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WLOTUS.JPG (4513 bytes)如何利用《金剛經》來修行
               --
第四品   妙行無住分(續1)
          2003.
10.18.   7(之2)     張玄祥居士   講於 法爾講堂

     (本篇文章為張玄祥居士所撰,未經同意,請勿引用轉載。)


四、金剛經經文解釋

第四品   妙行無住分

(三)名詞解釋(續)

1.法:()

上一次講到一切相就是法,凡人的一舉一動、一個心念也是法,修行的人要求得生天、解脫道、要成就如來道等等的也是法,這一切相都是法。在修行過程之間有種種的法門、種種的法身、自體,這些名相在上一次已經說明過了。今天從第二頁的「法門」以後開始講。

法味:真正的佛法是求得涅槃的法門,才稱為佛法;其他的也是佛法,善法或世間禪定、、等等都包括在佛法裡面。其中的教理旨趣,稱為法味,法味分為好幾種,以初發心要修行,首先常常都是修善行、修布施如財布施、力布施等等都有它的法味;守戒有戒律,依佛陀所說的教理,你要求得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這三十七道品裡面的四念處,也有它的法味、法的味道,是求得解脫的道理;十二因緣觀、四聖諦的苦、集、滅、道等,都一樣的有它各個的法味。

世間禪有世間禪定的法味、色界天有色界天的法味、無色界天有無色界天的法味,在各個層次不同修行境界,你所感受到覺得非常不錯的,你會享受那種法味,享受那種法的樂,那種快樂與法喜充滿,譬如今天的金剛禪坐,你在誦經、打坐、聽法,覺得法喜充滿,這就是已經對《金剛經》有得到了法的味道,因而產生法樂。

法愛:行者愛樂於其中,稱為法愛,這對於修般若波羅蜜多的人不是很好,你對於一切法可以去體會、去認知,但是知道以後就要放下,不能變成一種執著,法愛也是一種執著。若是對於一個境界、一個體驗,受其樂當然是過程,但是變成一種法愛就不好,因為你會天天去執取那種境界,這對修般若波羅蜜的人是不恰當的,法有八萬四千,有人間道、世間道、解脫道、如來道,各種不同的層次,不論證到哪種境界?能當時感受到法的樂趣,但不要去執著變成是一種法愛,這樣會障礙你往上前進的動力,譬如進入色身不痛了,眼、耳、鼻、舌、身都不起作用了,所有的意念可以觀很多超越世間的事情,每一次打坐,你天天就在享受那些境界,忘記了你在幹什麼?所要學的是無上解脫道,不是學在過程中二禪天的時候,能夠見光,或四禪天能見一切的世界,這些你懂了以後就要放下。

法施:法要施給別人的,也就是法供養的布施;釋迦牟尼佛供養我們眾生無量無邊的佛法,衪是正等正覺的佛,我們沒有那麼大的智慧,但是我們從自己很粗淺的修證、體驗,再加上對佛法經典的認知,就可以學得一些佛法,這些法特別是對正法的認知,不要把一切邪法傳播給別人,讓別人能懂正法,這就是法的布施,是謂法施。

一切功德以法布施為最大,有的人法布施不是以正法來布施,那是在造業;邪法是自己不深入經藏,自己有時候感召到有鬼神通了,認為自己想的就是對的,因為說他沒有什麼境,卻亂神的靈通力,自以為是的胡思亂想,就把這些拿出來講,這些都不是正法,還沒有究竟的人就要深入經藏,要依經典來講,有時候依經典來講,還講的不三、不四的,因為我們沒有佛的智慧,真正還要磨個二、三十年,才有一點認識佛法是什麼!這時候來講,才不會把別人導到下三道去,不然你的罪業可大了!

不知道正法就像是盲人一樣,然後你又講給別人聽,就像以盲導盲,大家都墮落到山崖、地獄去了。講就要講正知見的法,對其他的大乘經典都還搞不懂,就不要講。能講戒律一定沒有錯的,教人家守戒,戒律是一切佛法、善法的根本,你要生天也是一樣,守戒才能生天,因果報應就在於你做了什麼?才能得到什麼!守了戒清淨,以後得到的果報當然也是清淨,最少可以生天,最好能夠修解脫道。

當然這裡講的法,都是要有正知正見的法,只要是不離倫理道德、不離戒律的都是正法,講解脫道的更是正法中的正法。對於很高深的大乘佛法,搞不懂的就不要亂講,這些都是要有修、有證的。今生很多人到底有沒有那種境界?也搞不懂,就胡思亂想,還是要有人來幫他開導,才能了解種種的現象,沒有境界就不容易了解到經典,有境界的來聽《金剛經》、《般若經》就能很受用。當然沒有境界也可以修,碰到煩惱、家裡亂了、或哪一天情緒不好,你也可以觀一切無所有、不可得,這也是般若波羅蜜的智慧,可以把它擺平,心安則障礙就起不了作用。這是講法施,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法施的,要有相當的一個修證,你沒有正知見,卻去做法施的工作,有時候就會造業,講錯一句話,有時候說不定會有五百世的狐狸身也不一定,這是要注意的。

法化:以正法教化世人,稱為法化。有正知見,你所學到的正法,能夠把它宣導給世間人,這就是法化,用法來化導眾生。我們的網站,有一些有境界、有正知見的人看了都非常喜歡,有一些理念還搞不清楚的,看了以後才恍然大悟,原來修行的整個概念就是這樣子!不怕沒有境界,你有境界到網路上去看,尤其是五十種陰魔,這樣繞一圈以後,才知道原來整個修行是這個樣子,到五陰滅盡還是一個基本而已,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因為五陰滅盡,終歸無所得,那時候才開始有一點八地菩薩的樣子,才開始學習心的靈通變化,這一部份還沒有學,但末法時期會有人證得五陰滅盡?不可能的。

為什麼不可能,依楞伽經云,色陰區宇涵蓋乾慧、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四加行(煖地、頂地、忍地、世第一),到加行位「世第一」就是破色陰竟。開悟後從菩薩初地到第五地未究竟前是受陰區宇,到菩薩第五地難勝地得三昧正受意生身,是破受陰竟。菩薩第六地現前地是想陰區宇,得菩薩第七地遠行地是破想陰竟。未得菩薩八地不動地是行陰區宇,得菩薩八地是破行陰竟,此八地菩薩在定力上相等於阿羅漢,在慧力上勝於得阿羅漢位行者,此時行者應有能力洞見一千大千世界及其眾生八萬劫內之因緣果報。菩薩第九地善慧地是識陰區宇,到菩薩第十地法雲地是破識陰竟之境界。以上五陰走一趟破五陰魔相後,終歸無所得。然後要進入金剛道如來地,求得等覺位之如來位階。

修行剛開始在斷煩惱、斷習氣毛病,修行有境界了,經過色、受、想、行、識這五陰魔相,你搞懂了以後,應該是心清淨了,不清淨就沒有辦法五陰滅盡。我們要各個反省自己一下,五陰魔相看是看了,我的境界到底在哪裡?我最近常常有一些念頭,找哪個看了不舒服的同學,想請你來喝咖啡,來喝咖啡就是找來訓話,咖啡沒有加糖是很苦的,希望同學佛法聽歸聽、懂歸懂,但是要做得到,聽了、懂了,做不到有什麼用?等於不懂!

佛法要弘化出去,要善導善誘、半哄半騙,這樣才是菩薩;沒有屈伸、硬梆梆的,那你學佛法還沒有學到真正菩薩的境界,只是有解脫,什麼都無所謂,也只是小乘的解脫,你無所謂,但是周圍之間的人,沒有辦法像你這樣無所謂,這是沒有菩薩的精神。《大般若經》、《金剛經》弘化的對象都是大菩薩,大菩薩就要學這些智慧,不是只有解脫,怎麼弘化?怎麼弘法?怎麼把這個人,從不好帶到好?怎麼把這個人非常的離譜,要慢慢的依他階段性發生的事情,來把他導順,這才是真正的菩薩。要學的很多,希聽了以先去反省自己,有沒有做到?怎麼來做?其實講起,都一次講的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沒有辦法做到我相空, 而不能空掉我相,就沒有辦法跟周圍之間親近的人、或不親近的人,很難去圓融的相處,這的。

法益:蒙受教化之利益,稱為法益、法利,這是對受教的人而言,我們受了釋迦牟尼佛的教化,你學到多少?能夠守戒律嚴格、能夠中規中矩,沒有煩惱,起碼能得到聲聞乘境界的自我解脫,有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的境界,得到四果的法義、或者法力。用這種世尊教化的語言來印證,你到底哪一個做得到?哪一個做不到?當然做到了也不要執著,做不到就要繼續用功,因為得到那個境界了,也不能以得到那個境界為滿足,還是要觀它是無所有、不可得,這樣才能真正受益,而受益了我們心裡也不能高興,這與上面的法愛、法執一樣,都不要有這些執著。

法劍:以正法能降伏煩惱之魔軍,故稱法劍。能滅一切外在怨親債主的加害、或者是滅掉內心所起的煩惱障,你所用的一切方法,可以稱為是法劍。滅掉外在的障礙也許比較困難一,為什麼?因外來的魔軍,會乘虛而入,專找你的漏洞,什?因為你還有貪愛的心、淫慾的心、愛睡的心、愛名利的心、愛錢的心、、等的這些,他都專攻擊你的弱點,或者是你有瞋心或者是家裡長輩跟我們相處不 和諧,他專門在這方面作文章,碰到障礙他就三兩下,搞讓我們父母親跟我們這一代不融;愛錢的他讓你迷失在錢方面;愛淫慾的他就常給你淫慾的心,讓你去面對外在的異性,起了非非之想。

的這看不清楚,那你的修行就太差了,風吹草動、一舉一動、一個念、一個行為,都是受外來魔軍的影響;照道理來講,我們的心都要清清淨淨的,我們的心都要非常的平靜,為什麼今天會煩惱?起淫慾心?起貪心?都是受到外來的影響,而你沒有警覺到這一點,那你修佛法實在是沒有修到家,連這主客觀的周圍,所起的現象都還搞不清楚;很多人常說今天很累、突然覺得身體不舒服、全身軟趴趴的,一定要躺在床上,為什麼會這樣?必有其因,這個因你看不到,若能看到就會相信,原來就是這樣!

也不必看到,用你的心來研,今什麼會這?就會知道周圍之間碰到了障礙,當然這障礙是無常,一、二個星期或三、五天過去就完了,過去了以後也好好的,你要用這種佛法,來對治這些現象,這就是法劍。用一的佛,用這些法劍,能滅掉一切內、外在的煩惱,就是一把真正佛法的寶劍一樣。我們所學的一切法,能夠用在這方面的很多,不多只一招半式就好了,要警覺!不要讓你的觀念一直鑽牛角尖,鑽牛角尖就與佛法背道而馳。

那又如何解決問題?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以無為是最好的,什麼都不去動、不去講,這樣過一、兩、三天、四天,什麼事情也沒有了,為什麼?因為心都不動,要讓我哭也不哭、讓我煩惱也不煩惱、讓我吃不下飯、我天天吃得很好、讓我產生什麼異常現象?我都不去做!這樣以無為法對一切境,這用最段的法劍!我們人卻常常做不到,障礙來的時候,嘴巴犯嘰嘰咕嚕、心裡不痛快、連飯也不想煮了、飯也吃不下去了、連平常的一些事情都懶得去管,這樣就亂了,這寶劍就生鏽了,不知道怎麼去用?學佛法要好好的去思考這些。

當然想歸想、也知道,但是就是做不到,做不到就是這把寶劍太鈍了、或是生鏽了,表示你平時太不用功,要怎麼用功?要趕!要打坐、念佛、拜佛,你的靈性又來了,氣又通了,整氣通的時候,放不下的事情就看開了,想不開的事情都能想通了,我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要做這個事情?為什麼要做那個事情?這個寶劍就又亮起來了。

修行不在於默默的承受,你功夫好是可以,默默地承受就無為法,無為法是最高段的,因為你做不到,默默地承受就要發作了,一些生活習慣或什麼,都會出差錯了,那是無為法沒用到節骨眼、你也亂了,這一把劍不亮了,就必需把它磨光,磨光的方法就是要多用功,禮佛五千拜,看你還?打坐一天修五 座、一座兩小時,這煩惱都沒有了,因為氣通了,外來的障礙也障礙不了你。內在的煩惱起來就要觀,觀了以就要把它壓下去、滅掉,這與智慧有關係,與修證的體性、妄想,這兩者有沒有把它搞清楚?能搞清楚了,以覺知的心去觀照妄想習氣所現的境,而不受它的影響,這就是一把非常銳利的法劍,能否?不能就要好好的去思考。

轉法輪:佛之說法,稱為轉法輪,我們常說:「法輪常轉」,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三百會所留下的經典,由後代的這些出家人或在家居士在續佛慧命、在轉法輪。昨天美國有位小姐打電話來,問起:「佛是空、是遍滿虛空的法性,也沒有事做,這樣有什麼意思?」不是沒有事做,你憶想衪、想念衪,衪的法身就會與你相應,會讓你安祥、讓你斷煩惱、讓你的腦筋在短,能清楚一點或者業力能夠化掉,當然一般人沒做到這樣,為什麼?因為與佛的法身要相應,要用空無的心來對衪,才能夠跟衪相應,難就是難在你是以妄想、胡思亂想的心去求佛,佛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不能見如來就是心無法回復到空性,就沒有辦法與佛的法身相應,就沒有那種智慧、沒有那種安祥的心。

要回到自性清淨就要多用功,最近幾位煩惱多的、或生活習慣發生很多問題的,我一問就知道最近都很不用功,一天該打一座的也沒有打坐,該做的功課都沒有做,打坐、拜佛、念佛都沒有精進,這個當然問題會發生的。還沒有究竟以前,煩惱不能自己控制以前,都要多用功,就是要這樣用功!當你已悟道了,能一切煩惱都是外在的煩,能夠不受它干擾、能夠保持氣脈通順,這就能安住自己的心。

常轉法輪,現在是誰在轉?一般人是觀世音菩薩代釋迦牟尼佛,在照顧我們娑婆世界百分之七、八十,大大小小、初學的或有境界的,都是衪在照顧,為什麼?菩薩就是要度眾生的,佛是進入虛空遍滿一切世界、法身清淨,你不去想衪,衪也不會理你,兩相無礙。當你修到如來心的時候會與衪相應,譬你修心中心法修到十二種相貌得到了,你用一 咒六印,這樣一坐起來的時候,你的心與衪相,你就是衪、衪就是你,可以幫助很多眾生解決苦難;現把轉法輪交給那些出家人,是慧命,把佛的慧命延續下來,就是這些比丘、比丘尼、甚于受菩薩道的居士繼續在講佛法。

法印:正法之規準、象徵,稱為法印。正法離不開三法印,我們修大乘佛法、修解脫道的人,對這三法印都記得很清楚,釋迦牟尼佛明的開,以後末法時期,哪一個人不是以這三法印來講經說法的,這個人就是邪魔外道,不是正法。

第一個法印是諸法無我:一切相不管是內相、外相,內相是內心的境界,裡面沒有一個我,為什麼沒有一個我?因為我心清淨,我感召外在的境界,現在我心裡面的法,當然不是我;就是從沒有外境,我內心起了第八意識的種子現前,那個東西也是以前所造的業,不管它是善業或惡業,這裡面也沒有我;若是有我就會去受生,為什麼?因為以前所做的壞事,你認為是有、是你做的,那你就去受報了!

你要解脫,對於一切法就不能觀內心的境界、不能觀外在的境界、映現在我內心的境界,裡面有一個我,不有這的想,那要怎麼看?看我內心的起心動念,是業力、是妄想,但是我有一個覺知可以清楚的看著它,不與它起鬨,就像看電視、看電影一的,可去看我自己主演的電影,但所看的這一齣電,好像與我沒有關係,你要學到這種定力,才能夠做到諸法無我。而一直說諸法無我、無我,明明那件事情是我做的,卻說不是我做的?這就是你要超越的,要認為那是過去的影像,留在我腦筋阿賴耶識的東西,不要一直強調裡面就是我、有我,有我就沒有超越,沒有超越當然就沒有脫離輪迴,因一定要超越。不要常常講,我想怎麼樣?我要怎麼樣?以前做壞事?以前做什麼好事?與誰好?與誰不好?那裡面的東西都要把「我」抽離掉,抽離掉只剩下一個事情,這個事情以前與我有關係,但是現在我把它畫分清楚了:「與我沒有關係!」能夠做得到這諸法無我,才有辦法解脫。

一般講經說法的人就講這些道理,儘可適可而止的不去加深壓力與罪惡感:「是你做的、你要懺悔!」當然適當壓力可以進步,初學的人也是要懺悔,為什麼?因是初學而不懺悔,諸佛菩薩不給你見證,你去受戒,在受戒以都要懺悔,懺悔以前所做的業無量無邊,諸佛菩薩降臨來做證,以前的一筆勾消,以後你不能再犯,受戒完以就要學諸法無法,以前所做的事情不會滅掉,會藏納在腦筋裡面,動不動一掃到它,它又起來!做壞事、做好事就有那些影像,與人家講了什麼話?什?有善念、惡念常常會起來,起來的時候不要觀這些法裡面有我,有我就不能解脫,沒有抱著看自己、或是看別人的電影一樣的那種境界,你就沒有做到諸法無我。都要有這種磨練,才能夠超越心意念的那種業力牽扯,而你做不到這樣,講法的人又沒有這樣講,也是違背了釋迦牟尼佛,告訴你如何解脫的第一個觀念,就是要滅我相。

第二個法印是諸行無常:所有內心心法的起滅、或者是的相,沒有一個是永恆的,沒有永恆就是無常,不管是正的、反的,逆的、順的,好的、壞的都是受無常的規律來規範,為什麼?因是因緣果報,都是有因、有緣、然有相,有相就不會有永遠。唯的常就空,空永遠就是空,你要回到空性來,那種就是涅槃境界,是永遠保持那種空性,是佛菩薩的境界,永遠都是守住空寂,哪一個時候不空?是你真摰的在憶想:「觀世音菩薩!我現在有難了!」當你在想衪的時候,衪就不空,所謂不空是空中化出一個不空的化身出來,然後到你那邊去,衪本身還是住空中;你要學習到真真空,才能知道有相怎化出來?

這般若波羅蜜你真的搞懂了,就會像觀世音菩薩一樣,從空中之,坐那邊一動也不動的,卻化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來跟你講話,到那時才是真正的靈通、是悟到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這兩句話唸了幾千萬遍了,能不能做得到?引用道理去分析,因是因緣,張大德把這個板子裁短、黏合而湊成一個架子的因緣,還沒有做以前,零零落落的不像個架子,還是有一個相,在這裡面全部再分析下去,到最分子、原子、質子、中子、電子,一直分析下去、轉快就什麼也沒有了,這種以物理去說明這現象,為說法方便是可以這講,但,要講這樣去悟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實在是很笨的方法,不是這樣去悟的。

空永遠是空,你要回到真的不起心動念的空性,才能了解在空之間,要如何把它變成一個有?是要你真的悟到空以後,用般若波羅蜜的智慧,觀一切法都不執著!不執著!觀一切境界都不執著!不執著!回到真正的空以,那時候才來起一個念,化一個什麼真的東西?就能化出!到那個境界,空化有、有化空,都很自在的那時候,才真的悟到空、色不異,不要在名相講這空,分空了嗎?、、、這種是地前菩薩的知見,因為他沒有辦法悟到空,真的那麼容悟到空的話,菩薩豈不是一大堆了?這就是為什麼菩薩那麼少的原因。不是少,在虛空之間是無量無邊,是今生末法時期真正悟到菩薩道的少,像觀世音菩薩化一個房子、化一個人是一個有血、有肉、有聲音的,跟你講話什麼的、、,然後啪一下子就不見了,那才是空能化有的現象,你做不到這樣,是我們差太遠了,但是要懂得這些道理。

每一個來的都是外道,都有那些怪力亂神的乩童力量,都可以聽、可以看、可以讀人家的心、、一大堆的,有一個人從六點半談到九點半,這在外道繞的很多,沒有辦法聽到正法,但是她又迷不進去,我們所講的這位小姐,她在外道繞來繞去,很多人都要抓她入伙,入什麼伙?因為她有靈力,可以幫你治病,知道你這邊有病、那邊有病怎麼樣的,每一個人都很喜歡這樣,但是她認為這樣不對,我搞這個幹什麼?但她就有那個能力,後看到網站,她就要來看我,談了三個小時,談完了她可能很高興,但是我的身體不高,幾天都不舒服。

順、逆是不會有長時間的,幾天不舒服就不舒服,過一、兩天就舒服了,今天就好一點了,像兩、三天前就不好,這是無常、是諸行無常,你要把第二法印搞清楚、記起來,順的時候不要高興,因為兩、三天就會沒有,逆的時候不要很氣餒,我再忍耐兩、三天、或兩、三個月、或者兩、三年,以後就會沒有,當下苦是很苦,苦是你沒有修行才會覺得很苦,有修行就會有那種能力,去面對那種逆境,雖然苦但是也活得很痛快,照吃喝、早晩作息都很正常,只是肉體不舒服,心不舒服是修行功夫不夠,要多禮佛、拜佛、唸佛,充電就對了。

第三個法印是寂滅為樂:寂滅是我們修解脫道的人,要讓我們的心對一切境,剛開始是不去理一切境,那是修空觀。進一步的修無相觀,是可以感知很多事情,可以知道但是無礙、沒有罣礙,可以保持一個永琲漯觼吨@直這樣下去,那就是寂滅為樂,那種寂滅是寂寂然的體,去面對一切境界了了覺知,但是卻沒有煩惱、沒有罣礙,這就是寂滅為樂,那種快樂是最快樂的。

以世間禪定裡面打坐氣很旺,覺得這一座身心愉快,那種愉快也是無常,很多同學修心中心的報告,這一座很舒服,下一個報告這一座不好、又痛苦的要命,充分證明諸法無常,你要練到打坐的時候,身體很舒服也沒有舒服的感覺,反正就是這樣,這裡氣通就走,氣不通就痛,痛就痛,那跟心有什麼關係?這種寂滅為樂,不是不做,感知外在的因緣,然後非常安靜,也不見得全一樣,就像你在修心中法一樣,修到手痛、心痛、腳痛也好,都無所謂,那種寂寂然的體,面對這身體的病痛,也覺得很舒服、也覺得沒有煩惱,那也是一種寂滅為樂的境。寂滅為樂是不一定要入諸佛菩薩的那種定境,菩薩是在所有生活起居坐臥之間,對一切事情都能保持一個寂寂然的體,面對一切境界都還是覺得非常的快樂。

三法印是正法裡面的規範、準則,要是哪位出家人在講經說法,沒有依這三法印,他不是在講解脫道,你不能講他不對,他對那些初學的歐巴桑在講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修五戒、十善,為什麼要修這些?既然是諸法無我,修這些做什麼?那是對初學者而言,你不能說他不對。但是,我在這裡交待清楚,這裡講的是,對解脫道以上的人講經說法,一定要講這些東西,你不要去駡電視上講經說法的人,是要看講法的人之對象,因為菩薩道與小乘的聲聞道,都是在講解脫的,這才是真正的佛法。粗淺的佛法也是佛法,只是對淺基的人在講,教導他守戒、做善事,不能說他不對,要把事情搞清楚,不要造口業,這是三個正法的法印,相信你們也隨時都在聽這三個法印。

遺法:佛之遺教,稱為遺法,因為每一尊佛的出生、住世不會太久,最長的八萬四千歲,最短的釋迦牟尼佛一百歲,衪只住世八十歲,每一佛出生在哪一個期間?壽命有多長?都跟那個時間的時間差不多。昨天的那位美國小姐,是大陸的美國小姐,談:既然今生我們學得不錯,我們能不能活一千歲?因為她跟一般人的想法一樣,認為我好不容易學佛學到這種境界,為什麼不能活久一點?我告訴她這是仙人的觀念,把肉體活得很長,不是在修慧命,是在修性命,讓肉體活久一點,就是還有壽者相。

一位悟道的人不在於肉體能夠活多久?而慧命是可以無限期的活下去,死了以後可以再出生,出生以後慧命還是存在,為什麼有的人有智慧?有的人沒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是累劫一直修上來的,修六度波羅蜜這麼一直累積、修菩薩道,這麼一直累積上來,看到這一句話是對的、這一句話是不對的,一看就知道了,看到這個人講的一句話,是正法?還是邪法?馬上就清楚!為什麼有的人迷迷糊糊的,認這師父很好、這師父講的都是佛的教理,其實講的不正知見,都是一些魑魅、魍魎,著魔了也把他看成是佛,為什麼?因為他們沒有智慧,智慧是來自於你的腦筋與心靈的感應,這才是我們要修的慧命。

這個慧命永遠不會滅的,你今生活到八十歲,像老上師活到九十六歲入滅了,再來受生他的智慧會更增長,為什麼?因為他今生又有進步,又學了一些佛法,然後又懂、又更進境了,也帶到八識心田裡面去,在八識心田裡面是每一世又這麼累刼修、累刼修,修到最後像佛一樣,得到一切智、一切道智、一切道相智,有了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智慧,這才是真正的佛法。

佛住世八十歲,四十九年中把所有該講的都講了、都教下來了,我們雖然經佛經以中文翻譯,還是有很完,但是,你要的大概都已經有了,要小乘法從小乘法取一、兩、三個來修也夠了;你要大乘法,大乘法有《圓覺經》、《般若經》、《解深密經》、《唯識學》、《金剛經》、《楞嚴經》、《楞伽經》,這類的經典就夠了,這些佛陀所教的遺教,都是佛所影響、所留下來的法,稱謂是遺法。,

法燈:以佛法比喻闇夜燈火,稱為法燈、法光、法炬,法炬有的稱慧炬,就是點亮你內心的不光明,我們內心的不光明就是被貪、瞋、癡、慢、疑所蒙蔽了,用我們的佛法去照它,佛法不要光看,要去做、去思考,你的心沒有辦法如如不動的面對一切境,就要去思考,用思惟修,因為你沒有大乘的種子,就要打坐的時候來思考,為什麼?今天這一件事這樣做,這樣做對嗎?有沒有圓融?有沒有傷害對方?有沒有兩、三邊相得大家都很愉快?沒有要怎麼做才對?要怎麼去做?我要用什麼方法?要動腦筋,雖然這是有為法,因為還沒有到修無法的境界,所以要用有為法,要善導善誘,那個人該怎樣對他?這個人又該怎樣去對他?要以你心裡面的直覺來做。

打坐到靈性最高的時候,你罣的事情,有的自然會冒出一句話來,就解決了!有的時候不見得是真的,也不能。有沒有解決?有沒有真?有沒有偽假?這些當時都不要在意它,有的同學說打了一個妄想,知道做某一件事情到哪個時候會成了,我告訴他這個不要當真,該做的就去做,有沒有成?不該成就是這一段時間不該成,去做了而到時候該成,也沒有成怎麼辦?這個例子太多了,聽歸聽不要太當真,不是講的事情不對,是當下的因會成,由因緣的轉來轉去又不成了,有是我們的火炮還不夠,為什麼要教修?修大乘法不要把心裡面的念當真,不!即使那個事情真的是這樣,還是要等待時間看看,是不是真的這樣?真的是這樣,到時候才來印真的是這樣,也就不、也不必是很真的,因為佛與魔隨時都在交戰,哪一個魔乘虛而入,看你信了這一次,以後第二次再給你一個境,讓你也信了,認為還真的是這,第三次再給你一個也是這樣化身,是真沒有錯!以後就不會講真假了,永遠都信它,到時候就讓你繞得團團轉,到最迷失掉了!

修佛法要什麼都不認,心是真的、假的?起了就起了、滅了就滅了,都不要再去管它了,我本身是,希望你們修真的佛法也這樣,不要在那裡是真的、假的?在《圓覺經》堶惜]已經開得很清楚了,《圓覺經》的明隨順覺性相,已經跟你講修行要怎麼修?「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熄。住妄想境,不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

「居一切時,不起妄念」在平時的起居生活,除工作以外,不要打妄想,不要打妄想,就要回復到空、學習空,學習空有什麼好處?外面在地了你才知道,外面有心意念、周圍之間有眾生的心意念,你才能當感知;而你沒常常在打妄想,反你在打妄想,也插上一個念頭進來了,糊里糊塗的讓你以為是你在想,其實不是你在想,為什麼會認為是你在想?因為你常常在打妄想,主之間的心意念,你都還搞不清楚,要怎麼修?怎麼分是外來?還是你內心的妄想?要「居一切時,不起妄念。」學不起妄念的時候,就有空的樣子了。

再來第二句:「於諸妄心,亦不熄滅。」這意思?就是我的空性本來不胡思亂想,現在突然起了一個念頭,這個念頭為什麼會起?一定是有外在的因緣感,這因緣不一定要在周圍,也是在五千公里以外的美國、或六千公里以外的歐洲,都有這可能,只要是親近因緣關係的,他要起一個念,你的心也自然的起一個念,「於諸妄心,亦不熄滅。」為什麼不能熄滅?因為裡面有消息,你要去讀它,讀它這裡面是什麼?因為他一閃、你就讀到了,譬如這一句話有十個字,閃過去你就知道了裡面是什麼!這是「於諸妄心,亦不熄滅」。

「住妄想境,不加了知」:在這妄想境之間不要去看得很清楚,瞄一下就好了、讀一下就好了,不要去看得特別清楚,所謂特別清楚是你用分別心,再去看一次、兩次、看三次,這些是什麼?又是以妄想去想那些事情、又再去想那幾句話、又進入到凡夫的境界,「於諸妄心,亦不熄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了知就是不去故意的要去知道它。

「於無了知,不辯真實。」我剛剛所了知的事情,真的是這樣嗎?是假的嗎?是會這樣嗎?不會這樣吧!那是你自己在想,能用這四句話來修行的,一定能修到菩薩圓融的境界。佛法要懂得多嗎?為什麼要講得那麼長?這是培養你們的知見,以後可以行菩薩道,要講的時候觀念比較正確。其實要修自己,你們有境界、心打開了,用這四句:「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熄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實。」你就用這四招,打遍天下無敵手,可以修到菩薩位。

我們外道、一般人,偏偏在執著我感覺這樣、或真的發生了,我感覺這樣,你看真的又是對了,愈來愈相信自己的靈通力,一相信就真的完了,為什麼完了?第一個若是假的,你信他為真,會被魑魅魍魎、鬼神之類,把你變成是一伙的;第二個就是真的感覺是真的,沒有錯,但是你轉不了那個業力,到時候還是發生了,沒有修到空觀,修什麼解脫道?解脫道就是在業力牽扯的時候,你能擺脫它,它捉不到你,譬如他要讓你煩惱、讓你的家人之間吵架,而我硬是不去吵架,你要做到那個樣子,當然不吵架能一個空,也就無架可吵了;做不到的時,有感覺到要吵架,讓吵架能少吵一點,你駡兩句、我還一句,你打我一巴掌、我輕輕碰你一下也好,反正業力有時候很難講,業力是不可思議,不是我說不就不,還沒有修到空的時候,駡來駡去一定要駡,只是你要警覺一下,我修行、業力來了不可以這,太離譜了!熬不過、一定要駡出口的,不出口好像怨親債主會不甘願,還是要讓你發作了,發作時也讓他們得逞、高興一下。

有時候魔障、或者外道、或者鬼神,他們要捉弄你,而你要不用一法讓他捉弄,捉弄到最後他會不好意思、會懺悔:「我不用再對你這樣!」那你說:「沒關係,只要你高興就好!」他最後也沒你辦法:「真的還服了你!」這是無為法,無為法很好用,不要你去學手印、幹什麼的,問題是你這個肉體,能不能承受他給你的障礙?你不要一病就病得軟趴趴的,然後不能工作、不能做什麼的,障礙一卡到身體就去不了,內臟就發生問題,這個病變、那個病變,也化解不了,你沒有那種功夫,當然就沒有辦法了,學菩薩道的身心都要能夠自主。

一個有乳癌的來看我:「我胸部整個都僵掉、背部也僵掉!」看她是同學,但是同學,不用功、從來不來聽法,有病來看一下,認識一下張老師,第二次發病沒警覺,我告訴她:「你到樓上拜去發願,你不發願沒救!」我以為她發多大的願:「從今以後要吃素!」我這個肉體就相應了,相應就相應了,也沒有甚不了的,我就用我們那個健康面板去壓,背部壓了半小時,起碼恢復了七、八成,也不要找醫生了,當然後面還有後遺症,不過慢慢就會好。

這因果報應是很現實的,生病業力都是很現實的,我們本身能修到空觀以後,不是黏不上業力,還是要為別人承擔業力,遇到時要用一些方便法,在這裡學了一些方便的法門,你要會用,能夠簡單的用,物理的治療是最好,那些病都是血氣不通,把那些血氣打通了,什麼病就會慢慢沒有了。

佛法是譬喻暗夜明燈,稱為法燈、法光、法炬,就是讓你解脫煩惱的,不是光看名詞就好,要能夠去好好的學、好好的去做。

法雨:以其能滋潤一切生物,故以雨水為譬喻,稱為法雨、法水、法潤,佛所說的法,從善法、守戒,到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到四空處定、無想定,到四聖諦、十二因緣觀、三十七道品,到十八空觀,到八背捨(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甚至於到三三昧,三三昧是空三昧、無相三昧、無願三昧,這是菩薩道要修的,修到七地菩薩就有這三三昧。

剛開始修是入地菩薩,能夠要修空觀,最起碼是開悟以後,能把內心所有的習氣毛病斷了就離垢,要看這個人修得好不好?看他的污垢到底有多少?這個汚垢用眼睛可以看、用耳朵可以聽,你的心不能夠感,那當然就不能感知,有的人可以感知,剛剛所說與我談三小時的那個人,小時候就能夠讀人家的心,人家還沒有講,她的心就知道人家要講什麼?她就是心靜能夠讀別人的心,你還沒有發意,她就已經知道你要講什麼?但是可惜她就一直在外道裡面繞,修什麼王母娘娘、什麼娘娘的一大堆,總是繞不到佛道,但是她又不相信外道法,後來看到我的網,就說一定要來。我們有一位同學她也有這個能力,與我對,我還沒有回,她就知道我要說什麼,她說:「只有你,我有這,其的人都沒!」

像這種她是大乘佛法的材料,佛所講的大乘佛法是你所需要的;有一些根基比較微薄的,只能修出出力、出出錢這一類的,他認為這是在修佛法了,當然這也是佛法沒有錯,這布施是善行,是最基本的佛法,但是你慢慢的打坐有境界了,有境界是世間禪的境界,佛法告訴你,修到世間禪的境界,會有什麼現象?你的天壽有多少?身高有多長?都跟你講好了,是色界天外道的禪修者,他就有那個果報,這佛法也有講,無色界破了色身不修佛法,是修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你的天壽有二萬大劫、四萬大劫、六萬大劫、八萬大劫,八萬大劫是五百六十八億年的壽命,壽命盡了照樣輪迴。佛法裡面也有講了,你真的發心要學菩薩道,就會接觸到佛法,在色界修佛法的四聖諦、十二因緣觀、三十七道品等等的小乘行者,觀我沒有我、觀受沒有受、不受的問題、觀法都是虛幻的、諸法無我,觀一切相都是不實在的,這樣解脫了,你就可以得到聲聞、緣覺的境界,是小乘的解脫,這也是佛法。

初基菩薩是沒有定力有智慧,慢慢要往如來菩提前進,要走成佛這條路,走這條路在大部經典就講這些,成佛的境界是怎麼樣?在《華嚴經》、《法華經》的經典裡面,也都是在講這些境界。法語是諸佛所說的法,涵蓋所有世間的一切宗教,只有多沒有少,世間一切宗教都很低階,道教、婆羅門教還在修禪定之間,還在中等的,解脫道只有佛教正法才有。這些大小雨同時落下來,你是小乘根基的,好像毛毛雨給你滋潤,不能去聽聞像西北雨那麼大的法雨,一沖下把你的樹打歪了、打死掉了。

我們剛才講《圓覺經》那段開示:「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熄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實。」很多人看到這一句話,為什麼要這樣?甚至於看到這個還會怕!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就不是那個料子了,你是學一些世間禪定的料子,是中等的雨、不大不小的雨,稍落一落可以沾潤法益。你是大菩薩的,是完全在講空,完全在講不執著,完全在擺脫心裡面的覺知,都把它看成是空,就是不相信!縱然很多人相信,相信就相信有,他都不相信!不相信就不會發生什麼事情,這就是真正的大雨、西北雨一樣,滋潤你這種有大乘根基的人,看了這大乘佛法才會喜歡。其他看到什麼白骨觀、四念處、四聖諦,覺得好像很沒有意思,不是沒有意思,其實是你以前那世已經搞過了、已經學過了,慢慢的到了今生,已經適合大乘佛法才能滿足你的心願。

我們有些同學喜歡小乘佛法,不能說他不對,因為他起步比較晚,才走到那裡。我一直在強調,不要去批評世間的一切人,對於他所修的一切境界是對?是不對?因為他的料子該是一年級、二年級、或一百年級,只看在是哪一年級而已,這樣還有什麼對、不對?沒有對、不對的,只有一個判斷觀,是他的行為對不對,貪、瞋、癡、慢、疑,種種的淫慾,有種這些就不對,你只能批評這個對不對,不能去批評他的境界對或不對,你的境界高當得到他得境界,他的境界低,看不到上面得境界,若他批你這樣不對,是他的無知,因對佛法認知有限,這種人會造口業。

佛所說的法都像雨一樣,法雨、法水、法潤,平均分沾各各層次的人,你是什麼料子?就去吸收多大的雨水,這可勉強不來,這裡在講《般若經》、《金剛經》,有些人聽不下去,有心來一次、兩次,聽不下去,起不了相應,有些人聽了就很法喜,原來修就是要這樣修,那就是你與這個法相應,法都是講因緣、相不相應。有的人是大乘料子,這一位師父已經證悟了,就知道你應該去哪裡學?沒有證悟,但是他有正知見,他說:「你這個境界我教不了你,你去那裡參訪、修習!」,古代的禪師都是這樣,他看看你是大乘料子,我是修世間禪定的小乘法,教不了你,我介紹你到哪裡去,要有這種雅量。

不是像現在,只要你來了就是我的人,你不要亂跑,不要跑這個山頭、跑那一個山頭的,這些都是不究竟;古代學禪的都是到處參訪,看你的因緣在哪裡?你的料子、根基適合哪裡就在那裡學;開悟、不開悟是一回事,開悟的人就不必到處去亂問,修自心就夠了,自心把它調伏,然後看經典什麼都懂了,不必問來問去,問了境界比你低的,他答不出來,講了一大堆反而亂了你的心,還有很多人是這樣的,這就是法雨。

法難:正法蒙受迫害,稱為法難。末法時期,每一尊佛所講的法,都離不開三個階段,正法時期是每一尊佛住世的時候,當然是正法,佛入滅以後五百歲之間,還有人依佛所教的法,他可以修學證悟,有實證實修的人很多,這還算是正法時期;過了五百年以後到一千年之間,就是五百到一千五百年,這一千年之間,稱為像法時期,有些人依據經典去學習,有點樣子但不真實,這是像法時期;到末法時期根本有證有修的人不多了,除非再來菩薩要度化眾生,像彌勒菩薩下生,像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化成寒山、拾得,這也還是古代的像法時期之間的。

末法時期一千五百年以後,到未來五億七千六百多年之間,都是末法時期,彌勒菩薩下生為止,這都是末法時期,末法時期都是邪教興起,什麼是邪教?就是沒有講解脫道理的教,也就是外道。你看現在佛教在印度已經沒有了,我們要去參訪聖地,聖地除了菩提迦耶,那個大覺寺以外,其他都是廢墟,只是去瞻仰,你有靈通去那裡,也許可以看到法會還在那裡繼續,或者是感覺那種氣氛,諸佛菩薩還在那裡,《一切如來心密秘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這部經典你看過的話,前面這一段所講的,就是在講這個故事。

一個寺廟因為住持、或周圍之間信眾的道德敗壞,這個廟就不能長久了,不管一百年、兩百年就會衰敗破壞,破壞就會變為廢墟,廢墟之間佛有沒有滅?佛並沒有滅,佛的法身還在裡面、佛的報身還在裡面,一般人看不到,釋迦牟尼佛有靈通,衪感覺佛在裡面,所以向衪頂禮,裡面就發聲了:「希有世尊、、、」讚嘆起釋迦牟尼佛,然後釋迦牟尼佛才開始跟弟子開示。弟子問世尊:「您向這一堆廢土在拜什麼?」釋迦牟尼佛才慈悲開示:「你們眼睛看的是一堆廢土,在我心中是一座非常莊嚴的塔廟,佛還在裡面,你們看不到以為是廢墟。」才開始宣講:「一切如來心密秘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這部經典的故事。

同樣的道理,我們去印度瞻仰這些廢墟,其實佛都還在那裡,那些羅漢不管一千二百五十人或者二千五百人的羅漢,他們都還在那裡,雖然他們示現入滅了,其實他們都還在那裡,有形有相的寺廟、周圍之間、上空都是菩薩,如果你有一種異能,能夠超眼睛可以看虛空之間的天神,大約在清三、四點,每一朵雲一位菩薩,都是顯在那大寺廟天空上。要進入那種境界,你要看很簡單,只要七天七夜不吃、不睡,就有能力可以看到,因為你已經進入虛幻,那個虛幻境就出來了。

同理而言,修心中心法的人,在前一段頌文有這一條,教你們要去發大願,為什麼心中心法告訴你們,要到清淨的山野去發願?因為清淨的山野有非常好的風水,其實那些地方都有仙人或菩薩、羅漢等很多聖人在,你一去那裡發願,他們都可以當你們的證人一樣。

末法時期正法就會遭到破壞,因為不講怪力亂神,講心裡的解脫、不去講靈通;靈通是有、是可以感覺,但是你轉不了業力,還是照樣輪迴,你聽到正法以後,才知道原來這些沒有用,要放下一切,要經過動、靜、根、覺、空、滅這六結使,從覺一切、觀一切境界都能了知,同時要把它空掉。光有覺而學不到空,這不真正佛法,修學佛要空掉一切覺知,有問題來才來覺,不一定要預知,預知有什麼用?白擔而已。

這裡所講的法難,末法時期佛法是在苦難之間,慢慢的在維持這個法脈,要維持其實是很簡單,釋迦牟尼佛開示的,佛法不滅只要有一出家眾守清淨戒,這佛法就永遠不會滅,所開示的一句話就是戒最重要,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要入滅的時候,阿難尊者很傷世尊要入滅了,跟了四十幾年的世尊、很親的人要入滅了,阿難還沒有證到解脫,感情作用很豐富,儘在那裡掉眼淚;大阿羅漢要阿難尊者不要光是悲哭,要趕緊去請問世尊未來事,結果阿難尊者請示了四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以後結集經典,第一句話要安什麼?世尊開示:要安「如是我聞」,不要有時間的觀念,因為時間在無限空間本來就是一點而已:「如是我聞,一時佛在、、」。

第二個問題:因為世尊不在了,誰當我們的老師?這些阿羅漢、這些行者、、,有些自我修行就好了,有的都不理人,我們要遵誰為師?世尊開示:要「以戒為師」。戒律隨時在我們身邊,守著戒以後,戒就是你的老師,守戒不會去犯錯。

第三個問題:若是在僧團裡破戒、犯規的人,該怎麼辦呢?世尊開示:「默擯!」默擯是默默的鞭策他、不理他。一個人若是大家都對他不理不睬、不理他、或是跟他瞪白眼、或者是萬箭所指都射向他,這個人會是很不好受的,這樣會逼著他好好的去反省、去懺悔,這就是默擯、不理他的方法。

第四個問題:以後修行對於初學者、沒有成就的人,要修什麼法?要依什麼法門最好?世尊開示:「修四念處」,要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可以真正從自己的角度,來證到一切法跟我都沒有關係,那就解脫了!然後再以卅七道品後面的七菩提分、八正道等智慧來超越,這樣就可以證到解脫道。

在世尊要涅槃之前,提出了這四個方法:1.是對法的傳承。2.是對僧團的各個修行的方向、以及依止的導師。3.是破壞僧團的、造業的,如何處之。4.是以後初基修行的人,要用什麼法門?由這四個問題,可以了解未來的佛法向。

法滅:聖教之滅盡,稱為法滅。法滅的時候,就是大家都不守戒了,才有這一天,不然這一天應該不會有,因為末法時期到最後,彌勒菩薩還會下生成佛,之前的數千萬年會有法滅的現象。法滅的機會應該沒有,除非是指正法的法滅,所謂正法是指解脫道,很有可能慢慢的會沒有了。那時候還是會有佛法,沒有了解脫道就變成人間佛教,現在大家都在推行人間佛教,為什麼?因為人類的道德愈來愈差,要求解脫的人愈來愈少,未來幾千年、甚至於幾萬或億年以後,會不會進入這個狀況就很難講了!在這塈畯n給你的觀,雖然佛法很浩瀚,但觀念正確與否?是很重要的。

(2003.10.18.講於法爾)


[ 《金剛經》選讀 ] [ 經典選讀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