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牧牛記--我心的任運過程(續2) 
                                                 優婆夷
戒子  蒲柔妙


八、似感知往生媽媽的念

20042

去年年底我忙著撿花生及做生意,結果累倒了,於是今年春節後,我就開始天天調息,調養約一個月的時間,以前所修證到的境界又重現,而且又往前進展。(註:本無所失,更無所得,僅是妄想、執著耳。)老師要我寫修行的近況過程,因為當時我的腦筋空空的,心連要動都很困難,哪有辦法想出什麼東西,只好暫不寫,這種現象經過幾天,以前所執著的習氣,真妄相攻後,真心強過妄心,體性顯露時,妄心變成非捨不可,想掙扎想做所喜愛的,都不能如願,只是心裡在痛、在想、在掙扎。

後來心裡所執著的,成為微細的念頭,這微細的念頭我還是可以警覺到,現在境界重現,似有若無的念頭升起時,我都想:「捨了它,沒關係」,或是不要它了(指習氣),這種情形一次又一次,我不會覺得痛苦,很輕鬆的捨得,可是念頭出現到後來,我沒辦法再那麼輕鬆的想,捨了它,沒關係,又開始執著,開始喜愛那些凡人所喜愛的事物。心又開始一直痛,兩個心又再作戰了,有時候我想到:人到這世間,苦樂具足,從出生而長大到老死,幾十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人在世間一有犯錯,死後又要到地獄去受刑罰,或是投胎出生做雞鴨被割脖子,真可怕。不要再貪愛這世間的快樂事,美好事,後果可怕。

若是過著那凡人所過的日子,只是在浪費寶貴的生命和時間,這世間的美好事如:身體上的樂受等實在不值得去貪愛,找回清淨的佛性才重要,了脫生死才重要。想到媽媽往生前,住院昏迷了兩個月,在昏迷時有一次我對她說:清明我要跟哥哥一起回鄉下,媽媽在昏迷中還會掉眼淚,嘴巴要哭的樣子,後來哥哥說媽媽是聽到我說我要回鄉下去,鄉下的房地,是媽辛苦建設的,她很愛這裡這塊房地,當時已經不能回來這埵瞴A不能再看到這塊房地了。媽媽往生頭七引魂回來,看到這群子孫也有在哭,因為當時我也受到她的感召也在哭,像這樣自己多喜愛的人事物,死的時候還不是要捨。(註:人死時萬般帶不去,只有業隨身。)

 

九、能捨才能得

2004517

今天在吃東西味覺沒有不覺得好吃,但不覺得好吃卻也覺得好吃。一切外塵境,鳥語花香,一草一木,在我心裡卻是一片虛空,沒有鳥語也沒有花香,也沒有桑椹和芒果,家中所用的物質(東西)也好像一物也無,是不是空,它(物質)也空。(註:當入空證時,所 有一切似有若無,有意無意中,諸物都能不著、不黏。問題是您此心境在大因緣來時,在大逆境來時,是否亦如此心空無黏,若是能做到,許汝證得空三昧。)

因為要捨去淫慾心,一切所愛所執之事物,捨得心痛,連見到滿樹桑椹,高興的心也生不起來,只見桑椹靜靜的在那堙A有一次一看到滿樹桑椹很高與的說:怎麼會生那麼多,去年也沒那麼多。不到幾秒鐘此心(高興喜悅的心)沒有了,只見桑椹靜靜在那裡,桑椹不再展露它的好看,只覺桑椹只是一影像在,此時我心又憂又痛,一切美景快樂,我將不能見,不能得,心痛的跑進房間,消極的躺在床上。

此時我心又想我必須要接受它,接受那無所住的心,對境不黏的體性,但在百般的要我捨去一切所貪愛的、美好的、快樂的,體性真心把我管得死死,使我不能隨順所愛,我心痛、又消極,又有些後悔走這條修的路,心還想著我被佛騙了走這條修行路,因此有些要喪失理智,對修行也有些害怕。(註:有誰說佛法似鴉片,一吃即上癮。但不能得其真髓者,又另當別論。當負面想念來時,除習氣再現外,有時也有毘那夜迦、魔障等來干擾,所以未得真空理地者,解脫知見時有、時滅,這是有進有退,迨到十住位時才能不退轉,但就是五蘊滅盡也才至十信位而已,所以自心的任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長時間去磨練,就是六祖有無師之智,也要花十五年的隱居練心呢!)

此現像我怕走入受陰魔相,急忙找《楞嚴經》來看,發覺我是那麼的喜愛大乘經典,看得心都很契合,很能契入,我想自己是跟修行有緣,有此善根,於是在早上我又發勇猛心,我想自己又窮又病,內傷痛那麼多年我都能忍受度了過去,那麼重的習氣我一次又一次的跟它作戰,已有所進步,不管修行有多苦,我應該可以忍受的,我發覺自己每次要倒下去時,都會硬站起來,此力量很大,於是我精神好轉,不再消極。(註:真修行者就是這樣練心,以有漏心煉無漏智,智慧與經驗的累積,就是未來悟道的資糧。)

於是,我又想不能有世間的一切身心的享受,就不要嘛,有什麼了不起,我現在做不到的,我一定要做到,修行人不能有的我一定要捨,心多痛也要忍也硬要捨。

就在早上我吃東西時沒什麼味覺,雖不覺好吃,但也覺得好吃。這可能是第七意識升起,是所謂捨識吧!但不好吃又覺得好吃,大概就是我用清靜的心去吃吧!(其實這只是我自己在摸索,境界也不知對不對)。(註:舌根入一味性,諸味一如,沒有所謂好不好吃。)前些日有一些境界,現在我把它記上,就是對境不覺有什麼好不好時,走路很輕快,像要飛一樣似的。

 

十、受陰魔境的反省

某日,用功過程完,下坐後心是一片空,沒辦法記錄。手忙著做事情,強忍從心中出現,很快又不見了。又費心去想,腦筋什麼也沒有,要用心去想強起心動念實在很不好,奈何總是要記一些,我還是儘量去抓住一些過程中的心態(狀況),稍微用點心去想。簡單抓一些東西來,現在,就讓我記一些吧!

前些日子,又是體性又是習氣,又是凡心、又是勝境之間,心的折磨有夠苦的,有些進入受陰魔境,曾經喪失理智,怨佛騙了我,也曾經很勇敢的願意捨命,死也無所謂。好像還有什麼記不起來,雖然有些沒理智,但知道哪些是受陰魔境,小心的要把心管好。終於有了正確的理念,想起了無怨、無悔、甘願受,想起了菩薩精神,想起了會走修行的路都是因緣,想起一些善良的心態,想起自己剛走修行路時,有因緣可以有人疼我,對我好、照顧我,享受凡人的快樂,當時我卻不要它,捨了它。往後,身體的病苦、生活的窮苦,孤單沒有依靠的日子,受盡了百般折磨,我都能忍過去,情欲那麼重到最後還是被我給調服,可見修行的路雖然很辛苦,但我還是可以做得到,我的命那麼不好,沒有好日子過,受盡了折磨,這就是上天要成就一個人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我心中想要的東西,我都不給自己,不去滿足自己的慾望,不去追求修行人不該有的快樂,我想辛苦的走修行的路,我想我能夠做到這些。

以後就算要行菩薩,我也應該可以做到,一步又一步往上走,不要怕路難走,只怕不願意走,只要我願意走,或是強迫自己走,都能走得過去的。那怕路難走,以前我還不是想要一些凡人的東西,我不給自己,結果還不是度了過去。還不是已經修到現在這個境界,雖然時間用得比較長、進度慢,那是因為我的業障重,內傷太嚴重,花太多的時間和精神在上面。(註:這樣的時間不算長,千萬億年也不為長,善心起要能真悟道,還要一大阿僧祇劫。悟道後要得空、無相、無願等三昧,又要一大阿僧祇劫。我們有幸能在今生聞得佛法、能見佛經,才能縮短修證的時間。就怕無知之輩,不在心地上用工夫,未證說證,未得說得,那才是魔道種性,雖速有神通力,但一入滅後,當得入無間地獄。)

我又曾想,我如果一世又一世的走修行的路,往上修下去,雖是辛苦,但總不會墮落惡道,不會做壞人,做那些傷天害理可怕的事情,會一世比一世慈悲,一世比一世善良,內心越來越清淨,清淨到最後能跟佛一樣。以上這些是我突破受陰魔境的心路歷程。

再報告我現在的境界,吃東西時味覺沒有了,剛開始我有些難過不能享受美味,後來我還是大口小口的吃下去。心也漸漸的不苦了,不像以往心痛得那麼厲害。寫到這裡,心空掉了,身體也定住一些時間不動,想寫另一段過程,寫不出來不寫了。(註:心空之時要強用此心,真是為難您了,但您的辛苦可以給別人一些實修實證的影子,讓人家知悉真修行是怎麼樣,這也算是功德一件。)

 

十一、發願未來能行菩薩道

2004

為了找回本真,含著眼淚忍痛的捨離自己所貪愛的人事物(習氣)看著它越離越遠。此時就越感受到自性光明,朗朗的出現,光明遍照十方虛空,(這是我的感覺,不知是否對,請老師指示),無明覆蓋自性,色、受、想、行、識反覆蓋自性,如今習氣漸滅,色、受兩陰漸漸清淨了。(註:不要自我肯定太早,您還早得很哩,受陰若盡就有一意生身現起,您有了嗎?像這種話今後不要亂說,要以般若波羅蜜多智觀一切境,只知修行不去知修到何等境界。像阿難尊者初得須陀洹果,無須陀洹果想;像須菩提尊者已得阿羅漢果,但從無有阿羅漢果想。若一個修行人有起心想我是得什麼果位,小心您已可能著魔了。再說五陰滅盡終歸無所得,才能真正修菩薩道,上還要歷經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四加行、十地等,所以修行不是那麼容易也。)

從不通商量而入,鑄成銅牆鐵壁,妄心不得自由,乖乖的捨去妄想習氣。讓我想起光明的體性真心,像明日般一出現,屬於黑暗的習氣(妄心)就不得不消失,忍痛的捨掉它(指妄心)。也想起了主賓位跟著臣位,我現在應是屬於主中賓位吧。主強(指體性真心)要把客(指妄想習氣的假我)趕走,等妄心滅(不再執著習氣)妄心不再,沒有不清淨的心,應是主中主,心性合一,成為一個圓圈圈、圓融了。(老師,我沒去上課,不能在課堂上問你,不知知見是否有錯,請師開示)。(註:知解還可以,但不是用想的、用意會的,要能在未來有機會應緣接物時,要能去利益眾生時,才能來印證這些。現在這些對於您來說,還是理論而已,真希望依您所願能去用所證的去度眾生,才能體悟主中主、主中賓,賓中主等等的理念是在說什麼。)

 

農2月22日

以前我所貪愛的一些人事物,看來也斷得差不多了,在這時候吃東西時也沒什麼味覺,時常在該吃飯時,或是看到吃的東西時生起愛吃的心,此心很快又滅了,對吃的興趣沒有了,當時我想人要活下去不想吃怎麼可以,我要去吃只要沒有貪愛吃的心就好,本來愛吃就去吃是一種享受,愛享受的心,只是平時不去觀照,沒注意到。以往我為了要借用後天營衛氣來運氣療傷倒是很認真吃,只是我不偏食,好吃不好吃我都吃,但雖然這樣,我還是很愛吃或貪吃的,只是沒在這方面用功沒去制止,沒想到我在別方面用功,調伏了以後,愛吃這方面也要滅去,此時我心有點酸,因為吃的享受要沒有了,此心又要捨了,此時我便告訴自己,不要後悔走修行的路,該捨就要捨,克服了以後心就不痛了,習慣了就好,又不會像以前在斷情慾那麼痛苦,有所突破了以後,不是不苦了嗎?倒反而有了歡喜心,倒反而感覺到身心的清淨,自性清淨漸漸的顯露出來,潔淨無比。

 

某日

我聽到小鳥吱吱叫著,此時我可以感覺到自己有一股堅固的定力,它叫歸叫,我歸我住在定境中,小鳥不斷的吱叫聲似乎要破我的定,但我還是它叫歸它叫,我有一種體性如如不動的感覺,住在定境中,對小鳥的吱叫聲不理不睬,雖然聽小鳥的吱叫聲,心卻如同跟那吱叫聲隔離,但此時所感覺到小鳥的吱叫聲似比以前還清楚,吱叫聲似乎要破我的定,但我的定仍堅固著,不為其所動。(註:住於定中能含容外塵,內外合一,鳥叫聲應能與您體性合一,如此鳥鳴就會從您腦中現出,這樣您就沒有內外境之分別了。)

在好幾天前我曾在聽錄音帶時,手裡忙著做事情,對錄音帶,對錄音帶的聲音,錄音帶裡老師在講什麼我雖然聽到了,但我似乎不理它(指老師講的話題),只是忙著手裡的工作。

我知道自己目前所修到的定,是由斷慾而得,淫慾心起時,為怕自己做出不良的行為,強忍堅守戒律而得,此即由戒而生定,面對著修行的痛苦,甘願受,此心堅固,不因辛苦而退轉,此堅固心也就成為堅固的定力。(註:修行人欲心起自兩方面,一者不善導氣,讓氣聚下盤,當然會誘發局部反應,再加上心不淨,欲心不滅,所以才會斷得辛苦。二者修行人根本不去控制欲心,淫欲心不去,經常有對象行淫(如夫妻),就是氣不聚下盤,在打坐中也會起欲心,這種人是該要好好斷除 根本淫欲之心。)

在用功時有發現到慾心已漸失,我心想,離開了愛河(指充滿情、慾的世間)我要發願行菩薩道,學觀世音菩薩的慈悲,我心地善良,若加上願,願忍受菩薩道的辛苦,就可以成就的,不要害怕做不到,看著觀世音菩薩慈悲相,我不是也很喜歡嗎!看著老師的慈悲,我不也很喜歡嗎!我要跟他們學,離開了愛河,不再為世間誘惑所著迷,走另一條清淨的路。不再著迷不肯捨,不要再貪愛,再心痛了。捨了它吧!(註:您經常被我罵,還會說我是慈悲者,真是有善根,能下心受教。有些人被罵後瞋心就起,只有您被罵後,就會說:好!好!我不說了。記得您被罵都是因談些瑣碎的家務事,這對修行人是一大忌,不能隨便亂動心念,才能守住真空,悟得空理,現在您是有點樣子,就怕境來又迷。)

今天我有所體悟,想捨了凡情得到清淨的法身,但謂有所得也不大對,本自具有,如璞未經打琢時雖不是玉,但也不是沒有玉的成份在,經打琢後把不好的成份給排除掉,就是一塊漂亮的玉,而那塊玉不從外來,而是從璞本身取出的,凡人不想把璞打造成漂亮的玉,卻執著要那一塊有雜質的璞,而那些雜質就如我們的妄想、習氣、執著,把這些都去除掉,就是漂亮的玉,那麼你說,是璞好呢?還是玉好,你要玉還是要璞。(註:從來不失,何有所得,就怕過程中認識不清,以禪修中的諸境界為境界,不知去捨妄習、心病,並捨棄過程中真如所現諸善境象,猶如天道、仙道、魔道等諸超能力,而亡失菩提真性。)

 

某日

以往所執著的人事物之心已漸漸消失了,這世間男女之間的情與慾已經漸漸對我覺得沒有意義了,感覺這世間的一切事物已經漸漸的黏不上我的心了,看到了漂亮的桑椹,我心裡知道它很漂亮、很美,但我已經不能再去欣賞它了,以前痛苦的心,捨不得跟這世間美麗的景象分離的心,漸漸的在減輕了,只是看著滿樹的桑椹,心有點酸,我想我已經走修行路,以後要離開這世間的,這是非捨不可的(指誘惑人的桑椹及世間一切誘惑),當時我眼睜睜的看著桑椹,一下子就走開了。

我最近這段時間的用功,發現自己的心跟身體看來有些不大一樣,看起來就是清淨了許多,我還是有些滿意的,我的心有些跟這世間隔離,有些不再愛這世的一切人事物,而想往天上爬,想證得果位,寫到這裡時,我有點覺悟這世間的誘惑(比如說美麗的桑椹,男女之間的情慾)哪比得上解脫道好,雖然我還沒證到解脫,還沒修到菩薩、佛那種境界而到天上去,那種親證,親身體會到的現象,但我相信走這條修行路是沒錯的。做人都要往好路走,不往壞路走,做人都要做得清淨,不做骯髒事,若有做骯髒事人家就討厭,做好事人家就歡喜,學做佛那麼清淨當然是很好的,只是很辛苦,要忍受辛苦。又想世間人如果要住一間好房子,也是要辛苦的工作、勤儉,才能存很多錢,蓋間房子住。那要找回本真,求得解脫哪有不用辛苦付出的。蓋一間房子只是這一世要住的,只住一世,而求得解脫找回本真是永久的,當然是很辛苦的。此種理論,此種比喻不是很正確嗎?(註:算是思惟修呢?還是打妄想?若為利益眾生說是好,若為自己說可免,以避免又入妄想境,心一浮動可能就會再氾濫成災,一發不可收拾。)

最近我在用功時有時會現出一些境來考我,曾有一次我抓住了那些境,迷在其中,我想自己怎麼比以前退步,比以前貪愛,後來我驚覺到是在考我,我趕緊從迷境中跑了出來,不再迷下去。今天,又有一次在用功時,以前我所愛慕的那個人,他那美好的前塵影像在我腦筋裡顯現了出來,我想是不是又現境在考我,要看我是不是還會再動情愛,此時我發現自己的心已經要被束縛了,不能動了。看來我現在的妄心是被束縛得很緊,妄心(指執著的心)不能動,只有死心一條路了。妄心想動而卻不能動,此時我還是會難過的,想再用功一段時間,待完全死心時就會沒有痛苦了。(註:迷戀是一種移情之心態,心裡有佛、菩薩最為真實親切,何必迷戀一些世間人,此心不去常會被考試的,這也是屬於受陰魔之境。)

從不通商量而入到銅牆鐵壁,我的妄心就一直在哭、在痛苦,一直在把眼淚把苦痛往肚子裡吞,因為妄心它得不到自由,不能滿足慾望,只能忍住心痛,捨去所貪愛的人事物。

 

某日

昨日想到要辛苦的工作,勤儉才能存多錢蓋間房子住,這是從走正路,辛苦工作所得的善報。若是走壞路,不工作只想去偷、去搶,最後落網被抓進監獄裡,這是惡報。若要得好的果,必須種下好的種子,(像種水果要有好的品種),才能有好的果。修行辛苦,比如辛苦工作賺錢(走正路)而修行有成就得解脫免受苦。比如工作賺錢,有錢蓋房子住,不須再受風吹雨打。若不修行放縱自己的,行不正的路,而受輪迴或下地獄,有如壞人不辛苦工作賺錢,只想去偷去搶而被關入監獄,同樣的道理,這些都是因果。所以修行這條正路我一定要走下去,哪怕是斷諸過、習氣多辛苦,那怕是捨凡情多辛若,我都要忍受,都要走下去,才能有所修證,不再墜入苦海。

最近我因為執著的心不能動,有時好像要動一點點,但動不起來,那種綁緊的心,而未死的心,慾求而不能達到,該捨而不肯捨。此心很痛苦,很受折磨,所以我善言開導強迫自己忍受修行的苦。雖然執著的心被綁住,不能動,生不起來,只覺得我很痛苦,但我清楚自己在痛苦什麼事。以前是會想去做一些事來滿足自己的慾望,但被我給制止,而現在是連心都不能動,而又很想動,所以感覺很痛苦。(註:心是罪業之根本,您還有想做什麼事來滿足自己慾望,那心是還不清淨,境來時又要迷失了。當境來考時心要能如如不動,境起境自滅,心都能不為所動,這樣才算有點定力。)

 

某日

我的心為一些境界給累倒了,停了好幾天沒寫報告,我想用回憶的把它給補上。

在身體方面,我內傷未全好,有時要進入空寂,有時似要入定,但因臉上牙齦有內傷,氣通不過去,臉部的肉跟牙齦在那邊跳動著,還有很大的跳動聲,我必須把牙齦咬得很緊,用力把氣迫過去,有時連咬緊都因咬不住而跳動著。像這樣才進入定中,臉部肌肉又在那邊跳動,又必須用力把上下牙齦咬緊,心有時要分兩路去觀想,實在是很不好。

在心方面,是不能克服心的變化和受陰區宇,聽不到鳥語,聞不到花香,看不到美麗的桑椹,而心住在消沈的狀態中,有一次不知是否被魔所干擾,出去買東西回來,路上眼見外塵視若無見。喜見諸塵境的心現起,跟以往的心完全不同,受不了時,心想死掉算了,回家見佛像時,覺得討厭,有些生氣,心中難過痛哭出聲,自知魔境干擾與我無法克制,急著打電話給老師,老師教我持咒、誦經,心漸漸舒緩。有時理勝感情,見所修證,喜樂在心,感謝師恩教導與我,有所修證。並願捨凡,知是善根,因緣具足,命中註定,走解脫道,不再貪愛世間一切誘惑之境,不悔修行,勇往直前,走解脫道及菩薩道。

在近日中,感覺諸識被困身中不緣外境,心中只微覺苦,並無掙扎,內守悠閒,不貪外境,不往外求。外境若亡,不干與我,勝境於前,知己漸得,諸善境界。

於彼日中,自種木瓜,在樹熟黃,又大又圓,呈金黃色,現好吃相,欲送恩人,照顧我者,心不覺痛,不似以往,不捨己吃。得木瓜者,心生喜愛,讚言類似南瓜,知我困苦,不願受施,錢買於我。

回想阿香,施我衣服,雖是衣好,不覺心痛,願捨於我,困苦之人,我受此衣,溫暖我心。在於當時,我遺衣物在佛寺中,不捨於心。阿香責我,不捨此物,此物用久若壞,等於是無,我言阿香,窮苦難買美好衣物。師責阿香,言我未達此境界,無法適從,又教導我。阿香教我,無有過錯,我之不悅,應自反省,並教大眾中遍計法執,無有是處。阿香教誨,我今能行達此境界。退之人後,於慚愧中,應勤精進,不負教誨。(註:您教育雖低,但已開發出潛能,也能寫偈語了,惟這也是一種習氣,不要太執著此心善文弄墨之境界。)

 

某日

近日裡,我心常覺如水澄清般,不混濁,亦無波浪,處在此境中時,有一次,我在吃自己釀造的酸菜時,感覺好吃(味覺生起)時覺身心不適,因而害怕,不敢再去感受它(菜)的好吃,(不讓味覺生起)。也有一次我開了收音機,想聽聽選總統後的情形如何,收音機轉來轉去,聽到了以前彈月琴的女人在自彈自唱歌仔戲,從我修行以來,除聽經或佛號,不曾再聽娛樂性的節目。聞此自彈自唱歌仔戲,想這幾十年沒聽到了,現在還有此種滿好聽的想聽一下,聽了一下子,突感身心不舒服,不敢再聽下去,當時我突然覺醒,自己修到哪堨h了,還貪愛這些,那真如體性怎會接受,當然會不舒服。(註:尚在修空證之時,還未達回凡之途,所以才有此現象。空證時間若不久,行者解脫定力不足,遇大逆境或大誘惑就會再迷失掉。一般修行人無此認知,都依善境界而住,想得此善境界,以為這樣就是在修行,其實這樣都是本末倒置。您還是要善保任此心,不要太早學習回凡。)有時對目前的境界很感高興,想要打電話跟老師講,可是動了高興的心,似又不對,突感不舒服,因而不敢再起此高興的心,由此看來,我是不可以再動凡情。在受陰區宇堙A本來我是心動身不動,現在是連心都不能動,此現象看來似當體即是,動念即乖。(註:乖乖地守住空寂,才會有如如的真心現,保持平常心即是道,好壞自體自知,不必言於他人。)

我打電話問老師,老師說:種子還在,那不是真的清淨,那凡心不清淨的心還會再起,要磨練很長的時間。我又問我真氣似進入黑漆桶裡,一些不是我主觀意念去想的念一直出來,來得快也去的快,不是很清楚可以看得到是什麼念頭。老師答說:那不清楚的念頭,是念頭起不來,是好現象。但以後念頭還會再起來,我想此應是暫時,老師說這要磨很長的時間。此使我回想上一回也是跟這一回同樣的現像,只是上一回我家那頭牛野性較強, 較不聽話,很會掙扎,這一次比較甘願捨凡情,但還是捨得很痛苦,還是把眼淚一直往肚裡吞。我想以後要是再有這種現象,應該不會那麼痛苦了。從不通商量進去,馴服那頭牛已是第三次了。(註:因您智慧力較不足,才讓您有休息的化城現,記住像您這樣,每段休息是要走更遠的路。)

我再問老師說我味覺起來時感覺身心很不舒服,就不敢再去感受菜的好吃這樣對嗎?老師說:對。又問:此即當體即是,動念即乖,老師也答:是。(註:吃就是吃,何來分別好壞,保任時就要像這樣:「當下即是,動念即乖」,強加起心動念起分別,當然會痛苦也。)

 

農3月17日

為了忙著採桑椹,已停了約一個多月沒寫報告,其實想寫也寫不出什麼來,因為連想寫的心都很難起的上來,更何況要把境界寫出來,心就像是被什麼遮蓋著,不知藏在哪堙A我坐在筆記簿旁,無動心去想,只能等著,等看看吧!看有什麼修行的經過的境界從心中跑出來,坐了好幾分鐘,好像腦筋裡好像有想起什麼,要說想起出來,好像也不大對,那只是在等著它(指所修行的一些現像)跑出來。又等著等著,真的等不到什麼,又好像有一點點出現,又沒有了,接著出現了一句話(妳在找我嗎?)又過一陣子又出現一句話,我在這裡啦。接著下來身體難過了起來。(註:一入大修行時本無話可說,您要寫報告才勉強去用此心,但此時心是不管用的。有人常寫些長篇大論者,若不是已回凡者,就是還沒進入修行的門檻者,因此種人心浮動善言。前者因是過來人,能說出佛的心地法門。後者所說空洞,講不出真正的佛法,都是在表面的名相上兜圈子。)

對了,想起來了,記下吧,以前所執著的事,有時候會生起了一點點,只是一點點想,但不會去做出什麼行為,因為還存有執著的心,所以還有些想強起心念,但強起心念時,身體會很不舒服,想不對時,拉不敢拉,放棄了強想的心,但這種現象很少有,大部份執著心都只動了一點點,就沒有,經過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有時不知是不是真心要壓不過妄心,執著的心起,要做出什麼行為了,哇!身體好痛苦了,不敢拉,不可以拉,我已經不能跟世間人一樣了,我漸漸的要跟這世間跟那凡人的我說再見了,心痛的眼淚往肚子裡再吞,捨不得這個凡身,捨不得這個世間,也許這就是在學習死亡,是給自己磨練,以後真得要死了,才不會捨不得凡身,捨不得這個世間。以上這是以往所執著的,修了好多年的成果。(註:寂滅為樂,妄心起才會痛苦。死亡時也要有此種能耐,以如如不動的心入滅,無所執取的人事物入滅,多瀟灑自在。)

而在目前遇上了一些不如意的事情卻又讓我很痛苦很煩,我想把它記下來,可是我的體性好像不讓我寫,我打電話跟老師講,老師說念頭我寫到這裡寫不下去了,身體很不舒服,也許是真心體性,要我把它給空掉,才不讓我寫,那一天老師說念頭起時,就要把它打死,我還讓它在那邊發酵,因為以前從不通商量進去,而鑄成銅牆鐵壁,就變成找不到一個可以壓制的心,只是妄心失去自由,無法自由生起,若妄心生起時控制的能力也沒有。我想其實妄心無法自由起念,是被真心體性所控制,當妄心生起時,就是真心體性已壓不過妄心了,那能再有壓制的能力,平時看不到妄念生起,卻只覺得一直想哭,一直把眼淚(苦)往肚子裡再吞,當痛苦到極端,壓制不住妄念,強起了一點點念,有一點點發洩了後,較不會那麼痛苦,真心體性又管得住了。(註:要去認識自性本真,並去除妄想習氣,往後翻過山頭還有路要走,目前就是這個樣子。)

我現在的現象是真心強看不到妄心,妄心強看不到真心,不是兩個心在那邊對打,兩個心都可以看得到的,而心總是一個在明一個在暗的。好像不是用制心止,若用制心止應該是有語言的。而現在是體性自然顯現它的空性、無為,它的清淨。(註:妄念起不隨,就是真心現。真覺可以體知妄心起滅,但不為所動,不隨 妄念轉,這樣就不會對打了。)

 

某日

又過了很多天沒寫日記了,只知道昨天是母親節。在忙碌中常是沒空記,想起剛在採桑椹那時候,蚊子在叮我時,我知道蚊子在咬我,但都不會很快就動手動腳的,總是要到久些時在感受不了才動,那不知道是不是在定中不動,怎麼會有那麼強的忍受力。過去的事現在想起,我把它記一下,現在又回到目前吧!(註:修空證時反應都是慢半拍的,當然這是在培養定力。)

戀世間捨不得凡情,男女之間的情與慾,但真心,對身體、情愛等已經要把它給淘汰掉了,對修行有一種後悔不及的心,心又徬徨,做人不知已有多少世了,習慣了人情,人生活的日子,真捨不得不要它,有時候會想以後就不能跟人一樣了,佛性是那麼沒有味道。(註:當要修圓融時,就不 得不捨空啦!佛性有空有兩面,您現在祇在修空證而已。)我從來也不會想要有什麼神通,卻反而愛著人的生活。但在平日中,眼睛所看到的人的心實在很不好,貪心、自私自利的心、害心,這世間實在不適合一個心地善良的人住,因為修行是在斷過習氣,平時只找自己的毛病,跟它做對頭,不提到自己善良的一面,其實會走修行的路都是有原因的,要不然從一開始,我對兒子的愛,男女之間的情慾都那麼的重,還羨慕人家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怎麼會一直勉強自己放棄那些而走修行的路,那難道不是善根因緣俱足嗎?只可惜我的心一直都不站在佛那邊,而站在人這邊,光是心地善良又如何,願心都拿不起來,只是勉強自己捨凡情,修得那麼痛苦,找理由迫著自己修。修行是這麼勉強的嗎?(註:修行時很勉強是您的業障大,所以要有比別人多的毅力,不然怎能成就。)

每次我一忙沒用功,境界又有些退,又再度用功時才有進步。(註:要到五蘊滅盡得信位心後,進入十住位心才不退轉,所以您會退轉是當然的。現在還是要好好保任此心,要能讓身體氣機不失,就能有真性常顯之時。)現在每次習氣又起,執著要做某些事,真心體性都把我管得佷緊,使我沒辦法去做些事,在當時我的心很痛苦,痛苦的幾乎要發狂,但度過了時,會想好加在沒犯錯,在當中迷時是很痛苦不能跟凡人一樣了。先苦後樂,不像以前功力不夠時,先滿足慾望,後才在痛苦自責。(註:先滿足慾望後,再痛苦自責,這是凡夫的境界。您心還不是很有定力,定力不足,要用智慧幫助自己轉其境。)

我現在想,自己現在沒有智慧,實在不該在凡、聖兩路,人間天上中猶豫。我現在是凡人,習慣凡人的日子太久了,用凡心來做主是很難做主的。想凡人有很多不清淨心,而佛性是清淨的,兩者我是要那一種。我當然要清淨的佛性,我當然要有慈悲心的佛性。只是佛性為什麼沒有情慾,情、慾為什麼不能有情和慾,因為情慾本身雖看起來沒有善惡,可是得不到時是會有痛苦的,有慾、有愛就會來到這凡間,這凡間看起來有很多好的地方,但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所以不要貪愛。又曾想這世間人的德行那麼不好,我為什麼要留在這世間受污染。(註:當您又起貪愛人世間事時,就是魔在騷擾了,可惜您無智慧認知,隨其念亂想,要善護此心。)

剛開始走修行路時,是很歡喜走的,現在親近老師這大修行人,修大乘佛法,已不是光誦經拜佛,行點小善的。自己做不到的都是要很勉強自己,強勉自己修得很痛苦,若不強迫自己根本就不會有進步,也會讓老師失望的,也會受到排除,因為會浪費老師的精神與時間。所以強迫著自己眼淚一滴一滴的往肚子裡在吞,現在我每次一動感情,一有不清淨的心生起就很不舒服,我就不敢再起感情的心,但肚子裡卻又再掉眼淚,會掉眼淚,其實我還是太寬待自己,還是修得很不甘願,要不然我會聽真心體性的話,不會強要心意念的,也怪不得老師說我不用功。為什麼修行是那麼的強迫自己,是那麼勉強自己,修行快要修不下去,卻很勉強的修下去了。(註:貪愛的受陰魔相都度不過,修行還早得很哩!要多加再保任己心,才會再進步。)今天道場舉行浴佛法會,我來到道場,我把上面的問題問老師,老師回答說碰到障礙來時,要學習分辨,指修行走不下去時是何因,要善加分辨,把重點找出來,並加以對症處理。(完結)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