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學佛改變了我的一生 優婆夷戒子 陳傳奉


雖才入門 總是有緣

學佛之前,我一直是佛、道兩教都搞不清,認為到廟媬N燒香就是佛教。剛接觸佛教,也只是把佛教當作一種信仰,不知道念經、打坐是一種修行。直到有人告訴我,學佛會有三種境界:學佛之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修了一段時間後,「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到了更高境界後,「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但是所見已經和學佛之前完全不一樣了。我生性好奇,因此一生一直往外追求夢想,如學音樂、美術、書法•••等等,但智慧有限,定力不夠,總是半途而廢,這次學佛,我也是抱著同樣的態度,想要尋個究竟,因此雖然障礙重重,但還算精進地在學習,三年多來,不論自己在色身、心理、家庭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得到法益不少。

 

初生之犢 不知艱難

首先,我來談我的學佛因緣,我與佛教接觸的日子,應該追溯到民國七十六年參加佛光山短期出家。那年暑假,正好很輕鬆,又不想出國,有位同學邀我參加佛學講座,可是名額滿了,只好改參加短期出家,那時我以為佛教和其他宗教一樣,只是一種信仰而已,所以抱著去度假的心情,傻乎乎就報名了。結果因為佛理、禮儀的全然無知,連個「問訊」都不會的我,口試時就被刷下來,幸好我那位同學及以前的一位學生幫我說情,終於過關。當時還沾沾自喜能幸運過關,有人甚至學佛十多年都沒那麼僥倖呢!

可是一旦上山開始過出家人的生活後,才知道苦不堪言,這那像是度假,簡直是折磨人麼!大熱天不但要穿厚厚、密密的海青,還要搭縵衣。晚上又沒飯吃,只能喝米漿一類的湯汁,我一餐喝四碗,尚且餓得發昏,居然有人可以不吃,真是服了他們。每天念經時,更是把我整慘,我始終都翻錯頁,加上身邊有人唸國語,也有人唸台語,更是搞不清,所以後來乾脆不唸。

九天下來,我只記得一句「深入經藏,智慧如海。」那時的我還打妄想:「多讀書才會有智慧,唸經那會有甚麼智慧?」我上山第一天就想下山了,可是死要面子的我,不願輸給同學,更不能在我以前所教的學生面前丟臉,只好硬著頭皮撐下去。九天的短期出家對我來說,有如九年那麼長,也因為被這次的經驗嚇到,我一直不敢接觸任何宗教。所以後來雖有基督教、一貫道一再拉我入教,我都不為所動。

 

苦難之中 信心重燃

我真正開始有心學佛,是在三年多前,我因為貪玩,跌斷了左手,被一位中醫誤診,拖延了快三個月,當時我看情況不對,改找西醫,但很奇怪,找了好幾位西醫,都故意找藉口不肯替我開刀。就這樣又拖了快兩個月,這段期間,我還曾找幾位中醫師治療,其中有位中醫師甚至告訴我:「妳反正也快五十歲了,看來也治不好,就這樣將就過一生好了。」聽了這些話,我心中滿懷怨恨,想著自己一生奉獻教育界,不曾貪過學生一毛錢,教學也算盡力,退休後反而變成殘障,真是天理何在啊?」

在忿恨之際,幸好學佛的那位同學知道我的狀況,熱心的接引我去見教禪坐的張居士。張居士說:「世間一切皆是因緣法,病痛也是一樣。」並要我在佛前懺悔、發願、念經。回去後,我真的開始讀誦地藏菩薩本願經,記得當時,我一面念地藏經,一面哭得很傷心。很玄妙的事發生了,當天晚上,一位舊日同事帶我去見國泰醫院的王醫師,當看過X光片後,他居然答應替我開刀。開刀後的第三星期,要拆線時,我才從另一位當初幫我上石膏的醫師口中得知,原來王醫師聽錯我的話,以為我的手只斷了兩個月,否則他可能和其他的醫師一樣,不肯替我開刀,因為一隻手斷了五個月,手內肌肉長得密密麻麻,亂七八糟的,處理起來很麻煩。我的手開刀時,總共開了六小時才處理乾淨。你說這不是冥冥中有佛菩薩在保佑我嗎?也因為這樣,我才開始相信佛力不可思議。

 

打坐數息 熏習名相

也因為上述因緣,使我對佛法產生信心,開始學習佛法,剛開始學佛,因為手上還綁著石膏,不能到處走動,只能在家念經,但對經文又完全不懂,所以始終停留在「信佛」的階段。半年後,開始到台北佛教大乘精舍打坐班學習打坐。 張居士在初級打坐三要素中,介紹佛教七支坐法,安那般那數息守意法門及粗心之控制。佛門七支坐法法要如下:

一、足支:雙足盤成跏趺坐,把左足放在右大腿內端上,再把右足放在左大腿上初習者倘腳硬不能行雙盤,先以單盤即可。

二、手支:左右兩手結成三昧印(即定心手印)後,與小腹平齊,安放在盤足後之小腿上,且不得懸空。三昧印之結法,即以兩手心向上,右手背貼放在左手心上,左右手兩個大拇指輕輕相抵觸後,即如法安放。兩手肘不要內靠肋骨處,最好雙手宜架成圓弧形狀。

三、背脊支:與坐墊接處之臀部起至腰脊部,順其軀體脊椎原形,形成反S前弓形。若姿勢正確,背脊骨直上,使每節骨疊豎而成,否則身體即前俯。

四、肩胛支:兩肩平放,肩胛骨下方微後張而不著力,此時感覺前胸微外突但自然。

五、頭頸支:頭頸豎直,下頷自然微內收,直至壓迫頸部左右兩條大動脈管為止。此時宜使後腦勺與顎頭角處兩部位,有股力之平衡對稱感,惟應記取頭部放鬆自然。

六、目支:讓雙目無意識地微張,似閉還開,目光隨意瞄視前方一公尺半處,惟需視而不見,若以念佛或數息法為入門者,宜閉眼用功為佳,似較不受週邊事物所擾。

七、舌支:舌頭輕捲舐抵上顎,若不經意下放,得再提起。K

 

佛教禪修中的七支坐法外,張居士尚加了一項,隨時注意提肛,提肛的要領是三分力道,七分意志力,提起後自然安住,若有下墜則意識到時,要再輕輕提起安放。粗心的控制是初學打坐的人,較難調理的。

關於安般守意法門中數息法各處道場多有教,但方法卻各有不同,安般守意經經文中所述,數息之重點為「在一數一,在二數二,是為法行,正精進。」依經文意思,張居士說數息時要訣在於入息滿時當數一,出息盡時,當數二。「入息滿,出息盡。」是一重要的技巧,若做不好,打坐僅有輕安,但不容易有修心的境界出現,另外入息時數單數,出息時數雙數,而數息時每次莫超過十之數,至十時要重頭再數。

人體一靜止下來,才知己心不安住,心猿意馬,故張居士教以安般守意數息法來控制此心,在打坐中依上述數息法,來控制妄想不停的心,當心翱遊於過去、現在、未來諸事時即要警醒,當您把心找回後,再把心拉回來數息法上。若在二、三個月中,用數息法門而不能控制亂想的心時,係業障較重者,可改用唸佛法門,在打坐時一樣認真呼吸,同時心默唸「南無(音抹)阿彌陀佛」,如此可消自己業障,久而久之,即能攝受己心。我因已退休之狀態,從此我開始專心學習打坐禪修的功課。

張居士教完「打坐」的基本姿勢和方法後,每次上課前先打坐二十分鐘,隨著學習時間的增加,打坐的時間也在增加。剛開始不要在意要坐得很久,因我們的心永遠改善得比身體慢,故不要著急。打坐完後接著會講解佛法,尤其與打坐有關的佛法,打坐班課程均在一半至兩年間,遠非某些道場一期僅四週、八週等,在此期間都在教佛法名相及引導我們怎樣修行,起先我根本聽不懂佛法,甚麼六根、六塵、六識、末那識、阿賴耶識•••等等佛學專有名詞。

《成實論》云:「多疑者,一切世間、出世間事,皆不能成。疑法,不能學得,疑師,不能敬順之,疑自,則非學時。生此三疑,是障道之根本也,起決定心而學者,不可有此三事。」因此我只知道照著張居士的話去做總有好處,從不發生懷疑的心,所以在張居士鼓勵我們要常去參加法會,機緣成熟要去皈依、受戒,因此一有空,我都儘量一一去做。

 

皈依三寶 習行菩薩道

當我一拔掉手臂上的鋼釘,就趕緊去農禪寺由嚴法師主持皈依三寶(佛寶、法寶、僧寶),希望時時能得佛菩薩的保佑,記得皈依那天,我也得到一些感應。我一生作夢,從來沒夢到未來將發生的事,但當天晚上,居然夢到第二天運氣不好,辦事較不順;結果,第二天至銀行在匯款時,果然銀行的匯款機出狀況,幸好事先有預兆,我安排較充裕的時間去處理,才不至出差錯。自己學佛之後,法喜充滿,因此一有機會就鼓勵親朋好友念經、打坐,但自己修行不夠,智慧未開,總是無法說服別人,至此因某些原因我重執教鞭,為了自己的健康,也為了要有度眾生的能力,除了上班之外,我屏絕外緣,專心修行,親朋好友家中有往生者要助念的,我也盡量去助念,而其中卻曾發生一些奇怪的事。

記得有一天傍晚,一位住在我家附近的表嫂,三度中風,我的表哥早逝,那天她的兒女又正巧不在家,我和哥哥就打電話請救護車送到仁愛醫院,我們一直照顧她到半夜,直到她的兒子回來為止。當時我也不懂甚麼叫助念,只知道唸「南無阿彌陀佛」很好,因此她雖然昏迷不醒,我仍然一直在她耳邊說:「嫂嫂!妳要唸『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會保佑妳。」

我回家後,因為上班很忙,也就沒再去看她,可是很奇怪,雖然我每天都洗了澡,也換了衣服,偏偏身上還是有表嫂的氣味,令我很不舒服。大約一星期後,我才感到事有蹊蹺,於是問家人,家父往生前後的狀況(當時我正巧在美國),才知有佛教徒指點家人去買「阿彌陀佛」錄音帶,我趕緊如法泡製,買了一卷「阿彌陀佛」錄音帶送給外甥,叫他放給他母親聽。但是又過了一星期,我身上仍有那股氣味,而且還患了重感冒,吃甚麼藥均無效。

我忍不住打電話問外甥,原來外甥不相信佛法,認為念佛是迷信,根本沒照我的話去做。外甥被我斥責一頓後,他終於放那卷錄音帶給他母親聽,而我身上的氣味也就消失了,我的病也慢慢好轉。可惜表嫂卻在一、二天後往生了,使我感到人生的無常,更發心學佛、唸佛。

 

五趣雜居 本無可怖

還有一次,一位以前的舊同事往生了,我到殯儀館弔喪,從家堨X門起,我就一直唸佛,然後迴向給她。但當時對鬼神之類眾生,還是有點怕怕,記得那天不是初一就是十五,佛光山普門寺正好有光明法會,在殯儀館弔祭完後,我拉了兩位老同事一起搭計程車趕法會,因為老同事間彼此好幾年沒見面,因此在車上寒喧,互換新電話號碼,當時不知為甚麼,只覺得在說電話號碼時,心中有些怪怪的感覺,但也沒在意它,所以一下就忘了。

但奇怪的事發生了,每天半夜時,妹妹(夜貓族的一員)都會接到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拿起聽筒,不是默然不作聲,就是說些聽不懂的話。平時我都很早睡,而且睡得很沉,根本聽不到一般的電話聲,偏偏那通電話我都聽到,起先我們以為是打錯電話的,但總覺得不像,直到大約一星期後,我忽然在打坐中,一念想到那天在計程車上的感覺。此時打坐中的身體在瞬間一發冷,而後就病了一場,從此,那個怪電話卻沒有了。

我從小對鬼神的恐懼感,居然也因這次的經驗消失了,從這次的經歷,使我相信佛經所說的,我們這個世界中是有五種眾生雜居在一起。同時我也認識到鬼神並不可怕,它們最多只能讓我生一場病而已。

參加過法會或受戒法會的人,當能相信我們周遭有無數肉眼看不見的眾生,他們希望得到佛法的薰陶,只要你真誠地為他們祈福、超度,必有感應。記得有一年參加埔里靈巖山寺舉辦的梁皇寶懺法會,當我們誦經誦到為「三惡道(畜生、餓鬼、地獄)眾生」禮佛時,佛堂內好幾百人忽然好像被催眠一樣,居然一個個軟弱無力,連拜佛都很吃力。但誦完這段經文後,每個人又精神抖擻起來,簡直判若兩人,這使我們相信眾生業力真是不可思議啊!

 

禪淨雙修 觀音法門殊勝

佛經中的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提示我們想要有智慧,一定要有禪定力,念佛、拜佛亦可做到一心不亂,也有禪定力,但一般人不容易做到。惟有靠打坐,引發自身的內氣,較易攝受六根。但若無佛法的指導,由靜坐所產生的智慧,仍然是帶有煩惱的。因為他的自我中心還在,不能以平等心看待一切,一旦遇到跟自己有衝突的人、事、物時,就會做痛苦的掙扎,無法做到解脫,所以有位大師曾說:「無禪無淨是凡夫,有淨無禪只能往生極樂世界,有禪無淨會走火入魔,有禪有淨猶如帶角虎。」

佛禪和一般練氣功是不同的,不但使丹田有氣,而且重要的是要讓內氣通到頭部(上丹田),才能開智慧。我們每次打禪一時,有一柱香是「觀音法門」,這是一種很殊勝的修行法門,觀世音菩薩說:「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寂,寂滅現前。」張居士解說時說要用聞性去聽,不要用耳根去聽聲音,最初用聞性來聞聲塵,迴聲入聞性之流,定可發覺外源的聲音,與可聞的根性具亡。當放特定錄音帶時,我最初的體驗是聲音在外,由特定的地方飄起,聞性聞聲塵時,我們感覺聲音不是從外面進來,而像是從腦子媯o出的。由這印證聞性與體性合一,而聲塵亦與體性合一,正如佛經上所說:「一切境界均是阿賴耶識所變現。」我因習打坐僅三年,觀音法門進一步的境界還未能體驗得出來,我想僅止於經文中的前兩、三句吧!

《楞嚴經》說修行要有成就,第一要色蘊破,禪宗亦云要破黑漆桶,我體會了「心到氣到」的道理,如此引氣到腦子堙A才能打通腦子堛漁藋腄A為了使身體能有內在的氣,我不斷的參加法會、助念、朝山、受戒及禪修,心經過一番清洗與鍛鍊後,我感覺我的色身也有了變化,氣脈慢慢的在打通,當然離道家所謂的轉河車或禪宗所要的全身經絡全通的境界尚遠。

前年受五戒時,腦子表層右半邊很痛(這輩子從來沒頭痛過),去年在妙通寺受在家菩薩戒時,卻換成腦袋瓜堶接h得要命,家人及同事都以為我病了,要我去看病。但我知道這是頭部氣脈要通,也有可能是冤親債主來討債的,因此我忍著痛,口中一直唸著「南無觀世音菩薩」。而受戒時又有「懺摩」的課程,經過拜懺、念經,如此折騰了一、二星期才痊癒。除了氣脈要通過各部位時,有酸痛、悶脹的現象外,一向體弱多病的我,兩年來,居然連個感冒都沒有。

 

身得氣感 心轉清淨

也因為身體氣感較旺,全身會有舒暢的感覺,因此脾氣也改了很多。以前教書,常會急燥、不耐煩,晚上在家有時還會和姐姐鬥嘴,但現在雖然還做不到《金剛經》堜珓的四句偈─「空身、空心、空性、空法」,但也能慢慢去掉我執,學習隨順眾生,以前家人每天吵吵鬧鬧,常不得安寧,如今也聽不到吵鬧聲了。我在修行中,慢慢體悟,人的心念就是一個磁鐵,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常常向外攀緣,吸入周遭的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念念遷流,無形中被污染而產生貪、嗔、癡、慢、疑的習氣,造諸惡業。最後果報自受,惟有靠修行,才能使你的心清淨,然後磁場才能安定。安定的磁場如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不但不會被周遭的環境所牽引,凡事都能自己做主,反而會以清淨的心影響周遭環境的人、事、物。

 

冥冥命運 修行自轉

煩惱愈少,智慧愈開。我有了一些定力後,以前看不懂的經文,現在也能瞭解一些,更由打坐時的觀照自心,而找出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我的命運。上個月,正好有位同學送我一本新學友書局出版的生日書(Birthday book),上面寫著:「天蠍座(我的星座)是象徵蛇和蠍子,自古以來就和生與死有關連,天蠍座的人有著化身及復活兩大特徵,想發揮這樣的天性,首先要學會如何控制自身肉體上的欲求以及破壞性的本能,如果能把這兩件事學好,那麼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自由自在的化身,並從困難中重新站起來。因為蛇既會以毒殺人,也會運用智慧去醫治人。」

我看後自覺得我現在修行,不正是在學做這些事嗎?看到這些內容,再印證:「第一,每當我參加法會,感覺法會殊勝,不自覺痛哭流涕,深深懺悔時,晚上都會夢到蛇。而且蛇的數量,一次比一次少,依佛教的說法,嗔心重者臨終時會墮入蛇類。第二,我出生時,有根手指甲長得特別不同,像個蛇頭的樣子。第三,五位兄弟姐妹之中,我從小只會和屬蛇的那位姐姐鬥嘴,可能因為我們兩人有伶俐的毒牙,彼此傷害。」所有這些現象,都令我相信,我們的阿賴耶識儲藏著我們累劫以來所造的業,去投胎受生,去受果報。中國有句古話:「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們天蠍座的人都是同船而來,所以個性相同吧!

 

學佛始知父母恩 工作環境亦是依報

很多人都說:「女人生了孩子後,才知母愛的偉大。」我一直未婚,因此對父母的恩情體會不深,所以有時還會和父母頂嘴,但越學佛越了解,我們因為與父母、兄弟、姊妹均是有緣才會組成一個共業的家庭,聚集在一個屋簷下。懂得這道理後,我就越感激我的父母了,因為一個人如果生長在一個父母吃喝、嫖賭都會的家庭中,從小受到惡習氣的薰染,他的習氣必定也較重,那麼他們修行花的功夫就要比別人多了,更何況在那種環境中成長的人,要接觸善知識的機會一定也比較少,我很幸運,雖然家庭經濟不是很富有,但我的雙親倒是不抽煙、不喝酒、不打麻將、不投機取巧,因此我也沒感染這些惡習氣。

我們常常人在福中不知福,那天回舊時服務的學校,一進大門,看到門口掛著「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的標語,頓時感慨萬千,我在這兒服務十二年,每天都對此標語視而不見,也不知這句話的重要。退休前我一直在公立學校服務,而且很幸運地都在人際關係很好的學校,尤其在國中服務這段期間,聽到很多別的學校中,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為錢不惜翻臉不認人的事時,我很替他們難過,難怪我服務的學校,有些老師調出去後又請調回來,因為他們不能適應別的學校那種複雜的人際關係。

我退休後,休息了一段時間,後來因為家庭橫遭變故,我不得不到一所私立學校繼續服務。那所學校的校長年紀大,耳根又軟,有些主任為了爭權奪利,不惜無中生有的向校長打報告,因此同事之間無法坦誠相處,彼此防人像防賊似的,難怪我有位同學在那兒服務十幾年,得了神經衰弱症。當我經濟狀況轉好後,馬上離開這所學校,連一天也不願多待。學佛的人本來是有義務來轉此種狀況的,奈我功夫不足,只有選擇離開的路。也因為這段期間的生活體驗,使我更加努力修行,廣結善緣,希望下世能在善環境中與心地善良的人一起工作。

 

不淨道場 切勿攀緣

我有位同事,雖是和我同年,卻全身都是病痛,幾次想引她走入正信的佛教,可能因業障深重或機緣不具足,總是無法接引過來,偏偏喜歡往邪魔外道的地方跑。大約半年前,有一天,她告訴我說,為了她女兒朋友的家務事,想去一個稱觀音附身的地方問問看,此人類似算命先生的,可以為人提示一些雜事,一次要五百元。她以為那就是佛教,我告訴她,那絕不是正信的佛教,最好不要去,可是她偏偏不聽,還是跑去了。第二天還興沖沖地告訴我,那個人當觀音附身時,還會畫國畫,她並把國畫帶來給我看。我只有苦笑,不知該說些甚麼好!觀世音菩薩閒來無事還會畫國畫?至於算出來的結果,並不是很樂觀,只是叫她們要多念「大悲咒」,我說我不是早就告訴您們要這麼做了嗎?要多念「大悲咒」嘛!您們偏不信,還要花了冤枉錢。

大約兩個月後,有一天,我忽然發覺她最近咳嗽咳得很厲害,幾乎到了無法喘氣的地步,求醫吃藥都無效。我才問她咳了多久?她說大約兩個月了,我屈指一算,就大略知道是甚麼原因。於是我只好叫她坐下來,把嘴巴儘量張開,忍不住時才咳出來,且心理要跟我默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然後我才開始大聲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的佛號。持續唸了半個多鐘頭的佛號後才休息,這期間我感覺到一股陰風吹向我,休息後不久她即告離。在第二天她卻告訴我,她喉嚨好多了,本來她喉嚨就像是被人掐住似的,很緊、很難過,而我在這之後的一星期間,老覺得我的喉嚨都不怎麼舒服。因此,我要奉勸各位有緣讀者,不要亂往邪魔外道、怪力亂神的地方跑,末法時期,很多邪術都借著「佛」的名號,行敲詐欺騙的行為。各位要認清楚,不要賠了夫人又折兵,那太不划算了。

 

璞琢始成珍 心不淨佛性不現

有一次在替道場清洗香爐時,使我有感而發,想到眾生的心就像被香薰黑的香爐蓋子。以前在家時,因為家中使用的是磁器的香爐,而且燒的是立香,所以沒有洗銅器香爐的經驗。前幾天,因為道場的香爐蓋子被薰黑,點香後香老是被香爐蓋上的污漬滴下而熄滅,因此我就拿去洗。

一面洗時,一面心裡還嘀咕著:「做香爐的人真笨,明知道是用來燒香的,怎麼蓋子裡面還包上一層塑膠皮,塑膠皮一遇到火就會熔成汁,滴到香上,香一定會被熄滅的。」我洗完後,看看勉強還算乾淨,就放回佛桌上,但是一點香後,香又是一樣被弄熄滅了。於是我就請教一位有經驗的師姐,她告訴我要用水加沙拉脫一起泡,至少浸一晚上,才能去掉污垢。隔天再次清洗時,我就照著做,果然,早上清洗時,那層我以為是塑膠皮的油漬慢慢剝落,露出金光閃閃的銅爐原貌。

當時我心中怦然一動,想到未學佛之前的我,就如這薰黑的蓋子,一直以為包著一層油垢的蓋子是它本來的面目,我以前常常怪罪老天不公平,把我生得又笨、又醜、又窮,為了混口飯吃,必須工作得那麼勞累,那想到那是自己累世自作自受的果報啊!想想眾生都是被累劫的習氣所薰染而成,一直認假為真,認為那妄念紛飛的我是真的,受其擺佈,不知我們的佛性是如那金光閃閃的銅爐,要靠懺悔、攝心的方法,常常磨洗,才能露出它的原貌。

清洗爐蓋時,我為了要徹底去除污垢,用了一把平時不能用的很鈍的刀子刮那層油垢,沒想到那把刀子卻很適用,因為它不傷爐蓋而又能刮得動污垢,這使我想到眾生的根器不同,但只要教導他的方法對,引他走上正途,對國家、社會都是有益的。因此學佛的人,要去除自己的分別心,才能真正發出「眾生平等」的菩提心,行菩薩道,否則都是口頭禪罷了。

 

入受陰魔相 尚不自知

三個星期前,我去土城妙覺寺打佛七,這次打佛七的情形很特別,主七和尚說要多思惟過去之業行,所作所為是善是惡。我一經思惟後,結果雜念分飛,天馬行空似地無所不想;想到自己宿世罪業,想到有些親朋好友還未度他們入佛門,想到自己來生不知會往何處去?•••。想得很多,最後不能自己,常常情不自盡地淚流滿面,七天下來,可說是從頭哭到尾。

打完七回來,愛哭的情況還是一樣,只要一念佛、靜坐,就會哭泣不已;而且胸口常常會悶悶地,晚上也不好睡。如此持續了兩個多星期,最後還生了一場重感冒,不得已,只好去請教張居士。張居士說:「這是《楞嚴經》中所說的五十陰魔中的受陰魔相,也就是六結使(動、靜、根、覺、空、滅)中的意根不脫覺受感情領納作用之妄覺現像。要將心攝受回來,平時要多持誦《金剛經》。張居士還說生這場病才能結束這怪現象。

以前,我曾經誦過《金剛經》的,近來只是唸佛,持《阿彌陀經》的。現在我不得不又開始持誦《金剛經》,因《金剛經》是講般若空觀,滅業障的。自從持誦《金剛經》後,愛哭的現象確實好多了,而且病後整個腦子中間感覺空曠多了,好像裡面原有的雜物都挖空了似地,真是舒暢無比。這是我有記憶以來,從未有的現象,原來我們修行中,真會有一些如《楞嚴經》中所述的特殊魔相。經云此魔相是修行中的善境界,修到有一些境界後就會發生,若不知如何度過,很容易真的著魔;因此學佛修行一定要看《楞嚴經》,用經典來印證修行的境界,且要有善知識指導,否則常會繞很大的圈子,甚至走岔了,還不自知呢!

 

菩薩道行 餘生實踐

張居士常告訴我們:「不懂因果的人,傻傻地,甚麼都敢做;懂因果的人,總是小心翼翼地,『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因為點點滴滴都有報應的。」當我體悟自己以前無明所造的罪障,只有無怨無悔地承受,但看到許多業障深重的眾生,雖深陷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火宅之中猶不自知,每天煩惱、病痛不斷,真替他們感到悲哀、難過。因此去年暑假受完菩薩戒後,我盡量以我的所知去幫助眾生,接引眾生。他們因為根基不同,有時接引時會有障礙,但看到他們大多數都因為接觸佛法,而使精神生活改善,煩惱減少,我的心中就感到無比的欣慰。只願在有生之年,能更精進修行,來生能早日接觸佛法,與佛相應。

最後更願以平日唱誦的迴向偈:「願消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了;普願災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來迴向法界眾生。阿彌陀佛!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