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WLOTUS.JPG (4513 bytes)如何利用《金剛經》來修行
               --
十二品  尊重正教分
                  2005.10.08.   第 15 講(5)     張玄祥 居士   講於 法爾講堂

   (本篇文章為張玄祥居士所撰,未經同意,請勿引用轉載。)


四、金剛經經文解釋(續)

十二品  尊重正教分  

(三)解釋名詞(續)

12.讀誦受持

即讀誦經典(金剛經),據《法華文句》卷八所載,「讀」指循看經文,「誦」指離經背誦不忘。受持梵語 udgrahana挴奇成仕,指領受於心,憶而不忘。係為解義或祈願、迴向而誦讀經典、受持經典中之義。讀經包括多種類別,若為讚歎佛德而讀,稱為誦經、諷經;若為通解經義而讀,稱為看經;為祈願而讀大部經,稱為轉讀。禪宗區別其不同,謂諷經、轉讀,必行於佛前;看經可隨意行於寮房。又誦《大般若經》時,逐卷誦六百卷全文,稱為真讀,即讀經;唯讀每卷之初中後數行,而轉翻經卷,稱為轉讀。此外,於心中默讀經典,稱為心讀;以身實踐經典,稱為身讀(受持)。讀經、轉經、諷經、看經、念經等情況雖有異,但一般皆不作區別使用。

「讀誦」有一意義,「受持」也另有一意義。我們每天誦《金剛經》或其它的經,《金剛經》裡出現好多的讀誦受持,究竟讀誦、受持有什麼不同?讀誦是讀誦經典,自然包括《金剛經》或者其它的經典,在《法華文句》解說《法華經》卷八上,把讀、誦分開來,「讀」是指循看經文,「誦」是指離經背誦不忘,能夠不看經文背起來是謂「誦」。記性好的,《金剛經》讀誦那麼多次可以背起來了,甚至於倒背如流,這樣就是「誦」,但年紀大了或腦筋不好的就背不起來。我們一般人記性不佳、智慧不夠,但於快成佛時就有無忘失法,看過的、聽過的都不會忘記。

我找了一個增加智慧的咒語,每日卯時(早晨五點到七點之間)以一杯水供於供桌上,然後唸七遍、十四遍,把水喝下去,七、八個月以後,一天可以記一千偈、一千誦,一誦大概五字、六字、八字﹔若不喝咒水光唸咒,一天也可以背五百偈或誦,有興趣的人可以來登記。咒不長,才十幾句,但不只唸這個咒語,包括前面的淨口業真言、安土地真言、普供養真言,及後面的補闕真言,頂多兩、三張紙,但要五點起來唸,唸完了在七點前把咒水喝完,三回合大概三百CC的水,一回合一百CC

受持,梵語 udgrahana挴奇成仕,指領受於心,憶而不忘,而且付諸行為,也就是待人接物之際,把所學到的經文用於對治煩惱上,這是第二層次的法門;第一層次的法門是不要動心,面對逆境、順境,都能夠如如不動的面對那個境,做不到時可以用《金剛經》裡偈語或任何一段經文,來提醒自己不要煩惱,比方有冤親債主來生障,可以告訴自己:「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提醒自己逆境不久就會過去,因為一切有為法都是不長久的,也間接的告訴冤親債主,用心法、或任何有為法障礙我,這個法也是無常。剛開始力道雖強,但再而竭、三而衰,最終沒力量了,你只要心如如,承受一點肉體的障礙,很快就過去了,這是第二層次的修法,是還沒有究竟前大家要磨練。一旦心真的可以如如不動,可以自在無礙的面對順、逆境,就是住在禪定中,這時就不必用一法,無為法是最好的,可以克服一切境。

受持,這裡只是領受於心,憶而不忘,應該還要再加上在日常生活能夠運用。讀誦受持,係為解義或祈願、迴向而來誦讀經典、受持經典之義。在讀誦之際,忽而讀到經典裡的某段經義,對你目前的狀況是有益的﹔或是面對煩惱境,腦海中自然浮出某句經文來化解目前的障礙。沒有障礙,也許不會去想經典中的意義,碰到障礙,可以去讀誦經典,讀誦經典本身就有福德,可以迴向給冤親債主、一切法界眾生,也可以讓你體會,目前這個境適用經典的哪句話來對治?如此你可以度到彼岸,又可把所誦的經典迴向給法界冤親債主,甚至若是有所祈願,想讓事情得以滿願,就可以去誦哪一部經。

像參加大悲水法會,有的人會較在意起居生活間所出現的境界,希望能夠順利,有的人會為家人、自己的身體或人事而祈求;你要很虔誠的唸,祈求就能滿願,當然發財比較不容易,因為發財要有種善因、布施。這也是一般人誦經的目的之一,當然要修空觀的人應避免有種種的願望。

讀經的種類很多,一部經典裡有時會出現不同的格式。《金剛經》裡只有出現兩次的誦:「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是用簡單的偈語再一次濃縮闡述經義。大部份的經典,世尊講了一段經文後,又再以特定字數的偈誦,重覆這段經義,或由弟子用讚誦的方法彙總唱出,除了有助瞭解經義外,還有讚歎佛德,稱為誦經、諷經。

若為通解經義而讀,稱為看經,在書桌前聚精會神的讀,就是看經;為祈願而讀大部經,稱為轉讀。什麼是誦經、轉讀?古代禪宗有特別的區分,誦經、轉讀,一定要在佛堂或佛像前,看經則可隨意的在寮房或書房裡看。讀經、轉經,大部頭的經,像《大般若經》有六百卷,一次要讀誦全文是不可能,要一卷卷慢慢讀,一天讀一卷,可能要花上兩年的時間,這就是真的讀經。

我們網路上的《大般若經》,把前言稍微彙總、解釋一下,後面就附那一卷經文,要看懂它的義意是什麼,這是真讀經,是真正一字一句的讀,瞭解它的義意;很快的瀏覽每一卷的第一部份,或中間幾段,或後面幾行,這是轉經、轉換經卷、轉讀,簡稱為轉讀,像現在的「速讀法」。現在資訊發達,出版品特別多,要每本書慢慢的讀,真的是浪費時間,只有翻一翻書,眼睛這麼掃瞄過去,找重點在哪裡,你若一眼掃過去而不在意的,多半是不重要的,掃瞄到重要的,可能要停下來認真看一下,這是速讀法。轉讀也有這意義,讀到重點時特別專注的看一下,然後再轉過去,不是每一行都讀,這就是轉讀。

此外,於心中默讀經典,則是背誦,稱為心讀,我們最常讀的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還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就是「受持」,是以身來實踐經典裡面的經義,稱為身讀(受持),這就是我剛講的受持的意義;一句經義懂了以後,把它確實用在你的日常生活中,譬如《金剛經》裡,最常被引用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心裡煩的時候唸一下,然後確實的把它觀成是:「夢幻泡影」,或以「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看自己心裡的起心動念都是虛幻不實在的,不讓它再罣礙而變成你的煩惱,這樣就可以自在的面對那個境。

有因緣才會讓心起法,而且這個法都是讓你很罣礙的。妄想則不同,打妄想是飄忽游移式的,忽而念頭出現了,但一想到其他事又走了,不執著。障礙來的時候,它讓你不斷地想最想不開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而復返、圍繞著你,故意要讓你受不了,若沒有證得如如不動的體性空,是很難去面對那個境,若當下能夠說我為什麼要去想?這些都是虛幻不實在的!可以有魄力的撒手一放,那外在的力量也動不了你,說簡單也是很簡單的。顯教有顯教的好處,顯教是懂經意了,面對逆境不受它的影響,培養磨練的功夫,這是身受持。密教是唸咒,請菩薩來來加持你、與之對抗。能夠懂得讀誦、受持是什麼意義?是可以用在讀經、背經,在身持、受持方面也能確實的去做。

蓋讀經、轉經、諷經、看經、念經等名稱,雖是區別其情況的不同,但一般並不特別的去做區分。誦、諷是大聲的唸;看是眼睛看;「唸經」,有口字旁的唸,是用嘴巴唸﹔沒有口字旁的「念經」,到底是用意念看?還是用嘴巴唸?現在「唸佛」與「念佛」老是搞不清楚,當初經典出現的「念佛」是沒有口字旁的念,這念佛是用你的意念去憶想佛,就像用你的心想媽媽一樣,同憶想慈父、慈母之意,如此想就與佛心相應,用嘴巴唸,若唸不到默念、唸不到心念耳聞、唸不到心念心聞,就顯不出念佛的意境。

有位大陸網友寫mail來談及印光大師說的:意意能念佛,都能有所成就;末法時期念佛很重要,他說經典上《方等大集經》裡面,也找不到這一段經文,「唸佛」是找不到的,要找用心來憶念佛的「念佛」就找得到。阿彌陀佛現身說法,就在《大方等大集經》裡面的賢護品也找得到,是賢護菩薩問「念佛」怎麼念?這一段裡面就談到「般舟三昧」,是恆常憶念佛的三昧,平常憶念佛是不睡覺,在九十天內,天天除了用餐以外都不睡覺,這麼憶念著佛,到時候十方虛空一切佛都會現在你的面前,這是「般舟三昧」用憶念的。

第二段在講意念的功德,如果你意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麼一直想衪,阿彌陀佛就會現在你心中與你相應;現在的人把它改成嘴巴「唸佛」,唸佛要唸到嘴巴不能唸了、用心念,心念不能起了,它自己在念,這樣你的心就很容易與阿彌陀佛的法身相應以外,衪還可以化一個法身給你看,我們唸經也是一樣,讀經、唸經,其實諷誦就是口唸、在諷誦,沒有口字旁的念經,是用意念來想,就像默念一樣。

顯教的經典,像《心經》是《大般若經》的精華,古僧大德說這是佛的法身一樣,佛的法身是空、無相,《大般若波羅蜜經》裡面剛好在講空、無相,你碰到障礙就一直念這二百六十八個字,一直背,那障礙也就沒有了,就跟你想:「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的意義是一樣,在提醒自己,一切都是空,一切所學的法也是空,一切相也是空,苦、集、滅、道也是空,所以心裡面就沒有罣礙,沒有罣礙就沒有恐怖,究竟涅槃就是這樣子,沒有什麼可得的,為究竟涅槃。

 

諸經論多有教勸讀誦受持,廣說其功德。《金剛經》云:「盡能受持讀誦,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如《法華經陀羅尼品》記載,若能於本經受持讀誦解義,如教說修行,功德甚大。如《觀無量壽經》載,求生極樂所修三福之一,即「深信因果、讀誦大乘」、「讀誦大乘方等經典」。此外,《法華經法師品》亦舉出五種供養本經之方法:受持、讀、誦、解說、書寫;後世遂依準此說,稱為五種法師行。

諸經論多有教勸讀誦受持,廣說其功德。每一部經都有言及受持、讀誦或去推廣,其功德是無量無邊。《金剛經》云:「盡能受持讀誦,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最上是沒有比這個更高的,是第一究竟法,沒有能排在其前面的;稀有也是世間的這種高深佛理不多。最上、第一、希有這三個名詞,已經在講《金剛經》的經義,用在我們解脫上,你只要讀誦、能夠受持已經不簡單了,是學最高深的佛法,並且要能夠去用。

如《法華經陀羅尼品》亦有記載,若能於本經受持讀誦解義,如教說修行,功德甚大。把這教義能夠廣為宣傳,而且依義修行,這功德是很大。每一部大乘經典裡面都附有一個咒語,《金剛經》裡面沒有,只有在後面附的:「般若無盡藏真言」,沒有附在經文中,很多大乘經典都有附一段經文與咒語,咒語能夠懂,你唸這部經、誦這個咒的功德更大!

如《觀無量壽經》記載,求生極樂所修三福之一,即「深信因果、讀誦大乘」、「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佛教主要就是因果說,但不要談到信因果,你就很被動的說有這個因、就有這個果,因果已經過去了,無明造的沒有關切。不要看到就認為:「是因果也!」因果是對,但是我不希望不好的果報讓它真的發生,所以要種新的善因,來轉過去不好的果,很多是大家的共業、家庭的業、自己的業,是過去無明造的,今生誦經、讀經、修行,都是在彌補過去,種了善因以後,可以轉過去不好的業,這才是深信因果。

現在我深信因果,要化被動為主動,我認真的去種善因,若有一些不好的果報現,我剛好可以轉它,要主動一點!你平時能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這麼用功,就是在種新的善因,這中間難免會碰到以前無明在哪一世所造的惡果,冤親債主來要債了,剛好新的善因可以去轉過去的惡果,因因果果、果果因因,這才是真正懂得佛法。第二個你要知道因果是歷歷不爽,我們不要再去造新的惡業,不要再跟人家結怨,這些懂了,要跟人家有因有果,不如去結個善緣,菩薩結了很多善緣,也可以放下、不罣礙,這是最好的,《金剛經》裡面所一直強調的:無住相布施。

《觀無量壽經》是淨土五經裡的一部,也是大乘佛法,其中三福之一,即「深信因果經典,讀誦大乘」。大乘就是大乘經典,我們佛教道理懂了後,就不必要計較小乘、大乘,修小乘是自己要能夠解脫,讀誦大乘經典,不能摒棄小乘經典的實修實證的功夫,不然你連自己解脫都做不到,光說要行菩薩道,行菩薩道是好,但是也不能忽略小乘自我修行、自我成就的德行。有大乘的種性也是從小乘的定力開始,今生就自然走入大乘,大乘、小乘沒有什麼分別、是融合在一起。其實以佛境而言,什麼大乘、小乘、什麼乘,都是只有「一乘佛法」、「佛乘」。另外又講;「讀誦大乘方等經典」等,《般若經》、《方等經》是講空、有不二道理的經典,《金剛經》的前段講空,後段講有,不要執著斷滅,所以能夠讀大乘經典是很好,而讀小乘經典就利用它來修行。

此外,《法華經法師品》亦舉出五種供養《法華經》的方法:受持、讀、誦、解說給別人聽,甚至於書寫;受持是受持《法華經》的經義,然後去實行,或讀、或誦《法華經》,解說《法華經》給別人聽,甚至於書寫《法華經》,有這五種供養法,因為《法華經》是最圓滿的一乘佛法,裡面講授記、講述一些菩薩的弘法,法力無邊可以度盡無量眾生的事實,以故事形態闡釋佛理、闡釋一乘佛法;其中《觀世菩薩普門品》是佔很重要的部份。這裡所舉出的五種供養《法華經》的方法,後世遂依準此說,每一位法師都能夠做到這五種,稱為五種法師行。現在書寫《法華經》比較少了,因為印刷術這麼發達,要印經很快,尤其是網路通達,一上網的話,全世界要看《法華經》的都可以去看。

 

讀經在印度原以解義為主,待佛經傳譯至中國,為祈願或迴向之風氣盛行。依《梵網經》卷下謂,當為亡者於四十九日內,讀誦講說大乘之經律、齋會求福。中國歷來亦有讀誦大乘經律以祈福消災之事,例如東晉以降,於旱魃之際,多讀誦海龍王經而祈雨;唐武后則天曾敕諸州置大雲寺,於各寺讀誦大雲經,以宣布「神皇受命」之事;唐代宗曾敕請不空三藏講誦《仁王經》,為崇護國家而祈願。

讀經在印度原以解義為主,待佛經傳譯至中國,為祈願或將功德迴向蔚為風氣。依《梵網經》(講戒律的)卷下言及,當為亡者於七七四十九日內,在還沒有確定他的因緣要往生到哪裡之前,你能夠讀誦或者解說大乘經典、戒律或辦齋會為之求福,則亡者接受到這些功德,也許就可生天或再出生為人,不至於墮到三惡道去。有生之年孝順當然很好,於往生的時候更要儘力的為其做七。

現在我們同學己經有固定的助念模式,於人往生時去助念八小時、十小時,然後去寺廟做七,七次的法會,每一次都有佛菩薩調亡者前去,甚至於牌位立置於該處,七七四十九天裡亡者都在那裡,雖然我們陽者每七天去做一次法會;但其實每一天四點半開始,都有不同的人在做法會,等於七七四十九天中,亡者都在法會裡熏習,如此一來最終皆可得到圓滿的歸處,不墮入三惡道去。

中國歷來亦有讀誦大乘經律以祈福消災之事例,例如東晉以降,於旱魃(就是指鬼來作怪乾旱)之際,就祈求海龍王下雨,多讀誦《海龍王經》而祈雨;唐武后則天曾敕諸州置大雲寺,大雲寺的意義就是空中多雲,不會太乾旱,並於各寺讀誦《大雲經》,以宣布「神皇受命」之事;唐代宗曾敕請不空三藏講誦《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簡稱《仁王經》,為崇護國家而祈願。

不空和尚,我們都知道是金剛上師,翻譯過很多的咒語,他大概對密咒很在行,前人翻過的古代密咒,他大概都再重翻過,他講《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或者誦《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是依這部經典的經義所講,國家有難,鬼神先起了慌亂,鬼神不安則百姓、官員心也就亂,世多劣行,戰事紛起,因此誦此經便能息災,這是經典裡所提到的。我們今年參加的齋僧大會也是誦這部經典,很多人好談災變、戰爭,不如好好的去誦這一部經,以避免戰爭。佛教的真義是如此,因果是有,但依諸佛菩薩的威德力可以轉變命運!

我常講,你們學佛法,要去改變家運、改變自己的身體。誦經是對,但儀軌是否如法也很重要!不管唸什麼經,前面都先唸淨口業真言、甚至於再加上大輪金剛陀羅尼,然後你再唸咒、誦經,最後結束前加唸補闕真言,再迴向就圓滿了。若唸了沒有效,代表你的方式不如法,當然一個人如果心力強,也就是心眼有點開了,唸的經可以通諸佛法身,可以感念諸護法神、鬼神,而還沒有到這個境界,唸了但沒效就要檢討,多半是不如法。

那為什麼大法會如法?大法會都是各個山頭辦的,像《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裡所講,要設一百個高位,請一百位大法師來坐陣、誦經,這一百位大法師等於一百位菩薩一樣,這個儀軌、威德是非常的殊勝,菩薩自然就會來。在我們娑婆世界,大部份都是觀世音菩薩前來,當然其他大菩薩也有,如地藏王菩薩、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都會依不同的法會現身,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大概現的最多,這就是如法與否、法會場面大小的問題。

每個道場、每個法會都有不同的班底,若這個系統的道場,所訓練的僧材很多、唱誦如法、字正腔圓,這樣一來護法神外,諸大菩薩亦會降臨!建議各位如果你有能力感應到法會的種種現象,先感覺一下,然後再印證所求的是否滿願?就知道哪一個道場的法會殊勝。

  

13.成就

成就梵語 sajpanna 戌扔洇,成就、圓滿、具足、所有、支配之意,即具足戒、定、慧等,且於此自在,是謂成就。密教以此為悉地之意譯。成就梵siddhi 帆渻,意譯作成就、妙成就,梵漢並舉而稱成就悉地、悉地成就,意指依誦持真言等,以身、口、意三密相應而成就世間、出世間種種妙果。據《大日經疏》卷十五載,完成正覺之階位,稱為無上悉地;達於此位之前,尚有信、入地、五通、二乘、成佛等五種悉地。對此,顯教諸師認為「信」是地前之信行,「入地」是指入於初歡喜地(相當於聲聞之入見道),「五通」是遍知世間五神通之境,至超越五通仙人位而臻第四地,「二乘」是超越二乘之境界,而至第八地,「成佛」即是由第九地修菩提道,進而完成如來位。

成就,後面所講的悉地,不接觸密教也許就不知道,但是,你常常唸這個su-siddhisu-siddhi,也是這個字的變音,加一個 susiddhi 帆渻 就是成就。這裡的成就梵語 sajpanna 戌扔洇 ,是講成就、圓滿、具足、所有、支配之意,在密教是以此為悉地之意譯。大輪金剛陀尼 siddhqgri 就是 siddhisiddha 是原始的動詞,siddhi 是變化的字,由同樣的字根變出來的 siddhi,所以密教裡面的經典有很多提到悉地,就是讓你成就密意,你唸咒就是要成佛或者要轉業力、得到什麼,總之讓你能夠成就。

前面這個 sajpanna 是具足戒、定、慧等三,稱做圓滿成就,是以顯教意義來講。密教意義更深一層,神通變化都包括在裡面,密教裡的 siddhi譯做成就、妙成就。密教、梵漢並舉而稱為成就悉地、悉地成就,意指依誦持哪一個陀羅尼使之成就,譬如唸所有的咒語後,悉殿都 曼達拉 啪達耶 娑阿哈,後面就在讚嘆你所唸的真言能夠成就。悉地在如來密法裡,心清淨以後去學,就進入另一個時空裡面,為什麼你還不想去學這些?因為功夫還沒有到!

佛法有五種層次,經、律、論、方等、般若,然後醍醐,醍醐是精華中的精華,講了那麼多部經,經典又那麼長,然心清淨以後,唸了這麼短短的一句佛菩薩的咒語,就代表涵藏經典豐富的意義。學了《大般若經》,如果你唸一個「般若無盡藏真言」,也許就產生般若的智慧,可以觀一切法無所有、不可得,就不會很在意你所面對的境界或者現象,那種解套、脫黏的能力就自然現起,這是真正成就般若波羅蜜的意境。

成就,顯教的成就意義是圓滿的具足了戒、定、慧,在密教裡面是我可以做到什麼境界?若要學如來的神變,你去持那真言,就有如來的能力,於身、口、意三密相應而成就世間、出世間的種種事情。世間是一切有為法,讓世間的一切事物都可以成就;出世間是解脫,看不開的可以看開、放不下的可以放下,有這種殊勝的妙果。

唸《金剛經》要花四十分鐘,你唸《楞嚴經》裡的楞嚴咒,甚至楞嚴咒裡的楞嚴咒心,那是更短,可以讓你證到身、口、意三密合一,有人唸個三、五遍就入定,可以讓你得到出世間的那種智慧,可以不受來自人世間或冤親債主的干擾,這是出世間的種種妙果。你要求什麼世間事?心誠意專就能成就!當然這成就不是為一己私利,要能夠接觸密法,起碼要修到空、無相、無願這三三昧,空三昧證得無所祈求就是無願,然後不排除一切法,面對一切法能夠自在無罣,這空、有不二的境界就是無相觀,這三個三昧證得後,翻過這個山頭,一定要學陀羅尼門,陀羅尼門就進入密乘,密乘就進入我方才講的經、律、論、方等、般若、醍醐的第五個階段。依現在的學制來講,就是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研究所,到研究所階段就不會是為了自己,都是為眾生,世間事、出世間事,用密咒來讓他們成就。

密教裡面依兩部經典,一部是《大日如來神變加持經》,一部是《金剛鼎經》,這兩部經是密教主要所依的經典。密教裡已是捨去空、無相的觀念,要在另一個世界再建立一個四度空間的世界,你若融入那個世界裡去,就可以看到另一個世界的莊嚴道場,這就要靠密法,密法要建立很多壇場,心地清淨則依心變、依咒語變,進入另一個有的世界。

據《大日經疏》卷十五所載,完成正覺之階位,若有不偏於空、不偏有的這種正覺,我們常在講的三藐三菩提,就是正等正覺,最後一個階段稱為無上悉地,當然前面還有很多的階段;達於此位之前,尚有信位、入地位、五通位、二乘位、成佛位等五種不同的悉地。信位,比較通俗的講是十信位,開始對佛法有信的,大概要受陰盡,感情領納作用沒有了,心不會亂,這才十信位的初位;當證到阿羅漢、辟支佛,是十信位的第十位,再過去是入菩薩位。

這裡所謂入地是入菩薩地,不是入菩薩乘,是還包括三賢的十住、十行、十迴向,當然在此都已具足五通的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更進一步再修得四聖諦、十二因緣觀,證得無相解脫的,就進入聲聞乘、辟支佛乘這二乘聖人,再上去就是菩薩,菩是要學,如你能修學密咒,能,會加的速,這是五種的悉地圓滿

對此,顯教諸師、高認為「信」是地前之信行,而華嚴宗或者是的大,不把「信」當作是入地菩,認為「信」是地前之信行,「入地」是包十住、十行、十回向。在此若專指菩地,是指入於初歡喜地(相當於聲聞之入見道),菩的初地還不清,也沒有﹔菩麼會?因是小菩,剛開的菩薩怎無有,由心尚不清,才二地的離垢地,要掉內的污以達地;若以阿羅道來,等於是聲聞的入道位、見道位。

入道位、見道位也沒有。知要怎修,是為入道位,看到這一條路要怎麼走。譬如你已經知道四句偈的聲聞四果的修證,要空身、空心、空性、空法,這次第知道了,卻還沒有做到,像歡喜地的菩薩一樣,開悟是開悟了,但是內沒有完全清淨,還要去修內心的污垢,當內心清淨、心發了,微習還,神通還現不起來。不管是聲聞乘或者是菩薩乘,若是心不清淨就現不起神通,現起真正的神通一定是心清淨了,所以阿羅漢具足六神通,阿那含果與四禪行者具足五神通。

若是單得一個神,都還是不究竟的,一定要五通具足,甚至於六通圓滿,所心修得好、清,不是自己認定的,要能來,阿羅所以被証為阿羅,一定要能力現出六神﹔若心還不清,還到阿羅的境,是現不起六神的。神,末法時真修心,又想,於諸魔、魑魅、魍魎就很容易,像天魔有欲界六天的神變功夫,給你些神讓你著也是很容易的。心不清,淫心也沒有斷掉,貪、瞋、癡、慢、疑都還在,如此若是能現起神來,這不對的﹗沒那個因,怎會有那果?因不正果當是假的,能如此以智慧去思一下就不會受惑了。哪個觀其言談、行、福,要有什麼,那一定是鬼神通、著魔了﹗

至於有真神另一回事,真的神也要看真神通的境。若證到他心通,到阿羅的境,上、下的心你都能知道,但就這的心想什麼?怎知道?那表示你的程比他低,所證到須陀洹的行者,不知道斯陀含的心在想什?證到斯陀含的行者,不知道阿那含的心在想什麼?證到阿那含的行者,不知道阿羅的心在想什麼?證到阿羅漢的境界,不知道大菩在想什麼?證到大菩薩的境,不知道佛在想什麼?因的心量,總是比者微,搆不著。

《佛心經》媊迦牟尼佛入定,觀十方虛一片紅,世尊嘆口氣,大了,世尊為?不清楚世尊的心在想什麼?所發問:世尊為何嘆氣?世尊出:末法時被魔所迷,當如去救度?如下心可上心,就毋需問釋迦牟尼佛想什麼了,只佛知佛在想什麼?他心通要

的神是三不,光一個他心通就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的不較低的神觀到欲界,搆不到色界,更甭提無界。下界的眾不到上界聖的心,但上界的聖都知道我想什麼?而的是你想什就化什,聖都看的一清二楚,所叫你打妄,我想什諸佛菩知道,這才的神。所有神,境到了一有五眼六神,境不到休提神,心不清怎會?很危險,很容易著魔的!

要獲方法,一修,二是求諸佛菩為你加持,我證不得神通,心達一個程度,諸佛菩了,也許你修某個法,祂就付予你神,當些小通,譬給你宿通,教你唸哪,讓你懂七世的因,觀到七世之內自和別的因緣果報,甚於十四世、二十一世之的因。心,這諸佛菩都可用密咒加持於你,只你認,多能得方便

「五通」是遍知世間五神通之境,如你先學一通,大部分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後的宿通、神足通比較難,到大菩十方虛,這是五神加上漏盡通的六神。至超越五通仙人位,五通已有仙人的境界,仙人有五神,很會變化,大概已臻菩薩位的第四地燄慧地,智慧如火焰,菩薩位的第四地也還沒有神通,但是心清淨的程度與五通仙人位是差不多。仙人是活的久一點,肉體還總是會死的,千億年後他還會死掉,再入輪,與天

「二乘」是聲聞、辟支佛二乘,辟支佛後加了一個佛,就有一點點,是自所修證的。聲聞乘是練到有解的功,證得空了,但智很具﹔而辟支佛雖學但不夠多,稍有一的影子。若修證到五地、六地、七地,才能夠與聲聞、辟支佛相,也就是心與解知見與,神也相去不遠,但還不見得五神,然而智是比二乘多得多,該怎麼度眾?使他人解﹖這的智、了知,是超越二乘之境界,而至第八地菩,才的與阿羅、辟支佛相

八地菩六神,智亦是,也同有解的能。八地菩地,阿羅、辟支佛的內,八地菩可以。若六神不具,更遑論是幾地菩,有時候連初地菩都搆不到,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在哪一個都還難說,有可連十信位都還沒,所看了「五陰魔相的解」這本書後,就知道你到在哪了?如色身的魔相,那是連十信位的門都還沒進

點色陰魔相了,再進一步控的領納,才進十信位的初位,方入六十聖位的門。想陰魔相更簡單,你的心、心想、那想,就可以與十方虛的一物事融一起,你的心可跟這根木頭的本在一起,如此有人拿刀來砍你,你應該不痛。像這種想陰魔相,不可思議的靈力,是十信位堛犒;行陰區宇就能有宿通,就阿那含的境、有四禪的境,阿羅、辟支佛的心可證得神變還不算,心可神變是在識陰魔相的境界,可變一個世,可變虛人,或我從人出,或人從我心,聲聞、辟支佛二乘都會親神變,小乘的經提到。

學大法只講心如,而忽。也確要忽略,為什麼?你心還沒有,所不能去玩這,真八地菩再來學這比較快了。

到最的「成佛」,即是由第九地的善慧地、第十地法雲地的菩位階正的修菩提道,進而完成如來位。有講十地菩位階後,還十個如位階,即金位,在第九地、第十地菩薩位階的大菩,是有幻的能,但智麼多,還是要再學

《尊勝儀軌》卷下分悉地為有相、無相二種,得世間長壽或福德等,稱為有相悉地;成就出世間果德,則稱無相悉地。若以此搭配前述五種悉地及無上悉地,則有相之下悉地與中悉地相當於五種悉地之最初三種,上悉地相當於第四之二乘悉地;至於無相之下悉地則相當於有相悉地,中悉地相當於第五成佛悉地,上悉地相當於無上悉地。

《尊勝佛頂經》是一部大乘經典,有一個儀軌是謂《尊勝儀軌》,卷下分悉地為有相、無相二種,得世間長壽或福德、富貴等,稱為有相悉地;初級的密教在剛開始時都很執著這有相的福德。教者修菩行,直接從無相下手,成就出世間果德,則稱無相悉地。元音老上師的恆大手,就是在講這出世的果德,大手的意境就與空、無相、無願這三種境相當。

若以此搭配前述五種悉地及無上悉地,則有相之下悉地與中悉地,相當於五種悉地之中的最初三種,是信入五通,四禪天天五通,也還,到二乘才解。上悉地相當於第四之二乘悉地;至於無相之下悉地,則相當於有相悉地,中悉地相當於第五成佛悉地,上悉地相當於無上悉地,所以在成悉地上才是一個無上。這讓我悉地(成)在顯教與密教之間的不,在顯教戒、定、慧具滿了,則是了。

 

成就與得之義相當,梵sajanvagama戌狣祝丫亙,意成就、相應。《俱舍論》卷四載,「成就」與「獲」均屬於「得」之一種,未得或已失而今得,稱為獲;已得而至今相續不失,則稱為成就。另據《同論》卷一六二載,得與成就之差別有「未得而得名得,已得而得名成就」、「初得而得名得,得已不斷名成就」等說。

成就與得到意義相去不遠,梵字是 sajanvagama 戌狣祝丫亙,意成就、相應。《俱舍論》是介於大乘與小乘之間的論述,於卷四所記載,「成就」與「獲」均屬於「得」之一種,根本未得或已失而今得,在特定的名詞解釋,是稱為獲;已得而至今相續不斷的不會再失去,則稱為成就。對得與成,也可以的瞭解一下,成是永再失,得就有可能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反反覆覆的,都屬「獲、得」。

另據《同論》卷一六二所記載,得與成就之差別有「未得而得名得,已得而得名成就」沒而今得,是謂得,已確且不再失掉,則名為成就。穩當的獲哪種能、神、心的程度,得不會再失,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位不退轉、行不退轉、心不退轉三不退轉位?既就不應該退轉,非也!有時候心性不具、因不具、迷,還會再失。像釋迦牟尼佛一樣的,在菩行之,在六道堣@,有五百世仙、也有在畜道出為動、也,一直在,成是真,成再失掉,則是成了。如二乘,功三界,也不會再失,是永脫三界輪

「初得而得名得,得已不斷名成就」等說,第一得,得了以再失,是不的保有,稱

 

14.經典

經典 sutra 式氛,即佛陀所宣說教法,經阿難等集結之,初以口傳,後以文字記載,舉凡文句、書籍,均稱為經典。經典代表阿含經,梵語 agama玅丫亙,又作阿笈摩、阿伽摩、阿鋡暮、阿鋡。意譯為法歸、法本、法藏、教法、教分、種種說、無比法、傳教、淨教、趣無、教、傳、歸、來、藏。近代學者更有將阿含之義解釋作來著、趣歸、知識、聖言、聖訓集、經典等。即指所傳承之教說,或集其教說所成之聖典。通常係指原始佛教聖典四阿含或五阿含而言。又作小乘修多羅、聲聞契經。小乘之經典,梵語 hina-yana sutra 托巧仲巧 式氛,即宣說四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義理之經典。如北傳之四阿含經、南傳之五尼柯耶nikaya 市乙伏(部集),指見道之四諦觀行與修道等五部均是。

有《金剛經》的地佛在,我在誦的經典 sutra 式氛,像修多羅,在《圓覺經》直把修多音翻出,就 sutra 式氛,修多《圓覺經》的教,即佛陀所宣說教法,經阿難等五百位阿羅為之集結,初始都以口傳,在尊入滅後,陸陸續續有三次的結,自此就文字的記載。舉凡文句、書籍,均稱為經典。古的經 sutra 式氛,是用貝葉寫的。貝葉是怎麼製的?貝葉是長長的,把它洗後,在上刻文句,再炭墨潤黑了,之在貝葉的兩打洞,做一個夾子以便於翻看,這就是的貝葉經;到中了紙以,印經就越來越發達了,這都稱是經

就只《阿含經》,小乘的行者僅承認《阿含經》才是佛所說的,至於後來的大乘經典又是怎麼來的?誰有那麼大的智講出那些經?沒的!那都佛在另一個時所講的,沒的人就沒無礙智,常會懷,諸佛的幻化是無的,只大菩才聽得到這種大,所祂再用一個身進第四度,一般人是看不到的,而大菩們都可以。這是由阿難尊者口,再把它結成書,所我們智,不一定眼見才是真,單就不可思議的經義來看,除了佛外,沒有人可以講得出來。

經典代表《阿含經》,梵語 agama 玅丫亙,又作阿笈摩、阿伽摩、阿鋡暮、阿鋡。意譯為法歸、法本、法藏、教法、教分、種種說、無比法、傳教、淨教、趣無、教、傳、歸、來、藏,每一個名詞都有它的意義在堶情C近代學者更有將阿含之義解釋作來著、趣歸、知識、聖言、聖訓集、經典等。即指所傳承之教說,或集其教說所成之聖典。

在中國也有經典,有孔子、老子、莊子等賢人,嚴格講起來是賢人,還稱不上佛教所講的聖人,佛教的聖人只有阿羅漢、辟支佛、菩薩、佛,因了。賢人是已經在半途上,還沒有到究竟。老子、莊子的德行都很不,老子《道德經》講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其實與《金剛經》的義理有點相像,只是不若佛的智慧深廣,佛可以講世間法、出世間法、出出世間法,佛的境界是概括了無量的智慧。

經典通常指原始佛教聖典的四阿含或五阿含而言,這中間有《增一阿含經》、《中阿含經》、《長阿含經》、《雜阿含經》這四種阿含稱為四阿含;五阿含為《長阿含經》、《中阿含經》、《僧育多阿含經》、《鴦堀多羅阿含經》、《屈陀伽阿含經》等稱為五阿含。又作小乘修多羅、聲聞契經。小乘之經典,梵語 hina-yana sutra 托巧仲巧式氛,即宣說四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義理之經典,八正道是列在三十七道品,三十七道品是跨了大、小乘,又其的七菩分也是有一的味,有大的佛。如北傳之四《阿含經》、南傳之五尼柯耶 nikaya 市乙伏(部集),指見道之四諦觀行與修道等五部均是;這小乘的修

 

大乘經典,梵語 maha-yana-sutra 亙扣仲巧式氛,指大乘佛教徒所信奉之經典。又作大乘修多羅、菩薩契經、方等經、大方等經。即大智度論所謂「聲聞藏、菩薩藏」中之「菩薩藏」。以大正大藏經為例,其中所收之經(律、論除外),阿含部及本緣部內之一部分為小乘經典,其餘之般若部、法華部、華嚴部、寶積部、涅槃部、大集部、經集部、密教部等所含之經書,皆為大乘經典。大乘經所說之主要內容,為成佛之途徑、菩薩道之內涵,及六波羅蜜、佛性等教義,凡此皆非小乘佛教之義理所側重者。而北傳中日韓等國之佛教徒,雖不排斥阿含經,然所信大體以大乘經典為主。

大乘經典,梵語 maha-yana-sutra 亙扣仲巧式氛maha 是大,yana 是乘,sutra 是經典,指大乘佛教徒所信奉之經典為大乘經典。又作大乘修多羅、菩薩契經、方等經、大方等經。即大智度論所謂「聲聞藏、菩薩藏」中之「菩薩藏」。以大正大藏經為例,其中所收集之經(律、論除外),阿含部及本緣部之內的一部分為小乘經典,有一些在大,本緣部在最前面第一、二、三冊,接阿含部,阿含部就迦牟尼佛在開始弘化時,宣講四聖、十二因觀、以三十七道品堛漪Y,都屬阿含部;要修學神,自看這

有一部南傳的經《清道論》,是一位葉均先生從巴利文翻成中的,他早年出家,法號了參,晚年還俗,民七十四年往生。這部經從乘的理要怎修?在《阿含經》要怎修?大乘菩修智,因心還不夠清,所不及神,要八地菩,才修神。小乘行要非的自去修,斷掉內的貪、瞋、癡、慢、疑,然才去學這心。一都從四禪境開始,基的禪定從四禪開,心定、一境性的時,你要這變就這麼變,不到那就甭談了,心力發不起,能怎變?

其餘之般若部、法華部、華嚴部、寶積部、涅槃部、大集部、經集部、密教部等所含之經書,皆為大乘經典,所,在《彌勒日巴傳》裡,彌勒日巴把一《寶積經》當般,一隨身攜帶。很從《寶積經》一點的翻的,像講解胎入胎後身體變的《入胎藏》一書,也由《寶積經》所出,很從《寶積經》出的。法華部、華嚴部、涅槃部是大的,《涅經》是世尊要涅的一日夜之間所講的經;大集部、經集部是方等經,概括所的經都收在這;密教部的大

大乘經所說之主要內容,為成佛之途徑、培菩薩道之智內涵,及六波羅蜜、佛性等教義,凡此皆非小乘佛教之義理所側重,皆是屬,所小乘不去毀,這罪是很的,會造眼盲、耳、瘖啞。大是很不可思議的,我不懂就不去毀謗,已犯了毀謗就要。像我以、喜《金剛經》,看密教就格不入,但時,不得不密乘時,才調適心理去接它、學它﹔修小乘的,發起菩心了,可開始接觸到大乘經典,就不會否認大佛所講,這必要的口業,不要批評大、小乘,經。大乘的義理,小乘有,甚於不去注,大講十個心,小乘講到六個心已得了了,這有時也沒辦交流的。

北傳中、日、韓等國之佛教徒,北傳是屬的,從尼泊爾、西、傳再傳、韓、現西?這北傳。南傳等於是從印往南傳,斯里蘭卡西、緬、泰是屬南傳,南傳行者比有神,因苦修、實修;北傳則注的瞭解,斷煩、增,但心還不清前,神現不起來,沒的樣。所不到八地,不知道是神?古南傳在五堙A動輒要有哪幾通,近少。於北傳中、日、韓等國,現也包之佛教徒,雖不排斥《阿含經》,然所宗大體以大乘經典為主。

 

15.弟子

弟子梵語 śisya 圬併 antevāsin珺包名帆,住在附近、師家,音譯室灑,意譯所教,即從師受教者。佛陀在世時之聲聞等,乃至佛陀入滅後之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皆稱為佛弟子。「弟子」之語義,據《慧遠維摩經義記》卷二本載,學於佛陀之後,故稱弟;聞佛法之教化而生解,故稱子。就佛而言,聲聞、菩薩雖皆為弟子,但因聲聞人之形儀最親順於佛,故特稱為弟子。

弟子梵語śisya 圬併antevasin珺包名帆,住在附近、師家(住師家就教比較方便),音譯室灑,意譯所教,即從師受教者,中翻成弟子。佛陀在世時之聲聞等,乃至佛陀入滅以後之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皆稱為佛弟子,稱弟子者一定是佛的出弟子者是。更探「弟子」之語義,據《慧遠維摩經義記》卷二本載,學法於佛陀之後,故稱弟;聞佛法之教化而生解,故稱子。把弟、子二字分辨清楚一下,弟是同一輩、子是後一輩

以佛而言,聲聞、菩薩雖皆為弟子,但因聲聞人之形儀最親順於佛,故特稱為弟子。聲聞的這阿羅,雖然智不夠,其形儀、德、威儀比像佛,最親順於佛,故特稱為弟子。而我自稱是佛弟,是有一沾光了,我在講是佛弟,其實嚴格說來要有阿羅的境,才像佛的弟

蓋經典中「弟子」一語,多由梵語 śisya 譯來,但亦有將聲聞等譯作弟子者。如《阿彌陀經》中所說之聲聞弟子,梵文作聲聞僧(śrāvaka sajgha兗向一 戌千);又鳩摩羅什所譯之《法華經》中,其譯作弟子處,在梵文《法華經》中,或為 śisya圬併(所教之義),或為 antevasin珺包名帆(側住之義),或作 bhiksu石次(意譯比丘)、śrāvaka兗向一(意譯聲聞)。此外,一般稱門人為門弟、徒弟;附法之弟子稱附弟;本師示寂後之遺法弟子稱遺弟;授戒之弟子稱戒弟、戒子、戒徒;同門中,年長者稱法兄,年幼者則稱法弟。

蓋經典中「弟子」一語,多由梵語 śisya 譯來,但亦有將聲聞(阿羅漢等)譯作弟子者。如《阿彌陀經》中所說之聲聞弟子,梵文作聲聞僧(śrāvaka sajgha兗向一 戌千)śrāvaka 兗向一是聲聞,sajgha 戌千是僧伽;又鳩摩羅什所譯之《法華經》中,其譯作弟子處,在梵文《法華經》中,或為 śisya圬併(佛所教之義),或為 antevasin 珺包名帆(側住之義),或作 bhiksu 石次(意譯比丘)、śrāvaka 兗向一(意譯聲聞)。

此外,一般稱門人為門弟、徒弟,門弟很少人講,徒弟比較多,門有人講,中的武術稱習武者為門;附法之弟子稱為附弟,依在大法或小乘,其學的後附弟。本師示寂後之遺法弟子稱遺弟,有是稱遺法子,譬迦牟尼佛入滅了,這聲聞等也遺法子,真有祂的傳。授戒之弟子稱為戒弟、戒子、戒徒,戒弟比較少,戒子是常用的,戒徒也有人用,但比較少;同門中,年長者稱法兄,年幼者則稱法弟。我部分為師、師,很稱法兄、法弟。

把解了,這一品的經,但解釋名詞有十五則,接下來講經、以依之修行。

(2005.10.08.講於法爾)


[ 《金剛經》選讀 ] [ 經典選讀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