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釋迦文佛之聖跡之一

              ──菩提伽耶四七禪修記(1~10)

   
                                                                               張玄祥  居士


二、阿育王對於佛教的貢獻─認識佛教聖地考證文獻

(三)、阿育王起八萬四千塔因緣

尊者優波毱多示阿育王各聖處()

 (15)菩薩坐金剛座處

遂與尊者向菩提樹,尊者舉手而示王言此處是菩薩以慈悲心為伴力處,壞破魔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佛陀處王乃於此起塔,以百千兩金而布施之

(註:經曰:「爾時菩薩當向菩提樹下行時有一夜叉名曰『香獸』守護於彼,菩提之樹,去樹不遠停止其中。見菩薩來得急即告更一同伴名為『赤眼』別夜叉言:「仁者汝來我今語汝汝須知覺汝速為我往欲界主魔王邊諮道如斯語:『昔拘留孫(Krakucchanda-buddha)及拘那含(Kanakamuni)并迦葉(K20yapa Buddha)諸大仙聖於此地中所居之處成大等覺;今復更有精進之人功德圓滿菩提行備以具足得三十二相侵於魔王境界所住是彼釋種淨飯王子名「悉達多」已捨苦行得於正念來至於此最勝地處而欲居停願大王知時。』」赤眼聞香獸夜叉如此語已速往詣於魔波旬所。既到彼已如上所語悉具說之。」

(註:拘留孫佛Krakucchanda-buddha,乃過去七佛中之第四佛,現在賢劫千佛之第一佛。意譯領持、滅累、所應斷已斷、成就美妙。)

(註:拘那含Kanakamuni,乃過去七佛中之第五佛,賢劫千佛之第二佛。意譯金色仙、金儒、金寂。)

(註:迦葉佛K20yapa Buddha,意譯作飲光佛。乃釋尊以前之佛,為過去七佛中之第六佛,又為現在賢劫千佛中之第三佛。傳說為釋迦牟尼前世之師,曾預言釋迦將來必定成佛。)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Pāpīyas)從彼赤眼夜叉邊聞如此語已即便召喚他化自在(Para-nirmita-va0a-vartin)一切諸天、化樂(Nirm25arati-deva)兜率(Tu=ita)、三十三天(Tr2yastri30at-deva)、四天王(Caturmah2r2jika-deva)等;并地居天(Bh9my-avacara-deva),諸龍夜叉、諸乾闥婆及阿修羅、緊陀羅、摩睺羅伽鳩槃茶、羅剎毘舍遮等一切大眾而勅之言:「汝等悉集聽我處分!有一釋迦種姓之
欲取菩提我等相共至於彼處斷其如此
勇猛之心勿令取證。」

(註:他化自在Para-nirmita-va0a-vartin,單稱自在天、他化天、化他天,或第六天。即六欲天之第六天。此天假他所化之樂事以成己樂,故稱他化自在天。此天為欲界之主,與色界之主摩醯首羅天(Maheśvara),皆為嬈害正法之魔王,乃四魔中之天魔,有「第六天魔王」之稱。此天有三事勝於閻浮提,即:長壽、端正、多樂。天眾之壽量為一萬六千歲,其一晝夜約為人間一千六百年,但亦有中夭者。其身長十六由旬或一拘盧舍半,衣長三十二由旬,廣十六由旬,然重僅半銖。食自然之食。男女相視成婬,欲求子時,隨念而忽化生於膝上。初生時,如人間十歲之孩童,色貌圓滿,衣服自備。)

(註:化樂天Nirm25arati-deva,又作化自在天、化自樂天、不憍樂天、樂無慢天、無貢高天、樂變化天。乃欲界六天中之第五天,其上為他化自在天,下為兜率天。此天之人,自化五塵而自娛樂,故稱化自樂。以人間八百歲為一日夜,壽長八千歲,身長八由旬,身具常光,男女互相熟視或相向而笑即成交媾,其子自男女膝上化生,甫生即大如人間十二歲之孩童。)

(註:兜率Tu=ita,又作都率天、兜術天、兜率陀天、兜率多天、兜師陀天、睹史多天、兜駛多天。意譯知足天、妙足天、喜足天、喜樂天。與夜摩天合稱為兜夜。乃欲界六天之第四天,位於夜摩天與樂變化天之間,關於此天之名,立世阿毘曇論卷六謂,歡樂飽滿,於其資具滿足,於八聖道不生知足,故稱為兜率陀天。)

(註:三十三天Tr2yastri30at-deva,六欲天之一,又作忉利天。於佛教之宇宙觀中,此天位居欲界第二天之須彌山頂上,四方各有八城,加中央一城,合為三十三天城。據正法念經卷二十五載,佛母摩耶夫人命終後登入此天,佛乃至忉利天為母說法三個月。)

(註:四天王Caturmah2r2jika-deva,係欲界六天中之第一,天處之最初。又稱四大王眾天、四天王天、四大天王眾天。佛教之世界觀中,於須彌山之第四層,有一山名由犍陀羅,山有四頭,四天王及其部眾各居其一,各鎮護一天下,故稱護世四天王、四鎮,其居所則稱「四王天」。四天王即東面之持國天(Dh4tar2=6ra)、南面之增長天(Vir97haka)、西面之廣目天(Vir9p2k=a)、北面之多聞天(Dhanada Vai0rava5a)。四王天與忉利天合稱為四王忉利。)

(註:地居天Bh9my-avacara-deva,為「空居天」之對稱,指欲界六天中之四天王天、忉利天。此二天依止須彌山中,故對夜摩、兜率、化樂、他化自在等四天之居於空中而言,此二天稱為地居天。)

爾時魔王長子商主,白其父王魔波旬言:「父王如是,子心不樂,何以故?而今父王,欲共悉達菩薩大士而作怨讎,唯恐後時,父王內心,悔無所及!」作是語已,時魔波旬,告子商主,作如是言:「咄汝小兒!愚暗淺短未曾知我變化神通,未曾覩我自在威力。」
爾時商主,白其父言:「父王當知,我非父王愚癡之兒,亦非不知父王神通威力自在;但父王今未知悉達菩薩神通,未見悉達菩薩德力,其事雖然,但願父王,至於彼邊,應當自見應當自知彼之神通。」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不取其子商主之言,聞已忽然裝束四種精銳兵眾,悉令聚集,帶甲持仗,譬如大力最猛健將,率領可畏雜種軍眾人,覩之時能令毛竪,世未曾見,又未曾聞。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天神鬼兵,所謂一身能現多種百千面孔,其一一面,能出無量種種蛇身,手脚繚戾,形容可畏,皆執弓箭、槊矛、槌棒、斧鑿、刀劍、最勝金剛諸器仗等;或復身體頭目手足,眾雜異形;或復頂上大火熾然;或於肚邊,出極猛火;或復語言麤澁叫喚,或執犁木,或持杵等。

如是諸物,眼孔可畏,或眼睛睞,視眄高低;或口喎斜,而復多齒,其舌廣大,現多種形;或舌下垂,或舌拳縮,猶如礓石;或眼放光,猶如黑蛇其中毒滿;或有頸項纏繞諸蛇;或有手執蟒蛇而食,猶金翅鳥從海取龍而噉食之;或復手執人肉骨血頭目支節而噉食之;或手執人五臟腸肚糞穢而食;或有青眼如師子王,喧張可畏,或眼凹凸,開合放光;或復騎於猛火大山,乘空而來;或兩肩頭擎於焰火,熾燃如山;或於地上,兩手拔樹合根,擔來其中;或有耳如羖羊;或如簸箕,或如蚌蛤,或如象耳,或如猪耳,或垂朵耳;或復有肚如病水人,脚脛細弱,身體羸瘦;或鼻匾蒙;或腹如甕,足如覆鉢,身體皮乾,猶如曝脯,其肉枯燥,血脈乾竭;或復割截手足而懸;或復斫頭而手中執;或身出血,更互相飲,飲已復吐;或吐白沫;或飲融銅;或吞鐵丸;或刖手足肘膝而行;或唯骨身無有皮肉;或作猪形;或驢騾形、象形、馬形、駱馳、牛羊、羖羝、礎兜、水牛、狐兔、竄牛、駏驉、摩竭、鯨鷁、師子、虎狼、熊羆、禽幢、獼猴、豺豹、野干、狸狗,諸如是等,種種形容,作大恐怖,作大可畏。如是軍眾悉皆整備,儼然承奉,待命即行。

爾時魔王,即告赤眼夜叉之使,作如是言:「謂汝赤眼,汝今見此軍眾以不,有誰輙欲侵我境界?」是時赤眼夜叉之使,即白其王魔波旬言:「大王,當知此是釋種淨飯王子,名『悉達多』,從彼善生村主女前,猶如牛王,作大音聲,向於吉利刈草人邊,乞得一把,有一樹名羖羊多羅尼拘陀樹nyagrodha漸漸而來;復有五百青雀圍遶以初春月所出可愛一切樹木悉著花果枝柯自垂無識諸樹猶尚傾頭低而供養震動大地欲向於彼菩提樹下。」

(註:尼拘律nyagrodha,意譯為無節、縱廣、多根。學名 Ficus indica。屬桑科,形狀類似榕樹。產於印度、錫蘭等地,高十公尺乃至十五公尺,樹葉呈長橢圓形,葉端為尖狀。由枝生出下垂氣根,達地復生根;枝葉繁茂而向四方蔓生,然其種子甚小,故佛典常用來比喻由小因而得大果報者;或為覆物之譬喻。)
 

爾時波旬,既見菩薩欲向於彼菩提樹下,作是思惟:「願此釋種,向餘樹下,鋪草而坐,莫向於此菩提樹坐。」其心如是思惟念已,告彼一切夜叉眾言:「汝等一切諸夜叉輩,宜減少許夜叉之眾,速往詣彼菩提樹下,伏藏而住,慎莫使此釋種之子趣向於彼菩提樹間。」其夜叉等,白魔王言:「謹依大王嚴命所勅。」是時夜叉,即便抽減少許人眾,去彼菩提樹下不遠,伏藏而住。其彼魔家諸夜叉眾,遙見菩薩欲來向於菩提樹時,身體赫奕,猶如金山照耀放光,不可譬喻,其夜叉眾,既覩見已,即說偈言:

此必千光新日出,威德照耀如金山;憐愍一切諸天人,漸到樹王如師子。

時彼樹林所守護神,即以偈頌報答於彼諸夜叉言:

世尊千劫功德圓,備滿六度施戒忍;精進禪定及智慧,具足一切諸莊嚴。

今漸來至向樹王,欲證無上菩提道;諸天及人八部眾 ,思惟如是悉隨行。

爾時彼諸魔家眷屬夜叉眾等,聞此偈已,皆悉離彼菩提樹側,星散而走;是時菩薩漸漸來到十六種相,功德具滿地分之處。何等名為十六種相,所謂

(1)彼地劫燒之時,最後燃盡,劫初立時,最在先成;

(2)又復彼地所出諸草最勝最妙所謂優波羅(utpala)、波頭摩(padma)、拘勿頭(kumuda)、分陀利(pu57ar1ka充足不少;

(3)又復彼地於閻浮提(Jambu-dv1pa最在於中;

(4)又復彼地,不居頑鈍愚癡眾生,唯住聖種大福德人之所行坐;

(5)又復彼地,無諸坑坎,四面空寬,平整之處;

(6)又復彼地,不下不高,清淨洪滿,猶如手掌;

(7)又復彼地,多有諸花,優波羅,波頭摩,拘勿頭,分陀利,自然生長;

(8)又復彼地,悉為一切聖人通知;

(9)又復彼地,自然顯現;

(10)又復彼地,於一切時,琠~聖人,不曾空闕;

(11)又復彼地,終無有人能得降伏;

(12)又復彼地,名稱遠聞,所謂師子最高之座;

(13)又復彼地,其有心覓,過不能得,所謂若魔魔家眷屬;

(14)又復彼地,於一切地,最在中齊;

(15)又復彼地,金剛所成;

(16)又復彼地,所生諸草,正高四指,柔軟青綠,如孔雀項;觸時猶如迦尸迦衣,顏色微妙,可憙端正,香氣芬芳,頭悉右旋。往昔有諸轉輪聖王,悉皆知聞此可愛樂希有之事,是故琩茤鼎數[看此之地處。
 

(註:優鉢羅utpala,即睡蓮,學名 Nymphaea tetragona,屬睡蓮科。意譯作青蓮花。若冠青色(n1la)之形容詞,則作泥廬鉢羅花(n1lotpala)。法華玄贊卷一載,殟鉢羅華為青蓮華。玄應音義卷三稱之為黛花。大日經疏卷十五謂優G羅有赤白二色,又有不赤不白者,形似泥廬鉢羅花。依之,或係優鉢羅花以青色者居多,且青色者為殊勝,故通常稱為青色。)

(註:鉢頭摩padma,意譯作赤蓮華、紅蓮華。其學名為 Nelumbium speciosum,係產於東印度、波斯、西藏、中國內地、緬甸、北澳大利亞及日本沼澤區之睡蓮科植物。其根莖肥大,可供食用,柄內之細絲可作燈心。印度自古以來,視此花為水生植物中最高貴之花,於諸佛典中,亦每譽之為七寶中之一寶。又於諸經論中,常與拘物頭華、優鉢羅華、芬陀利華並舉,此外亦為佛、菩薩之寶座•或觀世音等手中所執之嚴身之具。)

(註:拘物頭kumuda,屬睡蓮科。花莖有刺,色白或赤,葉稍短。其白色者,學名 Nymphaea esculenta,莖細滑,可供食用;其赤色者,學名 Nymphaea rudra。慧琳音義卷三謂,拘物頭華即赤蓮華,呈深朱色,甚具香味,非人間所有。於續高僧傳卷二、翻譯名義集卷八等,皆譯作黃蓮華。)

(註:芬陀利華pu57ar1ka。又作奔荼利迦化、分荼利花、分陀利花。意譯白蓮華。屬白色睡蓮之一,又為五種蓮華之一。據大日經疏卷十五載,此花雪白如銀,光亮奪目,甚香甚大,多生於阿耨達池,人間少見,莖長一尺餘,花色、形狀極類睡蓮。此花生於泥中而不為泥所污染,故經論中每以之比喻佛性、法性之於煩惱而不為煩惱所污染。另據妙法蓮華經後序之說,此花未開敷時,稱為屈摩羅;將凋謝時,稱為迦摩羅;正開放時,稱為芬陀利。)

(註:閻浮提Jambu-dv1pa。又作閻浮利、贍部提、閻浮提鞞波。閻浮,梵語 jambu,乃樹之名;提,梵語 dv1pa,洲之意。略稱閻浮。舊譯為穢洲、穢樹城,乃盛產閻浮樹之國土。又出產閻浮檀金,故又有勝金洲、好金土之譯名。此洲為須彌山四大洲之南洲,故又稱南閻浮提(Dak=i5a-jambu-dv1pa)、南閻浮洲、南贍部洲。長阿含卷十八閻浮提洲品載,其土南狹北廣,縱廣七千由旬,人面亦像此地形。俱舍論卷十一載,四大洲中,唯此洲中有金剛座,一切菩薩將登正覺,皆坐此座。原本係指印度之地,後則泛指人間世界。)
 

爾時菩薩,臨欲至彼菩提樹側,是時其地,自然掃除,清淨嚴麗,香汁塗灑,可憙端正,令心樂觀,又無一切砂礫、瓦石、蒺睨、棘刺、諸惡草等。是時菩薩,初執草行,用於左手;後至樹下,即以右手柔軟五指,羅網莊嚴,赤色猶如燕脂所塗;從左手取彼一把草,安穩欲置菩提樹下,東面持草,擲於地上,根即向樹。菩薩心發如是之願,我今於此處所坐已,越煩惱海,度至彼岸;時菩薩擲彼一把草至地,猶如紕中置華,或如河旋,或如「萬」字。

爾時菩薩,見自所執草漫擲地自然不亂,有如是等吉祥之相,口作是言:「如我今日所擲之草,應亂不亂,此吉祥相表,我在於亂世間中,必定當證不亂之法。」菩薩如是擲草鋪已,是時彼地六種震動。

時欲界主魔王波旬,至菩薩所,而作是言:「謂剎利子,汝今不合在此樹下鋪草而坐,何以故?其此樹下,於夜半中,多有無量毘舍遮鬼及富多那夜叉羅剎,數數琩赸食人肉;今此樹北,別有一林,是大仙人所居停處,彼之處所,名曰優婁頻螺聚落,可憙端正,人所樂觀,汝釋子宜至於彼地隨意而坐。」

爾時菩薩,報彼魔王,作如是言:「汝魔波旬,可不知耶?我在於山阿蘭若(ara5ya)處空閑澤中,或在樹下,或在塚間,或居林內,夜半安然,心無所畏;又復我今亦非無智,亦復非是,無方便力,非如凡人至於此地;但我久知,往昔諸佛,在此樹下無畏之處,得成聖道,以如是義,我故來此。」

(註:阿蘭若ara5ya。略稱蘭若、練若。譯為山林、荒野。指適合於出家人修行與居住之僻靜場所。又譯為遠離處、寂靜處、最閑處、無諍處。即距離聚落一俱盧舍而適於修行之空閒處。其住處或居住者,即稱阿蘭若迦(ara5yaka)。)

 

爾時別更有一夜叉,在於魔王波旬右立,時彼夜叉,語菩薩言:「汝釋種子,今何苦用此樹下坐?自外四邊,大有餘樹,汝可速疾移他處去。時菩薩報彼夜叉言:「我有心願,於餘樹下,不能得成所願;唯在於此樹下,決定當成,餘處不得。」

時彼夜叉,白其魔王,作如是言:「大王,今聞彼言以不,更作何事能得彼去?」魔波旬,報彼夜叉言:「我今唯應種種方便,作勤劬心,斷彼不聽於此處坐!」

爾時菩薩,見魔波旬作如是言,鋪草而坐,內心思惟,發如是願:「我今坐彼往昔過去諸佛所坐金剛之處,坐已當伏魔王波旬;我今此處坐已,斷滅欲瞋恚癡諸煩惱等;我今此處坐已,當證微妙甘露清涼之法。」

爾時菩薩,所鋪之草,其根向內、頭皆向外,鋪已右遶彼菩提樹三匝訖竟,加趺而坐,身心端直,如蛇纏身,卓然不動,口三唱言:「我證甘露,我證甘露,我今定當證得甘露。而菩薩心,發於如是弘誓之願,我坐此處,一切諸漏,若不除盡,若一切心,不得解脫,我終不從此坐而起。」有偈說言:

菩薩樹下加趺坐,如以大蛇自纏身。發於如是弘誓心,事若不成不起坐。

爾時魔王波旬,從彼地所,隱身不現。經少時間,即化其身,頭髮解亂、塵土滿身、著麤褐衣、口脣乾燥、狀若飢渴,手中執持一大束書,速疾而來,向菩薩所。立菩薩前,將所持書,擲與菩薩,口如是言:「此一封書是汝釋種摩那摩(Mah2n2ma)許,遣我送來;此一封是尼婁馱;此一封是尼婁馱(nirodha)許此一封是難提迦Nad1-k20yapa)許此一封是拔提伽許此一封書是難陀Nanda)許此一封是阿難陀(2nanda許;自外諸書各各是彼諸釋種子寄與汝來。」時一書上偽抄不實虛妄言辭作如是語:「提婆達多(Devadatta)今在於此迦毘羅城以受王位入汝宮內盡皆納受汝之妃后取於汝父淨飯大王繫牢獄中;自餘叔父白飯斛飯并甘露飯一切宿老諸釋種王盡皆驅逐遣出城外。汝見此書速疾須來汝用住彼阿蘭若為。」

(註:摩訶男Mah2n2ma(1)為佛陀最初所度化五比丘之一。又作摩訶南、摩訶那摩。意譯大號、大名。在中本起經作摩男拘利(Mah2n2ma-ko8iya),佛所行讚經中作十力迦葉。乃釋迦牟尼踰城出家之際,其父淨飯王於族中所選五隨侍之一;佛陀成道後,於鹿野苑初轉法輪,彼即為最初聞法得道之弟子之一,後並護持佛陀之化導。(2)又稱釋種摩訶男(Sakkamah2n2ma)、摩呵南釋、釋摩男。屬中印度迦毘羅衛城釋迦種。增一阿含經卷二十六載,當舍衛城之流離王討伐迦毘羅衛城釋迦族時,摩訶男為救釋種族,自願捨命於水中。或謂此人與五比丘中之摩訶男為同一人。)

(註:那提迦葉Nad1-k20yapa略稱那提。那提,意譯江、河、治恆。故或梵漢並舉為江迦葉、河迦葉、治恆迦葉。乃三迦葉之一。即優樓頻螺迦葉之弟,伽耶迦葉之兄。初為事火外道,領三百弟子住尼連禪河(梵 Naira#jan2)下游。時,佛陀成道,遊化苦行林,度其長兄,那提遂與其弟共率弟子歸佛入道。)

(註:難陀Nanda。意譯作歡喜、嘉樂。(1)釋尊之異母弟,娶妻孫陀利(Sundar1),為別於牧牛難陀,而稱之為孫陀羅難陀(Sundara-nanda)。佛陀於尼拘律園度其出家,然出家後猶難忘其妻,屢歸妻處。後以佛陀之方便教誡,始斷除愛欲,證阿羅漢果。於佛弟子中,被譽為調和諸根第一者。)

(註:阿難陀2nanda,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全稱阿難陀。意譯為歡喜、慶喜、無染。係佛陀之堂弟,出家後二十餘年間為佛陀之常隨弟子,善記憶,對於佛陀之說法多能朗朗記誦,故譽為多聞第一。又據付法藏因緣傳卷二載,佛陀傳法予摩訶迦葉,摩訶迦葉後又傳法予阿難,故阿難為付法藏之第二祖。阿難於佛陀入滅後二十年至二十五年間於殑伽河中游示寂,入寂前,將法付囑於商那和修。)
 

爾時菩薩,聞是語已,心發如是三種思惟:「因婇女故,發於欲心,而我妃后,提婆達多(Devadatta),實能納也;因提婆達,起鬪諍心,彼實能奪我之國土父王位乎?因釋種故,生殺害心,彼等何故,各自惜身,不護我父?」菩薩復更如是思惟:「世間境界,悉皆無常,穢污不淨,念念生滅,無暫住時;思惟一切,皆悉是於破壞之法,生已即滅。如是思惟,便斷欲心,發出家心;息諍鬪心,起慈愍心;斷殺害心,生悲哀心;如是等事,我久棄吐。」思惟是已,即發捨心。

(註:提婆達多Devadatta,作提婆達兜、揥婆達多、地婆達多。或作調達。略稱提婆、達多。意譯作天熱、天授、天與。為佛世時犯五逆罪,破壞僧團,與佛陀敵對之惡比丘。為釋尊叔父斛飯王之子,阿難之兄弟。幼時與釋尊、難陀共習諸藝,其技優異,常與釋尊競爭。佛陀成道後,隨佛陀出家,於十二年間善心修行,精勤不懈。後因未能得聖果而退轉其心,漸生惡念,欲學神通而得利養,佛陀不許,遂至十力迦葉處習得神通力,受摩揭陀國阿闍世太子之供養。由是,提婆愈加憍慢,欲代佛陀領導僧團,亦未得佛陀允許。此後提婆率五百徒眾脫離僧團,自稱大師,制定五法,以此為速得涅槃之道,遂破僧伽之和合。其所立之五法,諸書記載不一,據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十載,五法為不食乳酪、不食魚肉、不食鹽、受用衣時不截其縷績(即用長布)、住村舍而不住阿蘭若處。又據十誦律等載,五法為盡形壽受著衲衣、盡形壽受乞食之法、盡形壽受一食之法、盡形壽受露地坐法、盡形壽受斷肉法。其他有關法義解釋等,提婆亦倡其異說。提婆於摩揭陀國王舍城擁有獨立教團,受阿闍世之禮遇,勢力漸大,佛陀曾屢次告誡比丘眾,勿貪提婆之利養。後提婆教唆阿闍世弒父(頻婆娑羅王Bimbisāra),並謀藉新王之威勢,為教法之王,阿闍世遂幽禁其父頻婆沙羅王,而自登王位。提婆亦欲迫害佛陀,以五百人投石器擊殺佛陀而未果。又於耆闍崛山投下大石,雖為金毘羅神接阻,然碎片傷佛足而出血。又趁佛陀入王舍城時,放狂象加害之,然象遇佛陀即歸服,事亦不成。其時,舍利弗及目犍連勸諭提婆之徒眾復歸佛陀之僧團,阿闍世王亦受佛陀之教化,懺悔歸依。提婆仍不捨惡念,撲打蓮華色比丘尼至死,又於十指爪中置毒,欲由禮佛足而傷佛陀,但佛足堅固如巖,提婆反自破手指,乃於其地命終。古來以破和合僧、出佛身血、放狂象、殺蓮華色比丘尼、十爪毒手等五事為提婆之五逆,又特稱破僧、傷佛、殺比丘尼三事為三逆。經典中多載提婆所為,謂提婆於命終之後墮地獄中。據《大唐西域記》室羅伐悉底國條載,玄奘曾於祇園精舍廢址之東,得見提婆生身墮於地獄之大坑。又據《大唐西域記》羯羅拏蘇伐剌那國條、高僧法顯傳所載,法顯、玄奘遊學印度之時,印度尚有遵行提婆達多之遺訓者。另據《增一阿含經》載,提婆墮地獄後,佛陀謂其將歷經一劫地獄之苦,並為授辟支佛記。後世對提婆與釋尊之關係,產生許多本生談,如薩曇分陀利經及法華經卷四提婆達多品等,即記載提婆過去世為善知識,曾為釋尊宣說大乘經典,釋尊遂因而得以成佛;經中又載,提婆將於當來無量劫後成佛,號曰天王如來。)

爾時菩薩,在於菩提樹下坐已,時菩提樹所守護神,生大歡喜,心意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即解其身所有瓔珞,并散頭髻,速疾而向於菩薩所,以最勝妙吉祥之事,讚美菩薩,內心殷重,發大希奇;悉命諸親及其眷屬,守護菩薩,恭敬儼然。

爾時彼處,四面林木,無問大小,所有樹神,各從其樹出身,來到護菩提樹神邊問言:「大善樹神,今在於汝樹下坐者,此是何人?我等由來,未曾聞見,最妙最勝身,為一切諸相莊嚴,如天中天!」作是語已,其護菩提樹神,告彼諸樹神言:「汝諸神輩當知,此是淨飯王子,甘蔗種姓,往昔劫初,大眾推舉,所置立王,世世相承,至今已來,此是其胤。」時諸樹神,復語菩提守護神言:「菩薩樹神,汝今真得最大利益大善福業,令汝居處,得有如是勝上眾生三界之尊勝妙眾生,此之眾生,如優曇花(u7umbara)難現於世。」
 

(註:優曇跋羅u7umbara udumbara。又作烏曇盋羅花、憂曇波花、鄔曇鉢羅花、優曇花、鬱曇花。略稱曇花。意譯作靈瑞花、空起花、起空花。據慧琳音義卷八記載,此為祥瑞靈異之所感,乃天花,為世間所無,若如來下生,以大福德力故,能感得此花出現。又以其希有難遇,佛教諸經中以此花比喻難值佛出世之處極多,如《無量壽經》:「無量億劫難值難見,猶靈瑞華時時乃出。」又在佛教,過去七佛成道之菩提樹各有不同,優曇跋羅樹為第五佛拘那含牟尼如來成道之菩提樹。)

爾時彼等一切樹神,各將沈水、牛頭栴檀、諸末香等,又復種種妙好香花,散菩薩上,散已復散,歡喜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舉手低頭,合十指掌,向菩薩禮,口中各復如是唱言:「眾生最首,唯願仁者早成此誓速證菩提;次復四天所居諸天,及四天王;次有無量三十三天、夜摩、兜率、化樂、他化自在天等,無量無邊,一切諸天,及諸梵天,各將種種天上妙花,曼陀羅花m2nd2ra)、摩訶曼陀羅花(mah2-m2nd2ra)、曼殊沙花(ma#j9=aka)、摩訶曼殊沙花(mah2- ma#j9=aka)、天拘勿頭(kumuda及波頭摩(padma)、分陀利(pu57ar1ka)等,復持種種末香塗香如雨而散菩提樹上。其菩提樹猶如車輪周匝遍滿一由旬內種種香花積至于膝。」
 

註:曼陀羅m2nd2ra, m2nd2rava, mand2raka,意譯天妙、悅意、適意、雜色、圓、柔軟聲、闃、白。其花大者,稱為摩訶曼陀羅華(mah2-m2nd2ra)。曼陀羅華為四種天華之一,乃天界之花名。花色似赤而美,見者心悅。亦稱曼陀羅,係獻供濕婆神之花。)

(註:曼殊沙ma#j9=aka,又譯作柔軟華、白圓華、如意華、檻花、曼殊顏華。其花大者,稱為摩訶曼殊沙mah2- ma#j9=aka曼殊沙華為四種天華之一,乃天界之花名。其花鮮白柔軟,諸天可隨意降落此花,以莊嚴說法道場,見之者可斷離惡業。又南朝梁代法雲所著法華義記卷一載,曼殊沙華譯為赤團花。學名 Lycoris radiataHerb。為多年生草本植物。)
 

爾時菩薩,坐彼菩提樹下之時,無一蚍蜉蟻子作聲;況復大獸,一切諸鳥,亦不作聲;假使有風,一切諸樹,亦不傾動。當於菩薩坐彼菩提樹下之時,淨居諸天,心喜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頂禮菩薩,心內各作如是願言:「眾生最首,願仁此心,早得圓滿,速成菩提。」

爾時菩薩,坐彼菩提樹下之時,發是要誓:「我不成道,不起此座。」是時魔王波旬,內心生大恐怖,即作是言:「應此剎利釋種之子,欲得除滅我之境界,欲得令我出此境界!若彼勝我在於我前,必教諸人令得涅槃,為諸人說涅槃方便,使我境界當成虛空;而彼即今未得淨眼,在我境界,我今須作勤劬方便,令其所行退失起走。」而說偈言:

彼今若得成菩提,便廣為他說正法;即當損耗我境界,眾人既得正路開。

自然使我境界空,境空我則成寡婦;其今未得清淨眼 ,乃復住我境界中。

我應速疾往彼邊,先作障礙破其事;猶如河水來未至,逆須預造作橋梁。

爾時魔王波旬,具足滿一千子,於其中間:助菩薩者,有五百子,商主為首,在魔波旬右邊而坐;其中助魔波旬之者,亦有五百,第一頭首,名為「惡口」,在魔波旬左邊而坐。時魔波旬,告其諸子,作如是言:「汝等諸子,我今共汝,進退籌量,欲取汝等子別意智,共作何計,若為力能降伏菩薩。」爾時右邊長子「商主」,說偈白父魔波旬言:

若人敢觸大睡蛇,復能盤迴狂醉象;曾共嚴熾獸王鬪,是乃能伏彼沙門。

爾時魔王波旬左邊次子「惡口」,復為其父而說偈言:

若人見我心破傷,諸樹拔根即倒地;況彼沙門若覩我,而不一氣遠走藏。

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為「妙鳴」,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若人浮渡於大海,還欲飲海悉令乾;父王此事不足驚,若見菩薩面可怪。

爾時左邊復一魔子,名為「百鬪」,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我身髆上百臂生,一臂能射三百箭;父王但去莫愁惱,我獨能破彼沙門。

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為「善覺」,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若其有力如象馬,或復毘紐及金剛;人藏宿業忍辱威,彼等諸力不能及。

爾時左邊復一魔子,名曰「嚴威」,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我於虛空雨水火,至彼能破比丘身;令彼身如一聚灰,若猛火焰燒乾草。

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為「善目」,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若使最勝須彌崩,一切天宮殿盡壞;大海諸水皆枯涸,日月從空悉墜來。

能使日光冷如氷,天宮墮落到於地;菩薩樹下一坐已,未成正覺終不移。

爾時左邊復一魔子,名曰「報怨」,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我指能執持日月,虛空星宿及諸辰;捉搦彼等一切天,四海水入手掌內。

況此沙門一釋子,即今捻擲海外邊;但速遣此諸軍兵,疾向於彼沙門所。

爾時右邊復一魔子,名為「德信」,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日月運移不求朋,輪王應化無等侶;諸聖菩薩不假眾,獨自能破大魔軍。

爾時左邊復一魔子,名「求過失」,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戰鬪器仗不過刀,身著鎧甲心無怯;如是兵馬必能殺,父王莫畏彼沙門。

爾時右邊復一魔子,名為「福德瓔珞莊嚴」,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彼身壺如那羅延,難可破壞四諦體;忍辱鎧甲三脫刀,執智慧箭降我等。

爾時右邊復一魔子,名曰「不廻」,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如好乾草火立燃,善解神射箭尅中;霹靂擬山便突過,釋子見我手必降。

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曰「法身」,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有人以彩空中畫,作諸眾生同一心;月天風神羅網纏,菩薩道場不能動。

爾時左邊復一魔子,名「琝@罪」,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我飲毒消如人食,指觸器仗悉成灰;若不碎彼身如塵,終不畜於此二手。

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為「成利」,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三千世界毒滿中,世尊觀之無怖畏;三毒可畏彼滅盡,我等還宮用鬪為。

爾時左邊復一魔子,名曰「貪戲」,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我將音聲過萬億,嚴飾玉女數百千;於彼幻惑亂其心,令失寂禪受諸欲。

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為「法戲」,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彼以禪定法為戲,常入解脫甘露遊;用諸攝樂拔眾殃,不持五欲以為適。

爾時左邊復一魔子,名曰「捷疾」,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我力捷疾搦日月,亦能截斷勁火風;撮取沙門置父前,如碎麥芒被吹散。

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師子吼」,即以偈白其父言:

曠澤無量野干鳴,乃未聞大師子吼;諸獸若聞師子吼,四散奔馳走百方。

如是我等一切魔,未聞法王大聲唱;各說其意不肯止 ,至於彼邊當自休。

爾時左邊有一魔子,名曰「惡思」,即更以偈白其父言:

我今惡思願得彼,其可不見此魔軍;彼心真癡無意懷,云何不走起疾避。爾時右邊有一魔子,名曰「善思」,即復以偈白其父言:

彼亦非是癡無力,汝等自短乏人情;今汝未知彼善權,後當以智降伏汝。

汝等魔子琩F眾,如是才辯滿三千;不能損彼一毛頭,況復殺害能令起。

汝等淨心向彼處,口言讚歎身曲躬;莫作怨惡殘自兵,彼當必成三界主。

如是乃至一千魔子,於其中間,或有助白,或有助黑,各自隨心,說其意見。

爾時魔王波旬,有一最大兵臣,名曰「賢將」,時魔波旬,語彼兵臣大賢將言:「汝賢將來,隨我而行,今此有一釋種之子,其欲成就無上菩提,我今共汝,至於彼處,斷其道法,勿聽得證無上菩提。」時賢兵將,即便以偈白其大王魔波旬曰:

王所統領四天王,阿修羅王緊陀羅;迦婁羅摩睺羅伽,頭戴十指歸依彼。

況復一切諸梵世,光音廣果及淨居;地住欲界色界天,悉皆向彼頂禮足。

又王諸子智慧勝,勇力世間無比倫;心內痡`禮彼尊,王軍八十由旬滿。

夜叉羅剎并諸鬼,雖住地上在王前;心琠孺撐L過人,十指合掌頭頂禮。

魔軍千萬見彼聖,私以香花遙散之;我見此類相分明,菩薩必勝魔軍眾。

魔家兵馬所住處,多有鵂鶹鴝鵒鳴;或復淅鴞烏鵲聲,驢狐諸畜惡聽響。

我見彼菩提樹下,吉祥諸鳥種種音;鳧鴈鴛鴦俱翅羅,鸜鵒鸚鵡孔雀鳥。

圍遶彼聖音微妙,如是勝相彼必強;又魔軍眾所住營,常雨砂石埃塵土。

菩提樹下聖坐處,天降種種妙香花;魔眾住處地不平,高下坑坎多塠埠。

礓石荊棘饒糞穢,菩提樹下地周圍;金銀七寶以莊嚴,見有如是等類相。

智慧人輩若有意,見此相已應迴還;如是莊嚴遍地間,必當成就無上道。

大王若不隨臣諫,如夢所見當不虛;如是仙人不可棖,應迴兵眾向本處。

往昔王觸諸仙故,呪焚國土悉成灰;過去有一梵德王,違犯毘耶婆仙意。

王有妙園雜花果,呪咀出火悉燒燃;多年彼園草不生,況復樹木花果等。

世間所有多苦行,斷諸惡修梵行時;諸王來悉頂禮足,我等今可還歸本。

王昔應聞維陀論,人有三十二相明;彼人求道故出家,必斷諸纏羅網結。

得成無上正真道,眉間即放白豪光;普照十方億剎中,況復此魔軍眾等。

豈可不能降伏得,王若欲鬪不得勝;如彼頭頂至極天,諸天千萬不能覩。

應當成彼微妙果,世間未聞今得聞;猶如須彌及鐵圍,日月帝釋梵天王。

夜叉羅剎諸林木,皆向菩提樹屈身;無疑此大福德聚,施戒忍進禪智力。

歷劫以來修此行,今決退散我魔軍;如象蹹破諸瓦坏,如諸獸王師子吼。

如日翳覆諸螢火,世尊破魔亦復然;師子獨散諸獸虫,毒蛇一螫殺多眾。

菩薩熏修善根力,獨自能破我諸魔。

爾時魔王波旬,從大臣邊,聞此偈已,心生恐怖、熱惱不安、身心憂愁、苦惱不樂、慙恥羞愧,不知所為;然其內心,猶懷我慢,不肯迴還,亦不逃走,復更語餘諸軍眾言:「汝等齊意,莫驚莫怖,莫畏莫走,此乃是我試彼心看,我今美言,更慰喻彼,看其起離菩提樹不,莫使如是眾生之寶,忽值大殃。」

爾時魔王長子商主,白其父言:「魔主大王,我意不願父王共彼釋迦種子作於怨讐,何以故?若有百千萬億魔眾,手執刀劍,來此釋邊,欲作障礙,終不能作;況復父王,獨自一身。父王,但觀此釋種子,在於此間菩提樹下師子座坐,不驚不怖,父王,觀此釋迦種子,不搖不動;如是諸天,頂禮供養讚歎之時,不曾歡悅;其見父王惡心惡意,欲來屠害,亦不瞋怒。父王,當知假使有人,將諸妙色,能畫虛空,設使彼大須彌山王,有一人指能擎,將行此事亦可;或復有人,浮渡大海,得至彼岸亦可;有人最大風神四方吹時,忽然縛著亦可,取彼日月星宿,下置於地亦可;一切諸眾生等,合作一心亦可;一切諸眾生等,移置諸處,終不可得此釋種子降伏於魔。」時魔波旬,以偈告其長子商主,作如是言:

汝真我怨非是子,更莫將面向我看;汝心今既著沙門,汝宜向彼釋子所。

爾時魔王波旬,不取長子商主諮諫,告其諸女,作如是言:「汝等諸女,各各相共聽用我言,汝宜至彼釋種子邊,試觀其心,有欲情不?」其諸魔女,聽父勅已,相與安庠向菩薩所。到彼處已,去離菩薩,不近不遠,示現種種婦女媚惑諂曲之事。

所謂覆頭,或復露頭,或復半面,或出全面,或作微笑,示現白齒,數數顧盻觀瞻菩薩;或復以頭頂禮菩薩,或仰其頭觀菩薩面,或復低頭覆面觀地,或動雙眉,或開閉眼,或解散髻,以手梳髮;或抱兩臂,或舉兩手,示現腋下;或復以手執弄乳房,或露胸背,現腹臆間;或復以手拍於臍上,或復數數解脫衣裳,或復數數還繫衣服,或復數數褰撥內衣,露現尻嘗;或解瓔珞,擲著於地;或解耳璫,或復還著,或弄嬰兒,或弄諸鳥;或復行步,顧盻左右;或復嚬呻長噓歎息,或以脚指傍畫於地,或歌或舞,或動腰身,或作意氣,或復憶念舊時所行恩愛欲事、喜笑眠臥、恣態之時。或復現作童女之身,或時現作婦女之身,或復現作新嫁女身,或現中年婦女之身,作如是等示現婦人諂媚惑著種種之事。復將香花,散菩薩上,復以種種五欲之事,勸請菩薩,觀看其面,觀其心情,為有欲心恣態以不?彼今復以欲心,觀察我等以不?或無欲心觀我以不?

彼等魔女,見於菩薩,深心寂定,本來清淨,無濁無垢,面目清淨,猶如滿月從於羅睺阿修羅王手中所出,清淨無垢;如日初昇,光焰顯赫,如融金鋋;清淨無染,猶如蓮花從水中出而不染著;如火光焰,如須彌山,確然不動;如鐵圍山,峻嶒高峻,善攝諸根,調伏心意。彼等既見菩薩如是,皆生慚愧羞恥之心。

爾時彼等魔諸女輩,善解婦女妖幻之事,更復別為餘誑惑法,媚亂菩薩,而說偈言:

初春佳麗好時節,果木林樹悉開花;如此美景可歡娛,仁色豐盈甚端正。

現今幼年情逸蕩,正是丈夫行樂時;欲求菩提道甚難,仁可迴心受世樂。

宜觀我等天女輩,可喜形貌柔軟身;以諸瓔珞自莊嚴,誰今能得如是體。

仁感得已何不受,我身香潔如蓮花;世間如此福德人,何故捨之而不用。

頭髮光明紺青色,琤H雜種香澤熏;奇異摩尼為寶鬘,作花持以插其上。

我等額廣頭圓滿,眉目平正甚脩揚;清淨等彼青蓮花,其鼻皆如鸚鵡鳥。

口脣明曜赤朱色,或如頻婆羅果形;亦似珊瑚及胭脂,齒如珂貝甚白淨。

舌薄猶如蓮花葉,語言歌詠出妙音;猶如緊陀羅女聲,兩乳百媚皆精妙。

又復猶如石榴果,腰軟纖細如弓弝;脊膂寬博潤而平,猶如象王頭頂額。

雙髀軟白洪端直,其狀猶若象鼻傭;兩脛正等纖而圓,清淨猶如鹿王楜。

足下平滿不斜凹,赤白猶彼蓮花輝;我等身體可喜容,如是眾相莊嚴具。

技能一切皆備足,快解作諸種音聲;復巧歌舞悅眾心,諸天見我皆歡喜。

悉各羨我生欲意,我等非是不樂仁;仁今見我何不貪,又如人覩金寶藏。

捨離棄之遠逃走,不知財物是樂因;仁之心意亦復然,不識五欲之快樂。

寂定安禪不取我,或可仁者是大癡;何故不受世樂情,涅槃道路甚懸遠。

爾時菩薩,諦心熟視諸魔女目不暫捨,正念微笑苹攝諸根定,其身體無愧無慚不急不緩,端直安住猶如須彌心意不傾。自餘方便智慧之門,往昔已曾攝伏一切諸煩惱患,哀愍言音過於梵響,猶如迦羅頻伽鳥聲,以偈語彼諸魔女言:

彼諸世間五欲等,多苦多過眾惱纏;由煩惱故失神通,無明陷墜墮黑闇。

眾生受之不知足,我久捨離諸煩牢;如猛火坑毒藥函,往昔已來早辭避。

既飲甘露智慧水,自心覺了欲覺他;當說微密教法門,若今受此穢欲事。

終不可能得此道,若人增長貪愛心;是則名為大愚癡,既自不能得自利。

況復能利於一切,是故我今心不耽;世間五欲燒眾生,猶如劫火災萬物。

五欲猶如水泡沫,亦如幻焰無一真;虛假誑惑於凡夫,智者誰應樂此事。

猶如童蒙小兒輩,戲於自許糞穢中;迷惑愚癡無智人,見著種種諸瓔珞。

觀已便生欲心想,頭髮根本從腦生;臭穢醜陋劇癰瘡,牙齒增長猶飲出。

脣口耳鼻及眼等,一切皆如水上泡;腰髂脊背及尻臀,臭處不淨從血有。

腹肚屎尿之囊袋,不淨諸物滿其間;是業皆從愛所生,譬如造輪為碾磑。

愚癡受樂亦如是,若有一切諸智人;分別是等眾患殃,此處不受如斯樂。

身體日夜常流血,臭處不憙以眼看。兩嘗兩脛雙脚趺,筋骨相縛而立住。

我觀汝等今如此,如幻如化如夢為;一切悉從因緣生,五欲無有真實德。

五欲能失諸聖道,牽人將入惡道中;五欲猶如大火坑,亦如雜毒滿諸器。

如瞋蛇頭不可觸,此處愚癡多被迷;強作淨想橫生貪,五欲如受雇客作。

與諸婦人作奴僕,捨彼淨戒行道心;及離智慧寂定禪,住於憒亂喧鬧堙C

捨諸妙法取欲戲,彼人墮地獄不疑;是等諸幻我見來,以是意中不貪樂。

欲求畢竟自在樂,亦教他人令共同;我以解脫彼世間,如虛空風不可縛。

汝等魔女若滿此,世間一切諸眾生;我心終不分別之,暫共汝等行五欲。

我久已除瞋恚恨,愚癡貪欲一切無;諸佛大智聖世尊,心無有礙如空體。

爾時魔王波旬女等,善解女人幻惑之法,更加情態,益顯嬌姿,莊嚴其身,亦現美妙音辭巧便,來媚菩薩,而有偈說:

魔王波旬有三女,可愛可喜喜見儔;在諸女中最尊豪,魔王教令善嚴飾。

速疾往詣菩薩所,現諸幻惑作嬌姿;使身猶如弱樹枝,婀娜隨風而搖動。

在於菩薩前向立,歌舞口唱如是言;仁善釋子當作王,云何坐彼大樹下。

此盛上春妙時節,男女合會生喜歡;猶如諸鳥自相娛,欲心一發難止息。

時至且可共受樂,何故守心不觀我;我等今者復以來,宜應同行稱心適。

彼聖猶如日初出,億劫行諸行積功;其心不動如須彌,妙音清激猶雷響。

行步安庠若師子,語言利益多所成;世間眾生不思量,甯偷拲起鬪諍。

既起鬪諍便言訟,如是無智等諸人;常為如此苦惱煎,智人知之不隨順。

捐棄出家而遠離,處於山林以自娛;我今時節已現前,欲證常住甘露法。

先須降伏彼魔眾,然後當成十力尊;其魔波旬諸女等,更白菩薩如是言。

仁者面目如淨花,願聽我等諸語說;但且受於世王位,自在最勝上尊豪。

若臥若坐及起行,作妙音聲無斷絕;菩提極果甚難得,況復諸佛智慧身。

解脫正路行涉難,仁見有誰往能到;是時菩薩復報彼,我當決定作法王。

於天人中自在尊,轉妙法輪無有上;具足十力無所畏,在於三界獨巍巍。

諸學無學弟子群,千億萬數圍繞我;口常作如是讚歎,大聖出興除世疑。

我當為彼說法時,遊行處處隨心意;是故我於世間內,不樂一切五欲歡。

魔女復白菩薩言,仁今少壯甚可惜;衰朽年老時未至,色力強盛且恣情。

必其羸瘦不能堪,乃可捨此身端正;我等華容悉三五,正是仁者好良朋。

五欲嬉戲最洪妍,何故乃然厭離我;仁今若不見容受,我等隨逐終不辭。

菩薩復便為說言,今日既得人身體;努力遠離於諸難,勤求入彼甘露門。

能捨世間苦難時,則離人天一切難;及今老病死未至,諸惡鬪諍復不興。

我等速疾應當行,早離於斯諸難處;常住寂然無畏所,是彼真實涅槃城。

爾時魔女復說偈言:

仁在天中如釋天,左右端正諸天女,焰摩兜率及化樂,他化自在并魔宮,
具足翫好無所虧,但受五欲莫寂滅。

爾時菩薩以偈報言:

五欲如霜不久住,亦如秋雲雨暫時,汝女可畏如蛇瞋;帝釋夜摩兜率等,

悉屬魔王不自在,欲事百怨何可貪。

爾時魔女復說偈言:

仁可不見樹木花,諸蜂諸鳥雜音響;地生青色柔軟草,復出種種諸妙林,

緊陀諸天作伎聲,如是妙時可受樂。

爾時菩薩以偈報言:

樹木依時著花果,蜂鳥飢渴取氣香;日炙至時地自乾,昔佛甘露不可盡。

爾時魔女復說偈言:

仁者面色猶初月,觀我顏貌似蓮花;口齒潔白清淨牙,

如此妙女天中少,況復世間仁已得,身心柔順不相違。

爾時菩薩以偈報言:

我觀汝體不淨流,諸虫周匝千萬孔;不牢諸惡遍身滿,生老病死甯衈H。

我求世間最上難,真正不退智人道;彼見六十四種巧,手動瓔珞鏁耳璫。

被欲箭射微笑言,聖子云何不顛倒;諸有見患大仁者,見美五欲猶毒紕。

利刃塗蜜截舌傷,欲如蛇頭火坑穽;如人師子行風動,樹木山壁悉崩傾。

我今威德離欲中,棄捨汝等猶如彼;其諸魔女出百伎,衒惑菩薩不動移。

菩薩如象師子王,猶如須彌住無動;彼等誘誑既不得,心生慚愧各低頭。

恭敬歡喜讚歎言,尊面淨如蓮花潔;亦如醍醐及秋月,巍巍光照若金山。

心所求者願當成,自度度他千萬眾。」

(待續)

 


[ 印度朝聖 ]  [ 首 頁 ]