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us1.jpg (8966 bytes) 法身無過(3-5-8)


 

(一)公案本文

僧問福州怡山長慶藏用禪師曰:「法身還受苦也無?」

(識起迷情於法身是否有覺知,能體察苦痛?)

禪師曰:「地獄豈是天堂?」

(地獄應與天堂有別,但法身對地獄、天堂並不會有不同覺受。)

僧問:「恁麼即是受苦去也!」

(那麼法身也會受苦囉!)

師曰:「有什麼罪過。」

(人隨業力受生死之流,法身並無有過錯,亦不受苦之覺知也。)

 

(二)玄祥釋解

1. 前言

禪宗祖師大德常說:「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要得法身活起,當要開悟行者,破色身者已無色身之累者,或是證得無色界天神始得。那法身是什麼東西,它又與報身有何關係?

先來說明法身是什麼?法身者梵語稱為dharma-kaya,大體上而言,法身具有二相,一為清淨無為相,一為依清淨無為體相所化成之一切有相,有時又稱後者為化身相,若化成世間一切相,則具足世間一切萬物之相。法身的認知,又依行者修證境界不同而體會的法身義自然亦有不同。

小乘行者所說的正法、所得的無漏法及佛自性真如、如來藏視為法身,異名有自性身、法性身、如如佛、實佛、第一身;而大乘行者則以佛之自性真如淨法界,才稱為法身,此法身當是無漏、無為、無生無滅者是,故大乘行者均以真空為法身,此法身有空真如性,具有實相無相真如性,此不可得之真空才是清淨法身。當然,既然得真空體,其清淨法身自然能有法性身用,就如《大乘起信論》中所言:「見本法身,自然有不思議業種種之用,即與真如等遍一切處,又稱無有用相可得。」

故當證得真正法性身者,都具有「用即無用」、「無用益用」、「無邊妙用」等,此種法身也祇有華嚴、法華境界證得之菩薩、佛始能體知。也就是說,得清淨法身者,即能隨眾生機緣、憶念而起應化身。眾生念佛、憶佛時,諸佛清淨法身即能起一應化身,若有千萬億眾生同時憶想佛,佛則能同時各應化一分身化導千萬億眾生,此就是無邊妙用。諸佛、菩薩應化身令諸眾生皆得化導之益,然諸佛在用後之時,卻無有用之覺,此即謂無用。若行者有用之覺就會有遲滯,法身退隱而產生不了無邊妙用,故說無用始能益用。

若以法融禪師所言:「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又說「無心恰恰用,常用恰恰無。」此種境界若與上述諸佛、大菩薩所言的「用即無用」、「無用益用」、「無邊妙用」等,有異曲同功之妙,僅是諸佛、大菩薩都是「用即無用」,故不會有遲滯不能用之時,故才能有「無邊妙用」。

講了那麼多,要讓大家了解到,法身修證定要修到清淨法身、空真如身才是正理。不然外道、世間禪行者,亦有法身的體驗,也能利用法身做些事,但因心不清淨故,所造都是有漏業,不能證得漏盡、無為的解脫知見。就是開悟行者已證得法身活起,若心還不全清淨,我法二執不全滅,法身雖能起用,但「吹毛用了急需磨」,我們沒有佛、大菩薩的境界,法身用了後,還是要磨,不然會遲滯、鈍化不能再用。若行者也能隨時保持著無為清淨法身,則眾生憶想時,法身也能起應化身,利益一切有緣眾生。

在這裡要說明一下,外道、仙人與佛道差別在何處?前者雖能用法身主觀幻化一些事物,成就他心中想成辦的事,但這心用是有限的。而諸佛、大菩薩們因悟得無心、清淨法身,故有千萬億眾生憶想,才從清淨法身中化出一化身,此即稱之為應化身,此應化身隨往利益一切憶想眾生。

法身、化身(應化身)已在前面交代過,最後講到報身,六道眾生都有報身,人道、畜生道眾生有四大肉體,其他眾生雖無四大肉體,但也有其形像,這些都是正報之身。此處要講的是佛的報身,因佛的報身與六道眾生不同。佛的報身是指佛的果報身,即酬報因位無量願行之報果,為萬德圓滿之佛身。佛身有二,一為法性身,一為父母生身。佛的法性身(有時稱為真身)遍滿十方虛空,相好莊嚴,有無量光明及無量聲音,此聲音祇有菩薩能以不思議方便智力而聽受之。另一個報身以大智(無分別)、大定(無作意)、大悲(能拔眾生之苦)等為其體,具有無量色相及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解、三十二大士相、八十隨好、無忘失法、琣穜邥吽B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真如等無量功德與樂相。

 

2.釋題

本公案名為「法身無過」,佛世尊嘗言眾生皆有佛性,故眾生都當有一自性真如清淨體,此體因無明加蓋,故無能遍滿虛空盡法界。但此法身雖不能活起,當亦是無漏、無為、無生無滅的,猶如佛陀所具有者是,祇因我們的法身不能起用,因未能悟得不可得之真空淨法身。

凡夫現世間相,雖不乏清淨法身,但無始劫來所熏習的業力種性,一直扮演著六道中輪迴的角色,儘管於天上、人間、地獄中受報分別而居,受苦得樂儘與法身無涉,故說法身無過。

談到受苦、得樂都是世間事,受苦於三惡道中,得樂於天界,這種樂也是短暫的,天壽雖長還是抵不住虛空壽量無窮盡。若修行人能獲得法身,即能體知我們有一不會感覺痛苦或快樂的覺知在,當下我們才會相信肉身的苦痛與覺受,都是業報的延伸,與真我無關,這也是粗淺對法身的體悟。

我們有生之年,除體悟初步的法身體外,當學習法身用。當然,若像菩薩們得真空體,其清淨法身自然能有法性身用,見本來自有法身,自然有不思議業種種之用,即與真如等遍一切處。但這是很高深的修證,我們不要得少為滿足,或大言不慚地說證得清淨法身遍滿虛空了。

 

3.語體文解

僧問福州怡山長慶藏用禪師曰:「法身還受苦也無?」

一日禪師上堂,有一僧人參問福州怡山長慶藏用禪師說:「法身還會受苦麼?」法身既然是空無清淨相,怎能有覺知苦、樂等世間相,苦樂是屬於五蘊中所現諸相,這些本與法身無涉,故法身應是不受苦的,但應能覺知受報身之苦樂相,若法身活起來的話。一開悟行者可以空覺來改變此一覺受,故有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之說。

按語說:識起迷情於法身是否有覺知,能體察苦痛?想來此僧大概還未開悟法身,故不知法身是何物,是何能、何不能。故我們說此僧識起迷情於法身之作用,若要識得法身體與法身用,當要有達開悟的階段才比較能討論法身的行相與功能。

禪師曰:「地獄豈是天堂?」

藏用禪師不直接回答法身是否會受苦,而反問說受苦的地獄能看成是受樂的天堂嗎?一般修行人學的是世間禪,當得世間天界之天樂,怎會與地獄苦痛相連上關係呢?經云,初禪是離生喜樂地,到二禪境界時已是離苦妙樂地,三禪是定生喜樂地;至二禪境界已離開色身疼痛而得色身的妙樂之覺受,三禪即能入定中,從身的修證得到心的喜樂了。若行者真能證入四禪境時,得一境性的時候,就無有喜樂覺受,更不用談苦的覺受了。

按語說:地獄應與天堂有別,但法身對地獄、天堂並不會有不同覺受。法身本是空無、清淨之法性身,祇能隨緣應化,不會有苦樂覺受想,若有苦樂覺受是我們的五蘊身之反應,不是法身自體的反應覺知。

僧問:「恁麼即是受苦去也!」

此僧不知禪師之意思,而誤會說那麼法身即會受苦去了!顯然此僧對於修行尚屬初基,但又不能專事打坐,先從色身上有所成就,然後才能來討論形而上的法身問題。

師曰:「有什麼罪過。」

禪師嚴厲地說:法身有什麼罪過要去受苦!?不管眾生是受苦或受樂,法身都是以客觀的姿態在觀吾等的受苦或受樂,它本不受一塵,何況是受苦或受樂。按語說:人隨業力受生死之流,法身並無有過錯,亦不受苦之覺知也。


[ 悟後功用行 ] [ 公案禪機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