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修心中心佛法個人修行報告(88-2-1) 
          
     
                                      德國   法睿
居士


一、以下是補修第一輪各印的心得報告:

補修第一印 菩提心印

110/06 4:30-6:30

今天補修第一印。第一印久違重逢倍感親切,昨晚整理前篇報告晚睡,所以今日有點昏沈,這座似乎在唸咒中可進入一種無念狀態,很滿足的感覺,唯吾知足吧!一小時後開始不耐,我則盡量依止這種寂靜;最後半小時有幾次氣往下流造成陣痛,每每警告自己保持無念,觀這肉團的不淨,它是在自我牽扯抵消業力,我不應干涉,一切做漠不關心觀之!。(註:世尊云,於四諦等中琤H惠觀知苦謂苦諦。世尊又說:觀色是無常、是苦、非我,若是我就可以叫色要這樣,叫色不要那樣。顯然真我指揮不了它,所以說色身非我!漠不關心觀之,正有此意。)

 

補修第二印 菩提心成就印

210/07 4:00-6:00

昨晚開始打前篇報告,思考多,所以這一座思緒就如放疆的野馬,四野奔馳,等能回神過來聽咒音時,大半時間已過;無名指有刺痛感,腳痛也升起,我警惕自己:若前世若今生一切無所有不可得,一切是因緣的組合,就這樣克服了腳痛;其中我注意到三件事:一、信解力讓我身體放輕鬆下來。二、我必須反覆的提醒自己一切無所有、不可得。我想人在臨終時也大概是這樣,注意力降低意志力薄弱,所以就必須靠反覆的警戒自己。三、雙盤容易引起氣入大腦,降低對疼痛的覺知,因此比較能克服腳痛吧!(註:要空其色身見,一要氣足可保護色身神經系統減低對於不通穴道的身體疼痛,若能入二禪境時,真氣足以讓痛覺消失,真的能進入定中。二是未達氣足的境界時,觀受是苦,用忍功夫能苦其所苦,讓苦、苦智入平等性,即能緩和身體疼痛。此時當可觀疼苦非是我,若受是我,我就可以叫受要這樣,叫受不要那樣。顯然真我指揮不了它,所以說受非我!既然受非我,疼痛亦非我,從體會苦諦離苦覺,得苦諦平等性。)

 

補修第三印 正受菩提印

310/08 3:55-5:55

上座不久腹胃先疼痛,後有氣上升至大腦引起麻木感腦筋鈍鈍的所以不像以前會攀緣一些不如法之法來說服自己唸咒似有若無不知誰在唸右腳內側有點暖意手微顫動較不尋常的是眉心有幾秒鐘的小螞蟻竄動感腳的大痛變小了心可以伏住疼痛氣走下盤陣痛好幾次慢慢的對痛可駕馭外面大雨滂沱來自多雨的台灣不免有一些感觸尋伺一下對雨的熟悉感吧依此熟悉感轉移了對疼痛頑固的執著

 

補修第四印 如來母印 

410/09 4:00-6:00

昨夜趕報告晚點睡今天就點精神不濟所以只好出聲唸咒集中注意力睡飽有精神對打坐還是很重要的人在生病或在死亡前往往精神散渙不能作主對自己亦愛莫能助我想這種心態上的痛苦比肉體上的痛苦更是加倍所以平日自我控制的練習是有必要的(註:若能於今生磨練到要走時,警覺心一起,能打開念佛機一樣,讓自性一句佛號念之相繼不斷,或一個咒語持之相繼不斷,如此就可提撕這一念往生。若臨死時無人助念,更要能做到如此境界。)

平常看佛學文章老師的文章汗牛充棟看時知道歸知道等到必須自己寫作時,還要表達的有條理,真有點困難;為什麼?因為對於佛學沒有完全弄懂嘛!現在才了解學而知不足,人生有涯,佛海則無涯我也只能從最有興趣有疑處學起所以我常在「資料檢索」處流連忘返其實我的問題也都被別人問過老師也都仔細答過真是眾生所患雷同邪見也(註:能把慧眼打開,就能生世間智,再斷習入空無執就修得出世間智,再學般若等經,使自性能回凡,適應周遭之人事物等而無礙,隨緣講經說法,而不失心性自在,這是出出世間智。這時對於顯教之教法、理法,較易能理解,這樣就能見經文而得勝解。但真正智慧開顯又要有定力,是在身體氣機減弱之後,所以您現在是以氣得定階段,用氣來護身修行得定,還沒到得智慧之階段。不用著急,好好修法。)

 

補修第五印 如來善集陀羅尼印

510/10 5:15-7:15

今天這一座,由於睡眠足精神較好,較能控制自心。這幾座補修各印時,開始就進入一種不知名的境界,也許氣壓大腦,使自己不起暇思,有點無重心感,妄心一起,都能察覺到,把心趕快拉回在咒聲音上,也不用什麼方法了,自自在在的,腳酸升起至痛現在已習慣了,也可坐到最後五分鐘;前幾天完全的投入報告的電腦作業化,看到自己的靈感由虛變實,內心的疑問也從理論實修得到澄清,由於這種了解而感覺到快樂;我可以感受到內在的安定力可轉變為外在的安定力,我也更能觀照自心起心念動的方向,是否時時指向利益眾生之道。(註:對了!隨時能控制妄想念,真智就會常現起,正知正見也水到渠成,不會被世間事所迷、所操控,遇事要用則用,用時銳利無擋,用後放下則無。而菩提心發起是自然的,開悟以後就會自然生出,所以不必太刻意提醒自己,也不必隨時提撕。)

 

補修第六印 如來語印

610/11 4:30-6:30

昨天聽到朋友的訴苦,聽的太入迷了,今天這一座坐的不盡如意,很累、很吃力、沒氣感沒耐心,很勉強的熬過!我在想:能讓我坐的下去的是佛,坐不下去的是魔,忍字主宰往左或往右、出世或入世,所以一切法得成於忍是有無限含意的矣!(註:聽人訴苦用智慧點醒其執迷處,自己不能動感情,一動感情就亂了心性,智慧、定力都會不見了。修行人修慈悲心,慈悲心是一種遠離情見的關愛,無祈無求的智慧與心力的奉獻。)

其實若無分別心,無佛、無魔、也無忍,實修就是在證這個無分別心吧!

 

二、以下是第二輪的心得報告

第一印 菩提心印

 1-110/12 4:50-6:50 

這一座,覺得身體不見了,氣有幾次上升,腳的管道疏暢但又漸酸痛起來,以過來人來看這痛,「不管它」!我想,虛空中如何能生起慈心,當下起悲心,一下子感到身漲如氣球,已經兩小時了,我想它會飛往何處?結果氣就消了。(註:悲心感動諸佛菩薩加持?有為法是無常的,時間一過當然都氣都消了。就是自己全身經絡通達時,若忘記隨時調理,也會讓經絡閉住,還是要稍事閉氣養息才能再發起。)

 1-2 10/13 6:20-8:20

不知是否氣壓大腦故,人鈍鈍昏沈,火氣大嘴破牙齦痛,坐一個小時半了,沒什麼感覺,最後半小時腳痛起,就當身不淨視之吧!以痛洗澡吧!多淋幾次,隨痛的退去,污穢也退去,佛心就是眾生心,也是一個不動的心,我彷彿漸漸能體會了!(註:心能柔軟,就能適應各種業緣,身痛也是一種業緣,能忍後心即穩固,心獲穩固即是不動搖,內外空無,即是近定了。)

1-3 10/14  5:55-7:55

這一座覺得有整體作業感,好像是氣到的通暢感,腳痛也在可控制範圍內,整座我知道必須快速唸咒,一切都在不動中,流轉的只有咒音,食指有時會分開,好像是手指相觸就接上電源,「祂」就是我,手指分開就有痛知。

1-4 10/15  4:30-6:30

今天覺得唸咒清清明明的,整座在實踐「放下」中,彷彿與佛、佛心、清淨心面對面,我問佛:如何證的空性與湛深智慧?祂答:「不動念!若見相非相即見如來。不動念,你就可以見到我!是你整天在動念所以不見我。」我求佛:「每次參禪都可以與你面對面印心、印定心。找回那熟悉的我,這是無上的快樂。」以上也可能只是我的儒慕之心與妄想,反省一下也好。(註:真實言,先學不動口,再學不動心,心止空性顯,惟此時潛在的種子並未除,所以說是假空吧!您已漸入佳境,一定要把第八識打開,唯一的方法就是找時間加座、延長坐,才可以到達。)

最後半小時腳酸痛 ,但已不如以前那麼痛,我開始可駕馭它了;我一再反復的提醒自己:清淨心得之於不動念與定性。耳提面命使我保持警覺。

色身上的變化:心口、肚子癢癢的,手印有氣與力感,腳指刺刺的,我想我有進步了。(註:身心都有進展了,但不能滿足甚至於得意忘形,因此更要加座、長坐來求突破。)

今天讀到的老師的金剛經解說,覺得很受用,特快摘錄下來:

「菩提就是覺以後定得住,叫做菩提;••••••

煩惱為什麼不能轉?拿掉,回到自性清淨心,自性清淨心就是你對一切法不執著也不能用一個有為法,才是最清淨。」

在第一輪中我體驗到覺起與覺不起,現在必須覺以後定,亦及身與心的不動,心止坐如鐘,一切在定中眾心才能契合佛心。果然我也是需要老師的耳提面命以加強自己對佛法的信心。(註:覺而定不僅是人世間的覺,還要於跨數度空間的覺知得到時,更要能定得住始得。)

1-5 10/16  4:50-6:50

今天有點昏睡,氣走眼皮耳朵,腳的痛處是一點,而不是一面;平常時腳面有熱感;沉靜時氣沖至腦的感覺更盛。

1-6 10/17  5:55-7:55

這座氣走後頸,癢癢的,腳踝關節痛、手指也漲痛,雜念多攀附外緣。(註:攀平時人事是第六識妄想,這是不應該,要馬上警覺而放下。能這樣氣當能更旺盛,因無妄想,息在照顧下能長故,能入息相故。)

1-7 10/18  5:55-7:55

每天清晨與佛在空中相會,真令人期待,在這沒有人干擾的時刻,体會這清淨;昨天氣走右耳,今左耳,很自然的在一個半小時後瞄一下鐘,慢慢的腳痛加巨,但都被克服了;有時候覺得奇怪:明明痛的是右腳,但通的卻是左腳,左腳內側有氣往下流的感覺;至今打坐給我的感覺很好,使我有機會在認真的執行一事,樹立一個人生目標,雖然離「解脫」仍遙遙不可及,氣倒是比以前旺些,嗔心也少些;今天去公園散步欣賞秋色美景,心裡舒服一些,韶光荏苒,自問在行菩薩道的路上,又進步多少?(註:先成就自己才能救度別人,先把自己功夫練好,體驗種種功夫,此功夫包括身與心,體會多了,智慧顯了,再來行菩薩道,那時才能用的上,身與心功夫也才夠用。)

1-8 10/19  5:45-7:45

這座有氣從下上湧,通口腔至頭頂,有明顯的大力感之後,身體一團痛,覺得自己是一個大芒果,中間有個大硬核、硬痛團,自己一直想從中抽離出來,告訴自己:自己是靈光而不是這個渾沌未開的不淨之團。

現在在背一些佛號,如:南無大慧力王佛、南無一切世間樂見上大精進佛、南無大強精進勇猛佛、南無慈力王佛,一些有力、精進、勇猛都是目前最欣見的字眼,表示對於法的不懈怠及奮進,背一背對自己也順便勉勵一翻。(註:思念、憶念某佛中,自有其佛力加持,能背就多背,您記憶力本來就不錯哩!)

 

第二印菩提成就印

2-1 10/20  4:25-6:25

把手印結實,上半場希望手能痛些,以減少下半場加上腳痛前後夾功的痛苦;一座下來,手倒是不怎麼痛,下半場沒有昨天那種硬殼式的痛感,反而是痛與不痛發展成一球,痛與不痛是可共存的;心是一個萬法魔術師!(註:痛過就等於氣通過了,所以昨天發生的,今天不見得會再發生了。對於修行過程中發生的事,不要有過度的害怕與祈待,這些都是不必要的,平常心就是道。)

2-2 10/20  14:05-16:05

今天下午這一座,打好手印很結實,整座快速唸咒不斷,左後頸有氣遊走,頭頂有氣大力感,如早上那座般,形成一團痛,我想辦法控制浮蕩的心,觀一切無所有、不可得,我觀強痛為泡沫,只要心不在上面,痛就慢慢軟化了,也變的心平氣和了。(註:修法中身體氣聚點、團痛點,都不要再把心念注意於該處,這樣更會讓氣愈聚集於該處,擁擠不堪不前,更讓真氣無處宣洩。可以用四念處的觀身念處法,觀想或提醒自己─色非我,色是空,所以無有色,無色想時,色不應阻礙氣走於身體各部位,如此則氣能自在前往,試試看!)

2-3 10/21  6:15-8:15

今天把手指盡量結實,大拇指還是壓不到無名指中節,所以我想今天的結果要打折扣了;不久氣走手指,除了拇、食指外,手指開始一肢肢、一節節漲痛,不甘寂寞的,雙腳也開始呼應,形成前後夾攻,看一下時間才過一小時,心開始不耐了;昨天看到一句話:「沒有心,就無因緣」,也就是不動念就不會感招因緣,就應不會疼痛,所以這座中時時提醒自己:不動念、不動念,但每次都是前塵已邈才驀然回首,因不專心引起的疼痛更加劇烈,前一輪就是敗在此座此印的前後夾攻上,我知道一旦習慣於放腳,就會每痛必放,所以不可輕舉妄動;無耐加上不耐,時間真的是慢的像蝸牛,我真是騎虎難下,想起世尊曾有一世以身餵虎,那種痛楚,應不只如此;一旦有了比較,痛的感覺好像就減緩了(人的分別心真是根深蒂固),很勉強的拖過這座;座後不禁唏噓:真是苦肉計啊!差一點小不忍而亂大「修行」,忍字心上一把刀,一把很鋒利的刀啊!(註:氣旺身不痛、手不痛是鼓勵,身體各處疼痛才是真修心養清淨自性的時候,忍字訣是唯一的修行法,忍是能破自身痛,破自心魔,更能破敵軍擾,所以忍是最好的修行武器。)

2-4 10/22  5:45-7:45

今天把拇指儘量去壓無名指,覺得結的還蠻密實的,用金剛持,心即沉入一個很特別的非有非無狀態,半小時後手開始漲痛,很痛,痛至非常痛,我只作三件事:一、專注在金剛持中,保持在這似有非有的感覺;二、告訴自己不動念,以無所有應付之;三、將心分離出來,視這肉團和我無關;過了半小時,腳也開始應戰,依經驗以寶瓶氣調整;疼痛實苦不堪言,睜開眼看看鐘,還有半小時,真感到心力交瘁,所以說睡飽專注力足,才能克服雙盤的痛苦;我開始心煩,左顧右盼,前一輪常有最後五分鐘放腳的諷刺,今天要拼的就是這一點,最後五分鐘不速之客來了,本來是乖寶寶的左腳開使暴痛,「不動念」的信念搖搖欲墜,現在只能觀想佛像求助於佛了;可想而知人的生命將終了時,要不動念是很難的;佛號也要靠平日的薰陶,否則心靈沒有靠岸的感覺將比身痛更巨。(註:若是每座都像這樣地磨,不耐的習氣也應是可以長進了。)

2-5 10/23  5:55-7:55

這座中有所了解:佛心是在定中,在有與無中,在大痛與大忍中;感覺自性是赤子之心,清淨、柔軟、無願、光明、安定的總合,一切在不能動中;這座有種奇怪的感覺,但又說不出什麼。

「本來無佛無眾生 世界未曾見一人 究竟了解是這個自性還是自性生」

  ─月溪禪師

2-6 10/24  5:55-7:55

有時要謝謝腳痛,因有腳痛才知自己也有不痛的地方,痛的反面是不痛,其實它們是一起並行出現的;今天報紙上有一篇文章討論邪惡從那裡來,科學家從歷史上的資料研究,下了一個結論:共同對邪惡敵人的殲滅就是在加強同胞的認同感,惡人的出現是在鞏固族群感;有惡才顯其善,不也是如此,有痛才有機會認識到不痛,而與其鞏固友誼。(註:很痛的感覺到第二輪時,應該可以堪忍了,若還是痛得不能忍受,就是沒有進步,沒進步就要檢討了。) 

2-7 10/25  5:55-7:55

持金剛持進入一失重心狀態,身體做膨脹感,右腳麻木後有暖氣下流,偶有暢通感,爾後疼痛又漸增。

2-8 10/26  3:45-5:45

持金剛持專注在咒上,沉入一片寂靜的世界,妄心大概都能及時逮到,腳痛也都能調服,我一般都是專注在不痛之心,「存」到最後十分鐘、五分鐘再沉入痛中,大痛一翻,一想到快要結束,熬也熬過去!(註:每座都是2小時整就下坐,痛的時間並沒有機會延長,所以就沒有明顯的進步,希望能漸漸延長打坐時間,或者是疼痛的時間。)

(待續)

 


[ 心中心法 ]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