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八大聖地朝聖之旅

                                                                                         法宣居士  


 

印度八大聖地朝聖之旅(妙法蓮華經印度朝聖團)2018.12.25~2019.01.06。

我(法宣)到印度共4次,參加法爾八大聖地朝聖共三次。另一次是去印度參加 師父出家儀式。

2007.01.05~2007.01.23 第1次印度八大聖地朝聖。

2009.11.03~2009.11.12 參加 師父出家儀式(我摔傷腳)。

2014.10.09~2014.10.22 第2次印度八大聖地朝聖。

2018.122.5~2019.01.06 第3次印度八大聖地朝聖。

本次旅行社:菩提邦李叢光先生導遊領隊(李總)

印度導遊:孔老師(孔達拉博士)、沙帝士先生、威力先生

帶領朝聖者:道場導師住持 師父上善下祥比丘。

這幾年因腳傷一直沒有好轉,無法遠行,所以已經4年沒去印度了。最近較勤於按摩、復健並做運動,感覺應該有體力去印度朝聖,行前「道場菩薩僧團半月佈薩」完後( 師父出家後,在道場成立菩薩僧團,依佛制定,受菩薩戒需每半月要布薩誦戒)。先請示道場觀世音菩薩(我每次去印度都會請示道場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都會得到心靈上的指示,這次感覺應該沒有問題,所以就報名參加法爾「妙法蓮華經印度朝聖團」。 師父規定本次朝聖除了朝拜八大聖地之外,還要加誦一部法爾新印的「妙法蓮華經」,功課非常沉重。

公司有同事常問我為何又要去印度朝聖﹖我說我過去世可能是印度人,所以一直想回去,其實最主要印度八大聖地朝聖是一種心靈的提升之旅,雖然身體很累,但是每次朝聖的「心靈洗滌」後,感覺心情卻是非常愉悅的。如果「用心體會」將發現印度是一個處處充滿神奇的國家,這麼「不可思議的印度(Incredible India)」,如此讓人流連忘返,所以一直想去。
行前二天,我建議:本次主辦的爾閑師姐成立「法爾印度朝聖Line群組」以便傳送資訊,每天要交代的事,用Line傳送非常方便。

師父一如以往苦口婆心告誡朝聖團員:法爾朝聖不像一般觀光團(一般都是輕鬆愉快的觀光旅遊團,本次與我們同飛機出發,即有一團是類似觀光團),我們是非常辛苦的磨練身心及體力,朝聖更是一種修行上的考驗,隨時隨地會有佛菩薩考試,就看每個人平時的修為,所以我每次去印度朝聖內心都會戰戰兢兢,特別規範自己的言行舉止,依 師父指示要「用心」去體會聖地的一切,對個人修行會有很大的助益。所有朝聖團員每天均著居士服,有受戒者,做法會要穿海青及縵衣,六齋日(齋戒日)要像出家人,搭縵衣之外,還要用缽吃飯,過午不食。

有人說:參加法爾印度朝聖團是最累,隨時有障礙出現,狀況百出(功德大,當然考試多),但都能逐一化解,也是最殊勝的,道場完全是依照經典所記載的朝聖儀軌方式如法操作,都是念古梵悉曇咒語(唐朝以前的咒語音調),一場法會有時需要兩個半小時,非常辛苦,但是也非常殊勝。

 

朝聖第1天(2018.12.25)桃園飛德里

第一天考驗開始了,到機場就感覺有些人心神不寧,有人沒穿居士服,也有人忘了帶海青及縵衣, 師父說:這也算是一種朝聖的障礙。有人第一次參加法爾朝聖,在機場就脫隊,可能不太瞭解,法爾規矩(以往法爾朝聖一律團體行動,安全起見,沒有個人行動),狀況不少。在飛機上,大部分師兄及師姐都拿出「妙法蓮華經」用功誦經,不知不覺已到德里,在德里機場先check-in飛往「瓦拉納西」,忙完了已下午4點半了,在德里機場麥當勞吃素食午餐。目前全世界好像麥當勞唯一有素食就在印度,味道還不錯。享用素食漢堡後,再趕飛機到「瓦拉納西」,在飛機上繼續誦「妙法蓮華經」,很快又到「瓦拉納西」機場,領完行李,驅車到AMAYA HOTEL飯店,經check-in,安排房間,晚上9:00用晚餐,第一天朝聖結束,已經累癱了,各自梳洗後進入夢鄉。

朝聖第2天(2018.12.26)

早上在飯店用完早餐,搭遊覽車至「五比丘迎佛塔」前下車,因路程很近,很快就到了,準備進入鹿野苑「達美克塔」做法會。導遊李總買完入門票,大眾在入口處穿海青、搭縵衣排隊念佛,莊嚴的恭誦「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緩慢地往「達美克塔(世尊第一次度五比丘處)」前進,路上印度人忙著拿手機照我們莊嚴的隊伍,我們恭敬地繞「達美克塔」七圈,再禮拜寶塔。接著準備供桌及所有供品,開始第一場殊勝的法會,導遊李總帶團多年,第一次看到我們這團莊嚴的陣仗,有震撼到。法會由「爐香讚、讚佛、三皈依、中文法身緣生偈、轉法輪經、無我相經、梵文法身緣生偈、三皈依及迴向」。經過兩個半小時辛苦地唱誦,終於完成第一場殊勝的法會。從「爐香讚」開始我就感覺有神力幫忙(我受傷的腳還能站兩個半小時),讓這場法會非常莊嚴的進行,連大眾第一次念「轉法輪經」與「無我相經」都能很順暢的完成。法會期間有位法師來我們誦經處,做大禮拜,並做供養,結束後還跟 師父合照。接著大眾收拾完供品後,由導遊孔老師詳細解說此聖地的所有人事地物等相關事蹟(此處聖蹟不少,有斷裂的阿育王石柱、入口處附近有佛教第一個精舍等),回飯店用餐已一點多了。下午至五比丘迎佛塔博物館摩訶菩提協會等參觀、照相,導遊孔老師並作詳細解說,天黑才回飯店用晚餐,餐後各自回房間繼續誦「妙法蓮華經」。

朝聖第3天(2018.12.27)

清晨天未亮,大家趕至琲e取琲e沙,到琲e渡河口上面,往下看已有很多人在琲e洗澡,琲e邊河堤上很明顯可以看出身份地位,有錢人自己搭建休息平臺,外加陽傘作為休閒及日光浴處所;窮人有地方容身就不錯了。恆河是一條聖河,它見證著印度流傳千古的習俗,也送走了無數的印度的靈魂,清晨的恆河沐浴是世界的一大景觀,河堤邊的焚屍場也是舉世聞名。我們準備搭一台大船過河到對岸取琲e沙,順便欣賞湖面風光及各地新鮮事物。船啟動後,導遊開始發「祈福燈」,大家把「祈福燈」放於水面上,隨波逐流,傳說:流的越遠,福報越多。導遊另發放飼料給大家餵食鴿子,群起飛舞,非常壯觀,大家搶著拿出手機按下快門。也有小販划著小船拉著我們大船一直推銷叫賣做生意;中醫師光裕師兄彎下身體直接在船邊洗頭,真是好玩(據說:會開智慧;可惜琲e水太髒,大家不敢嘗試)。

十幾分鐘左右即到對岸,下船取琲e沙,要往下挖(沙子較乾淨),每人裝好一袋後集中放置,師父要大眾排好圍成一圈,先做結界若干由旬(避免無形眾生干擾,此時不能跑出界外,會受無形眾生干擾),再持梵咒(毗盧遮那佛大灌頂真言),來清淨琲e沙,順便加持有形、無形眾生,我站在 師父旁邊, 師父開始念古梵文「毗盧遮那佛大灌頂真言」時,明顯感覺加持力很大,通體舒暢。琲e沙帶回去道場還要重新多次清洗及篩選,再經 師父持悉曇梵咒加持,才成為「金光明沙」。

取完琲e沙,大家再坐船過河,此時最重要是看「琲e的日出」。琲e的日出有一個特點,日光不強,可以用眼睛直視,不太會傷眼睛,而且非常漂亮,比一般太陽下山的強度稍弱點。但這次是上了河堤才看到日出,照「琲e的日出」是一大樂趣。船行回程中,對面河堤邊的焚屍場煙霧彌漫,表示有人在火化,這也是恆河邊常見的景象。

來恆河有三大特點:先看河堤邊及琲e的眾生百態、至對岸取琲e沙、回程看「琲e的日出」並照相。一般印度教徒認為一生一定要來琲e洗一次澡,甚至有些老人家特地來此琲e等待命終,他們堅信在此聖河往生是一件光榮之事,可進入他們的天堂。從琲e的河堤邊往回走,天已亮,可看到印度人的生活型態,即使很窮也能過的無憂、自在、灑脫,真令人羨慕,路邊有人睡覺,也有一整排人蹲著吃咖哩早餐(用手捉,這樣能直接接觸到食物的感覺) ,各種型態都有,真想駐足長觀,可惜要趕回飯店。

回到飯店,吃完早餐,9:00再驅車去菩提伽耶,在車上各自用功,誦「妙法蓮華經」,累了就睡,睡醒再誦,坐了近7小時的車,才到菩提伽耶(「伽耶」是此地名,「菩提」是覺悟的意思,當年世尊於此處「伽耶」覺悟成佛,故稱為「菩提伽耶」,後代的佛教徒在此(世尊成道處)建一座廟紀念,即「菩提大覺寺」,只有佛能稱為大覺),今天在此人山人海(聽說12/28~12/30藏傳佛教在此舉辦法會,達賴喇嘛尊者在伽耶弘法),大眾排隊準備繞塔(因天氣很冷,有位師兄戴帽子要繞塔,我說這樣不禮貌,請他拿下來,他可能忘記而沒拿下來,他手上請著佛像繞塔,走在我前面第二位,剛好大陸的孔師兄在錄影,戴帽子很不莊嚴,繞到第二圈,人太多剛好塞車隊伍停下來,我才把他的帽子拿下來。這位師兄30年前,我們一起跟隨 師父在大乘精舍學打坐( 師父當年未出家前即在大乘精舍教打坐),也是當年共同發起要成立「法爾禪修中心」的提議人,道場成立後,突然退失,後來很少來道場修行及聽 師父開示,只喜歡去做善事,所以不太懂佛門規矩及禮儀,最近幾年偶爾出現,我常跟他說:您由大學退回小學,非常可惜),我們恭敬繞塔7圈,並在外面向佛三頂禮(人太多,進不去大塔內),向佛稟告後,才回飯店check-in,因自從上次伽耶發生爆炸事故後,聯合國人員管制嚴格,大塔只能到晚上8點,所以今天只能提早回飯店休息。

朝聖第4天(2018.12.28)

早上大眾到大塔「菩提大覺寺」(世尊成道處)聽導遊孔老師講解「佛證悟後,7週內於伽耶大覺寺四周的聖跡」。因 師父對此處已瞭如指掌,故走在最後面,我們跟著孔老師的講解,先至大塔內頂禮世尊,我走第二個在孔老師後面進入大塔,人很多,速度很慢,快到功德箱處,我先拿出一些盧比供養世尊(包括公司一位師兄所託的盧比),接著走到世尊面前,先向世尊問訊,突然聽到世尊說:「你好久沒來!」(自從我腳傷最近三年較嚴重,已經4年沒來了),內心一陣心酸,我差點哭出來,接著突然聽到孔老師說:禮佛。我怕被人家看到我感動地快哭的臉,趕緊跪下三頂禮,再面向世尊退出外面(退出大塔要面向世尊退出去,以表尊重,不能屁股對著世尊退出去)。

世尊從虛空中飄來一句問候的話:「你好久沒來!」,直接傳入我腦內,真讓人震撼與感動! 這是一種佛的「意化(佛意念上的教化)」。雖然千里迢迢趕來,非常辛苦,也讓人甘之如飴。每次來此都有讓人感動的教化,這就是我一直想來的原因。

有一些無智的佛教徒或外道認為世尊入大般涅槃就是「死亡」,這是完全不瞭解佛教「涅槃」的意義。世尊入大般涅槃,乃進入不生不滅的虛空中,仍隨著各種因緣忙著教化佛教徒,施以三化(身化、語化、意化)來教化佛子,只是我們近代的佛教徒不長進,無法感知世尊的慈悲護念與教化,完全無法體會世尊的大慈悲心(眾生業障重,無奈啊!)。總之這要看個人的境界及因緣,我個人覺得自己雖然修行不好,但誠心能感得世尊教化。師父常說:開悟菩薩能直接和大塔內的世尊以心對話、久修行靈性高或誠心者可以感知世尊教化。 師父也曾說過:到印度菩提伽耶世尊證悟的大覺寺,如果無法接收到世尊的教化,那表示我們的修行境界還差太遠,還要再加緊用功,我是誠心感知世尊的訊息。

佛意化過來的一句話,進我腦中,自動轉化為中文的「你好久沒來!」這也正是《法華經》:「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真是神奇。難怪每次來伽耶 師父都會說:若你們都沒感知世尊的意念教化,那表示境界還差很遠,回去還要再多用功。孔老師辛苦的講解世尊在伽耶七週中,每週的地點及聖蹟,我是百聽不厭,每次來複習一下,順便觀想當時世尊在此七週的聖跡也不錯,直到快中午我們才整隊回飯店用午餐。

下午用過午餐再至大塔(菩提大覺寺)做法會,藏傳佛教喇嘛及信徒很多,到處都是,如同市集,導遊領隊李總非常辛苦,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角落做法會,前後都是藏傳出家師父或信徒,腳下還有兩隻狗在睡覺(在聖地出生做狗,應該上一世也是佛教徒,只是犯戒而墮落畜生道,雖可憐,但福報還不錯,尤其能聽到我們誦古梵悉曇三大咒,更是有大福德,望牠們能早日投生善趣),本次聖地法會特別隆重,師父要我們除了正常法會程式之外,再持誦古梵悉曇音三大咒(佛頂尊勝陀羅尼、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大悲咒),法會非常殊勝,進行了兩個半小時才結束,最後我起腔唱三皈依及迴向時,突然有個念頭要我代旁邊的所有藏傳佛教徒皈依,我就觀想大塔附近所有的佛教徒都跟我們一起三皈依。法會過程非常辛苦,但內心極為愉悅,能在世尊成道處做法會這是多麼千載難逢的機遇,殊勝!

晚上行程是去參拜 師公Bobhi-Bhante教授師及供養 師公,並聆聽 師公開示。 師公非常慈悲,是非常有修行的長者,每次都是笑臉迎人,這次每人送我們一尊仿大塔內鍍金小尊釋迦佛像(大塔內世尊法像沒人能刻,只有當年彌勒菩薩才能刻出如此莊嚴的法像),非常莊嚴,完全仿照大塔內世尊法像鑄造成型,經過精製研磨後再鍍金,金光閃閃,莊嚴至極,眾人愛不釋手,沒來的師兄師姐可惜了。

朝聖第5天(2018.12.29)

今天是六齋日(齋戒日),受菩薩戒者,我們提早起來搭縵衣、誦「自受八關齋戒儀軌(恭請清淨法身毗盧遮那佛、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及護法神慈悲加持)」,誦完,再搭縵衣用缽吃早餐,要像出家人一樣,只能「一座食」(要吃多少,先拿好,起身無回,起身即不能再吃;若沒吃飽,想要再吃,要做「羯摩」(先將缽食送給別人,再請別人授食給你,才能再吃)。

早上要去雞足山參拜「大迦葉尊者」,天未亮,我們分完飯店準備的午餐盒,即搭多部小車出發(因路小,部分路大遊覽車無法通行),印度人所有動作都很安詳、緩慢,只有開車最快,一路狂飆,不到9點就到停車處(GURPA火車站的小鄉鎮),附近的居民已眾多出來迎接我們(是好奇也是想化緣),走過鐵路即到雞足山登山口,這次 師父特別在山下就集眾,先恭誦梵文「大迦葉尊者聖號」,才上雞足山。

當然慈悲的「大迦葉尊者」每次怕我們曬太陽熱昏了,都會化朵雲來幫我們遮太陽,真是感恩。一路上有當地人或乞丐跟著我們上山,若請他們拿東西下山後,給點小費,他們會很高興,爾向師姊旁邊一位很不錯的小朋友,非常體貼地幫她背東西。每次爬山 師父都在後面壓陣,避免有人脫隊,也讓我們心裡踏實多了,我們這次來得很早,10點多就到雞足山上(上次我沒來,據說:上次天黑才到雞足山上,已無法做法會了),師父說:先在紀念塔下面「尊者法像處」做法會(風較小),再上去繞塔七圈。我們進行莊嚴隆重的法會,當地人也耳濡目染我們的虔誠與用心

約11點多法會結束,大家搭縵衣享用午餐盒(出家人一天至少一餐要用缽吃飯,早上已用過缽,山上用缽不方便,只能方便用餐,但仍然「一座食」),也分享一些給當地的人或小乞丐食用,用完餐大眾依序下山,我腳不方便走在後面,師父在最後壓陣,因時間還很早,我們慢慢的下山,前行的師兄師姐已不見蹤影,我們二點左右到山下入口處,剩下約8~9個人, 師父說:我們向「大迦葉尊者」告假,排成二列,師父站中間,旁邊是李總,我在李總後面,恭誦完梵文「大迦葉尊者聖號」,準備唱誦梵文「法身緣生偈」時,突然虛空中飄來一句話進我腦內:「下次再來!」當下突然一陣莫名的感動,腳都快軟了。尊者已交代,我下次八大聖地朝聖還要再來了。

印度雞足山是大迦葉尊者入定處,等彌勒菩薩下生後,轉交世尊的衣缽,此處是真正的雞足山(從山下往上看有大火雞石像);中國大陸雲南雞足山是山寨版,不能說「雲南雞足山」不是聖地,只能算是尊者應化之地;真正的正版聖地是「印度雞足山」。就像南印度觀世音菩薩古道場(大慈悲道場)-「補陀落迦山」也是在印度南部泰米爾,自古以來即有的大慈悲道場記載,《大方廣佛華嚴經》和《大唐西域記》都有詳細記載。很多大陸或台灣的大法師都誤認為觀世音菩薩的道場普陀山是中國大陸的南海普陀山(這也是山寨版),這也只是觀世音菩薩的弘化道場之一,這是五代後梁明貞二年(西元916)日本慧諤和尚「不與取」觀音大士聖像,菩薩不去日本停留於此,才開始建立南海普陀山迄今。

下午3點左右,再回大塔向世尊供三衣,人很多排很久,供完三衣,有二位第一次朝聖來的人(何師兄與鍾師姐)被其他師姐誤導把三衣直接拿回來,這是不與取(偷盜)的行為(供養世尊的三衣不能直接拿回來,只能向大塔管理員申請,再繳500元,才能正式領回一件供過佛的三衣),被師父罵後,二位一臉憂愁相,到塔外入口處卸縵衣時,有個念頭飄來要我勸他們兩位趕快去還三衣及向世尊虔誠懺悔。 師父罵他們是大慈悲的展現,是希望他們不要因偷世尊東西而下地獄,據說去年朝聖團就有人為了省500元偷拿回來,沒被師父發現。我請他們二位懺悔後與另一位師姐一起回來。回飯店後,當天齋戒日,過午不食,我直接回房間休息睡覺,順便祈求及觀想世尊原諒他們三位,平安回來飯店。睡到1點多起來洗澡及洗衣服,感覺胃有點不舒服。

朝聖第6天(2018.12.30)

一早4點去大塔向世尊請安,感覺胃還是很不舒服,師父有事沒去,我帶大眾繞塔一圈後,人很多,我請他們各自繞塔,我胃很難過無法再繞塔,在旁邊休息默念「祈請本師釋迦牟尼佛協助我斷除貪、瞋、癡、慢、疑、邪見。」到吃飯時間才一起回飯店吃早餐,受菩薩戒者,要先解戒(明相現前才能解戒,明相現前,有二種判斷方式:一是天已亮,不靠燈光,能看見自己手紋,即明相現前;二是能清楚的看見對面的屋瓦,即明相現前,前一天自受八關齋戒會自動解除,但 師父要我們還是要解戒,因有恭請 佛、菩薩及護法守護,要稟告送聖,較圓滿,所以還是要解戒,才能吃早餐)。

我只吃一點早餐,飯後搭車前往龍洞及迦葉三兄弟修行處,先到蘇嘉達村(牧羊女供養世尊羊奶處),再去龍洞(前正覺山,世尊證悟前於此處修行)、苦行林,半路上我胃不舒服,吐了兩次。中午一點左右,再去緬甸寺參拜各種舍利。因身體不舒服,向 師父稟報後,未吃午餐直接去睡覺,後來室友陳師兄餐後也回來看我。3點多,印度導遊威力先生,跑來叫我們起床去大塔「告假」,到大塔周邊整隊搭衣,先繞塔7圈後,再進大塔唱梵文「法身緣生偈」三遍,再念佛出來外面三皈依及迴向。接著再去旁邊的日本大佛合照。回飯店搭車趕往王舍城,順便在車上做晚課,到RAJGIR HOKKE飯店,晚餐只喝一點熱湯就去睡覺,睡到12點多起來,胃舒服多了,吃點「起士」再睡覺。

朝聖第7天(2018.12.31)

一早天未亮起床,5點半出發去七葉窟作早課(這是五百羅漢第一次集結經典的聖地),導遊問我是否要坐轎子,我想應該可以爬上去沒問題,都是爬階梯,大家邊走邊聊天,約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七葉窟。大家把供品擺好,開始做法會,此處都是石頭也沒舍利塔,無法繞塔,做完法會, 師父要我們靜坐,靜坐時(第一次來七葉窟,法會結束後,師父要我們看石頭裡面有甚麼,我看到內部是圓形莊嚴的道場,有好幾層,應該是阿羅漢的法座,來不及看清楚,師父就敲引磬了)。 今天背對七葉窟只看到外層,無法看到石洞內部。

九點多下來,搭車前往靈鷲山,一段路後下車,要排隊搭纜車至和平塔(日本人蓋的多寶如來塔),四個方向有4個手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唯我獨尊印、說法印、合十印、吉祥臥安詳印),我們在說法印前做法會,唱誦「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多寶如來、梵文法身緣生偈」。

接著再前往靈鷲山(世尊說: 「妙法蓮華經」處)做法會,上靈鷲山時,這段路可參訪古代尊者修行的山洞,有舍利弗修行的山洞,我向山洞三頂禮後,我閉眼看到山洞內有金黃色圓形的遺跡(不是點燭火處,是在燭火的左邊),可能是以前尊者打坐的位置;再往上第一個洞穴是阿難尊者修行的山洞,向山洞三頂禮後,有人在叫要快一點準備做法會了,就趕緊往上走,在靈鷲山說法台下來就是以前玄奘大師居住的處所(掛單處),印度政府為紀念這位偉大的求法者,特別立了紀念碑。

繞過玄奘大師掛單處,往上即是靈鷲山說法台了(「說法台」是佛陀講授法華經聖地,是八大聖地中極為重要的聖地,此處以前 多寶如來、大菩薩、阿羅漢、護法神等滿山滿谷停留空中,光想當年情境,就讓人景仰羨慕不已。後來天臺智者大師入定看到「靈山法會,儼然未散」、「佛陀拈花微笑」場景亦是在此)。大家脫鞋後(印度佛教聖地幾乎都要脫鞋進入,以示尊重),準備供佛用品,我們又進行一場殊勝的法會,法會開始唱「爐香讚、讚佛、三皈依、法身緣生偈」後,再念佛繞「說法台」七圈,再歸位後,再誦「佛頂尊勝陀羅尼七遍、梵文法身緣生偈、三皈依及迴向」。

經過約兩個小時辛苦地唱誦,將功德迴向給香港來生病的團員吳師姐及相關人等。大家收拾供品後,分點供品給大家享用及說法台管理員並給點盧比(他們辛苦看守聖地不被破壞,又幫忙趕猴子,以免偷吃供品,以前猴子只在下面靈山橋附近,即古代國王參拜世尊下馬車的橋那裡吃東西,今年跑到說法台上面來了),我們布施點錢,下次再來就方便多了。下午2點多回飯店吃飯,再去頻婆娑羅王監獄參觀(頻婆娑羅王是佛陀時代摩竭陀國的國王,更是佛教大護法),此監獄遺跡為頻婆娑羅王被關處(被兒子阿闍世篡位後關閉處),他從此處可遙望靈鷲山(及後來蓋的多寶塔),以便懷念世尊。

接著再前往竹林精舍,天快黑了,大家摸黑參觀,再去參拜 師公(是 師父的得戒師,Dr.Ven. U PANYA LINKARA是那爛陀中華寺現任住持,是一個外表威嚴,內心非常慈悲的大修行者),到 師公道場天已黑了,他請我們喝飲料、吃點心及做簡單的開示。原先想要去五百頭大象都拉不動的「釋迦牟尼佛黑佛像」參拜,因路況不佳,天太黑危險,無法成行,真是遺憾!古代印度最高學府那爛陀大學(玄奘大師母校)也來不及參觀了,只能等下一次。接著再趕車前往巴特納,晚上9點多才到CHANAKYA HOTEL。

朝聖第8天(2019.01.01)

一早前往華氏城(巴特納)博物館參拜佛舍利,因印度導遊沙帝士先生與博物館管理人員有熟,所以免費招待,這是法爾第一次來此參拜,還未到開放時間,就先讓我們提前進入參觀,還讓我們自由照相,真是榮幸。

接著再趕往吠舍離 (或毗舍離是世尊宣告將捨壽處),此處阿育王石柱是29支中最完整的一支,獅頭面向佛陀湼槃處拘尸那羅。今天元旦是印度過年,此處人很多圍成一圈參觀我們做法會,供桌及供品準備好後,開始繞塔七圈,再歸位由「爐香讚、讚佛、三皈依、中文法身緣生偈、佛頂尊勝陀羅尼七遍、梵文法身緣生偈、三皈依及迴向」。經過兩個多小時辛苦地唱誦完,塔旁所有印度人好奇的看著我們做完法會,也結個善緣。接著大眾合照後,印度導遊沙帝士先生為我們介紹此處聖地遺跡,參觀過程中,還有印度人找我合照(印度人很喜歡找外國人合照)。接著再往飯店用午餐,印度過年到處塞車,下午四點多才到飯店吃午餐(下次不能元旦來印度,到處塞車,所有行程都會耽誤)。

接著再驅車趕往「給舍利亞大塔(keśariyā Stupa)」,為佛落髮處,離吠舍離不遠處,因嚴重塞車,到keśariyā Stupa已是晚上七點多了,繞塔一圈後,再唱中文及梵文「法身緣生偈」一遍,結束簡單儀式的法會。記得以前2007年第一次來時,我爬到上面參拜佛像,發現此處的佛像被外道破壞嚴重,真是悲哀啊。接著再驅車前往世尊以前的皇宮參觀,因天已黑,只能遙望。最後再趕回蓮花飯店LOTUS NIKKO HOTEL,約3小時才到飯店,10半才吃晚餐。

朝聖第9天(2019.01.02)

清晨到拘尸那羅佛涅槃塔做法會,準備好供桌及供品後,開始唱「爐香讚、讚佛、三皈依、法身緣生偈」後,再念佛先繞法身塔七圈,再進入繞應化身塔7圈(世尊涅槃像臥佛),後歸位唱「佛頂尊勝陀羅尼七遍、梵文法身緣生偈、三皈依及迴向」。法會結束後,大眾合照後,印度導遊沙帝士先生為我們介紹此處聖地遺跡。再到佛最後喝水處,向佛像三問訊。接著前往八王分舍利處,繞塔一圈。

再驅車趕往佛荼毘紀念塔,繞塔7圈後,唱「梵文法身緣生偈、三皈依及迴向」。法爾朝聖團每到一個佛教聖地或景點,都要做一場殊勝的法會,以紀念各個聖地的聖蹟。雖然是八大聖地,但大小殊勝的法會約20場(還不包括每天的早、晚課),非常辛苦,但成果自然可期。

接著再入境尼泊爾,等待入境手續非常繁瑣,時間很長,大家誦「妙法蓮華經」、休息或聊天,半路上有家商店可大肆採購(到印度採買紀念品回去送親友也是重要行程之一,從殺價過程中,買到的戰利品更是一種享受)。晚上到尼泊爾 REDSUN HOTEL, check-in後,晚餐吃完,倒頭就入夢鄉了。

朝聖第10天(2019.01.03)

此處尼泊爾離喜馬拉雅山更近,清晨較冷,用完早餐,仍有濃霧,大家由飯店搭車至藍毗尼摩耶夫人廟(龍彌園)入口(有二個入口,依單、雙日期變換入口進入),這次單數日入口較近,故直接走路進去,我們法會在白色尼摩耶夫人廟世尊出生地(內有世尊的腳印)側邊,阿育王石柱旁做法會,依照法爾法會程序念到中文「爐香讚~法身緣生偈」後,就由 師父引領我們念佛進入世尊出生地繞七圈,出來後,歸位唱「佛頂尊勝陀羅尼七遍、梵文法身緣生偈、三皈依及迴向」。法會結束後,大眾合照後,印度導遊沙帝士先生為我們介紹此處聖地遺跡(阿育王石柱、聖水池等)。有一些印度人找我們合照。出來再轉往新建世尊出生像處照相(我第一次來此還沒蓋),接著再走回搭車處,回飯店吃午餐。

午餐後,再趕往世尊另一處舍利塔「藍摩塔(RAMAGRAMA STUPA)」,此處位於古代藍摩國或稱藍摩伽(RAMAGRAMA),是古代中印度迦毗羅衛城東之小國。此佛舍利塔原有龍王護持,阿育王挖了七處佛舍利,欲挖此第八處,因龍王全力阻止(龍王讓阿育王參觀龍宮所供佛舍利處的莊嚴殊勝,人世間無法比,故阿育王知難而退,不敢挖),故此處唯一沒有被阿育王挖出的佛舍利,後來人類道德衰敗,龍王跑掉,原有的佛舍利即被挖出,現供奉於斯裡蘭卡北部寺廟中。

此處「藍摩塔」雖無佛舍利,塔的外觀看起來只是一堆土而已,但我們仍然恭敬地繞塔七圈及做了一場殊勝法會,以示景仰。據說: 有修行者仍可看到內部殘留亮光,即深層埋世尊舍利處,仍有虹光亮點。這就是《法華經》:「是法住法滅,世間相常住。」「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法會結束,大家合照留念(算是留下痕跡)。走出「藍摩塔」塔外有日本人建的紀念塔像,我們也照相留念。

此「藍摩塔」我是第二次來,此處人民樸實祥和,故舍利塔非常安詳地矗立於此(我想是因此處民風淳樸而影響此聖地的氣氛),一般旅行社或佛教徒很少知道有此塔,上次2014年有一位熟門路的印度導遊特別介紹我們來此塔參拜。此「藍摩塔」四周正在做圍牆,下次來可能無法進入裡面繞塔了。可能因人的道德一直衰敗,聖地被破壞的情況日趨嚴重,印度各處聖地都做圍牆,防止人為破壞且管制越來越嚴。

接著再驅車趕往尼泊爾與印度邊界關卡,辦理回印度手續(通過兩國邊界都要費時費工,每次都要耽擱1~2小時),往下一個聖地迦毗羅衛國(KAPIVASTU)出發。迦毗羅衛國是以前世尊的國家,一般認為此處釋迦族有分到世尊火化後的舍利,我們仍然虔誠的在此做法會及繞塔,結束後已是傍晚。再驅車前往下一個聖地,舍衛城前進。晚上住於蓮花大飯店(LOTUS NIKKO HOTEL)。

朝聖第11天(2019.01.04)

今天是齋戒日,受菩薩戒者,要提早起來搭衣誦「自受八關齋戒儀軌(恭請 佛、菩薩及護法等慈悲加持)」,早餐要搭衣用缽吃飯,只能「一座食」(離座者,要吃還是要做「羯摩」)。因清晨太冷,我們先至佛陀升天處(佛陀從此處升至忉利天為母親摩耶夫人說《地藏經》),我們在此念中文法身緣生偈。再至鴦覺摩羅塔(鴦覺摩羅尊者即指尊者)參觀及照相,接著再到對面的給孤獨長者故居參觀。再轉至祇樹給孤獨園(祇園精舍)(法會壇城正是《佛說阿彌陀經》處)做法會

大眾備好供桌及供品,依照法爾法會程序念到中文「爐香讚~法身緣生偈」後,就由 師父引領我們念佛走到世尊講堂(第二個精舍)繞七圈 師父教我們,繞塔時要摸七層金色圓形塔,繞至此塔前,第一圈時,先用右手摸最底層,再摸自己頭(求智慧);再依序繞第二圈至塔前,右手摸第二層塔後,再摸自己頭;……至第七圈摸最上一層塔(2007年我第一來從此塔閉眼往前看,看到一間金碧輝煌、高大的金色建築物(佛陀香室),眼睛一張開(分別心起),佛陀香室不見了,(據說:那是以前佛陀居止香室即世尊寮房)接著歸位,回法會壇城繼續唱「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七遍、梵文法身緣生偈、三皈依及迴向」。

法會結束後,大眾合照後,旁邊有一掬水處(古代世尊及阿羅漢用水處),我們大眾依序用水淋頭,以求開智慧。接著印度導遊沙帝士先生為我們介紹此處聖地遺跡。走至阿難菩提樹前(阿難打坐處), 師父要我們就地靜坐,我就閉眼看一下阿難尊者所坐位置,剛好出現在我的左前方(阿難菩提樹的左邊),面向世尊香室(不知是否真的是尊者坐處,或許是我的妄想)。再轉往其他聖蹟參觀,此處猴子完全不怕生(印度多處聖地都有猴子出現),非常具有靈性(或許過去世是佛教徒,未嚴守戒律而淪落畜生道)。

中午回飯店,搭衣用缽吃午餐,仍然是「一座食」。飯後繼續趕路,坐車過程中, 師父要大家報告此次朝聖心得,除了中醫師光裕師兄「持不語戒」沒報告,每個人輪流心得分享幾個小時後,大家累了先休息、再上廁所。回車上休息睡覺,看到 師父有在睡覺,表示我們這團素質還不錯,所以 師父才能放心休息(據說:以前 師父帶一團素質較差,車窗突然破掉,在車上都不敢休息)。傍晚在車上做晚課,晚上十點才到飯店(SANKISA RESIDENCY HOTEL),未受戒者,自行前去用晚餐,今天齋戒日受菩薩戒者,提早休息,我把剩下一品《妙法蓮華經》讀誦完畢,就夢周公去了。

朝聖第12天(2019.01.05)

清晨溫度很低(約8~9℃),明相未現,不能解戒(昨天自受八關齋戒儀軌),我們先至僧伽施(又稱尚卡西亞,佛至忉利天為佛母講完《地藏經》,下來人間處-曲女城)對面的緬甸寺參拜,此寺有一幅非常莊嚴的佛從忉利天下來圖(梵天王在右,手持白蓋;帝釋在左,手持白拂,諸天乘虛空中,隨佛而下,當時各國國王在此恭候尊駕,場面真是壯觀,若能親臨目睹此一盛會,可謂不虛此生了),我已來過三次(第一次住持還送我們 師父二幅世尊的莊嚴左右佛足,還供在道場牆上),住持非常客氣的招待我們,還打開佛足讓我們照相,我們恭敬的禮佛,並供養常住。

接著再到對面的僧伽施做法會,大眾備好供桌及供品,依照法爾法會程序念到中文「爐香讚~法身緣生偈」後,就由 師父引領我們念佛爬到山坡上「佛從忉利天下人間處」,繞當地人供奉的小佛塔七圈,接著下來歸位,回法會壇城繼續唱「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七遍、梵文法身緣生偈、再做大迴向、三皈依」。在此大迴向時加唱「清淨法身佛毗盧遮那佛~圓滿報身佛盧舍那佛~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三遍,再將此次朝聖功德回向累世父母、法界一切有情等(這是最後一個聖地,所以要大迴向,表示功德圓滿)。法會結束後,大眾合照後,先供養當地的出家師父,再將所有食物或物品等分給當地的小朋友或乞丐,結個善緣。再回飯店吃早餐,今天是六齋日,受菩薩戒者,要先搭衣解戒,再誦「自受八關齋戒儀軌(恭請 佛菩薩護法等慈悲加持)」完,備缽吃飯,才開始用早餐,只能「一座食」。

接著再趕路前往德里,因今天是齋戒日,過午不食,半路吃飯不方便,飯店有幫我們準備中午餐盒,必須於中午12點以前供佛用餐,故在半路上,找一處司機休息處,克難戶外搭縵衣供佛,用缽吃飯,還是「一座食」,吃完午餐繼續趕路。傍晚在車上做晚課,很晚才到飯店(PRIDE HOTEL),這家飯店離機場很近,非常高級,進入大廳所有物品都要經過X-Ray檢驗,才能過關。受菩薩戒者,過午不食,提早休息;未受戒者,自行前去用晚餐。

朝聖第13天(2019.01.06)

早上明相現前,先解自受八關齋戒,再吃早餐,朝聖已近尾聲,心情稍微放鬆,享用豐盛的早餐後,前往「德里博物館」,這是我第二次來「德里博物館」,2007年第一次來時,我們在此做了一個非常殊勝的法會。這次時間還很早,我們在車上先做早課,到「德里博物館」仍未開放,我們排隊等候,10點開放後,我們快速進入趕至「佛舍利塔」參拜,這次有管理員在旁邊守候,我們在「佛舍利塔」前做簡單的法會,先念佛及法身緣生偈。法會完後,大家合照,照相留念。我想拿點錢給管理員(這麼辛苦幫我們佛教徒守著佛舍利),他不敢拿(可能旁邊有攝影機),但從他的表情看起來有感謝之意。「博物館」出來後,趕至機場搭飛機回台灣,因壓力解除,太累了,機上一路睡回來,結束殊勝的朝聖之行。印度聖地下次再會了!

 

唐朝黃檗希運禪師:「不經一番寒徹骨,爭得梅花撲鼻香?。」辛苦之後才能真正體會「朝聖功德殊勝行」,如《佛說八大靈塔經名號經》云:「於此八大靈塔……至誠供養,是人命終速生天界」,若能將此朝聖功德再回向要往生的淨土,應該是很好的資糧助緣。

最後在此感謝 佛、菩薩、諸聖等慈悲加持讓我們順利完成此次朝聖。

感謝 師父辛苦勞心勞力帶領我們又一次完美的朝聖之旅。

感謝法爾 龍天護法及印度 龍天護法兩方辛苦護持。

感謝菩提邦旅行社李叢光先生 (李總) 辛苦安排此次所有朝聖細節。

感謝印度導遊孔老師(孔達拉博士)及沙帝士先生辛苦講解、威力先生安排朝聖相關事項。


[ 印度朝聖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