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斷食經驗談(8)

          斷食容易,復食難

                優婆夷戒子   爾慧


一、緣由

話說3月份某天上完金剛經跟師父告完假準備回家,臨時被師兄叫去了解一些事情,因此而多留下來一些時間,也因為這樣就促成了之後跟阿蝶及阿滿去走伊通公園,就在閒聊時無意間提到了斷食,原本是要遊說阿滿斷食的,結果反變成她遊說我斷食,阿蝶則不置可否,直說還要在看看,當然最後她是落跑了,但卻也是此次我們斷食的護法菩薩,也就在那月黑風高的日子裡決定了我們斷食的日期及天數。

 

二、斷食(2010/04/16~2010/04/22)

第一天 2010/4/16 ()

今天是第一天斷食,也許是心理因素,一大早就覺得自己很累、爬不起來,但是其實還沒正式開始呢!以往都是順便拎著一袋早餐到公司,還擔心習慣性的就去買了早餐,中午因為不用用餐,所以就順便去買一些東西,晚上回家倒個垃圾、洗個衣服就到道場了,阿蝶師姊看我還這麼有力,看不出來已經一天半沒吃東西了,還故意在我面前泡起當歸藥膳麵,吃完了麵又拿起巧克力繼續吃,只是他看我不動聲色也就作罷了。

第二天 2010/04/17 ()

昨天晚上雖然睡得不安穩,但是早上起來的精神還算可以,不會有疲累感,不過早上修法前做沒幾個動功心跳就加速,直到上座都可以感覺到心臟碰碰跳。下座後拜佛沒幾下就眼冒金星、滿天全是金條,想不到才斷食一天就這麼虛,真的是奧孝年。今天早上去跟師父頂禮問安的時候 師父問說:「有沒有決定要做什麼?是要睡覺?還是要做功課?我回答:「作功課」。師父說:「要做哪些功課?」於是乎我就回了說就打坐、拜佛、念佛…,想不到師父竟然說了做大禮拜,當時我只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師父,師父就說可以做1020分鐘的大禮拜。此外瑛師姊跟師父說我剛剛在拜佛的時候有點頭暈,師父說應該是營養不良,並請瑛師姊幫忙煮五號茶包加黑糖。

之後就開始吃傳說中難吃的瀉鹽,20克瀉鹽加四、五百CC的水,喝到後來只有想吐、作噁,因為真的不好喝,過了一段時間後就開始跑廁所,而且到最後都是在拉水,師姊們並交代說要多補充水分。午餐時間,羅媽跟其他人紛紛來邀請我們去吃飯,中午忍不住去看有什麼好料,雖然自己不能吃,但是看別人吃也吃飽了,晚上羅媽又煮了白泡泡、晶瑩剔透的餛飩,看起來真是可口,羅媽說到時候再煮給你們吃,真是超讚的。晚上阿蝶師姊看了一下阿滿師姊說:「習氣快出來了。」我問他那我呢?他說沒有。習氣有沒有出來都可以看得出來真是厲害的啦!

雖然已經一、兩天沒吃飯了,可是肚子其實不會很餓、精神尚可,又因為喝了瑛師姊煮的黑糖五號茶包,氣血也比較好,不過一整天小腿整個很酸麻。另外師父看我們斷食還在用電腦打字,還特別給了我們液體的維他命,我跟阿滿內心很是感恩。

第三天 2010/04/18 ()

昨晚睡不好,一直到後半場才睡了一下。今天道場一整天都有活動,熱鬧非凡,早上起來覺得四肢無力,感覺好像剛去參加完馬拉松回來,一早聞到烤麵包的味道真是超香的,可惜只能聞它的味道。早上誦經的時候覺得怎麼坐都不太舒服,而且也昏昏沉沉的。中午的料理真是豐盛,大概巡禮了一下菜色,只可惜我們無福消受,而且很多師姊真是好心哩,紛紛叫我們用餐,這個時候也只能苦笑面對,跑去跟其他師姊閒聊了一下後就去睡覺了。此外白天有時候會覺得氣壓頭部,傍晚有量個血壓跟心跳,都有點偏高,師父說沒有關係,並吩咐要喝五號茶包加黑糖。

在法爾斷食真的是一種考驗,考驗對美食的誘惑,因為星期天道場菜色的豐盛是「北港有名聲的!」,雖然不能吃但是看的口水都流下來了,晚上也是超讚的,又有好吃的點心,不過看一看也很滿足了,感覺用眼睛也吃飽了。

第四天 4/19(一)

今天阿滿師姊一早就回去工作崗位,只剩下我一個人孤軍奮鬥,雖然已經邁入第四天但是還比前幾天好,師父也說度過難熬的第二天、第三天就比較好了,昨天跟今天一直覺的肚子怪怪的,感覺一直在攪動似乎要拉肚子的感覺,但是又拉不出來,有師姊要我多喝水,瑛師姊則要我喝醋鈣,只是那個醋鈣雖然比瀉鹽好多了,但是仍然不合我的胃,一吃馬上就肚子痛,也許是因為肚子空空如也,又突然有酸的東西進去吧!今天道場也蠻熱鬧的,當家阿嬷來款午餐給班爹及大夥吃,中午有人來報名初級班的課及請教一些問題,之後又有人來請書及綁帶。下午阿蝶師姊坐在我旁邊時說:「我心臟好痛,你喝一下醋鈣」我說:「不是我!我心臟不會痛啊?!」。他說:「還是喝了,以防萬一」,於是乎我只好又喝了一口醋鈣,一喝完肚子又開始痛了,只是最後證實心臟痛的真的不是我,看來我肚子是白痛了。

下午的時候瑛師姊要我去做大禮拜,這個時候才驚覺小腹的好用,因為沒有小腹的支撐拜下去還真是痛啊…,於是乎做了幾分鐘之後就跑下來了。晚上跟阿蝶在閒聊突然聞到一股超香的味道,原來是羅媽在張羅晚餐,因為味道實在太香了,我們兩個忍不住去看了一下,看起來真是可口,羅媽還拿了一些白飯說:「這個給你」oh..god..我只能說..幫我打包吧!接著阿蝶又在我面前拿起青菜說:「真是香…滾溜滾溜的…超有彈性、超有生命力的青菜」,羅媽還有趣的說:「星期六再煮餛飩給你吃。」大夥大笑說...星期六還不能吃啦。不過心理還是覺得足感心ㄟ。之後羅媽又從佛堂供桌上收下了一盒爆米花,我自告奮勇幫他們打開了,順便偷聞一下,恩..果真是香酥脆阿,當然他們又在我面前說爆米花有多好吃又多好吃啦。晚上 阿羽師姊也加入斷食,預計明天起至少一天的斷食。今天不知道是不是美食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還是真的餓了,肚子還真的感覺有點餓哩。

第五天 2010/4/20(二)

早上去跟Bhante頂禮的時候順便請教師父問題,跟他提了肚子怪怪的、有時候一直在攪動,感覺要拉不拉的問題,師父說應該都排光了,有可能是腸子末端、邊邊殘留的東西,並囑咐說這段期間要多練寶瓶氣藉機把丹田練起來,並詢問說有無喝五號茶包。由於早上師父的交代,所以今天特別認真打坐,前幾天都在摸魚,所以計畫明後天認真來打坐吧,只是我怎麼覺得斷食以來一點氣都沒有?

斷食前至少還有點氣,這讓我有點疑惑了。晚上阿滿也來了,大夥都說他看起變瘦了,氣色也很紅潤,今天道場剛好有初級班的課就順道去聽聽,睡前去跟阿蝶拿衛生用品的時候順便跟他聊了一下,他也看出來我似乎沒啥麼氣,我回說:「是啊,確實沒啥氣」,他說有可能是生理期的關係,加上之前有點感冒所以所以身體比較虛。於是乎他建議可以喝薑湯還有就是喝稀釋的醋鈣,另外可以熱敷,並拿了水龜(熱水袋)給我,最後在臨走之前諄諄教悔說:在這裡睡不著是正常的,這裡人進進出出因緣會比較複雜,並要我有空多聽咒。

第六天 2010/4/21(三)

今早一起來就整個人很虛,連爬樓梯都會喘,心臟碰碰跳,昨天還OK怎麼才經過一夜身體就急轉直下變得這麼虛弱,昨晚又睡不好,所以早上起來晚了,導致早上修法的時間往後延了,所以到最後太陽都曬進佛堂了,旁邊的 阿羽師姊則是在誦經,我在修法,兩個人就在那曬著太陽,當時只覺得好熱,不過後來有人幫我們把窗簾關上,事後聽阿羽師姊說剛剛是師父幫我們把窗簾拉上,聽到以後內心真是感恩。

早上跟阿蝶說我想要告假幾個小時外出,說明了很爛的理由,以後阿蝶原則上當然不希望這樣啦,他只說:「去請示師父吧!」於是乎就拉著我去找師父,當看到師父說明緣由以後,師父當然沒有馬上就回說可或不可,加上小肥蝶在旁邊煽風點火,於是乎就不知怎的很委屈的眼淚不聽使喚掉下來(事後他說他是故意的啦),之後師父就說先去寮房躺一下休息,過了不久阿蝶就款著「機絲」到寮房來了,包括磁環、磁片、水姑,把磁片貼在內關、三陰交、足三堙B中脘穴、丹田,並把水姑放在頭部,中午阿蝶還幫我煮了薑湯,他在幫我貼磁片的時候還唸唸有詞跟我說要有智慧、不要被影響。

師父用完午齋下樓後看我在打電腦,走過來說:「少用眼,用眼傷肝。」也許我肝膽不通真的是用眼過度吧!晚上上完《解深密經》恭送師父回寮時,這次同樣斷食7天的阿滿師姊就在我旁邊,在頂禮完後,師父就說:「兩個斷食,一個臉色蒼白、一個臉色紅潤…」旁邊的人都笑了,唉,沒辦法,我也不知道為何如此。

第七天 2010 4/22(四)

今天一早起來精神覺得不錯,跟昨天感覺差很大,感恩諸佛菩薩及Bhante以及阿蝶跟所有的人,早上師父問說生理期結束了沒,我回答還沒,他說剛好有個mail關於這方面的問題,並請阿蝶把mail轉給我,接著我就去樓上佛堂打坐拜佛,想不到下來的時候,發現連中藥都已經買好了,真是讓人感恩萬分,這藥是加減四物止血湯,3碗煎1碗半,分早晚各一次,喝三天,中午阿蝶又幫我熬中藥。師父用午齋下來後看到我又在用電腦,只說了:「還在看電腦啊!」我趕緊把電腦收拾一下哩!晚上送師父回寮時師父說:「明天可以放鞭炮了!」的確今天是斷食最後一天,終於熬過了七天。

晚上子蕾他們來幫忙寫作業,佳儒來了,千瑜也來了,真是熱鬧非凡,進去辦公室問阿蝶作業有無需要幫忙的地方,隨口講了一句話,剛好是他想不通的,阿蝶就說你繼續斷食好了,頭腦這麼清楚!我回說:頭腦是很清楚、但是身體沒辦法。

 

三、復食

   

復食第一天 2010/4/23(五)

早上師父進道場前直接先去台大檢查,還特別打電話到道場吩咐師姊復食的處理,包括溫牛奶300 c.c.,還有一個人一顆鳳梨加鹽巴,在一天內吃完,並交代鳳梨不能用 粘板,因為粘板最髒,要做好消毒,避免感染。而在喝了牛奶過後幾個小時就開始跑廁所了。說起鳳梨平常吃起來到還蠻可口,但是在這個時間點吃可是一點都不好玩,吃了幾片以後嘴巴開始刺刺麻麻的,感覺似乎會咬人似的,阿滿師姊則是因為之前已經有嘴破的情況,吃起來更是疼痛,還一面吃一面流汗,到最後嘴破的更厲害了,真是辛苦他了,後來師父要他喝點氫氧。今天師父還有其他人都說我今天比昨天好,只是我到覺得昨天也還不錯阿?中午吳師兄幫我們熬粥水,配上蔭瓜,我跟阿滿師姊發現這個蔭瓜還蠻好吃的,順便還特別看了一下是什麼牌子的蔭瓜哩。晚餐如同中午又是粥水+蔭瓜,另外今天有幾位師姊都說我變白了、臉變得跟嬰兒一樣,午齋時阿玲師姊就說我變白了,當時我還一臉納悶,他說跟阿滿還是有差,因為一個在道場,一個在外面走蕩,只是我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倒是在此的前幾天我就覺得阿滿師姊的皮膚變得粉嫩粉嫩。晚上上佛堂迴向,將此次斷食功德作迴向。感恩促成此次斷食的所有護法菩薩。

復食第二天 2010/4/24()

今早有誦戒法會,中午淑瀞師姊幫忙熬稀飯,今天三餐都是粥水配蔭瓜。原本今天要告假回家,要回家的東西都款的差不多了,但是阿蝶突然倒下了,而且不偏不倚躺在俺的前面,卻也因緣多掛單了一天。在寮房開玩笑的跟阿蝶說,你該不會為了不讓我回去使出這種爛招吧!之後跟師父告假外出取書,回來時剛好師父要回寮休息,頂禮恭送師父時,師父開玩笑說:「他照顧你七天,現在換你照顧他,這是現世報。」旁邊的人都笑了,真是好個現世報。此外香媽真好,他幫我熬煮中藥,讓人心暖暖。晚上阿蝶雖然已經昏沉沉,卻又千交代萬交代要我回去後要好好用功。

復食第三天 2010/4/25()

今天早上仍然是吃粥水,早上上廁所時發現這個大便竟然不會臭而且沒有味道,這讓我想起有一種咖啡叫麝香貓咖啡,以前總認為這也太誇張了吧,連貓的排泄物都要吃,現在想想也不無可能啦。【網路資料:這種麝香貓是印尼群島獨有的野生素食動物,最愛以咖啡漿果裹腹,而且天生嘴刁,不成熟、不多汁、不優質、發黑的咖啡果實統統不吃,但是牠們的腸胃卻只能消化果肉的部分,於是一顆顆堅硬的果核(生咖啡豆)就會隨着排泄物一併排出,經牠排泄出來的粒粒皆精品,後來被發現以這些咖啡豆沖泡出來的咖啡奇味無比。】

中午開始吃有米粒的粥,感恩羅媽媽跟香媽專程幫我們熬粥哩,中午有師兄自己做的豆花,盛了一些豆花並加了沒有紅豆粒的紅豆湯,吃下的當時只覺得好甜呀,也許目前還不太適合吃太甜的關係,一整個下午整個胃感覺很脹,真是有點悶。中午吃飯時有師姊說覺得我的臉有變比較「春(台語)」,但是右臉頰還有一些青春痘的痕跡,他說這樣還要繼續到14天,我聽了差點沒暈倒。的確,在還沒斷食之前,不曉得為啥一直冒痘痘,但是在這斷食期間,也許沒有營養供給的關係,那些痘痘就慢慢枯萎、消掉。晚上,跟師父告完假就回家了。晚上阿蝶於skype中仍不厭其煩的叮嚀說:「妳明天就要回"凡間"考試囉,要好好休息與加油吧,別漏氣囉。」晚上覺得好累,九點多就睡覺去了。斷食雖然是七天但是加上復食,根本就是斷食10天嘛!

復食第四天 2010/4/26()

回復正常上班的第一天,同事看到我說:「氣色有變比較好喔!」還有人對我說:「你還在啊?」他們對斷食似乎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中午要去買午餐時,突然有種感觸,在斷食期間不用用餐,都不用擔心要吃甚麼,現在可以開始吃了,反而煩惱要吃什麼?而且花在飲食的時間好像真的太多了,色身的維持也許是必須的,只是似乎常常只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在當下還真有點懷念起斷食那種感覺哩。

 

四、結語

以前聽到有人斷食只覺得這些人真是瘋了,活的好好的沒事斷甚麼食?!只是萬萬沒想到自己也斷起食來,而且第一次斷食就斷七天,也因為這樣,就專程請假住在道場斷食,順便當成另類的渡假。在這七天中,除了每天修心中心法一座以外,另外拜佛三百拜,除此之外好像沒有做什麼正事,一直到後面三天才突然警覺自己好像太混了,沒有好好利用時間用功,唉!這麼難得的機會卻不會把握。

由於斷食到後來越來越虛弱,所以在拜佛的時候就參考其他人斷食報告中師父的註解說:「禮佛要像在定中一樣的禮法,不要太快,心中默念佛號,一句佛號,一禮拜。」到最後我是每一個動作就念一句佛號,這讓我想起之前菊英師姊教我的傳暢師父教導的拜佛方法似乎好像是如此,只是當時我只是聽聽沒有認真實行。另外在拜下的同時心裡也順便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今對佛前求懺悔。」在斷食期間的睡眠幾乎是不太好的,很少有一覺到天亮,但是也許白天也沒有太大的消耗,所以身體、精神覺得還可以,頭腦也很清楚,只是到後期就覺得身體有點不聽使喚,時好時壞,可以今天還好好的,隔天一早起來卻整個不行,所以我不知道接下來明天會是怎樣,也許這就是無常吧!

在這斷食中,因為師父跟師姊們都提到不要洗澡與洗頭,在平常我幾乎是每天要洗頭洗澡的,所以原本還擔心會不適應,不過除了其中一天擦澡以外,還真的七天沒有洗頭、洗澡,事後都覺得真是不可思議竟然可以這樣度過。也許這也是一種習氣,只因為習氣使然覺得非得要每天這麼做不可,古時候深山裡的修行人不也是這樣度過嗎?而且在復食後,還真有點繼續不想洗澡,哈,不過為了旁邊的人還是要清潔一下啦。另外在斷食後覺得身體的皮膚變得很光滑,這效果應該不輸給外面的什麼肉毒桿菌或者玻尿酸美容吧!

在斷食期間受到很多人的照顧,不論實質上的照顧或者是精神上的鼓勵,在在都感動溫暖了我的心,其中有師父的觀照、瑛師姊每天煮五號茶包給我們喝、阿蝶煮薑湯熬中藥、skype不時有訊息傳來問候,另外復食時每天還有不同的人幫我們熬粥,有這麼多人的護持與關心,直覺自己真是幸福,也因此要好好用功與回饋,也許就是因為如此,在加上阿蝶不斷的在我耳邊唸要我寫報告,雖然沒有照三餐唸,但是也夠無時無刻了,所以只好不才的寫了這篇報告回饋各位。

 

五、後記

這次斷食大概瘦了5公斤,不過復食以後也慢慢回增一半,寶瓶氣憋氣的時間也比斷食前增加一倍的時間,不過在之後因為飲食不節的關係,又開始慢慢有點不行,也終於可以體會到師父之前一再提到的,要過午不食、不要吃太多,不然會影響丹田契機。

此外,在復食6天以後,我的腸胃開始會脹氣,雖然每個人體質不同,不過我發現吃了太甜的、或者喝了牛奶、咖啡、水果、吃飯、或者吃太多,胃就整個很脹,另外吃得東西可能也偏油,因為腸胃尚未完全恢復,吃得又盡是容易脹氣的東西,所以就整個不太舒服,故飲食上也慢慢調整。容易脹氣的食物盡量不要碰、少量多餐、並且細嚼慢嚥,同時吃中藥調理,醫生幫我開了平胃散,我請他順便把我加四逆散(這是阿蝶幫我請示師父的),此外再找了一些可以消除脹氣或者幫助消化的穴道資料,並常常按摩,包括合谷穴、中脘穴、足三里、內關穴、支溝穴、天樞穴,而且在按足三里穴的時候真的很痛,所謂通則不通、不通則痛,看來腸胃狀況真的不太優喔,所以我在足三里穴跟中脘穴各貼了磁片,加上後來阿蝶又給了我泛酸,每天除了平常吃的綜合維他命、綜合維他命BB12以外再另外補充吃一顆泛酸,之後狀況就慢慢有改善,整個恢復正常前前後後大概花了兩個禮拜。

對於這個細嚼慢嚥最近有一點感觸,原本以為已經很細嚼慢嚥了,可是有時候可能因為時間關係或者忘記了,只是稍稍不慎而已,吃完胃就會很脹,看來這個胃真的有點問題了,所以我不得不提醒自己要細嚼慢嚥,到後來都覺得吃飯真是無趣,因為咬太久了啦,咬到後來你會發覺每種食物沒有所謂好不好吃!不過也因為細嚼慢嚥加上胃容量可能縮小了,食量變得比以前小而且很容易就飽了,現在吃多、吃快竟變成一個緊箍咒。總而言之,這讓我體會到大部分人說得:「斷食真的不難,難的是復食」這句話,復食如果不處理好是很傷身體的,也希望往後想要斷食的大德真的要做好復食,都已經斷那麼久了,不差那幾天的復食吧,要忍住啦!

 

六、結論

真正學佛是來到法爾以後才開始,在此之前,雖然不愁吃穿、工作穩定,每天嘻嘻哈哈、逍遙過日子,但是外在的表現跟內心著實是不同的世界,表面上若無其事,但是內心其實很悶、常有種莫名的失落,覺的人生果真只有這樣?生活如同行屍走肉般,所以當時也常會有出家的念頭浮現。也因為如此就不斷的想尋找答案、找出路,而就是在找資料的當中發現了法爾網站,當時尚未學佛,也不懂打坐,只覺得這個網站的資料還蠻讚的,之後因緣際會下發現了法爾要開打坐班就二話不說報名了。當時每個禮拜都很期待上課,印象中我應該沒有缺過課吧,在打坐班結束了以後,我不想、也不願意就此與法爾斷了線,因為我發現我很喜歡這裡、很喜歡聽師父講經,而且來這裡讓我內心很安定,所以之後每個星期三就繼續到道場聽課,早期星期三的課我可是捨不得蹺課的。

這輩子很慶幸能夠接觸佛法,更慶幸跟隨了師父修學佛法,有時遭遇障礙懈怠時,看到遠從德國、馬來西亞、中國大陸、或者其他地方遠赴而來的求法者時,回頭看自己何其有幸可以這麼近距離接觸師父,怎能不加緊腳步往前?但是畢竟是凡夫一枚,總是浮浮沈沈,時而向上提昇、時而向下沉淪,有時猛然驚醒,會突然勇猛精進、覺得時間不夠用、來不及,有時又會覺得反正還要三大阿僧衹劫、一切急不得、慢慢來,就這樣不斷的輪迴。最近又突然有點清醒了,希望往後可以時常保持清醒、不要再迷糊了,更期望自己能夠成材以報師恩、報佛恩。願我能生生世世跟隨師父修學佛法、行菩薩道,永不退轉!願師父身心安康、障礙消除、長久住世!阿彌陀佛!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