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溫州文成縣靈德寺打七報告(90)
          
                                           東筦 羅居士


時間: 20091219日——20091226

11月份祟明島打七回來後,從島上帶回了《雪泥鴻爪——徐琝蚞汁_集》。這一批墨寶是徐琝茪W師的兒子和兒媳一起從上海帶過來的。大概是118日,一位師兄帶我去見一法師,法師正在和徐老的兒子兒媳談話。我進去坐在他們左邊等了一會兒,他們就告辭了。後來一法師告訴我,他們是徐老的兒子和兒媳。我只知道是有兩三個人坐在沙發上,並未看他們。不過看了也是不認識的。打七人員大概住了二十多個房間,每房間三個人,《雪泥鴻爪——徐琝蚞汁_集》每個房間分了一本。同房間的兩位師兄都說看完了就不需要了,便把墨寶留給我了。想到我爸喜愛書法,見到這個一定很高興,就帶回去慢慢看吧!雖然分量很沉,也很樂意背回去。

早在20045月我在上海,想找一位師父灌頂修心中心法,有師兄說徐老可以灌頂,但現在腦溢血病得很厲害,還在醫院裡,不能傳法。之後20051月受德法師心中心法灌頂,又在上海呆了二年卻一直未想到要去拜見。從祟明島到東莞後,看到徐琝茪W師在《雪泥鴻爪——徐琝蚞汁_集》第155頁往生西方極樂淨土法相時,不禁淚流滿面。第157頁上面陳妙麗居士,曾在上海佛教居士林聽講過幾次經。不過現在看到相片才知道叫陳妙麗,是上海佛教協副會長與上海佛教居士林林長。獨來獨往慣了,平常很少去打聽這些。也好也不好。好處是容易靜下心來自修;不好的地方是徐琝茪W師病情稍穩定起來,我也不知道,只是自己一個人閉門造車,也不知道去親近善知識!下面一張相片右邊第一位是一法師。(註:此大德僧,於 師父告別式前後,在 師父寓所見過多次,也同桌吃飯,可惜未能深談。)最後一頁第159頁看到了您出家前的名字,助印了一萬元,是助印金額最多的。(註:是還有四位助印一萬元,不是只有我,另《雪泥鴻爪》143頁下圖有我與 師父的合照,是我向 祂老人家求灌頂法過程中被拍照的。)

我在請假期間耽擱了許多工作,回來時幾乎每天加班。晚上上座時很累,十座有八座睡著,清醒的少數幾座腳雙盤到一個多小時便痛得厲害,特別是大腿兩側。一直到1219號。本來是到溫州七甲寺打七的,限制報名五十名,卻有一百三十多人參加。七甲寺地方不夠容納這麼多人,後來照法師安排大家到附近的靈德寺去打七了。(註:您年紀輕輕就這麼積極地找機會用功,甚使人敬佩,希望您今生能有所成就,自利利他。)

照法師,1972年出生于浙江省文成縣平和鄉戰勝村,1989年於本縣七甲寺依了識長老出家,屬於嫡傳天臺教觀第46代。1991年春于福州鼓山佛學班就學,1991年秋考入南京棲霞山佛學院,1992年禮寶華山茗山大和尚受具足戒,1993年畢業於棲霞山佛學院,1993年至1994年入溫州大羅山專修心中心密法,1994年秋考入中國佛學院,1998年本科畢業後進入中國佛學院研究生院,師從方廣錩教授專攻佛教文獻學,1999年獲得無相密心中心法代師灌頂資格。20016月通過中國佛學院研究生論文答辯,獲佛學碩士學位。現任浙江普陀山佛學院講師及研究生導師、浙江溫州市妙果寺副住持、浙江文成縣佛教協會會長、文成縣七甲寺住持。20038月我到普陀山去求心中心法,路過普陀山佛學院,當時照法師就在這裡閉關,不過我並不知道,所以錯過了一次。(註:大陸三位大德僧─一法師、照法師、德法師是大陸心中心法的棟樑,您都能有機緣親近,是很不錯的因緣,其他人我就不認識、少聽說了。)

照法師的哥哥、弟弟、姐姐、媽媽連法師一起五個都出家了,最後只剩下爸爸一個人做居士,也住在寺廟裡吃素念佛煮飯種菜,形成了五僧一居士

我出發時時間很緊1219日早上745的飛機起飛時天正在下雨飛到雲層上面後太陽光芒萬丈。這就好比我們的佛性一樣,從未離開過我們只是被煩惱習氣所遮蓋住了而已這次去打七就是要衝破這道雲層。

靈德寺住持是照法師的哥哥演法師,寺院也是剛剛修建起來,所有的房間都是新的,環境條件非常好。安頓好之後,便開始準備七天的打坐了,上座前20點服了九粒內功丸。

 

1220   第一天

第一座第四印(000——400

雙盤上座約一個半小時,改金剛坐。開始時很安靜,能看到念咒之前的狀態:一念未生,了了分明。一直叮在那裡,注意力非常集中。後來很熱,兩腳板很燙,把披風與蓋腳全取下,還是熱。有輕微流涕,可能熱盛,有熱毒排出體表。後面2小時好像入昏定,時間過得太快,兩大腿剛有點酸時,一念化空,馬上不酸了。於是喜從中來,不禁微笑起來,此座很好,要繼續保持!(註:好的開始,希望每一座都能保持這個樣子。)

第二座第四印(600——1000

雙盤約一個半小時,其餘金剛坐。未能看住第七識,有時注意力很集中其實此時用的就是第七識。後面有些難受,不知時間過去多久又渾身發熱,因為出太陽了,又穿多了一件毛衣。口很乾。睡覺時統一安排的被子太厚了,完全蓋不住。又碰到了和祟明島一樣的情況,於是把披風帶回宿舍,撤下被子蓋披風。法師在開示時以為是因為冷,把披風加蓋在被子上。提到南方來的師兄對這邊的氣候可能還不太習慣。其實我從小在武漢長大,武漢比浙江更靠北。冬天有零下幾度,會下雪,夏天有“火爐”之稱打過雪仗並經歷過火爐到其它地方冷熱都不怕的。(註:摩訶止觀列有八觸說,謂將得初禪定時,身中八種感觸。即:(1)動觸,(2)癢觸, (3)輕觸,(4)重觸,(5)冷觸,(6)暖觸,(7)澀觸,(8)滑觸。此八觸發生之原因,以欲得初禪定時,上界之極微入於欲界之極微,二者交替,地水火風狂亂發動。不明此法相之人,驟起驚懼,以為發病,馳迴不已,遂亂血道,真為狂氣。您先天體質可能偏於熱性,很容易患有暖觸,有時用心觀想冰冷之狀態,也可以降低熱的不適之感,意即善用心法。)

第三座第二印(1200——1600

雙盤金剛跏趺坐約40分鐘,其餘時間如意坐,坐中未能第一座那樣效果好。腳還是有痛,後來約一個小時不再痛,好像有些昏沉。第七識有模糊展現,聽到好幾次咳嗽聲,有爆開、化空之感。(註:知道昏沉就要馬上對治,對治方法是用微細調理風大,吸口氣後就要閉氣、悶氣,待空氣於體內化掉後,再微吸點氣來悶氣,如此循環不斷,色身會永遠保持有氣機,這樣就不致於墜入昏沉了。)

 

1221  第二天

第一座第四印(000——400

雙盤如意跏趺坐約一小時三十分鐘,能清楚地看到第七識。好像所有人共有一個第七識。注意力較集中,了了分明,其實起念時也是能了了分明的,而不僅限於一念不生時。後面約一小時有少許昏沉,手印倒掉沒有散,要注意!(註:不能讓昏沉經常發生,用上述調治法,然而當時持咒心念亦不能放下。)

第二座第四印(600——1000

昨晚20點服過去10顆內功丸,第一座下座4點鐘時又服了4顆內功丸,此座之前1小時有吃早餐。剛上座約一小時昏沉數十次,雖雙盤未散,但手印倒下去了,挨了一香板,被打清醒了。真氣未發動起來。後來如意跏趺坐約二小時直到下座。效果很好,腿也不痛,可能是內功丸的功效。有時能看到一念不生之前。明天46點之間不能吃早餐,老人在心要問答集中有講:早上打坐最好不要吃東西以免昏沉。(註:食滯會造成血氣不通,是不能吃或吃太多、太飽。)

第三座第二印(1200——1600

雙盤約3小時,腿是不痛,不過右腳踝向下滑,右腳踝很痛,總體來說盤著很舒服。未能看到一念不生之處。肚子有咕咕叫,好像又坐到食堂準備開飯了,於是開始供養三寶。一陣恍惚發覺不對,是在打坐中而不是真的,便停下。當雙盤放下時,手印變得很痛。這下是氣聚到上盤的表徵。(註:氣聚上盤是較不易昏沉,前幾座昏沉是否氣都下行了?)

 

1222  第三天

第一座第四印(000——400

整座多次昏沉,雙盤也是一個多小時改單盤,又半個多小時雙盤再改單盤。人很難受,手印許多次倒下去了,可能是沒有休息好!

第二座第四印(600——1000

昏沉不斷,完全沒辦法用功,手印倒下去有數十次,還挨了照師一香板。怎麼會這樣昏沉呢?後來把印舉至眉間讓氣上行至頭部,開始覺得整個人發光,頭頂處有氣湧出。樂受、心細、息細,可能入初禪。持續約有半小時。後印放低後。氣又沉下來,還是開始昏沉。這樣下去不行,要想辦法改善。(註:這樣看來您會昏沉,都是因氣往下盤走,因您已有氣感,應可以都用舉手印到眉間方法,若是舉手印累了,就要用寶瓶氣法,也就是閉氣、悶氣方法來調理氣機,願您能善利用它。)

第三座第二印(1200——1600

初上座有些昏沉,雙盤的腿較酸脹,挨了一香板。後面三小時仔細注意咒的來處,慢慢地念,仔細地體會,能直接抓住咒生起的地方看住,非常歡喜,不禁笑起來(未出聲)。注意力非常集中,沒有任何事情能把自己從這裡拉走,這裡便是意根,是第七識,打七打的就是這個。時間很快就到了,敲的木魚聲把我嚇了一大跳。我發現如果能看到自己的第七識就能夠看到別人的第七識,因為大家有著共同的一個生命。(註:您對於諸識可能還不是搞的很清楚,第七識用於審慎思量,所以稱manas識,末那識為梵語之音譯,意譯為意,此意為思量之義。唯識宗將有情之心識立為八種,前五識外,第六識是分別,末那識即為八識中之第七識。末那識為恆執第八阿賴耶識為「我」之染污識。為與第六意識(mano-vij#2na,意之識,乃依末那之識)有所區別,而特用梵語音譯稱為「末那識」。您應知不思量時是誰在覺知,攝住此正念又是何?此是本覺自性心,不要怕認識此自性覺知心,問題是您沒突破本來,污染法沒辦法出盡,但不代表您覺知心不真,要稱他為本性或自心。所謂意根者通常是指第六分別識,第七識是能執第八識法塵而現於心中,若用第六識分別,則能讀知心念是什麼,若第六識不起、不專住,應只知有念頭,不知其真實義而已。)

 

1223  第四天

第一座第四印(000——400

上座時還好沒有太昏沉,第七識(註:覺知心?)抓得不太牢。印有時會斜倒在胸前,蓋手巾多次要掉下去了。來時帶了兩條蓋手巾,這一座因溫度較低,用的毛巾,可能太重了,若用黃絲巾則無此現象。忽然打妄想,我們電腦用的江民殺毒軟體,名稱應改成江民解毒軟體。真正的毒在人們心裡,輪回中的人對抗慣了。你用解毒他不習慣,一定要心懷嗔恨地殺毒,倒是繁體版叫做江民防毒軟體較為恰當。

第二座第四印(600——1000

上座時肚子有點餓。雙盤不知多久,大腿酸脹,改單盤後可直接叮住念頭起處,其他任何東西都不能把自己拉走,這裡便是生死的邊緣,只要能突破此處,便能又是一番風景!左肺有數分鐘隨呼吸疼痛,可能在修復二十幾年前肺部的傷。接下來感覺身體變得很大,身含十方無盡虛空,整個世界變得極其莊嚴,喜不自禁!身心內外,如淨琉璃,內含寶月,陣陣化空,不覺笑起來。再來聽到其它同修的咳嗽聲、打嗝聲、歎息聲等都有是輪回之中的聲音,哪裡能影響到自己呢?仔細注意在第七識處(?),注意力很集中。這樣過了很久,後來右邊有人咳嗽,嚇了一大跳,最後敲木魚的聲音又把自己嚇了一大跳。背後一位師兄歎息聲與呼氣聲就像在自己耳邊一樣,變得很響,不太喜歡。可能從生死邊緣又退回了,一會兒又來到邊緣,就像這樣努力,前進!(註:法相宗依修行階段之淺深,而在末那識所執中,開立有三位階,稱為末那三位,即:(1)補特伽羅(pudgala,即人,即「我」之異名,乃外道十六知見之一。或單指人之意而言)我見相應位為末那識緣第八阿賴耶識而起人我見之位。如凡夫、二乘之有學、七地以前之菩薩等有漏心位。(2)法我見相應位為末那識緣第八異熟識(因果輪迴之種子)起法我見之位。此乃指凡夫、二乘及未得法空智果之菩薩位而言。(3)平等性智相應位乃起無漏平等性智之位,即菩薩以法空觀入見道,又於修道位起法空智果及佛果。以上三位之中前二位屬有漏之位第三位則屬無漏之位。)

第三座第二印(1200——1600

如意坐上座,前一小時似乎妄想較多,又想到回去時從這麼偏的地方坐車能否趕上飛機的事情。後面持咒聽咒音,看意根時較模糊,約二小時後能看住意根,且外境一切都是了了分明。用功下手處就是在這裡了,這也是打七的重心所在。為了不分心,全程都用如意坐,未用雙盤,繼續努力!爭取座上座下打成一片!(註:意根(mana(mano)-indriya)是分別(第六識),意根(manas)是思量(第七意識),是以八識為所緣法。能覺知有無妄念者,是第八識的覺知心,也就是本心(本心指本性,即自己本來之真如心性),不是您所謂的意根(manas)。因等五識七之末那識,乃阿賴耶所生法都有轉易,總稱為轉識或七轉識;對此,阿賴耶為七轉諸法之因,故稱根本識、種子識。八識又有三能變,阿賴耶識名為初能變,末那識為第二能變,前六識為第三能變。所以您要抓的不是末那意根(manas),那是已入第二能變,既然阿賴耶識名為初能變,您要抓的是不隨緣而變的本覺心、本心、自性。六根不淨易起外境妄執,七識不淨易執八識種子緣,緣生諸法,如是觀六、七識,應能知其法起之本緣。)

 

1224  第五天

第一座第四印(000——400

如意跏趺坐約四十分鐘,改金剛坐,環跳穴有刺痛,妄想很多,一個接一個地編故事,跟著流浪很久。有時了了分明,外界其他同修的種種情況了知得非常清楚。其實這都是佛性的顯現。聽到“沙沙”聲,好像是下雨了,開靜下座後看到廣場被雨淋濕了。(註:失去覺照,所以會編故事,這已是失覺又放縱,所以妄想隨機而起,禪修者一有念起就要警覺,念起能不隨才是,不應入妄想境界中。)

第二座第四印(600——1000

如意跏趺坐約一小時。沒有休息好,很難受,腰總是彎下來,手印也總是倒下,難受之極,簡直坐不下去了。約過了兩小時後精神才好起來,不停地持咒,大腿兩邊環跳穴都有些痛。有時能一念不生,了了分明。還是要休息好。(註:多多體會寶瓶氣、風大調理(悶氣)在長期禪修中的功用,您就不會有境況時好、時壞不停地更替著。)

第三座第二印(1200——1600

雙盤四小時,腿不是太痛,是標準的雙盤,不過右腳踝還是有些痛。熱能很快發動起來,把蓋腿的毛毯掀開一大片,等兩腳板冷下來時,再重新蓋上。聽咒音很清楚,但未能注意到一念未生之前。有一部分注意力在腿上,單盤和雙盤所用的腿上的肌肉好像有所不同。因雙盤時大腿兩側不痛,只是前半小時環跳穴有刺痛,過了就好了。痛的時間比從前短了,而且提前了。以前是一個多小時後環跳穴痛的,現在是前半小時。在體育鍛煉的理論中,有一種現象:極限提前是一個進步。應該還是在進步的。(註:經絡前路通得快了,經常的痛點就會早點來到,早來早過,故說都是進步了。)

 

1225  第六天

第一座第四印(000——400

金剛跏趺上座約半小時放下改如意跏蚨坐約四十分鐘。因正在照顧第七識,看得清清楚楚,不想因腿分心,改金剛坐。看念頭起處,非常清楚。持的咒成為斷裂狀,不完整了。沒法出聲持,微動嘴唇,注意力很集中,很快三小時過去了,這是用功正上路的現象。努力!

第二座第四印(600——1000

可能沒休息好,整座非常昏沉,手印不停地倒下,身體也不斷動來動去以免睡著。第六識都未能看住,更何況第七識了。還是要先睡好,當時間不夠時就不要去經行而保證睡眠足夠吧!

第三座第二印(1200——1600

雙盤一小時改金剛坐,後雙盤兩小時。前面似乎有昏沉,有時能看著第七識,有時看不住,退回到持咒看第六意識了。兩大腿環跳穴較痛,很快就過去了。妄想就像一片片雲,來也好,去也好,都不重要。天空是雲活動的背景,而這個背景就是第七識,要把它一把抓住,打掉。(註:能抓住的是第六識心念,不思惟的第七識法塵是沒辦法抓的,要看則看,不看也罷,專心於咒語上就可以了。)

第七天要坐九座,因這裡禪堂安排兩個七,是第十四天打九座。所以師父單獨為我們七、八個打一個七的人,按男眾女眾分別安排了兩個房間。我們就準備在房間裡打坐了,我所在的房間另安排了一位出家師父跟我們一起打九座。

 

1226  第七天

第一座第四印(000——400

雙盤不到一小時,大腿兩側痛得厲害,便放下成如意坐。妄想較多,時間過得很快,不覺一晃便已到了六小時。

第二座第四印(600——1000

如意坐六小時,妄想很多,時間也較快過去了。兩大腿環跳穴較痛,右手無名指一直有痛到小臂上,約半小時後正常。

第三座第二印(1200——1600

如意坐六小時,妄想較多,感覺時間過得很快,整座很平淡。因為補記,後面都不記得了。感到世間人很可憐,隨時都在顛倒之中,屬於“社會集體心智障礙”。唯有修習佛陀正法方能越過這種“社會集體心智障礙”。正所謂:

因循苟且,不思死期將至,

虛生浪死,盡做無益之事。

浪擲大好時機,全無顧忌,

倘使空手而回,實在可惜!

既知聖法為您確需,

為何還不專心致志?

 

最後結語:

從祟明島到溫州打七回來,一直沒什麼時間看完法爾網站文章。1223號左右您回信時,我還在溫州,還不知道。大概28號左右看到回信,只是看到說是善祥師父批註。我當時還在想:張老師最近太忙了!以前就通知過忙碌時有些信件由弟子回復的。又看到批示時說話的語氣有點像您,就又打妄想:您教出來的學生和您很像!最後出通知時才知道,您已於114號出家。不過當時心裡沒什麼感覺,覺得很正常很自然的,就好像每天吃飯睡覺一樣。(註:您年輕又那麼認真用功,希望有一天也能現出家相,來利益更多眾生,以此互勉之。)

近一個半月因工廠人手不夠且招不到人,我們辦公室的人員白天做完自己的事情,每天晚上要繼續幫生產線做事。幾乎天天加班到晚上十點鐘左右,早上還是8點要上班,而且星期天也沒有休息。一個多月下來,每天的打坐很少有完整的兩小時,都是在中途太累睡著了,醒來時到了第二天,衣服還穿著,人斜靠在床頭。我身體是很好的,都快受不了了,其他同事許多人都生病了,大家都叫苦連天,我給他們講因果輪回的道理。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對平時大家碰到過的一些事情與他們心裡的一些困惑進行解答,居然都聽進去了。放在以前是不大可能的事。(註:表示智慧增長了,無形的攝受力也能散開來了,這是個好的開始,要繼續努力禪修,有機緣可隨緣開示初基學人。)

這兩天總算把生產線上的事情告一段落,昨天才把溫州打七報告輸入完了。總結此次打七,發現自己存在許多不足,腿功還遠遠不足,從前雙盤六小時其實盤的姿勢不標準。要嚴格的要求起來,根本就盤不下來了。還有座中有時身體還會動,有時是放腿換腿;有時還會睜開眼睛;有時熱了用肘把蓋腳毯子弄開一點;有時身體動來動去想把披風弄下去;還會昏沉散印、低頭睡過去,從來沒有一座是一動不動的。說明自己的心還動得比較厲害,心動身體才會動。功夫上差得太遠,還有很多時候跟著妄想跑了。心地上才剛開始學習,對佛法也沒能系統地學習過,對同事開解時自己感到有許多地方沒有講透。思維邏輯性不強,有時比較散,想到哪裡講到哪裡。不在集體中訓練,只靠獨自一人閉門造車是不行的。掌握的這一點點佛法,自己獨自一人修行也許剛剛夠用,如果要能利益別人,可能需要再去佛學院系統地學習。(註:有實際的身體成就證悟後,才能進入心地法門實修。當然能入佛學院學習,是較有系統的學習,若不能以自己身體、心裡證得的為基準的話,雖學些名相、理論,最後都是不解聖意而說,希望您能自體自證,內自所證無人能替代的。最後叮嚀您要學習「風大微細調理」方法,才不會每座坐得那麼辛苦,時時都在奮戰。在家打坐時就可以多多實習「風大微細調理」了,不一定要在修心中心法時學習。)  

(完結)

 


[ 心中心法 ]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