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禪修中心靈的淨化過程
                                                    
優婆夷戒子 蒲柔妙


一、欲用心而不可得

今年(2004)農曆4月初二我去台北賣桑椹和菜乾,也去道場上課,一年没回道場了,見到了大家,心媟Q要高興一下,但是高興的心生不起來,心平平淡淡的。在上課時,我要做筆記,把老師講的重點記下來,可是卻只能依老師講的一句話,我心隨後念一次,我要記下來時,心一動就很痛苦。我心開始執著著,重要的話没記下太可惜,真不知怎麼辦?我便告知旁邊的桂鳳師姐,師姐好心代我向老師發問,老師答說:「滅滅已,寂滅為樂,空性現前,心自然不想動、也不能動。」叫我不要執著要記筆記,等過了此段時期,智慧具足,再自己看經典自然就會懂的,並說我這段時間是最快樂的時候,心住寂滅、安祥。

在道場因以前寫的報告怕自己書讀得太少,寫得不好,想從新整理一遍,再交給老師,但當我寫到比較不重要的地方時,我手握著筆要動也都動不了,我想大概是真心覺知:那是不必要寫的,我也就不寫了。

 

二、委屈不用辯解

為了賣桑椹和菜乾,我暫時住一位師姐家,曾為了某些事被誤會,當時我心中不會難過,也不想解釋,只是沉默著,有時想著事情不是像對方講得那樣,我有一點點想解釋,但又有個心不想說,或是說不出來,只好默默的讓人家去誤會,忍受著委屈,但不會覺得痛苦。

在師姐家時,師姐天天去某寺裡做義工,她兒孫的三餐都是我幫她做,自然比我自己一個人住忙,因為自己一個人可以隨便吃,別人是不行隨便吃的。在鄉下時自己一個人靜靜的修,對心起、心滅都很容易觀照到,兩個心常常在作戰,且戰得很幸苦。住師姐家都以她家的家事為重,自然無法專心去觀心用功,住到最後幾天感情作用一直起來,但不會覺得很痛苦,心也沒交戰得得那麼厲害。

居住師姐家的事,回鄉下這兩三天後,感情作用起得很厲害,但念頭起來後很快又沒有,了知感情作用起來時是會痛苦的,被我調伏了又再起來,我又再調伏它,到了第三天晚上有些罷平了。到了第四天,可能是氣走到會陰處,淫慾心又起來了,但不會很痛苦,我一直要求自己不要再貪愛著色身上的快樂,想這次我去台北時,看到老師他為了這羣學生瘦了很多、老了很多,我要有很大的進步,才不會讓老師失望,才不會辜負老師他辛苦的教導,我要以修行的成就來報達師恩,要做一個有進步的學生,不要讓老師白費心血,我要以此心態希望能有更有力量戰勝淫慾心,克服慾心起的痛苦。(註:氣走肝經會誘發局部反應,若不能有清淨心面對,不如用有為法觀腳底或尾閭穴,把氣化解掉,就不用去考驗自己的淫欲心了。)

 

三、空性現起(2004722日農曆66)

因為忙於整理菜園,快要一個月沒寫報告了,記得這段時間慾心起來都不會很強盛,自己也不會覺得很痛苦,而現在更是清醒地知道,那是不該貪愛的。對情的執著,我的心已快要動不了,在這段時刻,過去的情景本來想忘記,但現在我反而想去回想它,因為它將要消失了,將要成為過去,因為此時那些前塵影事就似要成為一張白紙,什麼也沒有,只是當時心媮棪O得過去對他有感情,有時我的眼眶裡會有點點濕濕的,心雖不能動,但多少應該還是有些難過。他那麼好的影像,真的像是被湮沒了般,不見了,一片的虛空,一張的白紙,原來心沒辦法動時影像就會消失,影像消失了,過去對他的執著也化為空了,一切過去事已經要滅掉了,莫非這就是老師講的「滅滅已,寂滅為樂」,空性現前(不知知見是否錯誤,請師開示)(註:妄習心滅,住真空中,一切情愛都已轉為淡薄;若情關能斷,習氣何者不能斷,一斷滅後心住寂滅中。但失去記憶這也是修行的過程而已,當他日再回凡時,此記憶還是會有,只是再起現行時,淡淡的知道有這回事,已不會那麼在意過去無知所造成的情見了。)

現在凡情已不能動,也不會再痛苦的掙扎了,對世間的貪戀,對情慾的貪愛變得淡薄了,對目前所修到的境界我能接受,也有些喜歡,不像以前貪愛著凡夫的我,而不喜歡所修證到的境界(指看到體性空的樣子),以前我貪愛著凡夫的好處,我用凡夫的壞處去打敗他,現在我有所修證,也嘗到修行(有所修證)的好處了,只是要有所修竳,實在要忍受很多痛苦,因有所有得,必有所付出呀。

 

四、真妄心是自己、他人?(某日)

現在我要做什麼事情,時常會自起念頭來,我覺得這樣不對,它說不要做什麼,有時我會聽它的,停下來,放手不做;有時我也會不聽它的話,依照自己想做的去做,比如說:有一天我想打電話請教老師一些問題,我心自起了一個念頭:「不要打電話!」結果我打電話去,老師他在上課還沒回家,所以本來就不該打,但自己還是不依念頭而打,結果白費了電話費。

有一次我要去隔壁隣居家,心中自起一念:「不要去啦」,我沒聽話,結果去到她家,她家門已關起來了,是誰在自起念頭?是自性它覺知真相在指使我呢?還是另有其他原因,我該不該聽它的?於是我就想打電話向老師請教,老師告訴我:「那是非人在干涉我做事情,於是要我不理它」,後來我就不理它,這種現象就沒有了。

因為我的身體不好,為了生活,有如老牛拖車般,邊拖邊做的,體力越來越差,沒辦法像以前那樣種很多菜,常拿菜送隣居,因為以前送慣了,現在少送人家,隣居卻怪起了我,我身體己經不行,太累了,菜要少種一點,要給自己多點時間打坐、調息才行,因為自己的體力、自己的病痛,在自己的身上,別人不可能了解,因此總是跟隣居處不好,受不起境界的考驗,心一煩,境界也有些退失掉了。

 

五、淫欲心似斷又相連

現在是民國94(2005)了,因常在生病,所以只顧著照顧自己的身體,又沒什麼好的境界出現,所以報告從去年7月就停下來了。

大概是這次病得太久,境界退失了很多,最近這段日子,每次氣走肝經時慾心都是很強,但真心還是把我(執著習氣的心)扒的很緊,難過的我真想往牆壁撞,我受不了便打電話告訴老師,老師叫我不要讓氣走肝經,就不會起淫慾心,叫我把氣導往任、督兩脈,於是就舒解了淫慾心的痛苦;因為我前胸也有內傷,必須要把氣脈打通,所以有時候還是會讓氣走肝經,但因一次又一次的磨練,淫慾心己經變淺薄了。

但因過去常處在受陰區宇中,受著受陰區宇的束縛,夠痛苦的,使我感到心很寒冷、可怕,心想是不是要放慢腳步。又想這條路己經走到這裡了,我該好好的走下去,這是命中註定的,看看自己那麼善良,那麼愛眾生,蟲來吃我的菜,我也不會傷害它,又是吃素食,這不是命中註定嗎?老師說受陰魔相最危險,我要小心不可以有錯誤的思想。 

今天我在用功時,我還是有點引發起淫慾心,但不是很強,只有一點點痛苦,此心起了一些時候,我想走這條修行路,不可以再貪愛那些世間人的東西,此時淫慾心就消失掉了。

 

六、放下有為法學實相觀

有一次,我在念阿彌陀佛時,心起了一念,念什麼佛,不要念了,我想因為我修得太幸苦,心把持不住了,我想修行要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心意志要堅固些,不可以這樣就被考倒了。

想著受陰區宇中那麼痛苦,都快要熬過去了,現在同樣的境界現起時,我都一次比一次不痛苦了,執著習氣的心,也變淡薄了,也已有修行到一些境界了,很多的痛苦都已度過去了,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被考倒。況且我現在在看《金剛經》的時候,都看得很歡喜,法喜充滿,也很用心的學習《金剛經》裡面所教的佛法,要不是跟大乘佛法很有緣,怎麼會那麼喜歡大乘經典,我應該好好把握這善因緣,好好的用功。

其實我會願意承受修行的痛苦,最主要的原因是的確認定自己有善根和怕未來世不能聽聞佛法,會往壞的路走,那太可怕了,所以才會想把握今世,再苦都不敢放棄。

 

七、又現受陰魔相─欲入滅

前幾天,我執著習氣的心漸漸要滅了,對這世間的誘惑也不貪愛了,最近幾天,我在用功時心念常起:「願捨此身命,而且是很樂意死的」,就在當時,嘴巴裡一直在呻吟,身體很難過,像要死了一樣,我本以為那是因為要擺脫這世間誘惑,不再愛著這個人身、這個世間,才會有此現象,後來對這種口裡一直呻吟,身體非常難過,有些像要死掉了,而心中也有很樂意死的樣子。

突然我感到疑惑,想!這樣對嗎?趕緊打電話給老師,老師答:「天上一去就是幾億、幾十億年,你什麼時候再下來凡間修行,如何來人間行菩薩道,要不即、不離,不取、不捨。」此時我才清醒過來,不再讓自己再起那些念頭,此時才又恢復正常現象。

我想,現在我從此凡間解脫出來,雖身住凡間而沒有貪愛的心,心不被黏住就好,不必離開,我要借這個凡人的身體,往上再修,這樣未來才可以行菩薩道。可是雖然自己有此想法,但畢竟自己還沒有解脫。

 

八、天界享樂非究竟

想起以前,我常夢見自己穿著很漂亮的衣服,那種漂亮不是這世間可以看到的,金光閃爍,好像有種很清淨的結晶體,我很難去形容它的美麗,我有些認為那是修行而得的結晶所現的。此時我心堨肭_了一些納悶,因為如果我放棄了升天,就穿不到、也看不到那些漂亮的衣服及在天上的快樂。當時我也知道自己不該有此想法,畢竟我是沒有把老師的教導忘記,三界火宅,天壽盡還要再受輪迴,更何況我還想要能見性成佛,還要去行菩薩道,此種生天享受,貪愛不得,乖乖的再往前走吧!還有很多要我去修的呢!心一解脫,天上、人間都一樣,我還沒解脫才會貪愛天界樂,要再好好的磨練。

在這裡有一點我必須說明,夢見自己穿著很漂亮的衣服,近來己經不會了,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是不是跟修行心意有關,看來又須要請教老師指點了。現在淫慾心它己經離開我了,淫慾心的離開,使我悟到淫慾心它只是依附在清淨的體性上,並不是真正的我,若是真正的我就不會離開我的。(註:天界因緣若執取為真、為有,就會有天神來作為伴侶,死後當生該天界去。修解脫道要今生能去掉欲心,斷種種我執、法執,才能證得本來面目,最後終歸無所得。)

 

九、捨不得世間情愛

某日,以前剛進入受陰區宇一段時間,不知如何來建立銅牆鐵壁,又一建立心如銅牆鐵壁,心就不能自由了。當時我無明心起來了,想著我以後將不能跟凡人一樣動情愛,有著男女之間的恩愛和男女的親蜜關係了,有一種被佛拐去,有一種後悔莫及的感覺。當時留戀、貪愛的心,實在還是很重,經長時的磨練及自我開導,現在我倒是己經認了,想乖乖的走真 修行路了。這樣一想,就不再那麼痛苦、那麼不甘願了。有時反倒高興自己所修證到的境界,現在不會再怪佛祖拐我了,我甘願發菩提心、行菩薩道,不再執著要凡人的我了。

但高興的心起也不對呀!我告訴自己,要能以平常心看待,沒有什麼好高興的,也沒有什麼好痛苦的,這樣平常心才對。因為老師曾教導我們要捨念清淨,教導我們要建立平等性智、諸法平等,高興、痛苦都要觀成一樣,其實有時候我也會怕被魔侵入,認為我該什麼境界也沒有才對。

 

十、起分別心住妙樂即失

某日,我在用功,有一點點微細的淫慾心起來,在我心中一直想不要它的時候,身體有一種妙樂,但我去執著這種妙樂很好時,這種妙樂反而不見了,且引來不舒服,後來我想不可以執著,當時,那不舒服的感覺也就沒有了。

當有一點點淫慾心起來時,有時有一點點想要它,但一執著想要它就會很痛苦,不要它就會很快樂。後來我打電話請教老師,老師他告訴我,要到二禪的定生喜樂了,要我不要執著此種快樂,不然會卡在那裡無法進步。

 

十一、識神出離的魔相

某日,今天天將亮時,我似在睡著中,又似在半醒時,似乎聽到隣居阿生嫂在叫我,我想起來,只見自己兩腳離地約半尺,慢慢飄往房間門外,再往我家廚房,再飄回房間。但當時都還在睡夢中,我想自己的靈魂飛出去,再飛回來,該不是在作夢,該是真的吧!

那是什麼原因?怎麼會這樣,心埵釣ヴ`怕,我現在的境界應該還沒有意生身發起,那是怎麼回事?我打電話想要請教老師,老師他去美國還沒有回來,不能請教。心想老師的講義裡有一段公案:「莫入陰界」,我還是把心顧好,不要讓自己的靈魂出竅去。經過一段時間,老師他已回國,我再次的打電話問老師,老師答說那是神我身出離,是出陰神,以後要避免此種現象發起。(註: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十二、修行是無止境地前進

某日,現在想,我已無法再跟一般凡人一樣了,心裡還是有點難過,心想命中註定該怎麼走,就怎麼走,跟人不一樣就不一樣,既然當時我會想走這條修行路,就是自己有善根,才會有此善因緣,不要後悔,好好的用功修,等自己修行有成就後,再去行利益眾生的事,做一位大慈大悲的菩薩,不為要自己的利益與享樂。我必須有此這種心態,必須認清楚自己要走的方向,堅持到底,修行有如逆水行舟,要一直跟自己(假我的自己)挑戰,才能突破困境,不要一直叫累、叫苦這樣才有力量修得下去。

 

回想十五年前的我(完全是凡人的我)跟現在的我,竟然有那麼大的轉變,我敢說以後我不會再進步、再有所突破嗎?(各位讀者我會這麼想,並不是代表自己有我慢心,認為自己有很高的修證,只為了要鼓勵自己,相信各位讀者能體會我的用心)

(以下這段知見可能不太正確,但我想還是講出來讓老師看看我錯在那裡,給我指點)

修到漸不像一個凡人,開始發願要行菩薩道、利益眾生,好像佛性就越顯露。昨日我用功時,感覺類似老師教的─「正問不問」,在老師的錄音帶裡曾教導過,問到體性空、問到法性身、問到那不落於言說的,都是屬於正問,要以學人的體性空,面對禪師的體性空來印證。現在我沒有辦法面對老師,如何來印證呢?老師說如果還有疑問就不是,說到時候不用問也已知道,若要問也問不出來。我還有疑問該不是吧!我看自己還是準備被老師駡了,但若是真的被老師駡,因此而能得到老師的教導也蠻不錯的。(註:正問不問,所問都是枝節末葉,把握自性不動,何問之有!何言之有!這正是熟處能生,生處能熟,能不動萬事無事。)

 

十三、真覺無邊說似他

某日,今天我在用功時,感覺第七意識的執著心不能動了,身體有點妙樂產生(問感覺是妙樂是清淨的覺知呢?還是假,請老師開示。但觀照的心還會起念,觀照的心是我們的覺性呢?還是第六意識的現量意識?還是第六意識的妄想?我無法去上老師的課,連這些都不懂,真是感概萬分),有時第六意識也會不起,進入定中,但時間都很短,有時第七意識的執著也會不動,處在定中,有時是想去想某些事情,但心卻動不了。(註:覺照是第八意識真心,覺照後有分別起,當然就有第六意識加入,所以定生喜樂,有喜樂感若無分別心怎知喜樂,喜樂感生已動凡情。第七意識是不能控制的妄念,妄念來自於八識種子,妄念現時覺知不能制止,第六意識省覺也不能壓抑,這幾個心識要理清楚。採用不理它也行,不修而修,總有止住的一天。)

 

十四、感召須空緣不能得定

某日,昨日下著狂風暴雨,田裡的稻子未收成,稻穗都泡在水裡,我看到後覺得可憐,想好慘哦!農民的心血完了,我心裡難過的直說可憐。晚上我在用功時,心有在打妄想,要進入定中時總是進不去,心無法安住,我便打電話請教老師,老師答:「是自性跨虛空,虛空中有什麼事,我都會感受到。」老師教我要執杖牧牛,看著它(該是看著我那會難過的心,可是當時我沒在起心動念,只是要進入定中進不去,不知是為什麼事讓我定不下心)我本猜想此現象是不是我內心清淨,不起心動念,處在空境中時,十方虛空都在我的心中,虛空中有事,我才會難過,老師答:「心若清淨,怎麼會難過,此是自性跨時空感召因緣的現象」。

修到以上這些境界後,我又病倒了,又是專心調養身體,所修到的境因此消失了。(註:天地本同根,萬物還同體,自性未淨盡故,還會感召天地因緣。)(此時是民國94年(2005)農曆5月完稿)(完結)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