝦,畫面馬上又切到商人在後面等著把賣出去的生物再抓回來,更搭配水面浮滿屍體的畫面,如此的推波助瀾下,放生者似乎也不敢那麼公開的說我要去放生了。前一晚,告訴好朋友我要去放生,「什麼?你要去破壞生態喔?」告訴媽媽我要去放生,「啥?他們活的好好的,幹嘛花錢買回來再去放?」妹說:「放了還不是被抓回來吃掉。」所以我知道因緣不具足,就沒開口找她們一起來放生,更感嘆電視害人不淺,去年請教過老師這個問題,老師回答的大意是說:「放生儀式如果做的對,對於畜生已成就善因,不管放後死活都已得利。放生儀式重點是替牠們做三皈依(皈依佛法僧三寶)、唸往生咒大悲咒、唸心經、唸佛及迴向。放生後畜生已蒙佛菩薩威德力加持,應該很快就會捨報死掉,然後就有機會投胎做人,並能親近三寶,種下菩提種子。老師並說曾在燕子湖放生時(大乘精舍舉辦),親自見到黑雲密佈的天空突然破一大洞,從天上的黑雲破洞中有光射下,照到被放生的區域,不久破洞又黑雲佈滿」。 

我們凡夫總是喜歡自以為是的思考,去判斷事情的對錯,但卻忽略掉了因緣果報的道理,只看到今天遍撒湖面的屍體,怎麼會想到它們早蒙佛力加持,脫離三惡道的果報、出生做人了。而大部份的人是雞鴨魚肉祭五臟,仁義道德責放生,一生中吃的、踏死的、工業汙染的、都市開發的,所殺害的生命更是族繁不及備載,而這偶一為之的放生卻成了莫大的罪狀?今天放生後,也許它們還是難逃一死,或許被抓或許生物鏈被吃,但總也是在刀口下救它們一次,既能令它們免難於屠刀下,又能成就放生者的願力。再來仍是各自的因緣跟業力,就算環境稍有變動,也是離不開因緣果報,更何況《八大人覺經》云:『世間無常,國土危脆』,更說得明明白白。
 

八、放生懺悔往昔殺業

兩年前,剛學佛時,我同學因為生了怪病,所以開始積極的參加放生,他就曾告訴我,會去參加放生的人,幾乎都是生重病的,癌症的更多,放生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了。一邊希望藉由放生的功德減輕自己的業力,一邊也是在放生的過程中,懺悔過往所造諸惡業,電視畫面是看不到這些重症患者求助無門的痛苦的,我自己的感覺是,在放生中,能生起懺悔自己所造種種殺業的心、並由中生起慚愧心、慈悲心。不過這些都是戲論,末法時期眾生福薄,大乘佛法受不了,小乘戒守不了,人天福報種不了,連累積點福德資糧都這麼的障礙重重。幸好今天有因緣能來放生,一點懷疑都沒有,也幸好祖師大德總是不忘迴向法界諸有情,眷顧娑婆世界的眾生,默默無聞的修苦行、持清靜戒者。娑婆世界只要有一比丘持清靜戒,佛法就不會滅,這也是為什麼一見暢法師就很讚嘆,老師也總是很讚嘆!
 

九、師父的無上智慧與慈悲

而當我們回到師父旁邊沒多久,師父居然說煮好了,地瓜也煮好了,怎麼一轉眼,馬上就煮好了,如果沒記錯,地瓜是難熟的食物,幾根筷子當火材,火那麼小,用筷子有辦法煮熟地瓜?師父說他不怕燙,並張開給大家看他的手,都是勞動所留下的傷痕,師父大概也不執著皮肉疼痛了吧!然後師父用手從鍋裡抓起地瓜,一人一個,咱們法爾同學吃東西是一流的,馬上人手一個,其他的師兄姐都還沒吃到,就被我們吃掉大部份了,現在才想起,師父自己都沒有吃,還叫大家帶回去,真是慚愧!然後師父還把茶加到牛奶中給大家喝,那味道真的是沒喝過、說不出的味道,很特殊,師姐說別小看這茶,有人重病喝到好呢!然後大家就說要裝回去喝,這時茶還很燙,怎麼裝到保特瓶去?師父的智慧又馬上發揮了,反應比誰都快,叫大家去抬一桶水來,把瓶子浸到水中去再倒茶,保特瓶就不會軟掉了,果然如老師說的,師父智慧超高。 

大家邊喝牛奶青草茶,邊跟師父聊天,師父就指著很遠很遠,溪中站著兩隻白鷺鷥,說其中有一隻生病,下來找食物吃補充體力,我們就很訝異,『師父,你怎麼知道一隻有病、一隻沒病?』,是神通還是白鷺鷥跟師父聊天聊到的?師父就說,你看那兩隻,一隻站得很挺,脖子伸很直;另一隻彎腰駝背,整個脖子都縮下去了,所以那隻生病了,我們才恍然大悟,師父懂好多東西喔! 

中午,有幾位熱心的師姐煮麵給大家吃,師父拿出幾罐醃漬的梅子,師父並親自夾給大家,我也發到一顆,師父還特別交代,咬一小口再配麵吃,等我真的咬下去時,好酸啊!酸到眼睛都張不開了,好想吐掉,但不行啊!這可是師父給的,怎麼可以吐掉,就很勉強的硬著頭皮把一顆梅子配兩碗麵吃掉。終於吃完了,結果班長跟當家師姐都說這梅子好好吃喔!從沒吃過這麼好吃又不酸的梅子,這是怎麼回事?我吃到那顆是酸梅中的極品嗎?想不到,師父又叫我再夾一顆,我夾不起來,師父幫我夾,一下子就夾起來了,師父手可還是非常靈活,結果我一吃,又是酸到好想趕緊吐掉,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再吃完;有師姐講到,他兒子才剛問完桑葉可不可以吃,想不到,今天來平溪馬上就吃桑葉了。另一位師父還說桑葉很好吃,但我卻覺得吃起來味道有點像在吃草,吃完後,師父捨不得這些塑膠碗,還是拿去想洗一洗留做它用,筷子則再收起來,師父其實是在做環保,但心中卻沒有環保想,只是單純惜福愛物的心吧!
 

十、師父的讚佛法門與加持

休息過後,突然師父叫大家來加持,加持完再走,大家聽了都好興奮喔!大呼賺到了,我也好高興,第一次來師父就加持,於是師父把大家叫到屋堙A說先念佛再加持,我們把門關起,拿板凳坐地上,幾位師兄姐光為了坐哪,七嘴八舌講不完,照這樣下去,等到大家都坐滿意了,真不知要多久,師父原本是看著大家鬧哄哄,後來終於看不下去了,合掌大喝一聲,所有人瞬間就靜下來了,跟著”南”、”無”、”阿”、”彌”、”陀”、”佛”,一聲聲的念下去,師父真的好像武林高手一樣,平時精光內斂,就像市井中隨處可見的老人家,可是一念佛,馬上搖身一變,變成一尊威猛金剛,震攝住所有人,七嘴八舌的馬上不敵而敗退,自己也是感覺師父一念佛就好有震撼力,念佛念了一會,師父開始教大家唱誦他獨特的讚佛法門,”吸氣”,”南~~無~~”,”再吸氣”,”阿~~彌~~”,”吸氣”,”陀~~~佛~~”,”觀~~世~~音~~”,”菩薩~~”,好有魄力的教大家一句一句的唱下去,唱了好一會,再轉阿彌陀佛四字佛號,唱完後,師父再教大家念準提咒,並結手印,然後回向,師父也是說三遍:『我不是要趕你走,我是要跟你和』,感覺上,師父的心真的好柔軟,才會特地加上這句,我想,別的地方放生應該不會這樣說吧?然後師父叫大家靠過來,並用手在大家頭頂點一下,回程時,跟師姐聊到加持其實是師父幫我們分掉一些業力,這樣對師父很不好,他年齡又那麼大了,想想真是不應該,但師姐也說,大乘菩薩就是這樣,《金剛經》上課也才剛講過,菩薩有能力幫眾生分擔業力,他們自己也有能力去化空,我們不用擔心太多。加持完後,我很高興的打電話跟陳師兄炫耀完,他唉聲嘆氣沒跟到。
 

十一、成就果位就得出家

講完後一進屋,就聽到師父叫班長出家,叫他不要回去了,晚上就住在這邊,頭剃一剃,班長看來是不大願意,大家就跟著起鬨,師父也是半認真的說,小孩都大了,年紀也大了,沒什麼好放不下了,然後師父轉頭問班長太太:『他出家你同不同意?』,師姐大概也是一時愣住了,不知怎麼反應,講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擠一句:『看他自己啊!』師父可也不是省油的燈,就再問:『要看你同不同意。』師姐也真的是答不出來,師父看班長大概看了覺得很滿意吧!一副出家人的樣子,於是大家鬧了一陣才告辭,「出家乃大丈夫事,非將相所能為」,噯!要能真的生起出離心,要捨下家中親人,可真是不簡單啊!法爾已經有多位師兄姐,不管走到那處道場,都被點名要他們出家了。
 

十二、功德圓滿法喜充滿歸程

師父送我們到門口後,由另一位出家師父送我們,大家互相道別後,即開車回家了。暢師父的讚佛法門真的非常殊勝,在回來後,我腦中一直不斷的迴響著師父讚佛時的音調,非常的柔和,就如心中心咒一般,能令諸魔生大慈心故,一靜下來,腦中就會一直唱著阿彌陀佛跟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感覺心也變得柔軟,不知是放生的功效還是師父加持的效果,持續了好幾天,難怪老師那麼的誇讚暢師父,像師父這樣持戒嚴謹,心地清靜,只要到他旁邊,就會感染到他的空性,虛空之間或是冤親債主也會跟著靜下來,像師父這樣才是大乘的佛法,不說支字片語,用他的空性來震懾虛空,眾生跟冤親債主心清靜了,心平氣和了,智慧就會現,師父再善巧的帶領大家念佛,或開示法語,大家就能聽懂,並能信受奉行,比說了長篇大論還管用,我想就連冤親債主也會跟著念佛吧?也許反過來,他們念得比我們還勤,在法爾時,老師帶我們也是這樣的。 

說起來欽老和尚座下,傳字輩的都很不簡單,師姐說,欽老和尚挑徒弟非常嚴格,當年師父要出家時,還被廣老拒絕,故意考驗他,結果師父就在承天寺外搭帳篷住了兩年,廣老才叫他進來剃度的,要是一般人,見不到師父,兩小時可能都等不了,師父也就是如此有毅力才能依苦行成就,我也隱隱覺得,若不能有這種修苦行的決心,把心打死安住荒野,在家這麼舒服,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是不太有機會修出成果的。 

這次平溪訪師放生,真是大有所獲,回來後更是一直讚嘆暢師父,忍不住妄心發作,寫下這次的過程,想把這麼好的師父分享給大家知道,更希望以後有福報可以常常來頂禮師父。南無阿彌陀佛!

(完結)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