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us1.jpg (8966 bytes) 密傳無傳 (1- 6)


 

(一)公案本文

僧問:「如何是密傳底心?」(緣起本體界,密傳底心者真心傳真心也。)

玄悟禪師良久。(本性者,本無言說,既言密傳,得靠默然而心傳,故師默默無言。其實同一體性,不傳而傳也。亦或真起心念,對方境界不夠而無所覺?)

僧問:「恁麼則徒勞側耳!」(未識禪機,尚待側耳傾聽乎。)

師喚侍者云:「來燒火著!」(尚落迷途,何勞鞭策,師顧左右而言他。)

 

(二)玄祥釋解

1. 前言

修行者體性顯露時,有三種層次的通訊方式:一者體空遍一切處,感知一切處,有情無情同感其心其境,這是最高的一種境況。二是體空現起心念,給能感知的同道知其心念,此是次層次的以心傳心,要兩者皆是同道始可,而凡夫無覺知。三者是一般凡夫非道中人,他雖不語言但在起心動念處,能被心開行者知其心念,此是單向傳心。

縱使有此三種能力(其實僅是一心),也與至上佛道(解脫知見)無涉,一個有證悟解脫、無黏的行者,根本不在乎眾生心念間的牽扯,更不用說是以心傳心。以平常心對一切平常境,才是無上解脫道。若也有現心通時,亦是在無人知曉的境況下,禪心體知,心行密密,為眾生消災解厄,是為不為法縛之另一種解釋也。

2. 釋題

「密傳無傳」禪宗講這個是以心傳心,一者無為法的體空這怎麼傳,由外學到的法不是佛法,這都是有為法,不是至高無上的佛法,所以你只要悟到體空的話,就是某甲悟到體空,某乙也証到體空,這個要不要傳?也沒有所傳。外面一撮人常常在講「印心」,什麼意思,哪有一個心可印?有心可印者,都不是正法。

所謂「印心」是一切法都沒有,始知是真心,無心可印是為印心。若要實修,得依世尊的三法印來修心,即觀「諸法無我」,觀「諸行無常」,觀「常樂我淨」等為三法印。「常」是體空才有常,「我淨」不是凡夫的我身,是體空現的境界,能不住凡聖者,是為真心!「真我」的真心才能夠淨;「常」是涅槃的境界,「常」現起才能夠得到快樂,這是佛所講的無上快樂,不是世間法裡面整個色身充滿了氣,然後感覺身樂,不是此三禪的快樂。

我們真正快樂是涅槃,涅槃剛剛講的,即心對一切境沒有煩惱,那種快樂才是真正的快樂,就是涅槃的境界。「常」就是永琚B不變,能夠永琱變的只有哪一個?悟空!你看世間的一切有哪一個是不變的?都是隨時在變,依時、空在變,因為時間、空間轉變,所以它就變化,現象界裡面的一切法都會變的,這是無常。真正的體空是永琲滿A是常而不變的。

就是說一切法來的時候,或者因緣來的時候,心地上會產生一個法,這個法叫做生滅法,生滅法雖然升起,有沒有礙我的體空?體空還是永遠不變、存在的,只是從體空之間產生有相。剛剛講的不空的一面,不因為因緣起法而破其空相,這是不生滅的體空。體空永遠是體空,有時候,這體空是很難去了解的。

譬如說,我面前有一個空,你承認它是空,我這手指頭做個心型,放在我面前空裡面,這手型是有相的,然這有相是否破壞這個基本的空?有相是因緣法,但每一個部位都有空的存在。因緣法來湊合在我面前的空裡面,雖然看起來有形,但裡面隱藏著空,所以有相不礙於空,只是在空之間建造一個有相,然這是生滅法、是無常的。我們永遠的空體是永琲滿A不因一切法來破壞它,這是不生滅的。所以「常」是我們的體性,各個具足,這個怎麼能傳呢?沒得傳!

如果証到能通另個境界,兩個心是相通的,即佛性提高,法身開發出來了,那法身是無形無相的,所以你的法身佈滿了虛空,諸佛的法身也是無形無相,佛的法身原來就遍滿虛空,所以大家共一個法身,沒有內、外分別,所以心就無所謂傳不傳,也就是說密傳沒什麼可以傳。無上密可以談到體空,有所傳的不是無上密,還是有相密法,所以這公案是在說密傳無傳。

現在回過來講有相,這是相對的空,如果是某甲開悟了,起心動念,當然可以了,不然就像剛剛心死掉一樣,不起心動念。某乙的法身也可以出離,他雖然現在不起心動念,但某甲起心動念他可以感知,所以我們說這是以心來傳給他,不必要動嘴巴。有時你打坐時可以感覺一個念頭,那個念頭是誰的?也許是護法神、也許是菩薩、也許是那個佛,或者外在的一切因緣,你的怨親債主、..,他們的念,念起你就感受到,所以大家是同一個心、同一個體,你要講有形的以心傳心是這樣,真正無上密的傳法是「空」,所以是無所傳。只是大家生理、身體的境界到了這個境界的話,就可以感受到,所以你空無的體,也可以體會對方的心境,可以感受有一個人今天很頹喪,有時候你看他時,用心可以感受,他的心是很頹喪?不曉得什麼事情,讓他心放不開。

有的時候去參加助念,亡者要離開,但覺得很憂傷,你可以感受到那個憂傷,但不會想哭,沒有真念要哭!為什麼會憂傷?因為他的心跟你的心同一體,大家同一個心,所以為什麼眾生好像跟我沒分別的,我、眾生是一體的,你如果達到這個境界,你就跟眾生是一體的,其心是一體。

再舉例說,一個人在發很大脾氣時,有修行的人可以感受到那個瞋心,那個瞋心震撼整個虛空,你不生氣或者有一點瞋心的種子,也會被它燒起來,因為他生氣,你跟著他生氣,當然你是被動的,雖沒有一個能讓你生氣的一種境界,但你可以感受到別人生的「氣」,這個你可以體會,眾生心本來是一體的,所以不是說你自己解脫就好了。自己解脫而自性煩惱沒有滅,自性眾生沒有度盡,就顯示出你的自性、佛性還沒有完全顯露,是自己了而已,但眾生得度,你才能真得度。

3.  語體文解

僧問:「如何是密傳底心?」參問者問和尚什麼叫「密傳的心?」密傳的心緣起自本體界,密傳底心者係本性傳本性,無心可傳,就是體性空,對物相的了知,已經說明了。

玄悟禪師站在那裡,不言而良久良久,也就是說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說話,也不動一下,這是在做什麼?是在回答參問者說:「你問的密傳底心就像這樣!」不起心動念、不思善、不思惡,當下體空,把我們體空的真心傳出去,你有沒有接收到。有時候你面對有修行的人,跟他在一起打打坐,就會覺得心很開朗,煩惱去了一半,看不開的事也轉空了,不要說打打坐,就連談談話也好!你那死心眼的結就打開了,這就是密傳體性的空,你跟他在一起,你就會吸收到他的好處,你可以學習到空的好處,所以煩惱也沒有了,鑽牛角尖的心也放開了,其實講起來,這些都是業障。密傳的心是無可傳的,玄悟禪師把心放下來,在那裡站了很久。

按語說:本性者,本無言說,既言密傳,得靠默然而傳,有沒有一個東西可傳?沒有東西可傳!就是剛剛所講的,體空對體空的境界不必言說,所以禪師默默無言以對。其實同一體性,何用傳呢?體空對體空都同一體,就不必傳了!傳什麼?還有什麼心可印?回到體空沒有一個心可印,還有一個心可印的,那個都是有相的,是有為法的,不真實的。

所以我們祖師大德說沒有一個法可傳,如果有人說有法可傳,那都是邪魔外道。看《契經》云,釋迦牟尼佛給迦葉尊者授記時,說你未來當成佛,也沒有說我教你一個法,以後你成佛的時候就可以用得上,沒有!

所以真正佛法是不取一切法,不取一切境,然後你才能夠以空體去應一切境,才能夠有靈通妙用。所以越是不能捨一切法,你就會很糟糕!越能捨一切境,你就越能逍遙自在,能夠轉一切境。你要學一乘佛法,就要捨一切法,不是去守一切法。

僧說:「恁麼則徒勞側耳!」我問你如何是密傳的心,結果禪師你站在那裡很久都不講話,也不做一些動作,這是在幹什麼?我本來耳朵提得高高的要傾聽你的開示、聽你說話,結果你都不說一句話,我也很辛苦哩!

這個學人差得太遠了,還罵禪師說:「我徒勞側耳!」我耳朵提了那麼高要聽你開示,結果你一句話也不講,結果禪師就不理他了。

禪師喚侍者說:「來燒火著!」把火燒起來,不再回答他,反正是不對禪機,再耗下去有何用。這學人差得太遠了,不懂禪機又誤怪禪師,禪師再講下去也沒有用,故不再理他。他是問了最深奧的問題「密傳底心是什麼?」結果告訴他了,他也不懂,這都是從看公案書看來的,然後又來亂問!

所以我們按語說:尚落迷途,何勞鞭策,禪師顧左右而言他。如果禪師婆婆媽媽,他一下要講這樣,另一下又要揍你,那你就有希望了,表示禪師看你還是塊料,所以會好好的成就你;如果說禪師不理你,那你的功夫就差得遠了,或者他還是在等待,等待機緣成熟,這是我們學禪的人所要有的認知。

到目前為止,共有六個公案來說明我們的本性是怎麼樣,本性不落於語言、文字相,本性是不可傳的,沒有傳承而來的;有所傳的,就不是你本性。以前的唯我獨尊,非男女相,本寂或蒼天這些都是我們真心體性的樣子,所以我們要慢慢的去認識它。

( 85 5 14 日 講於 龍潭 )


[ 認識本性 ] [ 公案禪機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