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跟文殊菩薩學佛法       三寶弟子 韋果依


學佛好處 大家告訴大家

接到張居士的電話,說要我寫一篇有關禪修的過程心得,我當時很驚訝,為何會找到我,如果大家看到我本人,一定會覺得不怎麼樣,可是學佛的人就是有一顆與平常人不一樣的心,和一種無形的智慧,是一般人所無法了解和體悟的。如果有人看完,我的修行心路歷程,而尚未學佛,請趕快找一位與自己有緣的法師或居士,一起來拯救自己的心靈,不要光在煩惱裡過日子,或躲在自己煩惱的世界裡哭泣,能夠如此,那麼我寫這篇報告就值得了。

有些人就是認為:學佛是比較年長者的寄托。其實錯了,學佛是體悟人的一生和提高自己心靈的層次,實際上來說,有些人認為學佛的人,因與事無爭,看起來都很消極,走在人家的後面。其實他們的智慧是走在大家的前面的,不論是有學識或無知識的,都要面對自己的人生,都要體會人生好與壞的一面,但我已悟到:人總是來修行的,改掉自己不好的習氣,把它調整得更好一點,這就是我們來出生為人的目的。

上面所述說的,就是我文章的開始,也就是我學佛後的感受,我將要寫出我個人對人生的覺醒和觀感,相信是滿精彩的,滿有趣的,請各位要看!要看!

 

從富有到貧窮 體會坎坷人生

開始要描述我的一生了,一切報告是不打妄語的,大概在十八年前左右,我家的家產約有六仟萬台幣之多,但瞬間垮的垮,債被逃的逃,完全不剩一毫。我先生又在病中,水電、瓦斯、大小家人三餐,藥費等均無著落,就是連泡麵都買不起,房子也賣了還債,不得不搬到走廊上生活。三個小孩四、三、二歲,要吃的牛奶或甚麼的都沒有,就連我要祈禱上蒼的香也沒有,但我還是傻傻的對老天爺說,如果待我有一頓飯吃,我會去幫助孤兒院裡的孤兒。

K 好不容易賒到了一桶瓦斯,把以前剩下的飯晾乾拿去煮粥,方維持了個把月。又好不容易去賒帳做路邊生意,因沒有固定的位子,隨時要到處跑警察,一天的生意才賣七、八百元,生意好時也不過一仟多一點,扣掉成本所賺無幾。不巧的是約過二、三月時,大女孩拉肚子,拉了個把月,那時連藥房拿藥的區區二、三十元都要考慮,也不敢跟左鄰右舍說小孩要吃藥,家裡又沒瓦斯可燒開水,只好硬著頭皮,去跟對面住戶要一碗開水。鄰居他才告訴我說,小孩這種情形似中暑了,最後就跑去買五塊錢的地瓜粉,和五塊錢的黑糖泡生水,結果喝了後真的就好了。各位可留下此秘方,因此方有效又簡單。

又有一次在做生意時,突然覺得心亂得很,我跟隔攤朋友交代,若等一下我與人吵架,妳要拉我一把。過不久一大堆人抱著我五歲大的兒子來找我,說他在夜晚時從高處摔下,已昏過去好久了。三更半夜與鄰居把小孩送到某大醫院,因是凌晨三點,等待很長時間醫生都不見蹤影,鄰居叫我快找醫生來或到別家,我當時起了一個念頭:如果是我的孩子你就醒過來,如果不是要做我的孩子,那你就走罷!然後我就在孩子的腋下板筋,替他抓了十幾下,抓後不久孩子終於醒了。鄰居們很高興,還叫我等待醫生,我認為無必要,且經濟情況也不好,帶著小孩就回家了。

一切不好的境界都現前了,我默默地承受著。我娘家是很富有的,當初與我丈夫結婚時,家人都不贊同,他們也告訴我說:嫁他以後,有事不會幫助我。雖然現在已到山窮水盡,生活陷入了絕境,但我還是蠻有骨氣的,不向娘家求援,我相信會渡過困境的。

 

獲朋友幫助 條件是要念佛

在熬了一段時日後,有一位常來買東西的客人,因熟稔後就成為好朋友,他叫我念佛。因為那時經濟情況還沒改善,生活還是很辛苦,他除了叫我念佛外,還時常拿飯到做生意的地方給我吃,我這位善心的朋友叫阿良。也因為他的幫助,更因為他教了我念佛,才開始跨出學佛的第一步,我真非常感謝他。

從那時起我每天除做生意外,還念佛幾百遍,念了半年多,體會不出念佛的好處。有次阿良再拿飯來,並問有沒有在念佛啊?我聽了就很生氣的說:你把飯拿回去,我佛號也不想念了。因為當時並不知道甚麼叫佛法,起先的念佛是有條件交換的。雖生氣告訴阿良不念了,但因念佛已念了半年多,雖無感應甚麼的,但不念時又覺得怪怪的。因此還是偷偷地在念佛號。

就這樣又過了一年,還是搞不懂念佛有甚麼好處。後來做生意的地方,被警察趕走,不能繼續做了,只得回到自己家附近的地方,很麻煩的再做下去。佛號還是照念,以前念「阿彌陀佛」,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後來自己改念「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如此又過了半年,生意也改做賣涼水的生意。

 

否極泰來 開始拜佛修行

約三年時間,皆因著重在三餐生活而忙,因此家境已有一點點的改善,但要籌出一些錢來幫助別人,還是覺得很吃力的。好不容易弄到一萬元送到孤兒院去,自從我將錢送去後,不知不覺地生意好得很,當時我開始對布施有一點懂:要有福報,一定要布施,幫助別人。也因為如此,更加強我念佛的信心。

我找了一張文殊師利菩薩騎著青毛獅的佛像,貼在客廳的璧上,開始拜佛,並吃早素。我每天不管工作到多晚,一定要把一百零八拜的功課做完,才會去休息。很多人以為累了就要去睡覺,但我不管多累,在拜完佛後,精神就會好起來,然後才能睡得很好。在拜佛後,治好了我拉肚子的毛病及痔瘡,我拉肚子拉了十幾年,很多藥都吃不好,非常嚴重,常年乾飯吞不下,吃水質或較軟的東西就會拉,在以前嘴巴常年不知甚麼東西叫好吃,自從吃早素又拜佛後,一切毛病沒吃藥就好了。另外依我的經驗,拜佛可使我們的筋肉拉鬆,使身體更有舒服感,這就是內氣充滿色身的緣故。如此種種使我對拜佛更具信心,那時才懂得感恩,先感謝朋友阿良,還打從心裡感謝佛、菩薩。

 

希望突破心病 加緊拜佛修心

在拜佛拜了二、三年後,內心的脾氣面對逆境時,都會暴發出來。坦白說我是自認很聰明伶俐的女人,因此養成習氣一大堆,心病毛病很多,故面對境界都不能自持。雖然在六、七年後的現在,生活已沒像以前那麼困難,也因改賣其他東西生意不錯,賺了不少錢。但家裡的那一半,他的老毛病又發作,欠了一大筆賭債。因此我在態度與觀念上,一直不能平和地對待他。像未學佛前,我對最小女兒也有一股偏見,動不動均會暴力相向。自開始拜佛後,對小孩的行為均能用溝通的方法解決;但對那另一半,我想已是大人了,應自己會想會做,少加以煩心,結果又出大皮漏。我甚至跪在菩薩像前,請菩薩開示我該如何做,突然有一念頭飄入心中:「踏實、實相」。我開始檢討自己的作為,如何做到踏實、實相。踏實是人要實在、不說謊;當初對實相並不瞭解,後來才知實相是心的體,亦即空無,以空無心面對一切境界,不為境界所轉,如此應可免除煩惱。但當時面對此心的困境及污髒的內心,我希望能找出一條解決的路。

我開始守一年的齋戒,所謂齋戒是過午就不吃東西僅喝水,在齋戒期間不為家人知道,與往常一樣照常工作,這段期間我的工作很累,但回到家我都會拜佛。我的另一半也會幫我做家事,有時回到家已經凌晨三、四點,我身體已覺得軟叭叭地,但我還是照拜。不打妄語,有一天我在拜佛時,拜呀!拜呀!我已經拜倒在地上而起不來了,我就直接對著文殊菩薩紙像說:「我有一願望,只要讓我的業能消減,我就是拜死在菩薩像前,也在所不惜。」發願完後,勉強爬起來的那一剎那,我忽然間就領悟了:一切業障不如意的煩惱,均是由自己的身、口、意所引出來的,都是面對一切人事物時,本來境歸境無事的,人是外在的人,事是外在的事,物是外在的物,偏偏我們的心去招惹它,才會有煩惱的產生。但領悟歸領悟,做不到卻還是煩惱不減。

 

閱讀經書 尋求修行法寶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請到了一本經書,名為《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當我閱讀一次後,正是修心的大乘佛法,我非常喜歡,但經典只是告訴你方法,能不能做到是要智慧與毅力的。該經觀心品中,世尊宣說《觀心陀羅尼》曰:「唵 室佗 波羅(二合)底 吠憚 迦盧弭」,持此咒時,舉清淨手,左右十指更互相交叉,右手押左手並相握,如縛著形,此名金剛縛印。經云結印誦此真言盈滿一遍,勝於讀習十二部經,所獲功德無有限量,乃至菩提不復退轉。我除念經中的咒外,還試著去做修心的功課。但身體沒有氣感,修心根本使不上力,很久的一段時間均無大進展,一直為心病所苦。

我又請到一本經,名稱好長,叫做《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缽大教王經》,在大藏經卷六第廿七頁經文中,世尊告文殊師利菩薩云:「其人入觀七日一食,得證曼殊(文殊同)大智普賢行願。」又云:「學此瑜伽三摩地教法者,如是人等常當節食,七日一飧,則得無畏,不被天魔鬼神得便,頻那夜迦入行人身心,而作障難,或對人目前出現種種相貌,及夜夢境界現作佛形,或作菩薩諸天梵釋形像•••。」

我看到此段經文後,開始七日中只喝果汁,不再吃其他食物。但七日過後卻無任何訊息,我自認為方法不對,應該另有訣竅才對。後來我才知道我僅拜佛不會打坐,丹田契機沒有,當然七日一飧無效。在此後,我就跪在文殊菩薩像前,禱告說:「菩薩如果收我這笨徒弟,應當使我心病改善,請指示我斷食的好方法。」禱告後隔天也就忘了,那知三、四天後有一位朋友前來拜訪,且提起某處有一民間道場,全在為生病人家斷食治療疾病,斷食後的人除身體疾病轉好外,人的習氣等心病也會轉好。

 

為破色身束縛 學習斷食修行

打聽好地址後,即前往學習三日斷食法,在斷食中不吃任何東西僅喝水,但我第一次斷食中卻連水也喝不下。在斷食中一切工作及拜佛照常,三天斷食後要喝半斤的純生老薑汁,一次喝完後,要再吃一整顆鳳梨,鳳梨一下子吃不完,可慢慢分數次吃。第一次在斷食中,並無多大感受,但使我學會斷食的步驟。在第一次斷食後的第三天,我即再進行第二次斷食,此次我已可體會體內有甚多無形的東西,是我們業力所變現,且在體內頑固地干擾著,使我們的心亂。一般而言,在斷食的第二天是最難過的,頭兩次我身體還發高燒,發燒時並不吃藥。若能熬過第二天,那第三天就變為輕鬆了。

有了第二次斷食的好處,使我更積極再進行斷食,在前後一個月中,我連續斷食五次。記得在第一次斷食時,對吃的欲望還很強,斷食還沒結束,已經去買了好多東西,準備斷食斷完後要好好吃一下。其實斷食或守齋戒,均是在斷我們的食慾,故定力強的可在家斷食,不然以在道場斷食為佳。我前四次中,每一次均有新的感受,但直到第五次卻是讓我脫胎換骨,刻骨銘心的一次斷食。

每次斷食中,均不讓家人知道,反正工作關係,吃飯時間各個不同,有吃沒吃的,無人知道。且工作照常,拜佛照常,故在第五次行一連五天斷食中,已無足夠的體力支持下去,在勉強爬上補貨貨車後,整個人已快陷入昏迷。我還有意識心在想:還好!現在是在外面,若有狀況發生,還有人會幫忙;若在家裡發生暈倒,可能無人能救哩!

在五次斷食之後,有些異能現象開始發生,我在最後斷食中喝薑汁時,卻不覺得薑汁是辣的,像在喝白開水似地有點甜,後來才知道:此是舌根已去掉分別意識,所以諸味一性故現一味。另外我還產生了所謂第三隻眼,我能看到體內像有一雙手,在腸道中扒那些髒東西,我能感受到由身體上部往下慢慢變化,由污髒而變為清淨,但到肚臍下方五橫指頭處,卻疼痛得不能通過。我打電話請教斷食的道家行者,他還用心念止制我的疼痛。後來我後悔,應讓它自然發展下去,如此丹田部位可能會全通。

在第五次斷食中,體內腸道像排山倒海似地在翻騰,最後腸道不清淨污臭的腸粘液狀東西,也在斷食中一直排出,清腸整肚似地改善我的胃腸,此種現象在前四次是沒有發生過的。至於心的根本習氣毛病,也在慢慢的轉變中,在此五次斷食後,整個臉變得白白的,也像清澈無邪似地,此似心清淨的人之必然現象。這種現象我在斷食道場那裡,亦曾親眼看到:當時有一婦人家,整個臉及身體發出黑氣,使身體皮膚變得泛黑,經七天的斷食後,整個身體即轉得較為清白。

 

修習打坐 引發貢高我慢心

往後更常常斷食,守齋戒、拜佛,如此一年後,我才知道這就是在改根性。後來身體內清淨了,就開始學打坐,在自行打坐中,第一個給我悟的道理是:出生為人就是來修行的,再不修的話,壽命有限,時間實在不夠了。

由打坐中,我也開始知道福慧是如何得到的,對人世間的事都能起觀照而有所知。另外我也有一種特殊的異能感覺,似可感受到人心的善惡、好壞、人的個性、習氣等,好像可看入人的心一樣。起初我對此異能很放不下,每有所感知即便告訴對方,有的人因而心生敬仰,並另眼看待我。我似與一般人有些不同了,因此我開始起我慢心,因此我的心又開始熏習不清淨的污染法,導致我的心又亂成一團。此時才知道,我的毛病習氣僅是暫伏的,只要上述用功法門疏於使用,一切習氣又再復發,原來並沒全斷盡。其實要習氣永伏,已至佛境界者才有可能的。

至於能覺知他人的心這件事,後來跟張居士學習後,舉知觀世音菩薩,用耳根圓通法門修習時,提示每根必通過動、靜、根、覺、空、滅等六結使的突破,才能得解脫智慧。故一個人有所覺知而不修入第四層次的空觀,是不能得解脫的。他並告誡我說:很多事可感知,但不可說,才能超越自我的分別法執及俱生法執。我因而體會到「佛法無邊」的意思是一切心的困境要得到解脫,對內、外境界不執著,均要靠自己來,假借他人不得的。

 

尋找善智識 親至佛光山

人來生娑婆,業不可謂不重,愛慾之情是動凡情的根本。在五年前我因為那另一半,在外發生了感情的牽扯,使我又陷入不能自拔的境界,嗔心、愛心、妒心,使我以前認為修得不錯的境界,又全化為烏有,我知道這是在考驗解脫最後的一關─情關。 雖然我在農禪寺,前身時的道場,即常去那裡走動,直到民國七十五年十月五日,才正式在嚴師父的接引下皈依三寶。往後除偶而參加八關齋戒外,還無受過任何戒,也就一直沒有人可請教佛法。在此心亂困境中,我亟需有人幫我,教我解脫出來。於是我在文殊菩薩紙像前祈禱說:「請指導我認識一位師父,能讓我可隨時請教佛法,以解決內心困境的人。」

之後不久的舊曆元月廿五日,是佛光山的萬緣法會期中,我就抱著尋師的心情前往參加。我走遍了佛光山的每一佛堂,並且參拜諸佛、菩薩,當我參拜文殊殿時,不知何故,我在文殊菩薩前落淚不止,久久才離開文殊殿。全走遍道場各處後,當無事可做的時候,突然聽廣播聲音說:「廚房在缺人手,請發心的人前來幫忙。」每次我到那一道場,都會自動到廚房去幫忙,現在廚房有需要,更要去結緣積福。

我一到廚房,其中一位出家師父就對我說:「我已等妳等了三年了,東西帶來了沒有?」我起初愣了一下,後來才想起來,三年前我來此時,看到此處廚房缺了一把漏子,在撈東西時,很不方便,於是我說下次來時,會帶一把漏子來。想不到師父還記得這件事,但我卻忘記帶來。我很不好意思答應:回去馬上送來。當然回台北後的第二、三天,我特地買了一把漏子親自送到佛光山給師父。

當我到廚房工作時,早已有一位師姊在幫忙,後來經寒喧後,知道她叫林燕慧師姊。在工作中她即主動告訴我說,她除常到農禪寺、文化館、佛光山及其分院外,也到大乘精舍學打坐,教禪學的老師講得不錯,妳一定要去聽一聽。同時奇怪的她還告訴我說,妳要去聽的時候,一定會有障礙阻礙妳,妳無論如何一定要突破。

 

初至大乘 聽聞解脫道

到佛光山並未找到有緣的師父,卻在林師姊的推薦下,認識了一個居士。回台北後的一個星期六下午,想要去大乘精舍上課。我梳妝完畢把衣服穿好,當要穿鞋子出去時,老么突然大叫肚子痛。我想真的障礙來了,我心起了一個念:兒子如果是我的跑不掉,如果不是我的強留也留不住。我毅然的離家去大乘精舍,不管老么的肚子痛。

當我看到張居士時,覺得並沒有特別奇異的地方,幾乎與正常人無異。打完坐開始上課了,因為這是中級班課程,講義比較高深,但他講禪學或佛法,都能以現實的生活來說明,不在名相上執著,每每在對治我們的心病上很管用,使我在往後的修行上,有一正確的方法,課後經林師姊的介紹,張老師認識了我。

當我上完課回到家,老么也好端端的在那裡玩,絲毫不損。此事使我體會到眾生業力大,連聞正法都有無限的障礙,普通人一有障礙或突遇一點雜事,就會放棄原來要去學佛的機緣,真是可惜。

認識了張居士,開始修習打坐的基礎,並接觸一些真正的佛法,也參加一、二次的禪一,從頭認識本體空性,因緣起諸心法,緣滅法滅的道理。一切相應執著境界,均是不清淨心的執取其境,妄自煩惱。但因做生意關係,僅至打坐班上課幾次,一有心不能突破的問題,即與張居士在電話中探討,有修行的體悟也在電話中報告。我開始學會面對逆境界來時,煩惱心念起時,即能警覺,若警覺後定不住就要轉念,也就是用疏導、轉移的方法,來調伏未盡的習氣及現前的煩惱。

 

情愛不重 不來娑婆

我知那另一半有了外遇後,起先的痛苦是刻骨銘心的,但當我從這件事裡解脫出來後,我覺得以前的我真是幼稚、無知與好笑。男女能結為夫妻,不管合得來合不來,總是有緣的。回想當時我心的痛苦似如刀割?也不像!刀割只是神經感覺的痛,心痛是深沉悶纏不解的痛,是不甘願又放不下無奈的痛,是愈翻攪愈結纏不順的痛,不管我如何形容,總是難以顯示此痛的狀況,除非您是過來人。

我與他一見面總是會吵的,心裡總是不平有疙瘩的,但為甚麼他不在又要想念他?既然在一起,不會得到愉悅,為甚麼要惦罣他?我開始分析此痛苦的原由,我愛他?既然愛他為甚麼要吵架?我不愛他?不愛他為甚麼要起不平的心,見面會給他臉色看?後來我體悟了我是有依賴的心,有需要靠山的意,女人本來是要依附男人而活的,如果我能自立更生,我就可不需要他的。有了這層體悟後,我在他不在時,亦能補貨、銷貨,我漸漸學習獨自一個人均能幹活。除了自己獨立外,我將學習到的觀心修行法門,使用在日常生活中,使我的心在情愛的迷情中解脫出來。

漸漸的,我對他與別的女人在一起的事,已能不在意了,他不回來更無所謂了,雖然他偶而會回家走走,但我對他已沒有濃濃的感情,我知道夫妻緣份已快盡了。數年後的某一天,當他打電話給我,說他是生病了,想要搬回家來。浪子回頭,本應該接納他的,但不知為甚麼我卻不想再續這段緣,我還是沒答應他。現在我與他雖然戶口名簿上還是夫妻,但實際上是朋友,我以朋友的心情與他交往,他幾次要求回家,我真不想再有世間這種緣份。經典上說:人無情慾是不來生娑婆世界的,我好不容易從情愛中解脫出來,我希望來生不要再來這人間了。

 

自身受用 希有緣速學佛

我雖然對佛法還無很深的認識,僅是在色身與心的煩惱方面,有一點點的體悟。但我有一顆虔誠的心,希望有緣讀到此文的人,若您已在學佛,我的自述僅供您參考,也許您比我懂得多。若還沒學佛的人看了本文,希望您能發起學佛的意願,佛教不是迷信的宗教,佛法是讓您由痛苦、煩惱、不平中,能得到解脫的一種法門,而且還要你自己來做解脫的工作。佛教也不是神教,把生命全交給神依靠神,因要解脫全得由你自己來。佛教也不談怪力亂神的,一切靈通均是幻有,不可執著,以避免落入邪道。南無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南無阿彌陀佛!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