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WLOTUS.JPG (4513 bytes) 唯識學(一)《八識規矩頌》
       --第七意識(43)

                             (本篇文章為張玄祥居士所撰未經同意請勿引用轉載)


一、頌文

1.原文

頌一曰:「帶質有覆通情本,隨緣執我量為非。八大遍行別境慧,貪癡我見慢相隨。」

頌二曰:「恆審思量我相隨,有情日夜鎮昏迷。四惑八大相應起,六轉呼為染淨依。」

頌三曰:「極喜初心平等性,無功用行我恆摧。如來現起他受用,十地菩薩所被機。」

2.斷句

頌一曰:「帶質、有覆、通情本,隨緣、執我,量為非。八大、遍行、別境慧,貪、癡、我見、慢,相隨。」

頌二曰:「恆審思量,我相隨,有情日夜鎮昏迷。四惑、八大,相應起,六轉呼為染淨依。」

頌三曰:「極喜、初心,平等性,無功用行,我恆摧。如來現起,他受用,十地菩薩所被機。」

 

二、頌三相關名相說明

1.極喜

此處談第七意識淨盡的初心,得極歡喜之狀,故與第六意識的「發起初心歡喜地」的意思不一樣,行者悟後由第六意識起修,故是菩薩初地之歡喜地。此處是談第七識淨後得平等性,故更該歡喜,故言極喜。菩薩證得平等性,有何極喜可言?菩薩證得斷二障(煩惱、所知)種有漸頓,第七識俱煩惱障種,得三乘(聲聞、緣覺、菩薩)將得無學果位,屆時一剎那中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諸繫頓斷,而所知障種也將於成佛時,一剎那中一切頓斷,任運內起並無麤細相故。其餘六識俱煩惱障種見惑,所斷者三乘見道位(菩薩初地)、真見道位(菩薩四地---燄慧地)中一切頓斷。

2.初心

此處得初心以第七意識淨盡始發起初心,獲得平等性智。菩薩要起金剛喻定時一剎那中三界頓斷,所知障種於第七意識平等性初地初心時,頓斷一切見所斷者,然修所斷者後於十地修道位中漸次而斷,乃至正起金剛喻定一剎那中方皆斷盡。

3.平等性

平等性智證時得十種平等性:(1)知諸有情勝解差別,(2)示現種種佛影像故。(3)無我、我境,遍不遍故,(4)雙顯此識自性行相,(5)意以思量為自性故,(6)即復用彼為行相故,(7)由斯兼釋所立別名,(8)能審思量名末那故。(9)未轉依位睄f思量所執我相,(10)已轉依位亦審思量無我相故。

平等性智相應末那,以何為所依。初起必由第六意識,亦應用彼為開導依。初必六七方便引生,或依悲願相應善心。第七末那用前自類或第六識為開導依。開導依者謂有緣法為主能作等無間緣。

意差別略有三種,一補特伽羅我見相應,二法我見相應,三平等性智相應。初通一切異生相續,二乘有學,七地以前一類菩薩有漏心位,彼緣阿賴耶識,起補特伽羅我見。次通一切異生聲聞獨覺相續,一切菩薩法空智果不現前位,彼緣異熟識起法我見。後通一切如來相續,菩薩見道及修道中,法空智果現在前位,彼緣無垢異熟識等起平等性智。補特伽羅我見起位,彼法我見亦必現前。我執必依法執而起,如夜迷等方謂人等故。我法二見,用雖有別而不相違,同依一慧。如眼識等體,雖是一而有了別青色等,多用不相違故,此亦應然。二乘有學聖道滅定現在前時,頓悟菩薩於修道位。有學漸悟,生空智果現在前時,皆唯起法執。我執已伏故,二乘無學及此漸悟法空智果不現前時,亦唯起法執我執已斷故。八地以上一切菩薩,所有我執皆永不行,或已永斷或永伏故。法空智果不現前時,猶起法執不相違故。

平等性智相應心品有義但緣第八淨識,如染第七識緣第八藏識故,有義但緣真如為境。緣一切法平等性故,有義遍緣真俗為境。佛地經說平等性智證得十種平等性故。莊嚴論說緣諸有情自他平等隨他勝解示現無邊佛影像故。妙觀察智相應心品緣一切法自相共相皆無障礙二智所攝。成所作智相應心品有義但緣五種現境。

4.無功用行

無功用行是第七地菩薩遠行地成就後,進入八地不動地後的果相,稱為無功用行,第七地菩薩修空、無相、無願三三昧後,即能得無功用行。先不說無功用行的德性,當說七地遠行地菩薩的境界及如何修入無功用行。

經云:菩薩成就如是智慧,住此菩薩遠行地已多見諸佛。於諸佛所生上恭敬,專心聽法聞已受持。聞受持已得如實三昧智慧光明,隨順修行,行已憶持守護諸佛正法。一切聲聞、辟支佛智慧問難所不能壞,是菩薩復能利益眾生故法忍轉淨。是菩薩住此菩薩遠行地中,於無量劫彼諸善根轉勝明淨調柔成就,復轉盡成就。菩薩住此第七菩薩遠行地中,彼諸善根從方便智起轉勝明淨,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壞。又能乾竭一切眾生煩惱淤泥,是菩薩十波羅蜜中,方便波羅蜜增上,餘波羅蜜非不修習隨力隨分。若菩薩住此地中,多作他化自在天王所作自在善,令眾生發生正智。亦令眾生渡煩惱海,所作善業布施愛語利益同事是諸福德,皆不離念佛、念法、念僧,念菩薩、念菩薩行、念波羅蜜、念十地、念不壞力、念無畏、念不共佛法。乃至不離念一切種、一切智智,常生是心。我當於一切眾生中,為首、為勝、為大、為妙、為微妙、為上、為無上、為導、為將、為師、為尊,乃至為一切智智依止者。復從是念發精進行,以精進力故,於一念間得百千億那由他三昧。見百千億那由他佛,知百千億那由他佛神力,能動百千億那由他佛世界。能入百千億那由他佛世界,能照百千億那由他佛世界,能化百千億那由他佛世界眾生。能住壽百千億那由他劫,能知過去未來世各百千億那由他劫事。能善入百千億那由他法門,能變身為百千億那由他,於一一身能示百千億那由他菩薩以為眷屬。若以願力自在勝上菩薩願力,過於此數示種種神通。或身、或光明、或神通、或眼、或境界、或音聲、或行、或莊嚴、或加、或信、或業,是諸神通乃至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不可數知。

5.我執深

(1)我執內容

我執略有二種,一者俱生,二者分別。分別我執亦由現在外緣力故非與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別,然後方起故名分別,唯在第六意識中有。此亦二種,一緣邪教所說蘊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我,二緣邪教所說我相,起自心相分別計度執為實我,此二我執麤故易斷。俱生我執,無始時來虛妄熏習內因力故睇P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別任運而轉,故名俱生。俱生我執此復二種,一常相續在第七識,緣第八識起自心相執為實我;二有間斷在第六識,緣識所變五取蘊相,或總或別起自心相執為實我,此二我執細故難斷,後修道中數數修習勝生空觀方能除滅。

分別我執在初見道時,觀一切法生空真如即能除滅,如是所說一切我執自心外蘊或有或無,自心內蘊一切皆有,是故我執皆緣無常五取蘊相(色、受、想、行、識),妄執為我。然諸蘊相從緣生故是如幻有,妄所執我橫計度故決定非有故契經說。

(2)我執深

a.俱生我執:自無始劫以來,第六意識依第七意識虛妄熏習,由於內在因力,恆與生根俱起,不待邪習及邪分別,便得妄自運轉而妄執。例如緣五蘊相(色、受、想、行、識)生起現行時,即幻起自我錯覺,將五蘊身對非因緣、非自然性所現諸法相,妄執為實有,且誤認諸法中有實我。

b.分別我執:第六意識因獲得一切業緣而將其內熏成種子,再助以外緣的誘起,方得起分別我執的作用。例如緣五蘊諸相,意識妄想分別為自我,實非自我。又如緣一切影像,意識妄想分別以為自我,實非自我。凡夫位者常對境相產生我喜歡、我討厭等意識心,而分別起造有漏業,成一切異熟種子。

(3)法執深

a.俱生法執:自無始以來,六、七二識互相影響,虛妄熏習,由於內在因力,橫與生根俱起,不待邪習及邪分別,妄自運轉,與生俱來的法執不滅,行者是無法證入涅槃解脫位。故不超越第六、七意識對俱生法執的執著,是無法成道業的。

俱生法執又可分為二種:

(i)常續相:如第七識緣第八識之見分所現之法塵,未解知阿賴耶識是相似繼續不斷的緣生如幻之假法,而妄以為它是俱固定軌格之法體,而妄執為實法。亦即在無漏觀智未生前,阿賴耶總是恆時相續存在。

(ii)間續位:若第六識緣諸識所變之五蘊(色、受、想、行、識),十二入(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及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境),十八界(十二入再加六識謂之)等相,未知是心、意、識之所變現,而生起實法之觀念,妄執以為實法。

b.分別法執:不與生俱來,惟需種子內熏,亦須助以外緣,始能成法執之源。例如經待邪習及邪分別,方得生起作用,此僅第六意識所特有,因第六意識分別心甚強故,分別法執又可分為二種:

(i)緣小乘教法所說諸法,蘊、入、界等諸相,第六意識起妄想分別以為實在法,未知此是假有無實。

(ii)緣外道所說神、我等相,第六意識妄想分別以為實在法,未知此是假有無實,根本了不可得,如外道言有一可來可去的東西,脫陰、陽神者。未知如來心不來不去,當下即是。

(4)我法二執障道

我、法兩執堅深者,將形成兩大障礙,如謂由我執為主體者,即有煩惱障礙涅槃之煩惱障現前。若由法執為主體者,即有覆蔽前境障礙菩提之所知障生起,此二執(我、法)二障(煩惱、所知)係轉凡成聖之最大障礙,故宜修習我、法二空觀智,欲修此觀智,惟第六意識始可承擔,修習過程應斷分別我、法二執,終至俱生我法二執不續現前。

(5)有我無我辨証

世間沙門、婆羅門等所有我見,一切皆緣五取蘊起,實我若無。云何得有憶識、誦習、恩怨等事,所執實我既常無變,後應如前是事非有,前應如後是事非無,以後與前體無別故,若謂我用前後變易非我體者,理亦不然,用不離體應常有故,體不離用應非常故。然諸有情各有本識,一類相續任持種子,與一切法更互為因熏習力故,得有如是憶識等事,故所設難於汝有失非於我宗。若無實我,誰能造業誰受果耶?所執實我既無變易,猶如虛空,如何可能造業受果。若有變易應是無常,然諸有情心、心所法因緣力故,相續無斷,造業受果,於理無違。

我若實無,誰於生死輪迴諸趣,誰復厭苦求趣涅槃。所執實我既無生滅,如何可說生死輪迴,常如虛空,非苦所惱,何為厭捨求趣涅槃,故彼所言常為自害。然有情類身心相續煩惱業力輪迴諸趣,厭患苦故求趣涅槃,由此故知。定無實我但有諸識,無始時來前滅後生,因果相續,由妄熏習似我相現,愚者於中妄執為我。

(6)世間法的我執行相

世間聖教說有我法,但由假立非實有性。我謂主宰,法謂軌持,彼二俱有種種相轉,我種種相,謂有情命者等,預流、一來等,法種種相。謂實德業等、蘊處界等,轉謂隨緣施設有異。如是諸相,若由假說,依何得成,彼相皆依識所轉變而假施設。識謂了別,此中識言,亦攝心所,定相應故。變謂識體轉似二二分,相見俱依自證起故。依斯二分施設我法彼二離此無所依故。或復內識轉似外境,我法分別熏習力故。諸識生時變似我法,此我法相雖在內識而由分別似外境現。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緣此執為實我實法。如患夢者患夢力故心似種種外境相現。緣此執為實有外境。愚夫所計實我實法都無所有,但隨妄情而施設故說之為假。內識所變似我似法雖有而非實我法性然似彼現故說為假。外境隨情而施設故非有如識,內識必依因緣生故非無如境。由此便遮增減二執。境依內識而假立故唯世俗有。識是假境所依事故亦勝義有

(7)內識生境不真

云何應知,實無外境唯有內識似外境生,實我實法不可得故,如何實我不可得耶。諸所執我略有三種:一者執我體常周遍,量同虛空,隨處造業受苦樂故。二者執我其體雖常而量不定,隨身大小有卷舒故。三者執我體常,至細如一極微,潛轉身中作事業故,初且非理。所以者何?執我常遍量同虛空,應不隨身受苦樂等,又常遍故應無動轉,如何隨身能造諸業。

又所執我一切有情為同為異?若言同者,一作業時一切應作,一受果時一切應受,一得解脫時一切應解脫,便成大過。若言異者,諸有情我更相遍故體應相雜,又一作業一受果時,與一切我處無別故,應名一切所作所受。若謂作受各有所屬無斯過者,理亦不然,業果及身與諸我合,屬此非彼不應理故。一解脫時,一切應解脫,所修證法一切我合故,中亦非理。所以者何?我體常住不應隨身而有舒卷,既有舒卷如橐籥風,應非常住。

(8)我的真實相即非相

又我隨身應可分析,如何可執我體一耶,故彼所言如童豎戲,後亦非理。所以者何?我量至小如一極微,如何能令大身遍動,若謂雖小而速巡身如旋火輪似遍動者,則所執我非一、非常,諸有往來非常一故。

又所執我復有三種,一者即蘊,二者離蘊,三者與蘊非即、非離。初即蘊我理且不然,我應如蘊非常一故。又內諸色定非實我,如外諸色有質礙故,心、心所法亦非實我,不甯裗簬搚魚t故。餘行餘色亦非實我,如虛空等非覺性故。中離蘊我理亦不然,應如虛空無作受故。後俱非我理亦不然,許依蘊立非即離蘊應如瓶等非實我故。又既不可說有為、無為,亦應不可說是我、非我,故彼所執實我不成。

又諸所執實有我體,為有思慮、為無思慮。若有思慮應是無常,非一切時有思慮故。若無思慮,應如虛空不能作業、亦不受果,故所執我理俱不成。又諸所執實有我體,為有作用、為無作用。若有作用如手足等,應是無常,若無作用如兔角等,應非實我,故所執我二俱不成。又諸所執實有我體,為是我見所緣境不?若非我見所緣境者,汝等云何知實有我。若是我見所緣境者,應有我見非顛倒攝。

如實知故,若爾如何執有我者,所信至教皆毀我見稱讚無我,言無我見能證涅槃。執著我見沈淪生死,豈有邪見能證涅槃,正見翻令沈淪生死?又諸我見不緣實我,有所緣故,如緣餘心。我見所緣定非實我,是所緣故,如所餘法。是故我見不緣實我,但緣內識變現諸蘊,隨自妄情種種計度。

又彼所執地水火風,應非有礙實句義攝。身根所觸故,如堅濕煖動,即彼所執堅濕煖等,應非無礙德句義攝。身根所觸故,如地水火風,地水火三對青色等,俱眼所見,准此應責。故知無實地水火風,與堅濕等各別有性,亦非眼見實地水火。又彼所執實句義中,有礙常者,皆有礙故,如麤地等,應是無常。諸句義中色根所取無質礙法,應皆有礙,許色根取故,如地水火風。

6.他受用身

他受用身是七識清淨者所具有的行相,如來體性所現起他受用身(應化身),八地菩薩有受此教化之基礎,使此行者證入十地菩薩機遇。故如來專為十地菩薩所示現,故惟有十地菩薩所能見。

平等智獲得後即現起他受用身及淨土相,前修習位所得轉依,應知即是究竟位相,此謂此前二轉依果,即是究竟無漏界攝,諸漏永盡,非漏隨增性,淨圓明故名無漏,清淨法界可唯無漏攝。謂淨第七起他受用身土相者平等品攝。

如是法身有三相別一自性身,謂諸如來真淨法界,受用變化平等所依,離相寂然絕諸戲論,具無邊際真常功德,是一切法平等實性,即此自性亦名法身,大功德法所依止故。二受用身,此有二種。一自受用,謂諸如來三無數劫修集無量福慧資糧,所起無邊真實功德,及極圓淨常遍色身,相續湛然,盡未來際琣菬用,廣大法樂。二他受用,謂諸如來由平等智,示現微妙淨功德身,居純淨土,為住十地諸菩薩眾,現大神通轉正法輪,決眾疑網,令彼受用大乘法樂。合此二種名受用身,三變化身,謂諸如來由成事智,變現無量隨類化身,居淨穢土,為未登地諸菩薩眾,二乘異生稱彼機宜,現通說法,令各獲得諸利樂事。

以五法性攝三身者,有義初二攝自性身,經說真如是法身故,論說轉去阿賴耶識得自性身,圓鏡智品轉去藏識而證得故。中二智品攝受用身,說平等智於純淨土,為諸菩薩現佛身故。說觀察智大集會中,說法斷疑現自在故,說轉諸轉識得受用身故。後一智品攝變化身,說成事智於十方土,現無量種難思化故。又智殊勝具攝三身,故知三身皆有實智,有義初一攝自性身。說自性身本性常故,說佛法身無生滅故,說證因得非生因故。又說法身諸佛共有遍一切法,猶若虛空無相無為非色心故。然說轉去藏識得者,謂由轉滅第八識中,二障麤重顯法身故。智殊勝中說法身者,是彼依止彼實性故。自性法身雖有真實無邊功德而無為,故不可說為色心等物。

四智品中真實功德,大圓鏡智所起常遍色身攝自受用;平等性智品所現佛身攝他受用;成事智品所現,隨類種種身相攝變化身。說圓鏡智是受用佛,轉諸轉識得受用故,雖轉藏識亦得受用,然說轉彼顯法身故,於得受用略不說之。又說法身無生無滅,唯證因得非色心等,圓鏡智品與此相違。若非受用屬何身攝。又受用身攝佛不共有為實德故,四智品實有色心皆受用攝。

又他受用及變化身皆為化他方便示現,故不可說實智為體,雖說化身智殊勝攝,而似智現或智所起,假說智名體實非智。但說平等、成所作智能現受用三業化身,不說二身即是二智,故此二智自受用攝。

然變化身及他受用雖無真實心及心所,而有化現心、心所法,無上覺者神力難思,故能化現無形質法。若不爾者,云何如來現貪瞋等,久已斷故。云何聲聞及傍生等知如來心,如來實心等覺菩薩尚不知故。由此經說,化無量類皆令有心,又說如來成所作智化作三業。又說變化有依他心、依他實心相分現故。雖說變化無根心等,而依餘說,不依如來。又化色根心、心所法,無根等用故不說有。

如是三身雖皆具足無邊功德,而各有異。謂自性身唯有真實常樂我淨,離諸雜染眾善所依,無為功德,無色心等差別相用。自受用身具無量種妙色心等真實功德,若他受用及變化身,唯具無邊似色心等利樂他用化相功德。又自性身正自利攝,寂靜安樂無動作故,亦兼利他,為增上緣令諸有情得利樂故。又與受用及變化身為所依止,故俱利攝。自受用身唯屬自利,若他受用及變化身唯屬利他,為他現故。又自性身依法性土,雖此身土體無差別,而屬佛法相性異故,此佛身土俱非色攝,雖不可說形量小大,然隨事相其量無邊。譬如虛空遍一切處,自受用身還依自土,謂圓鏡智相應淨識,由昔所修自利無漏純淨佛土因緣成熟,從初成佛盡未來際,相續變為純淨佛土,周圓無際眾寶莊嚴。自受用身常依而住,如淨土量,身量亦爾。諸根相好,一一無邊,無限善根所引生故。功德智慧既非色法,雖不可說形量大小,而依所證及所依身,亦可說言遍一切處。

他受用身亦依自土,謂平等智大慈悲力,由昔所修利他,無漏純淨佛土因緣成熟。隨住十地菩薩所宜變為淨土,或小或大或劣或勝,前後改轉。他受用身依之而住,能依身量亦無定限,若變化身依變化土,謂成事智大慈悲力,由昔所修利他,無漏淨穢佛土因緣成熟。隨未登地有情所宜化為佛土,或淨或穢或小或大,前後改轉。佛變化身依之而住,能依身量亦無定限,自性身土一切如來同所證故,體無差別。

自受用身及所依土,雖一切佛各變不同,而皆無邊不相障礙。餘二身土隨諸如來所化有情有共、不共。所化共者同處同時,諸佛各變為身、為土,形狀相似不相障礙,輾轉相雜為增上緣,令所化生自識變現,謂於一土有一佛身,為現神通說法饒益。於不共者唯一佛變,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種性法爾更相繫屬,或多屬一或一屬多。故所化生有共、不共。不爾,多佛久住世間,各事劬勞,實為無益。一佛能益一切生故,此諸身土若淨若穢,無漏識上所變現者,同能變識俱善無漏,純善無漏因緣所生,是道諦攝,非苦集故,蘊等識相不必皆同。

7.十地菩薩

初獲聖性,具證二空,能益自他生大喜,故云歡喜地。二離垢地,具淨尸羅,遠離能起微細毀犯煩惱垢故。三發光地,成就勝定大法總持,能發無邊妙慧光故。四焰慧地,安住最勝菩提分法,燒煩惱薪慧焰增故。五極難勝地,真俗兩智行相,互違合令相應極難勝故。六現前地,住緣起智,引無分別,最勝般若令現前故。七遠行地,至無相住功用後,邊出過世間二乘道故。八不動地,無分別智任運相續相用,煩惱不能動故。九善慧地,成就微妙四無閡解,能遍十方善說法故。十法雲地,大法智雲含眾德水蔽一切,如空麤重,充滿法身故。如是十地總攝有為無為功德以為自性,與所修行為勝依持令得生長故名為地。

 

三、頌文解釋

「極喜初心平等性,無功用行我恆摧。」

獲得對諸法平等觀念的初心時,心能發極喜悅心,然俱生我執猶不時現起。如此繼續用功至認知一切法的真實後,已証入無功用行。至菩薩八地位後,以觀空智摧毀了我執,且能讓我執永伏不起,是謂無功用行我恆摧。

八地菩薩是為無學位,不必用一個特殊、銳利的法門去修証入無為,是為無功用行。功用行在菩薩七地以前都要用,八地以後於實性、空性修証到後,對於內心的修証變成無意義,無智亦無得,故八地名為不動地,對法不動以及對內心、習氣亦滅,是為無學位。七地以前是為有學位仍然必須學習,以斷除習氣、毛病。八地以後所學的是諸佛菩薩的神通妙用,因為心已有解脫的能耐,故所學為大圓鏡智及成所作智之神通妙用。

「如來現起他受用,十地菩薩所被機。」

既然行者証入我、法二執滅,則至八地之果位,已具足十地菩薩的基礎德行。至此,如來以清淨智現起他受用身時,此等地菩薩,地地都能受到如來他受用身的教化,故如來是專責教化此等菩薩眾的。

受用身是為清淨的諸佛菩薩的體,隨時感應諸緣,應化身起能教化入地菩薩等,得我法二空智,使他們証入無礙智的九地善慧菩薩,以及法身清淨能遍滿一切的十地法雲地菩薩。

法雲是法身清淨能遍滿一切時空的,而眾生能普被十地菩薩的法雲,在如來教化之下,能夠感受無比的清淨與安詳,獲得十地菩薩的修證。當然十地菩薩也能因獲得法益,而再利益其他的初機眾生。(待續)


[ 《八識規矩頌選讀 ] [ 經典選讀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