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修心中心佛法個人修行總報告(56之1) 
                                                                          
 優婆戒子 宋法昌


一、緣起

常聽人說佛渡有緣人,緣份未到怎也走不到佛門。在一年前我還在外道徘徊,從未接觸、也完全不瞭解佛教,也沒認識半個佛教徒,也瞧不起佛教,只知道外道早已無法滿足我,尤其造物主論更被我嚴重的質疑,誰知道這卻是佛教徒每人都知道的事。就在去年過完年後,在宿舍撞鬼,迫使我積極的去找人生的真相,後來才知道佛法浩如海,我要的答案都在堶情A許多更是我自己思索很久的答案。囫圇吞棗的看了一堆文章,此時心中一直想要學禪坐,在網上尋覓了很久,但怕外道多如牛毛,不知法爾到底是不是外道,但心中又很認同老師的文章,懷著惴惴不安的心來到法爾,卻沒料到一待就是一年,我這剛入學的程度,卻莫名其妙跑到考前衝刺班來,苦頭真是有得吃了。

 

二、第一輪修法心得

灌頂 2004.1.31  09:00~10:30

終於要灌頂了,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從今天起要斷除一切惡,願行一切善,但末學福德不足,業障深重,貪嗔癡慢疑樣樣一把罩,更可恨是又懶散又怕痛苦,還沒開始修第一座我就已經開始怕了,但記住老師的名言:「痛死就不痛了」,「先修再說,到時痛了再說」。真的感謝老師願意收留我,學佛未久,法爾是我唯一接觸的道場,深深的喜歡這邊精進的風氣,我這輩子最大的問題就是不精進,真怕萬一不能再修法,身在五濁惡世,又缺益友提點,很容易就又退失進取心,重回五蘊的懷抱,再繼續造業,所以非常感謝老師!阿彌陀佛!!

本師灌頂時,覺得似乎有東西流進身體,涼涼的感覺。今天第一次唱大回向(清淨法身佛),唱到第二遍時,想到諸佛那麼慈悲,一直靜靜的在那救渡眾生,唱到有想要哭的感覺。

 

第一印    菩提心印

第一座 1/31 14:20~16:20

共修時,妄念紛飛,腳痛、手痛、昏沈、沒氣感,但打嗝次數變多,強度變強。過年太懶散,今天真是有夠糟糕,學佛來第一次念咒念到會閃神,加上我的腿跟鋼鐵一樣硬,盤腿就不容易了,盤上了也痛的快,雖然不太順,但老師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座右銘:「痛死就不痛了」,總之,管他順不順,每天坐下去就對了,痛、痠、麻、昏沈、不耐煩...時到時擔當。(註:未有充分的禪修基礎,僅憑因緣也能修此法,是您的福報,但就是要能耐得住痛苦,人家是早修慢慢受,您是晚修快快受,值量都會是一樣的。)

 第二座 2/1 18:00~20:00

今天情況略好點,別人是灌頂後修法更有威力,學生卻是灌頂後越痛,越耐不住,明明沒那麼痛,但卻心中一直起放棄的念頭,痛到一個程度後,臀部跳的非常強烈,跳到後來就開始會抖,可能是太緊繃了。(註:手印結好後,就要能放鬆身心,專心一意地執咒就好。)約一個半小時後左手食指開始脹,然後右手無名指開始痛,痛到骨頭堹諢A然後換左手。今天不打嗝了,變成一直放屁,這是第一次打坐時氣往下走,從沒在打坐時放過屁。(註:氣上行會打嗝,下行會放屁,兩者難說好壞。)

念累了時,改用心中默念,但念到後來卻發現控制不了念咒的節奏,忽快忽慢,有時很快就默念完,自己都還來不及去想,主觀意念(一直以來我所以認為的自我)念的慢,但心中卻已經想完了,就像有兩個心,各念各的,或者是妄念在念,有時節奏又好慢,一直叫他快,按正常速度念,但就是拖好長才出來,當覺得不太聽話時,就再出微聲念,即可念出正常調。(註:咒語念頭出來節奏慢是心根要脫黏的樣子,您才坐幾座就有此種感覺,真是不錯。剛開悟後的人,要講話時就像這樣,不大能講話,又不得不講時,會講得很慢,不知者認為是慢條斯理似地。) 

第三座 2/2 21:50~23:50

今天終於略好一點了,可能是精神比較好吧,我是標準夜貓族,十年來都是晚上才有精神,都是晚上才開始用功念書,雖然已經上班兩年了,但是積習沒那麼容易改變,加上前兩年念書時,太過虐待自己的色身,熬夜就算了,還曾經為了課業3天3夜都沒閤眼,不然就是熬夜打報告後又跑去捐血,拼命虐待自己,所以現在身體怎麼都調不回來。

上座沒多久,先是右手無名指開始跳動,沒多久就感覺有氣感,前兩座都沒什麼感覺,今天有氣感真是太甜美了,使人容易忘神,時間就容易過;然後腳就開始有點痠的感覺了,很快就麻木了,沒多久上次只曾發生過一次的現象就又發生了,可能是已經習慣用腹部呼吸,當精神開始集中,雜念減少時,自我呼吸也變慢,吸氣時感覺小腹脹起來,還往上發展,吸滿時覺得還可以再吸點氣,然後覺得似乎延著肋骨中間往上脹,從正中間往上爬,此時氣已吸滿,但似還有點微微的氣吸進來,很快氣延著手往手印過去,然後瞬間結印的手跟頭呼應起來,感覺像個菱形,眼前突然一片亮,以菱形的形狀往外擴,但此現象一下子就不見了。中間是短暫妄念跟痛處的奮戰,當妄念稍停時,剛才維持的氣感,突然讓我有種感覺,手怎麼怪怪的,似乎重量不太對,距離也不太對,然後念頭轉到腳,怎麼手跟腳中間感覺好空好遠。一小時左右,頭頸很僵硬,動了一下,眼前就有種藍青色霧茫茫的感覺,可能是精神開始萎靡了;後一個小時就都是妄念,痛、精神萎頓跟耐不住的奮戰。(註:起碼前半部氣的功能已發揮,當氣用盡時就在回到痛的知覺上,剛好可觀受是苦呀。)

腳踝帶了十年的傷,每當陰雨就難過,這幾座打下來,受傷那隻腳膝蓋下約一掌寬的某穴道,就強烈的痛起來,就像當初去針灸般,又酸又痛。(註:這是氣在修復了。)

看了時間也快12點了,難怪開始昏迷了,嘴上雖然念咒,但他念他的,我還是在打妄想不然就閃神。今天氣還是都從下面放出去,反而胃的氣變少,打嗝就打不太出來,下座後手印一散,嗝的好大一聲就出來了,看來氣都沒進到丹田,都漏光了。之前打坐完都會愛睏,今天反而精神好,看來明天上班要打瞌睡了。

       我真的有上面寫的那些感覺嗎?不是我在幻想嗎?似乎真的發生過,但程度最差的我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善境界,應該只有痛的份吧!真真假假,有什麼是真,有什麼是假?還好下座後我也就像沒這件事一樣,開始健忘了,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這幾天因為研究所一個同學突然跟我寫起信來,上座時每當想投降時,就回想一下他的信,就能再奮戰一下,我同學前一陣子得了因果病,寄了張照片給我看,果然是有如魚鱗般,就如同有法師告訴他的,殺了太多水族了,看了別人要這麼痛苦然後開始學佛,我沒什麼大打擊就能學佛,實在該精進點,不怕沒進步或每天痛,就怕自己懈怠。(註:無知者說沒因果,有症狀現出說病是偶然,學得佛法後,才知因果是歷歷不爽的,雖無宿命通也能知道因果道理。)

第四座 2/3 20:00~22:00

今天整天都沒什麼精神,早上真的很少有精神過,目前已修完三座了,今天感覺上比較能有觀照的覺知心了,當自己在打妄想或閃神時,可以很快的發現並拉回來。今天家中沒人,所以沒有吃晚餐的困擾,比較早上座。今天乏善可陳,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覺知心了,在座上雖然一樣妄念紛飛,但可以發覺它,並把他拉回來念咒,但功力實在太弱了,發現並拉回來都還要一番奮鬥,有時還沒回到咒語上時,妄念已經不見了,沒辦法像老師一樣,對它喊一聲妄念它就自己不見了,我的妄念還是喜歡跟我玩。今天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持咒時慢慢可以用心去聽那無聲之聲,有時整個人都專注進去,渾然忘了兩條腿在哀嚎,但偏偏自己又要去想腿怎麼不痛了,瞬時兩腿就酸痛到讓我想放棄了,這就像比干一樣,不能想到他沒了心。

第五座 2/4 20:10~22:10

今天白天精神還不錯,心一靜下來妄念都還在唱清淨法身佛,但這對我反而有好處,讓心更柔軟一點,更提醒自己去感受諸佛無語的慈悲,心若不柔軟,腿也是不可能會被軟化的!在坐交通車回家時,一直默念心中心咒,念到睡著,結果居然被自己口水噎到,醒來還一陣迷糊,只知咳嗽,若是臨命終時也這樣混沌,後果可想而知。

今天是六齋日,沒吃晚餐,也有心理準備今天應該不好過,接續昨天的感想,在有精神時盡量做到能覺知妄念跟散亂,但覺知了要拉回來時還是不太得力,有待加強!但,妄念也實在太多了,它不累我都累了!前半段熱到流汗,覺知也比較快,但換腿後卻冷起來了,整個鬥志也降低了,還是要一口氣坐下來比較好。上座前接了通電話,結果上座後妄念果然就有他的份。

座中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去看時間,打死不張眼,效果好很多,不知道時間反而很快就過去,反正也不知道時間,手印也不能散,反正我一上座除了六根外都不能動,那還是死心坐下去吧,反而沒那麼痛;發現臀部會跳動原來是右腿太緊繃了,用盡力氣讓他放鬆,但再度緊繃的頻率確越來越快,算了,不跟你玩了,越玩動越快,結果它反而不跳了。

感想:心若去應時,它反而越得意,越是要做怪,不跟它玩它也玩不下去,但偏偏就是沒辦法不去應它,所以還是黏在境上。(註:觀一切法無所有,但能做得到,要有禪修的磨練。)能等同於人際關係,人家講話刺激我們,若忍不住應了,只會譏諷的更厲害,我們又再應,他們又更囂張,但口或心偏偏就是沒辦法不去應。

Q:其實下座後一時想不起來有發生過什麼事,有什麼好寫的,念頭生滅太快,根本也抓不住,想請問老師,像這樣下座後什麼都記不清,也不會想要去回想,覺得座中就像做夢一樣,沒什麼好記住,這樣是算麻木還是不著相?這樣是不是散亂?(註:自性本無所黏,來無所黏,過無蹤跡,若記不住什麼,就不必要強去抓任何東西,等一下那個時候,發生過的事都會再現起的。)

第六座 2/5 20:00~22:00

這兩天上網看了一下師兄姐的報告,果然心中心法報告出現最多的字就是痛跟妄念,這也是眾生為什麼無法超出六道,就因為我們太愛惜身體,痛一下就想放棄了,像今天應該可以再坐下去的,可就偏偏沒再撐下去,每次都在換腳後才後悔,希望不要一輩子都在後悔。

晚上被母親罵一頓,「吃什麼素,要為你煮,製造別人的麻煩」,「修心就好了,吃肉或吃肉邊菜也可以啊!」。但我不在家吃飯他們也不高興,在家吃飯又要強迫我吃肉,過午不食不吃晚餐也不高興,真無奈,就如欽老和尚說的,父母總是要我們跟他們一樣走那條生死輪迴的路,很怕上座後還在想這事,幸好上座後打別的妄想。(註:忍耐一下,自己要先度才能度他,有時父母的話也可修修忍辱法。)

這幾天開始不吃晚餐,比較有氣感,延續昨天的心得,不要張開眼睛,估計腿開始會麻約15分,麻到沒感覺約30分,然後開始痛,痛到腳又能動時約50分,就以此來敷衍想張開眼睛的念頭,令意根不要那麼蠢動,效果比預期的好,使心反而安定下來,再把在心中的碼表時間調慢,讓心以為才過幾分鐘,就坐得比較安穩,也許是今天腳沒那麼痛,所以比較心平氣和,也可能是習慣痛了,所以心平氣和;每天把換腿的時間加5分鐘,慢慢延長,目前還能做到,但修法要是像數學加減一樣簡單就好了。

昨天才寫的心得,今天在辦公室就做不到了,同事在批評時政,對著我講,不得不回幾句,卻引他談興大發,不得不再聽下去;同事在講買到便宜數位相機,又忍不住回一句:「這麼便宜」,就又被抓住聽她講話聽好久。攀緣心還是存在,總歸還是心不夠安份,才容易被牽動,下午就記取教訓,當同事又為車禍在和老公吵架時,就不去關切,反正有其他人會去關心,而且不是很嚴重的事。老師常說:「上座磨刀,下座用刀」,但刀都磨不好了,遑論其他,重點還是一天天一年年的磨下去,總有一天可以如庖丁解牛一樣俐落,平常上座的情況起起落落,就是刀磨的不夠久,但,難就難在要持之以恆不退轉。

第七座 2/6 22:00~24:00

精神超差的一天,昨晚睡覺時精神還太好,腳都還有氣的感覺,就像半夜被健康帶痛醒的感覺;元氣太重要了,元氣不足導致白天愛睏,又看了電腦一整天,晚上上座就疲勞昏沈,肩膀酸痛、背痛,腳踝痛、脖子酸,腳還不太痛,心就忍不住了,氣感也時有時無,有精神真的很重要!所幸幾天坐下來已經死了放棄的心,一上座就是非要坐到兩小時滿,除非地震、火災等不可抗拒因素,故此雖說身不能安,心倒也平靜,只是今天修法時突然冒出了一個場景,是國中跟同學偷跑到電玩店遇到老師的畫面,十多年前的事,早忘了。(註:八識種子起現行,今生都得面對一切境緣,善惡行為都得如如不動去面對,這也就是修行人真正要去面對的。)

今天是值得檢討的一天,精神一不好,各種毛病妄念都會活躍起來,昨天才犯的錯,今天又犯,攀緣心依然故我,五秒前還打定主意只聽不說,五秒後就犯了,習氣很重。

第八座 2/7 21:00~23:00

這幾天不知為何腰酸背痛的,脖子也不太舒服,導致修法時一直想動一動,不然就是轉轉脖子,手也因為手印結久了,有點麻脹,一直覺得手印快散了,手印一散一切就得重來,心就一直牽掛著手不知道會不會滑掉,當下座時先拿掉黃布巾再看手時,手卡得很緊,無名指已經僵硬了,並沒有絲毫會滑動的樣子。

      這幾天打完座眼皮會有點累,但精神卻都還不錯,導致晚上睡不好,白天沒精神,惡性循環,但要清晨4:00起床修法對我又有困難,早上6點多就要出門了,時間太趕,要是賴一下床或有點意外就來不及了,所以選擇晚上修法,但晚上修法又有上座時精神不好,下座後又睡不著的問題,有待克服。(註:下座能運動全身,讓氣分佈整身,把頭上的氣化導下來,即能睡覺了。不然肩立式做十分鐘也行。)

 

第二印    菩提心成就印

第一座 2/8 9:45~11:45

老師開示此印可以成就一切,本印果然很難結,大家的無名指都很難如願的低下頭,上座後沒多久就開始腰酸背痛,頸痛肩痛,硬撐到下座,除了痛沒有別的。

到今天已經連做三天夢了,都是從小就開始的夢,其一是夢到在藏匿躲避某敵人的追捕,其二是夢到某女生,新增第三種,夢到打坐輕鬆雙盤或是夢到手印散掉了。

第二座 2/8 14:00~16:00

 第二印是下午共修時修的,但我背痛的問題更嚴重了,一上座就痛到下座,修第一印時所有的一點點的覺知力跟平常心都沒了,背一痛起來就坐立難安,如坐針氈,想要專心持咒也沒辦法,只好被拖著走,老師說此印可治腰酸背痛,背挺不起來的,但我卻越修越痛;十指連心的滋味我現在終於深深的體會到了,現在可以知道為什麼有師兄姐會耐不住手痛而起來走動了,今天的感覺真有如烏龜脫殼,痛苦萬分。

第三座 2/9 20:30~22:30

連續好幾天都腰酸背痛了,脊椎也不太舒服,昨晚拿藥膏擦酸痛處時,發現處處皆酸痛,今天只好提早下班去處理,師父把我整個人綁住一拉,霹霹啪啪幾聲,把脊椎拉開了,還發現我中暑了,這麼冷的天居然中暑,括沙後人就輕鬆多了,晚上上座就沒那麼樣的痛了。

從昨日領第二印到現在,兩手中指仍舊在脹,感覺變鈍,有點麻庳,並在座中感覺有如火燒,到後半個小時真是痛徹心扉,可偏偏又不能散印,但還好,之前抓手功蠻認真練的,對手痛比較能忍受,但腳卻二六時中,隱隱作痛,應該是筋太緊又坐太久,發炎了。

今日想要回憶上週能聽到自己念咒的感覺,故在持咒時也留意並修正一下方法,且在白天時再看了幾位師兄姐的報告,檢討自己有無改進之處,今天修正一下金剛持的方法,之前上網看老師金剛持的要點,說第一步要口念耳聞,上下牙齒微接合不動,鼻息讓其自然進行不加控制,雙唇依四字佛號快板調變動唇型,舌根配合唇唸輕彈牙齒,(故我以為是不出聲,有點像只做念咒的樣子),但又有幾篇小參說要出微聲,而出微聲又有分悄悄話的出微聲,跟講話式的出微聲,故今天用悄悄話式的微聲,但想要用耳根去聽,卻怎麼也無法如願,間中又發生了念咒念錯,警覺到是我太不專注了,故特別用心的對出聲的咒音做確認,卻巧合的把意根攝住,到後來並發現耳根也能聽到咒音了,後來也分不清到底我是在專注口,還是耳在聽音。

在越來越專注時,先是一直聽到水壺在響的聲音,但我很確定我父親早把水關掉拿走了,難道是又燒一壺,想說不管它,繼續修法,繼續體悟剛研究出來專注的方法,但耳朵就是一直聽到水壺響的聲音,心中祈求護法菩薩幫我解決這件事,想完沒多久,一隻疑似蒼蠅的東西飛到我右耳,嗡幾聲,我下意識的張眼一看,什麼都沒有,算了,大概是叫我起來看看吧,免得把家都給燒了,很辛苦的爬起來,一看,廚房一片黑,根本什麼都沒有,我知道有幾位師兄姐也有類似的經驗,但我實在沒辦法不理,所以考試零分。(註:一念初覺是,再起想即非,您最後還是去應緣了,修行時時都在受考試,平時當念起時有,念過即忘,不去做,就樣就沒事了,就像前面講的,來無所黏,過無蹤跡,記不住什麼的,這樣最好了。)

回來繼續坐,也是剛開始慢慢進入狀況,那隻疑似蒼蠅的又來了,被打斷後就一直無法再找回那個感覺了,但那隻蒼蠅也找不到了,打球有球感,似乎禪修也有禪感,初期還在尋找自己的球感。

專心持咒時氣會比較旺,也可能是今天剛拉完脊椎或刮完沙,後半段一直無法找回專心持咒、聽咒的感覺,只好用很快的速度持咒,越持氣越旺,但手跟腳也越來越痛,雖說可以把心力集中在咒上,但隨時間過去,卻越頻繁去想手腳。今天有閃過一個畫面,雖然也是妄念,但不知為何當下確很肯定這是法塵,或者說跟我平常的妄念不同,但接著由他衍生出來的就通通都是的,而且確的妄念了。

白天終於沒再被辦公室的人所拉動了,沒被拖著一起五四三,對弟弟把車弄得骯髒不堪也能不起瞋心,雖然我還是不喜歡,但不像以前會記到晚上再念他,今日比較無喜、無悲,平平淡淡的應對。(註:辛苦總是有代價的,習氣已有點轉了,但要全轉或不再回來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第四座 2/10 20:30~22:30

修第二印不知為何困難重重,是我不如法嗎?目前修到第四座了,卻狀況不斷,難道是護法菩薩覺得我根基太差了,不該修此大法,一直很惶恐,考試也不是考我這種還在熬腿的人。

今晚一進家門本想提早上座的,但偏偏女友打電話來,很快就爭執起來了,是沒真的動氣,但心中就是不舒服,一直往壞的地方想,躺在床上想轉念,過一會兒才突然放下,何必為了一點小事不高興,她想買手機就買吧,何必為此不高興,但又開始煩惱將來找不到工作的問題,一大家人都要我來照顧,越想越擔心。(註:忘記了「活在當下」了,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想,剛開始較難,所以要記一些文句提醒自己。)

上座前全身關節都不自在,動個不停,上座後反而安定下來,試著找回金剛持口念耳聞的感覺,還算順利,但總感覺跟昨天不太一樣,也是正開始專心時,弟弟回來就是開電視,然後就是人來人往的,想不管外面的聲音,但心一直被拉過去,也無法安住在咒上了。後來開始越來越痛時,告訴自己,現在是模擬臨命終時,它在痛就是四大在解體了,我的時辰要到了,就開始拼命快速的念咒,越念越急、越念越快,似乎一秒鐘都不能浪費了,正當我越念越起勁越投入時,考試就來了,先是電話響,家人叫我聽,雖不應他,但畢竟被打斷剛才的感覺了,然後手機又響,嚇我一跳,接著就無法定下心,後面就怎麼都無法再投入了。

這幾天修法中,心跳偶爾會突然加劇,突然用力的跳幾下;中指一樣整天都麻脹沒什麼知覺,就像缺血太久一樣;每次下座都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座中雖說是種種痛苦妄想,但總有不真實的感覺,一張眼就感覺到又回到現實世界,剛剛一切苦痛都是夢一場。

辦公室的人今天談興很濃,還都站在我旁邊講,硬忍住不去看他們,不然又要被抓住當聽眾了,想專注在我的程式上面,但他們講的實在太開心了,心也一直被拉過去,無法專心,但總算忍住不去攪和了,應是攀緣心太強了,內心又對他們講的事很有興趣,凡心不死,道心不生。

第五座 2/11 19:45~21:45

今天比較能專注在咒語上,可能因此氣感比較密集的出現,不像以前是一點消息都沒有,但雙手中指末節仍舊腫脹一整天,難道壞死了嗎?剛上座時心還沒定下來,打妄想時突然把心放下,不再記掛著跟女友的問題,想到諸佛菩薩的慈悲,我連自己的女友都沒做到慈悲了,還修什麼佛法,活該一天到晚腿痛、腰痛、手痛,當把自以為沒有的倔強跟賭氣放下,心中慈悲之念升起,腿覺得有點酥酥麻麻的還挺舒服的,氣感也瞬間出現,我想修佛法要有成就,沒有慈悲是不行的,邊持咒邊想像諸佛菩薩在天上看著我,把心放下,祈求讓我感受諸佛菩薩的慈悲,腿就一點感覺都沒有了(雖然這情況沒有持續很久),有慈悲才有願力,有願力才有力量,我應該要從根本著手,但怎麼著手?(註:真慈悲心生起,當在開悟後,慈悲、喜捨心自然現起,這是自動自發的。)

我這兩條腿真的是二六時中隨時在痛,估計應該是發炎吧,筋這麼緊,難怪上座沒幾分鐘就開始痛了,剛上座就要先讓它痛一會才會鬆下去,看師兄姐的報告說這是業障太重,讓它痛就是在消業,所以我也認份承受,只是,這兩腿間的業障也太多了吧。(註:以前平時都很少運動吧!常呆在電腦前,年久了當然身體會退化的,您雖年輕,但耗損太多,還是要慢慢練回來才行。)

第六座 2/12  21:00~23:00

考試一波接著一波,今天終於出了一件打擊道心的事了,是自己以往無知愚昧所造下的罪業,從沒想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此時也只能深深的懺悔,並接受自己所種下的罪業,不斷的想,自己業障這麼重,又愚蠢又無知,憑什麼敢來修此大法,這不是對法不敬嗎,當下真想放棄了,在床上躺了好久,想要放棄修法實在是心有不甘,開始學佛以來已經改掉了多少的壞毛病了,抽了十年的煙也瞬間戒掉,也找到自己生命的目標,每天這樣熬腿,每天反省自己不要再造新業,這麼辛苦為了什麼,就是因為罪孽深重才更要修法,一天還一點,我造的業我自己承擔,修法也是為還債,才又振作起來修法,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使貪嗔癡,身語意之所生,我今一切皆懺悔。(註:懺悔是修行的第一階段,有悔過心才能得諸佛、菩薩的加持,才能順利上進。)

第七座 2/13 19:55~21:55

打定主意拼死到底,修法就是不能間斷,即使腿24小時都在痛,也不能停止,我可以默許你換腿,但不能一天不熬腿,腿筋大概發炎了,翹得比之前更高,要先熱身才壓得下去,上座的疼痛可想而知,今天心情比較寧定了,雖沒達到前幾天的水準,但已比昨天好了,母親這幾天比較接受我吃素的事實了,態度已經改善,但換女友來考驗我,弟子真的是業障深重,除了身體不行,週遭的人也一直出來考試,才剛有一點點進步,絕不能放棄。

中指仍舊沒知覺,左手並已麻到第二指節了,整天感覺手都有點腫脹,用寶瓶氣時氣往左手中指跟無名指衝,當時疼痛就減輕點;閉氣沒多久,右小腿瞬間又麻又刺,強度蠻大的;左膝蓋開始痛,應該是韌帶在痛。

第八座 2/14 19:30~21:30

第二印最後一座,沒什麼氣感,疼痛依舊,且最常在一片綿密的疼痛中,夾帶一兩個Pulse,瞬間來的大抽痛讓自己都禁不住抖了起來,雖說今天沒什麼氣感,但卻可以死心的熬,心平氣和的持咒,到無法專住在咒上時,改數指頭,把指頭當計數器用,可以讓自己再收心一下,也可以分散對疼痛的注意力。

發現週休時心也會跟著懶散,反沒平常一直注意自己的身語意,在上座時才在把心抓回來;晚上發現弟弟開始吃檳榔,盡了兄長規勸的責任,反糟白目,話說完當下就放下,上座修法。中指仍舊沒知覺。

 

第三印    正授菩提印

第一座2/15 10:00~12:00

第二座2/15 13:45~15:45

今天老師傳了正授菩提印,本印可以消業障也可治病,更重要的是從此印起才算真正開始修法,需要先發受戒心及點三種香,還要一檀香二薰陸三沈香,學生福德不夠,在家中連佛堂都沒有,只能在自己小房間修法,大概也沒辦法點香,會把自己薰死。

不知為何,參加共修時是一點氣感都沒有,以往只要學新法通常就會氣感蠻強的,而從灌頂後共修卻是嘗盡苦頭,手痛腳痛不說,現在還加上背痛頸痛,每挺一會就不得不駝背,但今天卻能夠心平氣和的痛。這幾週修法最大的收穫大概就是對痛的忍受力變強了,不再被各種痛拖著走,耐不住時就張眼看一下釋尊,心平氣和的看,祈求能感受那種慈和平靜的感覺;第二座突然唱起了伍思凱的歌,唱了好久,隱隱有比念咒的聲音大的趨勢,後來在沒注意下就不見了,下座前5分鐘才有氣感,而因為共修不方便出聲念咒,故在心中念,但常常在第二個音跳不過去,一直想去重覆念,就像跳針一樣,卡住了。(註:以前熏習的歌會現出來,心眼有點開的樣子,慢慢認識它,不必驚慌,以後熏習佛號或咒語把它壓過或轉過來,不然以後面臨死亡時,它還是會再現起的。無知者或不修行者,不知阿賴耶識被熏習的毛病,今生能提早體驗,中陰身時心意念就有這麼亂法。)

有師兄說我寫那麼多也太認真了,覺得很不好意思,沒什麼境界也寫那麼多,但回家想想,寫報告除了給老師看,更重要是給自己看,每天詳細的寫才知道自己毛病有多少。(註:該說就說,不該說的廢話就不說,但修行是記錄自己的事,當然也是給我瞭解您以及修行的進展與問題何在。)

第三座 2/16 20:10~22:10

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廣州不知道錢少,現在是覺得不練功不知道身體不好,不修法不知道福德善根少,也不知道業障有多少,本印挑戰最大應該就是手會滑掉的問題,應該是可以結得起來,但小心起見還是要上膠帶比較保險,可沒有勇氣再重來一遍。

感謝護法菩薩今天沒很用力的修理我,今天妄念少多了,比較能專注在咒語上,時間也過得比較快,今天環跳似乎沒那麼痛了,反而是腳踝痛到受不了,一直抖起來,不得不換腿,腿內的筋似乎都移位了,可以感覺到它在腿內動,左手腕也有點移位,今天氣感也是忽有忽無的,也記不太起來,氣怎麼走也不太重要吧,也不是我能決定的,有氣感是護法菩薩給獎勵,沒有氣感才是每天要作的功課。

基本上今早攝心還蠻得力的,一直都注意到自己的身口意,講話時也是佛號不斷,謹言慎行,但下午看程式時卻焦躁起來,然後就開始各種感覺,傷心、沮喪、焦慮、迷惘等,覺知到了,卻也不想跳出,一直任它擺弄。每天都是在一身疲憊下上座修法,慶幸一上座就換了個人,修法時大多不會煩惱,都是些有的沒的胡思亂想。(註:古德云:邪來煩惱至,正來煩惱除。若有異於平常的心態,就是客邪來了,要小心不為所動為要。)

第四座 2/17  20:20~22:20

昨晚沒睡飽,躺下去沒多久又是夢到在修法,手印緊抱不放,迷迷糊糊間也一直念咒,後來是被蚊子叫醒,導致今天整天腦筋慢半拍;這兩天下午都莫名的一直低潮起來,覺知心幾乎滅頂,全靠一句佛號攝住,慢慢把妄念壓下,猜測是因為身體太累,眼睛也累,頭就昏昏,所以就被外境所轉了,不過修法後真覺得自己有一點點進步,在負面情緒時幾乎都可以轉過去了。(註:除了客邪因素外,當然身體勞累也會造成情緒低落,不要工作太累了。)

上座時總覺得自己又變一個人,恭敬心一拿出來就安穩的上座,前一小時還蠻專注的念咒,念咒力比妄念大聲,約一小時左右,因為腳開始痛了,所以使用寶瓶氣,也是慢慢氣一直上來,氣一上來就更專心,然後以非常快的速度往手上過去,左手更是麻的很,瞬間感覺不到左手掌,還以為手滑掉了,眼睛感覺燈光變很亮,但憋不住時氣也慢慢退了。

昨天挑戰自己忍痛的能力,今天環跳感覺上沒什麼痛到,小腿就痛多了,很多穴道處都在抽痛,環跳是到最後才痛起來。換腿後氣感全沒了,若能不換腿雙盤到底一定很有成就感。

自我催眠:為什麼要覺得打坐是苦差事,打坐應該要很快樂的,這兩小時我坐在那邊什麼都不用想,多快樂啊!腿痛消業障通筋脈,多快樂啊!每天都可以修法,多快樂啊!--對自己講多了還真有點期待打坐了。(註:心有時是可以用呵責、鼓勵、疏導等方法來對治的,您已有一覺知心,很容易做到上述提到的,當然上上之法是面境如如不動為正法。)

第五座 2/18 21:20~23:20

晚上修法的缺點出現了,要是有事耽擱了,時間就太趕,不然就太累,今晚上座實在是太累了,呵欠連連,昏沈,幸而還可以念咒,不由得懷念起痛,一痛起來就不愛睏了,可是精神不好就不夠力量去忍受疼痛。今晚只有一開始比較能專心持咒,氣感也隨之而起,後半段就耐不住了,一直想下座。

第六座 2/19 20:30~22:30

昨晚在睡夢中仍是不斷念咒,很怕手印散掉,迷迷糊糊的,後來突然醒過來,感覺左手又麻又脹,像是有氣在衝,雙手是抱在一起的。

昏沉,沒辦法一直專心念咒;電話一響,雖然沒接,但就忍不住想看是誰;妹妹叫我,就開始分心想她在外面要我教她功課,不知道是不是要考試所以很急;怕痛,越來越退步;自己都顧不好了,還在想要如何幫助同學學佛,不切實際,都是妄想,氣也跟著就很弱。

第七座 2/20 19:20~21:20

今天上班打混了一整天,沒做什麼事,回家修法也混,慚愧,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時間卡得很緊,連東摸西摸的時間都沒了,今天一回家就上座,仍舊是愛睏,痛有時候也是好事,起碼讓我痛到不會打瞌睡。

第八座 2/21 10:20~12:20

這是第一次早上上座,但仍舊是小小的愛睏一下,只有在痛到極點時,左手氣才旺起來,由胸前往左手到手掌,有刺刺麻麻的感覺。

這三天表現欠佳,有負老師的鼓勵,這幾天事情一忙起來,什麼都丟到天邊了,修法也混多了,被妄念拉著走的時間也上升了,遠不及前幾天時,痛歸痛,妄想歸妄想,但總覺得念咒的聲音還是大過他們,但這三天除了愛睏外,妄想的力量也變強了,明顯的退步多了,不過白天上班的精神變好了。(註:諸法無常,如是觀之,有好有壞,人生就是這樣,修法也是這樣,沒有什麼不同。)

從日常生活上發現,話真是不能多講,周圍同事朋友大都容易在這上面產生麻煩跟困擾,人家說:飯可以多吃,話不能多說,甚至網路上的言論也容易產生爭執,於是乎話越講越僵,仇也越結越大,目前應先將禁語列為生活上的重點科目,連平常愛在BBS上發表文章的習慣也該禁止,語言文字都是麻煩。(註:要學習到像須菩提一樣,悟空、解空第一,就成為無諍第一了。)(待續)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