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修心中心法報告(90-1) 
          
                               
新加坡 Pa##ad1pa 居士



學法因緣

第一次聽聞心中心法是在2002年,當時在德國公幹一年,在那一年的聖誕節經同事的介紹到法國的一間叢林寺廟住了兩週,並讀了元音老上師的著作─《琲e大手印》。當時十分景仰老上師的修證,但卻也沒想過要修心中心法。 2003年回到新加坡公司上班,又經另一位同事的介紹,學習了緬甸馬哈希禪師所傳承的四念處內觀禪,並正式歸依三寶。雖然我的法緣不錯,從小到大一直都有很多學佛的好友給予幫助與指導,但十分慚愧,我並沒有打死心來修行。有時一個人獨處時,心裡會一直告訴自己修行要趁早,不能白空過這一生。(註:因緣還未具足時就不想修艱辛的心中心法,後來有內觀禪修的經驗後,已啟發了因緣之鑰匙,事事都是因緣法,即佛陀所說的─諸法從緣起,如來說是因。)

       接觸法爾網站大概是2006, 當時我已經有禪修經驗,被網站上的問題小參吸引,並十分佩服善祥師父對提問者的諄諄教誨。我自己也問了師父一些身體上氣機的小問題,深知非要認真修行才能有更深的體悟。2007年因工作到法國出席研討會,途中遇到一位美國華裔、台灣出生的陳師兄,當我問他有沒有聽過法爾禪修中心時,他說他的老師就是法爾禪修中心的善祥師父,真是太巧了!我當時已買了去台灣的機票,準備去觀光並順道拜訪善祥師父,陳師兄聽了更是鼓勵我,並說善祥師父是菩薩再來,要好好把握機會。(註:世界真是太小了點,卻讓您在國遇到了旅居美國的陳進福博士大德,他這樣鼓勵您,這也算是增上緣吧!)

        一個月後,我與同修到了台灣,一下飛機,到飯店放了行李,便搭計程車到建國北路一段78巷。當時已是晚上八點,天色已暗,法爾道場在四樓,從外面看過去真的不會知道裡面會有佛堂,同修還問我是否把地址搞錯了。要不是大樓門外牆壁上有的卍字標誌,再加上一點點的勇氣,還真的不敢上去。到了法爾,師父正在講《解深密經》,我們便聽完課後才向老師告知是從新加坡來向師父請安的。當時真的很冒昧,事先也沒通知便來訪。師父對我們很包容,請我們若有佛法上的問題,明早再來訪。第二天,師父跟我們聊了一個上午,雖然我問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的佛學問題,毫無修證可言,師父還是很有耐心的為我們解答,而我也更確定師父是一位大善知識。因為在網上知道此中心要求修「心中心法」前有盤腿考試、要守菩薩戒等,自己也還沒準備好。所以那一次我並沒有向師父請法。(註:因緣成熟時就有某種動力,讓您也想來看看,凡事能順緣去作好事,都是正確的認知。)

       2009年尾,我根據法爾網站上的印度朝聖介紹與各位大德的經驗分享,與同修兩人到了菩提伽耶朝聖,也參訪了靈鷲山、七葉窟、那爛陀寺、目鍵連尊者涅槃處等地。回來後想一想是該加緊「功用行」的時候了,又看到德國法睿居士與馬來西亞的龍居士都向師父請法,於是自己也email給師父,準備到台灣學心中心法。

請法
        我與同修201058日到法爾禪修中心,並在中心住了一個星期。同修住在女眾寮房,而我則睡在佛殿。第二天師父便跟我們上課,教我們如何在修法之前先結界。結界時祈請金剛部聖眾來加持修行者,讓修法者能在修法時不受天魔及諸障者所惱害。結界修法完後還要解界,修法才算如法完成。

        師父所教的手印,不管是結界手印或是心中心法六印都是一氣呵成,從實心合掌化出不同手印,動作輕巧利落,十分莊嚴,不能像某些人用左手掰右手,右手掰左手等不如法的動作。當然師父的手指非常柔軟,結的手印真的就是化出來的,而我們年紀雖輕,但手指頭已經不行了,在加上心地又不柔軟,所以結起印來真的差很大。幸好師父之前有吩咐來請法前,要多練習二環扣與三環扣,所以每個手印都還能用如法的密印結法結上。

        師父也請楊師兄教導我們如何做大禮拜,讓身體氣機更一進步,也讓修行少一點障礙。我只做了幾下,感覺手、腳、腹部的肌肉都有練到。幾個小時後,腹肌就酸痛了,可見大禮拜是很有效益的。(註:大禮拜是藏密初學行者必修的前加行prayoga之課程,以大禮拜鍛鍊體弱的色身,以及建立修行中的意志力。因鑑於禪修初學者氣機不足者,可以藉用此法來練氣機,故亦介紹此修身之好法門。)

        師父在2010510日早上灌頂,我們夫妻兩人一同求受灌頂。灌頂前得知師父前一晚睡得不好,好像2點多才休息,早上又要為我們倆灌頂,心裡有一點不好意思,只有努力修行才能報答師父了。在法爾短短的六天當中,很感激各位師兄師姐的照顧與指導,在道場裡每一個大德都深藏不露,各各都是修行的高手,師父也在跟我們上課時舉出幾位師兄師姐的修行例子,要我們向他們學習。其實只要能常跟在師父的身邊,多聽多學,體悟肯定比我們強,只可惜我們的福報不夠,不能常在法爾向師父學法。在法爾的時間很短,不過仍然受益良多,回國後知要好好用功,不辜負師父的傳法之恩與法爾師兄師姐們的指導。(註:真的想要修行者,都會受到別人的熱心照顧,有一天您也要有此熱情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第一輪 第一印

第一、二座511 1400 1700

師父在午餐閒聊時知道我下午會開始第一座,便吩咐說:既然是第一座,就坐3小時吧!為往後的修行打下基礎。師父有命不敢違,只好硬著頭皮上陣。開始先結界,結手印後持咒,然後觀想四方先建金剛杵形,再結方隅金剛牆。第一次結界不是很熟練,在誦完修法前的經文後,已經30分鐘,而不能包括在修法的時間內。終於開始修法,第一個小時不是很安穩,有一點戰戰兢兢,每吸一口氣金剛持3遍。當中有打嗝,打哈欠。座中右背肩骨很痛,鼠溪穴也很痛。 65分鐘後雙盤換南傳坐姿,45分鐘後又換成單盤70分鐘。手印在100分鐘後開始漲痛,後來痛成像刀割一般,奇怪的是這個痛可以明顯看到有生有滅,而且無有定處,所以可以不管它,繼續把手印牢住。最後感覺不到手,只有痛在生生滅滅。最後一小時頭頂有刺痛一陣子。整座不是很理想,以前雙盤可以兩小時,現在三小時但卻換了2次腿。手痛時看得到痛的生滅所以不用理會,可是右腿鼠溪穴痛時卻看不到生滅,痛得我不得不換腿。另外一點是金剛持時吸氣太多,反而覺得氣在身體很不順。下座後向師父報告後,師父突發奇想又吩咐道:既然住在法爾有時間,就一天修兩座吧!哇塞!這一下真是有得磨煉了。不過也好,因為算一算在法爾的時間剛好可以修完第一印八座。嘻嘻,看來以後沒什麼大事還是不要去打擾師父。(註:知道您回去又要忙公事、私事,不如在道場閒時多打幾座,好建立基礎。)

第三座512 0430 0630
        4點起床,梳洗後先拉筋運動,結界後4點半上座。大概20分鐘後右手有暖流流入,再10分鐘後左手也變暖。發現吸氣和持咒幾遍沒關係,昨天以為要持咒3遍所以吸氣太大,今天發現小小的吸氣也行。和昨天一樣的打嗝,打哈欠。雙盤80分鐘後換單盤。修法途中因為黃手巾沒把右手蓋好,露出一大半的右手。用嘴去調整的時候,竟然整個手巾掉在腿上。不得已之下只好彎下腰用嘴把手巾撿起來,好像不是很莊嚴,但手印沒散。下次要多加小心。(註:打嗝,打哈欠要知道臨場的處理方法,前者捲舌拉胃底部造成反胃讓氣機通順,後者要注意頭頸支的安立姿勢。)

第四、五座512 1415 1615
       上座前先作暖身運動,拉一拉筋。這幾天發現運動、功法與拉筋對打坐是很重要的,以前並沒有真正去了解與練習,只是注重能坐2小時就了事。由於已經暖好身,今天上座,雙腿一盤,感覺非常舒服,有氣在體內,而且身體一直排汗,把居士服都浸濕了。本以為這座不用換腿,沒想到過一陣子右肩骨與右腿鼠溪穴更痛,而且痛來得更快,也看到以前小時候打羽毛球時弄傷右肩骨的情形。 65分鐘就換腿投降。所以運動能讓氣生起得更快更強,也比平時更快走到未通的筋脈。(註:有充裕時間應作上座前功法,及下坐後的手腳、頭部、身體各部位之運動,這樣養成修法的好習慣。居士修法都是因為要上班,時間不夠,匆忙上坐、匆促下坐,都沒有時間做調身之運動。)

第六座5130445 0645
      大致上和前2座一樣,不通的地方也一樣。 80分鐘換腳,進步不大。

第七座513 1445 1645
       這座嘗試心念耳聞,舌頂上齶,眼睛往上翻白,打嗝,打哈欠明顯減少。滿身大汗淋漓,手印的痛可以不管它,但右腿鼠溪穴還是痛,65分鐘就換腿。

第八座514 0430 0630
       這是最難熬的一座。一小時後心很浮燥,定不下來,是修心的時候,告訴自己不管好壞都要接受,右肩骨還是痛,腿也痛,最後半小時是如坐針毯。(註:您還年輕,禪修時間也還短,潛在習氣還重,所以遇到不好日子就會心浮氣躁,現在知習後就要於日用應緣中調伏之,這就是所謂修行。)

第一輪第二印
第一座516 1415 1615
        昨天回來後忙著收拾,今早4點起床後太累,回頭再睡,下午才修。下午準備修法,結界後突然肚子疼,趕緊上了大號後才修第二印。第二印與第一印差不多,沒有想像中的痛,基本上是可以不理會的。雙盤75分鐘後換單盤。與第一印不同的是鼠溪穴不痛了,右肩骨也不痛了,反而是右環跳穴與左足踝處很不舒服。最後10分鐘肚子絞痛,忍到下座解界後便瀉肚子。剛在兩個鐘頭前上大號已經排了很多,現在又瀉,真的有一點誇張。(註:第二印修持中,很多人都會引發上大號的現象,您修第二印第一座前與後,都想要上大號,這是有點比較不一樣,但出清存貨總是好的事情。)

第二座517 0415 0615
        昨晚十點上床睡覺,睡了好久,醒來才凌晨一點,精神雖然很好,但擔心明天上班沒精神。賴在床上每隔半小時睡了又醒,醒了再睡,直到四點才捨得起床修法。結界後修法,雖然下了整晚的雨,卻也汗流浹背。這一次鼠溪穴與右肩骨都不痛了,手印稍痛但可以不理會,左足踝卻是很痛,如著火一般,90分鐘後換腿成南傳坐法。接下來的半小時身體無痛,能專心持咒,但不痛不癢也不見得是好事,真是矛盾。(註:您的色身穴道不通處,已產生了貫通的作用,治癒了舊傷總是好的,不然老來這些更是一大病源。)

第三座518 0415 0615
        今天這一座很平淡, 全身都不痛, 但滿身是汗,手印也沒感覺, 還一度懷疑是否是把手印結錯了,怎麼都沒動靜呢?因為沒動靜,所以持咒還蠻專心的。 80分鐘後腳才開始有感覺,雙盤95分鐘後放腿,之後的25分鐘很快就過去了。感覺雙盤有進步,要準備把腿熬久一點了。下座後忘了解界,須懺悔。(註:修法儀軌還未養成習慣,所以有時就會忘記,時間要夠,心要能放輕鬆,應可以在修法中如儀地進行。)


第四座519 0450 0650
        起床後感到很累,喉嚨有一點疼,可能上火了。走到客廳沙發上躺著,半夢半醒的在盤算著是否有時間晚上才修法,突然正念一起,整個人跳了起來,決定還是現在上座、今晚早點休息比較保險。上座後就安全了,其實很多的念頭可以不去管它的,只是念頭而已,不是真實的,重點是要能不跟它粘上。這一座也是很平淡,手印不痛,有嘗試用拇指把無名指按更大力一點,但差別不大。雙盤90分鐘換南傳坐法。持咒時心不是很清靜,很多畫面與聲音,還是會粘上,定功有待加強。(註:心中有畫面出現,表示深層心識已有點掃瞄到了,才十幾座而已,就能這樣也算還不錯了。記得凡所有相都是虛妄,善惡畫面都要不驚不怖、不喜不貪。)

第五座520 0415 0615
        鬧鐘還未響就醒了,還有時間做拉筋動作。但今天只雙盤80分鐘就換南傳坐法,沒有熬腿就放棄,心有點燥動不安。換腿後剛開始心是比較安靜,過後竟然昏昏欲睡。第一次在下座後倒回去睡覺,竟然做了惡夢,遇到一些怪人,有點惶恐,又無處逃,便趕快結二環扣來脫險,真真假假,好像被夢境騙了。以後下座後還是不要睡的好。(註:夢境大多發生於四點左右,您六點多回去睡覺,若身體有點感冒,身體虛耗之下可能就會引做惡夢,反正夢就是夢,於夢中能無驚怖,也是一種考驗。)

第六座521 0415 0615
        今天如常上座,結手印時把手掌靠得更緊密一些,拇指往更上的無名指第二節處按下,效果果然不一樣。整座中手印都感到又溫又麻,不痛而且很舒服,比起前兩座的沒感覺好。今天心比較穩定,持咒也較為專心,雙盤105分鐘後換南傳坐法,好像有在進步中。(註:為何一直要您把大姆指爬到無名指背的最高點,主要是要能讓氣機發起。修法中的結印法與用法中的結印法是不一樣的,前者要求緊、密、實之結法,產生誘發真氣作用。後者結法只要輕鬆有架式就好,甚至於能用觀想結印,如世尊用法都是如的。)

第七座522 0430 0630

        今天心很浮燥,想著搬家的事情。 75分鐘就換腿了。下午還因為搬運公司的負責人遲到一個多小時而起了瞋心,但有忍住,同修看了還跟我說:“心要柔軟”。這種瞋恨與羞愧心卡在一起的感覺真的很難受。心情過了一陣才平息。有一點懊惱自己功夫不夠。修行這條路真是不容易。(註:有事於心就不能放下,所以要多練心,事情是要做,但現下是在打坐、修法,大可不必去煩搬家的事。)

第八座523 0900 1100
        昨天上大號瀉了兩次,今天起床後再睡,醒時已經7點了。乾脆吃了早餐,休息一陣才上座。還沒上座前又瀉了兩次。昨天讀了元音老上師的《修行的六個要點》文章,這六點我都不及格。這座還是沒把心打死,妄想一大堆,連身體的痛都還執著,何況是念頭呢? (註:能反省是好事,但當自己妄覺始初起,能馬上自我警覺,然後接著放下,把心擺平,這樣才是最好的。)

第一輪第三印
第一座524 0415 0615
        今天收拾起昨日的失落,重新出發。把咒持得快一點,綿綿不絕,不讓念頭有機可乘。手印結了23次才結上,不久後手印便又麻又溫,挺舒服的。半個小時後,手印就沒感覺了。雙盤95分鐘,身體沒有以前那麼不舒服了,但氣感也沒有特別感覺。先不管這些,專心持咒,時而心念耳聞,妄想一多就換金剛持,先有一點基本定功再說。(註:此印您於此練習時,就未能一氣呵成結印,我是有點不能滿意您所結的樣子,現在您可否已能依所教而如法結好手印呢?這第三印威力是很大,若是您修法中無有大痛感,就要簡擇是否手印結錯了?無名指的彎曲角度是否注意到了,若無法一氣呵成結印法時,此關鍵角度定會出問題的。)

第二座525 0415 0615
      這一座如常,但手印已經沒有感覺了(註:沒感覺不是好現象?要探討一下為何因?)

第三座526 2015 2215
        今天晚上才上座,時間充裕,可以先運動拉筋後才開始。基本上與早上差不多,但是早上是靜一點。現在好像沒什麼進步,雖然身體已經沒有特定的痛點,但是90分鐘後還是會熬一點就放腿,真的不可以再縱容自己了。

第四座527 0415 0615
        今天是齋戒日,守八戒。上座到一半肚子餓,吸幾口氣就好了。因為昨晚有上座,所以吃不多,再加上每一座都是滿身大汗,像是從游泳池出來似的,體力消耗蠻多的。身上這件上座時才穿的居士服,上衣是濕透了又乾,乾了穿上又濕,好誇張,幸好下座後就沒流汗了,不然真的會懷疑是自汗。

第五座527 1915 2115
        因為是齋日,把用餐的時間用來打坐,但雙盤時間好像不太行,才一個小時多就換腿了。心也很浮,有一點懷念以前還未修法前打坐時輕安的感覺,現在金剛持咒可以用心浮氣躁來形容,真的很不像樣。(註:那不是真輕安,是氣不足所現的虛假境界,沒有足夠的氣感,哪來得真正輕安?若是有輕安境界,您所提心浮氣躁狀況應不致於發生。一般無知者都是認為這樣就是輕安,您要改變修內觀禪身體變化的概念,兩者對於氣機的體會是大有差別的。)

第六座528 0415 0615
        今天是衛塞節,是東南亞一帶的佛教徒慶祝佛陀降生、證道、與入滅的日子。這一坐如常的糟,第二個小時過得好久。本來傍晚還要打一座,但同修有朋友來訪,談了4個小時,將近8點才結束。之後身體頸部酸痛,到家附近地區跑了4公里,大汗淋漓、深呼吸後才比較舒服。回家後灌洗休息時已經是11點多。

第七座529 0815 1015
        早上起來太累,用了早餐一個小時後才上座。還是如常的糟,雙盤一個小時就投降,時間過得很慢,而且妄想一大堆。不過已經到了谷底,所以也沒什麼好在意的,只有忍耐與接受。(註:仔細分別是妄念還是妄想,若是妄想就很不好,妄想會掛礙您周遭的事物,昨日、今日、明日事等等,這樣初步安心都還沒有做到,更要想一法來克服此妄想,警告自己放下、放下,可有用嗎?若是妄念是出於八識轉七識現於心中的法塵,此種法塵是去不了的,是斷不掉、也揮不去的,所以就不用理它了。)

第八座530 0415 0615
       一樣的忍耐著,等待柳暗花明的時刻。 (註:佛說諸事無常,無常法是苦。有好就有壞,有壞就會好,若是壞的時間延長太久,就要想想是否感冒了,若無有氣感時,可當感冒來治療。)

第一輪第四印
第一座531 0415 0615
         今天開始第四印,手印終於有感覺了,已經有好幾座手印是沒感覺的。這次手掌、手指像是被火燙一樣的灼熱,但是不痛,所以比往常較專心。心一樣沒辦法長時間的專注於咒語,只能一直提醒自己專心聽咒。 90分鐘後換腿,手印就沒感覺了,不過還是比前幾座好吧。要繼續保持耐心,如常上座,像穿衣吃飯一樣。(註:所以我懷疑您結的第三印還是不如法,不應該第四印有氣機,修第三印反而無感覺?)

第二座61 0415 0615
        今天起床後一直很想再睡,看到客廳的沙發時心裡想:再躺個15分鐘才上座吧。突然間感覺到這念頭的危險性,趕緊換上居士服,結界上座,不給自己動念的機會。一樣的,上座後就安全了。手印結得很紮實,食指把尾指牢牢的夾在虎口,手腕緊緊地靠著,把尾指給拉得更緊。不久手印便又燙又熱,而且滿身大汗。剛開始第一個小時過得很快,但是念頭很難抓緊,種種的畫面與聲音,常常在持咒時乘虛而入,一直要提醒自己專心聽咒。 75分鐘後胸口開始發悶,因為師父以前有教過,所以把手印提高,慢慢吸氣,守丹田,這時畫面與聲音就沒有了,能很專心的持咒。 90分鐘後腿非常的痛,慢慢的呼吸,多忍5分鐘才換腿。和昨天一樣,一換南傳坐,手印就沒感覺了,但胸口還是會悶。真的是百忍成金,每天要加長熬腿的時間才行。(註:第四印似結得不錯,但所出現的畫面與聲音沒有方便化除,若能不去用有為法化除,讓它自生又能自滅,起碼代表氣已通過某要點了。)

第三座62 0415 0615
        今天如常上座,開始時想著工作上要辦的事,一直告訴自己要放下,臨終時要靠真工夫,一切都帶不走。人生是很短暫的,不要白過時光。不久後就比較專心持咒,第一個小時過得很快,狀況跟昨天差不多,手印灼熱、胸悶,把熬腿的時間加長一點,105分鐘換南傳坐。
第四座63 0415 0615
       今天心比較靜,狀況和昨天一樣,105分鐘換南傳坐。

第五座64 0400 0600
        今天3點多就起床,4點就準備好可以上座。昨天讀了元音老上師的開示,金剛持要一個字又一個字從心裡過,不可以有口無心,要聽得清清楚楚,才能漸漸入定。上座後照著老上師的開示學習,專注持咒,心比較沒什麼妄想。一上座不久就覺得胃好像堵住,時不時會打嗝,膻中的地方也很悶。 100分鐘後換腿還是悶。(註:胃部打還不知如何處理嗎?捲舌高舉舌頭,讓其反胃就可拉動舌根引氣上行。若是膻中穴不通、發悶,可下座後用按摩法幫其通順。)
 
第六座65 0415 0615
        今天一上座就感覺煩躁,90分鐘換腿,胃還是堵住。因為這幾天下座後常有胃曖氣,喉嚨乾燥,上午去找一位中醫師朋友看病,說我是胃陰不足呃逆,加上肝氣犯胃,也叫我暫時不要在齋日節食,先把胃養好,給我開了一些藥如麥冬、一貫煎、保和丸等。其實之已經在齋日守八戒大約一年都沒事,可能這次飲食有點不定吧。 (註:修行人身體氣機變化要知道方便法化解,這是氣不順的問題,中醫、西醫都無知於此種境況的。您要看《佛門禪修與色身功用行》的書,191頁之圖及心繫緣處文章等,自己要能導氣入督任二脈,把督任二脈稍為打通一下,就不會讓氣光走胃部處了)


第七座66 0930 1130

       今天想多休息,7點才起床,但34點過後都是在做夢,反而更累。上座前看了《佛法修證法要》老上師對弟子修法的問答,強調心念耳聞才能入定,本來是信心滿滿的上座,但是不久後,想到3個星期後要搬家、新房子的裝修等種種妄想現起,毫無招架的能力。 65分鐘後就腿疼換腿,由於心太亂,便放聲持咒,但是口乾舌燥,加上滿身都濕透,時間真的過得很慢。(註:3個星期後搬家事又不是當下,怎會放不開呢?想想法子來克服此心吧!修行自覺最重要,有時看別人的書都是一時記起能用,用完又忘了,還是自己想辦法克服此習氣較好。)

第八座67 2000 2205

        早上沒上座,有一點挫折與恐懼,再加上今晚有時間,所以決定晚上才坐。早上讀了老上師的問答開示,發現很多人修法時都一樣,進進退退,只要功夫未徹底,便會有反复。老上師說:“要出苦就要不怕吃苦,在苦難中鍛煉,才能將執著消光,而恢復本性光明”。讀後心情較平復,修法雖然看似一條很孤獨的路,其實還是有很多菩薩、護法在幫助我們,要樂觀積極一點。放工後開車回家時,感覺很辛苦,心很煩躁,要靜靜不下來,放縱它又不快樂,好像被卡住,總之就是不耐煩。晚上戰戰兢兢的上座,一上座就以金剛持來持咒,也不管一口氣幾遍,就是拼命持到不行才換氣,妄念比較少了,但是被一片灰濛蒙籠罩著。 (註:您的心還是很野,看能否於修心中心法後,較能有忍功成就。)

第一輪第五印
第一座68 0415-0615
        早上3點就醒,剩下的時間都是做夢,不斷重複著昨天發生的畫面和聲音。起床後本來不想上座,但是也沒有更好的選擇,反正再睡會更辛苦,也沒有更好的事可做。上座後一樣拼命以金剛持持咒,其他通通不理會。今天第五印,手印有一點熱,其它如常,妄念較少,90分鐘後換南傳坐。

第二座69 0415-0615
        今天如常上座,手印已沒感覺,右腎不久有溫熱感,以前沒修心中心法之前打座也常會如此,修法後第一次右腎溫熱,頭部有氣在走但看不清楚。時間過得快,雙盤100分鐘換腿。

第三座610 0415-0615
        今天大致上一樣,右腎溫熱,喉嚨突然非常的癢,屏氣一陣子再慢慢吸氣,15 分鐘後就不癢了。(註:總算會化解十二重樓微細氣的通過。)

第四座611 2015-2215
        修法好像已經很久,但今天只不過是修法滿一個月而已。生活上的作息改變了不少,下班後一般上都是回家,減少外緣。很慶幸有同修的支持,所以每天的活動都是以修法為優先。今天上座,胃跟喉嚨被堵住,其他的感受如常,雙盤100分鐘換腿。 (註:一個月足夠養成一種習性,您已故定每天最少修法,而且是修一座,這個模式似已建立了,也不能說沒有成就了。)

第五座612 2000-2200
       一整天都感覺喉嚨被堵住,在鎖骨中間半寸以上的地方,早上跟傍晚都到公園散步,晚上上座情況和昨天相同,今天雖然有開空調但是還是滿身大汗,雙盤95分鐘換腿。

第六座613 0640-0840
         今天妄想很多,有心無力,喉嚨一樣堵住,上座到一半突然告訴自己不要忘了修法的目的與方向,不是每天上座2小時就了事,這樣下來很難有消息。過後心情較為調整,也較為樂觀。雙盤100分鐘換腿。下午躺下時候丹田感覺有胎息,跟心臟一起跳,用手按住丹田也可感覺得到。晚上用快跑跑了56公里,邊跑邊持咒,滿身是汗,喉嚨有稍微好一點,但是精神太亢奮,整晚睡不好。

第七座614 2040-2240
        今天喉嚨一樣堵住,狀況不佳,大腿肌肉酸痛,65分鐘就換腿,最後的一小時很不耐煩,放聲持咒,時間很難熬。  (註:若到現在還沒有解決此問題,您還是要看《佛門禪修與色身功用行》的書,以191頁之圖,將氣先導入督任二脈各穴道,把督任二脈稍為打通一下,就不會讓氣光走胃部、喉嚨了)


第八座615 0415-0615
        今天醒來前突然遺精,知道射精但沒有做夢。這種經驗發育時期只有過一次,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現在遺精也想不到其原因。昨天睡覺手掌是放在丹田上,感覺著胎息而入睡的。上座不久右腎就稍稍的酸痛,本來想放棄這座,因為讀過元音老上師曾說過如果有行房,要4小時後才可上座,我從遺精到上座應該不到1小時,有一點擔心不如法又會傷身。但今晚沒時間上座,加上昨晚上座的煎熬,所以只好勉強坐著。雙盤90分鐘換腿之後右腎就沒感覺了,但是心裡還是有點擔心。 (註:遺精是年輕人的必有現象,不要想太多了,若真的會受影響,就要先觀察丹田有無消息,若丹田根本沒有氣感,或閉氣不能跟以前一樣久,可能就喪失了真氣,那上座也僅是熬腿痛而已,不會有大副作用。事實證明有基礎功夫就可以克服臨時身體的漏丹,修90分鍾已化解您身體的損傷了,這也是您的經驗,以後就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第一輪第六印
第一座616 0415-0630
        今天修新印,兩個手腕靠緊後手印就定住,左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不會彼此觸碰。自然的心念耳聞,而且比較清楚。不久後右腎開始溫麻,90分鐘後胸悶,提起手印慢慢吸氣。雙盤110分鐘後換腿。

第二座617 1915-2115
        昨晚忘了調鬧鐘,今天起床後已經5點半,來不及坐2小時。晚上上座很累,雖然不至於睡著,但妄想很多,尤其今天在公司開會時,對一位德國同事的態度與輕蔑的語氣感到有一點生氣,很想把他大罵一頓,當然只是想想而已。雖然事情不是針對我,也與我沒有直接關係,但心裡還是會有疾惡如仇、想打抱不平的習性,把自己的菩薩戒條都忘了。回家後是很不想上座的,感覺很虛偽,又累又慚愧。可想而知,這一座又是一場身心的煎熬。(註: 疾惡如仇、想打抱不平或要當大俠,這心態是修行人的大忌,您要學世尊說要修忍辱法,何況此事又與您無關係,也許他們倆前世就有瓜葛呢?已入第六印修持,您對於心的煎熬,似乎比身來得多,以後要隨時隨地注意觀心,以覺照心管住此心念,不然就沒達到修行的目標了。)

第三座618 0415-0615

        為避免晚上修法,鬧鐘一響就從床上跳起來。這一座很普通,手印與右腎溫熱,修法大約1小時後,喉嚨突然很癢,慢慢的吸氣5分鐘後就好了。雙盤85分鐘後就換腿。

第四座619 0615-0815
       如常上座,心煩躁不安,只能說是上座2小時就了事。 90分鐘就換腿。

第五座620 1015-1215
       今天睡到7點才起床,感覺身心狀態都不佳,勉強上座,時間過得很慢,75分鐘換腿。

第六座621 0415-0615
        今天如常修法,感覺早上修法還是最好的,心比較安靜,但狀態還是不好,想一想第一輪修法即將結束,但心還是很不定,時好時壞,煩悶又無人傾訴,想說也說不清楚,說得清楚別人也不會了解,最後只好忍耐、讓它自己化空。 (註:可能是要搬家但還未完成?或又有可能是要當爸爸了?是否雙重壓力造成影響您心理因素,也造成您的心煩。要好好探討清楚一下,釐清事相,您應該不至於那麼浮躁的呀。)

第七座622 0410-0610
         今天這一座很普通,跟昨天一樣,妄想很多,這幾天都忙著收拾家裡、準備下個星期搬家。因為同修懷孕,所以搬家、新家裝修和種種零碎的事都要自己處理。突然想起自己高中時在圖書館裡讀到的一句話:能閒世人之所忙,方能忙世人之所閒。現在的我恰恰就是忙著世人之所忙,隨波逐流,很是可憐。現在只能把本分做好,待一切都安頓好再更進一步的衝刺。 (註:多體會心不安是何因引起,才能好好去思維如何處理與選擇方法。)

第八座623 0410-0610
        昨天睡覺前告訴自己今天這一座後就修滿第一輪了,要好好的把心給耐住,老老實實的修法。上座後心是比較靜的,咒語一字一字從心裡過。整座很清楚,時間也過得快,雙盤100分鐘換腿。

總結第一輪的經驗,身體的氣機有明顯加強,但心裡的妄想散亂,是有待改進的。在環境上因為工作、搬家等凡事也造成內心有時很多妄想、沒法放下。另一方面,妄念的產生不斷的重複之前的六塵緣影,不能控制時是很難受的。腸胃也出現狀況,胃酸太多,喉嚨太亁、鎖喉等。但沒有考驗就沒有進步,唯一可以慶幸的是每天修法的習慣已經安穩,已不會擔心會斷掉。不管好或不好,都是難能可貴的修法經驗,在這裡和盤托出與大家共勉,也期待師父的指正與加持。(註:前已述妄想、妄念要釐清。無事來考驗就看不出一個修行人是否心有解脫能力,有事剛好考驗您心是否真能自在。現在若是已搬好家了,您應該就會有較穩定的情緒了,祝福您與您夫人。第一輪補修沒有忘記吧?因未見報告!)

(續待)
 


[ 心中心法 ]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