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修心中心佛法個人修行總報告(57) 
                                                                          
 簡大煌 居士


一、緣起

多年來一直努力追尋一個正確又適合自己的方法,來解決人生的痛苦,很不幸,一直都無法找到一個能讓自己安心交付的師父,儘管對於佛學法理上有所認知,也未曾懷疑,但在實修上所遭遇的困難,卻很難自我突破。法爾網站早在三年前一次瀏覽網站的偶然機會奡N查訪到了,只是當初不知有招生教學,所以一直沒有機會與老師及眾師兄姊們會面,更不知有如此殊勝的方法得以解脫,當時我只是把它存放在我的最愛,以備修行遭遇瓶頸時供作參考,就在一次重新瀏覽時,居然發現法爾招生,傳授心中心法,或許是緣份吧!就這樣我報了名,經過幾次聆聽老師的教誨,感覺法爾是一個正法的道場,於是下定決心,修習此法。

 

二、第一輪修法心得

第一印

第一座 2004/01/31(14201620

終於等到灌頂的日子,一面喜,一方憂,喜的是承蒙老師不棄及法師的慈悲,並沒有將弟子淘汰出局恩准灌頂,憂的是感覺自己資質魯劣,業障深重,恐非載道之器,日後若無成就將慚對師長諄諄教誨,然而不管如何,即已擁此機緣,並不妨戳力以赴,縱然不能當生見性解脫,亦可打好根基,為來生結下深厚善法佛緣預做準備。

早上九點十分在莊嚴隆重的儀式下,接受本法師的灌頂,之後法師開示,勉勵我們,應放下這顆紛擾不平心,勤於修行,勿稍有懈怠,只要心清淨,即可衝破三界,抵達彼岸,永超生死。

下午一時二十分第一座,經老師稍加提示念咒要領,大眾開始止靜入坐。因前已坐了有些時候,所以坐下不久即感雙腳酸痛,約十分終後,我的老毛病又開始作祟,後頸椎感到異常緊繃,一股怨氣無從宣洩,不由自主一直扭動脖子,就這樣一小時過去了,只感覺腳酸痛不已,頸椎那股悶氣不得散,餘並無特殊感受,約再過十分鐘,終於按捺不住疼痛,改為單盤,一直熬到下坐。

第一印 第二座 2004/02/01(420620

早上四點三分在鬧鐘的提醒下起床,依老師要求持前誦法文及祈願文,四時二十分入坐持咒,約十分鐘即感身體與咒語相應而氣動(本以為是地震張眼方知手在上下振動),後因覺察到,自己告訴自己不可隨便亂動,瞬間心不動,身也就不動了,不一會兒,頸部的氣又在作怪,因為氣不斷的衝擊頸椎,我的脖子也就不斷的扭轉,只聽到頸項內筋骨互相磨擦的聲響,但就是無法將那團悶氣打散,約四十分感覺背部(膏盲下方一寸)有一股氣頂住並有些微刺痛感,接著兩亦有一股氣似乎企圖要來協助我打開頸椎“心結”(稱它為心結,是因他的強弱感受與我情緒有密切的關聯),可是就在此刻我的心已無法承受腳的疼痛,在萬般無奈下改單盤,就這樣心感到輕鬆多了,可是氣卻也消失了。兩小時過後全身感覺疲憊不堪。(註:頸椎處不通,打坐中應不要太專心注意該處,反要專心過來持咒,讓氣更旺時,看能否在不經意中把該處打通。平時對於境界也要能不執著,心不能煩,應藉此機會好修心。)

第一印 第三座 2004/02/02(420620

接連兩日早起心理上有所負擔,惟恐睡眠不足體力不夠影響打坐,誰知此念一起,整夜更不能入眠,為了不間斷功課,四點鐘依舊起床打坐。頸椎後那股氣依然,只是我不想再理會它,專心持咒,企圖移轉注意力…過不久感覺臀部背、頸往內緊縮,我不斷的喘氣,頸椎不停傳出筋骨磨擦咑咑的聲響,經一番苦鬥後緊繃現稍緩,可是“心結”依舊,就這樣脖子一扭一扭的熬至下坐,似乎沒什麼進步,心與腿的煩痛,更甚為前二日。

第一印 第四座 2004/02/03(415615

今天睡眠依然不佳,總感覺心火太旺(打坐屬火),似乎須要吃點滋陰補腎的中藥,否則水火不濟,永遠無法安眠,又想…心為一切主宰,只要心清淨那來的火?(註:若修法中口乾舌燥,就是心火上升,暫時將舌尖頂上顎,讓口水生津,吞嚥數次後,可降心火。)

四點十五準時就座,老毛病依然,過程苦苦苦…,真想放棄了!不行!時不我予,我不再年輕,歲月不可再蹉跎,修行豈可以後再說!忍忍忍,熬熬熬,事情總會有轉機的…。我的脖子還是扭不停…咑咑咑…咑咑咑…。

第一印 第五座 2004/02/04(415615

連續幾天沒有良好的睡眠,人顯得有點憔悴,白天那股氣又不斷作崇,使我脖子不斷扭動,同事都說我怪怪的,好像快要“拖去種了”,追問我?我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問題。

勇猛精進是目前所應遵守的原則,肉體上或許有些不堪負荷,但心理上是不可以被擊敗的,儘管精神有些萎靡,頭腦還是清楚自己所要的方向、目標。

四時十五分就坐,前一小時感覺全身已不那麼僵硬,可是一小時過後疲憊的身心又開始痛苦起來,很想下坐,可是一想到,一停止就得從來,還是乖乖的忍吧!改單盤忍吧!

第一印 第六座 2004/02/05(415615

今天有位朋友介紹我一帖中藥方子,我仔細瞧瞧內容,有紅花、北耆、赤芍、天麻…,不外乎一些補氣行血藥材,心想此藥方子似乎對我的症狀有所幫助,不妨試試也好,就這樣抓了幾帖回家煎了、喝了,豈料晚上睡覺,原本打坐時才會出現的背、肩、頸緊縮現象,竟在睡夢中出現,一陣扭動後我甦醒了,感到頸椎好僵硬,氣很強但還是無法化解那個“結”。

上座後雙腿酸痛難挨,突然間想起前誦文的一句話,此法能令諸魔生大慈悲心故…,我如此辛苦莫非心魔作崇,既然咒語可令諸魔生慈悲,何不以咒對治苦痛或可稍解,於是每當酸痛升起,即以咒語滅之,如此觀想,起初感覺有點效果,不一下子心又亂了,效果也打折扣許多,或許是功夫不夠成熟吧!

 第一印 第七座 2004/02/06(415615

幾天下來,功夫似乎沒太大的進展,且感覺上心還是很亂,「制心一處,無事不辦」道理人人懂,做來卻千難萬難,妄念紛紜,未曾片刻歇息,持咒亦無法降伏,真是糟糕!

修行太緊不行易造成傷害,太鬆不行易落入懈怠,緊鬆之間如何拿捏,實在沒有個準,像我現在是不是太緊了點(因為總覺得體力透支),或許是還未適應天天打坐二小時的習慣使然?但願如此,『阿彌勒佛!』

 

第一印 第八座 2004/02/07(410610

堅持到底!我要堅持到底!我內心不斷吶喊!為自己鼓舞。

心中心大陀羅尼修持前誦法文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爾時…

四、對諸法:…於諸佛教,遮護過惡?…(解:真正佛弟子,不管出家、在家,都是在修行,有的因習氣故難免會犯錯,有的魔障來不能控制,難免會犯戒。一、當此之時,若是您看到了,為要不造成毀謗佛教,不要去大談特談,或公開批判,以免造成更多的困擾。二、對於自己,因在修行,故要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以免自己要造業而亂心,所以要遮掩、保護犯錯之佛教徒。)

七、對契印:…莫不淨行,莫非時結?有所行法,亦不得捨非眾生?…。(解:學心中心法手印後,不要為名聞、利養而用,也不要在不是修法時或用法時隨便亂結手印。…,有所行心中心法時,對於福德不具足者或為非做歹者也不能不救濟。)

 八、勤修心:…斷非理惡,莫行諂佞…。(解:斷除自己妄習,調理自己的種種惡習,如六大根本煩惱─貪、瞋、癡、慢、疑、惡見等,不要做些嘔心的行為,來奉承人、討人喜歡等。)

九、對救護:所救諸苦際,不至誠者,實莫退心?…。(解:以後要行菩薩道時,雖然已救助了所受痛苦的人,但此等人有的善心不足─如前述非眾生,對於此等不是至誠的人,看了後不要生起灰心的覺受,更不能退失幫助眾生的初心。)

十、斷惡發願:斷除邪行,莫損虛空?……。(解:虛空者是空無、是聖境,是說不要斷除邪行不了,讓此等邪行來污辱了聖境、虛空界。)

以上諸句,學生不才,多日朗誦,亦無從知悉經句意涵,盼師父慈悲惠予開示,以解弟子疑惑,阿彌陀佛!

今日肉體已較日前進步,疲勞感稍減,但妄念依舊紛飛,功夫依然不得力,慚愧!慚愧!聽說拜佛可使身體柔軟些,不知是否真實?(註:若到現在還沒改善,當然可以多拜佛,來求佛消除業障。但也可以日日用薑油來擦局部,也可以用10~15公分長的老薑,打破後用茶壺煮一壺,倒入浴缸中,加溫水到能泡澡量,入浴缸泡澡10分鐘。每日如此治療,讓薑中精油來治療局部的問題。)

 

 第二印

第一、二座 2004/02/08(9451145)(13501550

【非經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老師今日勸勉同學們要忍住疼痛,痛是因為氣不通,通了就不會痛,過了這段辛苦的日子之後,打坐就不會成為你的負擔,而是另一種挑戰與喜悅。不過,要熬得住,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有堅毅不拔的向道意志和信心,是很難渡過這段只有疼痛而毫無成就的日子。然而,佛法難聞,解脫法更難求,今生有幸得此至高無上密法又豈能輕易錯過!

早上九時餘經老師解說第二印的結法及作用後,大眾開始就座,時間約九時四十五分。因為第二個手印結法較為困難,所以必須仰賴同學幫忙才能結成,作用除治病外,尚可消業障及開第三眼,或許真的自己本身業障特別深重,故而持印之後疼痛更甚於前一印。坐中頸椎氣感依舊並無太大改變,惟一感到慶幸的是雙手並沒有我想像中的痛,這也許得歸功於抓手功的落實,可是,下座後左手中指尾端一直感到麻木,久久無法恢復。

第二印 第三座 2004/02/09(507707

由於前一天修了兩座,故今晨慢了一小時上坐,雙盤時間同樣約一時餘。手印疼痛尚可忍受,氣感稍緩,下坐後左手中指依然麻木,且終日無法改善,似乎神經已壞死似的,不知這是否為正常過程?(註:血氣有通過時,就不會讓神經壞死,年輕時少用功,身體筋絡較僵硬,所以現在修法麻木是必然的現象。)

第二印 第四座 2004/02/10(430630

今晨入坐前一小時感覺全身柔軟許多,不過一小過後內心便開始感到煩躁,不知為何會如此,好像得了一小時恐懼症似的。(註:心不靜或不寧,剛好在修法中改善,不然以後當要往生時,還這樣才糟糕。)

第二印 第五座 2004/02/11(430630

今晚睡眠不太好,因為只要身體一放鬆,體內就有一股氣往脖子沖,因為無法順利通過,感覺很不舒服(脖子硬硬的),因而徹夜無法入眠。四時三十分就坐,感受與前一日並無太大差異。白天終日覺得頸後椎各條筋脈緊縮,雙手往後做擴胸運動時可聽到咑咑的聲響,膏盲穴亦有氣感壓迫現象。(註:再建議另一個方法,做一個小長袋子,長30cm,寬2~2.5cm,裡頭裝乾黃豆子。躺下來後面朝上,將黃豆袋墊在頸、胸脊椎處,時間依舒適度而定,用此來矯正此處脊柱,看看氣是否能通過。)

 第二印 第六座 2004/02/12(433633

今日所生現象:1.左手無名指於入坐一小時二十分後開始疼痛。 2.“流目油”但並不很嚴重。3.左手中指、無名指尾端終日麻木。餘狀況同前日。(註:氣已進入眼睛部位,上下眼簾緊合,壓迫眼球使氣通過眼球處,流眼淚毛病就會解決。)

第二印 第八座 2004/02/14(533733

入坐十分鐘後右背部有刺痛現象,幾分鐘後消失,氣依然滯留在頸後椎且越來越悶,感覺就要化了,但總是差那麼臨門一腳,會不會是長瘤而非氣不通,因為頸部附近的筋骨似乎日漸緊縮僵硬,連平常轉動都咑咑響不停。(註:有沒有去照X光檢察一下就知道了。)雙盤時間已可再延十分鐘達一時二十分餘,這是唯一的成果。

 

第三印

第一、二座 2004/02/15(10021202)(13461546

今日老師所傳受的是第三印『正受菩提印』,此印不單可消業障更可為己、為人治病,乃諸佛菩薩放光加持學人,推之前進,迅速入定之要印。

或許是本身業障太重的緣故,結此印時感到十分困難,尤其是左手無名指總是不聽使喚,最後還是得勞動老師及師兄用膠帶綁住才能成型,看看左右兩位師兄輕而易舉的就結好了,內心感到相當慚愧!(註:不用與他人比較,有些人前世有修行,今世亦有善因緣,所以學得比較快而已。重要的是自己的毅力與恆心,有成就者都是屬於絕不放棄的人。)

入坐約二十餘分鐘手指頭就開時疼痛,由刺痛轉而成火燒的熾熱痛,不過還好總算撐的住。氣感如同前些日一樣,差別的是當手極端疼痛時腳的酸痛感反而減輕了。

第三印 第三、四、五座 2004/02/16,17,18

結手印困難,手指疼痛,坐中放屁。手指疼痛,大便通暢。手指疼痛稍緩,身體疲累,氣結頸部,頸椎僵硬。白天行住坐臥皆感丹田有氣聚集,但非常薄弱,尚未成氣候。

 第三印 第六、七、八座 2004/02/19,20,21

手指疼痛,毅志力薄弱。飲食失調,睡眠不足,致使精神無法集中,上坐心神不寧,持咒無法連續。手指疼痛,坐中身體不自主扭轉,或許是氣無法按正常路徑循環所致。

 

第四印

第一、二座 2004/02/22

今日領印為第四印,『如來母印』,為開智慧、成道與往生淨土之要印。今日坐中身體依然會不由自主轉動,氣在體內無法暢通,感覺百脈阻塞,十分不暢。

第四印 第三∼八座 2004/02/23~28

本週由於感風寒,打坐時全身骨頭酸痛,加上雙手結印不易,可說是最苦的一週,還好星期四之後身體症狀已有改善,只剩下流鼻涕、些微的咳嗽,餘症候已除,總算移去修行的大障礙,不過體力仍然感覺很差,兩個小時的盤坐真是要老命!不服藥,靠打坐也可以治感冒是本週最大的收獲。

 

第五印

第一、二座 2004/02/29(9501150)(14021602

本週老師所傳授的是第五印『如來善集陀羅尼印』。此印威力與妙用至大,因乃集合諸佛密咒之功德,其勢飛猛,能降伏惡魔,破除外道邪法,驅除魔障,使修心中心法者無入魔之虞,亦無受外道邪法困擾之患。倘結印者心地清淨,不只可為自己除障,甚且可為他人消災解惡,可說妙用無窮。而能否應用得體彰顯奇效,端視持印者修為之高低而定。

今日打坐時,只要氣集頸椎,就立即以寶瓶氣應對,雖然有些效果,但並不很理想,也許需要一些時間來突破吧!第五印比起前幾印,狀況好多了,手不再那麼刺痛。入坐一小時後即有喘息現象,依老師指導,以寶瓶氣應對果真有效,不過頸椎及肩背那股悶氣依舊無法化解。

 第五印 第五座 2004/03/03(04250625

今日狀況與昨日略同,唯一不同者背後膏盲穴下方臨脊椎處感覺有氣壓迫,並感刺痛,不知病兆是否起於該處。自從修法以來,身體最大的改善是大便已不再像往常一樣,非祕即溏,總是軟硬適中;致於心性方面,煩躁、患得患失仍然不得改善,或許是身體的疾病影響所致,現今當以調身為首務,節飲食,多懺悔,省己過,少貪求,也許對疾情有幫助。

 第五印 第七座 2004/03/05(04250625

不知是心情緊張還是真有此現象,每入坐一小時後氣總聚集頸椎,而且該處肌肉不由自主往內收縮,於是乎氣喘,頸肩內部堅硬無比,即使用寶瓶氣也無法將其擊破,如果完全不理會它,它就會像一塊石頭般,置於該處,讓你心情無法放鬆。(註:看您為氣聚頸椎處苦惱甚久,我要問您以前是否學過外丹功?學外丹功者患有頸、肩僵硬者似有很多人。)

 第五印 第八座 2004/03/06(05350635

今日氣仍停留前日所指背後特定點,有刺痛感,肌肉內收縮感有增無減。一週用功下來除了雙盤時間略有進展外,餘並無太大收穫,實有待繼續努力。

 

第六印

第一座 2004/03/07(9251125

本週所傳授的為最後一印『如來母印』,此印如能發揮功用,語出必成,可謂「一語成真,絕無戲言」,修持得力亦能召感諸佛、菩薩加持,大發神通,所有佛所說之經與菩薩所造之論,於修此法後均能一目了然,通達理解,無稍疑惑。

因結印較為簡單,手疼痛不如前印,不過因中指與食指必需直立,故感覺並不是很自然,常因疏忽而兩指相碰。

 第六印 第二∼八座 2004/03/08~13

本週因上座感受與前週並無太大變化,唯至週五後入坐覺得全身發熱,且喘相變為風相,呼吸聲大且長。

 

補修各印報告

第一印 2004/03/14(9201120

今日又從第一印開始,手似乎已可適應,不再像第一次剛開始那樣的疼痛,不過腳雙盤的容忍時間亦是在一小時二十分左右,每當達此時間,身體各處就有內縮僵硬的感覺,尤其下盤及肩背臨頸椎處更甚,不知是何故?縱使透過意念觀想放鬆,效果亦實分有限,因為那總感受實在是太真實,觀破談何容易!(註:已在前面提出幾種處理方法,希能依各種試試看。)

下午觀賞印度聖地之旅,對於佛教發展的始末有概括認識,對於參訪聖地的興趣也提升了不少,但願此生有幸參與聖地之旅,以確保來生再為男兒身而有利於修行。

第一∼六印 2004/03/15~20

本週由第一印循環至第六印,手的疼痛感較上一輪已疏緩許多,只是身體那時間一到的堅硬感,一直無法克服,我想這跟平日工作性質有所關聯,因為本週參與選務工作,精神壓力沈重,連帶身體,也顯得格外僵硬。

 第三印 2004/03/21(04450645

早上修第三印,因為此印對我而言是最難結成的,所以選擇它多加練習,感覺與往常一樣,並無太大變化。本日因參加家族祭祖無法前往上課,於此向老師道歉,並請老師准予請假。

 第一∼六印 2004/03/22~27

本週由第一印至第六印每日一印,身體在打坐時的感受至下坐後都會延續,我想放鬆心情是目前最好的對治方法,境隨心轉,所有的現象不離這個心,心種種故色種種,不是嗎?(註:心是能轉境,若您心已清淨,可以用心意念來化解自己不舒服的地方。)

 

三、第二輪修法心得

 第二印 第一、二座 2004/03/28

今日為第二輪的第二印,早上一座與往常無太大差異,下午一座感覺身體異常疲憊,且心情無法平靜,頸部氣滯更甚,且漫延至肩,透過觀想放鬆後,略有改善,不過下坐後仍舊感覺不適。

 第二印 第三∼八座 2004/03/29~04/03

本週有一新的感受,每當氣無法穿越頸部時,氣有向下牙床部位推進的現象,整個下牙床很酸,循行路徑似乎是胃經路線,這也符合了我胃腸不好的現象,可惜的是自覺氣力不足,無法順利打通,也許須些許時間培元養氣,才能奏效。(註:總算有點要轉進的樣子,繼續努力應會改善的。)

 第三印 第一∼七座 2004/04/04~10

本週為第二輪第三印,這一印也是我結印最感困難的一印,所以整週下來手感到異常疼痛,為了力求與老師所要求模式相符,每日遇有空閒,就拉拉手指放鬆手指間的筋骨,即使是如此,上坐後手指仍然刺痛,尤其每日清晨起床,只要握拳,手指就疼痛萬分,總得做十餘分鐘的放鬆動作,才能疏解。

今週依舊感覺氣灌下牙床,雖然感到十分酸但不致於痛,頸部結氣有增強的現象。看來一切有待時間的化解。(註:沒看過前人的報告?應將上下牙齦咬緊數十秒或一、二分鐘,氣就會通過牙齦處。)

 第四印 第一、二座 2004/04/11(9101110)(13551555)

今日入坐約一小時後,上牙床開始感覺很酸,似乎氣都往該處集結,之後膏盲穴下方臨脊椎處亦感刺疼,全身氣都堵塞在後頸部位,感覺上該處的筋脈肌肉都已壞死僵化般,氣就像水管被阻塞完全不通。

第四印 第三∼七座 2004/04/12~17(04450645

一週下來每天的感覺都雷同,氣往上下牙床壓迫,尤其顴骨下方更覺酸澀。不理會它或許是最佳應對方法。

  第五印 第一、二座 2004/04/18 (09:07~11:07)(14:05~16:05)

今日上坐大腿與臀間有抽筋的感覺,經小心翼翼的放鬆,才得疏緩,依中醫說法:肝主筋,此現象已出現多次,只是以往並不嚴重,所以不在意,而現在似乎有加重的情況所以不得不正視,或許此現象與睡眠不足、過度勞累都有關聯,就不知問題出在何處?依我個人的感覺,應該是肝臟機能出了差錯!(註:有時得藉用一些動功或推拿師的幫助,可以去找適當的推拿師試試化解您的特殊毛病。)

 第五印 第三∼八座 2004/04/19~24

本週每日感覺疲累不堪,全身筋骨肌肉都無法放鬆,不過對於自己的起心動念似乎清楚了些,苦知苦,樂知樂,煩知煩,然而知歸知,又奈何它不得。

 

四、結語:

歷經大約一年的學習,由基礎班到實修班,一路走來肉體上感覺十分痛苦,不修行不知自己累世的業障竟是如此的根深柢固,修行了才知道,心靈的染污是很難在一時之間洗滌清淨,破除習氣,亦非一蹴可及,不單是個人的問題,外在的因素更是難以克服,所幸將近一年的課程僅缺席二次,比起某些同修,可算是一件值得慶幸的喜事。

修行想要有成就,必須具備相當的福德因緣,我一介凡夫,習此大法,可說因緣不足,福德不備,所以十一個月下來,除了打坐(雙盤)時間由原來的四十分進步到一小時三十分外,其餘幾乎無所增長,實在慚愧!嚴格的說,今日之所以不能有所成就,要怪的真還是自己,因為自己的怠惰不夠精進,戒律又不夠嚴謹,加上惡習氣太多,難怪乎一無所成。

不記得是那位善知識曾這樣的說:『修行有三要件:第一、五戒要真(戒律鬆弛無法修定),第二、讀書要多(書讀不多道理不明,易為妖言所惑),第三、遇明師要早(無明師指點迷津,盲修瞎練恐入岐途)。』仔細檢視此三要素,猛然發現,自己竟是無一具足。

年過半百一事無成,午夜夢迴,不禁膽顫心寒,人生豈可重來?如此蹉跎歲月,怎麼了得,人身難得,中土難生,佛法難聞,此生若不懂珍惜,來生有無機緣,誰也無法預料!看來唯有遵循老師教誨,努力精進,當下見法,當世開悟,不可再寄望於迷茫未知的未來。最後還是得感謝老師不辭辛勞的教導,及道場媦鬗艅顜U打點的師兄姊們,倘若沒有你們默默的付出,我們將無從獲得如此殊勝的妙法。(完結)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