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修心中心佛法個人修行總報告(52) 
                                                                          
優婆戒子 王德量


一、修法因緣

20033 23日是心中心法灌頂起修的第一天,能參加此一盛會,緣起於2002年在埔里的中道學苑,禮法師送我一本三祖(元音老人)的《佛法修證心要》。後又給了我二祖王驤陸居士全集、三祖的《琲e大手印》兩本書,因工作太忙而未能全部看完。每冊都只看一小部份而已,但我卻要求禮法師教我修心中心法,他的回答讓我失望的。他說,看以後的因緣吧!後來他又拿了六字大明咒的小冊子給我,只好從六字大明咒起修,在2002年底修滿一百天,當中有些感受,但腿力是一大障礙,而且也在很辛苦的狀況下修滿一百天。

我是做水果大批發生意的,每天清晨23點起床就忙到過中午,有時晚上89點還在店裡忙,而禮法師說要固定時間做功課。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每天都在不同的時段完成修持的功課。2002年底修滿一百天,接 著要開始第二個一百天,禮法師知道我非常忙,就叫我休息一段時間再修,因為在修法期間不斷出現種種狀況,我都一一隨時告訴禮法師。

也是在2002禮法師拿一張「法爾禪修中心」張老師的名片給我,要我到台北來禪修,由於實在很忙,我一直沒有行動,直到這次灌頂的一星期前某天在新竹,振法師告訴我說法爾323日要灌頂,若要參加得要先報名,而禮法師叫我撥電話到法爾要報名表。當收到報名表時一看到內容,主要條件,我和璧香師姊都不具備,要受過菩薩戒,我倆只受過五戒,更慘的是要經過考試,要能够雙盤1小時,單盤1小時。我和璧香師姊商談之後,我們光是盤腿一點辦法都沒有,要怎麼辦?後來禮法師就叫我們到台北來找張老師,他說先與張老師見見面,能不能修,他一看就知道了,但是由於我們的條件不足,所以也不敢來見張老師。

最近璧香師姊正在修六字大明咒,起大歡喜心,所以她非常堅定一定要學心中心法,她與我商討此次不能報名,六月一定要來台北參加心中心法先修班。因此,我撥了電話到法爾,想了解更詳細的訊息,就此因緣聚會,張老師親自接的電話,我隨即掌握此一難得的機會,請教一些修行上的問題,我也不敢奢望一定得參加此次的灌頂修法。當與張老師詳談後,老師卻允諾讓我與璧香師姊參加此一盛會。當我告訴璧香師姊,老師允諾我們參加時,我們真的非常高興,高興之餘我們又開始煩惱了,在這短短一星期時間,又要扣除二天義工,二天義工之後,我們實在有够累的,但也不敢稍做休息。我倆每天互通電話,互相鼓勵,每天練腿功,我因為太胖,腿又特粗,很難盤坐,只好一天只吃中午一餐,晚上則喝水充飢。到星期六下午,無奈的打電話告訴如禮師父。我跟師父說我們真的無法久坐,該怎麼辦?而我這幾天都不敢吃東西,師父說妳這樣不吃東西不行,東西應該照吃,才有體力,張老師會允諾讓妳們參加就有他的看法,如果23日那一天真的不能盤腿久坐,忍不住時也可以放下散盤,以後再慢慢練,當時聽他這一講整個精神一鬆,星期六當晚就大吃特吃,喔!好舒服,那種感覺真好,真的實在好餓。

 

二、第一輪修法心得

第一印 

323

早上灌頂儀軌開始時,大家都在持咒時我卻不由自主的眼淚直流,竟然唸不出咒語來,午後老師開示後4點45分上座起修,手腳實在非常非常的痛,簡直像萬針刺進手指,而腿好像快爆掉,好漫長的二個小時。總而言之,就是很痛,痛得冷汗直流,晚上9點多在回家途中,璧香師姊、玉娟師姊和我三人互相鼓勵安慰,坐在長榮客運車上回程時,璧香師姊告訴說:王師姐,修這個法實在很苦,可是我們互相鼓勵,一定要修下去,感恩張老師給我們機會,感恩諸佛菩薩金剛護法。

324

今天是第二座,我做功課地點選在書房,在起修還不到一小時,即感頭手漲大,隨即無法唸出咒語,但手腳不痛了,腿有清涼之感,經大約10分鐘後,又開始非常痛。

 325

第三座,今天還是非常痛,只能單盤,一小時後用散盤。

326

第四座,因清晨二點半起床,一直忙到中午回家洗澡,沒吃飯就上座,在做功課時,很累很想睡,手腳痛的快爆掉一樣,但屁股一直熱熱的。晚上一座,上座半小時左右屁股又發熱,持續到結束才消失。

327

上座不久手印即自動往上舉高到頭頂,第一次大約十幾分鐘,在這二小時陸續往上舉十幾次,而手腳完全不痛。屁股熱度沒那麼熱了。

328

今天手印舉高到頭頂一次,才短短幾分鐘而已,屁股一樣温熱,今天的手腿不大感覺痛。

329

今天是第八座,很累很想睡,因昨天沒午休所以較累,可是上座不久,就感覺全身發熱,之後尾椎的第一節很痛,從腰部自動的疼起來,前者痛較的長,後者較短。(註:痛的地方是以前有受過傷,氣要通時才會痛。)

 

第二印

3 30

今天是心中心法的第二印,第一次共修,早上和下午各一座,因今天凌晨二點半起床工作後,接著又趕來台北共修,所以早上這一座的時間感覺特別漫長,又是第一次結第二印,整個早上從右頸椎和右手、右肩胛,實在非常地痛,整個右邊好像一點力都沒有,而且邊持咒邊想睡覺,真的好累。

下午這一座由於有午休,第一個小時非常快就過去了,到第二個小時卻又感覺時間過得很慢,結束時張老師一再強調要大家在心中心法修時不要換腳,我就告訴自己從明天開始我一定要克服腿痛的問題。今天在做 功課時,屁股還是熱熱的,而且全身也熱起來。

 331

昨天在法爾老師開示時,一再強調不要換腳,我想大家手結手印持咒二小時,在這過程中,當然是手比腳還來得更痛,可是大家都不會放手,那只是因為放手就必須重來,沒有人願意重來之故,也就不會有人會放,而在修持的過程中,因為老師沒有硬性規定,不得換腳,否則也要重來。因此大家才會忍手痛更勝於忍腳痛,手忍得住痛,而腳就耐不了,因此大家心 理作用,把注意力集中於腳痛上,而不斷地換腳就得重來,而且我還故意盤腳,最近腳踝受傷的左腿,二小時過程中,我盡力尃注在持咒,若稍感腳痛就時而稍稍後仰,時而前傾,兩小時就這樣過去了。

當然我也運用了自己的座右銘:別人能,為什麼我不能,佛也是由凡夫地修行而成就的,我也可成佛。就是這樣,兩小時也沒有多大的痛覺就過去了,今天身體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屁股還是熱熱的,左腹部悶痛,有時會滾痛到肚臍,一下座即很有便意,但是忍過15分鐘後才解。由於今天的腹痛,使我感到修心中心法,結手印、持咒,它的功能和作用應該是很多的,在此無法一一列舉,當然也只是個人的一些淺見而已,是與否,只有誠祈張老師鍳答。(註:世尊說心中心法手印有六,六印都動用到不同的手指頭,每根手指頭都與色身經絡相關連,當然修各印都會有不同的反應的。)

個人感受到結手印若在物理方面即是通各部脈絡,而使之排出積在體內的有形無形的那些毒素與濁氣,讓人在氣體上有清淨的磁波,始能與佛更為相應合,而結手印也似與佛連繫的發射站,因為有各種不同的手印就有通不同脈絡作用,亦有不同的涵意。如發菩提心願印,即是我等眾生與佛一種約定的記號,當此眾生深解佛結此印涵意之後,又願契佛本懷發大悲心 。當結此印修持,而修此印時,是不斷不斷地向佛表白承諾願心的堅定,隨佛學習契佛本懷,求佛做見証。若發真心當得佛力加被,諸護法力護修持得以成就,廣度眾生之苦,此才真契佛心印。雖然此生發 如此、如是大願,即是生生都依此行持,並非只在當世而已,若修此印未能深解佛意,有所作為與佛背行,當各有不同之境地和成就。(註:願心的說明很好,有願力才能受佛的正式授與各印,今生而後,生生世世就會對此法常有相應感。)

持咒,當你專注持咒時,不起妄念能使心安或定下來,所以那種念力極強,即易與佛心相應,當然現在很多人發心修法,動機不盡相同,各所展現的成就,境地亦互異,就如3月23日當天灌頂儀軌開始時,大家齊聲持咒的那一刹那,我聽到第一句“嗡”就有如見不到久別的親人樣,卻只聽到他的呼喚,而那種呼喚的意境感受非常非常特殊,在此無法所能盡筆形容。接下來的咒語,有如在喚著我,回來、回來、快回來、快回來,你在那裡?我很想你。其實我自己也無法解釋出所以然來。

又如3 15 日我和璧香師姊第一次到台北法爾交報名表時,當我一上樓第一眼看到張老師,雖然我從未見過張老師,也沒有人告訴我,他有多大歳數,但我第一眼就肯定是他 。當時他在與別人談話,有位阿香師姊就告訴我說,那一位就是張老師,我就說怎麼我就覺得對老師好像在那裡曾見過他,對他的感覺很熟。

31516日兩天義工非常忙,沒有時間多做 聯想。317日一空下來拿出老師給我們要參加323日灌頂修法的咒語時,即又想到張老師,可是妙的是我只要一想到張老師,即連想佛陀時代的維摩詰居士,從始至今都是如此莫名其妙的 聯想,而為何聽到心中心法的咒語會有那麼深切的震憾,我唯一的答案-不知道,只誠祈老師為我解答,感恩。(註:普通人以無明來輪迴,菩薩以願力來受生,有緣必能相逢、相惜、相憐,互相鼓勵在佛道上努力邁進。今生誰又是誰,有何意義呢?何況那也是過去世的事,今生即是今生,過去世在今生不能代表什麼。而且今生有緣相聚,也是歷史的重演,所以不必在意前世、今生,只要您在有生之年,能比前生更進一步,成就菩提大道,就不愧來此人生一趟了。)

 4月1日

我又輕鬆地克服手腳痛的問題了,這兩個小時都專注在持咒,當然手腳也會有微痛感。這兩天感冒,但無大礙,其實痛與不痛,那只是一種抽象的感受而已吧!(註:好!這是平等觀建立的初步體會與功夫。)但世人不就也被抽象的感受耍得圑圑轉嗎?其實每個人若對人事物都能够細細思惟,就會發現人其實真的可以過很簡單好簡單,只是我們自己把它複雜化了,根本沒有所謂好或不好,只是每個人自己想用什麼態度過生活,用什麼角度對所遇到的人事物而已。同樣一件事情,每個人的反應不同,感受也不同,處理方式更是千差萬別,所以每個人他承受能力亦不同。對同樣的一件事善與惡亦會有相當的差異,那也是因為人人心中的那一把尺的標準尺度都不一樣,只要自己同意那種生活方式,就是他的標準,但是不要忘記別人不見得願意接受我們的標準哦!(註:生活越單純、簡單化,就是在去掉無始劫來所熏習的妄執性,修行也就是在鍛鍊自性面境時能如如,不要有複雜的想法與動作而已。)

 4月2日

昨晚功課做完,寫好報告時已12點了,但凌晨二點半又須起床工作了,這幾天送貨小弟沒有來上班,所以本來工作量就非常多了,加上小弟沒上班,賣貨、算帳、送貨,樣樣都得自己完成,實在很忙、很忙 。因為批發的生意,貨都來得多,以正常運作這樣的貨量,應該是三個人來做比較恰當,但為了節省開銷,只有請一個小弟幫忙,他下班後,其他一切均由我自己包辦,所以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 。因此,這次修心中心法是一大挑戰,璧香師姊的狀況也跟我差不多,她公司的老闆在美國,在台的事務都由璧香師姊處理,也真够她忙的了。我們兩個人修這個法,修的很辛苦的,可是我們都是抱著堅持到底的決心,我和璧香師姊平時都有互通電話,互相鼓勵和安慰對方 。到目前為止,璧香師姊都是腳痛無法克服,其他地方還好,但每次在電話中,我都會跟璧香師姊說:沒關係,我們已經很厲害了,因為我們兩個都沒有禪坐的經驗,就來參加心中心法修持,在短短幾天就能盤腿,已經很 厲害了。最後我都習慣地跟璧香師姊說,我們要自我肯定。璧香師姊也會跟我說:王師姊,我們修這個法,無論多難修,我們一定要堅持就對了啦!雖然今天很累,不知是否感冒之故,在做功課時非常想睡覺,持咒時聽不清楚自己在唸什麼?真的很想睡,持咒時又浮現以前的往事。(註:您的智慧與理念是有,又經禮師的介紹,才讓您們額外參加,痛苦是難免的,這是佛地,不是菩薩道的修習,希望您們能堅持下去,好好成就佛心中心法門。)

4月3日

今天雖然有克服手腳痛,也沒有換腳,可是今天的兩小時課感覺好漫長實在很累很想睡,睡魔,我不會戰敗的,請不要再來干擾我吧!

4月4日

今天和往常一樣,這兩三天感冒都在吃藥,整個頭都輕輕的,做功課時屁股還是温熱,有時全身還會發熱起來,有時雙耳一下子就熱起來。

4月5日

今天功課較晚才做,因為原本寫好的報告,玉娟師姊說要幫我打完字後,再請璧香師姊的先生幫我E-mail。可是早上當她把打好的報告拿給我時,我看完之後,才發現她不但打了很多錯字,而且有些還前段文字打在後段,後段卻放在前段,若要再修改,實在很煩麻她,所以下午又把報告重抄一遍,星期天共修才能交作業。今天是清明節貨量特多,所以也起得比往常早一些,下午又為趕寫報告,因此也沒有時間午休,晚上8點就睡了,睡到1145分起床,才做今天的功課,下坐也已經 凌晨兩點了,寫完報告,準備店裡工作了,接著到台北共修第三印。其實今天剛開始上 座時很有睡意,我也很專注在持咒,可是有兩次差一點就從座位上掉下來,我一邊在持咒,一邊求佛菩薩,我真的有願心,請幫助我吧!持咒大約經過半個小時,突然從肚子胸口熱起來往上 熱至雙耳到整個頭,後來感覺突然間睡意全消,精神非常好,就此至兩小時下 座,接著得到店裡工作,精神一直都很好。

 

第三印

4 6

今天是第三印第一座的開始,本來我還一直在耽心今天的共修,我可是熬不過呢?因為昨晚為趕重抄報告,整晚根本都未睡覺,做完生意到法爾時已經9點多了,眼看大家都在結手印,我和璧香師姊一到就快看別人怎麼結這個第三印,看來看去總是覺得有不對之處 。後來張老師過來教我們時,我一看即會結,當老師要大家上座時,老師就說時間不多了,大家要快點上座,你們已經學了半小時,還不會嗎?結手印雖然很簡單,可是真的好痛。早上這一座總算過了,但下午這一座就慘了,一小時已經過了,我怎麼感覺左手都不會痛,用嘴巴把黃巾掀開一看,完了原來左手的無名指給我跑去躲起來了,只好下座,洗洗手重來,所以下午這一座是不算的啦!

4月7日

今天好難得是過年後至今第一天的假期,心裡盤算著,清晨就要起床坐一座,結完帳還可坐一座,若精神佳,準備今天就來坐三座。可是凌晨起床後,佛也禮了,座也上了,手也痛了,又過一小時,用嘴巴把黃巾掀開一看,雙手的無名指,真是各守本位,但還真不稱職呢!竟然給我躲在裡面,露了兩個小小的眼珠子在偷看掌裡乾坤,那這一座又失敗了。好吧!先把帳結好再來吧!晚上要上座之前我就給它想了個妙招,哈哈,你會跑我就讓你跑不了,用透氣膠帶把它給固定起來真理想,但是手真的也很痛呢!

 4月8日

上坐不久,怎麼有地震的感覺,打開眼睛一看,東西都還是好好的並沒有在動,可能是錯覺吧!(註:應是氣通某經絡穴道的動能所誘發而來,才有地震的錯覺。)

4月9日

雖然修三座了,可是手腳還是很痛,有時全身發熱,到整個頭和雙耳都很熱。

 4月10日

今天在台北與振法師討論修法時的手腳痛,振法師說你以前生病時那種痛你都熬過了,怎麼現在反而覺得痛。我說是的,我也常常問自己,那樣的痛,我都能忍了。所以晚 上做功課時,我告訴自己,今天我要好好觀察這種痛覺,它是怎麼痛法,所以上座這兩小時我都在細細感受它,看它能痛到什麼程度,其實它也沒什麼了不起,這種痛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後來竟然屁股的熱 衝到大腿,今天又有地震的感覺,但我確定那不是我的錯覺。(註:用四念處法門,可以幫您觀受是苦,苦中卻有個我不覺得是苦。)

4月11日

今天腳較沒那麼痛,記得以前聽國內有位知名法師說修唸佛法門最好,他說結手印修持,當人在重病時不能結手印,現在我自己修心中心法即有非常深的感受。(註:此說法不能一概而論,譬如說以第四印結好後,端坐持咒,照樣要往生何淨土,隨意自在,這是《佛心經》所說。且印一結,虛弱的色身氣就會上來,不會使人昏迷而不知唸佛或唸咒。)我想不管是唸佛或持咒,它莫過於是唸,我自 信若唸佛法門未能掌握到唸佛的修行核心,那也是枉然一輩子唸佛,持咒亦如是,那得看每個人持咒是怎麼持法。

4月12日

今天沒有其他狀況,一樣是屁股熱至大腿,從修二印至三印都是會腹痛。

 

第四印

4 13

今天在法爾共修,老師有提及用四念處來對治痛覺,四念處,觀它的痛或受,也都是一種觀受是痛的方法,若能無礙於痛是最好,否則借法用法,日後將須再捨法,那也會是一種麻煩。(註:上智者用第一種法,當下承擔。中智者以方便法,用後捨棄。)

4月14日

今天上座沒幾分鐘,即感覺全身的氣脈都在走動,那種感覺就像一般的水管本來沒有水,突然間,我把每條水管的水龍頭都打開,瞬間每條水管的水都沖得很快,沖到每個有水管的地方似的。後來從背後也發熱到全身,甚至腹部胸口 ,而盤起來的右腿也很熱一直衝到腳底。(註:色身的氣脈發動了,記住要用此氣來修心、轉習氣,不是光練一身的氣感,這是很重要的知見。)

4月15日

上座沒幾分鐘,全身非常熱,腹部滾痛得很厲害。

4月16日

今天沒有什麼特別狀況,還是全身發熱,而從第四座開始,我在持修時都把手印舉到眉間等高,那種感覺氣脈較通順,但至目前我還無法全程都舉那麼高。(註:手印舉至眉間能誘發背後經脈的暢通,若手已有氣感應能整座都能舉起的。)

4月17日

今天很累,其實在做課時,只是一直想睡覺,很漫長的二小時。

4月18日

做功課時實在提不起精神來,但是腹部非常痛,從修第二印開始至今每天腹部是在痛的。(註:是卵巢部位痛嗎?可能氣不通的緣故才會痛,若不修法時不痛就好了。若不修法也痛,可能是發炎了,在睡時可用磁能環放在其部位,會有良好的治療效果。)

4月19日

從修第四印的第一天至今,今天算是我修法精神最好的一座,因為前幾天都很忙,東跑西跑的辦不完的事。(完結)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