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1Forest.gif (27539 bytes) 法爾禪修中心

2015—2016年山東元音寺心中心打七報告 (8)

--第七七之心中心打七報告

大陸 優婆塞戒子 法德


◎2016年1月29日(七七第一天) 農曆臘月二十日

第一座,雙盤腿一直向下滑,要更換另外一套居士服,布料比較不容易滑。或者可用防滑橡膠墊在滑落處(在家中未帶來)。咒音和妄想都好像水上畫圖,畫的時候都沒有痕跡,畫完之後要再找也找不到。最後忽然冒出一個聲音:“打坐時間到了,請哪位師傅敲響木魚”,是位打七的女眾在說話。當時嚇到我心臟都快要蹦出來了,靜坐4小時突然聽到有人說話的確是嚇到了。

(註:現在要體認的是外塵與自性之距離,若是自性顯露出來多少,可以依外塵與自性遠近來分別,若覺知聲塵是從遠而近,若聲塵發生時,感覺從自性當下起,如是體知,外塵即是自性,自性即是聲塵。若突發奇聲猷如從自體而生,不驚不怖,是為定力。若聲音起有驚嚇,是為定力不足,未能於禪定中同時含容法界之法塵,法界識別證知不足故。)

今天開始過午不食。早上未去齋堂,吃了4粒紅棗。首要解決雙盤腿滑落的問題。觀照和持咒要保持在坐下不要間斷。

想到達照師的一首詩。

根塵迥脫事非常,緊把繩頭做一場。

不經一番徹骨寒,哪得梅花撲鼻香。

(註:黃檗斷際禪師語錄,原文是『塵勞迥脫事非常,緊把繩頭做一場。不是一翻寒徹骨,爭得梅花撲鼻香。』此語最親切,若將此偈時時警策,工夫自然做得上,如百里程途,行一步則少一步。不行,祗住在這裡,縱說得鄉里事業了了明明,終不到家,當得甚麼邊事。)

第二座,把坐墊下的毛毯繼續放平,高度降低。因考慮到要想雙盤時腿不下滑,兩腿的水準高度要增加。如此調整後,似乎要好一點。有些迷迷糊糊的。今天未出太陽,後來背後很有些涼意。如果不出太陽,第二座背後要披一件衣服,還要穿上薄羊毛衫。

下座後,因想到日中一食可能會餓,中午就多吃了一點,吃了一個半饅頭,肚子有些脹。應該只吃一個就夠了,下次注意了!

同宿舍的那位張師兄,昨天中午出去到現在還未回。和另一位同修商量,決定要向主七師父反映一下情況,以免出現其他什麼意外。
第三座,雙盤4小時。腿還是有時下滑,反復的又盤上。時間仿佛很快就敲了開靜木魚。一直是持咒、聽咒。外面溫度有降低,後來似乎16點鐘左右出太陽了。下座之後要不斷的持咒才行。過午不食使氣機生發,努力!觀照要有一股如太極拳一樣的勁力貫穿在其中,而且不要斷勁。

 

◎2016年1月30日(七七第二天) 農曆臘月二十一日(每座6小時)

第一座,雙盤約3個半小時。其餘是放下腿在休息。感到時間過得很快,雙盤是有幾次腿痛的厲害,一些穴位刺痛跳痛,只好忍著。最後渾身開始晃動抖動才會舒服一點。有想起《真氣運行法》一書,如果任督二脈和正經十二脈、奇經八脈都通了,腿應該就不會痛了。注意到自己有一些思路方向可能不大對,要按達照師講的感恩的心態來處理。無論碰到任何情況,其實都是人家給了我們一次鍛煉和提升的機會。一定要感恩,而感恩也是能夠幫助我們放大心量的。看事情看到好的一面,積極的一面。下座時發現坐墊又沉下去了,要調整一下。

第二座,坐墊旋轉了180度。打坐中便又陷下去一個坑。只好在第二座完成後,把底面翻上來。每座結束時都要檢查並調整。羊毛衫未穿在身上,而是披在背後,最後感覺整個小臂都涼了。因為今天未出太陽,要穿上羊毛衫才行。下午調整。一直持咒,但並不是清楚明瞭,還散印把披風披上了。每天天氣情況不同,要根據情況的變化隨時在上座前做出調整。前高後低狀態雙盤腿確實不打滑了。

第三座,整座未太注意腿。腿上沒感覺,雙盤可能不到兩小時,羊毛衫還加上了披風披在背後。後來開始熱,而且心臟不太舒服。是否此時正在經過手少陰心經所致。心裡煩悶,雙盤也不想盤上。寶瓶氣用不上,是否中午吃的較多,氣機有堵塞,明天中午飯量要稍減。後來更換第四印,不久能正常,故又換回第二印。小時候許多遊戲或者節目,如跳房子、跳橡皮筋、抓布子、擲布子等等。一一呈現。心好像是一面鏡子,呈現時只有一個前面的像,滅掉才能再進後面的,悟在當下,修在當下,證在當下,用在當下。

 

◎2016年1月31日(七七第三天) (每座6小時) 農曆臘月二十二日

達空師淩晨打坐咳嗽較厲害,似乎以前參禪時受過內傷。以此為借鑒,平時要注意命功的修煉,性功修煉同時要抽出部分時間修命,功道家功法均可。

第一座,雙盤4小時。如意跏趺坐累了換成金剛跏趺坐,後來又換成如意跏趺。有4個同修沒有進禪堂,法師責令去叫進來。
奇怪的是,妄想的出現可以完全不重複。這應該就是大腦第六意識玩的把戲,第六意識就喜歡新穎、刺激、驚險、奇特等等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

(註:這可不是妄想,妄想是心思所現,延續相承。這應是法塵,八識心田中物,零碎雜陳。)

只要看到各個媒體中充斥的各種資訊就知道,凡夫之人都喜歡新鮮事。而我們要證的本體恰恰是最不起眼,最平常,最平淡,最不稀奇的。這樣就極易錯過一次又一次。就在你眼前也不會認識他。我們的主人翁越是真,越平淡,不需要任何包裝。最直接,最真實的,所以要仔細體悟。

(註:真妄費思量,能覺妄者是真,無妄又不現真,不知令主人翁長得如何平淡法?)

第二座,雙盤4小時。金剛跏趺坐上座,換了幾次腿。妄想會不重複的出現。雙盤的功效真是好,越盤越輕鬆,以後可以金剛跏趺上坐來練習。要仔細體會什麼是大心量。

(註:空無等如虛空即是大心量,非如來莫屬,非如來莫證。)

第三座,雙盤4小時。妄想來時看見,知是幻,馬上消失掉了。幾次似乎在夢境中一般。出現一些兩難的事情影像。一發現是妄想,整個場景就消失掉了。學了幾年《金剛經》,用起來真是方便。下座後走路時還在不斷地持咒。周圍的師兄走來走去,就好像妄念來來去去一般,了了分明而又無所掛礙。

 

◎2016年2月01日(七七第四天) (每座6小時) 農曆臘月二十三日

今天六齋日,第一座,雙盤大概不到兩小時。大腿外側痛的厲害,頻繁換腿,功夫還是不到家。功夫應該是平時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不能靠短時間的突擊。妄想並不多,但咒音卻也未專心的聽。此座感到效果不太好,不過這也正是無常的道理。

(註:第四印其座須結跏,若是非第四印,可以不必強要雙盤,因您腳換來換去,也沒有大用,徒增亂意。您大概是丹田沒有真正誘發起真氣,身體氣機是靠打太極拳練就的,所以氣都會聚身體外表而不入內丹。)

有一個大的妄想就是,修心中心法的這三年是否要同時找份工作做著,還是就待在家裡修法。要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學習習慣,要勤快,乾淨整潔,不能懈怠懶惰。稍有懶惰即是妄想在做主。要仔細體會如何做人,發現自己的缺點、毛病,努力改正過來。德為立身之本,口為禍福之門。

(註:修法中不要起妄想,覺知力不足,內觀毘婆舍那vipaśyanā不懂,又進入一大串的妄想念,這是習氣外,可能也有障礙,不讓您認真修法。這部份要聽真正的佛法,學些古德阿羅漢們所留下的智慧。自性分別、憶念分別、現觀分別、顯示分別,這四種名相要稿懂,這是聖人的知見,也是修行人要用的法門。不然您都是處於此─自性分別、隨念分別、推計分別的凡夫境界。聽過公案否,文殊菩薩與無著古德對話,五台山道場有幾人,答:凡聖同居,龍蛇混雜。其數是前三三、後三三,龍蛇混雜,您還是屬於後三三之類。)

第二座,腿很痛。妄念出來都是更加細微。左側不知哪來的寒氣,後來打噴嚏、流鼻涕。要披上披風或者加一件毛衣。下午看看情況,感覺每天這樣打七要想見性不行,還得在事情上去磨練。雙盤腿還下滑。下午換一套居士服。

(註:不真實的佛書或不真實的佛法看多了,才會一直想要”見性”,色身不成就,受陰不了知,心無明故,怎能見性?「還得在事情上去磨練」這是真的話語,身體氣脈通或不通沒關係,好好除心病,不要執一切法。修行不入四念住,什麼法都是不懂的,起初進入四念處,要不見名、不見事、不見性、不見相;能於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亦不見名、不見事、不見性、不見相。如是修行,才能有個真入處。)

第三座,基本上都是單盤。下來有太陽出來,穿秋褲便顯得太熱了。下午特別注意秋褲一定不能穿,否則在禪堂外似乎很冷,進了禪堂坐上去就會很熱。另外羊毛衫穿上了,太陽照過來溫度升上約十來分鐘就過去了。妄念還是不停,都是之前未出現過的新妄念。第六意識喜歡玩這種遊戲,改頭換面出來吸引你的注意力,就是一種習慣,讓你輪回不斷。

(註:妄想念不起於六識,是第七識之習性。認知境名法是第六識功用,所以六識又叫分別事識,識梵語 vijñāna,悉曇字義解是有智ñā發起ja,分別名法na,用六識來區分、分析此法相。第七識是末那識manas,意譯為意,思量之義。為第六意識vijñāna所依緣,所以六識又稱mano-vijñāna(依七識意之識),乃是依末那之識。但第六識實是依七識給名法,所以七識又稱為阿陀那識ādāna,dā有給予、造成名法na,然後寂靜不動ā,但因它七識執持性不斷,才能給六識名法,因此新譯家將之意譯作執持、執我、執法。末那識有妄想、善司量,所以就有有十種不同之名稱,即:七識、轉識、妄相識、相續識、無明識、解識、行識、無畏識、現識、智障識。)

坐墊四面都塌陷下去,很影響盤腿,只好把坐墊又朝天翻過來。找到一邊稍平一點的,墊上毯子。

今天要熟悉常寂常照,徐琝茼悀W師講過:一方面寂然不動,一方面觀照分明。常寂常照以後呀。這個心越來越定,定慧俱足,定幫助慧,慧幫助定。

(註:常寂常照是果,不是因地修行者能達到。所以您要先修忍法,先得四忍(苦法忍、集法忍、滅法忍、道法忍)然後能成欲之四法忍智,四忍是苦集滅道各有一忍,是為四忍,忍是觀照禪定之因。智是自在能觀照苦集滅道四法而成為四智,四智是果,自然能觀照、如實觀照,不必強忍,因已得自在力故。)

下座後要洗澡換衣了。晚上去法堂聽法要穿3件毛衣及毛褲。那裡溫度太低。六齋日當天總是會比較不順利,坐的情況也不大好,可能是在接受考試吧!

 

◎2016年2月02日(七七第五天) (每座6小時) 農曆臘月二十四日

一方面寂然不動,一方面觀照分明。

第一座,雙盤4小時。金剛跏趺坐和如意跏趺,各換一次腿。現在發現腿功基本上過關了。如果在允許換腿的情況下,應該可以完全不受時間限制地盤下去。這次打七才發現,兩腿能夠自己盤上去。可能是受四川無臂女孩雷慶瑤的影響,把腳開發出類似手的功能來,那麼手的靈活性當然可以自己盤上了。如此方便許多,在包好腿的毯子下,雙盤累了可以換另外一條腿雙盤。好高興,這是打七很大一個收穫。

覺照功夫的層次。自我體會:照住——照見——照破。以舞臺報幕員打比方。報幕員站在舞臺中心,聚光燈亮起,照在報幕員身上,此為照住。由表及裡,聚光燈是X光,照到的是一副骨骼架子和一灘血肉,此為照見。繼續骨架和血肉都空掉了,此為照破。

(註:不要從文字上解,要從佛所說的法相去解。照住可說是自性(svabhāva)起用,產生自性分別svabhāva-vikalpa,即是您所提”照住”。”照見”可說是見其名法、法相,此時當起憶念分別(憶名分別-saṃjñāna-vikalpa)。知物之名後即”照破”,您所知的照破,有自己異想之體會,怎能觀骨架與血肉都空掉,不可能的,除非聖人。所以凡夫禪能做到現觀此物境,要用現觀分別(abhisamaya- vikalpa),現觀分別是趨向abhi於心等持、平等觀(samaya),所以能不動妄想念專注觀其境就不錯了。)

在任何情況下都保持覺知,保持寂照照寂,此觀照也可以說是覺照功夫。要多加練習。

(註:欲界禪行者多多利用顯示分別(saṃjñā-vikalpa思維法)─欲界禪定行者欲界五識身,有一種分別,謂自體分別。雖有念不能憶念,雖有慧不能了了現觀,所以未到地禪欲界行者,要能善用顯示分別,顯示分別是有依止眼耳鼻舌身等識識。此分別以依五根,及顯示為相,亦是所分別亦是能分別,即是六根及六識。六根是所依止,六識是能依止。)

外面雞叫了,4點鐘到了。還是上次那個離鐘最近的女師兄出聲提醒說:“到點了”。我感覺她是不是經常睜開眼睛在看鐘?

第二座,雙盤4小時。座中出現之前兩次賣書的妄想,回收舊書的其實就和廢品回收舊紙的價格一樣。二、三百多本書都當廢紙賣了。現在和當時都感覺的很不划算。應該留下不賣的,可想到那麼遠把人家叫過來不賣好像不好,而且也沒多少空間去放置。只能汲取教訓,以後不賣舊書了。座上打這樣的妄想,也是很不應該。

第三座,雙盤約4小時。妄想不多,有少數時候能夠很清楚的聽咒、念咒。想到回去讓爸爸修六字大明咒改善脾氣和高血壓。早上紅棗8粒太多,被子太暖和,中午午飯吃的太多,明天調整過來。

 

◎2016年2月03日(七七第六天) (每座6小時) 農曆臘月二十五日

第一座,雙盤約4小時。外面公雞開始鳴叫,時間就快到了4點了。感到時間還是有些漫長。一直在聽咒音。要體現那三個步驟:照住——照見——照破。

(註:內觀毘婆舍那vipaśyanā,或稱內觀智慧禪禪修,首先要認知三分別名相,此禪修中的三分別,是有修行人的境界,或未成就前行者所要學習使用功課方法、行法。自體分別者,謂覺是也。憶念分別者,謂念(名)是也。現觀分別者,謂慧是也。若不能認知,怎知道如何”照住”—“照見”—“照破”。)

下座時一方面寂然不動,一方面照見。要在平時仔細體會,在各種對境和外緣來時,自己的進步才會更快。即碰到過的問題越多,解決問題的能力就越強。

第二座,右腿環跳穴部分痛的厲害。感覺時間過了很久很久,後來開靜。有寒氣,兩個小臂下座時都是涼的。而外面太陽是很大的。第二座要更換成厚毛衣來增加衣服厚度。

昨晚19點睡到21點,醒來就再也睡不著了。一直觀照,寂然不動和觀照同時存在。故第二座之前睡的時間較長,約1小時20分鐘。第三座下來要洗被套和床單。離開宿舍時自己用過都要洗乾淨。

(註:心中心法只有座上修,還沒有學習到內觀智慧禪,就不知要如何在行住坐臥中修行,所以就不知如何做覺知、觀照、標記、正念正智觀一切法。。)

第三座,雙盤約4小時。妄想變得很微細。下座後想找卻又找不到。盤腿到最後一點都不累,很輕鬆。越到後面越輕鬆,希望明天能有所突破。

 

◎2016年2月04日(七七第七天) (每座6小時) 農曆臘月二十六日

第一座,雙盤6小時。換腿幾次,人非常清醒,且有精神。之前睡眠不深,似乎一直在覺照之中,一方面有一個寂然不動的,一方面照。

自己心量要放大,要做到大氣豪放,不能小家子氣。氣度要非凡。此事要大心承當。小心量擔當不起。不要斤斤計較於自認為的得失。慣性的思維要轉換,要時時懷著感恩之心,內心常常感恩於萬物,心量才能大的起來。下座後吃了7粒紅棗。

第二座,雙盤約6小時。中間換了幾次腿,有些輕微昏沉現象。手印總是散開又結上,腰也彎了,然後又直起來。右邊坐墊不舒服,下座後要調整。時間仿佛過了很久。持咒的要點到後來才又恢復。剛上座時就要照住。腿是最後越盤越舒服。下座後未吃飯,服了7顆紅棗,3顆核桃。要排盡體內污濁。

第三座,雙盤6小時。中間換了好幾次腿。咒越念越慢,最後念不出來了。只剩下寂然不動和一個照。寂然不動是一念不生;照是了了分明。一直處於此狀態中,力量還是不夠。可能一兩個小時之後,又回到了不斷持咒的狀態中來。徐琝茪W師在這種狀態用功兩年才有入處,我初到此處也不可能馬上就契入。然而已經知道了用功方法,回去後就這樣用功。

至此,四十九天的打七結束了。第三座下座後法師準備了宴席,大家吃飽後回到禪堂,准備考七。

上達下照法師從溫州趕過來了。麥克風順著一個一個地傳,每個人都要講心得體會。不過時間都快到淩晨一點了,就改為有心得的主動發言。有好些人自認為是自己開悟了,在講體會。我知道自己並沒有開悟,故沒有發言。那些認為自己開悟的人一開口,我就聽出他其實也沒開悟。結果達照師沒認可,有幾個自認為開悟的師兄還不服,還在爭辯。都是幾位女眾,真是很無聊。

(註:可惜您沒有讓我們知道她們所說開悟的境界是怎麼樣?開悟的人是無話可說,因不可說、不可說。所以古德言,小悟千百回,大徹大悟僅有一回,這僅有一回者才會是不可說、不可說,,無話可說。開悟是什麼?開悟自心性,體知起滅起滅之因緣法。俗話說見性,見人性也是開悟、見光是見天性、見自心識起滅起滅是色界二禪以上自性,無色身時僅有心識是空處定自性,這些見性都還未脫黏,再經數十年磨練才會有點智慧。)

此次打七,我感覺要想開悟,完全靠在座上修是不行的。要在境上去磨練,座上修一陣,下座對境再來檢驗打坐的效果。座下的回饋過不了關,再繼續上座修法。這樣反復訓練——座上座下,座下座上。不然有些人就在座上憑藉想像認為自己開悟或者到達了什麼境界。一定要驗證。境上通不過,理上就根本也沒悟到。還是從書上看來的,聽別人講的,從外面得來的,都不是自己的。要常常接受考核,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要考到自己的習氣毛病無處遁形。再用修法的力量去除習氣毛病。隨時都要驗證,隨時都要有回饋。

(註:如您所說,平時要知內省,斷粗習氣、心病,所以您所述這段是真實語、誠實語,不能以少福德而一廂情願地想要開悟、開悟。大乘佛道正途得真開悟行者,都是要由菩薩來主導,當菩薩知道您心淨有達”及格”的程度,也不會執取虛妄境界時,才會製造因緣讓您開悟,而且開悟是驚天動地的事,不會讓您等待最後才來發表什麼跟什麼的高見。)

當然以後再有這樣的打七機會,還是要去參加。但要做好更加充分的準備。腿功要練好;飲食要調好;坐墊等打坐用具要選好材料。平時要多動腦筋,處理好一些小問題,讓困擾不要出現在打七過程中。

總之,這次打七還算比較圓滿。願以此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有情眾生,回向自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南無阿彌陀佛!

 

(全文完)


[ 心中心法 ] [ 我的這一班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