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4WLOTUS.JPG (4513 bytes) 佛心經品
        (亦通大隨求陀羅尼)


佛心密初祖大愚阿闍黎略傳

愚阿闍黎,武漢李氏子,俗名叔倍。參政于軍閥割據時期,目睹諸軍閥為爭霸稱王,搶奪地盤,互相殘殺,擄掠民財,置國家危亡,生靈荼炭于不顧,于痛心疾首之餘,乃奮而棄官出走,到廬山東林寺出家。初修淨土法門,後拜經,大病幾死,繼遇盜又幾死,雖屢遭厄難,曾不稍懈。嗣感人生苦短,佛法難遇,乃發奮修「般舟三昧」(譯為「佛立三昧」,修法以七日或九日為一期,日夜經行,不可坐臥,能於空中感十方諸佛在其前立。)三、五日後,雙腿浮腫,寸步難移,師為貫徹初衷,決不後退,咬緊牙關,用手爬行,一、二日後,兩手也相繼浮腫,每進一步,須付莫大艱巨的努力,個中苦難實非常人所堪忍受。故近代淨宗行人絕少修此三昧,即修亦不能堅持到底,師於力盡爬不動時,立誓除死方休,以身滾動前進,經此一番艱苦卓絕的奮鬥,偷心死盡,泯然深入大定,感普賢菩薩現身,為之灌頂,授以心中心密法。並謂《大藏經》中原有此法,甚為善巧,可檢而參學。師檢之果然,及按菩薩所授與《大藏經秘密儀軌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二卷,唐菩提流志譯)所說之六印一咒修持。經七年苦行,成就下山,開印心法門,為印心宗之初祖。

師下山後,為使世知有此善巧方便法門,所到之處,略顯神通,大江南北無不為之轟動,當時求法者不下五、六萬人,入室弟子近二百人。嗣之廣大信眾重神通而不重道,師乃易裝歸隱四川成都,屬得其心髓之弟子王驤陸老居士嗣法傳道,後人尊為印心宗第二祖。

 

二、心中心密法修持法本因緣

愚法師經普賢菩薩現身指示可依《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來修學,但此經是有一咒六印,惟沒有如何修持的方法,普賢菩薩特別教授修學心中心法的次第及方法。

愚上師又鑒於《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經中,有些經文甚為玄奧難信,有些又事涉敏感,更怕修習者偏於迷惑神通,為神通而修學,故將原經文鉛槧改寫,是有其甚深意涵。有些不明就堛漲穨怳l,見此法殊勝無比,亟欲印刷流通,不知此法本流通後,所可能造成的利害關係,功過難以意料者。愚上師既有如此顧慮,心密弟子理應遵守,現擬將此法本經文宣示於網路上,還是依准愚阿闍黎的鉛槧版本,特此奉告諸有心修習者,若真心虔誠修法者,此法本已足夠用也,阿彌陀佛!

至於心中心法修持之規則及方法,只有經師父灌頂者,始能告之,不便將此等事項公佈在網路上,不便之處,尚請見諒。

 

三、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經文

唐三藏法師菩提流志譯

廬山沙門釋子大愚鉛槧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俱焰彌國,金剛山頂。遍觀十方,皆如火色。爾時如來,雖視眾生平等不二,以眾生不覺故,作如是言:「苦哉苦哉,末法眾生,應如何救。」作是言已,一切諸佛世界,及諸菩薩境界,上自三十三天下至金剛際乃至魔王宮殿,悉皆震動。其時即有過去現在一切諸佛,應念思維,複有諸菩薩等,住持自心而不動轉。複有諸金剛領諸眷屬,執金剛事,遊行十方。複有諸天仙魔眾,惶恐無主,怖走無處。

爾時,會中有十金剛藏菩薩,前白佛言:「世尊!今者此相,為善相耶?為惡相耶?」時佛默然不答,有金剛湣菩薩者,告金剛藏菩薩言:「此相不善,是以佛今入慈心三昧,且自淨心,待佛宣說。」時有德藏菩薩問金剛湣言:「雲何名為慈心三昧。」金剛湣言:「住此三昧,慈提眾生,故名慈心三昧,但各淨心。」須臾即見佛心遍一切眾生心。爾時如來從三昧起,告大眾言:「善男子等,末法眾生沉沒殆盡,汝等悉知悉見否。以諸眾生,不解我法、不了我心、不到我際,為魔所持,如何得救。誰有善法,能護眾生。誰有良方,消除眾毒。」

時有二十千萬億菩薩,皆是灌頂大法王子,威德自在,前白佛言:「世尊!我有菩薩慈。」佛言:「此非菩薩慈所能救。」複有百千萬億琲e沙數世界金剛密跡,一一密跡,領四天下力士,前白佛言:「世尊!我有金剛力。」佛言:「此非金剛力所能救。」複有一切世界大自在天,變身為佛,來白佛言:「世尊!我有自在變化。」佛言:「非汝幻惑所知。」於是會中有一菩薩,名曰實德,前白佛言:「世尊!此諸菩薩金剛天仙,皆悉不能救護,佛今如何令諸眾生得大解脫。」爾時佛告實德菩薩言:「除佛心中心,餘無能救者。何以故,能令諸魔生大慈故,能令諸法隨應現故,諸佛慈護常不離故,菩薩本願亦護持故,能令金剛施威力故,能令天眾常擁護故,樂義羅剎成助法眾故,諸大鬼神生歡喜故,令持誦者等佛力故,等佛心故,等佛智故,等佛威故。心所作為,無不辦故。所有障難,皆斷絕故。帝釋梵王,常扶持故。能令一切眾生,直成正覺,不退轉故。世間所有事業,自明瞭故。乃至世界一切有通無通,有智無智,賢與不肖,盡歸伏故。」

爾時大眾聞佛說已,皆欲聽受。見眾中,放大光明,過百千日。時實德菩薩問佛言:「此為何光,放自何處。」佛言:「為歡喜光,放自佛心中心。」實德菩薩言:「放自佛心中心!?」實德菩薩言:「世尊!此光不可量,不可稱,無可讚歎,亦無印可,何以故?為同諸佛無印可故,同諸如來無所得故,一切諸相悉皆空故,常住真心無動轉故,一切魔怨不得便故,能遮魔王不善道故,以是因緣名心中心!?」

爾時大眾白佛言:「世尊!我等從佛受教以來,未曾聞有如是最勝功德,具大威力之妙法。惟願如來慈悲宣說,令我等依法修持,速登覺地。」佛告大眾言:「善男子等,有十種行願,今當宣說。如說而行,必登覺地。何等為十:

(一)、佛佛俱信,法法無疑。清淨僧眾,尊視如師。

(二)、持戒不缺,攝心常定。諸法空相,平等無著。

(三)、慈心眾生,勵行戒殺,視眾生如己,不忍食其肉。

(四)、人有所求,等心施捨。溫和謙下,驕慢不生。

(五)、不違本願,常利自他。不自稱讚,不見他過。

(六)、貧富貴賤,性本不二。口常軟語,令生歡喜。心意質直,遠離諂媚。隨順人情,善轉俗諦。

(七)、佛說教誡,體會力行。護持佛法,如護己命。救護眾生,而不望報。眾生驕慢,亦不退心。

(八)、不輕正法,不使他輕。不謗三寶,不令他謗。有輕謗者,善言開解。令其信入,不墮邪網。

(九)、常護正念,不虧暗室。勝行堅固,不厭疲勞。發弘誓願,攝心不退。常住大乘,破除邪見。

(十)、所修本法,一一遍持。清淨密印,莫污染結。須為自利利他而修,不因名聞利養而用。

善男子等,如是行願。能一一受持者,是持法證。決定直至無上正等正覺,更不退轉。欲證菩薩及金剛身,滿足不難。」

爾時大眾聞已,白佛言:「世尊!一一行願,勉力修學。唯願如來,不吝大悲,宣說神妙章句。大眾渴仰,樂欲受持。」佛言:「善男子等,樂聽佛說。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時佛即以菩提心印攝護大眾,令心不動,而說一切佛心中心大陀羅尼曰:

「唵 跋囉 跋囉 參跋囉 參跋囉 印地栗耶 微輸達禰 哈哈 嚕嚕遮隸 迦嚕遮隸 莎婆訶」

 

第一菩提心印

先以左右二手二無名指,各屈鉤於中指後。二大拇指,各屈撚二小指甲上。二頭指,各屈鉤二無名指頭。二中指直豎頭相拄,二頭指頭亦相拄。合腕當胸,其印即成。

若人修持此印法者,證菩提心,具菩薩智。一切波羅密門,攝無不盡。所有諸佛菩提及諸密門,皆此印攝。受持此印經七千遍(即七日,每日千遍),次修以下諸印,方為有主。修此印時,應念即有十方諸佛雲集其頂,十方菩薩侍從諸佛,十方金剛為佛給事,十方諸天供侍諸佛。諸魔眷屬悉舍本土,隨從諸佛,來助法威。一切那夜迦為供佛故,亦來聚會。善男子等,此印為諸佛之首,諸法之母,諸印之王。十方諸佛從此而生,與佛等量,無有過者。修此印時,慎勿生瞋。若生瞋者,十方浩沸。慎之慎之!莫不淨用。

 

第二菩提心成就印

先以左右二手二中指,右押左相交於虎口中出頭。二無名指,各屈押二中指背上。二拇指,各撚二無名指頭相並。二頭指於二無名指背上頭相拄,二小指相並直豎,其印即成。

若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印持者,轉業消障,速證無上正等正覺。常修此印,得聞持不忘。于諸法要,自然通達。從久遠來,所未持者,應心所作,悉皆契合。世間諸病,無論輕重。但結印念咒一日,癩病亦除,何況餘疾,除不至誠。若修此印,縱無速效,亦莫輕舍。殷重深心,久習成就。慎勿妄用,損其靈驗。

 

第三正受菩提印

先以左右二手無名指,各於中指頭指二間出頭。次以二中指二頭指,四指齊頭相著。二大拇指各撚頭指上節紋,二小指相並直豎,合腕成印。

若有欲持佛菩薩金剛心法者,依修此印,應念即證不動智。所有十方聖與非聖,魔及非魔。並諸天仙四果聖人,諸大鬼神等,同時即將本心共同契合。所有事業,無論世出世,了性無二。何以故,同佛心故。得佛三昧故,諸佛密藏由此攝故。諸佛頂輪由此成故,一切金剛依此住故。十方聖眾來歸從故,諸惡眾生回向善故。一切障礙自消除故,天魔波旬自降伏故。一切諸法皆現前故,諸佛菩薩順逆法門自了知故,大小願求皆果遂故。修印之前,先念三皈。發持戒心,攝心淨持。慎勿惑亂,無論朝夕,結印誦滿千遍。十方如來,自助其力。一切外道,諸餘法術,欲令破者,舉心即破。慎勿輕用,若輕用者,一切滯礙,無有成者。若諸印法,久修不成。結持此印,日滿千遍,七日之間,無法不成。勤苦修學,經三七日,證本覺心。

 

第四如來母印

先以左右二手合掌,二小拇指右押左交屈入掌中。二頭指各鉤小指頭,二大拇指並押二頭指中節。二無名指直豎頭相並,二中指頭繞向二無名指後亦相並。四指齊頭,合腕成印。

若持此印者,心念十方諸佛七遍,然後結印。若遇大月十五日持滿萬遍,得大自在。諸佛寂定我亦寂定,諸佛三昧我亦三昧,諸佛說法我亦說法,諸佛度生我亦度生,諸佛無礙我亦無礙。乃至諸佛種種所作所為,我皆能作能為。何以故,因此法中,具八種母故及八自在故,我從八自在而生,更無別法。

此印能攝八方自在力。一一方各有八方,一一方複有八種隨心。何等為八:一、變化隨心。二、慈悲隨心。三、救苦隨心。四、說法隨心。五、順逆自在隨心。六、攝諸法要隨心。七、止惡修善,直至成佛無有退轉隨心。八、世間所有果報福德,欲施即施,欲舍即舍,欲修即修,欲成即成隨心。善男子等,如是八種隨心中,一一複有百千琲e沙隨心事,不可具說。若欲求者但於晨朝結印修法,一一隨心。乃至欲求佛位、菩薩位、金剛位,求生西方,或十方自在生者。唯當至心思念所求,日日如法修持,無不果遂。 善男子等,當知此印,唯佛與佛乃能究竟。非餘聖所知,唯菩薩願大者,相應最速。唯佛授與,非金剛能授。善男子等,若持此印。十方所有通靈,無不識知,無不攝受,無不頂禮,無不歸從,無不加護,十方如來無不印可。寧謂佛心動轉不定,不可說此印有不定相,何以故佛心無有動轉故,當知此印,諸佛執持,非菩薩手。若有菩薩,不從佛受,能得此印者,無有是處。若有金剛,不從佛受,能得此印者,亦無是處。十方世界,一切諸天,不見不聞,何以故,佛不授與故。

善男子等,我此印法,久事我者,我始付授。同我心者,我亦付授。具大慈悲,我亦付授。長養法性,我亦付授。能度眾生,直成正覺,我亦付授。依我經教,行持不忘,我亦付授。能為眾生,作決定者,我亦付授。能令眾生,堅持戒行,不為魔轉,我亦付授。善男子等,當知此印,不可思議,故不輕授。若既受得,必須珍重。勿妄宣傳,勿與非人,慎之慎之!

 

第五如來善集陀羅尼印

先以左右二手合掌,二中指右押左交於掌中。二大拇指左押右,各撚本中指如環。二無名指二小指同豎相並,二頭指撚二無名指上節紋成印。

若善男子善女子等,欲持此印,先於晨朝,至心稱念三世諸佛。心向十方說三皈法,然後結印。此印威力,與佛力等。若求無上菩提者,修持之力,最為殊勝。噁心眾生,勿妄宣傳。縱傳無效,從生疑謗。善男子等,當知此印,如來身心。何以故?能攝諸法自通達故,攝諸藏門常在心故,能攝聖眾作輔弼故,能攝一切菩薩金剛救眾生故,能令一切大神護世間故。是以此印任傳于何等眾生手,其眾生,即我菩提所生,得菩提記。故知此印,力同諸佛。若持此印,縱墮地獄,能令地獄罪苦眾生,應念生天。我現病身,入諸地獄,救護眾生,常用此印,更無餘法。能與等者,若使我說。劫劫相續,亦不可盡。

 

第六如來語印

先以左右二手合掌,以二無名指二小指同右押左交叉於掌中。以二大拇指左押右撚二無名指二小指甲上,二中指二頭指並豎直伸,拆開二分成印。

若善男子善女人,或聞此印,或見此印,其人累劫重障,自然消減。若持此印,或行或住,或坐或臥,先念三皈,然後結印。此印效力,無可比喻。即過去現在一切諸佛,亦無知此印力者。持之得通,不知根際。我今雖說付授,亦不知根際。當知久遠諸佛,遞相付授,遞相承受,遞相印可,遞相授記。少善相或無善根眾生,勿令見此印法,慎之慎之!

爾時,世尊!說諸印法已,一切菩薩金剛,及諸大眾,咸欲修持。乃問佛言:「世尊!此諸印法,我等應從誰受,從誰灌頂,誰為加護。曾有何人修持此法,我等今者欲請作師。」佛言:「汝等且待須臾。」時佛密持如來語印,遍召十方一切持心中心者速來,此間大眾欲見。作是語已,爾時多羅菩薩,持菩提心印,眷屬圍繞,從東方來,現身為佛,一切大眾,現菩薩身,俱詣佛前。堅意菩薩,持菩提心成就印,從南方來,化身為佛,一一眷屬,皆為菩薩身。心王獅子吼王佛,持正授菩提印,從西方來,所見眾生,無論善惡,以印指之,悉成正覺。最勝如來下一童子,年十四歲,持如來母印,從北方來,所經諸國,有大夜叉、大黑鬼、吐火神,如是等類,以母印指之,皆發慈心,護送童子,同到佛所,同得佛心,受菩提記。師子音佛,持善集陀羅尼印,從下方來,百萬億陀羅尼神,以為眷屬。香積如來下一童子,與普光如來下一童子,同持如來語印,從上方來。

爾時佛告大眾言:「六方所來,皆有師承。蒙佛神力,俱得大通。更有一人,足為近征。」佛即呼言:「光明童子善來。」彼時童子住在雪山,聞佛呼聲,乘空而至。時大眾謂童子曰:「如來喚汝來,為我等作師。今眷屬何在?」童子答言:「我之眷屬,汝等即是。」大眾言:「我等與汝,曾不相識,雲何是汝眷屬?」童子即密持如來語印,指向大眾。爾時除佛化身外,諸余菩薩,盡皆禮此童子而不自知。禮訖白言:「仁者,我等今者請仁者為師。」童子言:「如來語印,實無虛妄。汝等大眾,一心奉持,如我無異。」 爾時大眾白佛言:「世尊!光明童子修如來語印幾久有如是力,能攝我等。」佛言:「汝等菩提未圓,所以被攝。汝等諦聽,今說童子修持因緣。我昔初住雪山修行,有諸蟲獸,互相吞噬。我時定中憶念空王如來所說此咒,始宣一遍,諸蟲獸等,皆得佛心,不復互噬。持念稍久,俱得菩薩戒。而食草卉,時光明童子詣山供我。適我持次,聽得此咒,複盜本印而去。修學七日,得如是力。後複遇我,即以印力攝我。為我所持故,了不相涉。汝等當知,盜法尚有如是大力,何況正授。」

大眾聞已,白佛言:「世尊!惟願賜授法要,令我等同此童子,威神自在。」佛言:「汝等卻後七日,當得此通。一切事業,俱不廢置。唯有噁心,及嫉妒心,修法無效。若無惡妒,速證不難。」大眾白佛言:「世尊!唯願印可,唯願印可。速證覺地,與佛心等。」

爾時如來為印可大眾故,以正授菩提印,指十方三遍,即有黑風吹諸菩薩,悉皆顛撲,旋複赤雲遍現。雨細檀香,熏大眾心。次雨香水,浴大眾身。熏浴已畢,應時得語通自在。得自在已,遍修諸印,皆同佛心。時諸大眾,得此印力,歡喜踴躍,同聲贊佛。偈言:

「善哉天人師,具足一切智。所有眾生類,悉蒙大解脫。

 眾生具佛智,及佛功德力。乃至妙法身,凡愚亦無減。

 真言加持力,一切皆顯現。是以凡夫音,與佛語無異。」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複以神通遍告十方而贊佛言:

「善哉大日尊,慈光遍法界。微妙淨法身,顯現稀有事。

 眾生業垢重,久修亦難成。蒙佛加持力,剎那同佛心。

 生死巨海中,佛為大導師。迷失覺路者,速依佛道行。」

爾時如來偈告大眾言:

「一切諸道中,無逾於佛道。一切上妙法,無過心中心。

 以心示眾生,眾心即佛心。如是大威力,非眾生所知。

 琲e沙數劫,我始一付授。若能依法修,即同我本心。

 若有至誠者,夢授成就因。今說夢中因,汝等當諦聽。

 或見佛光明,或承佛灌頂。或升大樓閣,或臨大江河。

 或乘車馬駛,或載舟航行。或登大高山,或入佛塔寺。

 或與大法會,自為說法主。或為工畫師,或展誦經卷。

 或入水不沒,或近毒無傷。或遇險得脫,或臨難無畏。

 或見佛相好,或觀清淨僧。或觀日月星,或見龍馬象。

 或地中發火,或毒蛇馴服。或自見面像,或現莊嚴身。

 或楔美飲食,或吐污穢物。或見美女人,而無不淨心。

 或行廣大路,或入高大城。或一絲不掛,或自在入浴。

 或大小便溺,或自心懺悔。或父母死亡,或自身物故。

 或明醫良藥,或久病初愈。或孕婦產生,或提攜嬰兒。

 或鮮花美果,或清水泳魚。或蓮花未敷,或自坐花上。

 如是種種相,或於定中現。乃至修法時,耳聞說法音。

 或一言半句,或長篇大論。一一感應兆,應當勝精進。

 無論夢或定,有一示現時。皆為成就相,進修而無疑。

 莫於無信人,輕泄秘密機。勿近惡知識,勿得少為足。

 不取亦不舍,不欣亦不厭。任運依法行,即身成正覺。」

爾時大眾聞佛說已,歡喜踴躍,禮佛而住。爾時阿難在大眾中,戚然憂慮。一切菩薩、諸大金剛、龍王神仙、釋梵四天等,悉皆迷悶,頓失光明。唯有諸佛能知其因,各各安坐,放光慰問。毘盧遮那如來,更放無量大威德光,其光普照,凡被照者,皆得安穩。複於光中出妙音聲,告諸佛言:「諸大聖者,此威光難知,此威光難測。唯有大聖等正覺者,能知此光,能測此光。」

于時阿難心有所省,即起禮佛,問毘盧遮那如來言:「世尊!此光果唯諸佛能知,非餘所知耶?」佛言:「善男子,唯佛能知,非菩薩正覺未等者所能知也。」阿難複以偈問曰:

「世界有菩薩,示現為佛身。世界有菩薩,能化無邊身。

 世界有菩薩,能知佛所知。世界有菩薩,能解眾生縛。

 世界有菩薩,遍入諸佛剎。世界有菩薩,示現善方便。

 世界有菩薩,忍受眾生苦。世界有菩薩,廣攝諸群生。

 如是菩薩等,皆是灌頂王。示同諸佛身,應念現諸境。

 神通波羅密,其實不思議。能於急難中,無畏大自在。

 我現諸菩薩,與佛等無異。若具受持者,同佛不思議。

 護持佛法藏,作眾生明炬。即此法雲頂,皆是滿足位。

 雲何大菩薩,不知此因緣。菩薩尚不知,凡愚何能解。」

爾時毘盧遮那佛,仍於光中,出妙音聲,告阿難言:「善哉!佛子!以此等菩薩雖有慈,慈不遍故,所以不知。雖有悲,悲亦不遍,所以不知。乃至雖有忍通力等,示現無礙,以不遍故,所以不知。若一一遍者,佛果圓滿,方知此事。佛果未圓,雲何能知如來量處。阿難!汝言菩薩尚不知,凡愚何能解。釋迦牟尼佛,次當宣說,解汝所問。」爾時阿難,即問釋迦牟尼佛言:「世尊!此事雲何?唯願慈悲開示,令我如說修行,轉示一切眾生。」

佛言:「阿難!我今示現神力,汝可遞相告知,慎勿驚怖。」阿難受敕,轉告大眾,不覺同時身騰虛空,大眾仰觀,謂是阿難得無礙通,其時告語,聲震十方,盡皆聞知。阿難白佛言:「世尊!遍告已訖,唯願開示。」佛即入慈心定,憶念心中心咒。念已,以右手中指指向南方,以足大指按地。其時所有世界地獄,湧升虛空。複于一切地獄上方雨寶蓮花,破諸地獄。時諸地獄,無有一人,受其苦者。離諸垢穢,得法眼淨。複有諸大夜叉、及羅剎王、釋梵護世、一切餓鬼阿修羅王等,皆得大通。所謂通者,廣大慈悲,普覆眾生,心無障礙,與佛無異。複有大通,於虛空中,雨微細雨。凡所願求,皆得滿足。嬰重病者,皆得除愈。餓者飽滿,熱者清涼。複有大通,遍十方所有眾生。處母胎者,為小兒者,即能憶識過去心地,知所生處,往世經過,皆能記憶。複有大通,其通光明,遍十方界。一一界中,諸佛聖人,悉皆明現,無有障礙。三界眾生,盡離諸苦,同佛壽生。複有大通,其通光明,現五種色,一一色中,各有五百萬億那由他琲e沙化佛,及大菩薩眾,同說佛心中心。所有法要,皆能瞭解。複有大通,其通光明,遍十方剎。其時大地震動三十六返,日月星宿,應時殞落。魔及魔民,皆舍魔業,退失威神,俱得佛通。憶識本所受業,生大懺悔,發出家心,無不定者。

佛告大眾言:「善男子等,此通光遍十方界。有大威德,三明六通,具八解脫。如法修者,直至成佛,不受異生。何以故?以毘盧遮那為一切佛母常住持故。有所希求,皆滿願故。為一切學者灌頂證明故,為知佛心者。遣諸金剛藏王密跡菩薩,蔭覆其人,令除障難故。複令諸天常圍繞故,一切鬼神非人等,順從護衛故。乃至以種種善巧方便,令如法修證佛心者,皆得成就。」

阿難複白佛言:「世尊!本妙覺心。一切菩薩金剛久修佛行,堅固不退,方得成就。今凡愚下劣,欲樂修者,雲何不經長劫,立證佛心。唯願慈悲,為我解說。令諸眾生,無有疑惑。不久勤修,速證覺地。」

佛言:「善哉!善哉!汝欲知者,我今當說。阿難!諸佛境界,非眾生所知。眾生根行,唯佛能了。有諸眾生,依自心力,累劫苦行,方成菩提者。有諸眾生,依仗佛力、或咒力,即身熏修,頓超覺位者。此中微妙,唯佛與佛,乃能究竟。阿難!此心中心咒,但以慈悲心,日持千遍,持滿千日,佛心自成。」阿難複白佛言:「世尊!修此法時,應結如何檀界,應擇如何處所,乃至藥品護摩、香花、供養,種種莊嚴,各各應當如何?唯願一一聞示。」

佛言:「阿難!佛心非相,亦非離相,一相無相為檀場,真實不虛為處所。本來無染為藥品,究竟清淨為香花,不離覺心為供養,無智無得為莊嚴。以空慧火,燒盡煩惱為護摩。若著相修,能至究竟者,則一切外道,皆為正法。何以故?憶念往昔住尼怯羅山時,有諸咒仙,修種種法。彼等不識我故,以為惡人,作諸法術欲降伏我,經七日間,殊無靈驗,唯自憔悴,我時憐憫,語諸仙言:『當知盡汝等全力,縱經一劫,不能害我。』諸仙言:『汝得他心智耶?』我言:『已得。』複問我言:『聖者雲何得智?不為我等所害。』我言:『仙眾!汝妄我真,汝邪我正,汝虛我實,汝諂我直,汝著有無,我無邊見。汝是枝葉,我為根本,豈有枝葉損根本,螢火損日光,微土能竭巨海,蟻子克撼大山耶!』 諸仙聞言,心生瞋恨,以諸星術怖我,我時攝心正定,念咒七遍,以氣噓天,日光頓失。我複吹地,大地震搖。心複召請諸佛,應時俱集。眼複周顧十方,諸仙惶恐!同時降服,求哀懺悔!俱言:『唯願救護,施我等以無畏。』我即慈心觀攝,皆得安穩。阿難!若諸仙之著相法為究竟者,不應為我無著心法所破。唯一是實,餘二非真。一法尚不可得,何況外道法耶!若人修出世法,不依無著妙心,而能究竟成就者,無有是處。」

阿難複白佛言:「世尊!此為覺心大士境界。其未登覺地者,應如何持?光本無相,而見有明暗。聲本不二,而聞有悲歡。氣本無性,而嗅有香臭。藥性本空,而味有甘苦。乃至或善或惡,或有或無。或長或短,或是或非。分別無量,幻化非一。雲何令具分別心之凡夫,遽修無分別行耶」 佛言:「善哉!善哉!一切凡夫,能以戒行修此心法者,即同我心,亦同我力。如戒行清淨,而修法無成者,我言虛妄,魔而非佛。阿難!若有眾生,以深信心,修持此法。當知其人,必定成佛。若不成者,我即退位,入阿毘獄。」爾時,如來為阿難及未來一切眾生,除疑惑故,複以偈言:

「一切佛境界,非眾生所解。唯有佛與佛,乃能究竟知。

 過去現在佛,同住真常心。眾生了此心,即成無上覺。

 若持心中心,速證無生忍。乃至大覺位,即身亦證得。

 十方無量佛,皆從佛心生。一一佛心中,攝入心中心。

 所有世出世,善巧諸方便。言說及論者,秘密陀羅尼。

 諸佛轉法輪,降魔除眾苦。無緣大慈力,同體悲心智。

 善舍無量心,五眼及六通。十八不共法,一切波羅密。

 三十二聖相,八十隨形好。種種佛功德,皆由此法生。

 所有諸眾生,若持心中心。亦如過去佛,具足一切智。

 凡夫發勝心,頓超菩薩位。彈指成正覺,皆是佛心力。」

佛說偈已,複以神通力,於虛空中,成一寶蓋。其寶蓋中,有百億琲e沙那由他不可說不可說化身佛,複有不可說不可說報身佛,複有不可說不可說法身佛。一一佛,皆有無量無邊十地菩薩眷屬圍繞。是諸菩薩等,皆為人中導師。複有無量聲聞緣覺、梵釋四天、阿修羅、羅剎夜叉眾等,乃至一切大威德者、大神通者、大護念者、大慈悲者、大自在者,悉共圍繞。複有無數地神,各持千葉蓮花,承此寶蓋,前後圍繞。現光明身,其光皆紫磨黃金色。一切眾生,見此光者,超脫三界,入正定聚。時阿難聞佛偈言,及觀神變已,以偈贊佛:

「善哉本師釋迦文,一音圓演大千界。

 密言加持利眾生,永度生死超輪回。

 善哉如來大日光,遍照無邊眾生海。

 無明障破法眼淨,覺路坦坦自在行。

 善哉如來大力士,施眾生以大無畏。

 貪瞋癡毒皆消減,慈慧莊嚴具舍心。

 善哉如來獅子吼,出語大千皆震動。

 破裂眾生邪見網,扶植如來正覺林。

 善哉如來慈悲雲,遍覆一切諸有情。

 甘露法雨蒙澤潤,柔和善順寂靜心。

 善哉如來大寶王,無上法寶施眾生。

 開發無量功德藏,自利利他永無盡。

 善哉如來大樹王,普蔭熱惱諸有情。

 心得清涼大自在,永離諸苦究竟樂。

 善哉如來大法鏡,照破眾生諸心影。

 本來面目全體現,無人無我畢竟空。

 善哉如來大雷音,眾生聞已覺芽生。

 定慧日光大悲水,菩薩花開佛果成。

 如來功德無數量,永劫讚歎亦靡盡。

 聊說大海一浮漚,願佛慈悲哀攝受。」

爾時,阿難偈贊佛已。複白佛言:「世尊!如是因緣,如是神力,如是自在,如是決定,昔未曾聞。佛以何緣,今乃說爾。如來一切智者,知眾生沉淪苦海。昔何不說如此妙法,普令眾生早已得度。」

佛言:「阿難!此心中心法,常住法界。我未出世,此心出世。我未受生,此心受生。我未得定,此心先定。我未發慧,此心先慧。如此定慧,是佛住處,是佛行處,佛思維處,佛決定處。一切菩薩金剛,乃至下愚凡夫,不依心法行,而能成正覺者,無有是處。惟眾生心病,因時輕重。如來法門,應病與藥。末法眾生,障深垢重。非此妙法,無由得除。故昔不說,今始付授也。」

阿難複白佛言:「世尊!如來心地,十地菩薩,猶不能知,何況下愚凡夫。未來眾生,欲修此法,而心不了,願垂慈悲,為說相貌。」佛言:「阿難!有十二種心,是心中心相貌。何等為十二:

(一)、不厭自苦,不嫉他樂。不矜自樂,救護他苦。

(二)、一切眾生,皆過去父母。救護眾生,如子救親想。

(三)、不惱眾生,常行利他。種種方便,善為引導。

(四)、佛四念處,作出離想。如念修學,常不放逸。

(五)、諸佛法要,淨願因行。發決定心,勤學不退。

(六)、以佈施度吝嗇,以持戒度貪染。以忍辱度忿怒,以精進度懈怠。以禪定度散亂,以智慧度愚癡。

(七)、七菩提分,常須勤修。修而不著,不假對治。

(八)、依八正道,作勝行處。依聖言量,為軌范師。

(九)、佛及僧寶,接足承事。所禮佛像,不輕慢禮。

(十)、須具十信,(1)信佛常住,未曾涅盤。(2)信佛大悲,常拔眾苦。(3)信佛大慈,常與眾樂。(4)信佛平等,無愛憎心。(5)信佛不厭,常行方便。(6)信佛神通,不時示現。(7)信佛言教,真實不虛。(8)信佛法力,不可思議。(9)信佛密法,有決定力。(10)信佛末世,不舍眾生。

(十一)、深觀諸佛,如在目前。諸魔遠離,永無障礙。

(十二)、諸法空相,亦非斷常。非中道義,不住不離。阿難!修法眾生,若能如是心行者,決定成佛,更無疑也。」

阿難白佛言:「世尊!如此相貌,乃佛境界。雲何眾生,能行此心?」佛言:「阿難!一一相貌,盡力所能,不能全行。但自修法,必定成就。非眾生心所測,若眾生心能測者,不名為佛心也。」

爾時如來說此法已,一切菩薩、金剛、天人身光,皆悉不現,唯有佛光,遍照閻浮提。其時諸天人眾,於虛空中,自然旋轉。魔宮傾覆,所有諸魔,消減無餘,大地六返震動。時有十方世界諸菩薩眾,持諸華幢,來供釋迦牟尼佛。諸華幢中,出妙音聲,同說心中心法。諸菩薩等以心中心力,示現種種神變,偈贊佛光言:

「善哉此光明,是佛心中心。不遍大千界,僅照閻浮提。

 南洲末法時,眾生心垢重。唯佛心中心,能滌心污垢。

 非一切菩薩,金剛與天人。法力所能及,身光故不現。

 善哉此光明,乃佛心中心。煩惱諸毒空,故魔王殄減。

 善哉此光明,乃佛心中心。清淨心顯現,故菩薩眾聚。

 乃至鬼神類,羅剎藥叉等。一切剛強眾,皆令調柔順。

 如來心中心,功德等虛空。諸佛同時說,窮劫亦不盡。

 百千萬億海,不及大海王。無量眾小山,弗與須彌等。

 所有諸星光,無比日月明。一切薩婆若,何及心中心。

 我等菩薩行,經修無量劫。所有諸菩薩,未悟心中心。

 如來心中心,唯佛乃能知。今雖贊其德,不及一毫毛。

 我等願修學,速圓佛果海。並願諸行者,悉皆成正覺。」

爾時大眾,聞佛所說,及讚歎已!一一合掌,持佛心中心。佛即舒金色臂,摩大眾頂,普為授記。時諸大眾,蒙授記已,歡喜奉行,禮佛而去。

佛心經亦通大隨求陀羅尼終

破除眾生邪見網 扶植如來正覺林

  沙門定持 七十有三


[ 《佛心經 ] [ 經典選讀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