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爾禪修中心 內觀禪修--

內觀智慧禪上課實錄01 (2017.02.14 上課)


春節過年已經完了,要收心了,不要再玩了,認真用功。爾向寫了一點報告,她說上去都是昏沉,過年太勞累了所以昏沉。修行打坐一定要非常輕鬆,沒有壓力,也不勞累之下去打坐才會有進境。那不管怎麼樣,數息不必一定要拉得很長,短短的,就是一麻一麥或者一個指節,都可以,不要說一定要拉多長。狀況不對的話就專注就好,就專門對那個境,就不要說要求呼吸很長或者要怎麼樣,一二.一都可以,一二三.二一,很專注的,這樣你一專注你那個睡蟲就會跑掉。第一個氣不通,第二個過年太勞累,就是東奔西跑,還去台中、要作法會....,所以當然不能攝心。所以不能攝心或者狀況不好,都是短短的就可用,一二三.二一。你不要說增數要拉多長要怎麼樣,不必要,回歸到最基本的。上去打坐,氣下不去,下不去就只有在鼻子跟舌頭,頂多是在舌頭的前端,進不去,這個沒關係,專注在一二三.二一短短的距離就好。這是氣不通或者是太勞累,上去的時候,有這個現象都要這麼去做,不必求太多的,說我過去都走到哪裡走到哪裡,一口氣都已經拉很長,這些暫時忘掉它。

        今天上第九頁,慢慢就進入十六心的修證次第。十六心你要去參考臉書早期的時候,幾個月前都在講這個十六個心,現在是講到十六行相裡面的「道諦」,「道諦」之前會講到十六心的境界。修行如果你只有世間禪定,沒有修苦集滅道這十六心,你根本就沒有什麼聖位,聖人的位你得不到。所以得不到的話,你怎麼可以說再來不迷糊掉?我們最重要的就是說要懂得什麼叫解脫?什麼叫離相?那個心裡面過去的業所造的起心動念,你怎麼不受它影響,你是練這個功夫,不是練初禪二禪三禪四禪那種功夫。

一般正規修行,當然佛在的時候,他們還是修行,道理懂,境界還是要經過一禪二禪三四禪,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這四空處定一定都要走過的,到最後才證到「受想滅盡定」,那是阿羅漢的境界。所以這個道理一定要先搞懂,那搞懂以後你在初二三四禪之間,你只要得到什麼境界,把它放下就對了。我們以前講的境界就這樣,不必太執著那個境界,所以所有的境界你都要用prajñā(般若)的智慧看它不要執著,好境界也是一樣,那壞境界也不是說壞境界,就是腳痛,身體坐久不舒服,這種覺受的現象,你還是要看得開,不要受它影響。所以你起碼懂得佛法的時候,都是用在這一塊裡面。

今天還沒有進入十六心的個別說明之前,先說明一下,你修行要斷習性,你在八十八個隨煩惱之間,都是在欲界跟色界中修。那欲界就是我有身體,我有貪嗔癡慢疑邪見根本無明七個煩惱。那我到色界呢?色界雖然是梵天梵行沒有淫欲心,但是我那個念,我可以看到外太空三千大千世界,甚至於四禪可以看到過去未來現在三世因果,這是你自性的功用。這些當然還沒有究竟宿命通,只是說可以看總數七世十四二十一這個宿命。這些都要看得開,怎麼解套?就是用你忍法kṣānti,對自性根本所現起的一切法,你要用鈍性kṣānti這個忍,這個梵文,悉曇字來講就是,依我自如性為根本所現起的一切法,這個ān,有個nt是第四句門,第四句門它用「菩提音」就一定用n,如果第三句門呢?,菩提音就用。所以這些你們要學悉曇才懂,我對真如性所現起的一切法,不管我是看到外境、我是看到內心,或者看到周圍之間的色身香味觸這些法,我還沒有得到菩提智慧能夠離相自在面對它的時候,這個ṣa,捲舌頭到上顎,這個ṣa就是鈍性,鈍是遲鈍,慢半拍。我們一般人沒有修行的話,它個性很急躁,碰到事情啪一下就出去了,不痛快啪一下就罵出去了,這個就是沒有鈍性。你還沒有得到自性清淨以前,你第一步要先學的是鈍性,慢半拍。慢半拍要不要忍?當然要忍,忍一下,也許你不必講,那個要講的心就沒有了;也許你要講,要講慢了半拍,那個話可能就比較緩和一點,不會那麼衝,所以這個ṣa鈍性,是第一步要修行。所以你可以馬上理解為什麼翻作忍?就叫你要鈍一下,不要一下子啪就反應出去。梵文的字意就是這樣。那對什麼?第一個字不是k嗎?kṣānti就是翻作忍,十六智裡面有八個要忍,如果忍到不必忍的時候,你就變成智慧了,那個鈍性就沒有了,不必用了,就jñājñā就是智慧。所以你還沒有成就離相的智慧以前,你就是要忍。那這個有苦集滅道,各有四個忍,然後證到的話就有四個智慧,所以四忍四智就八個,再分欲界修跟色界無色界修,欲界一個,色無色界一個,把它分兩邊,所以本來是八,分兩邊再乘以二就有十六個心。

你用腦筋想一下你就可以分別它,不必一直在記這是什麼意思,你要學的第一個就是kṣānti,這個忍,意思就是慢半拍,所聽所見所聞,你要反應的時候要慢半拍,慢半拍就是忍,如果你慢慢修,修到你所面對的一切境都不必忍了,反正我都不動心了,不動心還要忍什麼呢?就坦然去接受它,這就是智慧。接受它就不動心、沒有煩惱,你做不好、做不到,所以要忍。忍是內心裡面有一點不舒服,要忍,慢慢忍,忍到最後根本都不動心,就不必忍,不必忍就是智慧。所以八忍八智,然後欲界有四忍,色無色界又有四忍;然後智慧你欲界修到了,欲界四種智慧產生;然後色無色界修到了,那四種類智產生。我講的概念,把這十六個已經仔細給你劃分清楚了。

那現在講重點,到底要修什麼?我這十六智修什麼?欲界跟色界,修八十八個隨煩惱,無色界修十個隨煩惱,總共九十八個隨煩惱,隨你的習性在發作的煩惱。所以「修所斷」跟「見所斷」這兩個名詞過去聽過了,「見所斷」我在生活在人世間所看到、所聽到、所聞到、所嗅覺到、所接觸的,這個都是有見。「見」就是接觸,是用眼睛來代表,我的耳朵怎麼見?我接觸到聲音就是見,我舌頭接觸到酸甜苦辣就是見,所以這個「見」只是一個我們說五蘊身裡面的色對於受想行識,它所現的色身香味觸跟心法這六個法。你接觸到外境,只要接觸了就是見,如果你變成dṛṣti (唸音diriṣiṭidariṣiṭi),那就是執著。執著就是你沒有忍,沒有忍就會執著。所以要斷的是在欲界,是你生活之間的六根對著六塵產生六識心的執著,你要去破解它,不能破解你就要忍,忍到最後你有智慧了,不必忍了,你就變成很自在就可以離相。

那我欲界如果修得好了,就有四個智慧,「苦法智」跟「集法智」、「滅法智」、「道法智」,這四個智慧就得到了。但修行不是欲界修完再修色界嗎所以現在回歸到「類」,色界無色界高一層次的修行,就是延續下來的修行,類anvaya。所有的苦也好,集、滅、道,如果有智慧的話前面加一個智,然後kṣānti,加一個忍。現在你延伸到色、無色界的時候,那種修行是更微細的,所以你要修的三個層次,欲界是最粗的習性,斷八十八個「見所斷」修,我到色界的時候,微細一點但算中等,因為受你的色身的影響,你那個心不會很自在,還是受你的身體壓住,它沒有通三世,過去未來現在起心動念都可以通,不會因為你還有肉體。

所以雖然有初二三四禪的境界,但是還是受的控制,所以沒辦法通徹,等到你進入無色界的時候,這個色身打開了,只有一個心念,那個就是跨過去未來現在三世的境界,那個能斷(修所斷)你就能解脫,如果那個不能斷,那你阿羅漢就沒有份,所以這整個概念你要搞懂的時候,你才來在肉身上打坐上好好去做,今天講的整個概念都搞懂了?!

所以「見所修」跨欲界跟色界,「見」是不一樣的內容,在欲界你就面對你每天所接觸的人事物,就是六根對六塵境這麼去修。你進入初二三四禪的境界,當然都是用你打坐之間所現的境界你不執著它,不執著它還不能做到就忍,如果做到就變智慧,就只有看著它,我看到初禪天,看到二禪天,看到三禪天、四禪天,雖然很美麗,但我不會喜歡,我不會動心,這就是你修忍的功夫到了,變成智慧,就離相。

所以你要開發出神足通,或者是天耳通、他心通,都是在初二三四禪,會現一點現一點。你要到宿命通,完全得到八萬劫,過去未來都知道的話,那一定要進入四空處定,起心動念你就知道,不必借你的自性來觀,過去做了什麼現在有這個因果,它只要起心動念,你看佛修到最後,祂只要你問什麼祂馬上答你,祂不必像阿羅漢,我們像演布袋、戲演什麼:「待我觀來,為什麼你要觀,我要入定去觀,那阿羅漢境界還不到佛那樣,所以佛你問祂,祂馬上可以答,這個智慧只有佛才有的,我們根本要累劫修才有辦法。所以現在整個概念架構已經懂了,到最後進入無色界就修十種「隨煩惱」,那是「修所斷」,修才能斷,你不修你不斷,就不能究竟解脫。這個概念講完了,有不懂嗎?你們老生都已經重覆再重覆大概都聽清楚了。

所以現在就進入這十六個心,講義裡面十六個心的修證次第,先第一個,「苦集滅道」這四個法先確定,四聖諦法,佛示現就講這四個最基本的法。你要成菩薩、你要證到四聖諦十六智慧,你要成聲聞也是要證到這四聖諦,聲聞證到你才能轉菩薩,阿羅漢證到你就轉聲聞,這些一步一步上去。

那菩薩呢?真菩薩是累劫修成三十二相,八十隨好相,也要修很久,這樣才能成如來佛。你要內心法身清淨,阿羅漢就可以清淨,就是對相不執著,但你要成如來佛,三十二相要非常完美,看了每個人都會傻眼,很喜歡看。所以真正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隨好,阿難也好,難陀也好,佛在《楞嚴經》就問了:「你當初為什麼要出家?」「我就看佛長得太莊嚴了,所以就決定出家。」那難陀是被佛教化,最後出家。他們是同一輩的,有的是同父異母。難陀是同父異母的,阿難他是叔叔伯伯的兒子,這些都是能夠看到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隨好。《金剛經》在講,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隨好,現在已經講到說你要修一毛孔,每一個毛孔都有毛,我們有嗎?沒有!轉輪聖王祂也可以每一毛孔都有毛,但是祂的毛不發光、沒有金色。所以為什麼女生好像毛都比較少,多用功一點,多修這個善行。所以每一個好相都是要修很久,這個你要看看積多少人的功德才成就佛的一毛孔相,你這樣想成就如來不簡單。

你要成這十六心,當下你就可以做。所以我們台中所供的十八尊阿羅漢,扣掉兩尊,它裡面有達摩祖師還有我們這個彌勒菩薩,這兩個不算,因為他們都是菩薩;另外十六個現在還在我們娑婆世界跟其他的世界,十六個地方,祂們還在世間沒有入滅,不准入滅,沒有那麼好命入滅,留下來的都是有責任的,護持這個佛法。所以祂們長得沒有三十二相,有幾個好相但不完全,三十二成就,八十隨好成就,這就是阿羅漢,只要心證到法身清淨,沒有煩惱很簡單,你要修成三十二相、八十隨好,要累劫這麼一直修,最後得到報身佛,報身佛就有報身佛的淨土莊嚴,我們釋迦牟尼佛的或者毗盧遮那佛的淨土就是密嚴淨土,祕密的密,嚴就莊嚴的嚴,「密嚴」,密教的人就知道有一部經叫《密嚴經》。

十六心,四聖諦,證果的次第,次者,從「苦法智」趣「苦類智忍」。如果你從「苦法智忍」這應該是第一個,「苦法智忍」上面有講,【有關淨的轉攝】,「苦法智忍」是第一個,你看上面那一段,乃至無學位,這阿羅漢,所以第一個是「苦法智忍」。「苦法智忍」你不必忍了,就是證到智慧了,就變成「苦法智」,這十六心這一段裡面的第一個,「苦法智」。「苦法智」你要往「苦類智忍」去修,「類智」我剛已經講是anvayaanvaya就是連續下去要修。修行是粗的習性完了,再來中的習性,中的習性修好了就變細的習性,這anvaya就是這個意思,連續接下來你要修的,這叫「類」。就像你欲界修的那樣,類比來修色界的同樣一個毛病只是比較淡薄,比較輕一點,這個叫作「類」。

所以你從這個「苦法智」修到「苦類智」,但是因為他還不能夠成就智慧,所以加一個忍,所以叫「苦類智忍」;你一看到類anvaya,你就知道這是在講色界跟無色界的。如果講色界的,你起碼要懂得它是八十八隨煩惱裡面比較輕一點的,如果你要講到最後「道法智」,要成就道,你當然是已經進入無色界的十個「修所斷」,起心動念的煩惱,跨時空你可以感應很多因緣,你要去斷、要去控制,不必有一個物,不必有一個人,不必有一件事在你面前,但是你內心就感應到,你要去控制這個。如果沒有諸佛菩薩在誘導,我們不能認識這些狀況。我在打胡思亂想,那個就是過去的業在牽扯。所以你進入無色界的時候,盡量要控制你的習性,不要隨你的念頭去發作。

今天有人打電話來,當然他在修梵天、梵行。我說你為什麼引起這個淫欲念呢?根本也沒有一個人在你面前,也沒有一個什麼事,他生活都很簡單,也不會看電視也不會看什麼,沒有這個因緣怎麼會想到這個淫欲的事?這就是潛意識裡面的東西,所以你有這個就是表示說還沒有脫離欲界,他知道要修,雖然他讀書不高,初中,但是他智慧很會想這些,我講過他都記得怎麼做。他說我一定今生要修到梵天的境界,沒有淫欲心,一直要斷。這就是你要善觀你的心,如果一個莊嚴的異性來了,你看到,你有淫欲心起那是當然,因為你看到境,根本也沒有看到、也沒有什麼、也不會想到,只是內心就現那個心念,這就是你對著無色界的時候要修的境界,色界也是一樣。所以這些不要只看到經典講的這樣很生硬的文字,你要回歸到看你內心,到底它在搞什麼?要控制的好,要有理智去分辨。

我已經講了「見所斷」、「修所斷」這兩個要斷的,「見所斷」你要斷八十八個隨煩惱,「修所斷」那是很微細,微細雖然不動感情不動什麼,那個念都還在,還在就是根,所以你不能斷它的話,怎麼解脫?佛說法一定要讓你究竟解脫的,今生有幸我們可以學到真正的法,就要認真去觀,你能夠觀欲界就觀欲界,用kṣānti慢半拍的鈍性去面對一切法。如果你認真打坐可以進到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的境界,那你對那個境去離相,這是你要做的。如果真的你的心可以脫離了,我們這位同學跟我講,他說他昨天睡覺然後識神就跑出去了,跑出去他們房子周圍之間的小巷道路,他警覺的時候它已經在外面了,他就要把它抓回來,走小路回來,回來知道,出去不知道。

你在禪修的時候也是這樣,你要修道家法的話,它跑出去,像李鐵拐不是跑出去嗎?他跟他的徒弟講,如果我出去七天沒有回來你就把肉體燒了,這個神識出去的時候不是你想太簡單,過程會碰到什麼因緣然後會耽擱,然後搞 一件事沒有順利的話,回不來了,七天到了,他的徒弟很守規矩,師父交代一句話他照做,七天一到就把他的肉體給燒掉,李鐵拐是長得非常英俊瀟灑,糟糕了,回到這個身體這邊來的話被燒掉了,怎麼辦?魂要找一個肉體進去才能活,所以他就趕快找找找,找到一個乞丐,又瘸子,跛腳,不得不進去,不然你就死了,沒有肉體,就這樣變成李鐵拐是這麼樣。       

所以神識對於修佛法的人,不要出去,那怎麼不出去?以前有人問了,我就說:《金剛經》裡面講:「無所從來,無所從去。」你當下就是你的自性、你的本心,你要出去幹嘛呢?修佛法的人是要把世界映現到你的心中來,不是你去遷就外境,那你跟這些阿羅漢有什麼不一樣呢?阿羅漢我要到哪裡我神通一起他就到哪裡。我們要觀宇宙、要觀事情,要觀眾生也一樣,要幫眾生處理事情也一樣,不一定要出去,要把它抓進來,你知道嗎?當然這個跟禪修沒有關係,有一天你要行菩薩道就是這樣,以你本身自性為主,可以容納眾生在你心中,世界在你心中,但是你心要先能夠離相、能夠清淨。

現在回過來講義,第一個智慧是「苦法智忍」欲界修,你趣向「苦法智」,欲界修好了,這個忍拿掉了,就變成「苦法智」。然後就進入色界修,你看到什麼,你可以聽到什麼,你都要忍,不能動心,要離相。你自己可以加註一下,如果你不會倒背如流的話,「苦法智」是二,「苦類智忍」第三,那上面的「苦法智忍」是第一。

下來這一段十六心的次第,修證次第,「苦法智」寫二,那趣「苦類智忍」就第三。從「苦類智忍」,我還做不到色界的打坐修行的痛苦,我要忍,色界是對痛苦的,因為他是肉體,欲界它是硬梆梆的,我們的腳痛,我進到色界的時候,有氣了但還是痛,坐久還是痛,所以這個變成我要忍痛的時候,我變成色界的忍痛,就「苦類智忍」還做不到,所以我要忍,這第三。

從「苦類智忍」趣「苦類智」,你忍已經不必忍了,你很自在可以坐三天七天。我們前面不是講過嗎?小定三天,大定七天,那你一入定怎麼不痛?因為他已經不知道痛,所以這個你要從忍功夫上來。所以「苦類智忍」得到不必忍的時候你就可以變成「苦類智」,變智慧。所有的智慧都是離相的智慧,你常常講prajñā prajñā,我們對不知道prajñā的人要講般若般若,其實我講般若是很彆扭的。我們這位新同學我們要講般若你才聽得懂,講prajñā那個梵文是很柔和的轉,唸出來是很柔和的,prajñā pāramitā不是很順嗎?你說般若波羅蜜,波羅蜜還順一點,pāramitā,但是般若是很難唸,沒有這種唸法,prajñāprajñāpan jñā,這離相的智慧叫作prajñāprajñā也就是「智」,這個智不是智慧的智,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種智,是你可以離相的智慧,禪修都是這個智慧。

現在趣「苦類智」得到了,第四是不是?再來從「苦類智」進入回過來,在色無色界修到苦類智的時候,你再回過來觀欲界的「集法智忍」,「集」就是因緣果報的聚集在一起,過去的因緣所造一件事就一件果報,聚集在一起就總共有多少?沒完沒了的,依你的因緣它出現果報。那今生我所要面對的因緣果報,還要有因跟緣具足才衍生果,對不對?這是當下這一件事,一個果要現起來的時候也是要集,集什麼?集「因」跟「緣」才會成為「果」。所以這個「集法智」你還不能看開的時候,還要忍,忍哪幾件事?過去所造的因你沒有辦法斷它,但是今生所現的某一個因果我可以控制「緣」讓它跟「因」不要搭上線。如果一件事,這個人講這句話我要生氣的話,慢半拍,那這個緣就等於一半,你用這個ṣa,鈍性下去,本來要發作,現在慢半拍,慢半拍就一半嘛,這個因接緣要成就果報的時候,因為你用「忍」來忍它,這個「集」就集不起來了,對不對?如果你沒有用忍功夫去面對因跟緣之間湊合在一起,要產生果報。沒有修行的人他不懂這樣去觀,你有修行的人就要這麼去觀,發生在我身邊的某一件事都是有因加上緣然後才成為果報,那你怎麼在因跟緣之間給它斷,我不能斷它,我起碼可以讓它慢半拍吧?用ṣa鈍性,到最後你這個鈍性也不必用了,自然有這個因我這個緣不動,你就起不了果。所以在欲界修這個集諦的時候這麼修的,不要光懂過去造多少業,過去造多少業你也不能夠全部把它拿掉,沒辦法,一個因一個果在等著你。釋迦牟尼佛已經是成如來了,祂過去所造的小小的業障就一直在受報,還要十件不如意的事情發生。所以因果不是說你成佛就跑得掉,這就是我們要學習這個忍來面對你因跟緣之間要搭線的時候要集,集合這個因緣的時候你慢半拍,練到最後根本都不必忍,那個緣就不成就。所以有的人夫妻吵架會吧?夫妻吵架有時候是背後冤親債主在跟你攪和攪和,鬼神,過去你對不起它,它就來攪和你的家、你的夫妻,讓你們兩個吵架,如果你懂佛法,你知道因跟緣之間,可以感覺有人在跟你慫恿、跟你在操作、導演,修行人都會知道,不是說你知道我就可以避免,你那個脾氣沒有斷掉,你不可能不發脾氣吧?它就利用你這個要讓你發脾氣,你發脾氣才可以跟你那一半吵架,這就是你的習性還是很嚴重,所以不得不發一點。我知道有人在操作啊,但是控制不了習性,這個要不要忍?kṣānti還是要做,大做小做,做到最後不必做,不必做你忍就拿掉了,變智慧。講修行是這麼現實的事情,但是你要有智慧觀這個東西,如果你不打坐、不修行,你怎麼知道你受眾生的影響。如果是我知道有人在旁邊在干擾、在誘導你、在導演你,那你也能夠根本不動心,那就很好。如果還不行、還要發作,表示我習性還很重,習性重你就知道了,那發就發了,怎麼辦。以前有人修穢跡金剛,大權力士神王佛是火性,火性都是我們要發脾氣,你脾氣都沒有修好,然後又修這個,當然要發脾氣啊!所以在辦公室就跟同事跟誰之間就吵架了,吵架我也知道要吵架,但是壓不住,那來問怎麼辦?怎麼辦?涼拌,已經發了,以後他在罵過來,下一次果報再還過來的話,你就受他罵一罵就好了。已經發生的你就不必要去挽回什麼,你就等著挨揍就對了,你有這個心的話很自在了。我打你,我以後被你打,那是應該的,因果就是這樣。不要你現在罵人痛快,人家罵回來你就很鬱卒,你有這個心的話你為什麼不能夠接受?最好是能夠忍,然後忍的好一點,就最後不必忍那就是智慧就有了,離相的智慧就有了。

所以你現在回過來「集法智忍」,就回到欲界來修你世間裡面生活起居之間種種的因果。你要不要宿命通?還沒有起宿命通,那我怎麼知道我跟他吵架這件事跟那個人吵架那件事都是因緣果報?你學佛法就要懂,一個因一個果,不會憑空就這麼來的,這是你對緣起法的認知。只是我們後知後覺,跟某甲某乙之間所發生的因緣果報,都必有其因,然後加上某一個時空之間的因緣才成為果。所以你在欲界雖然沒有宿命通,我這麼觀的話你也知道因果,所以再回過來欲界修「集法智忍」。愛也好、恨也好,就練到,要愛的話忍著不要愛,要恨的話要忍著不能恨,愛恨情仇都斷掉,那就智慧了。所以在欲界修的時候,修不好就盡量不要去攀緣,如果修的好那不怕攀緣,你有智慧的話哪一個先動感情你已經差不多知道,知道你不會動,因為你修到智慧了,不會動。我們這個擲筊兩個筊才可以擲,你說一個筊怎麼擲?不能夠擲筊,也就是兩個銅板才敲的響。

所以一個人如果他證解脫了,他過去的因緣沒有嗎?有,很多。對他好感、對他怎麼樣,他都不動心,只有一半,我們說動不了他的心。善思惟這些事情,你要集諦在世間修就要這麼去觀,因為你沒有宿命通,如果有一點點宿命通可以感覺,那你當然更要小心。所以「集法智忍」在欲界修,又回過來修因果了,為什麼?我在苦色身上的,修行已經超越了苦受了,苦諦得到了,我再回過來修因果,肉色身一定先修,再來修內心的感覺,因緣果報的現象,回欲界修。所以這個你要能夠去了解到「苦類智」已經到第四了,「苦類智」就往「集法智忍」,第五了。集法智忍在欲界修,在世間裡面的因緣果報現象,你修到智慧了,那你就開始往「集法智」,就進入這個第六,得到了智慧了,這是在欲界的智慧而已。如果在欲界裡面,還沒有修到色、無色界,你也對眾生的這些感情作用都很淡薄,跟人家來來往往,有的人是不動感情的,你說這個人根本沒有人性,修行不能講人性,你要想,你要學佛性,天性都不喜歡得到了,何況是人性呢?天性是比較偏重於慈悲。當然天性,欲界還是有淫心,如果沒有欲心的話就進入色界了。但是祂的這個天性是還有一點慈悲,這慈悲比較小。打坐要真正現起慈悲心,起碼要二禪三禪,二禪三禪的慈悲有比較大,欲界那個天性是愛,不能講說慈悲,慈悲是不講因緣果報這種牽扯的,對你就是,看你可憐,要救拔你出來。所以這個你們智慧慢慢具足的話,可以思惟這些現象。

好,那如果你對於欲界的因緣果報,已經能夠用你的智慧離相了,不再執著了,你就會進入第七個心,這「集類智忍」。你知道anvaya,就會進入色界修,色界修你就可以進一步的從你的心中去感應到說你跟誰之間的因緣,跨時空,不一定要見到人,這就是「集類智忍」。在人世間的跟這個好,跟那個不好,這種感情作用已經控制了,慢慢進入禪修境界之間,你的禪修過程之間的心意念,還可以感應到哪個人,感應到你認識不認識的這些人,那已經牽扯到因果,那好就好,不好就要,我們說冤親債主都在這個時候來的,不一定在你打坐中,你在生活起居之間,那個另一類眾生都來啦。臉書上在回答我們這一位小姐,也是從小就去美國讀書的,她寫得落落長(台語),你知道嗎?像寫小說一樣。過去她是2008年就寫來,那時候沒時間,所以跟她寫一個總的,告訴她怎麼做怎麼做?寫了十幾條,講因緣。香港有一個小姐也是犯這個毛病,結果她看到,她說我已經找到答案啦,因為你在哪一個小參已經回答了。那我再回去看一看這小參,再回想一下,現在這個東西太多人有這種現象了,我應該花一點時間  把它好好作答。所以現在才花那麼多時間每一段每一段,現在已經第三十二問了,她寫的現象,怎麼修?什麼現象?怎麼解套?就跟她回答。我這麼用心就是說希望完的時候,就有一個著魔難的這個書出來大家看,跟我有沒有相同的毛病?我如果有這種現象,我怎麼解套?這是最根本的。所以每個人都喜歡修行,碰到障礙沒辦法解決,你如果運氣不好還找不到人呢!八年前,我也沒有那麼用心啊,我只有跟她寫十幾條,你要怎麼做,第一個要先去皈依三寶嘛,這一定的。以後你要指導人家也是一樣,不管他怎麼樣,你先去受三皈依戒再講,你受三皈依戒,自然就有佛、法、僧三寶在護持你了,比較容易走出來了。天天都去找宮的啦,那個什麼什麼,已經卡到鬼神了,又去找鬼神,那有用嗎?當然一定要找佛、菩薩。

好了,我是講你修到色界的時候,你這個靈性已經越來越大,所以感應的因緣果報的現象越來越廣,不必去面對面就可以感應到,這個候你怎麼去忍?這個「集類智忍」就是在色界修。最難的就是「修所斷」,「集類智忍」在無色界修,這才難,你修不是要斷這個因緣果報嗎?因緣果報,色界有色界所感應的因緣果報,那還是「見所斷」,你要進入心裡面微細的心行,那就只有進入無色界,起心動念之間就產生,正面的講都是貪愛。我們的情,哪一個人說很厭恨這個人,喜歡跟他下一世在一起?不可能的嘛,已經是冤家了,你還是祈求下一世再跟他搞在一起嗎?當然這種怨恨比較容易斷,這種情愛就很難斷。所以為什麼要在無色界裡面,修這個根本無明的斷愛,你會來受胎,不是都是根本無明的欲嗎?欲不是說淫欲心,在無色界已經是一種情了,所以欲斷情難斷,你知道嗎?你說這個人沒有淫欲心了,沒有淫欲心,對,他的心還有一種情。你菩薩不是對有情很執著嗎?你還沒有成佛以前,對眾生的這種慈悲心也是一種情啊,只是你是大愛的情,那現在在修,欲界修呢,在色界修呢?在無色界修呢?還沒有脫離解脫呢?當然都是情為主啊,懂嗎?你這麼想,我今天這麼講,你應該更理解說,我們人裡面有那麼多因緣果報,欲界、色界還要修到無色界,無色界都很微細,那你要不要徹底斷掉?徹底斷掉就要觀十二因緣,觀裡面的這個根本無明。這個時候你要正思惟修,不是只有我來斷、我來斷,不是這樣子!要思惟,用腦筋去思惟、理解它,然後有這個念起了,對某個人有這種念起了,善因緣,你就要去觀要怎麼解套?喔,又是無明,又是根本無明在動了。那因為有這個根本無明的動,你才可以反過來看著它,那看著它,就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那我怎麼讓這個無明變有明?一次不行兩次做,兩次不行三次做,做到最後它根本都是不動心了,不管是某甲、某乙、某丁都一樣,這個情都安住了、不動了,你慢慢才可以不動心了,才有辦法進入「受想滅盡定」。

所以你這個憂喜苦樂的感覺,喜不喜愛的感覺,如果沒有控制好,你怎麼進入阿羅漢的受想滅盡定呢?好了,今天到這個「集類智忍」第七了。「集類智」已經到「色界」或者是「無色界」,你要去觀因緣果報,動這個情的時候,在禪修之間沒有面對境,要去控制你的無明,修行很現實的,好在有佛說的法,把這次序擺得很清楚。我今天講的都實際,真槍實彈的在戰鬥,不是只有講文字相,那都聽懂了吧?再不懂也沒辦法啦,懂了就要思惟,只要陷入那個境的時候就趕快要去觀,你才知道說佛的智慧真的是不得了。那我們學到這個,我們在欲界修、在色界修、在無色界修,就是要觀這些事情。

 

Q&A

有什麼要問的?

Q:阿彌陀佛!師父,我想請問那個適當的苦行是不是對於我們的色身修行是有幫助的嗎?

A:適當的苦行?你什麼叫適當的苦行?如果是積極的用功,那個不是苦行。所謂苦行就是不必要,用來針對你的習性修的,像這個婆羅門,他吊在樹上,我們看到一個圖,他的手抱著樹枝,整個身體都吊在那裡一天、兩天、三天,這種苦行可以斷掉你的這個習性嗎?這種就沒有意義的事情,這種苦行就不必要嘛。如果我在坐,我坐一天、兩天、三天,那觀我的心,對於我的身體的痛,它的感受怎麼樣?你要去思惟解套,不是光用那個痛苦的動作,痛苦的動作可以得到解脫的話,那簡單啦,那婆羅門每個都可以悟道,沒有,婆羅門連梵天都修不到,因為他方法都錯的,有的頭埋在地底下,弄個竹子含在口裡面呼吸啊,這有什麼意思呢?這沒有用到心來思惟,你這個痛苦是從怎麼起?那我要怎麼脫離它的痛苦?都是心的問題啊!不是你這個肉體的問題,所以你修這種苦行有什麼用?

那佛最後下一個結論,就是苦行不能悟道的,祂就是這樣啊,祂在苦行林六年,婆羅門有什麼苦行,祂都比他更厲害。你說你不吃、少吃,我吃一麻一麥,還要半麻半麥,半個芝麻還要給鳥吃啊,我吃半個,一顆麥,半個麥我吃,半個餵小鳥,我比你婆羅門還要苦行嘛,也沒有悟道啊!所以後來皮包骨,所以這個法相就這樣,苦行不能悟道的。

Q:那請問師父,為什麼還有人在修那個般舟三昧?

A:般舟三昧,它是依佛的威德力的,那個不叫苦行啊!他也沒有很苦啊,只是走路走路,這麼叫你九十天不躺下來睡,他走路,這個沒有苦,你看很苦,剛開始如果你懂得方法,什麼方法都有一個前加行(prayoga),如果你會做前加行,那個都很簡單。我走一天,然後體會一天的功夫,我再過一段時間,走兩天,我可以走三、四天都不睡覺,那我可以坐一個月不睡覺,不躺下來。好了,如果一個月坐完了,不錯,過一段時間我可以做九十天,這個方法講究就是前加行,你懂的話,你不會很痛苦的,因為你這麼修,你方法對,然後你繞佛、念佛,佛菩薩跟你加持,你會成就。所謂成就,打開你的色身。我們肉體修,是欲界修;我們禪定修,是色界修;如果是開悟打破色身是無色界修,只有心起心滅、心起心滅。所以達摩祖師來告訴你說,「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是在講「無色界」的境界。但是因為佛菩薩有時候跟你加持,有的人就這樣進入無色界的境界,不經過初禪  二禪、三禪、四禪這麼修。如果有智慧,前一陣子不是講苦行跟快行、快樂行?那麼苦行道、快行道,你有智慧的話,開悟,只對無色界的心念起滅起滅修,好,我看到《金剛經》裡面,「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喔,原來這樣子喔,這些相都是假的,你有這個智慧,你就離相啦,當下就清涼、不恐懼、不害怕。如果沒有智慧呢?看到這一句也不會用,要用用不上,過去的習性太重,所以就心慌意亂了,心慌意亂修起來就很辛苦了,搞不好要看醫生了,看精神科了,要吃藥,要吃怎麼樣,這個就是利根跟頓根的差別。如果一般智慧的,那從初二三四禪,他每一禪都修得很用功,有智慧就一直修上來,也沒多久,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他可以修到四禪,智慧高的又很用功的,對吧!如果智慧不夠的,他告訴你要怎麼呼吸?告訴你要怎麼樣?他都搞不懂,摸了半天,好了,進入初禪,他就對初禪的境界很喜歡、很執著,就定在那裡。如果死掉了,死掉就生初禪天去了,下一世再來。我們如果沒有佛法「苦集滅道」的修行,你所修的初二三四禪,或者四空處定,下一世再來人間,不一定來人間,還有墮地獄的可能,再來人間那個習性馬上又回來了,我們的沒有這種佛法的薰習的話,佛法薰習在告訴你斷八十八個隨煩惱,你都有斷一些了嗎?那個是你的清淨心,你再來他的心還是清淨的,你再汚染有限。凡夫不是這樣啊,所謂凡夫就是色界凡夫,無色界凡夫,他們證到梵天了,證到四空處定,果報盡了,不管是五百大劫,還是多少,再回來人間的時候,他的習性馬上發,你要學壞很快啊,因為他沒有那種清淨心,九十八個隨煩惱,沒有斷一個,因為他不懂道裡啊,我打坐禪修,我可以看到什麼,可以看到過去未來,可以看到三千大千世界,這不得了啦,他對世界還很執著,他沒有說那個是假的,那個不要執著,沒有這種工夫啊!他怎麼能夠解套?再來的話,經過媽媽的肚子就已經迷糊掉了,再碰到一個壞的因緣,帶他去做一件壞事,馬上他就學會了。為什麼佛法,心要盡除那麼重要?不是只有你這一生,是下一世還是你的資產,要不要學佛法?你光學世間禪定有什麼用,學這個氣功有什麼用?那個死了就沒有了,你再來還是凡夫一個,也許福報好一點,你造業更多。有錢啊,有錢就會作怪啊,沒有德行的人,沒有道德行為,九十八隨煩惱都沒斷一個,他有錢都會作怪。人家是一夫一妻,娶一個太太,安份守己,他有錢可以娶好幾個,對嗎?這些就是你要知道,佛法跟世間禪定不一樣的地方。所以修苦行沒有用,不如你好好思惟怎麼解套這個最重要。適當的苦行是精進,不是說痛苦的在修,所以為什麼打一支香要起來走一走?你說我不要,我一直要忍,你已經很痛了,你還在那邊忍,何必呢?不必啊,你一坐、一動、一靜、一動,這麼修,只要時間一直拉長,你一定會成就的。現在我們把方法搞懂了,現在就是在找一個場所,可以丟進去,森林、叢林、道場,南傳都是這樣,一塊山地,你早上進去,要吃飯睡覺才回來,那天天這麼用功,怎麼不會成就?現在方法懂了,你們所上的這一年的課,我都慢慢把它整理出一個教材、遵循,未來的人都可以很簡單依照這個去做。

Q:師父,我還有一個問題,如果神識不小心跑出去回不來,那怎麼辦?「回不來就再見啦。」「因為我有過這個情況」「你有這個情況嗎?」「我可以看到我自己。」「對啊,所以不要養成這種習性啊,這種外道法。」「但那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跑出去。」

A:我告訴你,身體打開的時候,它一定要出去的,它要跑的,你要拉住它,當時我拉多久啊?拉差不多一個多禮拜,它就走走,去哪裡啊?這邊跟那邊不都是一樣嗎?所以你世間禪定也是一樣啊,上面不是講十六種殊勝嗎?第十五種要學習「放棄軀命,喘息自知」,你這個肉體要放棄的時候,你自己要知道,那因為你呼吸得很好,呼吸進入狀況,所以這個神識要跑掉啦,要跑掉就要死掉,你要知道啊,那你不拉它,它不是走了嗎?睡覺拉不住它啊,我剛講的那就是睡覺跑出去啦,等到他腦筋清楚一點的話,感覺,㖿!我怎麼到外面去了,還知道要回來咧,有的人不知道啊,這個好玩,這是神識外離,這也是一種魔相啊,精靈外溢,那外溢你又跑出去玩,那很危險咧。像李鐵拐這麼過七天,回不來了,不要養成這個習性。「是沒有到處去玩,是卡在那邊供養佛,跑出來是卡在那裡。」這個是你的心的問題,我講就是說,心打開的時候,身體打開的時候,它會跑掉,你就一直拉,用心意念說,那邊跟這邊,西方跟東方,跟這邊都一樣的,你要去哪裡啊?這個就是理念的教育,你教育它,你去哪裡都一樣,安住當下就是如來了,如其本來的心啊,你要去哪裡?它不會一下子就聽你的,這習性嘛,所以要拉好久。氣通一點,那就出去了,要拉回來,拉到哪一個時候?拉到你心裡面的垃圾,什麼都清得差不多了,不可能完全清淨喔,但起碼差不多,你要知道禪宗講的話,有的人很不懂啊,「不破本參不入山」,你沒有打開色身的話,你不要進到山啦,或者寺廟裡面去安安靜靜去保養,你要認真用功,不破本參,你本參都還沒破嘛,所謂「本參」,他們是參話頭啦、參什麼的啦、念佛,那個只是一個代表,佛法八萬四千法門都可以,讓身體破,破的話它就會跑出去,跑出去,你要修心養性。第一個要讓它不跑出去,就剛剛我講的,第一個,你要抓得住它、教育它。第二個,慢慢慢慢,你心本來就沒有想要出去,慢慢過一段時間它就安住了,不喜歡外面了,沒什麼好玩了,那你不出去可以,但眾生也可以進來嘛,因為你身體都打開啦,所以進來,進來堵住胃,堵住什麼。「有被進來嗎?」「無所謂。」進來都無所謂,那你功夫不錯嘛!「是有點不舒服的狀況。」如果還會被堵住不舒服,那就是還沒有離相了。「有時候就胸口會塞住,有時候肩膀會塞住」,那你身體還沒有完全開,你可以多練一些寶瓶氣,那個身體不是說一下子全部開,開是百分之五、六十,剩下那個枝枝節節的地方還沒開,你要再繼續用寶瓶氣,閉氣,讓它擴張擴張擴張到整個身體通了,整個身體通了以後,它進來是進來它的,對你身體沒有影響。

 為什麼很多人,一進去在那邊就受不了?這個睡不著啦,吃不了飯啦,幹嘛啦,進來它會影響你的心,因為這個不同類進來當然會想要控制你嘛。叫你做這個,叫你做那個,你又不聽它的。我們一般人沒有修行、沒有定力,都聽,唉呦,這個是菩薩,這個是什麼,亂想啦,把它當聖人一樣喔。跟你在同一個空間裡面多偉大?沒有呢,頂多鬼神嘛,你怎麼可以聽它的?你學佛法的人,智慧高的人,它動不了你的,動不了你,三天、五天以後,它學到空了,因為你都空空,都不動心,它覺得沒有味道,沒有味道你再把它送走,它學一點空了。不是說沒有度它,因為你不動心,它已經知道,喔,修行就不要亂動心。那如果你身體還有不舒服,表示你還沒有完全通,初步通,但是局部要繼續用功,不一定要打坐,這時候用寶瓶氣最快,讓它擴充擴充,觀整個心蓋住整個頭腳周圍半公尺以內,它自己就擴散了,擴散你的閉氣時間會越來越久,那到最後,進來不進來,都不受它左右。你也知道它進來,它起心動念要控制你,你又不受它左右,你聽我的不是我聽你的,然後再慢慢,你會送它走,「你有送它走嗎?」「不管它。」不管它?你差不多就給它送走啊,「我不知道怎麼送?」不知道怎麼送?就再見啊,很簡單啦,就是把舌頭捲起來,讓你的胃反胃,那就把它送走了,因為你的胃被堵住,就是它在那堙C

那我現在講,你們要聽,哪個時候才要閉關?不到重不閉關嘛!打開是要修心養性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一個開悟的人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跟凡夫一樣,習性還有嘛,你這個心也不淨啊,空身,只是身體空掉、打破了,心還沒空呢。空身、空心、空性、空法,空了身就有「須陀洹」的境界,空了身體,打破;再來要空心,你心還有執著,要練到心都空就「斯陀含」;再來要空性,你的自性已經很有靈力了,要把這種靈力拿掉,這是天性,不然你不能解脫,這個是「阿那含」了,阿那含就不得了了,到阿羅漢把一切法都空。修行都是很現實的,所以你現在這個要到心差不多,所謂差不多就是看這個,六根都清淨、都無所謂,什麼事情都好,隨便你們了。這樣的話,有因緣就會去閉關,閉關也不是說真的像他們,三年五年這麼在閉關,你只要去參加一個禪七,自然就有佛菩薩跟你,把你開的東西把它封起來。你要開,也是佛菩薩加持的,你要封,還是要佛菩薩來做,我們凡夫不行啦。所以你才知道說,一切你如果沒有善因緣,諸佛菩薩不管你的話,你成不了一個東西的,成不了一件事的。你說哪一個多行、開悟,你福德不夠,福德不夠的人會開悟都是魔、鬼神讓他開悟的,打開色身。佛菩薩跟你打開,祂會教你很簡單一個字、兩個字,你就記住了。我捨掉一切、捨掉一切,修心養性就這樣啊。㖿!你應該來出家吧?「我有這個念頭。」「你畫那個圖有什麼意思呢?」「是啊,我也常這麼想。」「你站衛兵站得那麼好了,身體也那麼通了,你再來學進一步的啊!」「還有很多因緣。」放下就什麼事情沒有,還有什麼事情?你還放不開,你沒結婚吧?「結婚了。」「喔!有結婚啦,有結婚當然放不開。」我們那個小朋友沒有來啊?我們小朋友在問一個偉大的問題。好啦,我講完了嗎?就是你因緣成熟,就是你內心清淨了,你自然就有那個因緣會想去哪裡在禪七啊我來參加,去的時候佛菩薩就跟你封頂了。本來開頂現在跟你封頂,那時候就什麼都慢慢慢慢,什麼通都沒有了,回到凡夫了,但是心清淨了,智慧開了,你就看經典才看得懂,不會永遠都在那個五陰魔相的那個轟轟烈烈的境界,不會,那個就沒有走過去,這個轟轟烈烈開頭,到最後很平淡,沒有什麼事,水都平的,心都不動了,水都平的,但是你智慧增加了,解脫智慧增加了,你可以講經說法,你看經典看得懂。唉,我看上你了,你來吧!你們還有沒有問題?他問的問題都很好啊,都實際的,身心都有。沒有了,快十點了。好,今天到此。

十六心圖表

十六心圖表2

十六行相


[ 內觀禪修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