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WLOTUS.JPG (4513 bytes) 《佛心經》
          十持心─修覺地「心中心法」的戒行
(7)

                          (本篇文章為張玄祥居士所撰未經同意請勿引用轉載)


一、前言

這個月的最後一週是你們的結業典禮,要能夠雙盤坐五十分鐘,有插班的新同學說我能夠雙盤坐五十分鐘,能不能拿結業證書?能夠坐五十分鐘,當然我們想可以的,但是心清不清淨?我們暫時擺在一邊,有的熬了五、六個月,有的搞不清楚修行是在修什麼?還是有很多人是這樣子!

一次講到勤修心,知道你內心堶惘酗偵礞繶f,但是不知道怎麼修?知道了毛病,要氣能夠走到腦筋裡面來,才能夠轉你的心,一些不清淨的心都要把它轉掉,如果你的內心有害心,害人家的心,害眾生的心,甚至於有殺眾生的心,這是很嚴重!這些妄想念,貪瞋癡慢疑所現的種種都要能管得住。想當然會有這些毛病,如果冒出這些害心,這些殺心、貪心、邪心起來沒有警覺,那這根本就不是在修佛法。光會打坐光會念佛,那沒有用,一點點的心亂就可以造成你以後大修行的時候會出亂子,有時候很容昜著魔。

以靈祐襌師有次說:「少火亦火」,一點點的火苗也是火,我們要找火苗是要挖到腦筋裡面深深的地方,才能夠找到。何況你不必挖的很深就有很多這些害心殺心、邪心,那根本都是太離譜了!像這個道場堣W上下下在走動,你有看到灰塵在亮晶晶的地板上有一點白,有其他的污垢,有的人走就走過去,視而不見!我則看得很清楚,每一個都要抓起來,容不下你一絲一毫髒東西在地板上,這跟潔癖沒有關係,就是你眼睛看到不乾淨的,就要拿掉,何況是我們內心堛熙o些不清淨的心念,更是要拿掉。所以修心,上一次巳經講了一個多鐘頭,希望你們要多觀照這個心,知道自己有什麼毛病?起心動念都是毛病,有邪心,有害心,這些更是大毛病,修行修不成佛,成魔有份,要特別注意!

 

九、對救護:所救諸苦際,不至誠者,實莫退心,莫自輕法,莫使他輕;須斷己謗,莫使他謗。必須質直,常行軟語,勸存善道,起大慈悲。

今天講第九個對救護,你是要求佛道,你要想行菩薩道,那你就一定要有救度的對象,只有不殺、不害還不行,要轉變成積極的來幫助眾生,而且幫助眾生,不能夠有所要求對方要什麼補償或者是供養,這叫無所住而布施,尤其是法布施,這是功德最大,你要行菩薩道,沒有眾生來給你度,你就成不了菩薩道,菩薩得很多法,都是從救度眾生中學到的,不是從大藏經,不是從別人的所教的來學,能夠從外來學的都不是正法,有所教的法都不是佛法,佛法是從心地起,從內心裡面自己碰到這個事情、這個人,就是這樣子生起救護他要怎麼救,內心自然就有智慧,自然就會創造一個法出來,所以從這堶悼i以學很多法。

這也就是說,為什麼佛法一到入地以後,不必教,就如古僧大德所講的「向上一路,千聖不傳」,也就是你達到一個標準的時候,內心自己可以起法的時候,這些法都不是從別人的口中可教你的,所以千聖不傳。所以要行菩薩道,第一個要救護眾生,救護眾生時眾生有心的疾病、身的疾病,身心這兩個都要達到救護的目的,只要他因緣褔德具足,你不能夠說這個太難了而推拖。

有的剛開始要救護眾生時滿腔的熱血,碰到一兩次的障礙比較大,也許你就退轉,眾生的業力那麼重,我要花那麼大的精神甚至於體力,有的受不了都會退轉。菩薩發心比較快,但是真正執行下去,要有真正的功夫,然後依眾生的福德因緣,能夠加以救護,這是為什麼菩薩要救護眾生,你在做救護之間,會發生種種的狀況,「所救諸苦際,不至誠者實莫退心。

菩薩要救護種種在三途之中的眾生。苦際有三個,餓鬼、畜生、地獄道這是三途,人道雖然是善趣,但是種種的苦也是一大堆,所以菩薩要度化的不是只有人,有時候要度化非人,有時要度化畜生,當然地獄道的不是我們可以辦到的,那是諸佛大菩薩或菩薩的事情。我們有所救度苦難眾生的時候,不至誠者實莫退心,有一些人不誠心、沒有恭敬心,或者是說我有錢供養你,好像你應該幫我做這事情,這種不是很誠懇的心,你常常會碰到,這種情況大部分發生在你救度眾生的心願很強,動不動喜歡有緣沒緣都要救度,看到了,有時候要強救度,難免會遇到這些眾生,因緣果報連在一起的時候,他的褔德不能夠達到被救度,但是因為你的菩薩心,救苦的心很強,就什麼事情都要插手,所以往往有時候會碰到其心不至誠者。

沒有誠懇心的人碰到的話,實莫退心,不要退轉,不要洩氣。不要說我幫了你,你還這樣子!上一次我講過真正有時候菩薩救度眾生,都不讓眾生去了解這些實際狀況,也不對眾生說你救度過他,因為一切法都虛妄不實在,心起心滅就解除一切眾生的苦難,你再去執著說真的好了嗎?假的嗎?有這些心都是執著。但其實整個狀況真的確實有改善,有的人因緣不具足以後反過來毀謗你,反過來說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不能說沒有,這就是因緣果報。眾生的智慧不夠,信心不夠,所以常常有這些事情發生,像碰到這些事情,你也不能夠退心,不能夠說眾生難度,我為什麼那麼辛苦幫他們,無形中要讓他們有這些沒有理性的來對你,你如果能夠做到這樣的話,本身不受一切境界的迷惑,不被一切眾生的不誠懇心或者反過來毀謗你的心來煩惱,這些都是成就你的道業,你能夠看得開,能夠無所謂,能夠對於過去有恩無恩你都無所謂,就像我們樓下結緣品那欄,不曉得那一位菩薩,去大陸參訪拿回來的一塊「知恩報恩」板,這些都是儒家的思想,一般做人的觀念,但是修佛法成就菩薩道,面對的人太多,不是每一個人能知恩能報恩,知恩報仇的也有,為什麼有,不是他智慧不夠,就是他不明瞭。某一些時候都會碰到逆因緣、碰到障礙,碰到障礙的時候,心地不清淨的眾生最容易起煩惱,最容易起哄,最容易把他壞的本性顯出來,這不是真的佛性,他那個不清淨的本性顯現出來。

像一個道場一樣,某個時候會碰到障礙,心清淨的都不受影響,他能在有障礙、沒有障礙,到時候還是一樣的生活起居正常。那些心不清淨的碰到障礙的時候,就會把他的毛病顯現出來,平時倒還是可以理智的去管制這些內心的不良習氣、毛病、不良的惡心惡念、邪心邪念,到逆境來的時候就忘記了,能力不夠、智慧觀不起來,這時候隨他的業現出種種的問題出來,這就是平時不修心,臨時會起亂緣,我們看得太多了!

所以那一個人在最苦難困頓的時候會起哄的,都是那心地不清淨的人,菩薩不管是要救度或曾經救度過他,碰到這種也能夠不退心,不能夠因為有一些人這樣子你就很後悔!我不應該幫那麼多眾生!不應該幫這個人或者是幫那個人!這不至誠概括很多,主觀的、被動的或者是逆因緣來所產生的不至誠,平時倒還好,但是障礙來的時候,就顯現出沒有軌則,心露出不清淨的這些毛病出來,所以頭兩句「所救諸苦際,不至誠者實莫退心。」以後你修心中心法或者是在修心中心法之間,碰到這種眾生的時候,不要因而退轉。

莫自輕法,莫使他輕。

上一次也講過於法沒有信心的時候,你不能夠順利的得到法的精髓,不能疑法,這裡說對一切法對一切眾生,都要尊重,不要輕視一切的法,不要小看一切的眾生,你自己不輕視法,當然可以做到,你還要讓一切的眾生不要起輕視這個法的心。自己不輕視還要讓別人也不輕視,對於佛法不管是好的壞的,不要有兩種心態來面對它,你喜歡的就說好,你不適應的法就說不好,所以對佛法要護如自己的生命一樣,乃至良賤莫存二心,我們不輕視任何一個法,法本身是沒有錯,有誤解或者是有亂用,或者學得不夠精要出問題,這不是法的問題,這是心沒有戒律的問題,修一切法若是沒有用戒律來規範自己的行為,規範自己的心地,你就會走錯路,行為就會乖張背離理性,更容易被一切的非人、魑魅、魍魎所迷惑,所以諸佛菩薩對於一切法,他都了解的清楚,那一個境界該用什麼法,那一個層次該用什麼法,我們不能夠完全懂的時候,就不要輕視它,如果能懂不輕視這是理所當然,不懂才會產生輕視某一個法的心態,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說,殊勝的法、一般的圓通法、乃至於天界的善法,有人批評你都要不起心相應,那就是最保險,不要去批評它好或不好。

就像某些人說他開悟了,他成就了,明心見性了,但是反過來批評小乘的出家師父,批評修小乘自我了脫的自了漢,這樣就是沒有智慧。你本身認為修大乘行菩薩道,但是很多人沒有你的這種境界,他還是在自我的了脫上面著手,你不能因為這樣輕視他,說你修這個自我了結的煩惱是小乘法,是不好的!他就是這個根基,就是這個料子,你要他學什麼法?所以只要不起心動念去批評人家,就不會犯了輕一切法的毛病。對於一切法要讓別人不會來輕視這個法,你要有能力跟他說明清楚,雖然我常常對那些修密法的人有所警告,光會唸咒都不修心,心都不清淨,這不是那個密法不好,是你不知道這個密法修到這裡同時也要修心,不是一天唸了一萬遍、幾千遍的咒語,好像這樣就是在修行,根本不唸咒修的時候佔的時間最多,造的業更多,只有在唸咒的時間不會真正的在造業,所以法沒有什麼高低良賤的分別,是眾生因緣是不是適合修那個法。

譬如以密咒來講,修佛法到最後都是用密咒在成就神通,不是唸一些咒去趨鬼神辦事,那個都是小事情,你證到成就一些陀羅尼門時,內心應該是說我要學什麼咒,諸佛菩薩馬上就在你心中現出來,這個咒要怎麼念,這個咒可以達到什麼功用?就像維摩詰居士,他也是用心中心法中的咒把忉利天上的天椅拿到人間來,不必用心力,如果要用心力,阿修羅道他就可以了,阿修羅他的手伸出去就可以到達須彌山的忉利天宮,他也可以化成像蓮藕絲那麼微細的身體,藏在蓮藕的絲裡面,蓮藕就是蓮花的根莖,你把它折斷,它中間有個一絲一絲連結在一起的,那麼微細的絲,阿修羅他就可以化成很小的身體,藏到藕絲裡面去,這些不真修心而用心力去弄這些,所以才造成心不清淨。

修到佛密法陀羅尼門時,那個咒很多,你看楞嚴咒那麼長,四五百句,諸佛菩薩可以一口氣全部把它背誦出來,或者其他的大咒,這些你沒有修證到密法的陀羅尼門,你不了解這個情形,這才是真正的佛或者大菩薩他們所修證到陀羅尼門,用心地自然流露出那些咒語。現在學密法的學一個咒、二個咒,就搞得天花亂墬,還是心地不清淨,所以學某些法反而讓他造業。

禪宗學者比較乾淨俐落,反正一切法都不要去用或者是守住這個心清淨,如果這樣一直守住心清淨,而不去學一些密咒,那就不會有更進一步的境界,所以法法在那一個階段都有它的必然性,你不知道就不要去輕視那個法,不要去批評某某人在修什麼法,你不去讓他輕視,你就要跟他說一些道理,懂得道理。末法時期唸佛法門是很好,但若是一個菩薩種性者,不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學禪修、學密,要能行菩薩道,他甘願生生世世於六道中輪迴,你也不能毀謗他說不好,說修禪會著魔等等話語,修什麼法若不守戒律才會著魔,不是只有禪修者才會著魔。

譬如很多人剛開始,難免有一些跟鬼神攪和在一起的,我們無始劫以來,難免修的都是外道法,都是從心外去追求一切法用的,現在有幸在學習佛法,從心地埵茈h學習,去除心地污垢,自我學習,你懂得這些,你以前也曾經是外道,釋迦牟尼佛要成佛的那一世也是跟外道婆羅門修法的,你懂的這些以後,你就不會去輕視其他人的法,你不懂又不究竟時,有時候你就會輕視某一些人在修什麼善法,或說這些只有天道的果報,你修這有什麼用?有的人連發心要修善行都沒有辦法,只要他發心要修善行,要守五戒,你就要讚歎他!像有這種認知、智慧,你怎麼會輕視其他的法呢?你不輕視很好,但是你也能讓大家也不要輕視一切法,你要有智慧說明清楚,才能莫使他輕。眾生如果他有跟你一樣的智慧,當然他就有不自輕法的境界,因為他沒有你的智慧,所以有時候難免會對一切法產生輕視,所以你就要把它講清楚、說明白,讓他不輕視這個法、那個法,不要光說你不要輕視這個法喔!為什麼不要輕視?你要跟他交待,你要跟他說清楚,這個就是你修心中心法以後,要救護眾生,碰到的時候你要跟他講清楚,這是第二段,莫自輕法、莫使他輕。

須斷己謗,莫使他謗

其實這兩句話跟上面是同一回事情,你對法不輕視你當然就不會去毀謗別人,也都是因認識不清楚,智慧不夠才會產生輕法毀謗他人的事情,輕法是偏重於佛法或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法,但是毀謗都是對法或者對人,或者對異教徒,不是同門同宗的。毀謗與跟一些邪魔歪道爭辯,這兩件事情要怎麼來分辨呢?邪魔歪道就是心地不正假藉修佛法,卻專門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害他人也害自己的事情,這些都不明瞭因果,如果要從神通異能去看個人的修行境界,那魔的功夫最好,魔有不可思議的神變,他變的能力沒有輸諸佛菩薩,他差就差在心地不正,光會整別人、害別人、讓別人心慌意亂,他就高興。

舉一個例子來講,有天波旬這個魔到優婆菊多尊者講經說法的地方,擾亂這些聽法的信徒,使這些心不清淨的這些聽法的人心慌意亂,優婆菊多尊者在都會碰到這種事情,我剛剛講有些道場也一樣,有時候碰到某些障礙,道場信眾心慌意亂, 優婆菊多尊者當然知道不動聲色,等到過了這一段講經說法的時候,祂就去找這個波旬魔,祂說我來供養珠寶給你,拿了五樣珠寶,魔因為他有貪心,雖然他有不可思議的神變,但是沒有洞察一切事情的真功夫,所以看到珠寶,貪心就起來了,好!他接受 優婆菊多尊者的珠寶。優婆菊多尊者說我來幫你戴上!項鍊戴在頭頸部,兩串珠子戴在腳踝,另外兩串戴在雙手腕,頸部、手腕、腳腕這五個地方戴好以後,波旬心生歡喜,非常高興這個珠寶很漂亮!

優婆菊多尊者走了以後,這五個珠寶都恢復原狀,原來都是一些死掉的動物屍體,像蛇、蛤蟆這些令人看了不舒服的畜生屍體,魔因為一時貪心,所以收了這五個珠寶,變成不乾淨的東西掛在身上,非常的不舒服要把它除掉,雖然魔有不可思議的神變,但是對於優婆菊多尊者所使用的佛力,所安上去的東西卻拿不下來,尊者有這種力量是一般的修行者所不能比的,他的無上心力是一般的菩薩諸魔所不能化解的,所以這個魔就搞得心慌意亂,身上戴了五個不清淨的東西要怎麼拿下來?所以飛到天上請教天主,沒有一個天主可以化解,到最後有一個天主告訴他,你還是找優婆菊多尊者去吧!回到人間來硬著頭皮到優婆菊多尊者面前懺悔,我保證不再搗亂!我不再迷惑聽你講經說法的眾生,請你把我身上五個不乾淨的東西除下來。優婆菊多尊者說好!只要你誠心懺悔,跟隨我說:「摩訶般若波羅蜜」,就這麼簡單化解了一切的不清淨,這就是講佛魔的力量不同。

現在要講一個魔能夠化成佛的不可思議神變,這波旬被優婆菊多尊者降服以後,優婆菊多尊者說,聽說你有不可思議的神變,你變一尊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好相給我看看,波旬就說尊 者不要!我就怕變出來,到時候您看到我清淨莊嚴的假法相,你會下跪我受不了,優婆菊多尊者說不會!我跟你保證我一定不會下跪,不會讓你受不了!優婆菊多尊者雖然這樣講,波旬還是很擔心說還是不要變, 優婆菊多尊者這樣再三的保證以後,波旬說好,那我就變,你答應到時候不能下跪。

他就往森林那邊走去,變戲法不能明著變,因為變戲法不是你本來的,所以不能給人看,那個人能夠在你面前直接變出戲法,那只有真正證到空無相的大菩薩或者諸佛如來,所以這個魔就跑到森林堶悼h,過不了多久森林中就金光閃閃,遍照虛空反映大地,然後慢慢的從森林中走出一個非常殊勝莊嚴佛相具足的假佛。 優婆菊多尊者遠遠的看,就覺得肅然起敬,等走到面前真的是太莊嚴了,忘記剛剛答應的事情,馬上不由自主的下跪了,這一下跪波旬就緊張了,就說:「尊者你答應的不能下跪,你現在又跪下去,我受不了。」 優婆菊多尊者才警覺,答應他不下跪,怎麼又下跪。

諸佛有不可思議的神力、佛力,諸魔也有不可思議的神變,一般沒有智慧的人看不清楚,把魔當作佛在供養禮拜的很多,你要怎樣去分辨他?就從他的行為,他有沒有守戒律,從他有沒有去掉貪瞋癡慢疑等等的五蓋心,他是否求名聞利養,不要去看他的怪力亂神的一些什麼通的,有那個通都是鬼通,在未法時期那一個會修得很好?那一個會修得有神通?四禪天、阿那含、阿羅漢、八地菩薩才會有神通,而且要五通、六通俱足。

所以有一些不清淨的邪師都是假藉佛教,或披著佛衣做一些不清淨的事情,那你把他指出來,把他行為警告別人,你萛不算毀謗?這就回到經文來了,所以像這個是指正他們行為的不是。而對於正法的毀謗,對於真正出家人,對於有修無修的人,只要心地清淨沒有走錯路,你就不應該批評、毀謗人家。你要能夠讓自己不毀謗別人,還要讓他人也不對某些出家眾、修正法的人也不毀謗,毀謗主要的意義還是在人家是德行、行為都很好,你講他修的境界不好,修的境界不對,境界從初發心到成佛那麼多境界,那一個叫做對?那一個叫錯?你有高中的程度,你去毀謗那些修幼稚園、小學生程度的法說不好,對於這些,你自己搞清楚以後,要跟別人說清楚,他是什境界?八萬四千法門那一個法門叫對?叫錯?那一個法門叫好壞?只要不起壞心,只要沒有壞的行為,只要不犯戒律,就不要去毀謗別人,最好就是不要去提別人怎麼修行?修那個法好、不好?你主動的不提這些你就不會去犯毀謗。

所以剛剛我們講莫自輕法,莫使他輕;須斷己謗,莫使他謗。這些都是境界層次的問題,不要去討論,有關於德行、道德行為的問題,如果你不怕人家來對你不利,那你就可以站出來指正人家,讓一些無智慧的、眼睛不夠明亮的能夠了解,這個不是背後毀謗,你也不必著書寫文章公告到報章雜誌,然後去造成困擾。再下來莫使他謗還有另一層意義,你的行為與修證,有時候會讓後學看出你好像不對,因為他的境界還沒有到,看到你所作所為,就會覺得不對,所以就會毀謗你。

有時候這是很無奈的事情,譬如說一見到三寶佛像就要頂禮,但是也有出家師父一見三寶佛像,他也不頂禮,你說這個師父有貢高我慢,你要知道這個師父剛好在修空的階段,什麼叫佛?什麼叫魔?佛來斬佛,魔來斬魔!斬得空空溜溜的!心地堶惆爾怞釵礡H那裡有魔?他剛好是在內心裡面做這些工夫,不執著一切境,佛像也是木頭去刻的,他只要守住心,不被這些佛像來轉,當然就不會被魔來轉。但是你也要避免讓別人看到這情形,說你對諸佛菩薩像不恭敬,反而造成他的毀謗,所以莫使他謗,你自己要小心自己的行為,修證的境界後學看不清楚,你要儘量想辦法避開這些不必要的誤會,讓他們住法生心,以看到為主的觀念來產生誤會,到底眾生後學還是無明,還是看不清楚的。

所以,你讓他們生起毀謗的心,你也是有過錯。今天我們講如何來救護眾生?第一段講面對不至誠者不要退轉不要退心,不要退你初發菩提心要度眾生的心,再來你要自己成就一切智慧,不要輕視一切法,要把一切法搞清楚,你就不會輕視一切法,然後不要讓別人來輕視這個法,要跟他解說清楚,再來你自己要斷掉對別人、對一切法的毀謗,更要讓別人不要有毀謗你的心或者讓別人了解一切現象,不要起毀謗佛法的心,這是你在救護眾生之間要做到的三件事情。

 

必須質直,常行軟語

這質直就是我們心地如果修證到回到本來的話,就是很率直、很率真,沒有那些曲曲折折的這些意念,所以在心中心法的第二段(佛心經卷下),心中心相貌也是一樣,提到這個行為必須質直,一個修證到清淨的人,他的思想行為都不會出差錯。我們說正直也好、說率真也好,當然就不會有那些奇奇怪怪的邪思邪念,想的都是清淨的,都是為眾生離苦得樂的這些,險辦法怎麼來做?所以心地清淨率真。

當然剛開始十持心做不到,但是你修法以後,會把你潛在的這些妄想把它開發出來,這樣你就可以慢慢的改造你的心。剛開始不是很容易,有的人連這個心對不對都搞不清楚!修襌宗的人如果真的開悟,打開本來的時候那個妄念很多,就像排山倒海的念頭一樣傾瀉而出,那些妄想念頭不是你在想,都是你潛在的阿賴耶識的種子都現出來而且很多,就如老上師講的大翻種子。

翻種子如果翻了一天、兩天、三天,甚至一個禮拜就沒有了,這個還不能算是大翻種子,一定還要翻好幾年,這個妄想念要翻得不能再翻了,慢慢的靜下來,靜下來的時候,那種不正當的心意念就不會起來,你就回到的我們的實際清淨甚至再生的這個境界,你就可以用清淨的心性照一切外在的境界,所以十持心是要我們來做,做到最後自性清淨現出來的時候就形成了心淨了,大家要了解盡量的來做。

再來常行軟語,跟一般的大眾,如果是要指出他的毛病問題,不要用刺激的語言來教訓他,同樣一句話,用好聽的可以達到目的,當然對眾生,你是要救護眾生,所以在語言上不要講的太重,因為有一些眾生他心地還不能夠接受,若講的比較重的話,引起他的煩惱甚至於引起他的反感,既然是眾生,程度心地都有不同的境界,要嗎不講,講就要用軟語,所以救護眾生,心地清淨率真以外,嘴巴上還要講一些較柔軟的話,不要太刺激他的話。

但是對於有境界的修行人,有時就不一樣了,我們不像世尊有神通力,能掌握整個過程,所以世尊能常用軟語教化它人。但像中國禪宗有時教化人市用棒喝的,這樣也能使人發生思慮自己過錯,但最好還是用軟語教好。

勸存善道,起大慈悲。

在救護眾生時,你要勸導他,第一個要修善行,因為一切修行或者是人間事,都是因果道理,離不開有因就有其果,所以你教他修善行,他就有善報。剛開始救護眾生,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修大法,每一個人都可以修解脫道、菩薩道,你接觸的眾生有的根基好,有的根基還在天道的境界,有的連根本天道的這些德行都沒有,所以以後接觸到大眾要教他們起善心,先讓他們積存這些善的行為。

什麼叫做善?如果他還沒有皈依,教他能夠皈依三寶,佛法僧三寶,如果他已經皈依就要勸他守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守這五戒也是一個善行,起碼下一世還可以出生做人。如果根基比較好的教他守十善,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這是身業,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這四個是口業,不貪、不瞋、不癡,後面三個是意業,一切的善都是從心來,心清淨善行就會去做,心不清淨就做一些不好的行為,也常常犯殺盜淫妄、兩舌惡口綺語、貪瞋痴。

所以你要救護大眾要從因果的道理下手,佛法講來講去就只有兩個字,就是因果,那怕你修的再好,也脫離不了因果,因為你做了善行就會有善報,除非你修佛法用般若智慧,觀一切法無所有、不可得,做了很多善行不去執著就能夠超越,這樣就能夠解脫。一般人還做不到這樣,所以剛開始就要教他要造業嗎!就造一些好的業,也有好的果報,不要去造惡業、黑業。所以要勸存善道,起大慈悲。

如果你修心中心法修得有一點成就打開心地,你就有一種悲天憫人的心,看眾生在受苦認為是我在受苦一樣,起大慈大悲的心,經典講什麼叫做大慈?什麼叫做大悲?同體大慈,同樣一個體你能夠感受到他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你要是心靈開的話就能很輕易的體會這一句話。眾生的苦痛跟你一樣,他有病一下子就接引到我們身體,因為會感受到他的苦痛,所以他的痛就變成你的痛,這個一般人是受不了的,會害怕的,但是你既然要修菩薩道,就要去接受這種事實。

因為你既然是菩薩,你要修平等法,什麼叫平等?憂喜苦樂平等,色身的苦樂,其實都是一樣的,氣充滿的身體是快樂的,有病的時候讓身體僵硬痛苦,你不覺得痛苦,這樣的話,你同體感應眾生的障礙,心地上要有這種認知,這就是大慈的心。再下來就是你要怎麼化解?要用智慧,色身氣不通要讓它通,就靠你的智慧,如果你能修證到空、無相的話,就要認真打坐也可以把空性再找回來,空性一找回來,身體就沒有障礙。所以菩薩就要有能力去化解這些,其實化解自己的障礙,就等於化解眾生的障礙,這「同體大慈」你能夠感受到這種現象,你就有一點菩薩的樣子,才能夠面對眾生的業力,能夠坦然的去承受,然後去化解。

當然剛開始修行你沒有這個能力,但要去培養,有這個能力要坦盪盪的隨緣去救度眾生,到底我們的能力還是有限的,不是到處去找因緣,而是被動的去接受因緣。那一個人有障礙,直接的因緣或間接的因緣就會找上你,那你就是只能知其然而不能解決事情,那都是一些外道法,真正佛法不必用法,你既然是菩薩,同體就一定能感受到,然後你就能夠化解那個不如意的境界,你一化解他的苦難、病痛也就解決了,這是大慈的心。

大悲呢?更不容易!有緣無緣都要化盡,那不是我們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但是大菩薩不是被動的接受因緣,他主動積極,看那一個人可以度,他就去接觸那一個人,這個如果沒有相當的修證,要做到大悲,有緣無緣都要能夠化解它,解決他的困難,這不是一般菩薩可以做的,所以大慈大悲的心,雖然在修心中心法以前也許沒有,也許有但是你沒有做到大慈大悲的這些境界,但是你一定要了解要培養救度眾生的這些能力。

再稍微複習一下,十持心第九點在救護眾生之間,所救諸苦際不至誠者,實莫退心,你難免有時候救護的人,你看他苦要救他,但是他心不誠敬,沒有恭敬心,你也不要因為這樣就退心喪志,不要行菩薩道了。譬如說不必因為他不知恩不報恩,就退失菩提心。當然我們救護眾生也不必要人家報恩,要無所住而布施,碰到這種不誠心的,你也不要說,我這麼辛苦幹嗎?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其實度化眾生,最重要的褔德還是在你自己,你要成就佛道,在度化眾生之間學到很多的心法,不是在於他接受、不接受你的救護,誠心不誠心?而是要我們自己學到很多的心法,才能夠成就佛道,你這樣想的話就不會耿耿於懷,人家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人家感恩也好,不感恩也好,你都能自在不退心。

不要輕一切法,法有良賤,有好的、有淺的,有低層次、有高層次的,法就是法,八萬四千法門沒有什麼好壞,所以不要輕視某些法,剛開始的法跟後面的法沒有兩樣,沒有前面就沒有後面,有了後面不要忘記前面。譬如說,你要學打坐,要打坐兩小時,你沒有剛開始的練呼吸把丹田練起來,你就沒有氣,沒有氣你就學不到調理風大,使身體能夠長坐,這個法前面和後面是連貫的,所以不要輕視一切法,也不要讓眾生來輕視一切的法。

如果懂的話就可以了解八萬四千法門都是法門,外道法、心地法都是法,心地有正邪,法沒有正邪,就是一些比較古堨j怪的法,你心地只要清淨,沒有邪心、害心,照樣可以去學,但是你不會用在不好的地方,這個是很重要的。須斷己謗,莫使他謗。就是不要亂毀謗別人,真的、假的,好的、壞的都不必去講人家,自己先做到,然後也能夠跟人家解釋別人在何處界,有什麼現象?是什麼道理?是什麼境界?是什麼層次?對別人的境相說明清楚了,眾生就不會因為智慧不夠,因緣不足而隨便亂毀謗別人。最重要還是要依戒律來觀察修行人,這樣就不會錯的,聲聞四果如何成,斷三結、淡薄三毒,去五下分,永斷三毒,即能得四果位,這是不是跟心地都有關。今天所講的必須質直,常行軟語,勸存善道,起大慈悲。這是你在救護眾生時有這幾點要注意的。

(2002.12.15講於法爾)


[ 《佛心經 ] [ 經典選讀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