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WLOTUS.JPG (4513 bytes)《楞嚴經》- 開悟前的發相


    壹、開悟前易得魔障即將開悟之徵候

一、經文

    「汝等一人,發真歸元,此十方空,皆悉銷殞。云何空中,所有國土,而不振裂?汝輩修禪,飾三摩地,十方菩薩,及諸無漏,大阿羅漢,心精通吻,當處湛然。一切魔王,及諸鬼神,諸凡夫天(欲界天),見其宮殿,無故崩裂,大地振坼,水陸飛騰,無不驚慴。凡夫昏暗,不覺遷訛。彼等咸得,五種神通,惟除漏盡,戀此塵勞,如何令汝,摧裂其處?是故鬼神,及諸天魔,魍魎妖精,於三昧時,僉來惱汝。•••,但為其客,成就破亂,由汝心中,五陰主人,主人若迷,客得其便。」

     

二、經文解說

若行者能證至真心自性,返還自性本元之體,此十方虛空皆悉銷殞。而凡夫不覺,大菩薩、阿羅漢等心精通合,湛然清淨,不受影響。而一切魔王及鬼神等自覺不安,突起擾亂不休。惟行者住於靈明妙覺,自性寂照中,客邪不能得逞。設若行者色受想行識五陰不能自主,自行著迷,則外來客邪即得方便。

 

三、經文釋述:

這些在講色身的變化,這和氣功有沒有關係呢?沒有關係怎麼會發相?所以不是說氣功就不好,而是不要被氣功所迷惑,搞到氣功去了。這也是即將見性的徵候,就要打開了,能不能見性?那就要看你用功的程度。

 

「若行者能證至真心自性,返還自性本元之體,此十方虛空皆悉銷殞」:

何以銷殞?因為你沒有根可看見十方虛空,你的業也在這時破滅了,所以就沒有世界了,你修到這個境界時,色身破了,世界就沒有了,原則上不會有世界。如果你在打坐之間,看到哪個天堂非常殊勝、美妙,那你的因緣就在那裡。世界滅了、銷殞時,你的身根(五根、六塵)都不起作用,就進入心靈的境界。心可以感,但看不到,所以十方虛空滅,就是在講這個。此楞嚴經教世尊提到六結(動、靜、根、覺、空、滅),即是在「覺」之第四個毛病中。

 

「而凡夫不覺,大菩薩、阿羅漢心精通合、湛然清淨,不受影響。」:

但是虛空銷殞時,凡夫他沒有感覺,一般人沒有靈通,心被腦殼蓋住了,它不會感覺。大菩薩、阿羅漢他們心精吻合,所以哪個虛空滅,哪個世界滅了,他仍是如如不動,不會掛礙。壞就壞在有靈通而無定力的人。

 

「而一切魔王及鬼神等自覺不安」:

魔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神變,這就是魔王、鬼神因為沒有物質的身體,又具有五通,其身體沒有質量的形相,可飛來飛去,他們也有靈通,可以感知,但兩個心都不清淨、不安祥,所以會怕,會「突起擾亂不休」的心。

釋迦牟尼佛開悟時,魔王派一些天女來擾亂他。我們修行也是一樣,沒有障礙是因功夫不深,所以沒有障礙。功夫越來越深,障礙就來了。就如同你在黑社會裡混,小混混時人家不理你,因你尚不成氣候,等到成為大流氓時,人家就擔心了,警察就要抓你。反之,以正派方面來講,你修行修得好,黑社會擔心,再給你修下去,自己解脫還不打緊,還要帶一大票人都要解脫,不解決掉怎麼行,所以他們會來擾亂你,好在平時你都有練一些功夫,所以當有障礙時,代表人家已經注意你了,你要能經過這個障礙考驗。有的人怕了就說:「算了!我幹什麼這麼辛苦。」如果這樣你就不會有成就,所以障礙好不好?一切定力是從障礙中學來的,不是白白坐在那裡雙腿一盤,就能得到定力,沒有這回事,都是要從真槍實戰中去體驗-「我這樣可安住我的心?我那樣可攝受住我的心?它這樣來我不被它影響,或我用哪個法暫時可以安,這個法不行,我再找另一個法,再安個兩天。」搞來搞去,你就學了很多法。

《楞嚴經》開始講色陰魔境,就是在講這個「惟行者住於靈明妙覺,自性寂照中。」如果你在禪定中,你那個靈明微妙的清淨本覺,自然發光寂照一切,你在那種定中「客邪不能得逞」,魔王鬼神它們雖然要來干擾,但不會得逞,因為你的定力在如如不動之間。

 

「設若行者色受想行識五陰不能自主。」:

你為什麼會慌亂?因身體氣不通,這裡氣不通,那邊的氣又很旺,所以你會心慌意亂。有很多同學常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在開始時,我已經告訴你們,你要當個博士,什麼都要懂,什麼都要會,不會的、沒看過的,要從心裡面流露出來。你不可以說:「我喜歡聽這個,不喜歡聽那個。」世間法有世間法的必然性,利益別人要這樣,要保護別人,你也要樣樣都要會。我們到底不像世尊及觀世音菩薩,法力無邊,所以我們還是要學一些世間法,保護自己。如果懂一些醫藥,懂一些真氣的運轉,不通我就想一個方法讓它通,要死不活,就吃哪一帖藥。簡單的,不要十元的藥就可使身體轉得很好。定力不夠時,就要靠這個,有關身體的營養,你也不要說「營養」我沒興趣。營養是使你不會得到毛病的基本平衡點。業的牽扯和業力共感都是免不了的,我自己本身把它保護得好一點,以免產生一些不必要的病痛,這樣才能去行菩薩道。不要光是用嘴巴,這沒用,必須能行、能說,說要能說,推不動也得推。人家有苦難來找你,你能不能幫他解決?你能幫他解決,他就有信心,有信心對他修習佛法,就會有衝力出來,所以什麼法都要學。

如果是色受想行識這五陰不能作主,譬如身不能作主,就是指「色身」不能作主;「受」不能自主時,就常常會哭哭啼啼,把持不住你的體性,和憂喜苦樂的感覺,或七情六欲感受沒淡薄的話,或一顆心常胡思亂想,沒法安住,或微細的心常有靈知靈覺,卻沒辦法放下,或前五識及阿賴耶識造作一切境,不能自在無礙,那就是受不能自主。修禪也好,修大乘也好,要求自主啊!不是求菩薩來保護我,來照顧我,阿彌陀佛來提拔我,釋迦牟尼來做我的後盾,沒有的,都要靠你自己能自主。

為了要成佛,所以要去學自己的法,要去弘揚佛法,就要培養你的資糧,你把什麼大事都交給佛,說你去幫我做這些做那些,哪有那麼好的?你要行菩薩道,色、受、想、行、識這五陰都要能夠自我控制。底下就是在講這五陰-色受想行識的魔境,修到這些境界,就有這些現象;沒有這些現象,就是你沒有到這個境界。

 

「如不能自主,則自行著迷。」:

不是境來迷你,而是你自己去迷那個境。如果現出一個很好的魔境,你就心生歡喜,一頭就栽進去了;或現出一個很不好的魔鬼相,你就很害怕執著這個境,這樣心就亂了,心亂則客邪就會趁虛而入。如果你不怕生病,就坦蕩蕩的,你讓我生病我就生病,心無絲毫掛礙。有的人很怕生病,將身體照顧得很好,穿得很多的衣服,吃得很好,那怎麼能解脫?要生病就生病,沒什麼大不了的,生病我就吃藥。有的人有豪邁氣概,好,我就讓它生病。你也不必那麼勇敢,該吃藥時,還是要去吃藥。我是心坦蕩蕩的生病,該吃的藥還是要吃,你不要因病把身體搞垮了,什麼都無所謂,這樣也不好。你修你自己可以,若要行菩薩道,不是只有你,你不行,別人要說你:你自己也不行嘛!所以你也不要讓你的身都不能自主,要用些方法來解決問題,不要讓客邪得其方便,破壞你身、心的安祥。

佛陀慈悲,於《楞嚴經》中一一示辨並教導行者及後世眾生,來分辨魔境及如何度過。這部經被胡適先生判為偽經,外行人做學問就是這樣,自講求證據。他說這部經沒有引進,也沒有人翻譯,是突然間冒出來的,而且文詞那麼美妙,文章非常漂亮,你若懂它的意思,更不可思議。這部經根據報導是走私進來的,印度有一個和尚(般喇密諦譯師)想將此經弘揚到中國來,那時印度禁止《楞嚴經》流通到外國去,這個和尚為了能將這部經弘揚到中國來,就把自己的手臂皮肉割開,把經文寫成很小的字,縫在皮肉堶情A等到皮膚癒合了,看不出了,才闖關到中國來。這部《楞嚴經》帶到中國後,從手臂中取出再翻譯出來,翻譯的人(房融),他文才也十分的好,文字簡潔。如果你雖懂文字也不懂它在講什麼,其實這部經是開悟的人在過程中必須要去讀的經典。

就修行的法來講,開悟後修心的經是《般若經》,最標準的是《金剛經》、《圓覺經》、《解深密經》,當然《心經》是我們所接觸到最通俗的經。開悟後起修最得力的是《金剛經》,因為它是無所不摧,才叫金剛。可把你的習氣毛病斷盡,文內一直在講空,這是給你心理建設,一切法空。有的人會起妄想、煩惱,為家堛漕こ迡o,為另一半煩惱,這些都是虛妄不實在的。唸《金剛經》你可把這些都空掉了啊!原來這些都是空的。不管真空、假空,你都視為空,空掉一切。有的是真的,因業力的牽扯,真的你也不要當真,要將它看成假,「假」才能超越,所以我們的心很奇妙;「真的」你和它說假的、假的,一百次後真的就變成假的;而「假的」你和它說真是的、真的,說久了,它也變成真的了。

《金剛經》就在訓練我們空一切相,在你功夫還不是很好的時候,你要用空性去面對一切境,不管它是真的、假的,我感覺會怎麼樣、怎麼樣,就算真會怎麼樣,你也要不為所動。說不會,到時候真的就不會了。就算真會,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是我們修禪宗大乘佛法的人,要有的心態,這樣才能轉業、轉境。不是說你悟的不準,且不去管它準不準,最後沒事就對了。這就是以前問你體會的準不準,若準,好事固然好,壞事就不好了,這就是心不空,才會被業如實的現,你不去抓那個境,業就現不了。有因緣,但是不會成為果現出來。所以這段我們就要多練,還是《金剛經》最好。你要講神通變化,那是《華嚴經》,《華嚴經》講的是菩薩的境界。在修行方面,剛才所提的幾部經,你都可以去體會。

《楞嚴經》中講修行過程中所現的某些魔相,是一個善境界,你不要去執著,執著就易著魔。反之,我們觀悟後發相於色陰的魔相,四禪要進入無色界的時侯,要突破色身,也就是禪宗所講登地菩薩就是在這個境界,會有些現象發生,會發相,會顯現出來。其實這些現象都是來自於我們身體的色陰和外境,所謂「色」是指我們的五根加六塵稱之。「五根」是我們的眼、耳、鼻、舌、身等根,面對六塵是指外在的色、聲、香、味、觸、法,包括我們身體的本質和外境的法,這都屬於色相的法。

那我們的身體何以會產生這些現象?這就和我們身體的氣有關係,氣到眼睛時,眼睛就看到佛像忽大忽小,一縮一放,你就以為著魔了。如果你懂一些物理現象,就知道當氣衝到眼睛,心跳壓縮,眼睛就亮了,這時看到佛像就大了;心一鬆開,氣退回來,眼睛也就縮回來,佛像也就變小了。你就以為著魔了,其實這只是我們色身的心理現象和物理現象所引起的;如果說沒有氣,就沒有這些現象。那麼有氣好不好呢?有氣才能做事,有氣才有這些現象,後面會講到色陰魔相,都是善境界,一直到受陰魔相,還是善境界,但不要執著。

到了想陰魔相,就不一樣了,這時說什麼善境界,那都是胡思亂想。故前二個魔相都是善境界,但不可執著,一執著客邪就會乘虛而入,控制你的身心,所以色陰發相是生理和物理現象交互改變所顯現的。

再舉眼睛來說,當氣入眼睛,眼睛埵陪虒褽袹憿A組織很細密,它的顏色又像紫色,如果當你看到蜂窩體現起時,你就覺得這好像一朵蓮花。因為物理現象都是懞懞懂懂、昏昏沉沉的,而蓮花是你心想的,境上就真的現一朵蓮花,這朵蓮花是紫色的。故蘇東坡有詩云:「八風吹不動,靜坐紫金蓮」的詩句。說起紫金蓮不得了了,這才是真正的佛所坐的,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在坐的。一般人哪有坐到紫金蓮,不是眼睛裡的變化,加上你的心理、生理所發的無量無邊的怪現象出來,你想到佛,佛相就現;想到蓮花,蓮花就現;想到你的母親,你的母親就現;即使在好遠的地方,也可以現在你這裡。你到了這個境界的話,就可以看到你家中的母親現在在做什麼。你也看得到心量是沒有虛空之隔的,這就是說體性本一,世界本來就在你心中,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這都是一種魔相。

 

「行者宜注意不自迷亂而受群邪」:

你要懂得這都是過程中的一些現象,而且不要執著。很多人就是希望有這個現象,而你一有這種心理,客邪就抓住你這種心態,進到你心裡,你都不知道,他的心就依附在你的心,你以為你在想,其實不是,是他在想,在控你的心思,你的行為就變得怪裡怪氣。後面我們會講到,當你被魔控制的時候,他能把你製造成有神通力,法力無量無邊。但是你的德行好不好,貪錢、貪色、搞些亂七八糟的,結果就犯法,法院就判你刑。到這時,鬼神就撤退了;一撤退,你什麼力量也沒有了,法官就判你罪行。判刑果報還沒完,這世所造罪業,往後還要去還。所以不要去貪求什麼通、什麼力,上師也一再告誡,不要以神通來當做修學的目標。

你如果證到漏盡通,心平靜了,你要再回來修五通。真正五通,一切自然現,這在《法爾禪修講義-基礎篇》金剛如來地境界裡都有講。到了如來第六地時,如來清淨的自體自然現起五神通,五通就與你的成所作智,與眼耳鼻舌身這五識都有很大的關係。你如果會用這五識的話,神通心量就無量無邊了,這不是一般人所能的,所以你要懂《楞嚴經》經教所說在修行過程中會有什麼現象,且說得很清楚。

根據一般的說法,佛法要消殞的時候,第一個要失滅的經典就是《楞嚴經》,因為《楞嚴經》就是要開悟的正法眼,使你不會走錯路,被魔所轉而入魔道。所以佛法快滅盡的時候,大概是沒天良的人大量出世,這個世界就要滅了。昨天我看到電視地理雜誌報導,與我們的因果、人類生滅有關係的。科學家也在找尋、證明,這個人類從出現開始到毀滅是一時期,然後再出現、再毀滅,它都有一個曲線週期。我們無法去推算世尊所講的,我們的世界有成住壞空,而人壽在增劫時,從人壽十歲,每百年增一歲,一直到八萬四千歲。然後在減劫時,每百年減一歲,減到人壽十歲,這時人類就滅了。人類將滅時有三大劫:刀兵劫、瘟疫劫、飢荒劫,人類滅了以後,據經上講,有光音天的天人下來地球玩,因起貪愛地球的美麗花草蔬果,而失去了會飛的神通力,就這樣留在地球上,成為人類的另一段祖先了。

話說人壽十歲時,黑社會老大當國王,殺來殺去,比較有德行的人,不殺人,只好躲到深山去,避過兵刀劫;兵刀劫死傷太多,瘟疫就來了,很多人感染瘟疫死亡,其他沒死的,遇到全世界性的大飢荒,地球長不出東西,不死也得死,於是全人類死滅後,這個世界就寂靜了。經過了很久、很久,沒有人再破壞環境,花長得漂亮,果實也長得很好,光音天的天人一到人間來,看到這些,起了貪愛心,「摘一朵花吧!」就與地球結緣了;原本很輕的身體,因吃了水果,與地球結了緣,也飛不起來了,我猜亞當、夏娃可能就是這樣來的。其實人類的生滅,現在的科學也在推算、證明,只是還不太合理,他們推算人類這次的毀滅,大約在一千五百年後,要是依世尊所說仔細推算,可能不會這麼快,現在人壽七十歲,每百年減一歲,至人壽十歲,應該還有六千多年吧!這就是世尊的神通力所說的,現在慢慢在與科學證實,科學也承認人類的生滅是有階段性的。( 後待續色陰魔相)

( 88 年 2 月 5 日 講於 法爾 )


[ 《楞嚴經》選讀 ] [ 經典選讀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