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修心中心佛法個人修行總報告(56之2) 
                                                                          
 優婆戒子 宋法昌


二、第一輪修法心得(續)

第四 如來母印

第一座 2.22. 09:35~11:35

昨晚早早上床睡覺了,但今天一上座沒五分鐘又開始愛睏了,還好今天腳痛的很快,一下就痛了,精神就來了,想想就算愛睏也沒什麼不好,讓我對痛不敏感,今早腳顯得輕鬆多了,不會覺得很痛,一小時很快就到了,但是顧慮下午還有一座,為了節省戰力,不敢再撐下去;張眼時看到外面太陽很大,突然覺得心情很好,天氣這麼好,坐在佛堂這麼寧靜,感覺很舒服。

 第二座 2.22. 13:45~15:45

每到下午就是最痛苦的時候了,總是特別的熬不住,雖然腳痛的程度沒有早上那麼強,可是心就是沒辦法撐下去,偷張眼,發現很多師兄都跟我一樣,坐不住;很怪異,每到共修時腦袋就開始唱歌了,今天又換一首陳亦迅的歌了,可是那歌我不太熟阿,到下午總是妄念最強的時候,今天又是一邊打妄想,一邊唱歌,一邊又是叫它念咒的心,忙個不亦樂乎,累死了;熬不住時總是張眼看著佛陀,盡量去感受佛陀那靜靜的感覺,期許自己,就算熬不住換腳,也要心平氣和,面帶微笑的換腳。

跟老師說好幾天沒有氣感,老師說這也是種無常,有氣感沒氣感都是無常,雖然看師兄姐的報告也常提到這點,但當自己連續幾天都沒氣感時實在是心慌了。(註:沒氣感來自於兩方面,一是自做,二是外緣;自做者如工作勞累,或有家眷者行淫欲。外緣者非人阻礙、抽氣,甚至於讓人感冒了。有氣感時好修身,無氣感時好修心,順逆兩者都是在修行也!)

 第三座 2.23. 19:50~21:50

今天再改變方法,一口氣不斷的念咒,沒氣時則唇動無聲,吸到滿時很自然的再稍微閉一下氣,上座沒幾分鐘氣感就來了,感謝佛菩薩加持,前一小時一直維持有氣的感覺,尤其是吸滿閉氣時,到氣越強時就越不想呼吸,很自然的就想閉氣,氣也就更強,呼氣時則減弱,手臂手掌都是氣感,手印也越夾越緊,可能火氣太大了,每次上座是越坐越熱,沒辦法,每天都要跟時間賽跑,只有犧牲睡眠;到最末時,妄念變強,但卻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還在念咒,還有咒音,基本上今天覺知的比較快,念咒時也比較專注,直到最後幾分鐘手才開始痛。(註:情況好時,閉氣或微調呼吸可以使氣更旺,這是丹田已成形的人才會有的現象。禪修光打坐者用功情形也是一樣的,但一定要注意調理風大。)

昨天老師才開示,國家自有其氣運,早就註定好了,深以為然,故今日在辦公室時,大家又一窩蜂的在談政治,我只選擇在旁默念佛號,今天自認為完全不受影響,總算沒再被牽動,起床第一念也蠻重要的,一起床就先提一句佛號,整天就會記得要攝心,今天心都沒跑掉。可惜到下班後就開始想到家中的事,親朋好友都把他們的欲望寄托在我身上,只想要使用我的知識,一方面又要對我冷嘲熱諷,家中又把全部的經濟重擔放在我身上,越想就越起煩惱,回家又看到媽媽有新手機,我跟父親就難免嘀咕,結果是舅舅送的,還不知道事實就先認定是媽媽亂花錢,缺席裁判,多可怕的事。(註:所見、所聞若不能洞觸機先,就要學會「三天後看取」,凡事慢半拍,您會覺得無謂煩惱會少一點,修行、為人、處事來說,這是很管用的。)

第四座 2.24. 09:35~11:35

今晚穿太多衣服上座了,沒幾分鐘就熱到流汗了,全身都籠罩在悶熱感中,也是自己火氣大,一修法就更熱更口乾舌燥,沒幾分鐘就坐立難安,想要脫掉衣服再重來,但又想修法本就要能適應各種狀況,於是又繼續下去。(註:通不通商量?不通商量才能成事,若隨順於妄習,要成就也難。)

可是今天一直掛念要幫母親過生日的事,一方面想要怎麼作,一方面又擔心不夠隆重母親要生氣,唉,兒子難為,心不夠專注,氣也就跟著微弱;(註:心、氣、息三是相通的,心不淨,當然息不調,息不調怎會有氣感。)

今天剛盤腿時還幾乎吊在半空中,腿沒幾分鐘就痛了,很快就忍受不住了,但謹記老師說的,愈是逆境才愈要去克服,硬是咬緊牙關撐到一小時,後半段則是困頓了起來,人一累什麼念頭跟狀況都來了,也是使用種種的方法讓自己振作,沒招式時還用頭去撞牆,逆境才是修行的主要科目,今天能咬牙硬撐,總也算交了功課,一直以來常為自己精神不好而困擾,精神不好什麼事都做不好,總是很羨慕別人有用不完的精力,色身真的是煩惱跟痛苦的來源,一輩子勞累還不都是為了它。

第五座 2.25. 21:20~23:20

難怪我打坐時常聽到流行歌歌聲,實在是以前種的種子太深了,一聽到音樂耳朵就豎起來了。今天狀況很多,衣服穿剛剛好才上座,沒幾分鐘就熱到一頭汗,接著是電話連環call,難免會想說是不是家人有什麼急事,但很快就想管它的,天塌下來我都不管了,接著又聽到樓下有人在敲門和走路的聲音,可是我家沒人,仍舊不管它,此時坐的還蠻安穩的,氣感也正慢慢升起,但最要命的來了,一隻蚊子不斷的攻擊我,馬上就把我打回原形了,但一想這樣下去不行,還是咬牙把它喂飽才是解決之道,但當他一靠近我,還是沒辦法引頸就戮,終於成功的讓它吸血,我也更快速的念咒,但心中實在受不了,還是動了,然後丹田跳了好一會,沒多久肚子就開始痛了,此時兵敗如山倒,只好投降了,時間一小時。

馬上回來再上座,實在是時間不夠,蚊子又來了,它害我前一小時泡湯了,士氣大受打擊,現在正是哀兵必勝,豁出去了,死心的讓它吸個夠,耳朵吸夠又吸臉,終於揚長而去,我終於可以安心的坐了,可惜精力已經用的差不多了;雖然中間斷了幾分鐘,但也是打坐了三小時,小腿陽陵泉抽痛不止,這也是十多年腳踝的舊傷所引起的疼痛,全身新增多處疼痛,業障真的不輕,全身都不舒服,要是能破色身就好了。(註:修復舊傷都會先誘發疼痛的,這是瞑眩反應,又叫好轉反應。)

第六座 2.26. 20:30~22:30

猶記著昨天不得不下座的經驗,故上座後一直心中忐忑,幸而肚子沒再痛了,但整個腸胃不停的響,很怕它又痛起來;到快下座前腦中突然出現了兩個男人在對話的情境,一問一答說著我從沒聽過的內容,有點像作夢時的感覺,自己像在現場,雖然也是不停的在念咒,可是又像已融入那個情境,但馬上就發覺,這個妄念跟平常的不太一樣。(註:是否進入了色陰魔相,耳能入三度空間聽到非人對話之聲音?不用在意就好了,以般若波羅蜜多觀照,即是觀無所有、不可得。)

還沒痛到就能修學佛法,實在太幸運了,想到我同學現正遭受因果病的困擾,自己實在更應該持之以恆,不能被小小的瞌睡蟲或蚊子打敗。

第七座 2.27. 19:30~21:30

最近都沒進步,打坐時間都沒增加,只有腿痛得更厲害了,上座總是熱到流汗,想要讓它痛死,都沒能如願以償。用寶瓶氣時,手是刺刺的感覺,通常都是一整片的氣,會覺得脹,不會刺。這幾天上座後肚子都一直滾,蠕動變快。(註:五臟六腑之脈,各有其路徑,走到小腸時蠕動當然會變快,放屁後就好了。)

第八座 2.28. 011:10~13:10

在家修法就怕干擾,幸而現在已經跟家人溝通過,似乎是漸入佳境,就靠自己持之以恆,最近似乎是在原地踏步,當腳麻到一定時間,就開始劇痛,忍得過腳就會開始恢復知覺,大部分時候都會忍過,但怎麼還是每天都會麻木無知覺,不是忍到恢復知覺就是通了嗎?(註:真正通要待開悟後全身經絡自行運轉時,那時就不會像這樣了。現在昨日稍通的脈絡,經一夜、一日又閉死了。)

 

第五印 如來善集陀羅尼印

第一座 2.29. 09:50~11:50

今早一起床就有煩惱,還好佛堂有安祥的氣氛,馬上就把煩惱都放下,本印並不難結,比較困難的部分是食指要靠在無名指上,很容易就會沒碰到,所以要一直去注意,這一座腦中又開始唱英文歌Let it be,很奇怪的是,只有共修時才會這樣,有心想把他轉成心中心咒,但嘴巴在念,腦中就轉不過去。(註:唸咒的意念來自於第六意識,現聲之源來自於第七意識執取八識種子法塵,兩者互不相干的。所以會在道場才有此現象,表示道場磁場強,較易產生此種狀況。)只好不管它了,現在都不敢聽音樂了,下座後才感覺到兩側臉頰麻麻的,耳朵也有點悶悶的,上座前才上完廁所,一小時後又開始有尿意了,一下座就快去廁所,量還不少,但都是透明的,不像平常是黃黃的。

今天老師談到吃素的問題,我想吃素應該是修佛法中最簡單的一部分吧,其他部分才難。(註:不食惡食是修心中心法的必要條件,也是培養菩提心的基本,受菩薩戒者應是素食者,修心中心法─求如來地者─才不會出問題。)

第二座 2.29. 14:00~16:00

下午通常都是最累的,想讓他痛死就不痛,可是下午痛的不是筋了,都是穴道,都是抽痛,以穴道為中心糾結成一塊,忍到心煩意亂時趕緊張眼看著佛像,重新調整一下心情,果然又可以多坐好一會,總歸還是太沒定力,沒能一直專注的念咒,才要種種的方法來攝心。(註:不要祇被動地看著佛像,您也可以觀想佛眉間發光照射您身,自然就有氣加持而至,不信試試看。)

這個色身真難伺候,三餐都要吃補筋骨的中藥,中間還要吃維生素,火氣大要喝降火茶(感謝老師!!),脊椎要貼藥膏,打坐後還要擦活血痠痛膏,還有使用腳底按摩機,洗完澡還要擦濕疹藥膏,整天就伺候它就好了,其他毛病一大堆還沒空理,這些都是業障,安心承受慢慢調理。

第三座 3.01. 20:20~22:20

常有人說當發心向佛時,各種各樣的阻撓都會出來,使人退失道心,今天突然覺得就算不修法不學佛,生活上各種各樣的障礙還不是一樣出來,把這怪到佛法上真是牽拖,像我這兩天又有掛心事,讓我一直掛礙,得到一個結論,人最愛的還是自己,幸好上座後都能把煩惱丟一邊。

今天持咒蠻綿密的,念到後來速度快時,感覺聲音好像都從舌尖一直滑出來,非常靈活,氣感仍舊是左手旺過右手,耳朵夾雜一兩聲啵的聲音,現在環跳沒那麼痛了,反倒是在膝蓋下的足太陽膀胱經跟足少陽膽經比較痛,當眼睛酸澀時,用力閉眼十多秒即改善;本印蠻好結的,昨天沒抓到要領所以要特別去注意讓食指碰到無名指,今天已修正過來,結兩個小時只覺得僵硬並不覺得痛,今天挺專心的,感謝護法菩薩大力幫忙。

常常會聽到一些很高頻唧唧叫的聲音,修法後很像更常聽到了,不知道是不是非人,總之我就趕緊持楞嚴咒心。(註:有時是耳朵內結構上所產生的現象,不要疑神疑鬼,從生理、物理上去了解,就不會製造心理緊張了。)

第四座 3.02. 20:00~22:00

這幾天吃濕疹的藥,整天都昏昏的,上座後也昏,腳痛可以換腳,愛睏就真的沒辦法了,但還是能不斷的念咒,可是怎麼手都不痛,難道我結錯了嗎?今天也是上座後一小時開始尿急起來,脹得很厲害,下座去上廁所也是量很多,但都透明的。(註:上座之前少喝飲料,水份會刺激腎臟製造更多的尿液。)

第五座 3.03. 19:40~21:40

今天放屁跟打嗝都特別有力,今天也怕跟昨天一樣,不知不覺尿急起來,就不自主的一直去注意,這兩天口水都很多,沒一會又滿嘴口水了,口乾舌燥的問題已改善多了,謝謝老師的降火茶。

 第六座 3.04. 21:00~23:00

昨晚整晚都沒睡好,睡夢中腳跟打坐時一樣痛,把我痛醒好幾次,可是我沒綁健康帶,白天當然整天都沒精神,晚上一回家想要先睡一下,可又睡不著,先去上廁所也上不出來,一上座就打瞌睡,好不容易熬到腿也痛了,精神也足了,氣也來了,但肚子又滾了起來,只好下座去拉肚子,時間約一小時,最不願意發生半途而廢的事了,但人算不如天算,只好又重來。(註:大便不能如意時,用抓手功或船式功法,應是會起便意的。)但精神實在不好,這一座坐的很痛苦,還發生好幾次念咒念到一半就變妄念,不然就是不知道跟誰對話,今天混得很兇。上座沒多久就聽到弟弟在看職棒的聲音,覺得好吵,想明天動點手腳讓他不能看,但馬上又想,這就是要磨的地方,坐車時也很受不了車上那卡西的音樂,會一直煩躁起來,在心中拼命念心中心咒,可是還是沒辦法忽略外境(偶爾還是會成功)。(註:修行當先斷外塵對心的干擾,連這都做不到,怎能修到心中去。)

第七座 3.05. 20:30~22:30

慘案再度發生,有鑒於昨天的經驗,上座前先去蹲廁所,但就是上不出來,也沒什麼便意,但上座後一小時肚子又開始滾了起來,又到了不得不發的地步了,只好下座解決,真是枉費今天還蠻進入狀況的,後來就坐得就沒什麼力,其實也該感謝肚子痛,讓我連兩天坐了三小時,大概是護法菩薩看我混得太不像樣了,有心成全我吧。

 第八座 3.06. 15:00~17:00

今天睡飽也吃飽了,也不趕時間,很悠閒的上座,在腿痛之前還挺安穩的,似乎有一點點舒服的感覺,什麼都不用想,真好,大概是因為睡飽了,腰也不痛了。

晚上幫母親過生日,帶全家去吃素的歐式自助餐,現在父母都接受吃素,但弟妹沒肉吃就一直抱怨,尤其是弟弟臉臭的很,我也不跟他說什麼吃素吃肉的問題,反正時間會解決一切,各人有各人的因緣。

 

第六印 如來語印

第一座 3.07. 09:30~11:30

本印結法蠻簡單的,難就難在不要讓食中指相碰,好在今天氣貫指尖,手都僵硬了,完全沒碰到,老師並開示多看如來語印菩薩可以消業障,要是本印修得好,做什麼、要什麼藥都可以心想事成,但重點是要修的好。

第二座 3.07. 21:30~23:30

  下午因為老師做印度菩提伽耶禪修的簡報,所以少打一座,回家後實在也是累了,掙扎好久才決定今日事今日畢,上座後一開始還有算了吧,下座睡覺的想法,但還是搖搖擺擺硬是撐完,就不用擔心找不到時間補這一座,心理壓力就少了,還是該拼一點。

第三座 3.08. 20:20~22:20

 中午去吃同事喜酒,同桌吃素的就三人,話題自然繞著吃素的問題,想必大家都因為吃素要遭受異樣眼光而飽受壓力,雖然我們吃素才是明智的,但我也難免有點發窘,這是第一次在同仁前這麼公開。同桌另兩位都是一貫道的,談的話題我再熟悉不過了,但心中總有點異樣的感覺,一年前我還跟他們是同路人,對佛教一點都不了解,而現在的我卻是個佛教徒,而且真的開始在修行了,不再只知「道很好,多度人,不離自性」等空談,但我卻不多說話,聽著歷代祖師被張冠李戴,在心中只辨別不批評。(註:您已學到了無諍之法,須菩提尊者悟空第一,所以無諍第一。什麼事知而不一定要說,若因緣不具足就是要安然地裝聾作啞,不是不知而是無住,修行就是這樣在做功夫的。)

下午被同仁抓著聽媽媽經,晚上也聽母親訴苦,感嘆真的不是冤家不聚頭,我們永遠都在輪迴這些,我也因為家庭而忍受極大的壓力,雖說無法離苦得樂,但起碼知道苦空無常等道理,不再只隨著煩惱轉動而迷失自我,更感嘆佛法難聞,聞而不信,信而不修,修而不切,故抖擻精神上座,懷著這個心情上座,修得順利多了,忍痛時間也增加,雖然現在遠遠落後師兄姐們,但一定慢慢往上爬,煩惱無盡誓願斷。

這幾天大號又多又臭,晚上上座肚子又開始攪了起來,還好肚子東西清光了,修法才沒中斷。

第四座 3.09. 19:30~21:30

下午在院內提錢,就是有人蓄意插隊,本想出聲譴責他,但廣欽老和尚又說不要去爭,只好眼看著人家插隊,自己雖打定主意忍受,但這種有違公平正義的事情,到底該不該制止?不知道佛弟子在面臨這類事時該怎麼處理?(註:這是一個很好的事例,要談又要花很多時間戲論一番,這倒不必。僅從自我修心講起就好,要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就是在修心,心不平代表您不能視而不見,有天心平了,見怪就不以為怪了。若從因果談起,您強出頭與他爭吵會結惡緣,那一世再相聚時,又有吵架的種子了。世間事不是講道理的,是講因果的,這樣就是懂佛法了。)

本以為今天有九成的機會要下座大號的,但上座還是要專心持咒,心中想著如來語印菩薩,氣感很快就來了,一直等著肚子痛,結果咕嚕咕嚕個不停,還好沒讓我中斷,真是感謝護法菩薩,上座沒多久妄念變少,此時有種腦筋像一直要往眼前某處去(閉眼狀態),知道是幻覺,但還挺專注的,結此印手腕會痛、會僵硬,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沒結好。(註:請印時該說的都說了,若有依法去做,就沒有結得好不好的問題,重要的是手腕處要拉緊後再放輕鬆。)

第五座 3.10. 20:00~22:00

創下修法來撐最短時間的一次,整座都在打妄想,一直想到工作,今天有蚊子攻擊我,它吃飽後居然停在我的黃布巾上,看它肚子滿是我的血,還不滿足,一直在找地方享用我的手,隔了快一小時我也快下座了,它又來了,但肚子的血已消化完了,看來它也是餓鬼道的一員。

第六座 3.11. 19:50~21:50

這兩天腳似乎發炎的更厲害了,整天都痛,自從老師教數息法後我就一直痛到現在了,痛了也有半年了,真不知道它何時才能只在打坐時痛,今晚又是與蚊共舞的一夜,發現蚊子最喜歡的是在耳朵旁飛,嗡嗡聲讓我心中都毛起來了,偶爾還是忍不住會躲,但卻在我不知道時叮了我好幾口,看來我一天不能如如不動,它就一天不休息。

第七座 3.12. 21:00~23:00

總統大選正是劍拔弩張的時刻,辦公室更是密集的討論加批評,但我把心留在法爾,嘴巴不帶出門,不是沒聽懂就是搞不清楚狀況,老師說佛教是無諍的宗教,我也正以此當階段性目標,看別人邊講邊氣,也真好笑,剛開始時是控制嘴巴不加入批評,一個多月過去似乎在心中也懶得去想這種無聊事了。(註:無知眾生為各自喜好而爭戰,若人有知覺心,就知凡事早已定,不用意氣之爭,這樣就能坐觀成敗,毫無得失心。個人有個人運,家有家運,國有國運,要幫助國家,就要多修行、多迴向,或參加各大型佛教法會,如護國息災大法會、水陸大法會等,來轉我們的共業為要。)

第八座 3.13. 19:30~21:30

第一輪終於修完了,真是太感動了,想不到我居然撐下來了,今天跟平常狀況差不多,比較不一樣的是左手肘開始會痛,當然這也是有傷的地方,這週貪吃鬼上身,每天都一直想吃東西,本來從灌頂後幾乎都不吃晚餐的,但這週破例吃了三天宵夜。

 

四、補修第1—6印

第一印 3.14. 09:20~11:20

久未結第一印,最後幾分鐘手才痛了起來,下午老師介紹印度禪修的時候,坐在旁邊聽講突然發現,我怎麼感覺很高興,仔細想一想後發現,我聽到跟佛菩薩有關的事就會專注起來,也會高興,聞佛菩薩名號則喜;今天聽講時坐在旁邊,可以由上往下看,也是猛一回神,看著眾人,覺得我怎麼處在這樣一個時空?但似乎我本就該存在於道場,這才是令我覺得生命有意義的地方,能修佛法真是太好了。(註:無因不能入佛門,能由外道轉入正法修行,都是再續前緣,雖一時迷途,緣熟即發。境有很多的相似,人總是在歷史中一直再現的人事物中的一環而已,仔細去品察一下。)

第二印 3.15. 09:20~11:20

其實我蠻喜歡結這印的,有種很實在的感覺,也因我結這印結的最好,但本印總讓手火辣辣的痛,今天到最後半小時痛到想散開,但下次注意到時已經剩沒幾分鐘了,才想到怎麼一點都不痛了,也因本印結得很緊實,氣感很快就在手臂上出現。

家務事總是千篇一律也一言難盡的,我無能為力,加給我的壓力我只能想辦法賺更多錢來解決,剛好研究所同學打電話問我要不要part-time,很心動,也牽涉到未來國防役期滿後的規劃,上座後就一直想到這事,今天打的妄念都圍繞著工作跟家庭,明知擔心無用,但還是一直想到,也一直用力去覺知。(註:心有罣礙,就不能專心,這是人的通病,何時能放下未來事,當面境時再來處理,能這樣就差不多了。)

 第三印 3.16. 20:50~22:50

昨晚睡夢中又夢到在修法中怕手印散開,後來因為腿的氣太旺痛醒,眼雖沒張開但已清楚知道結了第六印,醒來手還不敢散印,最後還是確定我功課已做完了,才散印睡覺。

今晚也是俗務一堆,加上昨天沒睡好,已有心理準備上座一定很慘,先跟護法菩薩求情一番,上座後狀況反出奇的好,一開始就能專心持咒,氣也從指尖往手臂擴散,手掌還有點刺刺的感覺,但到最後妄想越來越強,在最後十分鐘乾脆學師姐用跪的,情況才改善。

第四印 3.17. 19:30~21:30

今天腳翹的很高,壓下去又彈起來,突然想到用東西壓它,把我厚厚的天線理論壓上,但也因加壓的關係,麻得快痛得也快,很清楚的感覺到陽陵泉跟整條的足少陽膽經,就像從肉中浮了出來讓我看清楚一般,今天比較怪的是,只有無名指微痛,其他指沒痛到,照理說無名指是最輕鬆的。

第五印 3.18. 19:50~21:50

因為右腳踝有舊傷,所以今天先貼藥膏再上座,結果反而是左腿感受到藥力的透骨冰涼(比平常強很多倍),右腳踝反沒感覺,兩手中指指尖到最後有氣感,今天特別去分別痛的程度,肯定剛開始很痛時,跟再過20分時的痛,程度上並沒有差多少,但定力鬥志卻下降,所以才會有越來越難忍的感覺,還是心力太過薄弱的問題。

座中弟弟在外面抽煙吃肉,聞到肉味跟煙味,真的臭,以前我也曾喜好這兩者,但現在就覺得臭,心本是清靜的,就因妄想執著,在爛泥媞u還很快樂。

Q:想請問老師這樣貼藥膏上座,是會幫助吸收還是反會阻礙血氣在走?當然兩者互相發揮影響力,因打坐會刺激藥膏的藥加速被吸收、運轉,而藥中的成份也會因而快速分散到他處,尤其是相關的經絡,您藥膏貼在右腳踝,藥力卻顯現在左腳處,藥效是被帶走到左腳了。

 第六印 3.19. 21:55~23:55

打坐似乎已經開始慢慢改善我的身體了,依舊是每天睡眠不足,但白天精神卻反比以前好,也不是不愛睏,而是能夠撐住不讓大腦關機,晚上修法愛睏情形也改善,但色身問題還是非常多,不是短期內能改善的,今天台灣又爆出一件大事,全部的人都為之瘋狂,我也忍不住加入討論,一邊講一邊念阿彌陀佛。

補修第二印 3.20. 16:00~18:00

一堆親戚在外面聽開票新聞,整間屋子鬧哄哄的,想不去相應,但聲音還是一直鑽進來,平常我一直告訴自己這是註定好的事,但座中還是要一直去對抗想聽最新選情的心,連肚子都莫名其妙緊縮了起來,但下座後又不是很在乎這事;第二印是比較辛苦的印,但氣機也容易發動,即使我不專心也是有氣。

 

五、第二輪修法心得

第一印

第一座3.21.09:10~11:10

第一印在先修班時已練習了好久,但這次再覆習還是痛了幾十分鐘,不同的是能夠不要去注意它,等到再想到時已快下座,也沒有痛的感覺,也比較皮了,愛痛就去痛吧,而第二輪手尖氣感比第一輪明顯多了。

第二座3.22.22:45~00:45

再這樣下去我也要變大修行者了,少吃少睡,不是不吃,是吃了上座時間會往後拖,不是不睡,是根本沒時間睡,今晚上座時已經快昏迷了,又不得不上,幸好佛菩薩慈悲,我居然沒有昏迷,剛開始時妄念也並不多,等腳痛了,氣感也來了,就不覺得累了,且今天念起到覺知中間的反應時間蠻短的,想沒幾個字就發覺了;只是為什麼每次上座都常會想小便,而我上座前已解決過,不上座平常又不常上廁所,讓我都不太敢用腹部呼吸。(註:有沒有喝咖啡的習慣,咖啡因是會造成利尿的。若沒有就是要少喝水,下座後再喝就可以了,人不喝水是不好的,最少每天要喝2,000 CC。)

修此印正好懺悔我的愚昧,跟同事的閒聊居然導致我要間接造業,非常後悔,菩薩畏因,總歸是多話的下場,現在是都盡量不去談論批評,要談也一定在心中念佛號,但玩笑話就沒去注意,總之是自己不夠穩重。(註:悟後修空觀時就不愛講話了,因講話會很痛苦的,誰願意冒著痛苦來講話,除非不講不行才會動口說話。現在您只能用覺知來提醒自己,少講話,尤其講一些廢話。)

第三座3.23.20:00~22:00

近日似乎鬆懈了,白天的表現一直退步,心猿意馬;今天修法到一半時又有便意了,趕緊放腳,不然怕會忍不住要上廁所,就這樣讓腳輕鬆的混完一座。

第四座3.24.20:30~22:30

因為工作的關係,生活上也必須要改變,要搬去宿舍及衍生很多生活上的問題,上座就不禁一直想到,本以為禪修了這麼久,平常也還覺得蠻清淨的,但近來以前的我又開始蠢蠢欲動,定力也下降,很怕被打敗了,那離佛就越來越遠了,工作越來越重,也怕沒時間讓我繼續修法。(註:要證到不退轉地才會永遠勇猛直前,其他人偶爾都會有狀況障道的,要記得多多種善因緣,才不會被業力所轉而又迷失了。)

第五座 3.25.22:30~00:30

今天去談工作的事,將來若是要到業界上班,勢必要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每天就是為工作賣命,而又是為家人而拼命工作,我家只有我在賺錢,轉眼人生就過完了,只怕又是白來一遭,非常害怕;拉肚子拉了一整天,大概是吃了不淨食。

第六、七座3.26.09:00~11:00;22:50~00:50

時間實在不夠,怕來不及修第八座,上午只好休年假來補這一座,延續昨天的肚子痛,今天上座放屁不斷,上班前修法怕有狀況,擔心來不及去上班,下班修法又容易精神不濟,難怪人家都說在家居士難修,晚上這一座回家實在太晚了,又不得不上座,上座後就一直對抗睡魔跟痠痛,忍得實在很辛苦。

第八座 3.27.11:10~13:10

吃飽,睡飽,拉乾淨才上座,沒有干擾的因素,就有力量去忍受腿的疼痛。

 

第二印

第一、二座3.28. 09:10~11:10;14:10~16:10

本印是我最喜歡修的,雖然也最痛,但一結好就穩如泰山,不怕它散印,有師兄一直結不好,但我就這印結得又快又穩,我都是以無名指互抵並往下擠,並用食指去推它,故無名指為主,食指為輔,挺好結的。

第三座3.29. 21:30~23:30

今天搬回宿舍了,很偏僻很荒涼,去年還在這邊見鬼,晚上住這邊還是有點怕怕的,也因為環境突然改變,各種憂傷的情緒一直湧出來,又想到父母在家孤獨,想到女友可憐,想到生命充滿了無常…,但上座後就全不見了,修法可對治這些雜七雜八的情緒。

第四座3.30. 21:10~23:10

金城師兄教了我們一口氣念咒,共修時又教我們出聲去振動頭或胸輪,今天試了一下,更能專注,剛開始還不太能振動,先是頭能振動,後來胸也能振動,一口氣可念到7~8次咒,這次真的是能專注在咒音上而忽略腳痛,但到最後半小時就洩氣了,打了妄想:要是自己能是醫生多好,就可以替很多人看病,解決其痛苦了。想完突然氣感就出現了,不禁思維,修法到現在,似乎在座中打妄想,要是屬「善心」類,而且是真的起慈悲念時,當座就會很順利,氣感也會比較強,若是在心中強轉念頭的「偽善」,就沒什麼反應,故真如老師所言,要能跟佛心相印才會有成就,諸佛也會給助力。

第五座3.31. 21:00~23:00

在宿舍修法的好處是時間比較充裕,沒有跟時間賽跑的問題,感覺起來比較輕鬆。

第六座4.1. 21:30~23:30

很晚上座,腳現在沒那麼痛了,大都是酸的感覺,問題還是回歸到內心,總是會有不耐的心,今天就是覺得腳不太痛,想把時間拉長,但氣也跟著加強,結果就是又肚子痛了,只好又下座去拉肚子了。

第七座

今天有件比較特別的事,晚上夢到了一位美女來引誘我,在夢中很怕會破戒,就開始念阿彌陀佛,念沒幾聲,瞬間從頭頂一道清涼的冷氣灌下來,人就醒了,夢境也不見了。(註:是非人或是考驗,不管怎樣總是夢中能不迷,也算有點覺知與定力了。)

 

六、結語

共修修法終於告一段落了,路才剛要開始,承蒙老師在這一年教導了許多正知正見,讓我們調身又修心,由於我才接觸佛法一年,以往又是過慣盡情享樂的生活,身語意上所造的惡業還真不少,修法修得實在是又辛苦又挫折,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嘗到墊底的滋味,班上師兄姐都一直往前衝了,我還在牛步,也真虧我有臉全程參與。

但我的收穫也是非常豐富,平時也盡量把佛法融入生活中,不能下座後就把佛法丟開了,老師常說色身好修,習氣難改,修佛法最重要的是在心地上下功夫,修心中心法後,可能得了佛、菩薩保祐,日常生活中起心動念都能一直去觀照自己的貪、嗔、癡,可惜的是定力不夠,也沒有足夠的智慧去轉,常常都是覺知到了,還是被環境習氣拖著走。

不過修佛法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也不是一世、兩世的事,而是幾大阿僧祇劫的事,今天已確立目標並開始踏上旅程,就只能堅持到底,雖然我才剛進門,卻也常有佛法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感覺,更是深深體會「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也不知道燒了什麼好香,居然讓我能修心中心法,雖然業障仍是高如須彌山,但我卻慢慢能甘心去受了,感謝佛、菩薩、老師及師兄姐的提攜,讓我少走了許多的冤枉路,心中心法更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不進去辛苦一番,永遠也無法了解如來真實義。(完結)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