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北京爾燕利用連續假期的自我禪修 02

 北京爾燕 2021.10.06


尊敬的上善下祥師父:

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頂禮大悲觀世音菩薩!頂禮尊敬的師父大菩薩!

師父,這是後面幾天的打坐記錄和體會,敬請您審閱。師父可否幫忙看看是否有偏差?要是哪裡做得不對,敬請師父指導。期待師父的指點。

10月04日

09:00—11:50(2小時50分)

這一坐妄想連連,有些心浮氣躁。氣機走到內臟了,腸子開始痛。 (註:平時不打妄想,當真氣越深入腦中,便掃動到妄想習氣種子,自然妄想越修越多,此時正是降伏妄想的時候。平時見不到,要怎麼修呢,現在可以看到它,才知道有這麼多妄想,所以要認真去降伏它。)

午睡後還是十分困倦勞累,勉強上坐也提不起精神。只好下坐,熬了副黃?桂枝五物湯提升體力。跟以往不同的是,藥力不是浮在表面,能透過肌肉了。應該是打坐的氣穿透了一些的原因,就跟蚯蚓鬆土一樣。

晚上把幾個心重新捋了一遍。自性當家做主,對六根訓話,要嚴加看管。

10月05日

07:30—10:30(3小時)

思維六賊,加大管理力度。嚴厲監管意根,讓它老老實實念增數、減數,少管閒事。身體就算疼死了也不幹它事。自性老大的地位要坐穩,了境(疼痛、火大不調等)即可,最多給個名法(疼痛),不讓意根參與。以後要通過這種強制的方法加大訓練量。師父的講課真好用,有的在坐上直接拿過來用。無意根參與,可以專心數息,意根也從「反賊」變成了「忠臣」,氣機旺,換腿也緩解不了多少,「身」以後就會無奈了,到最後終歸死心。雖然還是坐不住,但心堜白方向了,調伏六根也需要時間。 (註:眼cakṣus觀苦諦無常觀anitya還沒有成就。)

坐下:每次打完坐都這麼累,體質太差了。有個體會,坐上是看住意根讓它不要跟身攪和到一起,到了坐下,心就更複雜了,眼耳鼻舌,哪一個跟意根合在一起都是執著習氣。五根接觸六塵,只「了境」或到「給其名法」就好了。這個難度有點兒大,得練。

10月06日

07:00—9:00(2小時)

還是十分勞累疲倦。照了下鏡子,面部浮腫,舌苔胖大有齒痕。喝了勺真武湯粉劑。上坐後身體沉重,強制讓意根跟身體分開,專注呼吸。過了一會兒好一些,自性覺知有點兒抬頭。讓覺知跟呼吸合一,專注呼吸。感覺專注力還是不夠。放下萬緣,不光是世間人事物,還有疼痛、沉重和其他各種身體的覺受,都要不受影響才行。只能告訴自己多練習。

打完坐後熬了幅四逆湯,午睡了後感覺好多了。走在路上體會到,坐下和坐上都要控制好意根。坐下讓意根數123有點兒難,改成念佛號。打開開關,讓自性自動念佛,讓意根專注地去聽,就容易攝受住。 (註:身心定力尚不足,就用唸佛可行。)

還有一個體會是,坐下對身體的覺受更敏感了。比如看到不開心的事,能體會到眼根、意根和身體的覺受之間是如何運作的。瞭解了之後,當下去觀,讓意根分離,煩惱也就滅了。跟以前比起來,打坐後對心的控制更有效率了。 (註:實際的長期打坐禪修,才會出現自己平時所不能體會的境界,當事情的出現,有境界能認識事情、狀況,才能知道如何來控制,這就是為什麼要長期自我打坐禪修的道理。)

通過這次打坐,明白了好些道理。接下來幾個月打算好好調理身體,在日常生活中多訓練六根,讓其不要執著,增加打坐的時間。有時週末自己搞個禪二還是有可能的。暫時還不太會觀杏仁核,以後多練習。 (註:身體體質較差,真氣不具足,女眾氣源在膻中穴,平時可以多觀照膻中穴,誘發真氣出來。長期再禪修時可與小腹丹田配合,才能進入眼觀無常─四大(地水火風)、呼吸等,並以智jñāna觀捨受平等─再於憂喜苦樂四覺受同時調伏,即證苦諦duḥkha satya。)

再次頂禮師父!南無阿彌陀佛!

爾燕 敬上

2021年10月6日 


[禪修][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