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us1.jpg (8966 bytes) 莫入陰異 (3-2-3)


 

(一)公案本文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坐次,仰山入來。

(緣起於現象界,溈山禪師又將與仰山慧寂探討仰山修行之境界。)

師曰:「寂子速道,莫入陰界。」

(慧寂汝證道快速,卻莫住五陰魔境中。大凡急速入道者,色、受、想、行、識等五陰,均發生物理與心理之交互作用,而生種種類似神通之境界。)

仰山曰:「慧寂信亦不立。」

(我對任何現象均不立一信字,《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師曰:「子信了不立,不信不立?」

(汝信與不信等二法,均不立乎?若強說信不立,那不是又立了不信)

仰山曰:「祇是慧寂,更信阿誰?」

(我只相信我自己而已,其他佛、魔均不信。)

師曰:「若恁麼,即是定性聲聞。」

(若也如此,亦僅成就聲聞乘定性無漏智慧,屬小乘之機,非具佛乘之種性。)

仰山曰:「慧寂佛亦不立!」

(我連自性、自性妙覺心知亦不立也。行者應知此乃過程中事,非究竟也!)

 

(二)玄祥釋解

1. 前言

    在《楞嚴經》來講,「魔境」是一善境界,不是看到魔字就怕,魔跟佛是一念之間,一線之隔而已,一念覺就是佛,一念迷就是魔。所以你當下不被貪、瞋、癡等三毒迷的話,對一切現象的覺都能觀成一切空,魔境就起不來。所以我們應當了解有那種體會是個善境界,體會但不做聖解,因為做聖解的話,就有一分什麼魔侵到你的身體堶惆荂A佔據你的心、佔據你的腑,五陰不滅的話,當然會被它玩弄。像某某被判刑關在監獄時,開始學打坐,色身起了變化,但他執著禪中之異境,往後魑魅魍魎就附在身上,這些異相功夫都不是他修來,是鬼通!所以到最後鬼不幫忙的話,什麼通也沒有了!

    修行中就是要捨一切法,捨不下一切的話,那就別想走得出來,因為你稍有成就,魔就在旁邊看著你,不能讓你有所成就,找機會侵入你的身體堶悼h,利用你的弱點,你貪他就讓你貪,貪到最後犯了王法,被判了刑,身敗名裂,這種結果比沒有修還要糟糕!

    什麼叫做「正法」呢?無所謂正法,能捨一切法就是正法,捨一切法才能悟空,悟到體性的空相,空性和所起的因緣法都能夠了知,再觀這個法相,這個法相也是空。體空可以劃一個圓來表示空,由空而起的法相,也是一樣是空,因一切法是空、無自性,也就是說不能執著法相。很多在陰異之間就迷糊掉了,《楞嚴經》裡50種陰魔,色、受、想、行、識等五蘊各列出10種魔相,剛講的色陰魔境裡有眼、耳、鼻、舌、身五根,都會起神通異能,可以看到什麼?可以聽到什麼?可以聞到..,舌頭講話都能夠實現一切,這些身體諸根有不正常的異能,都是身體物理現象和不清淨的心攪和在一起而成的魔相,這些都要超越它,要超越就要捨!若捨不了而抓起了那個境、那個異能,你就會卡死在這裡。

    若你超越了色陰這一關時,不再隨便能看到什麼東西,或者聽到什麼聲音,甚至於看到、聽到也無所謂了,不被它轉,這時候就進入受陰魔相;受陰魔相是憂、喜、苦、樂、捨及你的七情六慾等都是覺受,慈悲的心、多愁善感的心、為眾生苦難而悲傷的心、..等等都是不正常的,所以要超越。

    舉個例說:參加禪七或佛七最常犯的毛病,當進入善境界時動不動就哭起來了,一哭就收拾不了,不管是來自對諸佛菩薩的感恩,感謝諸佛菩薩讓我悟到這個境界,或者對以前的委屈觸動了神經,像被婆婆虐待的情景,在修行過程之間,碰到這些境界,觸動了感情作用就會不由自主的嚎啕大哭起來,這是受陰魔相的異相。

    如果能夠避免色陰魔相及受陰魔相,感情領納作用不亂動,不管是好壞的心都不起,就超越了色陰與受陰魔相,至於後面幾個魔境,是自心胡思亂想探討心用的結果,這較沒有關係,因為比較不會著魔;你如果能夠超越色陰魔境、受陰魔境後,一切魔對你就沒辦法了,想陰、行陰、識陰不清淨沒關係,這是你對因果的看法,對一切法斷滅相的執著,對空有的執著,雖然是錯誤但不會發生被控制的問題。很多修行到初基的第一階段,不了解就很容易出差錯,所以叫你莫入陰界。

     

    2. 釋題

    此公案叫「莫入陰異」,什麼叫「陰異」?陰異、陰界都是魔境,什麼叫「魔境」?我們修行過程之間,如果是一個開悟的行者,在還沒有開悟以前色陰的魔境會現出,色陰魔境包括五根、六塵之異境,因五根加上不清淨的心,也就是心意識的的幻化,然後產生無量的神變,禪宗祖師大德常常講的:「如果有不可思議變的能力就是魔!」

    為什麼會是一個魔呢?因為心不淨。我們的身(色根)是一種物理統合的現象體,跟心意識變化攪和在一起,而產生不可思議的神變,這個好不好呢?好!也不好!為什麼?因為你修不到這個境界就不會有這個魔相,修到這個境界魔相自然會現,這只是修行過程之間的一站,你說到底好不好呢?如果你沒有經過這一站,那代表修行沒有進入情況;有了此現象,你迷糊了,走不出來,很多人都卡死在這裡。

    譬如說這一陣子很熱鬧的話題,勝海天之輩也是像這樣,剛開始都是有個好形象,到最後心不清淨、不能去掉貪、不能去掉瞋、不能去掉無明、不能了解因果,就卡死在這裡了,走入邪途。

    但是這個莫入陰界的陰界,也就是個修行的里程碑,沒有達到這裡,你就沒有初步修證的功夫,也就是沒有入門,你說你在修佛法,修得沒有入門,只修得一些聲聞、緣覺的境界,或是修一些規範你的德行,諸如守戒的境界,並沒有悟到心真正的本來,沒有悟到一切法的真實性,沒有能夠隨因緣而起一切心用,所以入陰界()不用怕,不要永遠住在那裡就好了,住在那裡就變成了住法生心了。

     

3. 語體文解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坐次,仰山入來。靈祐禪師剛好坐定,仰山就進到屋裡來,仰山與師父坐在一起,師父即開始啟發契機,這是現象界裡面的一件事情。

禪師就說:「寂子速道,莫入陰界。」很顯然的慧寂已經開悟了,所以禪師說他修道很神速,很不錯!但願不要住入陰界、陰異之間。我們按語說:「慧寂汝證道快速,卻莫住中陰界(五陰魔境)中。」

「中陰」就是開始打開本來的時候,現出來的中陰身,中陰身本來就不清淨很迷糊,但它對因緣感知大於凡夫心9倍之多,是很敏感!因此我們死亡之時,中陰感一切因緣而去受生。中陰身梵文叫「普特伽羅」,其行相非常深廣細密,不管那個世界眾生跟你有緣的,都可以跟他(它)搭上線,這是很可怕的輪迴之因!如果不能斷掉對眾生心意識之感召的話,那你就沒有辦法解脫,沒解脫就輪迴去了。

《楞嚴經》裡面說要修證到識陰滅盡,感召才懸絕,也就是說對眾生心意識的感召要能斷掉,就像名師、禪師一樣,每個眾生都跟你有緣,六道眾生視為六親,那一個沒有因緣呢?都有!沒有因緣不會湊在一起,不管親緣、疏緣、善緣、惡緣,大家都曾經做過六親,如父母、兄弟、姊妹或者是其他的伯叔等,在你一生之中,說起來這種緣是非常的多,只是你沒有注意罷了。

剛剛講受陰魔境裡面沒講到心根,六根裡還有一個心根,中陰時心根的靈知靈覺是我們現在修行人的9倍強,也就是說它感知的能力非常的強,那一個人跟你有緣,馬上就搭上線,所以如果沒有攝受住心的話,你就會去受生,去當他的兒子或..。中陰跟我們講的色陰、受陰魔境是一樣的,心清淨中陰就會轉化而脫黏!一轉就不成為中陰了。道家能將陰神轉化成陽神,雖會出陽神,但出陽神還是沒有解脫,這也是不究竟的,壽盡照樣輪迴。

仰山曰:「慧寂信亦不立。」仰山就回答說:「我慧寂連信這個心所法都不信。」51個心所法,裡面有一個「信」心所,信是善?還是惡呢?很難去分別!善法時他不信就是惡,而惡法邪法若信了,也是惡法。「信」就能產生信心,有信心就產生力量,「信」是道源功德母,一切諸善源。所以你信正法當然是很好,信心來就打坐修行,那就精進了。如果信邪法他也是很精進,看最近被抓了那麼多邪術之徒,你說好不好?

世間事很難說好不好!前年就有很多預測說今年會有很多高僧入滅,前一陣子真有高僧入滅,但是我們福德不錯沒幾位入滅,佛光山宗長雲大師心臟手術有驚無險而過,而住持平法師卻走了,其他的好像走了不多;接下來的因緣,可能正法發威,法律專整飭邪教,一些怪力亂神者逃之夭夭。正、邪很難說怎麼樣,今年如果能把那些披著佛教的僧衣又號稱某某佛的、..,全都整頓一下,會讓大家喝采。不過今年佛教界也頻出狀況,如中台事件也是一種障礙,有障礙也是來自於不能夠隨緣,修行就是要能隨緣。低潮之下,佛光山的佛學會考,很多學校教室都不肯借用,搞得氣氛很壞。貪、瞋、癡的癡不要犯,什麼叫「癡」?不是沒有智慧,而是不了知因果。你能了知因果的話,不能讓人來犯因果,因不犯那果就不來了,你能了解這些的話,怎麼會去造成那麼大的社會新聞大事呢?造成大家對佛教的排斥呢!再加上邪教一個個的被整頓,有沒有後續發展呢?

這個「信」字,要信誰呢?要信自己!信佛當然是很好,但魔也可能會化成佛,要信哪個佛。故佛陀告訴我們要三皈依,自皈依佛、自皈依法、自皈依僧,為什麼每次做法會最後一定要三皈依呢?皈依佛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自皈依佛?我就是佛,所以不要去皈依外在的佛,要皈依自性佛,進一步講自身清淨即與佛法身相應,這樣才是真信佛。法可以從世尊所教的法去學,不要去學一些外道法,當然能從內心入修的心法也是正法。你要成佛要有自己的自信,我就是佛!但也不要太無明說我就是佛,然後所做所為的都不是佛的樣子,沒有一個覺悟的樣子,佛是覺者,你所做所為不像一個覺者,都還是在因果裡面的一環。

什麼叫「覺者」:要相信自己,自皈依佛、自皈依法、自皈依僧,這樣的話才能產生信,所以仰山說:「我連信都不立了。」那不信就更不立了,我信誰?信那個佛?魔也可能會化成佛,要信哪個佛。其實是信我自己最好,所以仰山會說:「我慧寂信亦不立。」我對任何事物都不立一信字,要有這種氣魄才不會走錯路。

靈祐禪師就問他說:「子信了不立,不信不立?」這有沒語病呢?你執著一個信亦不立就是已經有語病了!修佛法的人不能夠執著一個法,執著一個法那就完蛋了。信亦不立,表示你執著這個「不信」,禪師責問「不信不立?」,表示你還是對「不信」的執著。

學佛法要能立,然後要馬上把它破掉,佛法沒有一個絕對的法,今天教你這樣,不是永遠絕對這樣,明天馬上把你推翻掉。譬如說今天教你一切法是空,你抓住空的話,觀一切法是空。過一段時間什麼是空呢?一切法是有!你說我以前學的是空,為什麼現在是有呢?因為空該空的時候已經過了,所以要破解你的空就講「有」,你照樣能夠接受;不要執著空就是空,那會變成斷滅空。

以前有一位外道問世尊:「世尊!昨天傳什麼法?」

世尊說:「昨天傳無為法。」

外道說:「今天傳什麼法?」

世尊說:「今天傳有為法。」

外道行者就對有為、無為起了執著,為什麼昨天傳無為法,今天要傳有為法呢?佛陀昨天因為因緣的關係講無為法,今天也是因緣的關係說有為法,佛法不是絕對的,要看眾生的因緣,該說什麼法,就說什麼法,對執空的人說有為法,對執有的人說無為法。所以要有能力去破,今天這樣,你認為是修行過程之間需要這個法。

譬如說你心還沒有定力,對一切空來講,色身的變化、心的變化,你還認識不清楚,乾脆就跟你講一切相皆虛妄不實在,為什麼?因為你看不開,因為業緣切不斷。《金剛經》是般若部最高的一個法講空,「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此句是在斷我們業障的法,因為你的心跟中陰感召還沒有懸絕,這時候告訴你一切法都不是真實的,不要去抓那個境,不要當真。等到有一天你覺得我可以坦蕩蕩的去面對一切境,觀一切法的時候,就跟你講一切法是有的,是因緣法。

為什麼「有」呢?以前說沒有,現在為什麼要說有?以前因為你腳根站不穩,容易被業障所牽引;現在很多法在心中起滅,你都能不被它轉,這時候你就可以觀這些法當下的因緣,觀完了,法起、法滅對我來講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掛礙,那你就解脫了,這時候空有不二,以空的體,面對不空的因緣法而起一切心用,不管好的、壞的,你能照單全收又不著境,這樣才是圓融解脫。

也就是說你不著境,境就轉!一著境的話,因緣果報就現,修行就是要修到最後空有不二的中道,才有覺有知,這樣就證到第一階段。然後要不住法才是究竟,有覺有知住法,那是沒有解脫照樣要輪迴;有覺有知是我們佛性的一部份,不住法-「空」是我們體性的真實,我們對這些黏不上,那才能夠逍遙自在,所以他說:「信亦不立。」

靈祐禪師就說了:「子信了不立,不信不立?」你信了不立也不對,如此不是「不信而立」?所以不能說我信亦不立,該信就信,不該信就不要信,如果執著信不立,那永遠就信不立,不去立一個信字,那這樣也不對,這代表在修空,第一階段修空。

修行有幾個階段呢?供養諸佛、法師、建立道場、佈施、積福德這是緣修,開始有因緣修行時,做了很多善事,修了很多福德,有一天開悟了,看到心裡面亂七八糟的貪、瞋、癡、慢、疑一大堆的毛病都攤開了,攤開了能夠了知,但是斷不了,這時候就是開始修,一個一個修,一個境界來磨練一次,每個習氣不可能一下子就斷掉的。

譬如說以嫉妒心來說,女孩子的嫉妒心比較強,碰到人家好、看別人升官、看別人有錢、看到別人又買新房子,你可能都有點不高興,反正人家好我就不高興。這個妒心對很多事會發起,你要一次一次的警覺,咦!聽到他好,我為什麼會起不痛快的心,為什麼不能讚嘆他呢?為什麼要有嫉妒的心呢?甚至於說一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話呢?這些心病我警覺到了,警覺以後來一個斷一個,來兩個斷一雙,這樣無數的時間,慢慢一個一個惡心過去了。事情一個一個來,我把嫉妒的心慢慢滅掉,這些都要境界來磨的,嫉妒心不會平白就沒有,要有事情來了--像同事或親朋好友之間發生事情,你要看看自己的心起了什麼不正常想法,唉!我的心怎麼這麼齷齪呢?怎麼會有不讓人好的心呢?所以要罵它!要矯正它!也不是罵一次就可矯正過來的,先心病起要能警覺!之後慢慢修幾百、幾千次之後,人家在跟你講同樣的事情,你能坦蕩蕩的不起一念,不說好,也不說壞,這樣表示嫉妒心滅了,修行就是這麼修的。

開悟後才能實修,觀一切法是個例子,觀一切業緣,冤親債主來要債的時候,要觀一切法空,法空這時是最難的,譬如說劃一拋物線,行者爬到最高點是悟到空,一切法空,觀體空、悟一切法空,這是修行最難的一段。你要悟空、要見性,用我們的體空對外在一切因緣而起自性,再起法相,然後對它慢慢不掛礙,起好的念也不掛礙,起壞的念也不恐佈,這樣慢慢悟到空以後,腳根才站穩有定力了,禪定之間就在這裡証到的,這時候要放鬆你的心接受有相,修行就是這樣---空有不二的中道才圓融。

如果你在這階段不去修空的話,那就卡死在這裡,剛剛講的色陰魔境、受陰魔境有很多種神變,玩這些神變,很熱鬧的,要分身有分身,要變化什麼就來個化身,你無聊得可以,可能來個分身去看人家睡覺,或入到他夢裡去。

以前我們有一位同學就是這樣,有一個男生無聊就天天跑到她的夢裡去,最後搞得男女情愛斷不掉,這都是你自己去玩這些神變,也就是說不能去玩你的心意識;剛開始是因沒有正知見,也認為我了不起,我成佛了,我..,那就完蛋了!還沒開始修就完蛋!他也不知道怎麼修,他認為以前所修的境界,到這裡就是成就了,其實還早得很!色、受、想、行、識五關都還沒有滅,成就什麼?五陰滅才解脫,解脫但也還沒有大菩薩的神通變化,無量無邊神變,所以無知的人就很容易貢高我慢,很容易自以為証到什麼了。所以跟你講信而不立,不信也不立,反正你信不立也有錯,不信而立也是錯,不能偏執一法這樣子。

仰山又說:「祇是慧寂,更信阿誰?」講來講去我誰都不信,我只是信自己,靈祐禪師就開示他:「若恁麼,即是定性聲聞。」如果你一直執著信自己,不信外境,執著這個信而不立,只信自己的話是會淪為聲聞種性。我們講的要修到空,是什麼境界?是聲聞緣覺的自我解脫境界。

什麼叫定性呢?「定」是力量大,「性」是空,但會隨因而變的,譬如說可以變成聲聞乘,也可以變為菩薩乘,也可以叫做成佛乘。當然性也可以叫做凡夫、六道輪迴,這是不定性,也就是說在修行的過程之間可塑性的佛性不要把它定死在某一種因緣上。

我皈依師劃了一個十法界(佛、菩薩、聲聞、緣覺、天、阿修羅、人、畜生、餓鬼、地獄等十),未決定要住何法界時,性是不定性的,你要定在那個,要看你的發心發願。如果我要當菩薩的話,教授你對一切法能做到空有不二,就成為菩薩。如果教授聲聞緣覺一切性空,你覺一切法空,而且力量很強的話,就變成定性,你入滅的時候一定是聲聞緣覺的小乘果。所以禪師告訴他說:「如果你一直強調信你自己,不信外界的一切法,那你頂多也是個定性聲聞乘,証到小乘果而已。」

仰山又開始抬摃了,「慧寂佛亦不立!」我心中連一個佛字也沒有,所以信也不立,佛也不立,什麼都不立,但只立一個「不信」。當然慧寂現在是這樣子,這樣有他這樣的必然性,因為他觀一切法空,觀一切境都要把它空掉,到他真証到這裡的時候,他慢慢會改變,所以仰山後來也有很大的成就。我們可以知道「莫入陰界」當然是很好,但是執著「空」太重也不是個好現象,反過來講修行是階段性的,不要擔心說我那個時候該轉,那個時候要捨棄空入有,每個人只要很發心的去修証,冥冥之中該轉的時候你自然就會轉。這公案是靈祐禪師與徒弟慧寂的一段對話。

( 85 11 06 日講於 法爾 )


[ 悟後功用行 ] [ 公案禪機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