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印度朝聖私人心得報告(之1)   
                                             
   優婆夷戒子  阿蝶居士


尊敬的張老師道鑒:

阿彌陀佛。老師好!2008年10月13日起至28日止,十六天的印度朝聖終於落幕。回來後自己一直想寫印度朝聖之行的「私人」心得報告,可是前幾天都有雜務要處理,無法細述,但實在怕再不寫會通通忘光,所以回草屯後,把其它事情擱著,先跟老師稟報一二。

首先要謝謝老師今年願意帶團朝聖,讓我早點有機會親臨聖地,體會很多不同的滋味與道理。只是團裡成員眾多,每個人修行的程度落差又如此大,新生與初次朝聖者所占比例又多,真的很辛苦老師您哩!我非但無法分憂解勞,還出了一些紕漏給老師添麻煩,真是慚愧。

此外,一開始去到印度,每件事都要重新學習與適應,加上全組組員又都沒有任何相關經驗可參問,故我實在有點焦慮,連點名都緊張兮兮的,(六個人總是比較多些,何況初次成軍,彼此默契與凝聚力不足,偶遇自我意識高較者,更是喜歡擅自行動,不太照應旁人或搭理內規)。好在蕾師姐真的很有一套,加上每天行動的模式固定後,這類問題就不再出現了,我也從中學到不少。

另一個讓我適應不良的焦點是──行乞者!開說明會時,只是用耳朵聽著面對行乞時該注意的要項,但並未沒意識到那會是什麼情形,可等到親眼目睹,與親身一直被碰觸、被糾纏、被哀求、被包圍,我才意識到這正是我的考卷之一。當下那些複雜的心思與情緒,差點讓我招架不住,包括種種關懷、悲憫、倦怠、煩躁、排斥、木然…等等的感受都有,且輪替出現,甚至有時是悲情會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有時則是自責怎麼可以厭惡他們。好像一直很難找到平衡點。

直到觀察老師的作法,發現老師總是保持怡然自得與遊戲三昧般的態度,就更令我納悶了,心想為何老師可以片葉不沾身,面對一切包圍及騷擾照樣不受影響?我實在太想瞭解老師是怎麼做的,於是便經常靜默地隨著老師走過大大小小的街道巷弄,以心靈去感覺、去體會,後來終於明白了!答案在於「空性」二字,也就是「不即不離」之意涵的落實,所以我也有樣學樣,果然自在多了。謝謝老師寶貴的身教,讓我又學到重要的一課。

此行最大的收穫之一,是學會以因緣來觀察對待世事,因此面對人心的複雜糾葛或各個聖地凋零破敗的表相,就比較能調適了,加上自性又能覺照到一些更深層的東西,所以不僅不太悲傷,反而屢屢湧現異樣的感動與喜悅,蠻奇特的耶。此類事項雖然幾乎沒跟任何人講,只有回台後跟阿玲師姐小小談及,但是這裡仍想一一寫下,等於是一種遊歷聖地之實錄與見證囉。(那些事不想被人知道,所以不會寫入網站上的遊記中,僅於此處敬呈老師過目哩。)

在鹿野苑的達美克塔(Dhamekh Stupa),因為是來到印度所做的第一場法會,所以明顯感覺眾生的期待與聖者們的歡喜,在遺址區甚至可以察覺有不少守護神,對老師您也非常景仰。(可是因為向來「看」不見,所以無法具體描摹整個場景。)但在當地,忽然就映現出這裡曾經燈燭輝煌的繁榮景象,莫非聖人要讓我知曉自己依然六根不淨?

不過比較傷腦筋的確實正是此方面的事──到印度後,好像整個人被掀開似的,心底居然不停浮現一堆又一堆的畫面,(往往閉上眼才發現其根本沒停歇過),而且都不是跟今生有關的人事物,此亦翻騰得讓我十分疲累,請教老師後,老師說「隨它去」,所以我也就兩手一攤,決定不管它了,就算知道再多的宿世消息也不去罣礙,這也許是我的另一張考卷──考「定力」吧,希望成績有低空飛過囉。

趕夜車計畫要去大覺寺的那段路程,車子爆胎外加自己忽冷忽熱、喝了大悲水馬上反胃想要嘔吐,整個外境非常躁動,也埋下了日後作出蠢事的種子……。車上,老師對我天靈蓋打下的瞬間,彷佛五雷轟頂似的,眼冒金星(一片白光擴散開來),整個人噁心與氣動得更厲害,幹嘔外加淒厲的呻吟,讓我頭皮發麻到極點!還能感覺車上有無數的眾生,(包括原先跟去印度的與進到當地才跟來的),也通通在哀嚎或獰笑,真的有點恐怖。

當然事出必有因,我在琲e扔小花燭紙盤許願時,就有個祝願,願那裡所有眾生都能生生世世皈依三寶,得到解脫,故多少可能招惹到一些什麼神只吧;而晚間在車上做晚課時,讓育師姐刮痧刮到百會穴時,則有一種近似門戶大開的警鈴開始叮咚作響,但我以為那只是種妄想所以沒理它。那一夜,雖被老師叮囑要誦「穢跡金剛咒」,可是心神仍很虛弱且對狀況不明,反倒更讓我感到緊繃,幸好老師的加持無遠弗屆,總算暫時度過難關了。

隔天進到菩提伽耶大覺寺時,更是有充電的效能般,湧現不可言喻的種種感動。心情則十分複雜,除了有著遊子歸家般的悲喜交加,更多的是慚愧與感傷。慚愧於對世尊的教誨與交代,沒有真正實踐;感傷的是,我在世間沉淪這麼久,世尊依然沒有放棄我,且依然期勉著我。如是如是,怎不叫人更加難過呢?

行前老師就說可以跟世尊對話了,但是因為前兩年在西安法門寺頂禮佛指舍利時,我就收到訊息與答案了,所以這回反而不曉得要問什麼,只好請求世尊保佑我生生世世都能皈依三寶、弘揚佛法,持守菩薩誓願永不退轉,且都能跟隨老師您學習。(感覺世尊笑而不答,但應當是有同意啦。)夜間繞塔時,有點奇怪的則是,每次念到六根本煩惱的邪見時,自性就會將它自動跳過,好像它並未存在於我的煩惱中似的,實在很奇特,除非我硬要它念,文字才會完整。

去到雞足山時,因為前一晚繞塔,都一直跟在班長後面,速度較快且未曾停歇,所以爬山時的腳力與心臟開始有不勝負荷之感,外加山勢陡峭、路程遙遠,高低不齊的階梯與一旁竄流與窺伺的路人,都讓我膽顫心驚,故有勞娟師姐、菊師姐、敏師姐等諸位菩薩幫我背背包,方大大減輕負荷,實在感恩。惟獨錦師姐在山腰出現狀況時,我在不遠的上方聽著老師的心中心咒讚頌版,忽然有一些感應,彷佛知道聖者有收到老師的訊號。

而一路走到安置尊者塑像的地點時,更有奇怪的感覺,但說不上來;直到錦師姐也到場,跪地痛哭而老師在一旁誦梵文時,我忽然開始氣動,起初是呼吸困難無法換氣,後來則是一直打呃,令煞氣陸續剝離,這下趕緊跪地頂禮感謝尊者的加持。但還是要觀一切無所有、不可得,所以別人問我怎麼了,我也只是笑笑說:「氣動,沒什麼。好多了,謝謝!」去到最上方的工地舉行法會時,我也又明白一些事物。

只是,下來時因為說了一句玩笑話,加上下午又被留影窟龍洞外數以百計的乞丐暨居民嚇到,一路上的勞累與生理期,咸令元氣跌停版,故在食少睡少、精神壓力又大、身心折磨嚴重的情況下,神智亦被蒙蔽,果真在當天晚上就出了狀況,實在很不可饒恕。好在老師夜間來視察時,重重訓了我一頓,完全命中要害,瞬間整個心就平坦且柔軟了起來。

聽著老師的訓斥,我才明白,這是我此行最重要的一張考卷,主考官是世尊與所有的菩薩行者,我的分數是鴨蛋。省悟之後仍呆呆坐著一直掉淚不講話,彷佛有一些雜質也漸漸沖刷殆盡(大概是得到老師的加持了吧)。謝謝老師的及時棒喝與撫慰。也謝謝當晚玲師姐的照護、嬌師姐的寬慰與孟師姐的諒解。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出現障礙(魔考?)卻居然沒自覺,真是豬頭!還自己想得很天經地義,果真是信仰心有問題吧!那時因為人不舒服,就想說打坐「蓄電」一下好了,然後胃口也不好,就想說不要吃飯好了,沒想到接下來就出現一個念頭,認定連繞塔也可免:一來,前一天的量已夠多,今日也無體力多繞了;二來我可以一邊打坐一邊觀想自己正在繞塔呀。當時完全沒想到已經陷入圈套了,且更沒有想到要跟老師報告。人一旦糊塗,後果實在很可怕!好在誠心跪地懺悔後,我又能感受到佛菩薩的慈光照耀了,此亦表示終於雨過天青了吧。

而且隔天回想起來,總覺得這件事有點蹊蹺。出事的那天下午,在龍洞內時,不明究裡好像頂禮了兩尊外道像,還供養一點錢,(當時光線昏暗並沒察覺此事之不對勁,是出了洞後嬌師姐說她不想供養這邊的像及原因,我才恍然大悟,但已經來不及了。且我有察覺,後來孔老師在講解故事時,我忽然變得很焦躁,完全安不住。)當然這堆事寫來似有牽強附會之嫌,不過也算是個另類對照啦。

然後,要去朝謁目犍蓮尊者涅盤處的那個清早,老師完全不提我前一日的蠢事,只親切地卸下腕帶綁在我手上,我真的又好想哭了,老師真是太慈悲了!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做到像老師這般啊。至於朝訪目犍蓮尊者入涅盤處,也有清新的感受。而且跟在老師身後爬山,一點也不累,因為老師所踏的步伐都十分穩健與睿智,讓我能既省力又安心哩。比較不舒服時只有在經過外道的廟宇及人物旁,我甚至映照到有個守棺的無形眾生在一旁。果真是分別心太強,要好好檢討。

那回石頭聖跡山頭攻頂,小心翼翼但不會恐懼,因為知道老師就在前方引領,更有趣的是,我好像來過此地,因為一上到最頂端的大石頭,心內馬上浮現一幅「黑夜中端坐石上而星斗滿空」的意象,表示我與此地有宿緣吧?拍完照滑下岩石時,因為感知聖者有在一旁照護,所以我更身輕如燕、動作靈敏,一溜煙就順利回到平地,完全不是平素我能作到的程度耶。總之,這其間有太多不可思議之事數說不盡,可惜夜深了,家人要就寢,我也只好暫時在這裡打住,下次再續文,謝謝老師。阿彌陀佛!

弟子阿蝶 頂禮 97.11.04


[ 印度朝聖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