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爾禪修中心 內觀禪修--

內觀智慧禪上課實錄02 (2017.03.14 上課)


今天發的講義,是延續上一次兩個表再加下去。今天發的講義大概是佛說的基本法都在這裡面,再來就是實修的境界,你要自己去做的。那這個現在我們最近這幾堂課都很重要,如果你自己本身沒有在上班,也有時間打坐,也可以撥出一點時間出來幫忙謄寫聽打,就是把我們講的課能夠把它翻成文字檔。最近我都叫他們做這個工作,很難得的,古代世尊所說的法都能夠再現。那你們這些一年多了,如果有認真聽到就做,不在於說你到底是修多久?你看這個法決,台中法決,這位陳度涵他寫的報告,129號開班,他其實一月多他就跟我講,他報告裡面的現象,當然裡面還沒有講到這個喜心生起、這個樂心生起,想哈哈大笑,這個他倒沒有寫,其實已經很快進入一、二禪的境界。

以前修了十二年我們北傳的禪法,北傳的法如果你沒有打開色身,都不能直接修心,所謂打開色身就是進入無色界的境界。無色界進入有兩種狀況:一種是你在欲界裡面還有這個身,但是你打坐的時候己經進入超越你的身,只有心而已;第二種就是禪宗講的大徹大悟,就整個身體打開了,經絡都通了,那你不得不修心,因為起心動念那個太厲害了,所以一定要控制這個心,不能夠讓它發作,起心動念都在造業,你才知道恐怖,那時候就是真的無色界的境界。所以無色界你就有兩個心,一個真心一個妄心,這兩個在攪和,那你真心看著妄心,你當然可以控制它。你有一次、兩次的造業就學乖了,你就不敢亂動心,因為造業不必拿刀殺人,心想就成就,你才知道恐怖,不得不修心。

所以像這樣,你沒有修到進入無色界的境界,你就不能修上一次所發的,我們這個南燕,請問一下你以前在哪裡修?都沒有?第一次就來啊?她倒蠻有這個理念,你是在教書嗎?沒有啊!他看到我們那個十六心,她就給它畫這個表,就很清楚了。所以這個到最後這一行,所餘道類智,這就是修三十七道品,今天這個講義裡面,備註也寫了,然後該加的十六行相,十六行相你要怎麼去做?那苦、集、滅、道每一個都有四個行相,上一次有稍微講到你怎麼修這個集諦?

當然苦諦是要觀,先觀無常、苦、空、無我,做不到也要觀,先呼口號啊!對你的心總是要先給它一個知見,一個正確的知見,觀一切法無我,無我為先,無我還做不到,不容昜做,所以先觀一切法無常。剛剛沒有講完,你們誰要聽打聽打?跟我們爾慧去登記一下,聽打有好處,就是說你一邊聽,一邊謄出來,然後一邊再理解,不懂再想不懂再想,她倒很慈悲說你們一段十五分鐘讓你去聽,然後你就可以聽整個錄音帶,你只要謄出十五分鐘而已,但是整個錄音帶你都可以聽,再複習。

因為你們其實很難,沒有走過的路跟你講說怎麼怎麼,哪裡有什麼東西,你聽聽聽,好像懂又好像不懂,因為不是你走過的;如果走過的,點一下他就知道,師父在講哪裡、在講什麼境界?沒有走過,你光文字相這麼看看就會懂嗎?所以要一次、兩次、三次一直再思惟,當然這個進入十二因緣觀的時候,都要認真去做,所以這個十六行相是很重要。

然後今天就十六行相要怎麼去做?這個佛在對五比丘第一個開示的話,就跟他們講這十二個行觀,也就是「眼、智、明、覺」這四個法,「眼、智、明、覺」就今天這個發的講義的中間,這個表的下面。這個四個法就對每一個行相對齊,你要去修證,這樣境界十六個心你要去做的,甚至於在欲界修嗎?色界修嗎?無色界修嗎?

上一次已經講了,無色界要修後面的滅諦跟道諦,如果你這個滅諦、道諦沒有在無色界修的話,你不能斷掉你根本煩惱,這個不能夠說聽聽就懂了,因為你沒有入那個境界,所以心跟心的修證很難去理解。那沒關係,你起碼十六心要修證到,十六心還是寄居在色界,色界就是初禪、二禪、三禪、四禪。欲界、色界、無色界成就叫作「世間第一法」,世間第一法就要跨到四禪還有八定,四禪八定都還在三界內嘛,所以我們在講四善根,這個煖、頂、忍、世第一法,你覺得這個好像在欲界,不是欲界,這裡十六心已經跟你講了,你要修到四禪第十六心,然後再往後呢?入無色界,無色界就要修這個所餘下來的道類智,這些就是用中間這個表的滅諦跟道諦,這兩個比較對心直接在用功的。

所以你沒有突破色身的話,你起碼要打坐到說,你進入四禪然後用有為的心說我要脫離,怎麼脫離?上一次稍微講了一下,你這個「滅」,再來就「靜」,再來就「妙」,妙到最高點就「離」了,離就是你的神識、你的靈魂就脫離肉體,離肉體。這個就是為什麼你要修無色界的時候,一定要到滅諦?因為它用這四個法,觀虛空無量,我這個肉體限制不了我,所以我要飛入虛空,要超越進入虛空,真的慢慢、慢慢,你心突破進去了,就到虛空去了。

所以這個平時就要有一個禪定,要訓練,如果你沒有訓練的話,你一脫離肉體出去,就很多的狀況會發生。那我們的肉體脫離以後,這個心就很靈活,會想得很多,感應很多,智慧也就一直出來,所以你沒有修到無色界的境界,你智慧起不來的。為什麼人家講一句話,他懂十句?人家講個前面,他已經懂後面了,這種智慧哪裡來?就進入無色界的那種真心現起來。

密敎常常在講hṛdaya(讀音:hi.ri.dai ya),有時候翻作流汗的汗, ham ri.dai ya,你要唸hi.ri.dai ya也好,你要唸ham ri.dai ya也好,你知道它加什麼音在裡面就好。為什麼那個說如來的心?如來的心就一定進入無色界的境界,祂把習性都斷掉了,所以祂有清淨的心。

我們進入無色界,有兩個心,一個是真心一個妄心,你那真心就很清楚,可以看著你的妄想心。所以你還很累的話說,我在心起妄想、心起習性,但又沒有辦法看著它,因為你真心沒有起來,這就是沒有進入無色界的境界。沒有經過無色界也沒關係,你在色界,初禪、二禪、三禪、四禪這麼如法去做,你就有定,有定你就不怕有一天你進入無色界的境界,那個心會散亂。就是散亂你也不會太離譜,因為散亂就是感應很多,那時候周圍的人,心是什麼心態,他在幹什麼、他在想什麼都知道,你如果不能安住,你不是很煩惱?對你好你就很高興,對你不好你就很鬱卒,這是被外境所左右。所以你這個不能解套,真正要修到解套,要進入滅道,要進入無色界裡面才有辦法做到。

 所以今天還在繞這個「煖、頂、忍、世第一法」的境界裡面。現在我們已經講到十一月一號的講義第九頁,淨的轉攝。十六心的修證,這在第九頁,就在繞這十六心,十六心就衍生出十六個行相。今天發的講義又加了四個方法,「眼、智、明、覺」,你都要「苦集滅道」各轉一次,這個都是用「眼、智、明、覺」來觀。好了,現在暫時十六心的修證還是放下來,我們來看今天發的講義。 今天發的這一張講義,上一次告訴你說,這個集諦,集諦四個法要記得,有因聚集在一起法就產生,所以「因、集、生」,「緣」擺在後面,「緣」擺在後面就是你第一個要先去做的。所以「緣」就是倒過來去誘發出「因」,你潛在有因果的「因」嘛,那碰到這個「緣」倒過來,兩個因緣聚集在一起,所以法就產生了。

上一次我們在講觀這個癢,身體發癢,這個癢的狀況它的因緣是什麼?就是熱啦、冷啦。我們中醫師講的就是內火壓在裡面不能夠外散,交融不好,所以就癢啦。所以根本的因是我們習性,身體有問題、腦筋有問題,那這個緣就是熱跟冷湊在一起,熱跟冷加上因,然後聚集因緣在一起就產生了癢這個法。我癢他也在發癢,我們就觀這一個簡單就可以化解它,就考你們啦,會了嗎?這個緣是因集生,緣又回過來因集生,「生」就產生你不管痛也好,不管癢也好,不管病也好,不管什麼也好,就是「生」!這個緣又回過引發「生」,這麼一直在輪迴的。

你要修要怎麼修?哪一個人可以回答?有嗎?我們陽明醫學院的,有沒有想通?那個弟弟怎麼不見了?考試啦?我告訴你,那個緣你要去擋它,你不去管這個冷還是熱引起了這個癢,你要離相,你不可能滅那個天氣冷跟天起熱,你可以滅它嗎?不可能滅它,因為那個是事實就是這樣子,但是你有潛在的因,會誘發出身體的癢,所以你要告訴你自己不要執著那個熱、不要執著那個冷,這個緣哪怕它是事實是這樣,你就不能執著,就要斷這個緣。 如果你沒有心力強到這個境界的話,這個緣就繞過來又誘發因,因,你潛在有問題,然後因緣就聚集在一起了,然後癢又再發生了。所以你要這麼去轉的話,第一次癢發生了,你再倒過來,你也不知道阻止它,所以第二次癢又發生了,這樣不是一直在癢嗎?我這樣講你會修了吧?

你說我的腳在痛,如果你自己知道一直痛痛痛,讓它轉過來這個姿勢,又誘發聚集在一起,姿勢你不會改變,打坐怎麼改變姿勢,不行,久了它當然要痛啦,這個痛是因為你腳擺這樣久了,然後這個因又不滅,兩個聚集在一起又產生痛,痛又回過來產生第二個痛,又繞過來產生第三個痛,所以你一直觀痛也沒有用。

我們無明不是這樣嗎?你為什麼不能斷掉那個緣,你說痛我怎麼斷它?不是你斷它,因為它已經產生事實了,就跟外面的冷跟熱一樣,你可以控制那個冷跟熱嗎?不能!所以你要用你的心去離這個緣,要看你的智慧了,你思考通了,然後再用我的心力量來說,這個緣不要讓它發作,不要跟因又攪和在一起,就斷掉啦!

    所以「因、集、生、緣」,你不要光唸「因、集、生、緣」,你仔細看這四個行相裡面都是最後那個最重要你知道嗎?不是第一個。那「無常」是一切法的現象,那因,因是你過去已經種進去了,你轉不了它。後面這個「無我」,「無我」你做不到,所以你要訓練,什麼法都不要把「我」擺在裡面,不要把你擺在裡面,你這樣不是就可以斷掉那個緣了嗎?如果那個癢,你說我在癢,那就是有我了。如果你認為說這個癢不是我,我不癢,那就用第一個法,苦諦,這樣去思惟,先抽離,然後再來觀這個不真實,不真實那你就不會轉過來,又誘發那個潛在的,那不湊在一起,怎麼會有癢在發生呢?

同樣的道理用在你的斷痛,你不要去觀一直看痛,我要殺這個痛,不可能。所以你把抽離,這個不是,肉體不是,這個痛也不是。第一次不靈光,起碼要有一點打坐,氣充滿了,一點靈性,你才可以轉那個境,轉境不是轉那個事實的現象,你先把空掉,然後把這個會痛的這個把它控制,控制不繞過來去接這個,它就不會聚集在一起,不會聚集在一起就不會再產生這個「生」了,第三個行相是「生」,生癢也好,生痛也好,生病也好,生什麼也好,都是在這裡就起不了作用了。

這樣可以想嗎?古代人是這麼在修的,所以他們是確實在修的,不是只有在那裡呆呆的打坐,如果你這一班講的觀數息也如法的觀的話,像法決,他也是這麼一二三四.三二一很專心這麼觀而已,他一個多月他就看開了,不跟太太吵架,隨便你,你要怎麼搞隨你。    所以你從呼吸觀到身體的打坐之間的十二因緣觀到十六行相的觀,你要徹底了解苦集滅道這些法,不親去自己證,你就沒有得到就是皇帝所說的話,很權威的。 光知沒有用,你要得到「諦」,也就是我處在之間、處在之間,裡面無,沒有一個在享受苦、享受樂,那就離相啦,那你證到「苦諦」。

再過來就集諦,更深一點,觀現在的因緣跟過去的因緣,現在的因緣就是欲界觀,你跟誰之間的好,你跟誰之間不好,每件事的恩恩怨怨,你不必有神通你就可以用這個道理去觀,他對你好,他對你不好,都是有因緣果報的。你進入色界,色界就有靈通,你的自性就會產生作用;無色界就會修到心,心就會知道過去、知道未來,那因緣更複雜,更好觀「因集生緣」,才有辦法斷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這些根本的無明。

所以重要的,第一個苦諦,你要先思惟通,那思惟什麼呢?你要用「眼、智、明、覺」。今天講「眼、智、明、覺」,老生都聽過。翻「眼睛」你不懂它的意思,我們來看梵文才懂它的意思,梵文cakṣus,看中間這個表的行觀,十二行觀,為什麼十二呢?因為「眼智明覺」用在苦集滅道,它有三個法,三個法它是看最下面這十二行相。「如是應知」,如果說「苦諦」,佛告訴你苦諦是什麼?你不知嘛,不知就要搞懂它。

所以「如是應知」、「如是應斷」、「如是應證」、「如是應修」,這四個如是,你光證就要去修,所以「修證」,你跟它放在一起的話,沒有修就沒有證,要證就要修。所以第一個道理不懂你要,「如是應知」。苦諦是什麼?苦諦就是我們無明,然後有這個色身,然後苦諦它就有這個無常、苦、空、無我的現象,你要去觀,你不知道,不知道就要觀,我現在所受的苦,肉體的苦、憂喜苦樂的覺受苦、或者念頭很多、妄想很多的苦;行、識比較難,因為那個要進入無色界的境界,才能夠懂一點行跟識。

行就是saṃskāra,每一個念頭很微細,我們開頭在講一剎那不是九百六十個念頭嗎?你在數息,滿數的時候,一到十都沒有跑掉,你就可以控制十三億的念頭,一天一夜,定是這麼來的,沒有很高的學問,就是你專心這麼去做就有定,不是懂很多,而是要做很多。所以你苦諦不知,你要懂它,然後知道了,就要斷它;斷它你就要去證,為了要證你就要去修,不修就沒有證,有修也不見得能證,但最後一定要證,不證就沒有果位。所以苦、集、滅、道都是這樣,佛在對五比丘第一次在轉,三轉法輪就講這個道理。

好了,先回過來看這個「眼」,cakṣus翻作「眼」,世俗的話叫作「眼睛」,但是梵文不是在講「眼睛」。你看它怎麼講,後面的sa就是世間諦,一切世間的法相都是sa。梵文saa都一樣,這個跟英文不一樣,英文說這是子音,梵文它秀出來只有s半音,梵文沒有半音,半音不成音,所以一定後面有一個a,或有一個i、或有一個什麼韻母,那不管,現在你要唸si也好、唸sa也好。cakṣusṣuṣa就是鈍性,你這個字母要去背,有學悉曇的人他們都知道,每個字母它都有一個意思,最基本有一個意思,多的話好幾個意思。ṣa就是鈍性,u就是譬如、像。對於sa世間相,我有一個像鈍性的自性。什麼叫鈍性?就是「慢半拍」。你不是在修「忍」嗎?上面十六個心,不是有八忍八智嗎?你如果不修忍,這一次在布薩,我跟他們這些菩薩講,「煖」也好,「頂」也好,你怎麼修沒有修到忍都沒有用,「忍」才是你有所得的方法。你氣很旺、你懂很多,都沒有用,心很柔軟也沒有用,你沒有去修這個「忍」。

所以kṣānti,裡面也是kṣa,加n,然後加ti。所以以真如自性ta為根本所現的名相na,你要用菩提智慧an觀它,怎麼觀?就慢半拍來觀它。這樣你所造的業k,就好像有所作又沒所作,這就是「忍」。所以忍法kṣāntiṣa就是鈍性,你在修行、在實際運作待人接物之間你都要慢半拍,講話不要衝一下就出去,要做一件事稍微想一下,該做嗎?不該做嗎?你再想一下,本來不該做的你就不會做,這就是鈍性。

好了,cakṣus世間相sa,我譬如u有一種鈍性ṣu,什麼鈍性ṣa?造業的鈍性,造業ka的鈍性你所造的業呢,第一個字ca就是遷變,有為法才會遷變,遷,搬來搬去那個遷,搬遷、變化。所以我對世間相,我好像有一個鈍性,面對我所造的業,它在世間相變化ca之間,我可以看得清楚。內觀,觀你自己在做什麼、你面對這個起什麼心念,cakṣus中文翻作睛,因為可以看嘛,是往內看。所以你在修一切法無常,要不要觀啊?用什麼?用你的心眼觀。剛剛我講是你的真實自性,那當然可以觀,不是用你的妄想心的心來觀。妄想心,妄觀妄怎麼可以看得清楚?看不清楚!你用真實的心來看你不真實的心,才看得清楚。

所以cakṣus要觀一切法無常,最高第一行,「無常」,這裡不是背後跟你寫一個用眼睛?不是真的眼睛,是心眼也好,肉眼也好,肉眼觀世間法嘛,心眼觀內心的境界,或者觀超時空的境界,都是要觀,所以它安一個「眼」。如果你對什麼都不懂,當然好像瞎子一樣,沒有眼睛看,說「眼」你就知道可以看東西,到底要看什麼?看你內心的妄想心。看外境只是一個事物,事物就是世間相,不管人、事、物都是世間相,我雖然沒有鈍性顯現出來,我卻有一個像鈍性修行那個一種思惟的心,或者能夠稍微做一下,完全做到,還不至於,那我有一點點可以吧?我生氣,我不會不生氣,但我少生一點可以吧?少生一點,這個就是鈍性,你慢慢培養。所以鈍性ṣa慢慢才會成就真如性ta,沒有經過鈍性ṣa的磨練、沒有忍心kṣānti的話,你不會回到真正的真如tta。所以佛法講起來,這個梵文告訴你,世間相你一下子忍不了的,但你不能忍kṣānti就是要慢慢學習,忍、忍、忍,所以才有八忍。這八個忍kṣānti都是在苦集滅道裡面修,在欲界裡面修、在色界裡面修、在無色界裡面還是在修八個忍。

如果八個忍都成就了,就變八種智慧,八忍八智合起來就十六心,你起碼到十六,就有斯陀含的果位,寄居在色界,再來人間一次你就證阿羅漢。所以這十六心,欲界裡面也要修,色界裡面也要修,無色界就不要修了嗎?還是要再修。如果你沒有進入無色界修這十六心,你後面這第十七,沒有標數字這個「所餘道類智」你就沒辦法證,那這包括三十七道品裡面的東西:四念處、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

所以真正我們走了那麼久,沒有回歸到佛所說的基本法,憲法的基本法,你真的沒學到佛法,我們以前都高來高去,空阿、無相啊,什麼的…,講了半天,好像很懂,狗屁不通啊,做不到!眼睛容不進一顆沙!  所以不是看大乘經典看完了就懂,懂就好啦,懂是一回事啊,你沒有修、沒有證啊!現在我們走實際的內觀一年多了,才知道,啊!這才是真的佛說,佛示現才告訴你這個真實法!所以希望大家呢,不要把它看成太簡單;我剛剛講怎麼修,你就認真的去觀呼吸、好好觀。

 希望你們有一點心得也要寫寫報告,許法林可以寫報告了嘛?我們憲兵也可以寫報告吧?不是說你要表達什麼,是說我走過這一條路有這些現象,一方面給人家看,以前像我們的果決,我老是講到「果決」,他的「果」一定絕對會得到的「果決」,搞到最後我才想,不對他應該是「法」怎麼會變「果」呢?到最後一天才搞懂,我錯了,一直在用果決PO文章。 你能夠把它寫出來,表示說可以比較,過去我們30幾年都是在北傳的打坐用功,我剛剛講你真的沒有真開悟的話,很難去修這個心,如果沒有真開悟,你修不了這個心。你用內觀,佛說的苦寂滅道四聖諦,十六行相,再加上你用功的「眼智明覺」這十二行觀,你的進步就會很大。

 一方面這邊有方法,二方面有目標,你要得的是「忍法」 跟「智慧」。那怎麼做?告訴你十六行相,苦集滅道各四個,那這四個之間要怎麼去做,就是「眼智明覺」這麼去做。所以如果我對世間相,我用我的鈍性ṣa,雖然我還沒有完全現,但是我所照著這個佛法,對於這個遷變ca的世間相sa我有眼睛來看著它,我做不到,我就要觀它無常。好了,弄到第一行去了,是不是?用眼睛cakṣus來看世間一切相,我用我慢半拍的ṣa自性觀它,我的目標要得到觀它一切法無常,如果做到了,你還有煩惱嗎?你還會胡思亂想嗎?這樣去思惟,這個眼睛cakṣus夠厲害吧!不是用你的眼睛看,內觀也好,觀世間相也好,都是你心在看,你要觀一切法無常,這樣可以理解吧!

 好了!再來第二個法,你要觀一切法都是苦duḥkha。第一個肉體苦,你出生肉體就風寒、冷熱、病痛,什麼都影響你,所以苦集滅道,這個苦諦你要先認識。你說,哎呀!我一生倒過得很好,從來沒有痛苦過,沒有痛苦過,你這個福報不錯,從來沒有很痛苦duḥkha的感覺,因為盤腿痛就放下來,還什麼很痛?不會。你要痛的感覺,有經驗的話一定去手術就有經驗。以前這個痛小意思啦,那個縫好以後,隔一天下來,走路就痛啊!那個麻醉藥退掉的話,你才知道痛,喔,原來是這麼痛啊!痛得要罵人,你說脾氣多好嗎?你們女孩子有生過小孩的,你要知道那個痛是怎麼痛。

    佛說八大苦,生老病死,如果你可以這麼去感覺,有的人出生不錯啦,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父母都健在,然後小孩都很聽話,你說哪裡人生不如意呢?他還沒有碰到死亡,還沒有碰到要分離,說再見。生、老、病、死、愛別離苦、怨憎會苦,你不喜歡的都在一起;「所求不得苦」,如果你欲望很多,那一定很痛苦,沒有欲望,那就很自在,你求的越多越痛苦。最後一個呢?「五蘊熾盛苦」,這些是很平等的。

 觀苦duḥkha在觀什麼?是如何得到苦諦呢?眼智明覺四法,要用智觀苦諦。苦duḥkha要怎麼唸呢?duḥkha音譯作豆佉,do-khya,不要唸du-kha,這樣意思會不一樣。doda+uḥ=doḥda是給與,從人生身心苦痛中,給與我"kha ""涅槃寂淨ḥ"的能力,是涅槃境界,也就是給與da我像u寂淨、虛空境,住涅槃是為證苦諦理。

    人生苦可以磨心意志力,所以網路上,那個我在寫著魔難那個女孩子,很可惜,她的智慧不錯啦,但是她碰的家裡的因緣就是這麼樣,搞這個鬼神道被人家灌氣,那個信不能公開,第一封信沒有公開,家裡被搞得亂七八糟,她寫的這些都是後來發生的事情。但是她說,這些人叫她要打坐怎麼打坐?為什麼要打坐?如何打坐?要修,如何修?  她問這些問題都問得太好了!這些人怎麼懂這些啊!自己都搞得〝咪咪冒冒〞了,跟鬼神搞在一起不是〝咪咪冒冒〞嗎?怎麼會懂這些佛說的苦集滅道的道理,要修也不知道怎麼修。

     你知道了,苦啊!集啊!滅啊!道啊!用十六行相這麼去修,目標就是八忍八智,跟你畫了十六個位置,讓你去走。那欲界走到色界,色界走到無色界,再來就走進去,那個三十七道品的八正道,就是依中道觀一切法,然後就解脫了。 沒有接觸佛法怎麼會懂這些?所以你們運氣還不錯,起碼可以聽一個完整的概念,只是你不認真做,不認真做以後趕快做。

再過來看苦。苦duḥkha是什麼?要如何學苦諦,你要用智慧觀它,這八大苦是大家平等的,面對這些不要有苦不苦的想念。「生老病死」都是平等的,「怨憎會苦」是你的業力,這個比較不平等,看你的因緣果報,「五蘊熾盛苦」也是跟因緣果報有關係。你有善報所以來出生做人,但是你又多愁善感,那是你的業力,那你胡思亂想,那也是業力,過去不修禪定所以今生就散亂,所以後面這些講起來都是因果。你跟哪個人好,跟哪個人不好,這也都因果嘛。所以這八大苦,你怎麼去用智慧觀它?所謂智慧就是離相,現在我已經知道要觀一切法無常了,先呼口號:「一切法,無常!無常!」定位在無常,你不要說有常,世間法沒有一個有常的,都是無常,這佛告訴你的,如果還搞不懂,多去思惟。你說世間存在那麼久,在我們來看很久,二十劫不久嗎?在佛眼來看,無量的虛空之間,就是這麼一點都點不上,無量的時空之間,畫一點都點不上。

宇宙時間太久遠了,所以世間相沒有一個常的,只有「空」才是永恆的,那「空」,遇因緣就產生法了,所以「空」不是說滅掉了,「空」、「有」它變兩個相,兩個相要合在一起不能分開講,「有」中有「空」,「空」緣起就化「有」,這裡面都是離不開空!所以你要用這個智慧,那智慧叫什麼?jñāna這個jñā,今天我去弄牙齒,我們那個林同學的爸爸他就跟我講:「這個古代我們咒語,閩南話音才對,現在北京話都不對啊!」我說 :「對啊,沒有錯啊!」這個ña前面一個j為什麼翻作「若」,「若」古代漢語叫作ㄋ一ㄚˇ,ㄟ ㄒㄧ ㄗㄨㄣ ㄋ一ㄚˇㄋ一ㄚˇ, ㄏㄡˇ ㄎㄧㄡˋ ㄋ一ㄚˇㄋ一ㄚˇ,你如果會講台灣話就是這個ㄋ一ㄚˇ,如果用發北京話現在這個「若」,怎麼發啊?若?不對!ㄋ一ㄚˇ,不是「若」!

ña就是智慧,j就是產生,我產生智慧,產生智慧是什麼?後面這個na就是名相、名法,只要有為法只要世間相都有一個名稱,這叫作名法,najñāna我對世間的一切相na都有智慧jñā產生出來,產生出來幹麼?不是認識它呢,是離相,這所謂「智」就是離相的智慧jñā,你所知道的像太陽那麼光亮,我們不具智慧,就是要這麼分解嘛?知道事情像太陽那麼多、那麼光亮,太陽不是說叫你去黏那個相,是叫你離那個相,我讀懂它,然後我離相,這叫作智慧。八忍八智的「智」就是這個jñāna,不是你懂很多了,一加一等於二,你這樣懂了就是有智慧,那個是沒智慧,因為你很執著,誰說一加一一定等於二,你會打妄想的話,一加一等於一嘛,一滴水加一滴水會二嗎?變一大點滴的水啊,再加一點下去就變大一點,還是一滴啊!所以無量就等於一,一最後化沒有,當然這是抬槓了,那個不是智慧。所以你只要不加以批評、不加以執著,那就是智慧。我管你是一加一等於一,還是一加一等於三,一加一等於二,跟我都沒關係,我知道你在搞什麼就好了,我不管你,這種叫作智慧。

所以一切法無常,世間一切相你這麼用智慧觀它,智慧觀它你就要觀,我修集諦的話我可以觀嗎?緣跟因之間要集合在一起的時侯,我觀它就不讓它集在一起了嗎?是不是也要用到智慧?我剛剛講,你要怎麼觀?這個冷跟熱會誘發出癢,那癢你不要去轉冷跟熱,你不要去轉這個癢,你只要觀它不是我,不是我在癢,把」空掉、斷掉了,不要讓因集生緣從頭再輪一遍。

這十六心是互相關係的,橫的跟直的你就要這樣去思惟,你要打坐到精神最好了,腦筋最靈通的時侯,你好好想一下,你突然間會搞懂,啊這個應該是這麼講,這個應該到底是這麼了,這叫作「勝解」,殊勝的了解,你搞懂了才是勝解,不是我講了你就聽,聽了就以為是懂了,那個不算,你要自己去想通,自己去做到,叫作「勝解」。

好了,眼智明覺─再來是vidyā,下面的這個滅諦到第二你要「靜」,再到道諦一切」,「如」是道諦第二行相。滅諦之第二行相往下看也好,往右看也好,就是每一個法都要有如果你有智慧觀一切法的話,你本來無明avidyā的心不是變有明vidyā了嗎? vidyā─vi.dā或者vi.di yā-,你要怎麼唸,你要知道你在唸什麼?古代的人他會翻vi.dā(費陀、苾馱),原dii,它中間是被後面的a把它連結了,就成vidyā,所以i不唸,而唸vi. dā,如果要唸i就是vi.di yā-,你知道它在唸什麼,這就是「明」。

所謂「明」就是心念、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你不會迷糊,這個因永遠都是因,成佛的佛陀,祂不是把祂腦筋裡面過去的事情,都把它滅掉,不可能!不可能滅!但是你可以看清楚它,不再無明接第二個法、第三個法、第四個法,這就是有「明」。所以第三個,你要有智慧看的話你就了,的話再來就覺(buddhi),覺悟了,悟的這過程你不是看得清清楚楚嗎?就覺了!所以用「明」你可以看多少?觀一切法空,你能夠觀空就是做到明了,觀因緣果報生起來的時候,你很清楚這因緣生了,生了你不要著相就可以離相。

這個滅諦,你煩惱不相應的話,就產生非常殊勝的praṇītā了。如果你還不懂,用梵文praṇītā來解釋它,ta就是如如的自性,ā就是寂靜,我從空的如如空性,產生一切有為法,那不空的自性,兩個湊在一起就不動心,這個,它是爭論,就是辯論、爭論、愛喜歡抬槓,以爭論為根本,爭論不是不講,善意的講都可以,它用長音就減損減損,i短音是根,ī長音就是災禍,要用梵字ū長音來解釋,ū是減損、減損,減損是什麼意思?我的習性跟災禍很多,我把它減損減損,它的習性就少一點,這大部份都在講煩惱、不清淨、災禍的心,要減損、減損、減損,減損到不能減損,你就心有明了、清淨了,對不對?

 所以少講話,像須菩提一樣,祂就證到最高的阿蘭那araṇā,祂就不講話了,不跟人家爭辯了。這就是減損你的愛辯論的心、愛抬槓的心,你自性才會寂靜。然後對著什麼呢?不要講話,對著世間相,ra就是塵,塵就是沙塵,無量無邊的法叫作世間相、法塵,住在pa第一義諦中,這個境界就是,不是妙個半天你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你說「六妙門」,妙在哪裡?妙在打坐,氣很旺、很舒服叫作妙?不是這個意思!你從梵文去解釋你就懂了,如果背離這個就不妙,你有如如的自性,對一切法也沒有自己的習性,也沒有話要講,而且住在第一義諦空之間,我不是不知,我知道但是我不執著,這是pa,這是第一義諦空,這種境界叫作「妙」。所以你所知所見很多,但是你又不在意,這才是「妙」。你達到這個境界以後,你就可以慢慢可以了,可以讓你的心出離肉體,這是滅諦,先滅掉你內心的執著跟那個愛辯論的心,把念頭打死了,以後你的心有定了,才有辦法脫離肉體,才不會散亂,這就是第三個滅諦。好了,所以你往上看的話,你就用你的「明」,來觀行(道諦)、觀妙(滅諦)、觀生(集諦)、觀空(苦諦),到最後覺了。

(buddhi)叫什麼意思?dhi就是法界為根,法界就是世間一切相都是法界,地獄、餓鬼跟這個畜生道,是下三道,人道,再上去天道,再上去就聲聞、辟支佛、菩薩,再來佛,簡單講就十法界。那十法界為根,你一切都要覺,怎麼覺?給予da我,第一個bbbalab-a-l-abala就是力量,我還沒有這個覺的力量,但我在修行有一點像u的力量bau不是譬如嗎?譬如有覺的力量,給予da我譬如u有覺的力量ba,我對一切法界為根,我能夠清清楚楚,有力量。這力量幹麼?要離相,要懂得很多,這樣裡面又沒有一個我,又知道很多,這是為覺。所以佛是無所不知的,那為什麼祂能夠這樣?因為祂沒有一點點毛病,所以祂可以看得很多、知道很多,這是覺者。所以用「眼智明覺」這四個法來配合上面所講的十六個行相,分配在「苦、集、滅、道」之間,你慢慢去修證到,都是最少十六心,最好一點就是「所餘道類智」,三十七道品都修證到,那是阿羅漢。

所以這一張表已把佛要說的法,除了上面我們講的四善根(暖、頂、忍、世第一法)以外都在這裡面。那四善根還要包括到第一個表這裡面,跨入色界、無色界的範圍都在裡面。所以「世第一法」真的是超越三界裡面最基本的法,你一定要去修忍法,做到世第一法,世第一法才有辦法解脫,解脫還是住在色界裡面,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十六心就聚集在這裡面。你要修到「所餘道類智」,那就後面的四念處開始要認真修,所以苦、集、滅、道都是如是應知,如是應斷,你知道了就要去斷,要斷你就要去證,斷了就證;要證,你就要去修苦、集、滅、道這四個這麼在思惟,配合這十六行相,眼、智、明、覺,你大概都真的可以悟道。現在道理大概有一個概念,就是你要去證,要認真花時間去打坐,認真觀呼吸。

 徵求你們聽打以外,徵求英文的高手,把這一套翻成國際語言,英文。我重新再寫過,我寫一段,請這些人把它翻出來,在打妄想,開一個英文的網站,專門講vipaśyanā,不要講 vipaśyanā都是東南亞這些國家的事,我們中國也有,我們台灣也有,都在你們身上,招募傭兵,懂英文的、懂打坐的、懂什麼都好。

好,今天就講這一張,還是在講四善根,世第一法的範圍,講義的第九頁。有什麼不懂的嗎?集諦觀因緣(因集生緣),我剛剛講那個你稍微可以理解吧?那個是解套的第一關,要先去斷那個緣,這個緣不要再繞過來從因又開始集,集又開始生,生又開始緣,又繞、繞、一直再繞,你就陷在那裡面。心也好、身體也好、病痛也好,什麼也好,都這麼觀。

你如果解套了你身體就好了,上一次我觀癢,我是這麼體會,觀沒幾下,癢就真的不見了,當然那個不是很大的癢,是小小的癢。所以你要找case去實驗,病、感冒或者什麼腳痛,坐久腳痛,觀哪,觀到真的說:「耶!怎麼好像無我!」不要觀說─無常、無常、無常,但它還是痛啊!要無我才不會痛,」能抽離以後才不會痛,這個是很難的。

所以講道理「無常」我理念懂,那是現象,世間法的一切現象,無常,但你要修到無我,最後那個無我才重要。所以這個十六行相呢,最後這一行也是影響到前面第一行,我們這個「無我、緣、離、出」,都不是一個究竟嗎?你「無我」,才能做到「無常、苦、空」解決;你這個「緣」斷掉,「因、集、生」就起不來了。後面你要出,就要有滅、靜、妙,才能讓你身心要出離肉體,你如果不滅掉內心的這些煩惱,讓心安靜下來,然後產生離相的作用,你心不亂七八糟,你出離才安全,出去才沒有煩惱。所以有一些被鬼神灌氣的人,他為什麼神經兮兮呢?他就是沒有照這個次第去修,過去世也沒有修,如果過去世有修,人家講一下,這些都虛妄不實在,你不要執著,他當下可以不執著,那也就解套了。

所以過去沒修這個因緣,沒辦法,今生再聽到,人家提醒你了,我知道了,知道不能馬上做到,一次、兩次、三次、幾十次、幾百次最多嘛,你也應該斷,不要煩惱,這個在實修上是要磨練。所以從大忍到中忍,中忍到小忍,小忍到不必忍,不必忍就成為智慧啦,修行就這麼回事而已。所以你要找事情、找對象去體會,有時候想一想,今天發生這個事情,人事物都好,然後用這些法思惟一下,如果想不通,不要想,打坐到最好的時候再想,打坐到靈光的時候你再想,就突然間豁然開朗,這個不是這樣,那個不是這樣嗎?當然我剛剛講「勝解」 明天的臉書你要看,破無色界進入的時候,為什麼會叫作「勝解」?我在解釋這個「勝解」,你有殊勝的理解,用這個腦筋來想,想不出東西,用你的自性真如來想,它就靈光一閃,就是這樣,就是那樣,就通啦,通的話,你會覺得很高興,原來是這樣才懂。

有沒有問題啊?沒有問題?都了解了?有幾個人要寫報告的?一個、兩個,還有誰可以寫報告?你呢?你這個警政署的?你現在到底調哪裡去了?沒有啊!這邊呢?黃爾還可以寫吧?妳老公答應寫了,你大概也要陪他寫。這邊還有誰可以寫?爾佈可以寫嗎?你光忙著賺錢。盡量啦,你們如果想要給人家分享,盡量寫。不要寫境界也好,寫體會、理解也很好,我理解了什麼法?我懂了什麼法?現在滿腦子都是要寫的東西,人手不夠,你要當我的千手千眼、化身,二十五化身,內觀重新寫過,找法及翻英文,還有台南那個爾莉,昨天打電話在催了,她說有沒有新的功課啊?還有密教,密教這五十個悉曇字母要翻成英文,很難,密教的理念已經很高深了,又要翻成英文。沒有問題,今天到此。下一次就講第九頁下去了。把中間插播進來的整個概念都講得差不多了。(本篇完結)

 

十六心圖表

十六心圖表2

十六行相


[ 內觀禪修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