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我在法爾的學法經歷和總結 
                                                    
香港 三寶弟子 洪定松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尊貴的上善下祥上師 ,  

弟子在2007因拜讀 空 老法師的「認識佛教」後,發心皈依三寶和求受五戒,並開始吃素。偶然也會到寺院道場參加法會和做義工,算是在摸索階段,對佛法還未有透徹的了解,只知道學佛能帶給我幸福美滿的人生,但具體的修行方法卻仍然一竅不通。開始學佛時沒有專修法門,也沒有定功課,只是在上下班坐地鐵時在車廂媕q念佛號。

20093月,我參加了道場舉辦的佛學初基班,才對佛理有一點認識。知道學佛就是修戒、定、慧三無漏學,要發願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而且最緊要的是修一顆清淨心。學佛不是只求人天的有漏福報這麼簡單,其終極目標就是要解脫生死,出三界輪迴,達至煩惱寂滅的境界,而且自己解脫了還要進一步幫助別人解脫,才是佛法的本懷。

有一天在道場參加法會後一位師兄送了一本 元音老上師 佛法修証心要」和我結緣,才曉得有「心中心法」這一個法門。我拜讀過這本書後,覺得這個法門很好,因為它以禪宗的理論,透過密法的結印持咒,以達明心見性的目的,臨命終時十方淨土亦可隨願往生,可以說是集禪淨密三為一體的大法。於是便聯絡一位修「心中心法」的羅師兄,詢問應如何求法。結果得知修此法要有打座基礎,要連續坐2小時,手印不能散開。若未具備這個條件,可先修「六字大明咒」,待我能打坐2小時後,再修100座「六字大明咒」後,即可安排灌頂。

20094月開始,我每天都上座修「六字大明咒」,時間由30分鐘開始,只用單盤,慢慢加長時間,到9月已可勉強坐2小時了。儘管打坐時腿痛得厲害,但我都強忍下去,到12月底就修滿100座「六字大明咒」了。20101月,剛巧一位「心中心法」的陳上師路經香港,經羅師兄安排下,便在香港某位師兄家中接受了灌頂。

弟子自從接受灌頂後,每天都有上座修法,至今已接近300(約十個月),然而一點消息也沒有,打坐功夫又沒有顯著進步,心想一定是有些地方修得不對。弟子在法爾的網站堳蠐疚L上師和其他師兄的文章後,知道 上師是一位大成就者。因此弟子便藉着這次來台的機會,向 上師請教。弟子在沒有事前通知 上師,便冒昧登門拜訪在此衷心地向 上師道歉,同時亦感 上師的無私包容和慈悲攝受,並傳授弟子三昧耶戒、心中心法六個手印的結印方法,以及修法前結界和護身印的儀軌。(註:欲學密法者,上師不先受與三昧耶戒,而教人密法,教者、學者都得受報,密教經典如是說,無知就不知其可怖,所以您要補受三昧耶戒。初學者求受心中心無相密法,是末法時期依自力來悟道的上上法,此法手印特異、難結,都要有前加行的功課,尤其是結手印部份,有前加行始能結好手印,手指頭不先使其柔軟易曲,要結好心中心法手印根本是不可能的。您雖已是修了十月300座心中心法,但對於促使手指頭柔軟度根本無效,表示您結的手印是不如法外,還有不對盤的,不然怎麼修得快一年了,都沒有讓手柔軟?就是說一個不如法而結的印,即是不依密法正規結,亦會發起契機的,因所結手印手指頭位置、角度都不對,沒正確擺放好,就不能發生作用了,這也是不用正規密法結手印的結果。)

 

因為香港沒有一位心中心法的導師常住,過往弟子對心中心法的認識主要來自於比較資深的師兄的講解,和閱讀祖師大德的著作,所以其理論方法了解不夠深入,修法自然事倍功半。今次上師的開示真的使弟子茅塞頓開,對心中心法終於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弟子十分感激 上師的教導,以下是弟子的一些總結,祈望 上師指正:

1.     身體和心理─是互相影響,互相牽制的。佛法是修心法門,但修心前必須先把色身練好。身修不好,嘴巴光說如何如何修心,只是說食看寶,畫餅不能充飢,最終仍是敵不過多生多劫以來的習氣。因此,身體修好,才不會影響心理,靜座時才能入定,從而引發般若智慧。(註:若是誰說修心不用修身(不盤腿),我也曾轉聽某些大陸給灌頂的老師如是說,這不是外行人說外行話嗎?值得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過來人。老上師說不管盤腿是對那些不能盤腿的人說的,不是對於每個要修心中心法的人說,會雙盤打坐者老上師不會叫他不用盤腿吧?老上師祂自己不是也要盤腿修法,才會有最後這樣的成就。若不想要修心中心法有成就的人,是可以不用盤腿的,但要知道您修此法說有成就,而自心還沒辦法清淨,這有可能是鬼神上身了。古德何人做修行事誰不知要打坐、盤腿?世尊在世時,印度出家人都要日中一食,一日一座,這一座坐下去就不起來呢!當然早期是用單盤,後來世尊教安般守意法門後即鼓勵比丘用跏趺坐,這樣看來莊嚴能引世間人睹後恭敬,經典如是說。)

2.     心中心法的手印一定要按正確步驟結出來才如法,否則修法不能得到效果。手印結得如法能刺激手指上各條經絡起始終點,這樣氣機才能引發出來。當下盤双腿的氣和手印的氣互相配合,就能夠打通身上經脈,「真氣」亦被開發出來,然後氣進入腦中,引發色身上的變化,始能轉化無始劫以來熏習而成的習氣。(弟子現階段手指不夠柔軟,還未能如法結出第1印和第3印,已每天練習連環扣)(註:待您手指頭夠柔軟,能如法結手印,就要從第一印起修,重新整理身體經絡氣機。敬告往後要來法爾求一切密法者,尤其是國外善信士,千里迢迢跑一趟,都要先把手指頭弄柔和易控制。若有先通知本中心者,我們都會告知其前加行法要做些什麼。)

3. 要修心中心法必須能夠長時間双盤打座,因為双盤才能產生氣機,長坐氣機才會變得旺盛。要長時間久坐就必須借助一系列的動功去使丹田早日成形和使身體柔軟,這樣身體才能久坐不痛不累。所以動功不能不練,雲手三式、寶瓶氣、抓手功、搥鼓功、泵腹功等要常常練習才行。否則只坐不動,功夫是不會進步的。(註:給您灌頂的老師每年必來台灣至少一次,來時都會找禮法師陪伴,禮法師未出家前,是我們中心打坐班早期的學生,我1996年時,代 元音老上師遙灌心中心法時,他也是第一期的修法同學,他出家後(已近10)更努力修心中心法,也曾自我要求雙盤坐六小時以上,這樣才能有突破性的進展,所以老師來都會找他一起去高雄給人家灌頂。)

4. 心中心法是大乘菩薩學習的法門,學人若心量不夠廣大,沒有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願心,勉強修法亦難有成就,所以師父要求此法的學人都需受菩薩戒是十分理所當然。只要持戒清淨,努力精進,修法有成是指日可待的。(弟子已發心於來年求受菩薩戒)(註:您當然要去受菩薩戒,受菩薩戒後要如法受持,尤其每半月半月要行如法布薩,若要菩薩戒本,可以向本中心索取。)

5. 當學人精進地修法用功,就有可能遇到諸魔類來障礙,所以必須在修法前結界和召請護法神來護持學人修法。此外,學人亦要熟讀《楞嚴經》50種陰魔的相狀,當某些境界出現時才知道如何處理,這樣就能避免著魔。(註:無知者常把魔境當做修密法的成果,如何評估有無走錯路,如修行人不知覺自己行為出差錯,其人尚有貢高我慢心,也不懂得修心真實,無視戒行律法,毀謗四眾等罪亦不知,並突顯自己的邪智、邪見,欲心不減、不滅,這種人就是著魔了。一般人無知,認為發神經病似地,行為失常,才算是著魔,不是的,行為不正當,貪求名聞利養,都算是著魔了。)

 

6. 每天在修法後弟子亦寫了修法紀錄如下 :

29/10/10,  5:00pm–7:00pm, 單盤金剛座, 第四印

弟子依照師父的方法結印修法,大概10分鐘後双手便覺得發麻發熱,一股暖氣便從双手傳到背部,維持約30分鐘,其後即漸漸減弱。這種感受在過去是未曾發生過的。弟子一定會努力用功來報答上師的恩德。(註:六印正式結法熟悉後就要從頭起修,並記錄、寫報告。) 

30/10/10, 2:00pm – 4:30pm, 單盤如意座, 第四印

今天手印上的氣機比昨天柔和,到4:00pm下坐時間,想起師父開示,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應繼續用功才能有所突破。結果沒有下座,強忍着腿痛,多坐了30分鐘。下座後遇見楊師兄,便跟他學習各項動功,楊師兄細心講解,令我獲益良多。 

31/10/10, 5:30pm – 8:00pm, 單盤金剛座, 第二印

早上跟大家一起誦金剛經,下午聽師父開示,然後出坡,大眾一起清潔大殿,身體雖有點累,但沒有影響我上座修法的意欲。座中不知是否氣機走到眼部,不斷流淚水。到後段腿痛得厲害,便練寶瓶氣撑過去。(註:眼部酸澀流淚是氣已達眼球部位,應將上下眼簾稍加壓力,太重太輕都不好,同時眼球往上翻白眼,此時閉氣,讓真氣慢慢能通過眼部之穴位,甚於氣強時能漩渦似地經過眼球,此後就可以正視正午的太陽。) 

1/11/10, 12:45pm – 3:00pm, 單盤金剛座, 第四印

可能是剛吃過午餐,竟不知不覺地睡着了,手印垂了下來,經眾位師兄告訴我才知道,真是慚愧萬分,同時警惕自己下次不可以再出現同樣的情況。 

1/11/10, 4:15pm – 6:15pm,  第四印

今次終於有所突破,用双盤坐了30分鐘,腿痛是預期之內,手印卻沒有氣機的感覺,可能是心堣茠`意那個痛吧!

1/11/10, 7:00pm – 9:00pm

這是在周班長帶領下的靜坐班,後段班長開示並解答同學的提問。有一段開示我印象十分深刻:他提到靜坐時要有兩個心,一個心看管着另一個,時時刻刻觀照着它,不讓它亂來。我們必須訓練到在平常日用中都要有兩個心,不可以座上用兩個心,座下又變回一個,這樣功夫是不會得力。(註:能有此能力才是剛要修行的時候,未到此地坐破蒲團,對於修心亦無大用。)

2/11/10, 9:30am – 12:00pm, 金剛座, 第四印

今天下午便要回香港,把握最後機會修法。也是先用双盤,坐得多久就坐多久,跟自己說,要把心調得柔和,身體就跟着柔和,結果居然雙盤能坐50分鐘,真是太興奮了。後來改回單盤,這坐總共2.5小時才下座。但換腿時不小心,踢甩了腳布,双腳外露。下座後楊師兄提醒我換腿時要小心,慢慢移動腿子,不可踢甩腳布,以免双腿著涼。楊師兄又教我在關鍵時刻,即痛到很想下座時,就要練寶瓶氣,引開那個對痛楚的注意力,做2-3次便可繼續坐下去。我發覺這方法十分管用,真的很感激楊師兄的無私教導。 

除了要多謝 上師,弟子亦在此感謝眾位師兄師姐的教導及幫忙,使弟子十分感動。如楊師兄教曉弟子很多動功功法、林師姐很熱心地送贈了健康綁帶及其他法寶給弟子、老師的瑜珈指導、周班長在靜座班的開示、王師兄和林師兄的鼓勵、阿嫲們的美味素菜……。他們亦常常提醒弟子要好好用功,要有所突破才不枉此行。弟子覺得他們都是修行人的典範,這些都歸功於 上師的悉心教導。 

最後,再次謝謝 上師與道場的每位師兄師姐,謝謝您們的照顧與教導,讓我每天能安心地在法爾的大殿堶蛌k 

祝願

上師法體安康,長久住世,法輪常轉。

各位師兄師姐,諸事順利,身體健康。

阿彌陀佛!

 

弟子 洪定松 頂禮

                                             2010113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