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印度朝聖私人心得報告(之3)   
                                             
   優婆夷戒子  阿蝶居士


尊敬的張老師道鑒:

阿彌陀佛,老師好!老師出國的這段時間,弟子阿蝶的修行極不精進,每天幾乎都是在吃吃喝喝,與上網查查資料中度過,既沒有認真打坐,而小組作業及朝聖報告也都停工或寫得支離破碎,實在傷腦筋!

雖然每天都有認真看著老師的相片,試圖找尋寫作靈感,但是寫來索然無味,彷佛在記流水帳一樣,且為了怕又被退件,索性連要寄出的念頭與動作都省了,感覺上好像是要等老師回國,才有動力再乖乖地寫耶。(講起來其實是要老師鞭叱,懶牛才會有所行動吧!)既然昨天老師果真問起續集完稿了沒,這下只得又孜孜矻矻來敲敲鍵盤啦。

尤其前晚跟滿師姐小聊時,自己更明顯地意識到問題所在:這次稿子為何又寫得不佳?因為我仍試圖「隱藏」!隱藏什麼?缺點與習氣!有一些包藏在內心最深處的垃圾,我仍「捨不得」或「不甘願」挖出來!直到周日下午聽《金剛經》講課時,老師有提到要「引蛇(我執)出洞」才好修理,阿蝶這下才恍然大悟:自己老是偽裝成沒有蛇可引的樣子,其實這種蛇才最可怕!

我真的太習慣要求自己表現出「好寶寶」的模樣,可是內心的五毒必然還很熾盛,如此越壓抑、越包裝的結果,非但無益于修行,反而更易增長憍慢與愚癡。這也難怪去印度朝聖時,屢屢發生快要原形畢露的尷尬情境。現在自己知道考試沒及格也好,因為至少這是最真實的,也是我該再多反省與用功的地方。謝謝老師!以下繼續把朝聖心得重點寫妥,敬呈老師過目囉。

    ※          ※          ※

在尚凱西亞(世尊忉利天下來處)「出運」,是一種很有趣的體驗。以此時此地為分水嶺,形成兩邊極奇異的對照。前面旅程:吃不下、睡不好、心神不寧、氣虛體弱;後面旅程:吃得下、睡得穩、丹田有力、氣定神閑。日後行程,旁人看我換上一副開懷展顏、蹦蹦跳跳、與藥品說掰掰的模樣,都感到不可思議,我也笑稱自己是先苦後樂。同時對照起來,有些人是在後半旅程,才開始一副業力現身的狀態,那時我也才模模糊糊地看出,每人障礙的多寡、屬性與發作期限,確實不太一致。

當然,生理期結束,也是使我能倒吃甘蔗的重要關鍵,因此這裡順便描述此事一二。此行所碰上的最大困擾,相信亦是大多數女生都心有戚戚焉的──倘適逢生理期,白天在野地如廁,起身時地上必定「一灘血」,真是尷尬到不行咧!偏偏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哪來正規的洗手間可上?每逢此時,我就看著自己不斷起煩惱、不斷抗拒,身與心兩相交戰──內急時,身體說要上要上,心裡說不上不上,唉,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窘到不行,真是個鍛煉心志的最佳時機,到最後乾脆當一隻「鴕鳥」,假裝沒看到,總算也是勉強撐過來了。

然則,度過生理期之後,不用這樣掙扎,心上的大石頭整個放下,說有多舒暢就有多舒暢了,但也可看出,那段期間,我的六根對六塵境,有多麼放不下、不自在呀。除此之外,心靈上還必須藉由在尚凱西亞做了總回向,才能減輕各類無形負荷,亦是我很遜的部份。畢竟,若要大家都心清淨自己才能清淨,嚴格講來,仍是不淨呀。何況,我太容易就看見別人的缺點,表示包容心與智慧都不夠,雖不至於去說長道短,可是這樣已經斲損菩提心了,要好好懺悔才行。

講得坦白一點,我當初為了能跟隨老師到印度朝聖,其實也算付出不小的代價,但因為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去朝聖的,所以菩薩保佑,我行前並沒有任何障礙。可是在旅程中,老是要擔負同行者的業力,老是要用心力去攝住某些浮躁的人,老是要看見有人心行不淨,就不免讓我心神交瘁並且起了嘀咕,小小埋怨這些人為何這麼心散逸與不懂事。現在想想,當時有那樣不健康的心態,已潛藏慢心與恚心在其中作祟,還真活該要多受一點業報啦。也難怪老師要訓斥我:「妳以為行菩薩道那麼容易啊!」

是呀,自己也沒多好,卻老是看人家的過患,這麼沒智能又沒定力,當然老考不及格啦,慚愧!明明古聖先賢就說,行住坐臥處處都好修行,可惜我當時皆沒好好自省,只好藉這邊髮露懺悔一番囉。我到底有哪些事情做得很糟?無論是常挑剔菜色之無變化且不合口味,或者衣服之洗滌得不夠勤快、不夠清潔,還是住宿上曾經因冷氣強弱、洗澡先後而起過煩惱,以及搭車時在座位的移換上存有一點私心,……林林總總食衣住行各方面,自私自利之處已族繁不及備載啦,總歸最關鍵的是,這顆「心」是如此無明啊!希望以後不要再犯同樣的錯了。

嗯,沉重的事情描述完畢,又可以來記錄旅途中的好玩事兒了。同一天中午,到尚凱西亞的緬甸寺用餐,看見掛單者及青年學僧為數不少,場地也比想像中寬敞,住持則是孔老師年輕出家時的師兄。午後老師代表大家,依序供養了現場僧眾,然後大和尚便領眾吟唱賜福的偈誦,音韻飽滿渾融,莊嚴中帶有溫暖的氣息,抑揚頓挫頗具有穿透力,讓人聽得都癡醉不已。老師事後說在腦中有「同步翻譯」,可以得知這些字句的內意,約略是祝福供養者福慧兼修、身體健康、智慧增長、一切如意。我也知道,在吟誦的過程,磁場十分清淨祥和,眾生更是聽得法喜充滿呢。

參觀了「世尊從忉利天下來圖」與「佛足金輪」完畢,拉車轉往阿格拉agra,阿格拉在德里南方約 200公里,是印度北方的重要城市。路程迢遙,故直到夜間八點半才來到ITC MUGHAL這間五星級飯店。用素齋的地方近似包廂,菜色豐富又熱騰騰,烤餅則香Q有嚼勁,加上超級好吃的霜淇淋,所以我極難得地胃口大開,吞了不少好料。雖然這一夜睡的是地下一樓較偏遠的房間,走道空氣稍悶,但房間設備極佳,甚至每人還有四小瓶礦泉水,足夠我煮各式熱飲來對治感冒,故吃飽喝足後沉沉睡去,一覺到天亮。

10月24日,早上在阿格拉搭乘The Shatabdi Express高級列車,票價不便宜,還要事先訂位。車站間人群雜遝,氣味多種,芸芸眾生相堪憐,乞丐「盧功」很強,致使老師把手中維他命給了對方。車廂的裝潢老舊,無法跟臺灣高鐵相提並論,故讓一些人失望極了。火車上有點心及餐點,點心是蕃茄濃湯加迷你棍狀麵包,午餐為兩種極辣的醬汁菜,配飯、餅、醃菜與奇怪的生菜,吃不太習慣。馬桶則頗有趣,可從桶底看盡車底鐵軌動態風光。

下午兩點半至終站玻霸Bhopal,並改搭兩部較小的遊覽車去NOOR US SABAH旅館,此地以前是國王蓋給女兒住的一棟古堡。傍晚五點在庭院召開本次朝聖之「心得分享&檢討會」,老師先開示將近45分鐘,然後再由自願者或被指定者發表感言,依序為當家阿嬤、敏師姐、蓉師姐、錦師姐、娟師姐、老師父、翠師姐、桂師姐、吳師兄、鄭師兄、大吳師兄、小吳師兄、滿師姐、瑩師姐、燕師姐、宜師姐、蕾師姐、嬌師姐、成師父、秘師父、果師父,共21人開口,老師亦隨機教育各人。眾人的報告內容,擬由各自寫遊記時去陳述,這裡僅摘錄老師所宣講的來饋饗讀者,因為是最重要也最全面的。

 

本次出國前心不寧,每個人程度不一,有人障礙多多,有人是差點來不成,有人是後來才報名要加入,我都隨緣滿你的願,所以開放給予加入。又只用一車,要裝行李,要兩人坐在一起,本來就比較擠。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你修得好不好。朝聖的意義是,修到一個水準,來給佛陀摸摸頭,讓道業更精進。有人看網路文章被吸引而報名。三分之一沒來過。新來的心地參差不齊,好好去改進。所以我出發前,沒像前幾次那麼自在。

準備工作還算周全,古印度十六國的、聖地的種種資料都有找,只是因為經費有限,沒做幾本。這次的團費比以往高很多,因為汽油貴,航空公司又不給多一點的團體票,加上還要出公費,各位負擔就比較重。且以往在開銷上,還要支付我的旅費,這次是有幾位同學發心贊助我跟幾位師父的,所以沒有動到公費。

來此相處久了,容易被考試、現出原形。知道彼此習氣毛病。考試包括三方面:菩薩考試、外道考試、邪道考試,很複雜、容易出問題的。前面幾天都在亂,中間五六天後氣氛才慢慢穩定下來。我一開始幾天心裡都很沉重,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很自在。我當然也不是說沉重得不得了,只是知道有事、有事。

像那次明明說好要八點去繞塔,就有人起了個念頭,說要先去繞,那都是鬼神在作亂,影響團體,不告假就走,被耍了。要注意,不是每個念頭都是自己的。找出每個人的習氣。我不會把你打問號、打叉叉,反正都是個人的修行。可是考完回去,各位的心地要更進步,不要常有主觀意念,要這樣、要那樣。都沒有自己的主觀意念最好,自性而發才能成事。

修行就是在去掉這些執著。應緣後不用習氣相應。修行的第一念感知境。不對的不去做,對的也不去做,只要做都是造業。容易執著有為相的更要小心。這次你們大毛病沒有,小毛病很多,這裡不講了,講了又會有人耿耿於懷三個月甚至三年。

上次某某來,因為是識途老馬,找幾個新人私下跑去買東西,想做什麼就去做,也不告假,也不考慮團體,這就是「去給魔神仔牽去」,鬼神滲透進來!別人看你購物,心裡也會定不住,整個軍心就亂,同時還拖累到行程。你沒帶團,不知道嚴重性。尤其我們是朝聖團,不是觀光團,每到一個聖地就一板一眼作法會,別人看了就不順眼、就要作怪。等於說你不是要當流氓,而是要學好,要得到諸佛菩薩的教化,當然就障礙重重。

前三次來朝聖的,一切都規規矩矩,小心謹慎,連走夜路車上窗簾都拉起來,不讓外面看見裡頭坐的是外國人,孔老師還笑我們說太緊張了。到現在零八年,這裡可能也比較開放了,就沒要求你們這麼做。這幾年我們走的路越多越廣,碰到的因緣當然就越多,好在都能大化小、小化無,都能安然度過。只要是虔誠朝聖的,都有諸佛菩薩聖人的保護,最明顯的是這次某某所發生的事情。你們不知道,那時候情況多緊張!

起初我在隊伍中走,奇怪,怎麼不覺中越走越慢?後面的也一直跟不上來,我也就慢慢走,後來就坐下等著,不久好像是伊麗莎從那邊上來叫人,才知道底下十公尺轉角處出事了、某某走不動了,不知道有沒有暈過去,就讓人拿水下去潑她,那時有個在村莊包工程的倆兄弟,就用水潑她。我去看到她的時候,軟弱無力,只得用大腿膝蓋讓她坐著,然後她眼睛便閉起,那時她好像看到有道強光、看到有一個法輪在發白光,她太認真地看,就這樣看進去了,就要跟著光走了。我急打她一巴掌,再打兩次,她才似醒未醒說:「我先走了,我欠你們太多了,……。」我就叫她張開眼,不要執著幻境,磁能環壓其胸前,口誦心中心咒讚頌版,還好完全醒過來,真的差點就走了。後來我開玩笑說:「一路好走」,她也可以說:「不必相送!」(此事是後加的笑話)

你們也要知道,修行不要執著幻相,眼角餘光瞄到無所謂,知道就知道,太專注就會趨向它,想要看得很清楚,這就犯了修行上的大忌!等一下也讓她自己跟大家報告到底發生什麼事,現身說法,以免以後大家不知情,把事情越傳越離譜。

(阿蝶補注:事後回國,老師也陸續在上《金剛經》與《解深密經》時,又透露了一些當初的秘辛,例如迦葉尊者教了她什麼手印,例如到底跟隨的眾生為數有多少等,相信大家聽了一定更明白,何以老師要一直說出國前與出國時有多麼沉重了吧……。)

 

10月25日,早餐後發車至桑奇Sa#chi參觀大塔。此地門票250盧比,乃世界重要遺跡之一,此處有多座塔與寺院遺跡,據傳舍利弗尊者與目犍蓮尊者的舍利塔亦在其處。入口須通過金屬探測門與檢查包包,所以我只帶相機進入。據說阿育王當初曾被父親派令來此為官,並在此地結識一女子,且生下一子一女。一進到當地,忽覺氣勢非常開闊,最奇怪的則是,當靠近一號佛塔時,瞬間肅然,內在的我不斷感應此念:「咦?世尊怎麼也在這裡!」頓時感動得很想掉淚,跟往昔朝謁菩提迦耶大覺寺及西安法門寺的感受,甚為相近,而且上方周匝環繞的都是聖者,莫非……?

還來不及整理內心的思緒,就被孔老師的講解給打斷,趕緊跟著聆聽與拍照,且未能細細拍照,就要從一樓走到二樓,沒多久又從二樓回到一樓,準備要作此行的最後一次法會,腳步都未能停下,好匆忙呀。但是心裡卻收到同一股訊息:知道今後修行要更精進,也不用擔心一路上會孤單。誠然,個中深意不太明白,故要當成是自己打妄想也行啦。在法會中,我也觀照、比較了一下,發現大家這一路上法會之表現真的有在進步耶:從行程開始時期的念不順口、容易分心,到中間時期的心比較定得住、恭敬心有升起,一直到倒數時期的很快能全心全意唱誦、不忍結束,難怪連龍天護法都受到感動呢。

10月26日,阿格拉一日遊,上午主要行程為參觀泰姬瑪哈陵Taj Mahal,與阿格拉城堡Agra Fort(俗稱紅堡),大約有六人沒同行。泰陵門票750盧比,貴森森,且非佛教聖地,我本來不想去的,但老師說看在它被譽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的份上,且我們這些人又未曾造訪過,還是要去比較好,我只好乖乖跟著走。泰姬瑪哈陵乃沙伽罕國王Shāh Jahān為愛妻所建,這段感人的愛情故事,與建築本身白色大理石色調之變幻莫測,都讓遊客驚豔不已,可是背後比較血腥與晦暗的番外篇,才真教人唏噓吧,畢竟工匠被剁手的怨念、民脂民膏的離譜耗損、帝王本身的荒誕縱欲、父子兄弟的殘殺惡鬥,都是一幕又一幕的斑斑血淚劇碼,足以讓人看見貪欲的可怕,並思惟因果的可懼呀。

如果不要用這麼沉重的心情來面對,其實整座園林及陵寢,的確有其美觀或獨到之處。可惜我是那種體質超敏感的傢伙,一進入墓室參觀,便感覺陰氣森森,外加遊客穢氣熏雜,真使人胸口發緊、呼吸困難、頭暈目眩。這種必須跟大批人群前胸貼後背的觀覽方式,已讓我不敢恭維了,再念及這裡曾是每天有兩萬人不分晝夜的工作,共建了 22 年才完成,這些民怨,還更叫人頭皮發麻咧。一路我都緊跟在老師後面,老師倒是優哉遊哉,不時回頭跟我們講解圍欄內棺柩設置上的一些細節。幸好不到五分鐘就又走出了那個小房間,大大松了一口氣,心裡碎碎念:「下次最好別再來這兒啦!」

不久,轉而參觀亦頗具盛名的阿格拉城堡,又名紅堡,門票300盧比,此城堡乃紅色砂岩建築而成的,與泰姬瑪哈陵隔著亞穆納河Yamuna River遙遙相對,是座雄偉壯觀的皇宮,據說從阿克拜Akbar大帝開始建造,總共蓋了九十五年,直至其孫沙伽罕才完成,結果反而變成沙伽罕大帝自身被兒子軟禁的所在,真是造化弄人!孔老師在各處皆解說得甚為詳細,可惜某些地方的氣息同樣「暗沉」,甚至更腥穢,種種獸性依然在不見天日的地方暗潮洶湧,我連想都不敢去想,把所有的接收天線都折斷,不想被影響,真是個膽小鬼。

下午兩點開始,搭乘遊覽車進行購物之旅,進入一些大商店採購,照樣有部分師兄姐沒有同行。我因為負有送禮的使命,外加好奇想看到底有什麼樣的物類,所以充滿期待地跟著趴趴走。可惜在第一家店中,每件物品的價格都拉抬得太離譜,所以看起來大家都興趣缺缺,果然印證了網路上的一句話:「觀光客就是註定要被宰,差別只在見血還是見骨!」商人存心不良的真的滿多的。

轉戰另一家,出現了好多人都想買的masala tea(香料紅茶),所以就由幾位會英語的師姐對著店員開始殺價。後來伊麗莎還請對方泡來給我們試喝,管理的人也不吝嗇,馬上找人現泡,端出來滿滿一盤的杯子,我剛好站旁邊,就順手拿了一杯,馬上喝下,哇,香甜可口,有品賞的人多半也點頭稱許,一傳開來,飲料很快就被拿光了,沒拿到的人只好與旁邊人共飲囉。本攤位也順利成交了十幾份生意。

接著我買完咖哩粉,轉身再去研究老師身邊那一區。他們正在看一大一小的象,眾人與老師都熱烈投入殺價,秘師父的表現更令人驚豔:談笑風生之餘,隨即就把價格砍到很低,妙的是老闆竟也欣然同意。後來好奇的阿蝶去打聽一下對話內容,才明白此事始末,原來是師父把大的象比喻成阿公,小的象比喻成孫子,還說如果只買走阿公,孫子會難過,可是老闆開的價錢讓人怎麼看也買不起兩隻。老闆聽了哈哈大笑,最後是以「買大」「送小」成交!妙啊!眾人這時曉得師父講價的功力,便待老師他們另外買妥香之後,再拜託去幫忙講講披肩的價格,最後兩方講好價錢,就看見所有人殺紅了眼,開始搶購,我當然也輸人不輸陣,跟著「撩落去」啦。

接著又去另一家地毯工廠參觀,可惜叫價又太貴了,無人出手。出了門又被請回去,直上二樓看其它的展售物──絲巾與披肩,看得我眼花撩亂,且不曉得是什麼原因,整層樓的氣場很悶,所以造成頭有點暈暈的。後來老師有說,應該是那賣場的護法財神在動手腳。回飯店等吃飯前,跟著幾位見多識廣的師姐們,繼續轉戰一樓的精品店,但限於手頭拮据之故,買完該買的披巾類紀念品後,對於書啦、佛像啦、明信片啦,這些向來有興趣的東西,只能純用眼睛欣賞了。夜晚有緣參與了一場迷你慶生同樂會,老師也大駕光臨,大夥借機閒聊「鄉野奇聞」及此次的心得,真是個難忘而有趣的最後一夜。

10月27日,路上看見好多賣萬壽菊的攤販,花海繽紛,十分壯觀,原來是印度的重要慶典「點燈節」要到了。趕車去德里前,孔老師應觀眾要求,帶大家去買「龍鬚糖」,(小麥磨成粉所製成的塊狀甜品,上頭會灑一些果仁,糖本身口感跟龍鬚糖略似,入口即化,香甜可口。)大家登記總共要70份,可是現場只有21份,只好採用配給制,謝謝蕾師姐幫我要到一份呢。

車上同樣做了早課,放CD片跟著唱誦,但有多人已經把法本收入大行李箱,故全程能琅琅上口的人就少一些囉。比較誇張的是,在公路邊上露天廁所時,我們被不遠處樓房的一群工人一覽無遺,那些人很有趣,吃好逗相報,自己看不夠還紛紛找人來看我們,沒關係,他們看我們,我們也回看他們,看誰比較厲害!今天的行程,可以算是「德里采風一日遊」,因為要在此地待到半夜上機為止。

中午直接去Lotus餐館吃中餐,但領隊伊麗莎一下車就腳扭傷,只看見她表情扭曲地坐在人行道上,腳踝有點腫大,手腳無力,臉上沁出細小汗珠,旁邊圍著師兄姐,紛紛找磁能寶、磁片、跌打損傷藥膏來救護。原來是她在下車的一刻,為了閃避伸手乞討的小孩,而在人行道上踩空扭傷的。在無法走路的情況下,只好由先生吉米一路背到餐館。雖然她對於旁人的問候試著微笑以對,不過看得出來真的很痛很痛。這一餐的口味頗接近中式料理,說不上好吃或難吃,只能說是一種奇異的樣貌與滋味,餐後的霜淇淋倒是挺美味的。

下午在市區觀光與採購。首先行經知名的蓮花寺,由於適逢週一沒有開放,所以僅指派兩名攝影師,代表下車拍照。又去一座公園看阿育王的石板,石板上刻有字說世尊於此講《華嚴經》。且天氣頗熱,其餘大部分只能作車上觀光,欣賞國會大廈與總統府這些公共建築,一直至印度凱旋門,才下車拍集體照。且因適逢週一,德里國家博物館公休,無法參觀,又因時間與動線諸因素,沒有去看甘地之墓,直接進入自由活動時間,來到一條不知名的購物街。(回國後上網查了一下,可能叫做詹派特街Janpath St.)

我帶著雀躍的心下車,開始了非凡任務──血拼之旅,一開始跟著玲師姐、香媽媽及滿師姐走,雖然不是同組的組員,但一來彼此默契夠,二來玲師姐的專長在於布料,跟我想買的物品有關。又由於對此地商品價位不瞭解,加上很多家的東西相似度極高,故難以一次就確定要怎麼買、買什麼,只好邊走邊看,對於有興趣的才入內參觀選購與議價。直到進入一賣包包的店,因為不想空手而出,所以當夥伴還在研究民族風包包時,我決定開始對著漂亮的大象圖樣棉布袋,用破英語跟店員殺價,旁邊也圍了幾個人看我講價。

本來是300元盧比,兩邊人馬用計算器按數字相互叫價,好不容易才被我殺到150元成交。不過我只買了兩個,因為還是覺得有點貴,玲師姐也有同感,不過她也得到戰利品了。一旁的香媽媽看小女生買東西,不曉得會不會覺得很無聊?出來時,看見不遠處的披巾店內擠了好多我們的人馬,原來是已經講好價錢,大家正在下手。可惜我已買過同性質的東西了,而且又是用美金算,只好作罷,站在一旁觀看而已。

沒多久,老師也來了,一聽到價錢和玲師姐推薦的理由,也決定出手,更恐怖的是又冒出那種超級大戶的經典派頭,一「下單」就是二十條,彷佛不用錢似的,就差沒有說:「來人啊,通通給我包起來!」更厲害的是,玲師姐聽到指令,馬上就抓呀抓呀,從門口一路抓一路挑,到裡頭櫃檯時,還繼續翻揀臺上一批別人正在選購的物品,把貨色都翻遍,最後還高興地回頭對老師說:「我幫您搶到二十條了」,讓一旁原先就在翻著同樣東西的師姐們,因東西被抓走而一臉三條線,老師則一臉很滿意的樣子。嘿嘿,看來這兩位若聯手出擊,還真是會打遍天下無敵手咧!

再來聽到滿師姐吃好逗相報,說她們已經知道哪裡還有賣印度龍鬚糖了,所以我也跟著她,號召一票「找糖部隊」拐進巷弄去打獵,到了店外,才發現又是一群我們的人馬在裡面,擠得水泄不通,好可怕的「群聚效應」。這次店家賣的價位是一盒100元,其實還是偏貴,不過跟前一次所買的相較起來,包裝更精美些,感覺也就更好吃了,這樣也算是「以貌取糖」吧?買到了甜品,又拐回大街。發現老師跟幾位師父他們,在一間佛教文物店內逡巡,於是我也進去湊熱鬧,不小心又窺見老師購物時豪氣萬千的表現。

晚間菜色與中午相仿,且有個火鍋湯真的很美味,可惜我剛吃過麥當勞的素漢堡與飲料,(滿師姐請客的,謝謝!)此時肚子仍脹,故吃得不多。而印度方面旅行社的經理阿倫也到場探視,並慷慨贈送每人一包大吉嶺紅茶哩。最後,趕在八點去新德里機場,路上孔老師的致詞非常感性而有意思。辦妥出境手續,半夜上機,當飛機離地的剎那,我發現當地的護法神們好像也松了一口氣,大概是覺得終於圓滿達成任務了吧,且有不少眾生也高興地列隊恭送我們離開唷。隔日在泰國曼谷轉機,睡睡醒醒的同時,一邊回味這十多天的點點滴滴,還真是恍如夢中呀。

    ※          ※           ※

整個行程對我來講,雖然肉體很疲累、精神很緊繃,自己所作所為不如法之處也頗多,可是心靈真的法喜充滿,因為如願朝禮了多處聖地,明白聖人的用心與偉大之處,又結識了更多同道好友,領略了各式法味,寫了好多張考卷,不管考試及格與否,相信對自己未來的人生旅程,都有極大的幫助。

也希望能藉由這樣殊勝的因緣,引領自己更用功、更進步,以不辱世尊與老師的教誨。還要謝謝路上曾鼓勵我、支持我、原諒我、教導我、幫助我的每位師父、師兄、師姐,因為有您們,阿蝶才能順利完成朝聖之旅啊。亦謝謝老師那回的修理,並鞭策阿蝶寫此報告,只可惜截稿時間在即,寫來有些潦草匆促、辭不達意,但已經是阿蝶肺腑之言了,可別再要改稿囉。至於積欠的公家朝聖報告,我也會儘量早點寫妥啦。

最後,願以此朝聖及撰文之功德,回向累劫冤親債主、歷代祖先,皆離苦得樂、往生淨土;回向法界諸有情,回向護法菩薩,回向法爾禪修中心留守人員、義工人員,回向促成本次朝聖之所有人員,回向安排協助引導本次朝聖之所有人員,回向朝聖人員,皆能功德圓滿、速成佛道、共證無上菩提。

此外,阿蝶也要回向給老師,願老師身體安康、琱[住世;回向給家人(父、母、兄、嫂、侄女),願他們皈依三寶、福慧增長、健康無憂;回向給自己,願能生生世世踐履菩薩誓願不退轉。也期待大家都能發心到印度朝聖,且越是恭敬就越能有所收穫與成長唷。再次謝謝老師與所有一路相伴的夥伴囉。阿彌陀佛!

弟子阿蝶 頂禮 97.12.09


[ 印度朝聖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