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印度朝聖之旅(之1)  
                                                              
優婆夷戒子 阿 惠  居士


  言

這次算是""助吧?原本不會被核准的假,居然被主管核准了,之後才知道他自己居然也請12個工作天的假,而且是在我請假之前,難怪他會一口答應,不過職務代理人的臉可就真的很難看了,我都不敢跟他說話。

這次是 10/13出發,因為配合孔老師導遊的時間表,白白的浪費了10/1010/12 3天的時間,老實說心理是有怨懟的,尤其和我預期的落差很大。

這次觀光的行程並不多,每到一個聖地,就急沖沖的準備做法會約1個小時,法會後,又急沖沖的上車趕到下一個景點,和一般觀光團相比,就同一個景點而言,幾乎看不到太多,因為大部分的時間都拿來做重點的法會,難免就犧牲掉觀光的部份。

這次朝聖之旅,應該是無憂也無喜,完全沒有所謂朝聖的喜悅,這幾年來情緒是越來越淡了,某方面來說也可說是越來越冷酷所以這次的朝聖之旅從開始到結束僅當成是一件事的完成,雖到很多,但皆是妄念,但還是忍不住向老師報告了金剛座和七葉窟所看到的景象老師要我寫出來,但我拒絕了。

參觀完桑奇大塔,回到飯店用午餐時,老師突然遙問我:「你看到什麼?」,而嚇了一大跳,幸好反應夠快,馬上回問:「老師,那你看到什麼?」老師笑而不語的繼續低頭吃飯,我覺得老師對於桑奇大塔的發現,感到非常高興。

老師在桑奇作總報告時突然說:「有人看到很多,叫他說出來,他說那都是妄念,但知而不說也是一種妄念。」當場心堳_出很多的問號???老師你可不可以把話講清楚一點啊(狂吼ing)?!弟子資質愚昧啊!完全不了你的意思啊~~~~!!!

這一趟淡淡的來,也淡淡的離去,唯一稱上心得的是,我是適合學密的。在印度的這段期間,常用眉間輪去”看”景觀,因都是無所求的看,所以心境相當平穩,在印度的這段期間,我覺得觀想的能力變強了,以前要攝心或禁語才能達到的境界,這次都可以做得到,似乎有更抓到”觀”的訣竅,但無法用言語說明。

因自覺此次行程的無知,回來後買了「印度勝境旅人書」猛K,也在網路上蒐集讀取相關資料看完這些資料後,讓我感觸很深,我一直以為佛陀在世時,是佛法最興盛的時期,應該一切都是完美順利的,然而我錯了!祂從一個人到帶領整個僧團的成立,跟外道的對抗,還要面對僧團的分裂,那都是很艱辛的工作,絕非我所想像的簡單!

朝聖的《心》:這次的同伴大多是新學,還帶著很重的業障和習性未處理好,於是沿路的狀況特別多,甚而彼此互相影響,雖然口中說來朝聖,但因學佛未久,難免在攝《心》上做的並不好,只能做到"身""口"的朝聖,而未做到"意"的朝聖部份。

 

恆河放小花燭盤許願

記得是許讓自己一切順心平安,因為恆河對我而言並不是很重要,也沒太在意,所以很快就忘記了。 

還記得的是,因為自己手短,怕小花燭丟到水堮伝N沉下去,便不負責任的將這個重責大任""室友幫忙,沒想到放下去時,燭火還是熄滅了,跟自己之前想的結果是一樣的,第一剎那,有些生氣,後來覺得也沒什麼,要是自己放的話,可能是全軍覆末吧,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重要。

 

取恆河砂

原以為恆河沙是直接在沿岸邊挖取的,因誤以為是如此,所以感到相當為難,內心想要取金剛沙,但又怕沾染到晦氣(人骨灰),直到坐船到恆河中間的沙灘停下來,才知道原來金剛沙是在這裡取得的。

金剛沙的製作,並非像我想像的,原來我以為只要是取得恆河沙就是所謂的金剛沙,直到聽到孔老師說是要經過人為的加工,老師當場就做了場小法會,有灌頂的咒語,老師唸得超快,完全跟不上,一陣靜默,我個人覺得可能是要超渡附在沙上的眾生,孔老師說製作金剛沙,要先曬過太陽,檀香油洗過,再誦金光明經,才完成程序。 

 

室友

今年總感覺處於人群中的我,其實是相當的寂寞,特別是在自己熟悉的人群和朋友中,總是帶著一層面具在社交應對,覺得很假同學的水準也變得M字化,像我這種位在M字底端的人,想找一個同年紀可以互相討論、互相競爭的朋友都沒有,問老師又常常聽不懂老師的回答,自己現在又面臨一個瓶頸,好似被一層東西所束縛無法掙開,這些都讓我感到不安和急切。

這次的室友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剛好和我內冷外熱搭配的嘟嘟好,我誘發出他調皮的本性,他會牽制我的獨來獨往的個性。休息時閒聊,我發現她道心堅固,而我雖然可以感受看到很多佛跡,但依舊疑心病很重,無法一心向佛,單憑這一點,我相信她一定會有很好的成就。

 

乞丐

印度的乞丐超多,且完全沒有羞恥心的沿路討錢(好像是職業),有時還會拉扯你的衣服,出發前老師千叮嚀萬叮嚀,要大家不要亂發同情心,否則將會被乞丐團所包圍,很難脫身。

奇怪的是,我完全沒有慈悲心的感覺,看到室友言行中對他們充滿慈悲心時,覺得自己很冷酷,當他們碰觸我的時候,我不是怕他們有傳染病,也不是生氣他們碰觸我,而是內心中充滿對他們的厭惡﹐直到在那爛陀大學看到自己的前世,才知道是以往的習氣,之後才稍微克制自己。

 

五比丘迎佛塔

這算是朝聖的第一站原型是一座圓形大塔,山丘本身是大塔的一部份,出現像去大覺寺的感受,據說下面很深的地方,有很多修行者的洞,目前下去的這個洞已封起來,修行人抱著”不成道就成仁”的心進去裡面,成功的話,就有阿羅漢的神通可以自行出來,不成功的話,就死在裡面,我覺得裡面應有佛陀的身邊物品。 

 

鹿野苑

朝聖的第二站,因事前都沒有做功課,加上老師常說世尊過去世在鹿野苑當鹿王,願意犧牲替換懷孕的母鹿,感動當時的國王等等的故事,因為在經典上已經聞名很久,結果到現場………,原以為是佛教的重地,應該會有壯大的遺跡,結果頭一次看到聞名的鹿野苑時,心中的幻想完全破滅,因為只剩下殘基敗瓦,只有滿心的悵然,應該是鹿很多的地方,放眼望去連隻鹿的蹤影都沒看到。只差沒對老師狂吼:鹿勒?鹿在哪裡?也埋下了回來要好好做功課的動機。

對鹿野苑和達美克塔的一切並無太大感覺,回台灣後很迅速的就忘掉了。老師在達美克塔處辦了一場法會

鹿野苑紀念館,正門內陳列有阿育王石柱,獅子身、車軸圖樣(象徵轉大法輪)、傘帆等,進去左手邊的房間是陳列佛教的菩薩及佛像,裡頭有佛陀初轉法輪的畫像版,右手邊是印度教的神像館內磁場並不好。紀念館裡面有一張圖表,呈列各個年度的,在那張字表上,發現我曾經在睡覺時看到的字,原來就是第七世紀的”阿”字,和現在的寫法完全不一樣,我應該是學過梵文的,但是不知為什麼現在會一點興趣都沒有?

 

菩提迦耶-大覺寺

依稀記得,在遊覽車上突然間莫明的流淚,直到到達菩提迦耶的飯店時,才恍然大悟當時車子應該是正經過大塔。老師交代當日到菩提迦耶時,若大覺寺尚未關門晚上9:30關門, 就一定先要去禮佛才可以休息

次日一早到大覺寺金剛座旁做早課,依舊是懵懵懂懂,只覺得這裡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方,這裡雖是佛教的大本營,但我卻有一股莫名的煩躁,不大會形容。做完早課,大家四處供養師父的同時,靜靜的在金剛座旁觀想父母與我一起禮佛,也帶著無法前來的同學和姊姊的請求,向世尊頂禮,並祈求世尊加持,讓她們能夠親自到此頂禮世尊。因為今天是穿著向同學借來的居士服,很容易就觀出她的身影。

在大覺寺可以私人供養三衣,供養三衣時,可順便將念珠交由負責供衣換衣的師父,請大覺寺師父於供衣時順便將自己的念珠加持,這一次是觸碰佛像的頭手等處,所以以後最好多帶一些念珠,反正有拜有保庇,屆時送人我想大家一定會搶著要若是自己要供三衣,2008年費用是500盧比,供完後的三衣是不可以帶走的,若真的有心想要帶走的話,還須再付一筆錢給大覺寺管理委員會

老師有交代退出大覺寺大殿時,一定要面對佛像倒退出大殿,因此退出去時,要小心腳去踢到東西,據說當時正在裡面禮拜的立融師父,就被好多法爾的人踢到

 

菩提迦耶-金剛座

孔老師講解大覺寺時,大家正坐在金剛座正對面的廣場,因都是在講佛教的故事,而非介紹大覺寺本身,覺得很無趣,於是開始"看"金剛座",像看電視一般,依序為:

濕婆神裸體外道兩條龍身(只有鱗片身體部分)大手掌(手掌有三個圓形圖騰)紅色琉璃光金黃色光白色光。或許白光並不是結束,只是我一看到白光,就自動跳出了。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幾何的圖騰,也有感覺站在大覺寺高處看外面,因此認為大塔上面應該是可以進去的結果被老師笑說要我坐在大塔前好好的觀一觀

在金剛座旁靜坐15分鐘,感覺磁場很強,下座時脖子因氣不通,痛了2天。要是在那打坐一整天,應該會進步的很快,也會痛死,因為毫不通商量的加速氣的行走,難怪很多修行人都在那附近打坐。

老師有交代,經過金剛座時都要頂禮。繞佛塔時的第一次,更要將頭碰觸金剛座前的石板頂禮!

 

繞塔儀軌

(1)先在金剛座處後方的半圓石塊上,頭額頂上去,默默以心念發願:祈請本師釋迦牟尼佛協助我斷除貪、瞋、癡、慢、疑、邪見(凡人的六根本煩惱)。

(2)開始繞塔,唸上(1)發願文一字走一步,不能太快,如此好攝心(意業清淨)。

(3)雙手合十(十善為基,身業清淨),口輕聲唸「祈請本師釋迦牟尼佛協助我斷除貪、瞋、癡、慢、疑、邪見」(口業清淨)。

(4)緩步慢慢走,一步一步走,眼安祥閉著,注意隨時 張眼微開瞄路徑,取直外不要碰到他人。繞塔以大塔四方形為路線,每要轉角要記得恭敬問訊。

(5)起身開始要繞塔前,要唸護生咒三或七遍,「嗡 依地 律尼 莎訶」(oj  itte lune svaha ),避免繞塔時腳誤傷眾生,若誤傷也能依佛力往生善趣。

(6)繞塔速度約2~3分鐘一圈,一小時只能繞25圈左右,一次要繞108圈約要5小時。

(7)繞到大塔正門世尊佛像處,第一次要記得如金剛座前發願一樣,再如法祈請一次。每走到金剛座前、大塔正門佛像處,都要做問訊動作。

(待續)

 


[ 印度朝聖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