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印度朝聖之旅 
                                             
                          張觀惠 居士   12-9-2008


. 不可思議的朝聖因緣:

本來臺北法爾禪修中心 張玄下祥老師(以下皆稱老師)預定十一月要組團到印度朝聖,我因兒子的訂婚日期在十一月且我的脊椎骨有問題,便沒有報名參加朝聖之旅。後來又聽說十一月的朝聖之旅取消了,因我未報名,所以並不在意。有一天在修心中心懺悔印時忽然心中有個聲音說:「你今年要到印度朝聖!」我很納悶:「今年的朝聖之旅不是取消了嗎?」沒想到過了幾天又有消息傳來說老師決定在十月帶團到印度朝聖。我想:「我又沒報名,且要爬山,我可能去嗎?」因此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有一天忽然接到麗師姊來電,她說:「師姊,你要到印度朝聖!」我說:「沒有啊!我並沒有報名!」她說:「有啊!莊師兄幫你報了名!」奇怪!我怎麼不知道?原來是莊師兄在七月回臺時,有一天在臺北法爾道場和老師喝咖啡,老師說金師姊不到印度朝聖了,便將她的名字從美國的名單中劃掉,莊師兄便乘機幫我報了名,因此沒來得及通知我。既然報了名,就硬著頭皮去吧!但想到平常我走路不到20 分鐘便會背痛,怎麼可能去走遠路跟爬山?心裏真是有點怕怕的,便打電話給玲師姊說:「以我的身體狀況,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走遠路跟爬山?聽說報名的人很多,我還是把名額讓給別人吧!」但玲師姊鼓勵我說:「我的身體很不好,我都可以,你也可以!這次沒有名額限制,只要報了名都可以去!」既然如此,我也沒任何藉口了,那就去吧!到時就隨遇而安囉!

 

兒子聽說我要到印度爬山,也很擔心,勸我要在去之前好好鍛鍊身體。我平常除了上班及作家事外很少運動,為了要到印度朝聖,我開始有時間便到外面走路,剛開始一趟走15 分鐘,後來增加到 30 分鐘。十月八日我到服務的公司將事情交待好,九日便搭機回臺,十日晚抵臺,十三日清晨便隨團由臺北飛曼谷再轉機到印度的瓦拉納西。出了機場,內心不由自主的激動起來,眼淚也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心裏有種回家的感覺,難道印度曾是我的故鄉?是故鄉呼喚我回來的嗎?我終於回來朝聖了!這是我作夢都沒想到的。回美以後在一個聚會裏,金師姊透露說她並沒有報名,是王老師以為她要去而幫她報了名,因此陰錯陽差的為我保留了名額。這所有的一切讓我不得不讚嘆:「因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 不可思議的加持力:
 

這次的印度朝聖之旅共十六天要參訪十一個地方,行程相當緊湊。第一天到達瓦拉納西,用完晚膳,老師和印度導遊孔德拉博士便帶全團36個人浩浩蕩蕩的去逛夜市。我們先乘坐遊覽車到一個定點,再改坐人力三輪車,兩個人乘坐一輛,共十八輛。到了夜市附近再走路進去,裏面人山人海,大家摩肩接踵的向前走,路兩邊是各式各樣的商店,和士林夜市很像。本來要去參觀位於夜市內供奉印度教濕婆神的黃金廟,但因人太多且限制很多便作罷。在夜市裏面來回走了應該有一個多鐘頭吧?我的背部竟然沒事!回到旅館已十點多,我匆匆漱洗完畢便去見周公了...。一夜無夢,第二天睡醒起來到浴室,一看手錶,才兩點左右!離四點半的morning call還有兩個多鐘頭,但我已睡飽,便照慣例,先作早課默讀楞嚴咒等,再修心中心法懺悔印直到聽見 morning call 再下座。室友阿滿師姊睡醒以後也很貼心的用陳皮煮了一壺熱茶讓我帶在路上喝。在此要特別一提的是:阿滿師姊是莊師兄特別為我爭取到的室友,因她年輕力壯且修得很好,感恩她一路上對我的照應。
 

大夥五點便去坐船遊恆河看日出,河裏有人在沐浴,河邊有人在火化往生者,也有印度教的瑜珈修行者在打坐看完日出我們便到對岸請恆河沙,大家將請到的恆河沙收集在一起,由老師帶領大家作法加持。回旅館早餐後到鹿野苑參拜迎佛塔及參觀博物館,並在初轉法輪的紀念塔處繞塔及作法會。下午餐後驅車前往菩提迦耶,本想趕在八點半大覺寺關門前抵達向  世尊請安,但中途因爆胎耽擱了一些時間而未能趕上,只好隔天一早五點到大覺寺作法會,繞塔及參觀八景點。在作法會時,心中又開始激動不已,眼淚亦是不自主的流了滿面。
 

下午行程先去拜訪緬甸寺,然後到牧羊女紀念塔和苦行林朝拜,遊覽車先停在尼羅禪河邊,大夥再下車走田埂路到牧羊女紀念塔和苦行林世尊苦修處,路途遙遠,中途還穿過一個村落,簡陋的屋子外牆上貼滿了牛糞餅,曬乾了便是他們的燃料。我跟著隊伍走,雖然中途沒怎麼休息,但依然跟得上隊伍且背也不痛,回到車上只覺腳底很酸。晚餐後再到大覺寺繞塔,一整天下來,仍沒有疲倦感,讓我深感意外。
 

隔天要去爬雞足山朝拜大迦葉尊者,四點 morning call,我仍自動在一點半左右醒來作早課及修心中心懺悔印。四點半早餐,五點全團分乘六部吉普車出發前往足山。沿途道路凹凸不平,大家在車內被上下左右的搖來晃去,顛簸了兩個多鐘頭終於到達山下,接著便走一段平地再爬山,感恩榮師姊幫我背背包,讓我可以無負擔的爬山。十月天的印度仍很熱,大家頂著大太陽往上爬,個個汗流浹背,山路崎嶇不平,所幸需用四肢爬的幾段路已築了臺階。我手持枴杖心裏默念心中心咒,一步一步用三定點穩了再移動的方法,平穩的往上爬,途中偶而停下來擦擦汗,喝口水及向路邊的草叢施點肥。爬到半途聽說有人昏倒了,後來又傳來消息說有老師處理,我們便放心的繼續往前走,終於抵達「一線天」,高聳的兩壁之間只容得下一人側著過去,再上去便豁然開朗,出現一個大石洞,而大迦葉尊者的神像便端坐在洞中的佛龕中。等所有人都到齊了,大家便到山頂在興建大塔的地方作法會及午餐。飯後休息一會再往回走,下山途中遇到幾位頭頂建塔材料及水的印度婦女和工人,他()們無需枴杖還頭頂重物爬山,仍健步如履平地,讓我們佩服不已。下了山再度乘吉普車顛簸了兩個多鐘頭回到旅館。我終於成功的登上了雞足山!而且背不痛,腳不酸,一整天下來,精神還很好,真是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鏡,太不可思議了!老師感慨的說:「每次都是這個樣子,幾個需要耽心的到時都沒事,反而是不用耽心的出問題!」我想:可能是幾個需要耽心的,老師有特別加持,所以才沒問題吧?!
 

爬了雞足山,隔天仍分乘六部吉普車去朝拜 "目健蓮尊者涅槃處",這也是要爬山,其山路並不比雞足山好走,但我仍沒問題,跟著大家爬到山頂並在目健蓮尊者涅槃處作法會,作完法會,老師又帶一些人去攻旁邊的本山山頭。為了保留體力,我則留下來聽領隊玲師姊講她出家不成反成家的故事,其因緣也是不可思議!
 

回到旅館,check out後先到大覺寺參加為 世尊供養三衣的儀式,並向 世尊告假後驅車前往靈鷲山。因通往靈鷲山的近橋被大水沖斷了,原本兩個半鐘頭的車程因繞道巴特那而行,共花了七個多鐘頭才到達旅館。隔天一早五點便坐車去參拜七葉窟,在那裏作法會及靜坐,我沒什麼感應。下午前往靈鷲山,先是搭纜車到山上的日本廟,再走下坡到當初佛陀講《法華經》的說法臺,一走上說法臺,我的內心又開始激動了,尤其是在作法會時,內心更是激動得厲害,我只能低頭掩面而泣。世尊是否也在為末法眾生難渡而憂心呢?隨後我們去參訪了以前被誤為七葉窟的藏寶窟,竹林精舍,和那爛陀大學。
 

往後的幾天比較輕鬆,不需爬山,我們參訪了拘施納羅的涅槃場,佛陀誕生地-藍毘尼園,舍衛國衹園精舍,佛陀上忉利天為母說法處,及說法後返回人間處。並坐火車到阿育王夫人的家鄉-桑奇(Sanchi),參拜保持最完整的舍利塔,據說是舍利佛和目健蓮尊者的舍利塔,但老師說是佛陀的舍利塔。最後去參觀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的白色泰姬瑪哈陵和紅色的皇宮,隔天到德里參觀後便搭機經曼谷回臺,終於圓滿了十六天的朝聖之旅。

 

在美國要回臺前,妹妹說印度貧窮落後,細菌很多,勸我要去打預防針,還說要打十多種,但莊師兄兩年前去印度朝聖時並未打任何預防針,因此我也沒去打。印度果然是貧窮落後,聖地聚集很多乞丐,路邊小攤上的食物爬滿了蒼蠅。我們喝水都得喝瓶裝水,出了遊覽車得帶口罩,進入遊覽車得用消毒紙巾擦手。雖然是如此的小心,團員們還是陸續的生了病,老師帶去的藥都不夠吃了。我很奇蹟的到最後兩、三天才開始喉嚨不舒服,最後一天才拉肚子,而且這十六天在印度,我的背雖仍直不起來,但沒有痛過,我只能心懷感恩的說:「佛菩薩和老師的加持力太不可思議了!」

 

 

. 不可思議的心中心法:
 

印度朝聖最後兩天我開始喉嚨不舒服,然後便開始咳嗽。我發覺我在作早課時仍咳個不停,但心中心法手印一打,咒語一持,便不再咳了,真是神奇!這使我想起一九九七年在美國接受 音老上師灌頂後開始修心中心法,雖然是斷斷續續的修,但在身心方面均受益良多。我有家族遺傳性的心室瓣膜不整,心臟部位有時會抽痛。當我在修心中心法第三印時,心臟部位突然產生劇痛,當時是由前胸痛到後背,我強忍著痛繼續修,直到兩小時到了才下座。不可思議的是從此以後我的心臟不再抽痛了。
 

「心中心」是「佛心中的真心」,修了心中心法後,真心開始顯現,心裏起了妄念,便可馬上覺知,而不讓妄念繼續發展下去。我們修行首先便是要修掉妄念,修掉心中的貪、瞋、痴、慢、疑等五毒,如果貪、瞋、痴、慢、疑等五毒心一起便馬上覺知,馬上斷掉,心便清淨了;心清淨了,自然就不會有煩惱;煩惱斷了也就解脫自在了!修了心中心法後,我的身心整個改變了,氣色變好了,也不常生病了,更年期也沒什麼問題;心裏沒什麼煩惱,比較能看得開,放得下;睡覺時很少作夢,更不會失眠,美國臺灣來來去去也都沒有時差的問題。心中心法真的是不可思議!
 

    心中心法源於《大藏經》中的《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為唐菩提流志大師所譯,其修法共有六印一咒。心中心法以禪為體、以密為用、以淨為依歸,正是禪、淨、密齊修,古僧大德曾說:「禪、淨雙修如帶角虎!」,那麼「禪、淨、密齊修便如帶角飛天虎了!」。記得 音老上師亦曾說:「禪修是靠自力修行,就像是用自己的腳走路,而心中心法則是自力加上佛菩薩的加持力,就像是坐飛機,成就得更快!」。末法眾生根器利者不多,要靠自力禪修成就,談何容易?佛心經中亦有云:「末法眾生沉沒殆盡 除佛心中心,餘無能救者。」由此可見心中心法對末法眾生的重要性了!
 

心中心法修持之規則及方法,只有經上師灌頂者,才能得之。雖然 上元下音老上師已圓寂,所幸仍有 老師可以幫我們灌頂傳法。我們今生有幸能接受灌頂修心中心法,實在是累世修來的福報啊!我們除了應該好好的修外,更應該將其發揚光大,讓所有眾生均能蒙其利啊!
 

願以此文與大家共勉之,並祝大家均能早日開悟成佛,救渡一切眾生!
 


[ 印度朝聖 ]  [ 首 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